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四十一章 联欢会

四十一章 联欢会2017-11-8 23:42:33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批阅文件时接到了周主任的电话,“唐书记,我有这么一个想法,今年我们县委办举办一次各科室亲属参加的春节联欢会怎么样?”

    周主任现在已经是县委办主任,常委会通过的当天晚上就上门感谢唐逸,唐逸当然没忘了点醒他要多感谢陶书记,不过官场话遮遮掩掩,周主任和陶书记是不可能当面锣对面鼓的把话说清楚的,周主任怎么都会以为提拔他是自己出的力。

    不过唐逸也有些烦周主任这谨小慎微的劲儿,县委办的大事小情,在和姚书记汇报前总是会打电话听听自己的意见,不过再想想,他初来乍到,摸不透水深水浅,自然指望自己能指点他几句,但是开个联欢会也用听取自己的意见吗?

    春节联欢会?唐逸倒是愣了一下,看看日历,是啊,不知不觉还有多半个月就过年了,心里更是一热,过年了,齐洁应该会回来吧。

    “唐书记,您觉得怎么样?”周主任还在等唐逸的意见,却半天没听到话音。

    唐逸回过神,笑道:“好啊,很好,邀请各科室职工亲属举行联欢会,可以取得职工亲属对办公室工作的理解和支持,办公室工作是直接为领导服务的,沟通上下,联系八方,工作具体繁杂。职工们平日食宿无律,节假日常常更忙,过年了,就该好好放松一下。”

    周主任又笑着道;“谢谢领导支持,那我就等着领导光临指导了。”

    唐逸笑道;“我也有份啊?那好吧,我准时参加。”

    唐逸本来以为大过年的自己孤零零也是过,还不如去热闹热闹,没想到的是接下来几天,挺多部门都打电话邀请他参加自己部门的春节晚会,原来这一到春节,各部门,各单位都有自己的节目,能请到哪个等级的领导也代表了该部门领导的门面。

    别的唐逸推辞也就推辞了,组织部焦部长却是说啥也要请唐逸参加,唐逸最后只有笑道:“党群口的春晚谁不想露脸?我看这个机会还是让给陶书记吧。”

    焦部长听了有些诧异,随即明白唐逸可能是想缓和常委间不正常的气氛,这些日子唐逸开会时常常讲到地就是团结问题,焦部长明白。常委间划小***,分小团体很正常,但如果影响到整个班子的正常运转,是会影响组织上对整个班子成员的看法的,唐书记也是给自己机会向陶书记示好吧。

    李安也来邀请唐逸参加招商局,建设局,文体局。教育局联合举办的春节联欢会,唐逸回绝,不过拍拍李安的肩膀道:“最近很用心。不错。”李安脸上露出感动地神色,不过没多说什么,最近他将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心里憋着一股劲儿呢。

    在联欢会的头几天,周主任又打来了电话,说是要唐逸有个心理准备,到时候为了烘托气氛会请唐书记上台表演节目。又笑说只简单讲几句话也成。

    唐逸笑道:“你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挂了电话却开始琢磨自己是不是要准备首歌儿,党委办是个重量级部门,秘书室。综合室,政研室,机要科,信访局等直属或归口单位承担了县委大部份工作,是党委工作的执行者。外人看来。县委办几乎就代表了县委。自己当然要给他们留下好印象,既然参加就要作出与民同乐的样子。不能喜庆的日子自己去打官腔,会被人背后骂的。

    晚上回到家,吃着兰姐烧的饭菜唐逸夸了一句:“手艺渐长啊。”难得得到唐逸夸奖,兰姐娇笑着说:“还不是唐书记教导有方?”

    兰姐和宝儿已经搬到了一楼,不过吃饭地时间还是会和唐逸一起吃,偶尔兰姐也会赖着在唐逸这儿看几眼电视剧,谁叫楼下只有一台十二寸黑白电视机呢。

    今天兰姐又想看一集《青青河边草》,眼珠一转有了主意,对宝儿道:“今天新学的舞蹈跳给唐叔叔看看。”

    宝儿果然一只小手举高,一只小手插在腰间,小身子转着***,稚声稚气的唱起来:“我们地祖国是花园……”

    唐逸看得大笑,笑着笑着,心中突然一酸,他不喜欢这种感觉,不喜欢她突然变成了懵懂无知的孩童,唱歌跳舞来取悦自己,虽然,她很可爱。

    叹口气,唐逸本来以为自己已经适应在宝儿面前的新身份了,但有些事,有的人,又怎么会说忘就忘。

    “宝儿,别唱了。”唐逸拉着宝儿的手不让她跳下去,却见宝儿眨着漆黑的大眼睛问自己:“宝儿跳得不好吗?”

