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十六章 谁欺负了谁(上)

十六章 谁欺负了谁(上)2017-11-8 23:42:5Ctrl+D 收藏本站

    飞驰的桑塔纳异常平稳,老高专注的看着前方,但偶尔还是能从后试镜瞄到后座上靓丽的齐小姐,今天齐小姐穿了一袭红色风衣,好似怒放的鲜花,艳丽照人,精致的脸蛋旁,蓝色星星耳坠高贵典雅,更加衬托的她美艳不可逼视。老高挺稳重老成的人,但每每和齐小姐说起话还是会觉得心跳加快,心里不由得骂自己不争气。

    这是第二次载齐小姐去刘庄,听说齐小姐的亲戚住在那儿,好像和邻居有什么争执,齐小姐没说,老高自然也不会多嘴去问。

    齐洁心里却有些愁,自己家亲戚不多,除了二叔就是住在刘庄的姑姑,昨天听说姑姑病了,回来看她,却原来是和邻居家因为盖房起了争执,气得病倒了,今天熬了中药送来,却不知道该怎么劝姑姑不要怄这种闲气,安心养病。

    到了去往刘庄的下道,齐洁叫老高停了车,拎着盛药的饭盒塑料袋下车拐上了去刘庄的土道,这段土路有一百多米,虽然不算远,但走到村口的时候,齐洁的黑色高跟皮靴沾得泥糊糊的,是雪化后的泥泞。齐洁心说村村通公路,政府也就是嘴上说说,再过个三五年也办不到,那些干部各个就知道捞钱,不由得嘟囔:“没一个好东西……”又突然捂住小嘴,啊,自己这不也骂了他吗?慌里慌张的看看四周,好像怕唐逸突然冒出来听到她的诅咒,随即嫣然一笑,哼,我就在背后骂你怎么啦?气死你!

    想起唐逸,她心里就甜滋滋的,可等她进了姑姑家门,马上被姑姑家的愁云惨雾赶走了好心情。

    齐二姑躺在东屋炕头上,头上盖个湿毛巾,和所有农村妇女受了委屈一样,哼哼唧唧的叹着气,也不知道是真病还是装病,听到齐洁的脚步声她动也不动一下,反而将身子向里一扭,留给齐洁一个后脑勺。

    齐洁叹口气,大概还恼自己吧,昨天姑姑就死活要齐洁将军子叫来,干啥?自然是要和邻居开打,但齐洁现在可不想惹事,只劝姑姑消气,别和人家一般见识。

    看着姑姑有些寂寥的背影,齐洁又一阵怜惜,自从姑丈几年前得癌症去世后,姑姑性子就越来越孤僻,害得自己都有些不敢踏这个门儿,至于二叔一家,除了逢年过节,更不会和家住农村的姑姑走动,看看,姑姑病了,身边一个照顾的人都没。

    齐洁有些怜惜的叹口气,看到炕上摆着一盆热水,齐洁将自己带来的中药放在炕头,拿起齐二姑头上的毛巾在水盆里拧湿,又轻轻搭在她的额头,心说要不这几天住姑姑家照顾她?

    “姐,你来啦?”门帘一挑,走进来一个半大小子,十二三岁,黑黝黝的脸蛋,浓眉大眼,是二姑的儿子,齐洁的表弟,家里人都叫他乳名小弟。

    齐洁皱眉道:“你怎么没去上学?”接着就看到小弟眼睛青肿,好像是被人打了,忙拽过他,仔细看,可不就是被打的瘀伤,齐洁叹口气,低声问:“你妈打你啦?”齐二姑脾气怪癖,受了窝囊气拿孩子撒气也不奇怪。

    小弟摇摇头,不说话。

    齐洁还想问,却听外面一阵吵吵声,仔细听,是隔壁邻居院子传来的,一个男人粗嗓门正在骂街,骂的话那叫一个难听,齐洁开始没在意,但听到“寡妇扫把星”愣了一下,再听,却是骂姑姑的,这时齐二姑一骨碌从炕上爬起来,咬牙切齿的,“我今天和他们拼了!”

