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七章 打劫苏联老大哥

七章 打劫苏联老大哥2017-11-8 23:41:55Ctrl+D 收藏本站

    齐家人进了屋可就再也停不了嘴,齐洁妈就追问齐洁是怎么认识唐书记的,齐二叔齐二婶也是耐不住好奇的人,不过现在却不敢随便插嘴问齐洁话了。

    齐洁没细说,就说因为军子的事儿托关系时认识的,军子的工作也是唐逸解决的,齐家老两口这才恍然,心说儿子怎么就洗心革面了呢?原来是唐书记做的工作,看看,就是人家领导水平高,以前咋说也不听的孩子在人家调教下马上就重新做人。老两口对唐逸更是感激。

    齐洁又对二叔二婶道:“建国的工作不用担心,招商局有几个名额,事业编制,唐逸说会帮你们解决。”还没说完,齐洁妈就照她脑袋来了一下子:“说话客气点,唐书记也不叫一声,唐逸唐逸的……”说着就噎住了,敢情还没调整好心态,人家小情人间可不直呼名字吗?

    齐二叔齐二婶就是讪讪的笑,心说我闺女如果找这么一个对象,我也不见得比嫂子好哪儿去。听到儿子工作解决,还是事业编制,老两口是千恩万谢,心说县委书记就是有力度,随便说句话儿子就成科室的人了,那胖子局长可就差远了,打着官腔说让建国进工厂,这一比较,高下立判。

    二叔二婶不免对齐洁说了几句肉麻的奉承话,害得齐洁怪不好意思的。

    齐洁走后,齐洁妈看老头子有些心事重重的,笑道:“老头子,是不是还转不过弯儿?我这也是,到现在还做梦似的,你说咱们洁洁苦了一辈子,总算是苦尽甘来,我就说嘛,咱洁洁多善良的一个人,老天爷咋就不开眼,尽作贱她呢,原来是早就给她安排了这么一个好归宿。”

    齐老爹摇头道:“我觉得这事儿玄,你说咱闺女一个寡妇,人家呢,二十多岁的县委书记,差距太大了,就怕以后洁洁受苦。”

    齐洁妈却是不以为意:“你还真是替古人担心,现在不讲究自由恋爱吗?咱洁洁多漂亮?要我是唐书记也喜爱她啊,你呀,就少操那没用的心吧。”说着挑起了眉毛:“还有,别寡妇寡妇的挂嘴边儿,别人说也就算了,你这作爹的咋就不说点儿好呢?”

    齐老爹只好苦笑认错,齐洁妈年青时也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从新婚就将齐老爹死死压制住了,到老也没怎么执拗过她。

    齐洁妈又想起今天齐洁二叔二婶对自己态度的转变,齐二婶自打进齐家门就给自己气受,今天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真正拿自己当大嫂,刚才抢着帮自己收拾瓜果皮的恭敬,想着想着,又忍不住笑了,倒仿佛回到了少女时代。

    ……

    宽敞的办公室里,唐逸站在窗边,看着窗外梧桐渐渐凋零的黄,心中似乎也感染了一丝萧索,“铃铃铃”旁边书桌上传真机的电话响起,接着又响起“咯吱咯吱”自动接通后打印纸张的声音。

    唐逸慢悠悠走过去,准备看看是哪发来的文件,漫不经心的拿起纸张,却一下怔住,全部是英文,配着一张大大的图片,咦?这不是老妈吗?照片上萧金华雍容华贵,满脸笑容。唐逸仔细看了下内容,不由得微微一笑,老妈,不简单啊,混出名堂了!这是《华尔街日报》的版面,萧金华的照片旁,是大大黑体英文《萧,华尔街升起的耀眼明星》,文章里用煽情的方式记叙了萧金华从不到十万美元资本的小注册公司,用不到一年时间,成为华逸基金主席的创业神话,文章极尽煽情之能事,总之就是让读者看了会认为期货股票市场到处都是黄金,典型的美国梦宣传手法。

    华逸基金?唐逸一听就是老妈搞出的名堂,取了两人名字中各一个字,主席?唐逸倒是有些惊喜,老妈果然女中巾帼,这三鼓捣两鼓捣,就把基金鼓捣上市了?

    传真机还在持续不断的向外喷出纸张,唐逸大略看看,都是美国颇有影响的经济类报纸杂志对老妈的报道,从90年起,日本房产泡沫引起了世界金融危机,道琼斯指数持续下滑,美国经济界太需要这样的强力人物出现,恢复中小投资者对金融市场的信心了,各篇文章里,极尽赞美之能事,当然赞美萧金华的醉翁之意却是美国金融市场充满了机会,并不是金融大鳄独大,吞噬中小业者资产的漩涡。

    电话响起,唐逸接通后话筒里响起萧金华柔和的声音:“小逸,你与时具进,妈也不落伍呀,怎么样,妈还算给你争气吧?”

    唐逸笑道:“这我一眨眼就成了千万富翁家的太子?我不是做梦吧?妈,看来我可以退休了!”