    唐逸笑笑:“不是,是叔叔累了。”轻轻握了握宝儿的小手,起身进了洗漱间。

    延山地夜晚来得特别早,不到五点,天已经黑下来,唐逸牵着宝儿的手,溜溜达达沿着卫国路的人行道走着,前方已经可以见到夜朦胧闪烁地霓虹招牌。

    当唐逸开始听到周主任说将晚会举办地点定在夜朦胧时也有些不可思议,按理周主任不是这么不谨慎的人,在夜朦胧开联欢会,那要花多少钱?他这主任的位子屁股还没坐热就想被人撸下来?

    后来才知道夜朦胧只是适当收取场地费,至于瓜果点心党委办都是自备,看来姚小红倒挺会拉拢人的,损失一晚上收入却可以将县委办头头脑脑哄得欢欢喜喜,而且从长远来说,这些头头脑脑可都是潜在的客源。唐逸带上宝儿也是无奈之举,自从那天自己不看她跳舞后,宝儿见到自己都是委委屈屈地,低着头不说话,后来问兰姐,才知道宝儿小心思里以为自己不喜欢她,伤心了。

    唐逸这个心疼啊,今天地联欢会赶忙带上了她,看宝儿被自己拉着手欢快的笑容,走路时一蹦一跳地。唐逸心里也豁然开朗。

    周主任一直在门口候着呢,就是为了等唐逸,见到宝儿笑道:“唐书记,她就是和小云一个班级的宝儿同学吧,真可爱。”

    宝儿乖巧的鞠躬:“周叔叔好。”周主任笑着拍拍她的小脑袋,唐逸微微皱眉。但没有说话。

    夜朦胧里布局没做什么改变,只是灯光大明,不再是以往幽幽的夜灯,整个舞厅大间倒和白昼似的。

    姚小红远远见到唐逸,只偷偷眨了眨眼睛,并没有过来打招呼,唐逸心中却是一声叹息。前两天接到齐洁电话,她却是不回来过年了。

    各科室地头头脑脑都凑过来和唐逸打招呼,至于那些普通科员。却不会上来说话,那样只会显得唐突。

    周主任和唐逸选了一处沙发坐了,不远处有几个顽童在嬉闹,小云也在里面,看到宝儿,小云跑过来,邀请宝儿一起去玩儿。宝儿却依偎在唐逸怀里,小脑袋摇得拨浪鼓似的,说:“我要陪唐叔叔。唐叔叔一个人会害怕的。”小云撅嘴走掉,唐逸却是一怔,静静看了宝儿一眼,没有说话。

    周主任笑道:“唐书记和宝儿,比亲父女还亲啊。真是羡煞旁人啊!看我家那丫头。哪有这么懂事儿?从来也没说安静陪他老爹坐会儿。”

    唐逸微笑不语,手却抓紧了宝儿的小手。

    等周主任致开幕辞的时候唐逸才发现。县台派来了人,一个小伙子扛着摄像机站在角落,旁边还有位年青的姑娘,应该是新闻记者吧。

    唐逸笑笑,周主任心思活络,知道利用一切可以利用地舆论来包装自己,怪不得要自己准备节目呢,原来是要作秀。

    “欢歌高奏辞旧岁,春风得意迎新年。为丰富党委办干部职工的业余文化生活,营造既严肃紧张,又团结活泼的良好工作氛围,延山县委办公室举办《同唱社会新曲,共建美好家园》——992年党委办迎新春联欢会!……”

    听着周主任抑扬顿挫的宣读开幕词,唐逸心思有些恍惚,总觉得有点事儿没处理妥当,宝儿小声说:“叔叔,你寒假带宝儿却游乐场玩儿好不好?”她听去过大城市旅游的同学说起过游乐场的有趣,很是羡慕。

    唐逸笑着说:“成啊。”接着却是拍拍脑袋,怪不得自己老觉得心里有事呢,可不是吗?陈珂也应该放寒假了,半年没见,还真有些想她了,不过也没啥去陈家坨要办的事儿,过几天打个电话问候一声吧。

