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十九章 衙内

十九章 衙内2017-11-8 23:42:9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刚刚五点多,天已经擦黑,延山几条主道上的路灯一盏盏亮起,橙黄的光晕令人生起归家的遐思。

    经过一家公用电话亭时李胖子打了个电话,回来笑着说:“今天哥们请客,咱去夜朦胧搓一顿。”

    大周这人比较严谨保守,大概觉得歌舞厅不是什么正经人去的地方,反对道:“都三十四岁的人了,去那儿干啥?”

    陈姐也附和:“听说那是一家高档的酒吧,咱填饱肚子就成,那儿也没饭吃啊!”

    小李却是雀跃起来,他可是很羡慕那些能进酒吧消费的人群,可惜他只是企业局小小文员,还不够格跟局长科长进出那种场所。撇嘴道:“李哥请咱们去开开眼界,你们还不领情,你们不去我和李哥去。”

    李胖子干笑几声:“周哥,陈姐,人家那儿可是经常有县领导去休闲消遣,不是啥歪门邪道,看你俩眉头皱的,你们这老脑筋啊该转变一下啦,再说人家那儿啥小吃都有,保证你们吃好喝好。”又扭头征询林老师的意见:“林老师,您说呢?”

    林老师扶扶眼镜,笑道:“那今天你就破费了,我早想去那酒吧看看呢,就是听说门槛太高,一直没敢进去。”

    李胖子对大周和陈姐一笑:“林老师发话,你们没意见了吧?”

    从头到尾,也没人征询唐逸的意见,谁叫唐逸岁数最小呢,不过唐逸也不忘给夜朦胧宣传:“其实啊,这家酒吧面向大众,如果就是进去唱唱歌,喝杯酒,消费不高,每人二十块的最低消费而已……”话没说完小李已经撇撇嘴:“得了小唐,好像你去过似的。”

    唐逸笑笑不再说话。

    一中离夜朦胧很远,几个人走了足有一刻钟,当看到夜朦胧霓虹闪烁的招牌时,李胖子大口喘着粗气道:“娘的,真是老了,这走几步路就累得要死要活的。”

    小李呵呵笑道:“李哥你是做大事的人,平时都有车吧?”

    李胖子嘿嘿一笑:“你小子,不过你还真说到点子上了,一会儿我家那口子也来,车她用着呢。”小李“啊”了一声;“嫂子也来啊。”

    “嫂子是嫂子,就是比你还小几岁。”李胖子见小李吃惊的表情,又得意的一笑,神秘兮兮的对几个人道:“各位,晚点这事还请保密,别四处张扬,一会来的小丫头啊是我小蜜。”

    大周嗤的一声,眼角就露出些不屑,嘴里嘟囔,就你是啥名人了?还保密?

    小李却是一脸艳羡,那个年代,有小蜜的男人就代表了成功,刚刚暴富的大款们最喜欢带小蜜应酬招摇,反而是到了新世纪贵族阶层大多有了底蕴,才不再那么俗套。

    唐逸心里笑笑,看来还真遇到延山的大款暴发户了,李胖子倒也不是嘴上吹得厉害,看来有几把刷子。

    几人进了夜朦胧,李胖子大概常来,服务生小姐认得他,笑着引路:“李先生,你们这边请。”将李胖子唐逸几个人领到了角落的宽敞区,玻璃茶几是大号的,四周错落有致的摆着一只黄色长条沙发和几只黄色单人沙发,足够坐十来个人。

    李胖子招呼大家坐好,要了啤酒点心,又特意为林老师和陈姐两位女士要得高炉烧饼,这种烧饼是延山特产,皮酥酥的,肉酱馅儿,可以抵饭吃,陈姐老实不客气的要了杯热啤酒,林老师就矜持多了,只要了一罐健力宝。

