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十一章 熬棒子汤的前奏(上)

十一章 熬棒子汤的前奏(上)2017-11-8 23:42:0Ctrl+D 收藏本站

    结束讨论商业局副局的常委会没一会儿,李安就来到了唐逸的办公室,进门就发牢骚:“财政局张局长也太欺负人了,一点预算也不拨给我们,叫我们怎么开展工作?”

    唐逸指了指沙发,示意他坐下:“张局长怎么说?”又指使秘书小李泡茶。

    李安愤愤不平的坐下:“张局长说了,今年县里的财政预算早就安排好了,没富余资金给我们招商局,唐书记您说说,只有万把块的经费,叫我们招商局怎么开展工作?我们工作的性质就是四处走动去跑资金,总不能坐在局里望着天就会有大风把资金刮来吧?”

    等小李递上茶走出去,李安马上卸去了愤愤不平的表情,笑着说:“这个小李,我怎么看他怎么觉得他像个搞地下工作的。”

    唐逸无所谓的笑笑:“党员嘛,会搞地下工作也不稀奇。”

    李安哈哈大笑,好像唐逸说的话多幽默一样,笑了一会问道:“唐书记,您说这是不是有人在背后使绊子?这不,首先招商局的资金预算就解决不了。”

    唐逸摇摇头:“也不算使绊子,这都年底了,没有你们的预算也是常理,不过陶书记答应会拨款的,财政局如果卡那笔钱再说吧。”又笑着说:“你们也是,没钱有没钱开展工作的办法,你们可以打电话联系那些大厂商嘛,成不成的也算你们在做工作,总不能没有钱就都在办公室喝茶水看报纸,别人不会说你李安没有领导能力,只会戳我唐逸的脊梁骨。”

    李安忙道;“我就是这么吩咐下去的。”唐逸这才微微点头,琢磨了一下道:“你们不是有万把块的经费吗?可以印一些宣传延山的小册子,你看咱们延山,东有天鹅湖,鸭绿江,北有原始林兴安岭,多么好的旅游圣地?”

    李安一脸诚恳的点头,心里却有些不解,不知道靠这些山山水水能搞出啥名堂,他虽然精明,毕竟眼光还局限在当时的环境。

    唐逸又问:“你觉得咱们延山的发展应该怎么定位?”

    这话题可就有些大了,李安悻悻笑着:“这我可说不好,也就唐书记才习惯从这么高的角度看问题。”

    唐逸笑道:“咱们虽然是县城,但在这改革开放,万马奔腾的年代,只要抓得准时代的脉搏,小小的县城未必就永远是凤尾牛后,小县城也可以作大文章嘛。”

    “虽然延山历来是农业县,工业基础也并不好,但咱们有近邻天鹅湖鸭绿江,在旅游业上大有文章可作。”

    唐逸说着说着看到了李安满脸叹服,实则迷惑的表情,不觉得哑然失笑,自己满腔抱负现在也就能在他面前发挥发挥,而他却懵懵懂懂的,唐逸也知道现在提什么旅游城市过于超前,毕竟旅游业是在国家实行双休日后才蓬勃发展的。

    不过唐逸的本意原本不在于要将城市定位为什么旅游城市,于是他抛出了自己酝酿已久的想法:“李局长,咱们延山虽然不是朝鲜族自治州县,但朝鲜族的同胞可不少,你知道延山县史上有哪些著名的朝鲜族人物吗?”

    从称呼上的转变,李安敏锐的知道唐书记是开始与自己说正事儿呢,认真的想了想,摇摇头:“这我还真不知道。”

    唐逸笑道:“我前几天翻县志,偶然间发现一个有趣的故事,来,你看看。”说着回身从桌上拿过几张复印纸递给李安,那是延山县志最前面的几页,延山正式设为县是满清时候的事儿,满清以前,这里属于黑山白水,不毛之地,汉族也未大量迁徙至此,县志最前面都是远古和唐宋前本县的传说,属于野史,没经过考证的那种。李安翻来翻去也看不出什么名堂,却听唐逸笑道:“你看看那篇韩成子传道的故事。”

    韩成子传道,说得是南北朝时一名叫作韩成子的百济人跋涉千山万水,自中原将儒学传入百济,县志里写成了几个小故事,颇有点唐僧取经的意味,而且提到韩成子两次在延山逗留,回百济前更在延山结庐,领悟儒家真谛,当然,故事里就是说他在延山被孔圣人点化云云。

    李安看得不明所以,这种神话故事似的野史各县县志上所在多有,新中国成立后被称为封建糟粕去掉,这些年改革开放才又逐渐将县志恢复本色,他左看右看也看不出这故事有啥稀奇的,但唐书记叫自己看,自然大有深意,他又揣摩不透唐逸的心思,一时急得额头冒汗,这才发现,面前这位领导比自己见过的那些干部都不好伺候,怪不得年纪轻轻就飞黄腾达啊。李安自己有个衡量领导的标尺,就是自己越难猜透人家心思的,越说明这领导水平高,越发有潜力向上爬。其实唐逸心机还不像李安想得深沉,不过他见识虽然仅仅多了十几年,这十几年却是信息爆炸的时代,他想的事李安自然琢磨不透。

    唐逸端起小白玉茶杯抿了口,笑着说:“本来我也就是当故事这么一看,谁知道后来无意中查阅朝鲜历史发现,韩成子这人物真的存在,而且是朝鲜半岛三国时期百济国的高官,那可不可以说,韩成子是史料记载的将儒家传入朝鲜半岛的第一人呢?”

    李安呵呵赔笑,心里不明所以,也不敢问,只有用心思理解唐书记的话。

    唐逸手指敲打着桌面,一副成竹在胸的表情:“既然真有这么个人,那就有大文章可作了!咱们可以为韩成子修庐纪念,延山可以顺理成章成为古华夏和古朝鲜文化交流的文明之路,值得大书特书嘛!”

    听着唐书记略微高昂的声调,李安哭笑不得,这是哪跟哪啊,就这么一个以讹传讹的故事,联系上了古朝鲜某位高官的名字,就可以胡编乱造出什么古文化中心?文明之路?不过脸上还得露出唐书记的见解真得高明的表情。

    唐逸看得出李安的心思,也不以为意,李安又怎么知道几年后,国内各地可是兴起了轰轰烈烈的认亲运动,差不多稍微有点争议的名人就会有几个故乡,那些名诗词里提到的山水也往往有几处所在,例如碣石山,河北和山东争之,例如孔子,到现在出生地已经有三四处之多。延山是不可能有什么名人大家作故乡了,在棒子身上做做文章总比和国内争得头破血流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