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十八章 玩闹

十八章 玩闹2017-11-8 23:42:8Ctrl+D 收藏本站

    等齐二姑到了齐老爹的新居,更是感慨万千,小半年没见到大哥,他倒仿佛年轻了十岁,气色比上次自己见到他时好上许多,面色红润,脸上的老人斑好像也淡了。

    再看看大哥新居的摆设,就和电视里城市家庭一样,专用的厨房和餐厅光亮整洁,洗澡的卫生间,抽水马桶,在齐二姑眼里都是那么新鲜。

    小弟坐在沙发上,拿着一只梨子大口咬着,大眼睛还盯着茶几,茶几上有四五个果盘,金黄的梨子,红橙橙的苹果,紫色的葡萄,还有散发着浓香的糖炒栗子。

    齐洁和二姑聊了几句就说要回去煮饭,齐二姑奇道:“你不住这里?”齐洁脸一红,虽然和父母说自己和小红住一起,就是有时去为唐逸煮饭,但毕竟心虚,怕父母起疑,母亲还好点,父亲如果知道自己已经和唐逸同居那是肯定逼着自己结婚的。

    军子笑着说:“二姑,来,我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拉走了齐二姑,为齐洁解了围。

    ……

    齐洁和唐逸吃过晚饭,两人坐在沙发上看《新闻联播》,唐逸瞄着蜷曲在沙发上的大美人,心里就有些痒痒,齐洁头躺在软软的沙发扶手上,一副慵懒的姿态,脚上穿着青色丝袜,脚趾上十点淡红若隐若现,踩在唐逸腿上,不时用脚趾夹一下唐逸的大腿。

    唐逸靠在沙发上,惬意的享受着美人的“调戏”,却没有什么实际的行动,好像电视新闻里的非洲难民比齐洁还要有吸引力。齐洁就有些气愤,本来想勾引的唐逸qing动,再和他说今天的事儿,大不了,大不了答应他用那羞人的姿势,齐洁想着脸就火热,谁知道唐逸好似老僧入定,不理自己这茬儿,齐洁就气愤起来,每次他都是半强迫半哄人的向自己求huan,自己主动还是第一次,他反而摆起谱来,齐洁的自尊心受到打击,腾一下坐起来,咬着红唇气愤的盯着唐逸。

    唐逸看到齐洁气呼呼的小模样,不由得哈哈一笑,伸手揽齐洁入怀,道:“有事儿就说事儿,想用美人计腐蚀我,没门儿。”

    齐洁想不到被他看破了心思,俏脸一红:“你怎么知道我有事儿?就不许我主动一次?”

    唐逸笑道:“你那小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说吧,啥事儿。”在齐洁俏脸上轻轻亲了一口,又凑到齐洁耳边低声笑语了几句,齐洁脸通红的推开他,“美得你!”

    唐逸刚想再将她拽入怀里,门铃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唐逸皱眉道:“谁啊,这么晚了?”

    齐洁忙穿好皮靴,又将红色风衣穿起,这才去开门,透过猫眼看了看,从没见过的一男一女,都是四十多岁的年纪,男人白白净净的脸,戴个眼镜,文质彬彬的,女人穿着绿呢子大衣,画得淡淡的妆,有那么些风韵,年轻时应该挺漂亮。

    齐洁看他俩不像坏人,也就拉开门,问道:“你们找谁?”

    门外两人看到齐洁都愣了一下,还是男人反应快,马上赔笑道:“您是齐小姐吧,我们是来看唐书记的。”

    齐洁听了就向旁边让开,笑着说:“请进请进。”回头道;“唐逸,来客人了。”这还是第一次有外人登门,齐洁心说肯定是他的知心人吧,又对他们道:“不用换拖鞋,请进吧。”

    唐逸看到进屋的两人不由奇怪,他怎么会来看自己?脸上不动声色,笑着走过去握手:“周主任,来了,进来说。”

    来得正是政府办公室周主任和他婆娘,下班前周主任接到了老家来的电话,嫂子哭哭啼啼的说新房被人拆了,栓子也被县局拘留,周主任气得跳脚,到了县局托相熟的副局长一打听,才知道是陈局带队干的,又找到陈局,才知道栓子是涉嫌调戏妇女,殴打未成年儿童被拘留,再一问,冷汗就下来了,栓子调戏的女人是唐书记的女朋友,当时周主任恨不得劈手打死这败家侄子,但架不住嫂子哀求,又一转眼珠,这倒是结识唐书记的一个机会,栓子咋处理他不怎么上心,趁这次机会,如果能和唐书记走动起来那可是因祸得福,想到这儿,倒也笑骂句:“栓子这事儿也算错有错着。”

