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二十章 离别

二十章 离别2017-11-8 23:42:10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琢磨了一会儿,大致估摸出他说的杜局是谁,应该就是建设局杜大伟吧,如果是其它局室,他也不会这样客气,这眼看新城区建设工程招标,杜局长说话也占相当分量,姚衙内自然想与杜局长拉上关系。

    唐逸也不置可否,哼哈应着,与李胖子姚衙内胡侃起来,李胖子一听唐逸是杜局长的亲戚,心里一喜,也就刻意结交,小李却是脸上阵青阵红,敢情自己装了半天蒜,最后两边不落好,最不起眼的小唐倒成了大红人,无趣下起身告辞,李胖子身子也没欠一下,对小李,他算是记恨上了。

    和李胖子姚衙内又喝了瓶啤酒,唐逸收下李胖子和姚衙内的名片,起身告辞,走出夜朦胧酒吧,他拿着姚衙内的名片看了几眼,嘴角渐渐有了笑意。

    ……

    礼拜一的常委会上,全票通过了新城区规划从省设计院聘请专家的决议,唐逸回到办公室,电话铃正“叮铃铃”的响着,唐逸接起电话,话筒里响起萧金华柔和的声音:“小逸,刚刚在忙吧?我这可是第三次拨你的电话。”

    唐逸笑着说:“开会,最近是有点忙,妈,是不是又发财啦?”

    “去,就知道钱。”萧金华笑骂了一句,又道:“小逸啊,最近是有个赚钱的机会,海南这几年发展很快,妈现在手头资金充裕,准备投一笔钱在海南发展地产,你看怎么样?”

    唐逸笑着道:“当然好。”心说房产,虽说十年后才迎来真正的暴利时代,但现在入行,先趟趟路子也好。

    萧金华笑道:“那成,这样,我正好缺人帮忙,把你那小女朋友借我用用吧。”

    唐逸一怔,小女朋友?难道说的是齐洁?老妈怎么会知道了?

    “你这傻小子,有了女朋友也不告诉妈一声,前几天你二叔来电话我才知道你交了女朋友,听说挺漂亮的?让妈见见吧?”

    萧金华语调虽然轻松,但唐逸心却猛地沉了下去,不消说,二叔知道就代表唐家都知道了,给老妈打电话,肯定就是叫老妈劝自己放手。

    “妈,二叔怎么说?”

    萧金华笑笑:“怎么说你还没个谱?小逸啊,你是第一次恋爱,按理说妈不应该阻你,但是事情可不像你想得那么简单,二叔带给我老爷子一句话,说你前途无量,莫为儿女情长纠葛。”

    唐逸皱着眉,也不说话,虽然知道该来的迟早会来,但想不到一下就惊动了老太爷,本来还想迂回一下,请老妈在老太爷面前说情呢,没想到老太爷倒比老妈先得到信儿。

    “小逸,你也别气馁,我是这么想的,你的小女朋友先跟着我,听说她就是县城里普通的女孩子,大学都没念过,小逸啊,现在或许你们感情很好,但你想没想过以后,你的路越走越长,你再疼她也好,随着你们地位的差距越来越大,她会幸福吗?难道你就想她一辈子患得患失的躲在你身后?”

    唐逸默然,萧金华的这些话说进了他心坎,他不是没想过这些问题,只是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有自己疼她就足够了,其实唐逸知道,自己这想法实在有些自私。

    “小逸,如果你真为了她好,就该给她个离开你的机会,放手吧,让她来帮我,让她见到外面辽阔的世界,让她有选择的机会,就算她最后真的选择离开你,也不枉你喜欢她一回。”

    唐逸有些不爱听:“妈,你怎么这么说,好像齐洁见了大世面就会离开我似的!”

    萧金华格格笑起来:“傻小子,看来你真挺喜欢她啊,那就更应该给她个自己选择的机会,如果以后她真离开你,倒省了一桩心事呢,京里大把姑娘等你挑呢。”

    唐逸叹口气:“妈,如果我不放齐洁走呢?”

