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三十二章 入学

三十二章 入学2017-11-8 23:42:23Ctrl+D 收藏本站

    吃过饭,兰姐拎着拖布就想拖地,唐逸道:“没那么讲究,每天早晨我去上班后拖一遍就成,你现在拖吧,弄一地水,我换衣服看电视的都不敢起来,怕把地踩脏。”

    兰姐“哦”了一声,将拖布放进洗漱间,回来后有些期待的问唐逸:“唐书记,我,我和宝儿可以用你的洗漱间洗澡吗?”怕唐逸不给用,拉上宝儿作挡箭牌。

    唐逸想了想,点点头:“那浴缸宝儿也可以用。”话说得委婉,自然是浴缸你不能用的意思。

    兰姐高高兴兴答应一声,在乡下洗澡都是用很大的木盆,洗起澡来极为不舒服,就算到了城里吧?她们按摩女也是十几个人挤在澡堂里,抢着几个喷头用,她最羡慕的就是电视上在家里冲完淋浴,然后舒舒服服坐沙发上看电视的城市女人。

    唐逸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便衣警察》,很经典的一部电视剧,主题曲是刘欢的《少年壮志不言愁》,曾经风靡一时。

    正看得入迷,耳边传来清脆的童音:“叔叔,我洗干净了,你去洗澡吧。”转头看,宝儿穿着可爱的小碎花睡衣睡裤,就站在自己旁边,唐逸呵呵笑了:“穿这么点,别感冒。”

    “唐书记家暖和,冻不着她。”兰姐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刚刚洗过澡的她长发湿漉漉的,瘦瘦的红毛衣紧紧贴在身上,束缚着硕大高耸的**,小红裤子裹得翘臀鼓鼓的,绿拖鞋,雪白的脚丫,脚趾甲涂得鲜红鲜红的,那小媳妇的风liu娇态尤为动人,

    从延山回来一路上兰姐唯唯诺诺的,唐逸险些忘了她其实是个挺漂亮的女人,现在更想起她帮自己按摩时的绮旎,不由得心下一阵后悔,毕竟有孩子的保姆和漂亮的妈妈保姆意义完全不同,保姆越漂亮,流言就会愈离谱,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也没有再将人赶走的道理,唐逸更没有吃后悔药的习惯。

    “坐吧,一起看电视。”唐逸指了指沙发,顺手将宝儿抱起在怀里,笑问:“宝儿,你念几年级了?”

    宝儿舒服的躺在唐逸怀里,两只肉嘟嘟的小手搂住唐逸的脖子,稚声稚气道:“一年级。”

    唐逸看到宝儿懒洋洋的模样,不由得对兰姐道:“兰姐,以后要控制宝儿的饮食,别以后长成个大胖丫头。”说着话心里叹口气,她,可不每天都觉得自己腰围变粗?每天都要自己抱一抱,说“瘦了”才会开心的一笑,接着就是和自己撒娇吗。

    搂紧宝儿,唐逸幽幽道:“宝儿,你长大了可不许再骗人,不许别人说二十豆蔻,你就说自己十八年华,不许再欺负人,不许再揪别人的耳朵……”说着说着几欲落泪,忙闭上眼睛,平息心中的激荡。

    兰姐听唐逸老说些奇怪的话,心里诧异,心说难道出色的年青人都神神叨叨的?

    唐逸早早就回房睡觉,电视被兰姐和宝儿霸占,兰姐躺在柔软舒适的沙发上,看着琼瑶的言情剧,心里这个美啊,在这里吃得好喝得好,每天做做家务就可以拿几百块,想起以前的日子,简直就是梦噩,兰姐本就是个好逸恶劳的懒人,这份工作真真是得其所哉。

    第二天早餐兰姐特意卖弄精神,学电视里煎得半熟荷包蛋,唐逸夸了句好吃,宝儿却是拿着叉子叉得蛋黄满碟子都是,气得兰姐扇了她一巴掌,墨墨迹迹得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不洁的东西,还让不让唐书记吃了?

    唐逸当时就一皱眉:“兰姐,以后你不许再打小孩子。”

    兰姐只好乖乖答应,宝儿却是对唐逸露出可爱的笑脸,这孩子极聪明,一天下来,她的小心思隐隐知道唐逸特别回护她,更知道妈妈好像挺怕这位叔叔,于是两只小手端着大盘子挤到唐逸身边,继续祸害盘里的煎蛋,看得唐逸忍俊不禁。

    唐逸出门时兰姐已经收拾完碟筷,拎着拖布从洗漱间走出,看到唐书记还没走,忙问道:“唐书记,我现在可以拖了吗?”

