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二十九章 君生我已老

二十九章 君生我已老2017-11-8 23:42:20Ctrl+D 收藏本站

    兰姐一脸诧异的看着走向洗手间的唐逸,不知道这年轻人为啥要去看自己女儿。

    陈达和开始也满头雾水,想想也就释然,或许唐书记是认为母女俩受他所累,动了菩萨心怀吧。

    也就不再瞒兰姐,道:“知道他是谁吗?就是被你那口子差点伤了命的唐书记,现在是延山县委书记。”

    兰姐一听就傻了,心里七上八下,以为唐逸要报复自己母女,带着哭腔道:“陈局长,你行行好,我们母女够惨了,你,你帮我向唐书记求求情,我,我这就离开延庆……”

    陈达和大手一挥,笑道:“想啥呢,唐书记是菩萨心肠,肯定是动了恻隐之心,你放心吧,你们母女俩的事儿啊我不知情,既然知道了就不能让那帮小兔崽子胡来。”

    说着话儿唐逸穿着整齐从洗漱间出来,对两人道:“兰姐,陈大哥,走吧。”

    兰姐还是不大相信他俩,有些犹豫:“我,我还在当班呢。”

    陈达和笑道:“怕什么?我和小万打个招呼,没问题。”

    兰姐知道拗不过,无奈的点头,唐逸却道:“打什么招呼,直接辞职。”这种工作说是正经按摩,但时间长了,再矜持的女人也会变质,唐逸可不想宝儿的母亲成为一个人尽可夫的荡妇,更不想宝儿幼小的心灵受到什么伤害。

    兰姐听说唐逸是县委书记,就有些惧意,听到唐逸的话也不敢接声。

    陈达和却有些奇怪,看看唐逸,再看看兰姐,心说莫非唐书记看上了她?嘴上道:“那行,我叫小万来一趟。”

    陈达和拨通床头柜上的分机到经理室,和万经理交涉了几句,挂掉电话笑道:“他一会儿就到。”

    果然不大一会儿,万经理匆匆赶到,进来先赔笑:“陈局,怎么啦?刚才说得不清不楚的,谁要走?是不是这位小兄弟有什么不满啊?”

    陈达和笑道:“哪能呢?是这样,夏小兰小姐准备辞职,你帮她办一下手续。”兰姐嘴唇动了动,看看陈达和,再看看唐逸,终究没敢吱声。

    万经理愕然道:“辞职?为什么?”

    唐逸急着去见宝儿,有些不耐烦:“不为什么,就是不想做了。”

    听唐逸说得生硬,万经理就皱起了眉头,道:“这事儿,有点困难啊。”

    陈达和看到唐逸脸色不善,马上瞪起了牛眼:“小万,叫你办就赶快办,啰嗦什么?”

    万经理也有些上火,他不想得罪陈达和,但他叔叔在延庆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平日市里的头头脑脑来了对他也很客气,谁知道一个县里来的小青年对自己这般倨傲,就算看陈达和面子吧,你也忒牛气了点啊!

    更何况,万经理还有点私心,兰姐是他还没染指过的几名按摩师之一,还没尝过鲜就放走,万经理还真有点儿舍不得。

    想了想,万经理道:“辞职可以,不过按照她和公司签订的合同,理应偿还公司的培训费。”

    唐逸皱眉道:“多少钱?我付。”

    万经理笑道:“那成,你等着,我去拿合同。”说着转身出屋。

    唐逸见兰姐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奇怪,陈恳的解释:“兰姐,是这样,老陈大概和你说了,我就是被卓大军刺伤的受害者,只是我不知道给你们母女添了那么多麻烦,我想做点什么补偿你们。”想起自己害得宝儿小小年纪流离失所,在异乡受苦,唐逸说得倒是情真意切。

    兰姐听他说得恳切,心说这位年青的书记挺有人情味儿的,不过想起那份合同,又有些担心,当初娱乐城招人,写得很明白,可以自己掏钱参加按摩师培训,也可以由公司垫付,但公司垫付的话培训费就是五千块,以后在工资分成中按月扣除,三年的合同,算上利息,每个月扣除三百块,算下来等于要上交公司一万多块,兰姐哪有钱自己交培训费?只好在那卖身契似的合同上签了名,现在见唐书记要帮自己辞职,既有些期待,又担心唐书记看到合同后反悔。

    当万经理赶过来,将合同交到唐逸手上时唐逸微微皱眉:“五千块?”万经理笑道:“那是培训费,如果违约辞职,就要按合同上写的赔偿公司一万块。”

    陈达和听了笑道:“小万,打个商量,这钱就算了吧。”

    万经理笑道:“陈局说话那当然好说,这样,我就收五千块培训费,毕竟公司是有制度的,一分钱不收,账面也没办法平。财务也不干啊!”

