重生之官道

三十章 凭感觉站队?(票票)

三十章 凭感觉站队?(票票)2017-11-8 23:41:43Ctrl+D 收藏本站

    宽敞的办公室内,萧日坐在办公桌后,一口一口的抽着烟,手里拿得是唐逸写得《进一步警惕资产阶级自由化-----观苏联改革有感》,萧日浓眉蹙得紧紧的,半晌后,将手里的烟蒂按在烟灰缸里,抬头看着沙发上不动声色的唐逸。

    “喂,我说你这娃子脑袋里到底想得是什么?看你搞得几个厂子红红火火,甚至我这老脑筋都有些转变,接受你改革那一套了?怎么?你又唱起反调来了?还指望我把你这篇文章推荐到省市的党报上?”萧日有些气愤,他真想敲开唐逸的脑袋,看看这年轻人脑袋里是不是有水。

    唐逸不急不躁,笑道:“萧书记您别生气,改革吗?是势在必行的,但该刹车的时候也要刹刹车,我早说过,防止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思想在党内泛滥和推进改革开放并不矛盾。”

    萧日哼了一声,将唐逸的稿子扔到桌上,道:“我看你这稿子可不是刹车那么简单,简直是泼冷水嘛!你看看,你看看,你说的是什么?什么?苏联精英阶层大部分都受到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影响,他们很可能会为了获得更大的利益在苏联推行资本主义制度?要我们党进行相应的反思?娃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唐逸笑道:“现在泼泼冷水,反思预警,总比真的大风大浪到了,临时抱佛脚好!”

    萧日坐直了身子,想再训斥唐逸几句,但看到唐逸坚毅的表情,叹口气,慢慢靠回座椅,放缓语气道:“娃子啊,年轻人谁都想出风头,我年轻时也和你一样,但出风头也要讲究个分寸,你知不知道,你这篇文章上了省市的党报,会引起多大的风波,不但是你,推荐你的县党委也要负相当大的责任!这些你都想过没有?”

    唐逸沉默了一会儿,抬头道:“萧书记,如果你实在为难就算了,但我还是保留我的意见,现在的党,需要有人站出来泼冷水。”心里叹口气,自己想得太简单了,想不到第一步都这样难,更别提接下来的后续动作了,自己先知先觉又怎么了?真到做事情的时候还是要靠脑子,运筹帷幄,步步为营,自己这方面还差点儿。

    不过唐逸字典里就没有放弃这两个字,心里琢磨着实在不行就动用家族的力量,只是不知道老爷子会不会也和萧日似的,训斥自己一通。

    “怎么?这就打退堂鼓了?”萧日笑着摇摇头,看看桌上的文章,道:“这样吧,回头署名加上我的名字,这东西就算咱俩鼓捣出来的,和县党委没关系,有啥后果,我萧日担着!”

    唐逸惊喜的抬头,却见萧日脸上难得的露出一抹慈祥,笑着道:“你这娃子啊,看到你就想到年青时候的我,那时候我也是和你一样,愣头愣脑的,领导见了我都头疼,但又都护着我,现在呢……”萧日叹口气,“现在不比过去了,人际关系错综复杂,年轻人就算说句错话,也可能碰得头破血流,于是,年轻人一个比一个滑头,为什么?不滑头他就会吃亏!会不被待见!等他们上了领导岗位时,早就变成了官油子,一门心思钻营,为人民服务?在他们心里早就见鬼去了!”

    唐逸轻轻点头,萧日又笑道:“成了,不和你发牢骚了,倒好像我在倚老卖老,哈哈。”

    唐逸知道萧日和自己联合署名是为了保护自己,出了办公室的门还觉得心里暖洋洋的,其实仔细想想,萧日虽然现在威望极高,但随着深化改革的推行,他必然会败在紧跟中央精神走的程建军手里,但如果真要站队的话,他宁可和萧日站在一起,因为感觉好,心里舒服。想到这儿唐逸自嘲的一笑,凭感觉站队,自己还真不是做官的料子,不过心里又有股傲气告诉自己,就算是逆天吧,我就凭感觉站队又如何?

