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二十二章 郁闷的书记(上)

二十二章 郁闷的书记(上)2017-11-8 23:42:12Ctrl+D 收藏本站

    老高的桑塔纳开得异常平稳,唐逸坐在后排闭目养神,刚刚参加完市委的庆功会,想起庆功会上林书记皮笑肉不笑的脸,唐逸就一阵厌恶,自己从大星电子那讹诈出一千万美金,看似不关市委的事儿,实际上林书记等人都觉得扫了他们的谈判成果,面目无光吧,所以看自己也就有些不顺眼,倒是程建军这个副市长对自己格外亲热,一定要约自己回家坐坐,想想也好笑,不久前还斗得你死我活,转眼老程看样子就在真心拉拢自己,政治上还真是没有永远的敌人,更没有永远的朋友。

    睁开眼睛,向窗外看去,车窗的玻璃倒影上是飞速后退的杨树,行人,自行车。忽听前面老高道:“唐书记,前面有位军人好像有点麻烦,要不要管?”说着话已经放慢了车速,这种老**员最是见不得不平事。

    唐逸向前看去,就见前面几十米处,几个男人正围着一个穿绿军装的女军人嘻嘻哈哈说着什么,看那几个男人打扮流里流气,就不是什么好人,那女军人手里拎着个老大的行李箱,应该是在等公车。

    唐逸皱眉道:“去看看。”

    桑塔纳突然“嘎”一声紧急刹车,巨大的冲力下,唐逸身子向前一冲,肩膀身子被安全带勒得一阵难受,抬头看,才发现车前一个人影踉踉跄跄倒地,唐逸还以为老高撞了人呢,问道:“撞到他哪了?”仔细看,才发现是那几个小流氓四下摔开,一个个在地上哼哼唧唧爬不起身,女军人施施然拖着行李箱向前走。

    老高笑笑:“好家伙,强啊。”发动起汽车,离得近了,唐逸看清军人清丽的面容怔了一下,好像在哪见过,随即想起,这不是以前夜朦胧见过的那个什么教练吗?名字自己没什么印象了,但这般出色的人物,就算想忘记都难。

    唐逸想了想道:“停车。”桑塔纳慢慢停到了女军人身边,唐逸摇下车窗,大声道:“回延山吗?要不要载你一程?”

    女军人回头,见到唐逸怔了一下,清丽脱俗的小脸微微点了点,然后拉车门上车,唐逸忙退到另一边给她让座,心里这个诧异呀,清丽女兵给自己的感觉,虽然看起来文文静静,其实骨子里应该是很冷很傲的那种脾性,本以为自己这声招呼是白打呢,谁知道她二话不说就上了车。

    桑塔纳继续飞驰,唐逸有些抱歉的道:“不好意思,上次咱俩好像见过,大概你也不记得我了,请问你的名字是?”坐一辆车,一句话不说好像有点儿过不去。

    清丽女兵淡淡道:“我记得你,你叫唐逸,我姓宁,你叫我小妹吧,家里人都这样叫我?”

    “啊?”唐逸愣了一下,心里一阵狐疑,这女兵看起来清丽脱俗,给人一种出尘的感觉,但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啊?家里人叫你小妹,凭啥我也叫你小妹?

    皱了皱眉,也就懒得理她,继续闭目养神,清丽女兵更不说话,静静坐着看窗外风景。

    半个小时后,车子进入延山大街,车速放缓,唐逸坐直身子,开始卸安全带,嘴上随口问:“宁教练,要不要送你去驻地?”

    清丽女兵道:“不用。”

    唐逸听她一个字一个字的惜字如金,更懒得理她,也不再问,心说一会儿把你扔我小区门口,你爱去哪去哪儿。

    清丽女兵看着窗外,突然道:“唐逸,你现在的行为违反了交通条例。”

    唐逸恩了一声,也不管她,自顾自将安全带解开,伸个懒腰:“舒服!”

    “知错不改,不是真男儿。”清丽女兵很突兀冒出的一句话,唐逸皱皱眉,一阵郁闷,这小丫头怎么像个东北大侠?北方话里,大侠是讽刺那种装模作样,自以为是的人。

    车停在了永胜楼小区门口,唐逸下车,宁小妹也拎着行李箱下车,唐逸和老高打个招呼向小区里走去,走了几步,才发现宁小妹跟在了自己身后,唐逸奇道:“你也住这里?”

    宁小妹摇头:“我去你住处看看,了解你多一点。”

    唐逸“啊?”了一声,以为自己耳朵有毛病了,“你说什么?”

    宁小妹见到唐逸神色,轻轻点头:“唐爷爷没和你说吗?我现在是你的女朋友呢,自然要多了解你一点。”

    唐逸惊讶的看着她,脑子一阵混乱,又恰好踩到花池边,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宁小妹见他狼狈,微微一笑,可惜稍纵即逝,那清丽中的别样妩媚唐逸无福得见。

    “啊,你就是京城那位大小姐。”唐逸上下打量着宁小妹,原来是她,想想可不是,姓宁,宁家将啊,军委,部队宁家的影响力可称第一。

    唐逸皱眉道:“你是我女朋友?你喜欢我吗?”