    唐逸的家庭住址和电话都在办公室有登记,周主任按照登记的地址就找上了门,当然,为了缓和气氛,夫人是一定要带的,也没敢买贵重东西,毕竟是第一次登门,两条红塔山,两瓶精装四十六度长白山,加一起不到四百块钱。

    周主任笑着和唐逸握手寒暄,齐洁脸色可就变了,她还没来得及和唐逸说呢,人家事主就上门了,万一他,他以为我诚心瞒他呢?

    周主任介绍自己的爱人姓名,笑着说:“唐书记,我爱人乳名二丫,你就叫她二丫吧。”唐逸笑着说:“那可不成,我岁数小,就叫马大姐吧。”心里却是好笑,二丫?也不怕人隔夜饭吐出来。

    马大姐特会来事儿,亲热的拉着齐洁夸她漂亮,又跟齐洁进了厨房帮她泡茶拿瓜子糖。

    唐逸招呼周主任坐到沙发上,笑问:“周主任,你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啥事?”

    周主任马上一脸沉痛状:“唐书记,我是来向您承认错误的,都是我不好,骄纵的几个侄子无法无天,害得齐小姐受了惊吓,我,我代表全家给唐书记道歉,请唐书记大人大量……”

    他还想往下说,唐逸已经一伸手拦住他话头,“等等等等。”

    唐逸有些诧异的问;“你说什么?齐洁受了惊吓?什么你几个侄子无法无天?到底怎么回事?”

    周主任这才知道敢情唐书记还不知道这码事,心说那就好办了,估计是陈达和自己搞出来的,唐书记这人是年轻干部,讲的是觉悟,讲的是公平公正,看他平时作风也不会做什么屈打成招,打击报复那一套,没准自己这次不但能结交到唐书记,侄子也会没事儿。

    周主任忙作出一脸忏悔道:“是这样,我有个侄子叫栓子,他今天因为涉嫌调戏齐小姐被县局拘留,我……”刚想再说下去,却不经意瞄到唐逸脸色,唐书记面沉如水,看着自己的目光也慢慢犀利起来,周主任到了嘴边的话一下又咽了回去,心怦怦跳,他还从没见过唐书记露出这样严峻的神色。

    唐逸盯了周主任一会儿,挥挥手:“我很累,你先回吧。”

    周主任怔了怔,还想再说,却见唐逸已经靠在沙发上,慢慢闭起了双眼。

    这时齐洁和马大姐端着茶盘果子盘从餐厅走过来,周主任慢慢站起身,对他婆娘使个眼色,她婆娘会意,笑着和齐洁告辞,一直到两口子出门,唐逸动也没动一下,两口子不敢废话,东西自然也不敢留下,灰溜溜出了门,马大姐就问:“刚不是还好儿好的吗?咋这一会儿就翻脸了?你说啥惹唐书记不高兴了?

    周主任也很纳闷,摇头叹气道:“明儿再说吧,我再找人打听打听唐书记的秉性。”

    齐洁关了门,回头看着唐逸,心里七上八下的,暗恨自己为什么不回家就和他说这事儿,害得他生这么大气,他,他肯定以为自己有心瞒他了。

    这时唐逸拿起茶几上的电话开始拨号,齐洁走过来,坐到唐逸身旁沙发扶手上,柔声问;“这么晚了?给谁打电话?”

    唐逸头也不回:“公安局。”语气之生硬令得齐洁心中一酸,伸出手,想揽住唐逸肩头,终究还是没有勇气。

    嘟……嘟……,没人接电话,唐逸冷哼一声,按下话叉又开始拨号,这个号齐洁认识,是陈达和家的电话号码。

    那边话筒刚刚响起陈达和的大嗓门“喂,谁啊。”唐逸已经劈头盖脸发了火:“陈大哥,你再没心没肺也得有个度吧?齐洁被人调戏,你都不告诉我一声?现在还安安心心回家睡你的小觉?喝你的小酒?我告诉你!我唐逸的人不能白白被人欺负!那王八蛋哪只手碰过齐洁我就要哪只手!你干不出来我就花钱雇人干!就是天王老子也没情面讲!”说完嘭一声将电话摔在了茶几上。

