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三十八章 小冲突

三十八章 小冲突2017-11-8 23:42:30Ctrl+D 收藏本站

    兰姐一大早就载着宝儿来到了实验小学,在学校门口,刚刚下了自行车,身后“嘀……”一声汽车喇叭的长鸣吓了她一跳,忙将自行车向墙根推了几步,回头看去,一辆绿色北京吉普稳稳停下,车门一开,先跳下一个漂亮的小女孩儿,接着慢慢走下来一名穿戴讲究的女人,看神气趾高气昂的,嘭一声关上车门,吉普嗡鸣几声,扬长而去。

    吉普车上跳下的小女孩看到坐在兰姐自行车后座的宝儿,就开始刮着脸喊:“锄大地,耪大地,臭宝儿,去种地,走两步,摔泥里,浑身臭烘烘没人理……”

    宝儿气得小脸通红,跳下自行车大声喊:“你才臭呢,我,我每天都洗澡的……”

    兰姐本来笑嘻嘻觉得挺有意思,突然那小女孩儿趾高气扬的骂:“臭农民,臭农民,你就是不洗澡。”兰姐怔了下,这是歧视我们宝儿吗?

    “就是这个小土老帽和你打架?小云,和你说多少次了,别和乡下人一般见识,看看,害得妈妈还要来见家长。”那很有派头的女人轻蔑的扫了眼宝儿和兰姐,当看到兰姐身边半旧的二八自行车时嘴角更是要翘到天上,拉着叫小云的小女孩儿就进了学校大门。

    看到那对母女满是鄙夷的目光,再看看眼泪汪汪的宝儿,兰姐心里有些酸,原来闺女在学校被人歧视,可不是吗,自己看着那目光都难受,何况小小的宝儿。

    兰姐轻轻搂宝儿进怀,低声道:“妈妈不该打你,是妈妈错了。”宝儿哇一声哭出了声,兰姐抱着她,久久都没有动。

    等兰姐来到一二年级组办公室的时候对方的家长显然已经等不及了,见到兰姐进来劈头盖脸就责怪起来:“唉,我说你这人有没有时间观念,让大伙儿全等你一个人,你时间不值钱,我们可是分分秒都在赚钱。”

    宝儿的班主任小张老师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忙笑着打圆场,“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咱们开始吧。”

    对方家长撇撇嘴道:“有什么好说的,要我说对害群之马就应该坚决开除,我说你们学校也是,怎么会招进农村的野蛮孩子?我们送女儿来这里上学可不是挨打来了。”

    小张老师皱皱眉,其实事件起因很简单,宝儿一到他们班,就得到了大多数同学的欢迎,粉雕玉琢般的小女孩儿谁不喜欢?不过这就引起了原来班上小公主小云的不满,看到平时喜欢在自己身边打转的同学都跑去和宝儿交朋友,小女孩儿就有些嫉妒,当听宝儿说自己以前住乡下时小云就开始起头哄宝儿,就这样两人打了起来,小张老师本来找两位家长来,就是想说说这事儿,另外希望小云家能给她讲讲道理,和宝儿道个歉,这场小风波也就平息了。

    谁知道小云妈竟然异常泼辣,说话尖酸,更张嘴就要开除宝儿,小张老师真是哭笑不得,心说你就是周主任的爱人吧,也不带这么横的。

    兰姐看人家这派头,就有些怯,虽然心里气愤,但还是陪着笑脸道:“这位大姐,小孩子吵嘴是常有的事儿,哪能因为这点小事就把孩子开除呢?”

    小张老师见兰姐首先气势就馁了,也说不出要小云道歉云云的话,只有附和兰姐,笑着说:“是啊,就算了吧。”

    小云妈冷声道:‘你们农村孩子动手打架是小事儿,我们家云云可是精贵着呢,从小到大,我都没舍得打过她一个巴掌,怎么?倒被你家那小狐狸精挠了一把,哪这么容易就完?”

    听到小云妈不干不净的骂到了宝儿,兰姐火气可就上来了,要说她以前也是泼辣性子,也是饱经卓大军和村里的那些三姑六婆的战斗洗礼。只不过到了县城,每天又在唐逸的威压下,才变得唯唯诺诺,但自己受点委屈没什么,可不能任人作贱自己的宝贝女儿。

    兰姐瞪起杏眼道:“大姐,你这样说一个孩子脸不红吗?看你也是有知识有身份的人,咋说话还不如我一个农村妇女有水平呢?”