    宁小妹倒也老实,轻轻摇头,淡然道:“喜欢不喜欢又怎么啦?”

    唐逸听她口吻,倒有些同病相怜,叹气道:“原来你也是被家里逼迫。”

    宁小妹却一脸淡然道:“我不是。”

    唐逸又愣住,奇道:“你不是?你不是干嘛答应和我处朋友,你又不喜欢我!”

    宁小妹清丽脱俗的脸蛋轻轻仰起,望着蓝天上飘飘的白云,悠悠道:“喜欢不喜欢能怎样?结婚不结婚又怎样?人生如浮云,何必看不透?”

    唐逸瞠目结舌,转而更是郁闷,心说原来是你有大慧根大智慧的神仙人物啊!看破红尘?嫁人不嫁人无所谓,嫁给谁更无所谓?够洒脱!只是你被老尼姑带到大,变得神神叨叨可以理解,但你那么看得开你入空门啊,别祸害我啊?

    “喂,宁小妹,你干嘛不出家做尼姑?”唐逸有些气恼,说话也就不再客气。

    “我不喜欢呢,大师傅说出家要剃头发。”宁小妹皱了皱眉,露出一丝烦恼。

    唐逸哭笑不得,总算还有一点点女孩子的天性,知道爱美。

    “宁小妹,我有女朋友你知道不?”唐逸使出了杀手锏,“我不会离开她的!”

    宁小妹脚步不停,无所谓的道:“随你啊。”唐逸顿时气馁,颇有狠狠一拳打在棉花堆里的感觉。

    唐逸闷闷回家,宁小妹拎着大皮箱跟在后面,搞得小区里人人看唐逸眼神都怪怪的,心说这男人也太没风度了吧,更有男人恨得咬牙切齿,这么画里仙子似的妹子,如果是我女朋友,我都恨不得捧手心里供着,神仙妹妹咋就不开眼呢,找这么一个二百五。

    进了屋,唐逸泡了杯茶,沙发里似乎还有齐洁甜甜的香味,只是斯人已在千里之外,唐逸叹口气,慢慢坐进沙发里。

    宁小妹放下行李箱,走到窗边看着楼下出神,屋里陷入一片沉寂。

    唐逸看着宁小妹,一阵无语,这小丫头也真算人间绝品了,看样子不理她的话她能在那儿静静站一天。

    “喂,宁小妹,你为啥选中我?听说追你的人一大把,你又不在乎喜欢不喜欢感情不感情的,随便找个人嫁了就是。”

    宁小妹头也不回:“给我看的照片里我就认识你呢。”把唐逸彻底打败。

    “喂,我饿了,你这作女朋友的还不去煮饭?”唐逸大咧咧吩咐宁小妹,心说早晚把你气走。

    宁小妹道:“我不会煮饭呢。”说得理直气壮,天经地义。

    唐逸皱眉,想说几句讥刺她的话,心中又长叹口气,算了,她就是这个性子,再说就算没有她,二叔他们还是会给自己找其他女人,自己迁怒于她实在有点孩子气,想办法令她了解自己的处境,说服她和自己和平分手最好。

    想到这儿唐逸起身道:“喂,想吃什么,我来煮饭。”

    宁小妹道:“随便啊,我去换衣服。”拖着大行李箱就进了卧室,唐逸气结,更想起卧室床头柜还有齐洁的照片,床上更有几件齐洁的内衣裤,唐逸一个大男人住空屋,实在懒得收拾。

    唐逸心说爱看到就看到,想来你也不知道啥叫吃醋,你懂吃醋就好了,进了厨房,围上围裙,唐逸做菜有一手,但他可不想做给那骄傲的丫头吃,蒸米饭时故意少放了一勺水,炒菜时又故意多多放盐,炒白菜,烩白菜,加上一盘拌白菜,作完自己就有些好笑,怎么这么孩子气呢?

    将电饭煲,几盘“白菜大全”端上了餐厅的桌,喊道:“吃饭。”

    脚步声响,唐逸回头,眼前一亮,餐厅门口,宁小妹上身穿一件秀气的白色休闲紧身夹克,下身是勾勒秀美的白色白搭直筒裤,一袭雪白,傲然而立,卸去军装的她宛若出尘仙子,明艳不可方物。

    唐逸笑笑:“这样打扮倒挺漂亮。”低头才看到宁小妹老实不客气的换了拖鞋,是一双秀气的白绒毛棉拖鞋,唐逸微笑:“你倒不把自己当客人。”

    宁小妹也不知听没听出他的讥讽,只微微点头,坐上餐桌:“盛饭呢。”唐逸有些无奈,心说自己以后也别讽刺她了,只会令自己更不舒服。

    唐逸给宁小妹盛了满满一大碗米饭,用得碗是平日盛汤的海碗,自己盛了一小碗,也不知道米饭会不会硬的嚼不动,不过唐逸是一口也不准备尝的。

    宁小妹慢条斯理的送米饭入口,慢条斯理的嚼,慢条斯理的夹菜,脸上表情淡然,没有露出任何异样。

    看她一口一口送饭吃菜,唐逸愕然,心说难道自己作得味道还行?忍不住夹了一筷放进嘴里,马上就觉得舌头发麻,咸!咸死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