    几个人说笑聊天,当然,基本上就是李胖子胡侃,别人当听客,唐逸也不怎么插嘴,悠闲的喝着啤酒,心里盘算着怎么找个借口脱身,偶尔听听李胖子吹牛倒也是一件乐事,但时间一长就变成了一种煎熬。唐逸也见到了陪一桌客人说笑的姚小红,姚小红自然也见到了他,见他身边人脸孔比较生,也没过来打招呼,只对唐逸眨了眨眼睛。

    不一会儿,李胖子的小蜜也赶了过来,是名十**岁的小姑娘,姓李,长得挺周正,来了就腻在李胖子身上撒娇,说话又嗲又媚,看着她搂着李胖子水桶般的腰卿卿我我,唐逸心里感觉这个别扭。

    大周和陈姐大概也见不了这个,两人倒凑到一起闲聊,也不理这边的茬,小李满脸羡慕,在旁边凑趣。

    唐逸实在无聊,借口去洗手间,准备回来就说吐了开溜,刚刚拐进去洗手间的走廊,却撞在了一团香软的娇躯上,抬起头,对面是个蝙蝠衫,牛仔裤,大爆炸头的姑娘,瞪着大眼睛骂道:“你没长眼啊?会看路不?还是诚心耍流氓?”

    唐逸一阵郁闷,心说怎么自己一来这儿的洗手间就成流氓,皱眉说了句:“对不起。”闪过她向里走去,却听那姑娘嘟囔着:“怎么来这儿的还有五讲四美的主儿……”

    等唐逸从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却听李胖子正说得唾液横飞:“这不,咱县里拿到了南朝鲜的大笔投资吗?我正活动呢,咱施工队不大,可怎么也要拿下几个工程不是?”

    小李艳羡的点头:“那李哥又可以大发一笔了。”李胖子哈哈大笑。

    唐逸却是一怔,和大星电子昨天才刚刚签订意向书,怎么今天就传开了?这李胖子消息挺灵通啊?

    唐逸也就不着急走,坐下笑道:“李哥,你从哪儿得到的信儿,可靠吗?”

    李胖子神秘的一笑:“这你就别管了,总之这消息假不了。”小李鄙夷的看着唐逸:“人家李哥还能编造假消息?再说了,就算说是谁告诉李哥的你能认识?”

    李胖子的小蜜倒是看唐逸挺顺眼,听小李讥讽唐逸,笑着打岔道:“唐哥,你的皮夹克料子好细啊?价钱不低吧?就是我没见过这牌子,要不说呢,名牌也不见得质量就好,你看李哥这件,六百多买的,可我咋看它这皮料也没你那件的精贵。”

    唐逸这件皮夹克是德国的HUGOBOSS,售价两千多美元,当时国内少有人识,更别说这偏僻的小县城了。

    唐逸笑道:“现在可不就是穿牌子吗。”正琢磨怎么套套李胖子的话,却见李胖子脸色渐渐沉了下来,顺他目光看去,就见不远的一桌,几个男男女女推杯换盏,言笑甚欢,李胖子恶狠狠的目光盯在其中一名气度不凡的男人身上,那人脸孔白净,头发梳得油光锃亮,西装革履,很有些派头。

    李胖子哼了一声,将扎啤杯重重放在桌上:“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他怎么也来了?”

    小蜜忙问:“李哥,他谁啊?”

    李胖子气哼哼骂道:“一个小白脸,县委姚书记的亲戚,妈的老姚这家伙实在不是个东西,你说他来延山就来延山吧,哪有侄子也跟着跑来的,明目张胆帮他侄子做生意,也不怕人戳脊梁骨,现在圈里人都叫这小子姚衙内。”

    唐逸一听老姚就留了心,笑问:“他作什么生意啊?”

    李胖子恶狠狠盯着姚衙内,道:“同行是冤家,你说他作哪行?妈的老姚上任才两个月,他侄子就祸害了我多少生意,好多以前谈好的生意都被他抢走了。”

    唐逸心里有了数,都是搞建筑的啊。

    李胖子突然又冷笑一声:“你们别看他现在蹦跶的挺欢,这次建设新城区他可就未必能捞到什么油水。”说着神秘兮兮压低了声音,对几个人道:“知道不?三把手唐书记,听说和老姚不对路,这次和南朝鲜谈判都是唐书记一手策划的,建设新城区这事儿唐书记说话当然就分量重,他如果知道老姚的侄子想揽工程,你们说能给他吗?”