    小张老师差点笑出声,想不到兰姐是这么伶牙俐齿的一主儿。

    小云妈其实来之前火气没这么大,大概见了兰姐后,深深理解了女儿当时的心情吧,按两人孩子掐算这个村姑应该和自己岁数差不多,但这村姑却是年轻妩媚,眼角眉梢风情万种,脸蛋更是光洁滑嫩,不像自己眼角已经有了浅浅的鱼尾纹,看起来她倒好像比自己年轻十岁。被一个村姑比下去,小云妈就莫名其妙动了肝火。其实兰姐是农村人,生娃早,今年也不过二十六,倒确实比她小几岁。

    小云妈更听兰姐前恭后倨,一句句顶撞自己,气得眼睛瞪圆,骂道:“女儿是小狐狸精,你这作妈的就是老狐狸精!”

    兰姐千锤百炼的吵架功力何等了得,对被骂狐狸精更颇有回骂的心得,冷笑道:“狐狸精总比丑八怪强,你女儿是小丑八怪,你就是老丑八怪,要我长你这德行早就一头撞死了,出门吓到路人,在家吓到亲人,床上吓到爱人,活成你这样儿还有什么劲?”

    小张老师听得一愣一愣的,险些去找笔记录一下,心说诗在民间,诗在民间啊。

    小云妈被噎得脸上阵青阵红,张了张嘴,却回不出话儿,突然怪叫一声,猛地朝兰姐扑去,双手就抓向兰姐头发,嘴里骂着:“骚狐狸敢骂我?我打死你!”

    经过牛家铺子无数腥风血雨的残酷斗争,兰姐的妇女搏击术更是炉火纯青,已经到了无招胜有招的境界,顺手一推,小云妈已经扑个空,更咣当一声撞到了办公桌上,腰眼刚好撞到桌角,痛得大叫一声,脸都绿了。

    兰姐不屑的冷笑,心说跟老娘玩撒泼,你还嫩点儿,老娘现在身份不同,不跟你一般见识,搁一年前,老娘撕碎你那张臭嘴。

    小张老师忍着笑过来劝解,小云妈气得肺都炸了,她还从来没这样窝囊过,又不敢再和兰姐厮打,明摆着自己打不过她啊。

    不过小云妈可不是省油的灯,劈头盖脸开始训斥小张老师,更指着小张老师道:“把你们校长给我找来!我倒要看看,你们学校招的都是什么学生,都是什么家长!”

    吵闹间没把校长惊动,倒是教导主任闻讯赶到,听到小云妈口口声声要开除宝儿,蒋主任眼睛一瞪:“你算哪颗葱?吵吵什么?给我老实点!不要影响学校的正常教学!”

    小云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结结巴巴道:“蒋,蒋主任,你是在和我说话?”

    蒋主任满脸寒霜:“不和你说难道是说人家受害者同学的家长?你,把周小云给我拎来,不向宝儿同学道歉就给我回家反省!惯得你!”

    办公室的老师全傻了眼,今天老蒋吃错药了吧?还是脑子被驴踢了?以前上赶着巴结小云妈还巴结不到呢,今儿怎么像疯狗一样咬她?

    小云妈也是莫名其妙,眼见这儿的人全不正常,除了村姑泼妇就是精神病,再呆下去也占不到便宜,恨恨指了指兰姐:“你,你给我等着,早晚叫你知道我的厉害!“说完理了理凌乱的头发,有些狼狈的逃出了办公室。

    蒋主任对着小云妈冷笑一声,“狗仗人势,在我这不好使,我这人讲的就是一个理字。”说得很大声,好像就怕人听不到,办公室几名老师却是一个个心里作呕。

    蒋主任又转向兰姐,,一脸公事公办的样子:“夏同志,你放心,我会严肃处理欺负同学的学生的,一定给你个满意的交代。”

    兰姐感激的点点头,心说人民教师就是素质高,和社会上的势利眼就是不一样。

    兰姐也是得理不饶人的性子,既然遇到了一个公正严明的学校领导,马上抱怨起来:“我家宝儿才来一天就被人欺负,看看人家家长那脾气,我是肯定惹不起的,你说说,这学还有办法上吗?我看让我们宝儿回家算了,不在这里受窝囊气。”

    兰姐就是随口发牢骚,蒋主任却是哭笑不得,心说姑奶奶你还和我装什么,十个周主任也不放你眼里啊,现在也只好苦口婆心做工作,说自己学校如何如何对学生一视同仁,不会厚此薄彼等等。

    兰姐听他解释半天,心里才稍微安定,对蒋主任好感大增,想不到社会上还有这种好人,于是笑着告辞,蒋主任热情的送她出了办公室,到了学校门口时蒋主任笑道:“夏小姐,见到唐书记替我向领导问好。”兰姐愕然,随即明白敢情自己一番感恩感慨,纯属浪费感情。看着蒋主任满脸赔笑的胖脸,真想一巴掌抽过去,打他个满脸花。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