    齐洁吓了一跳,忙拽住她:“姑,你干啥?快躺下,我去看看。”

    齐二姑犟脾气上来,哪听齐洁的劝,穿鞋下炕,齐洁没办法,和小弟扶着她出了屋,齐二姑家和邻居家的花墙比人矮了一头,到了院子,齐洁就见到隔壁院里,一名黑黑粗粗的壮汉正对着齐二姑的院子破口大骂,骂得极为难听刺耳。

    齐二姑不甘示弱,扯开嗓子就回骂,邻家汉子本来见到齐洁怔了一下,不自觉就住了嘴,听到齐二姑破口大骂,大声道:“扫把星,再骂老子下次弄死你儿子!老子就不信了,就他妈治不了你!”

    齐二姑心里一忽悠,吓得就停了嘴,她别的都不怕,唯有儿子是她的心头肉。

    齐洁看看小弟脸上的淤青,心里一阵气恼,原来是被隔壁这蛮汉打得,这也太欺负人了。

    小弟却扯着嗓子喊:“栓子!我不怕你,有种你整死我,整不死我我早晚整死你!”他最崇拜的就是齐军,平时在学校最爱打架惹事,不是个安生孩子。

    齐洁气得照他脑袋就是一巴掌:“别发虎!”小弟咬着嘴唇,不服气的瞪着齐洁。

    齐二姑却偷偷在齐洁耳边道:“洁洁,还是把军子叫来吧。”齐二姑印象里,老齐家也就军子是个拿得起,能镇得住场面的人物。

    小弟听了齐二姑的话更是来劲,对栓子喊道:“栓子,看我军子哥来了怎么收拾你!”

    栓子眼睛贪婪的盯着齐洁,撇撇嘴道:“军子?就二街那混子吗?敢动动老子老子马上送他进局子!”心思却寻思,这小娘们是谁,长得真漂亮,猛地想起来,不由一脸贱笑的问齐洁:“喂,妹子,你是老齐家那小寡妇不?啧啧,两年没见,熟透了!”

    齐洁又羞又恼,瞪起杏眼道:“你嘴巴给我干净点儿!”

    栓子咧嘴嘿嘿笑着,露出一嘴大黄牙:“妹子,我嘴巴干净不干净你知道,是不是想尝尝啊?”

    齐洁咬着牙,回头对齐二姑道:“姑,我去打电话叫军子!你等着”齐二姑和小弟都满是期待的点头,那边栓子耳朵还挺好使,嘿嘿笑道:“那行,妹子,我也去村委会打个电话,咱俩一块走!我正想和你唠唠。”

    齐洁气得七窍生烟,更不愿意自己去打电话听他的下流话,回屋写了号码,叫小弟去打电话,叮嘱道:“就说我在这儿受人欺负了!”

    小弟点头,一溜烟跑了出去。

    齐二姑和齐洁坐在炕上,都不说话,齐洁是气恼,她自从和唐逸在一起后,到处都是受人奉承讨好,还从来没被人这么欺负过,气得在那一个劲儿咬牙。

    齐二姑不知道琢磨了一会啥,突然说道;“洁洁,栓子叔好像是县里的领导,一会儿叫军子吓吓他就行了,别真打他。”

    齐洁愣了一下,县里的领导,那不会给他添什么麻烦吧?心里就萌了退意,心说还是不要叫军子惹事了,自己受点委屈没什么,别对他造成什么坏影响。

    就在两人各怀心思的时候,就听院外一阵阵按喇叭的声音,齐二姑脸上露出喜容:“军子来了吧?他,他有车了?”

    齐洁点点头,有些奇怪军子怎么来得这么快。

    齐二姑和齐洁刚刚走出屋,大院的铁门被人“嘭”一声踹开,几名穿着警装的男人走进来,里面却没有军子。

    栓子跟在几名警察后面进来,指着齐二姑大喊:“就是她,弄坏我们家围墙,抓伤我的脸的人就是她!”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