    齐洁怔住,这种凶神恶煞带着血淋淋意味的话能从一向温文儒雅的他嘴里嘣出来?齐洁第一次见他这样失态,害怕之余心中却也有些甜蜜,毕竟这是因为他在乎自己,但看着唐逸铁青的脸,齐洁终究还是不敢和他说话,不敢和他解释。

    唐逸转过头,看到齐洁有些苍白的脸,随即明白自己吓坏了她,拉住她的手笑道:“干嘛?你也有怕我的时候,哈哈,看来以后我要多发几次火。”

    见到唐逸露出笑容,齐洁总算松了口气,刚想说话,唐逸已经一把将她柔软的娇躯拽进了怀里,唐逸双手搂着她的纤腰,慢慢收起了笑容,轻声说:“今天吓坏了吧?别怕,谁欺负你我都会叫他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听着唐逸斩钉截铁的话语,齐洁心中的惧意渐渐消散,本来,还以为他是因为自己瞒了他生气呢,原来,是以为真的有人调戏了自己。

    齐洁突然又觉得好笑,自己这男人独占欲也太强了,可是自己却很喜欢他这种强势,或许因为自己一直都是弱者,太缺乏人保护吧?齐洁笑眯眯将俏脸蹭进了唐逸怀里,在他怀里是那么令人心安,舒适。耳边却听唐逸道:“齐洁,你这样可不好,你是不是有些怕我?”

    齐洁笑着摇头,唐逸叹口气道:“反正我不喜欢这种感觉,你最好哪天和我吵一架……啊……”话没说完,已经被齐洁小手揪住耳朵,齐洁娇笑道:“我怕你个鬼啊!”

    唐逸看着怀里妩媚的大美人,更觉耳边痒痒酥酥,嘿嘿笑道:“不怕我?我这就叫你怕我!”

    齐洁惊叫声中,红色风衣已经被唐逸扯下扔到一边,齐洁拳打脚踢,却被唐逸按在沙发上,细腰牛仔裤被猛的扯到膝盖,露出白皙的双腿,和大腿根部那黄色系带丁字裤,看到雪白高耸的翘臀里那一条淡黄,唐逸小腹一团火热,笑着说:“哈哈,你不是说就是死也不穿咱妈寄来的情趣内衣吗?”

    齐洁羞得脸通红,双手捶打着唐逸,身子扭动躲闪唐逸的侵犯,嘴里大声道:“这又不是穿给你看的!”

    唐逸一只手惬意的在齐洁雪白毛衣上的高耸蠕动,另一只手搭在齐洁弹力十足的翘臀上用力捏了几下,然后轻轻拉住丁字裤的黄色系带,笑着道:“我可要拉了,说,是不是给我看的,如果你说是我就饶你一分钟再拉!”

    齐洁气得咬着红唇瞪着唐逸,却见唐逸慢慢拉起黄色系带,眼见自己*就要春guang外泄,大羞之下忙用力点头:“是,是给你看的。”声音比蚊鸣还小。

    见到大美人羞答答的服软,唐逸心中大乐,满意的点点头,刚想不守信用,将她丁字裤拉下,电话突然“叮铃铃”响起来。

    唐逸愣了一下,看着妩媚的齐洁对自己露出胜利的笑容,还眨着大眼睛,抛给自己一个小媚眼,气得咬咬牙,却也只好无奈的放开她,伸手去接电话,那边齐洁飞快的将衣服穿好,系腰带时更紧紧系了个死扣,又将红色风衣穿上,在唐逸胳膊上狠狠掐了几把,格格笑道:“今天你就睡外面吧!”一溜烟进了卧室,从里面锁起门。

    唐逸拿起电话,陈达和大嗓门就响了起来:“唐书记,我按你说的办了,刚给局里去了电话,小杨办的事儿,栓子和那四个联防员每人被打折了一条胳膊,你要还觉得不满意我就再把他们另一条胳膊也废了!”