    陈达和一听脸就沉下来了,沉声道:“小万,这点面子都不给哥哥?”

    万经理笑道:“这不是面子不面子的事儿,公司的制度我也没办法啊?要不,您找我叔叔?”

    陈达和刚瞪起牛眼准备发飙,唐逸摆摆手,拿起床头柜上的包儿,从里面摸出一张银行卡,递给陈达和道:“陈哥,去取一万块钱,密码是五个8。”

    陈达和应了一声,瞪了万经理一眼,转身走了出去。万经理听到唐逸大咧咧吩咐陈达和去做事,陈达和还乖乖答应,心里就是一动,马上敏锐的示意到自己好像犯了一个错误。

    再想和唐逸套套话,却见唐逸已经坐到窗边的休闲沙发上闭目养神,宛如就没自己这个人一样,万经理也是一阵气恼,心说你爱谁谁,今天老子还就不给你面子了。

    “兰姐,去换衣服,一会儿咱走人。”唐逸突然开了口,兰姐忙不迭答应,喜笑颜开的出了贵宾室,看唐书记这派头,也不可能诳自己不是。

    兰姐几乎和陈达和一起回来,兰姐穿着红色小皮夹克,小红裤子,红色高跟皮鞋,倒也别有一番小媳妇的风liu。

    陈达和将手里那叠钱扔给万经理:“数数吧!”

    万经理绝没想到人家真能随手就拿出几千上万块钱,本来就是想暂时难为下陈达和,也是给那年轻人脸色看看,等再说几句他就准备松口,到时候陈达和会更知自己的情,谁知道弄巧成拙,遇到了根本不将万把块钱放在眼里的主儿,万经理有些后悔,但这时候再说退钱的话也抹不下面子,看陈达和盯着自己的目光不善,虽然有些后悔,却也不怎么畏惧,毕竟他是县局的人,自己叔叔在延庆手眼通天,他真的想找茬,那也不必怕他。

    兰姐看着万经理手里那一摞钱好一阵心疼,却也不敢多说什么。

    唐逸,陈达和和兰姐出了娱乐城,上了陈达和的桑塔纳,兰姐一边为陈达和指路,一边对唐逸道:“唐书记,那一万块钱我会慢慢还你的,只是,只是我不作这行,怕是,怕是好久都还不上……”

    唐逸道:“不急,慢慢还。”他倒想不要这钱,只要不屈了宝儿就成,可是没什么理由啊,也只能先应着。

    桑塔纳慢慢拐进了延庆的一处平房区,看看街道两边破败的小屋儿,唐逸皱起了眉头。

    在兰姐指点下,车停在一处胡同口,兰姐下车,领着唐逸和陈达和进了胡同,十几个简陋破败的木屋挤在胡同里,木屋前是一条臭水沟,这里的人都不怎么讲究卫生,吃剩的饭菜就直接倒进沟里,臭气熏天。

    兰姐拿钥匙打开一间木屋的锁,看到这脏兮兮的木屋,唐逸心里就是一酸,又问道:“宝儿不在吗?”

    兰姐道:“不是,锁上门,安全。”

    可能听到了兰姐的说话,木屋门刚被推开,里面已经蹦出一个小影子,一下扑进了兰姐的怀里,是一个扎了满头小花辨的漂亮女孩儿,穿着漂亮的白色毛衣,针织的雪白色毛裤,红色小皮鞋,就好像一个洋娃娃,可爱极了。

    唐逸见到这粉雕玉琢的女童,脑子嗡嗡作响,有那么一会儿,思绪不知道飘到了何方,好像,回到了梦里,那美丽多彩的梦。

    “唐叔叔好,陈叔叔好。”在兰姐授意下,宝儿乖巧的向唐逸,陈达和鞠躬打招呼,陈达和乐得哈哈大笑,“这小丫头,真懂事。”

    唐逸也回过神,笑道:“是啊,她很懂事呢。”说着这话鼻子就有些酸,心有些疼,轻轻别开了头。

    她很懂事呢,我知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