    ……

    喜讯传来,罐头厂的银耳什锦罐头打入了延庆市最大的超市汇佳,听说销路还不错,唐逸柳大忠等几个镇领导专程看望了罐头厂的职工,陈方圆一扫新长征突击手花落别家之耻,笑得脸上开了一朵花儿。

    等柳大忠等人被工人簇拥着进了车间,只落下唐逸和陈方圆时陈方圆凑近唐逸,满脸愧色道:“唐书记,我给您抹黑了,女儿不知道埋怨我多少次,我老陈对不起您。”这些日子,陈方圆都没好意思见唐逸的面,见了唐逸都是绕道儿走。

    唐逸早不把那事放心上,微微摇头,想起一件事,笑问道:“老陈,你那宝贝女儿要去市里参加专升本的考试了吧?”

    陈方圆第二关心的就是宝贝女儿的前途,有些担心的问:“唐书记,您看她底子怎么样?这次考试有戏吗?”

    唐逸笑道:“笨是笨了点儿,不过可贵的是在于坚持,很用功,至于这次考试,我可不敢给你打包票。这样,考试的时候我送她到县里的公车站,也省了倒两次车。”

    陈方圆自然是千恩万谢,心里奇怪的是年青的书记似乎对自己的笨丫头青睐有加,更有些期盼,如果他真看上自己那丫头就好了。这些日子以来,陈方圆可是对唐逸心服口服,他也搞了近十年的买卖,还没见过有比唐书记眼光犀利的生意人,偶尔几句话点过来,都是罐头厂的命门,就算唐书记升不了什么大官,专心帮自己搞罐头厂也能发财啊?陈方圆如是想。

    说话儿的时间两天眨眼就过去,七月的太阳毒辣辣的,没有空调的吉普车更是闷热得好像蒸炉,唐逸和陈珂坐在车后排,陈珂今天穿了一件嫩黄色连衣裙,齐耳的短翠发,清纯活泼,明快动人,尤其是厚底凉鞋里那秀美的小脚丫,涂着淡淡的青色,有一种让人很想咬上几口的诱惑。

    不过她却是气嘟嘟的撅着小嘴,从上车就对唐逸爱搭不理的。

    “喂,我和你说的考试注意问题你到底记心里没?”唐逸有些恼火的点了她额头一下。

    “我是个笨丫头,记不住。”陈珂扬起小脑袋,狠狠看着唐逸,不屈的顶着唐逸的手指,好像倔强的战士,把唐逸逗得险些笑出声,原来是为了这句话,老陈也是的,啥都和他闺女说。

    唐逸笑着道:“笨,并不是什么贬义词,《广雅-释草》里说,竹的表面叫做笢,里面名笨,其白如纸,可手揭者,谓之竹孚俞。古人本用笨来形容女孩之纯洁可爱,就如白纸一张,谁知道现在,牵强附会的文人将笨和蠢联系在一起,你说说,青青淡淡的竹子和愚昧无知的虫子能相提并论吗?”

    陈珂咬着嘴唇,哼了一声:“就你懂得多!强词夺理!”

    唐逸得意的笑笑,心说这就叫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这些说辞可是都跟你学的,当年你可不是骂我笨后这样哄我吗?那时我还小,被你哄得喜笑颜开的,你说你欺负小孩子的时候淘气不淘气?

    到了县城汽车站,陈珂气呼呼下车,“嘭”一声用力关上车门,唐逸苦笑,用得着吗?不就说她句笨吗?至于生几天闷气?

    唐逸拉拉胸前汗漉漉的衬衣,和司机小李说了一声,也拉开车门下车,车站前车水马龙,汽车喇叭声,小摊的叫卖声此起彼伏,这大概是县城最热闹的地界儿了。

    唐逸来到一处打着遮阳伞的小摊前,要了一瓶冰镇汽水,咕咚咕咚喝起来,正觉得酣畅淋漓,突听得不远处人群“哄”一声,接着就听有人大喊:“出车祸了!”附近的人流一窝蜂向出事地点涌去,唐逸摇摇头,国人喜爱看热闹的习惯真是根深蒂固。

    一名背心卷到背上的长毛青年从南边走来,大概是从事发地点挤出来的,嘴里骂骂咧咧的,到了烟摊前对老板道:“给我包三塔,妈的都看什么看,赶明儿一个个全撞死!”接过烟,又叹口气道:“小丫头真漂亮,怪可惜的,有句话叫什么来的,红颜……什么来着?”