    全场响起地掌声将唐逸惊醒,周主任宣读完开幕词,又说:“下面请唐书记给我们说几句。”大厅里再次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唐逸站起来,笑着做手势压下全场的掌声,说道:“同志们,今天咱们举办地是联欢晚会,不是县委常委会,我就不说了吧,今天我弃权,在场的众位同志才是真正的主角。”

    本来听着周主任长篇大论已经昏昏欲睡,本以为还要听党委书记再讲上个十几分钟,没想到唐书记却是干净利落,全场马上再次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却比刚才由衷多了。

    那边电视台的女记者惊奇的看着这位年青的书记,好像发现了新大陆,扭过头,和身边地摄影师低语起来。

    周主任宣布晚会开始,明灯慢慢熄灭,舞台上却是彩灯闪烁,开场戏是夜朦胧台柱莎莎小姐的歌曲,接下来就是党委办各科对口机构的干部职工自己编排地节目。

    看到节目精彩处,唐逸不时抓着宝儿的一对小手轻轻鼓掌,宝儿咯咯笑着,也跟着唐逸动作鼓掌。周主任拿起茶杯喝了几口,看了几眼唐逸,说道:“今天信访局收到几封匿名信,是针对招商局李安同志的。”

    唐逸楞了一下,皱眉道:“我怎么不知道这事儿?”

    周主任说道:“是我暂时压了下来,准备过了新年再处理的。”

    唐逸微微点头,也不问周主任信的内容,该说地周主任自己就会说。

    “其实我看也是些莫须有地罪名,说是李安同志在接待晨新集团负责人时作风不正派,和其一起出入延庆的高级娱乐场所,”说到这儿周主任苦笑了一声,“要说想做点儿实事难呢?就算举报信说地是事实,那也是李安同志为了招商引资不得以为之。南方那些商人,又有几个十分规矩的?咱招待不好,是咱失职,好好招待吧,又会引来流言蜚语,做点工作真是难啊。”

    唐逸摆摆手:“也不能这么说。不管怎么样党性不能丢,不能被老百姓戳脊梁骨,当然,对李安同志我还是很相信的,但事情一定要查清楚,给群众一个满意的交代。”

    周主任微微点头,笑道:“那是。等过了年我会督促信访局跟进地。”

    唐逸恩了一声,心里却有些火,觉得李安。甚或自己好欺负吗?怎么就没完没了呢?

    过了一会儿,周主任笑道:“唐书记,下一个节目该你来了。一切都是安排好的,果然,当台上说相声的两名科员谢幕后,主持晚会的莎莎小姐拿着话筒上了台,用高亢的女高音道:“下面。请唐书记为大家表演一个节目,大家说,好不好啊?”

    全场哄然叫好。人人都知道唐书记定是早早答应了,不然主持人敢随便挤兑唐书记?所以人人叫好凑趣。

    唐逸也不推辞,笑着拉宝儿上了舞台,从口袋里拿出一只口琴,站在一边。莎莎正有些疑惑。宝儿伸着小手和她要话筒:“漂亮姐姐,给我麦克风。”

    莎莎大乐。心说这小孩儿说话真讨喜,看唐书记微笑点头,也就笑着将话筒递给了宝

    宝儿两只手拿着话筒,吹吹气,喂喂了两声,清脆的童音经过扩音更加悦耳动听,看到宝儿可爱地动作,全场都欢笑起来。

    宝儿却煞有其事的拿着话筒说:“下面,我给大家唱一首洗澡歌,演唱者,卓宝儿,伴奏,唐书记。”

    听到唐书记三个字从孩童儿嘴里蹦出,大家更是笑得前仰后合。

    唐逸轻轻吹起口琴,这帮人忙收起笑容,作出洗耳恭听状,宝儿大声唱起来:“噜啦啦噜啦啦噜啦噜啦咧,噜啦噜啦噜啦咧,我爱洗澡乌龟跌到……”

    洗澡歌在这年代也算唐逸和宝儿的原创歌曲了。

    听着宝儿清脆的童音,看着她可爱的动作,更有唐书记伴奏,那还不赶紧凑趣?全场叫好声,鼓掌声震天响,宝儿唱完更是全场喊:“来一个!”“再来一个!”