    唐逸心下恻然,心说这民间消息虽说真真假假,但流传的真快,自己和老姚也不过在常委会上顶过几次牛,看这趋势不等自己和老姚矛盾激化,民间就已经传得绘声绘色了。

    却见李胖子又有些幸灾乐祸的道:“这次我就看这小子怎么死,赶明我和唐书记喝酒的时候再捅这小子几刀。”

    唐逸目瞪口呆,小李却很机灵,马上听出了话音儿,笑道:“原来李哥的后台是唐书记。”

    李胖子不置可否,粗粗的食指晃了晃,一脸高深莫测:“嘘,注意保密,注意保密。”

    小李会意的点点头:“放心李哥,我不会将这事儿说出去的。”

    林老师和老高陈姐可能实在无聊,起身告辞,李胖子再三挽留也留不住,只好将他们送出门口,回来后对唐逸小李道:“来,咱们玩得尽兴点,怎么样?谁去唱首歌?”李胖子话音没落,脸色又沉了下来,唐逸回头,却见姚衙内摇摇晃晃走了过来,他坐着时风度还好,这一走路可就真是一副衙内样了,明显喝的有点高儿,走起路来虚虚浮浮的,走到这桌老实不客气一屁股坐在了李胖子旁边,伸手搂住李胖子肩膀,大笑道:“嘿呦,这不我李哥吗?怎么?带小蜜来玩儿?”看着李胖子的小蜜撇撇嘴:“啧啧,长得还成,就是皮肤有点糙。”

    李胖子一甩手将他胳膊推开,皱眉道:“姚衙内,我没邀请你吧?”心里一阵郁闷,本来是带电大同学来见见世面,自己摆摆谱显摆显摆,偏生遇到这姚衙内,这两个月诸事不顺,好几个工程被姚衙内抢走了,李胖子知道自己路子不如人家深厚,只好尽量忍让,谁知道这小子还主动过来招惹他,这不让自己难堪吗?

    姚衙内嘿嘿笑着,对李胖子称呼自己姚衙内也不以为忤,甚至有些自得。

    “李哥,要说选女人啊,我可比你眼光高。”说着对自己那桌子招招手,一名花枝招展的女人扭着水蛇腰走过来,唐逸仔细看了眼,不由叹口气,还以为这衙内眼光多好呢,他这女人还不见得有李胖子的小蜜漂亮,只是会打扮,妆化的精致,卸了妆还不定什么德行。

    “李哥,这是我女朋友小燕,怎么着,给我介绍介绍你那位?”姚衙内的女人看来也见过不少这场面,笑着和李胖子,唐逸,小李打招呼。

    听着这俩“大款”空洞无聊的互相斗嘴唐逸不禁有些无聊,伸个懒腰,却不想正看到姚小红从二楼下来,她身边跟着个女孩儿,两人亲密的说着话,仔细看,咦,那女孩不是在洗手间外和自己撞到的那爆炸头吗?唐逸不由哑然失笑,姚小红倒真是三教九流谁都认识,这个年代的古惑女她也能混得倍儿熟。

    “喂,你两位说说,是小燕漂亮还是你们李哥的女人漂亮。”高衙内笑呵呵问唐逸和小李,那叫小燕的女人大概久经这场面,面不改色,笑吟吟看着唐逸和小李,甚至还挺了挺自己高耸的胸。李胖子的小蜜脸色可就不好看了,哪有这样的,简直就是当她们货品一样嘛。

    姚衙内见唐逸和小李都不说话,催促道:“别怕,实话实说,不过可不许偏帮你们李哥哦!”心中却是一阵得意,李胖子,我就是要在你朋友面前下你的面子,看你以后还和我斗?