    “红颜薄命。”摊主笑着接口,长毛青年翻个白眼:“老子知道,用你多嘴吗?妈的,你看看那些人,一个个幸灾乐祸的,可怜我啊,看到人家小姑娘那黄裙子被血染得一片一片的,我这心啊……那叫一个疼……”

    本来笑呵呵听长毛青年耍贫的唐逸脸上笑容突然僵住,手里的汽水瓶“嘭“一声摔落地面,粉碎。

    唐逸一把扯住长毛胸口背心,大声道:“你说什么?你说被撞的是个穿黄裙子的漂亮姑娘?”

    长毛瞪起眼睛就想骂,但不知怎地,看到唐逸那似乎发红的双眼,心里那火气一下就泄了,点头道:“我骗你干嘛?那小姑娘可漂亮啦!”

    唐逸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猛地甩开长毛,跟着向出事地点涌去的人群奔跑起来,不,不会是她,绝对不会!

    干妈,干妈不会死的!

    到现在,唐逸终于知道,就算是现在愣头愣脑的陈珂,在自己心底,却和那个风华绝代,教导自己成人的干妈有着同样的位置,当听到她可能出了车祸那一瞬,唐逸就觉得天崩地裂,好像,自己也会随着她的离去而崩溃,或许再坚强的人,心底不可触摸的深处,也需要一根支柱,而陈珂,无疑是唐逸重生以来,能快速融入这个世界的最大支柱,因为她,才让唐逸在这个有些陌生的世界,有着自己是真实存在的感觉。

    他懵懵懂懂挤入人群,眼前模糊一片,嘴边呻吟着:“干妈,干妈,陈珂……”胡乱拨开挡在面前的人群,弄得旁人纷纷侧目,有脾气急的已经开骂,他却惘然未觉。

    一只柔软的小手突然塞进了他的手心,拉住他在人群中奋力前行的身体,耳边是清脆略带迷惘的声音:“唐书记,您是找我吗?”

    声音很低,此时在唐逸耳中,却如天籁,如晨钟,他猛地抬头,陈珂清丽的俏脸就在身侧,有些迷糊的看着自己。

    “你没出事?真……真的太好了!”唐逸忘形的大叫了一声,但清醒的头脑却马上恢复了往日的冷静,随即松开陈珂的手,狠狠点了陈珂额头一下:“跑哪儿去了,尽叫人担心!”

    陈珂嘻嘻笑道:“是你自己乱操心!”接着看着唐逸眼角,小心翼翼道:“你,你以为是我出事了,还?还流泪了?”

    “去!美得你,我这人心肠软,就是阿猫阿狗被人撞到,我也会抹眼泪!”唐逸掩饰的抹了把眼角。

    陈珂却嘻嘻笑了,唐逸向人群外走,她默默跟在唐逸身后,柔软的小手慢慢,慢慢伸进唐逸背着的大手里。

    唐逸一惊,背上突然被冷汗打湿,这,这是怎么话儿说的,对陈珂,他心底深处,是尊敬是依恋,他甚至在期待陈珂蜕变为那风华绝代的女人后能再次搂自己进怀,轻轻呵护,但感情纠葛?自己和她?唐逸想都不敢想,尤其是,自己现在有了齐洁,就算当齐洁是情人吧?总不能委屈干妈作正房吧?

    呸,我这是想什么呢?正房二房都出来了!真是个禽兽!唐逸暗骂自己一声无耻,抽自己俩嘴巴的心都有,不经意的,轻轻挣脱了陈珂的小手,偷偷向后瞟去,却是怔了一下,他不是懵懂的少年,陈珂虽然默默拉着自己的手跟在后面,但她的眼神里,是依恋,是崇敬,是温情,却不是那种少女怀春的脉脉。

    或许在她眼里,自己是个值得崇拜的大哥哥吧,就算她以为喜欢自己,其实也是一种错觉。唐逸心中稍安,不过陈珂进车站前的话再次令唐逸心惊胆战,就见她笑得花一样灿烂,声音春风一样柔和:“等着我哦!”唐逸背后的白毛汗再次打湿衣襟。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