    唐逸摆摆手,拉着宝儿下台,宝儿却没忘给场下观众鞠躬,更是引得一阵笑声。

    回到座位,周主任感慨的道;“唐书记,宝儿这小姑娘可不得了,如果去演艺圈那就是小童星。”

    唐逸恩了一声,看了眼依偎在自己身边的宝儿,轻轻摸了摸她地头。

    旁边传来女孩儿的声音:“唐书记,你好。”

    唐逸回头,见是县电视台的那名清秀姑娘,向自己伸出了手,也忙起身握手道:“你好。”虽然其时地记者还不是什么无冕之王,但唐逸从来不会无缘无故得罪任何人,更不会无聊的摆架子。

    “我是县电视台的麦琼,负责这次党委办春节联欢晚会的采访工作。”

    唐逸微微点头,说道:“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指了指对面的沙发,“坐吧,坐下说。”说着自己先坐了下来。

    麦记者坐下后就好奇的打量着宝儿,问:“唐书记,这是您女儿吗?”

    唐逸蹙了蹙眉,周主任截过了话头:“麦记者,你觉得我们地晚会还算成功吧?”周主任脸上挂笑,心里却说小丫头家家的刚进入社会就是唐突,唐书记认识你谁啊?就敢问私人问题?

    麦记者轻快的笑道:“很成功啊,尤其是这个小女孩儿。”指了指宝儿,“是叫宝儿是吧,简直太可爱啦。”

    说着就问宝儿:“宝儿?你想不想当小演员啊?姐姐可以帮你介绍给导演哦。”

    唐逸眉头皱紧,他可是对演艺圈没有一点儿好感,大陆有潜规则,香港有艳照门,有黑社会规则,台湾有富豪饭局费,华人演艺圈可以说到处乌烟瘴气。

    宝儿摇摇头:“不想。”

    麦记者大奇,问道:“为什么?”还从来没听说哪个小孩子不想作影星地。

    宝儿道:“不为什么。”扭头不再理她,似乎对麦记者没什么好感,回家唐逸问起才知道,宝儿是觉得麦记者脸上的青春痘难看,直把唐逸逗得拧宝儿小脸夸她可爱,拧痛了宝儿,害得宝儿第一次瞪大眼睛说叔叔是坏人。

    麦记者闹个无趣,还待再说,唐逸看看表,对周主任说:“还有几个节目?”如果在官场,潜意思就是和麦记者的谈话已经结束,可惜麦记者不是官场中人。

    麦记者却还是不识趣的对唐逸道;“唐书记,你有没有想过让宝儿在娱乐圈发展?我在北京有几个朋友的,张导我也认识,我觉得这孩子肯定有前途。”

    周主任皱着眉,心说电视台咋派了这么一位大姐,真要人命,转眼向角落看去,见那摄影师还在那儿呢,对他招手,那摄影师却没瞅这边。

    “唐书记,我虽然不敢打保票说宝儿一定会大红大紫,但是不尝试就不会成功,就说我吧,是省电视台挂在县台锻炼地,我地专业是文字记者,开始也不习惯拿着话筒四处去采访,可是一两个月下来,我就挺喜欢这份工作了,我觉得我作得还蛮出色的。”

    听到麦记者地话,周主任恍然,敢情是省台下来的,怪不得不怎么怕县领导。

    唐逸笑笑道:“麦琼同志,一个合格的采访记者自己就应该是一台摄像机,能捕捉到任何新闻题材,那我问问你,从十几分钟前,你看到了什么?刚才舞台上后勤处职工感人肺腑的演讲你听到没?你感动没?你自己都没被感动又凭什么会写出让人感动的文字?你一向就是这样抓新闻的吗?”

    麦记者滞了滞,脸腾一下就红了,在县台,因为她是省台挂职,在省台更有极大的靠山,所以没有谁会和她一般见识,也使得她有些自以为是,却被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人狠狠的批评,羞愧之余,才猛地醒觉,面前的男人可不是自己可以随便对待的。唐逸淡然道:“麦记者,咱们虽然分工不同,但我想,最要紧的还是作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麦记者红着脸站起来,也没说一句话,恨恨的走向了摄影师。

    周主任看着她的背影一皱眉,“这个麦记者,工作不怎么称职啊,是不是给县台提提意见?”

    唐逸笑笑:“年青人嘛,总是会有些缺点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