    小李虽然想巴结李胖子,可听说这衙内是县委书记的侄子,又实在不敢得罪,唯唯诺诺的道:“都漂亮,都漂亮……”李胖子没想到这小子这么没出息,脸上就露出了怒色。

    姚衙内哈哈大笑:“你是李胖子的哥们,你既然这么说那就是承认我们家燕燕更漂亮一点儿!”又笑问唐逸:“你说呢?”

    唐逸实在觉得这人有够无聊的,看到李胖子小蜜气得脸色苍白,笑了笑道:“虽然我是李哥的朋友,但我得实话实说,还是小燕漂亮”姚衙内哈哈大笑,却听唐逸接着道:“小燕应该比二十年后的小李妹妹漂亮。”姚衙内笑声嘎然而止,大声咳嗽起来,一脸尴尬的小燕忙给他捶背。

    李胖子的小蜜也姓李,在这种氛围下,唐逸叫对方小燕,叫她小李妹妹就显示出对她的尊重,小李不由感激的看了唐逸一眼,心说唐哥是个好人,听说没工作,以后我想法儿帮他一把。

    李胖子笑着拍唐逸的肩,心说这小子够意思。

    姚衙内好半天止了咳嗽,瞪着唐逸道:“你小子毛长齐了没?女人都没碰过吧?就你也会看女人,看个屁啊?”

    唐逸脸一沉,这厮还真是个衙内,一言不合就开骂。

    “谁说我哥没碰过女人啊?”唐逸身后突然响起一声去清脆的女孩声音,回头看去,爆炸头赫然站在身后,爆炸头身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个女孩子,都是十七八年纪,一个漂亮可爱,一个活泼清纯,圆脸的漂亮女孩穿着红毛衣牛仔裙黑棉裤袜,瓜子脸的清纯女孩穿一身淡白色牛仔服,爆炸头指着唐逸道:“这就是我哥,”俩女孩欢呼一声,一左一右坐到了唐逸两边,唐逸愕然,却见爆炸头给他介绍,指着圆脸可爱女孩道:“哥,你叫她小五。”又指了指清纯女孩:“她叫娟子。”

    唐逸皱眉,哪冒出来一群野丫头?刚想赶她们走,香风飘来,爆炸头凑到了他耳边,用极低的声音道:“哥,我是军子的女朋友小娜。”

    唐逸愕然看着笑嘻嘻的爆炸头,他倒听齐洁说起过军子有这么个女朋友,听说挺疯挺爱玩儿的,看来不假。

    小五和娟子一个给唐逸倒酒,一个夹起点心朝唐逸嘴里送,嘻嘻哈哈的:“哥,你吃这个!”“哥,我陪你喝一杯。”搞得好不亲热。

    唐逸见是军子女朋友的朋友,也不好赶她们,不给爆炸头面子也要给军子点面子,万一爆炸头以为自己瞧不起军子可不好。

    爆炸头笑着对唐逸道:“哥,她们俩早想认识你了,你们玩儿,我去找小红姐坐会儿。”说着一扭头走了。

    李胖子,姚衙内,小李几个都目瞪口呆看着,看着两个漂亮的小姑娘好像争宠似的和唐逸撒娇,心里都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这是哪一出。

    唐逸却有些生气了,听李红娜的意思她告诉了这俩女孩儿自己的身份,她们还在自己身边缠来缠去的,当自己什么人了?

    这时娟子夹了块点心送到唐逸嘴边,娇笑着道:“哥,要不要我用嘴喂你?”

    唐逸脸一沉:“放下!再说些没谱的话就给我走人!”耐着性子没说出“滚”,毕竟要给军子女朋友点儿面子。

    小五和娟子对视一眼,都吐了吐舌头,心说不亏是县委书记,好大的威风,心里倒有了些惧意,但又对唐逸实在好奇,不舍得就这样走开,两人互相使个眼色,于是就乖巧了许多,也不再往唐逸身上蹭,只是笑着和唐逸说话,好奇的打量唐逸,她们毕竟年纪小,又是街面上混的,对县委书记这个头衔也不怎么怕,尤其是眼前的县委书记又是她们一直热议的话题,大概在她们心里,唐逸这个县委书记和那些歌星影星一样,属于偶像类型,而不是权力的象征。