    萧金华语气也严肃起来:“你应该了解你二叔的性子,别害了那孩子。”

    唐逸想起唐万东那不择手段的狠辣,再次默然,为了唐家,二叔是不惜用尽一切手段的,现在,好像自己的婚姻也牵涉到了家族的利益。

    “小逸,其实这样也好,难道你不喜欢你那小女朋友见见世面?你也可以冷静的想一下你该怎么走,小逸啊,你现在要作的是政治上进步,等你能在咱唐家说上话,你那小女朋友的问题也就不是一个问题了。”

    唐逸微微点头,他并没有怎么怨怪二叔,站的角度不一样,看问题方式自然不一样,要怨也只怨自己还不够份量,在唐家的事务上没有发言权,包括自己的终身大事。

    “小逸,你仔细想想吧,想好了给我来电话。”

    唐逸沉默了一会儿,道:“不用想了,我这几天就会劝齐洁去帮你,妈,以后你多照顾她。”

    萧金华欣慰的笑了:“不错,这才是好样的,拿得起放得下,我的傻儿子终于长大了!”

    唐逸心里有些苦涩,慢慢挂了电话。

    ……

    夜沉沉,圆月当空,天鹅湖水波粼粼,湖边一块卧牛石上,唐逸拉着齐洁的手并肩而坐,看着天上明月,唐逸心里轻轻叹了口气,再次用力搂紧齐洁肩头。

    “去!”齐洁打掉他的手,咬着红唇看着唐逸:”你这家伙又想什么呢?“说着话脸上就热得发烫,这几天,他也不知道怎么了,疯狂的和自己zuo爱,每天都折腾的自己要死要活,这不,大晚上又非要拉自己出来看风景,不会,不会他想在这儿……想着想着,齐洁就有些害怕,急忙向旁边挪挪屁股,作好起身逃跑的准备。

    唐逸笑笑,扭头道:“齐洁,你有没有想过出去闯闯,或许有一天,你会充满自信的站在世界的巅峰。”

    齐洁妩媚一笑,伸手挽住他胳膊:“你呀,还以为你想啥呢,站在世界巅峰是你们男人的事,我有你就够了!”

    唐逸笑道:“难道你不想俯视我,尝尝那是一种什么滋味?”

    齐洁笑眯眯凑到唐逸耳边:“我每天都服侍你呀,滋味不好么?”

    唐逸无奈的摇头,知道她故意打岔,拉过齐洁的手,轻声道:“齐洁,过几天去海南吧,帮咱妈的忙,她和我说几次了,想见见你……”

    齐洁脸色一下煞白,紧张的看着唐逸,颤声道:“是,是不是你家里知道了?”

    唐逸微微点头,抓紧齐洁的手:“齐洁,不用怕,只要你还抓着我的手,我就不会放弃你。”又放松语调开解:“放心吧,咱妈可好了,她肯定喜欢你的。”

    齐洁沉默了一会儿,轻声道:“我听你的,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将头倚在唐逸肩头,不让他看到自己洒落的泪珠,

    唐逸默默拥紧她,良久后,开玩笑道:“你帮咱妈其实也可以充实自己,没准过几年你成了富婆,再看不上我这穷小子呢。”

    齐洁笑着道:“就是,以后看你还敢欺负我!”眼泪却不住从眼角淌落。

    皎月下,两人的影子相依相偎,渐渐化为了一体,仿佛再分不开。

    ……

    夜朦胧酒吧,唐逸轻轻品着服务员刚刚送上的绿茶,看起来是那么悠闲,谁也看不出他刚刚经历了人生中最残酷的打击,刚刚送走了深爱的恋人。

    姚小红坐得远远的看着他,深深叹了口气,却知道,这种男人不需要自己空洞的安慰。

    五彩缤纷的舞台上,女歌手轻歌曼舞,唱着谭咏麟的《水中花》“……如飘于风中的花香,虚虚渺渺淡然逝去,然而让我见着你,不想多次去躲避,风风雨雨我都不畏惧,但求共醉……”

    歌声轻扬缠mian,或许正道出了唐逸此时的心境,这也是唐逸刚刚点的歌。

    歌声毕,唐逸起身,大步走出了酒吧,看着他毅然的背影,姚小红叹口气,多情恰似无情,无情又似多情,这个男人到底是无情还是多情呢?她也看不透,她只知道齐洁很傻,齐洁为了帮唐逸开脱,和自己家人说是南方有个姐妹生意做大了,自己要去闯一闯,在齐老爹和齐老妈恨铁不成钢的唠叨责骂中离去,不过姚小红也为自己这个姐妹感到高兴,或许她能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天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