    唐逸点点头:“拖吧。”

    本来这也没啥语病,谁知道宝儿耳朵尖,听到后喊道:“妈妈,我也要脱,热死了。”

    唐逸和兰姐同时怔住,唐逸忙加快换鞋的速度,兰姐气得回头骂宝儿:“热死活该,不许脱!败家孩子!”

    ……

    唐逸上午在招商局开了个现场会,散会后去了齐洁家,齐老爹和齐老妈热情而又惭愧,毕竟老两口以为齐洁是为了钱途放弃了唐逸,听唐逸关切的问起他们的生活,齐洁妈就抹起了眼泪,觉得这孩子真好,可惜齐洁命薄。

    唐逸在两位老人面前有些惭愧,坐了一会儿告辞,走之前嘱咐齐老爹和齐洁妈,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找自己。

    下午,唐逸又来到试验小学,为宝儿入学的事咨询一下,永胜楼小区本来就是实验小学的招生范围,所以唐逸也没太当回事,以为和市里租房家庭一样,只需为宝儿交一笔额外的转学费,谁知道实验小学的老师挺高傲,转了三四个办公室才找到管事儿的教导主任,唐逸心里就有点不爽,为了宝儿能和普通孩子一样正常学习,本来不想曝露身份,谁知道颠颠来了受一肚子气,早知道打个电话早就解决了。

    教导处蒋主任倒是笑眯眯接待了唐逸,听唐逸说孩子住在永胜楼,准备转来实验小学时更是热情的道:“没问题,永胜楼的孩子本来就是我们实验小学的招生区,以前为啥没来报道,在外地上学吗?”

    但听唐逸说起孩子是农村户口时,蒋主任笑容就冷了下来,上下打量唐逸:“那你这作父亲的也是农民喽?个体?要不然怎么买得起楼房住呢?要说现在也是,你说你们不好好在乡下呆着,全一股脑挤进城里,城里就那么好啊?消费也高,住房也不好解决,就算有了俩钱儿买了房吧,就像你这样的,孩子入学也是个大问题啊?看看,这不就难住你了吗?”

    开始听蒋主任误会宝儿是自己女儿,唐逸本想解释,却不想蒋主任越说越离谱,就算自己是农民吧,你一个小小的县城又是什么城市了,至于这么瞧不起农民吗?

    唐逸笑了,“蒋主任,您如果是北京人,那全国人民是不是都该举个牌枪毙?”

    蒋主任就是一滞,想不到这农民暴发户还挺横,瞪起眼睛刚想说话唐逸已经拿起他办公桌上的电话,拨了几个号,蒋主任气得腾一下站起来就想发作,却听唐逸道:“周主任,我唐逸啊,帮我查一下教育局程局长的电话,对,我在外面。”

    蒋主任愣住,周主任是谁他不知道,但程局长是教育系统的主管啊,这年轻人认识?

    不一会儿唐逸就按下话叉重新拨号,“程局长,我县委唐逸啊,是这样,我有个朋友的孩子想进第一实验小学……恩,恩,好。”

    唐逸扔下话筒就出了屋,蒋主任在愣了半天神儿,就琢磨这年青人是谁,难道他刚才真是和程局长通电话,如果真是程局长,那他派头可够足的,名字挺好使啊?“我是县委唐逸”,蒋主任突然想起年轻人自报家门的这几个字,县委唐逸?唐逸?蒋主任猛地想起了唐逸是谁,县委唐逸,可不就是县委唐书记么?蒋主任只觉得腿一软,瘫坐在椅子上,脑门子全是冷汗,心说这可咋好啊?得罪了县委书记?自己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啊?

    唐逸晚上回到家,说起宝儿入学问题已经解决,兰姐笑得花一样,她并不知道实验小学有多难进,但女儿能和城里孩子一样,在明亮宽敞的教室中朗朗读书,兰姐当然开心。

    宝儿却是被唐逸买来送她的洋娃娃吸引了注意力,搂着那漂亮的芭比娃娃不肯松手,更满心欢喜的在唐逸手上亲了一口,兰姐趁机笑道:“看这孩子和您多亲,我看再过些日子啊,我这亲娘都没您吃香了。”

    唐逸笑笑,回身进了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