    姚衙内就气愤了,刚刚说他没见识过女人就跑来俩小女孩倒贴,这不涮我面子吗?尤其是这俩女孩儿还挺漂亮,更见唐逸黑着脸骂她们,她们不但不生气,反而马上跟听话的小猫一样,乖乖的在那儿,加了十二倍小心陪着小白脸说话,好像还有些怕这小白脸。

    唐逸却又道:“你们俩给我坐一边儿,坐好!”这虽然没人识得他,但就怕遇到有心人,和人喝酒聊天还没啥,但被两个小女孩儿一左一右环抱可就不雅了,尤其这俩女孩儿又不是自己朋友,估计是街面上混的姐妹,传出去影响可不好。

    小五和娟子都乖乖起身,却又为谁挨着唐逸坐吵了起来,两人在靠着唐逸的座位那拱来拱去,把唐逸看得哑然失笑,他倒不怎么讨厌这两个不懂事的小女孩儿,看着她们倒想起自己年少轻狂的岁月,随即心中叹口气,才进入官场不到一年,自己的心境已经老了。

    唐逸觉得俩小女孩好笑,姚衙内却坐不住了,瞪着眼睛瞅着唐逸:“喂,你小子是不是和我装大尾巴狼啊?找俩丫头片子跑这儿演戏啊?”

    小五和娟子怕唐逸,可不怕什么姚衙内,听姚衙内奚落偶像,更骂自己俩是丫头片子,马上扭转身,一个骂道:“你小子装犊子啊?滚!”一个骂:“再叫老娘丫头片子老娘骟了你!”

    燕子站起来骂道:“你们俩小**……”还没骂完呢,小五已经一把揪住她头发,娟子照她脸上就是俩耳光。

    姚衙内腾一下站起来,却被李胖子笑着拉住,李胖子嘴里说“息怒息怒”心说自己可不能让俩小姑娘吃亏。

    这一闹腾,保安服务小姐跑来劝架,将他们拉开,等姚小红匆匆从二楼下来的时候,两边已经被拉开,燕子哭哭啼啼的捂着红肿的脸,头发散乱,姚衙内气得七窍生烟,想去打五子和娟子,却被李胖子死死拉住。

    唐逸皱着眉退了几步,免得被有心人看到,娟子和五子看过来的时候唐逸对她俩使个眼色,别说,这俩小姑娘挺机灵,没再追过来让他被众人瞩目,不过两人都一副乖乖女的模样对他温柔的笑,把唐逸笑得毛骨悚然,乖乖女变泼妇,又从泼妇变成乖乖女,这转变的速度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姚衙内见到姚小红,指着娟子和小五大叫:“姚经理,快报警将她们抓起来!”

    姚小红皱皱眉,走到姚衙内跟前,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姚衙内脸色就是一变,看小五和娟子的眼光也不再那么凶狠,姚小红又笑着对娟子和小五道:“快走吧你们,小娜等着你们呢。”

    娟子和小五嘻哈笑着挤出人群,走到唐逸身边时一起低声道:“哥,回头我找你喝茶。”

    唐逸苦笑着点点头,俩小女孩儿才欢天喜地的跑掉。

    服务员和保安将座位摆好,将地上的狼藉收拾整洁干净,姚小红从头到尾,都没看唐逸一下,不由得令唐逸有些佩服她装傻的本事。

    被俩丫头片子一搅合,李胖子倒莫名其妙占了上风,笑着拉姚衙内坐下,姚衙内看着哭哭啼啼的女人一阵烦,骂道:“滚回家哭去,干啥啥不行。”转脸打量着唐逸,问道:“你姓唐是吧?是杜局的亲戚吧?”

    唐逸奇道:“什么杜局?”

    姚衙内笑起来:“别和我装傻了,姚经理都和我说了,那俩小姑娘是杜局的侄女,和你这么亲热,帮你撑面子,那你不是杜局的亲戚?”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