    唐逸奇道:“联防员?什么联防员?”他不知道还有联防员什么事儿。

    陈达和干咳了几声,这才慢慢将事情讲给唐逸,最后又道:“弟妹没吃亏,不然我老陈能安安心心回家吗?更不会不和你说,你看看,你劈头盖脸骂的我呀,我那婆娘都听到了,也埋怨我为啥不给弟妹出气,唉,我这还给她解释了半晌。”

    唐逸不觉有些歉然,刚才还真以为齐洁吃亏了呢,也不问明白就和陈达和发火。叹口气:“陈大哥,刚才是我急了,你别在意。”

    陈达和哈哈笑起来:“你这一发火啊,我反而心里痛快,说明你真没把我老陈当外人,像以前老客客气气的,我怎么都觉得和你越来越远。”

    唐逸笑笑,陈达和说得也有些道理,朋友之间的感情,有时候反而能在争吵中得到提升。

    唐逸又问:“那几个联防员有硬背景么?”陈达和笑道:“这点你放心吧,我过几天叫小杨请他们几个吃个饭,给他们算个工伤,就说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哪儿说哪儿了。如果谁不服气那我老陈就和他奔达奔达,我看那几个兔崽子谁敢放个屁。”

    唐逸微微点头,这样了结了也好,挂了电话,唐逸看看紧闭的卧室,微微一笑,手在兜里摸了几下,出来时已经多了一把钥匙。

    唐逸唱着小曲走过去,将钥匙伸进卧室门的钥匙孔,“咔哒”一声,卧室门已经被他推开,他得意洋洋唱着曲进屋,里面马上传来齐洁的惊呼,接着就是扭打声,唐逸得意的笑声……

    ……

    周日,唐逸第一次规规矩矩去了电大,经济学专业临时的教室设在一中的生物实验室,当时的一中教室都是平房,学生宿舍才是楼房。当然,也不是盖不起教学楼,而是因为一中历来的观念就是平房比楼房教学质量高,而延山一中确实连续五年高考升学率全市第一,进了延山一中,就等于半只脚进了大学,这里,也承载了延山庄稼人对儿女的殷切期望。

    生物实验室也是平房,八成新的桌椅,环境还不错,唐逸随便找了个角落坐下,直到老师点名,唐逸才知道,他这个专业才五名学生,唐逸叹口气,想浑水摸鱼都不成,本来还想以后不想来的话就抓陈达和或者李安来作壮丁,可现在一看,不几天那看起来极为精明的女辅导员就会和自己五个学员混个脸熟,想找人滥竽充数都不成。

    又是那公式化的教学录像,一整天唐逸都昏昏欲睡,中午在外面小吃部随便吃了点饺子,好不容易熬到下午五点,最后一讲结束,唐逸精神一振,起身就准备出教室,却被辅导员林老师叫住:“各位同学等一下!”

    林老师也就三十出头,长得蛮秀气的,戴着眼镜,斯斯文文,那身淡青色套裙也很衬她文雅的气质。

    “各位同学,今天咱们班的学员第一次全部到齐,也是第一次实行点名制,为了加深咱们相互的了解,今天晚上聚餐怎么样?每人分担十块钱,地点呢,就去校门外的二妹小吃。”

    说着话林老师眼睛可就瞟到了唐逸身上:“这位同学,你是第一次来上课吧,以前我可是从没见过你。”

    唐逸微微点头,心里想着怎么推掉这无聊的聚餐。

    “喂,哥们,我早想问你,你多大啊就来读电大?咋不复课参加高考呢?”坐在最前面的一个中年胖子回头问唐逸,唐逸笑道:“我二十三,长得面嫩点儿。”这几个学员中午时嘻嘻哈哈聊天,唐逸虽然伏在课桌上瞌睡,却也通过他们的谈笑对他们有了大致的了解,几个人给唐逸的第一印象还不错,尤其这胖子,人比较豪爽,虽然有些爱吹牛,但比那些滑头滑脑的人要强许多。

    几名男女学员都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问唐逸话,他们都对这个一整天没怎么说话的清秀小伙子有些好奇。

    林老师拍拍手打断他们的话:“好了好了,同学们,有话咱们聚餐时再问。今天的聚餐必须参加,不参加的就视为旷课一次。”最后这句是见到唐逸嘴唇微动后补充的,更对唐逸眨眨眼睛,看起来她童心不改,倒是挺顽皮的。唐逸无奈的耸耸肩。

    五个学员和林老师在路上互相介绍了自己,那胖子姓李,自己作买卖,听说手下还有个工程队,另外三名学员两男一女,黑黝黝的大周是化肥厂的车间主任,另一个小胖子小高是企业局科员,唯一的女学员陈姐四十多了,在毛毯厂厂办,读电大是为了评职称。

    唐逸介绍自己的时候就说自己是无业游民,读电大为了找工作。害得林老师半信半疑的看着他:“你倒也瞧得起电大的文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