    “去,才多大点儿,退休?你不给妈干到国家主席就想也别想,作不到国家主席?到时候啊,我不要你这儿子。”萧金华边说边咯咯的笑,又说:“老爷子最近可老夸你,这一个月,给我打了五次电话呢。”

    唐逸暗暗咋舌,虽说老人家都喜欢唠叨,但唐老太爷是何许人物?从没听说他和唐家人这么亲近过,看来,老太爷对自己的表现还真的蛮欣赏的。

    “这次妈赚钱也全靠老爷子呢,半年前妈的公司从苏联中央银行拿到了一笔两亿卢布的高息贷款……”

    唐逸脑袋“嗡”的一声?什么,两亿卢布?不是开玩笑吧?按苏联没解体前的卢布和美元汇率,可是相当于三亿多美元呢。

    “妈,你再说一遍,你贷了多少卢布?”唐逸就没听到萧金华后面的话,急着求证。

    “两亿啊。”萧金华笑了起来,“我当时也没想到能贷出一大笔,大概是因为利息高,又有老爷子的面子,最主要的是妈送了那大鼻子百分之一的回扣,这笔贷款就以支援亚非拉国家发展的名义落到了妈的公司。”

    唐逸叹了口气,想想也是,苏联解体前干部之**已经骇人听闻,解体后更是那些原来党的精英瓜分了苏联的财富,凭老妈的本事,老太爷的面子,借出两亿卢布也不足为奇。

    “老太爷昨天还问我这事儿呢,这不最近卢布跌的厉害吗?老太爷问我是不是为了投机才借的款,妈就是死不承认,他也没办法,哈哈,不过听口气也没怎么生气,再说了,大鼻子也没告诉老太爷我借了多少钱,老太爷如果知道我借出了两亿,非和我急不成,小逸,这是咱俩的秘密,你可别告诉老太爷。”

    唐逸笑着说不会,想想老妈嘴里的俄罗斯大鼻子和老太爷就算交情深厚,这种贷款吃回扣的事儿又怎么会和老太爷讲?想来该怎么说老妈早就交代过了。

    唐逸心里又盘算了一下,两亿卢布借出时等于三点二亿美元,十年的长期贷款,而十年后,还给俄罗斯国家银行应该是……唐逸拿起了办公桌上的计算器按了下去,过些日子,卢布狂跌,俄罗斯政府不得已发行新卢布,一新卢布等于一千旧卢布,而新卢布是5卢布兑换一美元,然后跌到二十多新卢布兑换一美元,按对美元的汇率,旧卢布等于跌了两万多倍,按照后面25新卢布一美元的话,也就是现在的两亿旧卢布十年后价值是……一万两千八百美元……

    一万两千八?看着计算器上的数字,唐逸揉了好一会儿眼睛,虽然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但事实摆在眼前,还是半晌回不过神,好一阵才恢复正常,挠挠头,很有些不好意思,想不到自己和老妈也成了瓜分人家苏联人民财富的罪恶阶级之一员。这两亿卢布,三点二亿美元,等于白送给了老妈的公司。当然,现在卢布刚刚开始贬值,老妈还想不到最后这两亿卢布其实等于白送,她大概只以为贬值后可以小赚一笔吧。

    “妈,这些卢布你都用上了吧?”唐逸突然担心起来,虽然他重生以来仿佛换了个人,就好像机器人一般冷静,但这笔巨款还是令他有些患得患失。

    萧金华笑道:“妈又不傻,这些卢布啊,早就从黄金石油变成美元了,最近在祸害小日本的股市呢,倒也赚了些钱,不然妈能上华尔街日报的封面吗?”

    唐逸笑笑,卢布虽然不是国际结算货币,但有那俄罗斯大鼻子帮忙,趁苏联解体前俄罗斯联邦那完全放开市场的乱糟糟的改革,老妈在俄罗斯挂牌的公司从俄罗斯买进黄金石油,再进入国际市场换取美元是没有问题的。而今年日本经济泡沫破灭,美国金融大鳄纷纷杀入日本,老妈看来也不甘落后。

    “还有,小逸,大鼻子摇身一变,成了俄罗斯国家银行副总裁,最近和我联系合资在莫斯科设立金融机构呢,你说做得过做不过?”

    在唐逸提点下,在海湾战争,苏联解体和日本房产泡沫危机中赚的钵满盆圆的萧金华显然对唐逸的意见很重视,破天荒和他商量起生意上的事儿。

    唐逸笑道:“当然要做,而且马上去做,再晚就来不及了,咱用高息吸引俄罗斯人的存款,再将卢布马上换成石油黄金,融资时一定要用长期死期的高额利息吸引资金,短期融资还是少做吧。”

    萧金华格格笑起来,“成,就听我宝贝儿子的。”

    唐逸心里一晒,心说自己又鼓捣老妈去打劫苏联人民,好像挺不厚道的。

    萧金华又和唐逸谈论了一会儿经济形势,挂电话前笑道:“小逸,该找个女朋友谈谈恋爱了,多出去转转,学点俏皮话,别一天到晚像个木头似的,你这样的傻小子啊没人喜欢。”

    唐逸笑道:“妈,难道你要我出口就是床前明月光,地下鞋两双?”

    萧金华格格笑道:“那又怎么了?能哄女孩子开心就是好男人,还有,我寄去的东西收到没?”

    萧金华给唐逸寄来了一大包时髦的女人化妆品和衣服,例如当时国内还没兴起的彩甲油,什么露脐小背心。唐逸一股脑送给了齐洁。

    “女孩子最喜欢细心的男人,你这傻小子如果有了目标,别忘记和我取经,不和你收费!”萧金华笑着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唐逸自嘲的笑笑,想不到现在自己有了个亿万富翁的老妈。可惜的是这些钱只能看,不能碰。如果鼓捣老妈来延山投资,对自己,对老妈的公司都不是好事,所以啊,自己这亿万富翁家的孩子也只能想别的法子招商引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