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四十四章 琐事

四十四章 琐事2017-11-8 23:42:36Ctrl+D 收藏本站

    新城区的建设如火如荼,到五月底,以金融街命名的新城区大街已经露出雏形,而金融街两边的高楼也拔地而起,其中建设银行的十层建筑已经封顶。

    天鹅湖公园的建设有韩方技术支持,进展更是快速,只是在要不要建设野生动物园上韩方与延山县委有一点儿分歧,韩方执意要将天鹅湖公园建设成北三省最具规模的公园,延山县委却持保留意见,认为圈地太多,与中央政策不符。

    “学习深圳速度,勇于开拓,勇于进取”是近来唐逸在会上常常讲起的观点,新城区的建设也暂时掩盖了延山领导班子里汹涌的暗流。

    相比较之下,倒是韩成子草庐的修缮进展缓慢,地点在韩方要求下,选在了距离天鹅湖不远的一处小山头上,但在修路问题上又出现了分歧,按韩方的意见,公路就会穿越两处村庄,拆迁可是个大问题,谁也不愿意背井离乡离开故土,尤其是农村拆迁,最为麻烦,现在中韩双方也在紧急磋商中。

    礼拜天,唐逸躺在床上眯着眼睛享受难得的假日,直到阳光强烈到刺痛双眼才慢慢起身,他已经很久没有睡过七小时以上了,这是正月以来唐逸第一个休息日。

    电大的课程早就不参加了,林老师虽然顺利去了党校,但这点事儿想来她会帮自己办利索的,不会最后因为旷课拿不到毕业证。

    唐逸洗漱过后,肚子就有点饿,昨天就吩咐了兰姐早上不用来作饭,自然也没现成的早餐吃。拉开冰箱看了一眼,也没什么可以充饥的,唐逸皱皱眉,自从兰姐作保姆。自己的冰箱就很少再有速冻食品和方便面。

    “嘭嘭嘭”唐逸来到了楼下敲响兰姐家的门,好半天没人应声。唐逸又敲了几下,等了一会儿,以为兰姐不在家,正准备回楼上时就听一声懒洋洋的“谁啊?”接着踢踏踢踏的脚步声。房门拉开一条缝,露出兰姐俏丽地脸,看到唐逸兰姐忙拉开门,有些慌张的问:“您怎么来啦?”

    唐逸道:“饿了。找点儿东西吃。”进了屋,却见宝儿穿着小花裙,坐在写字台前认真地做功课,因为是租的房,也没啥家具,客厅里除了写字台就是几把椅子,那台十二寸电视也摆在写字台上,占去了大半块空间,宝儿却只用一点点儿空间写作业。

    这还是唐逸第一次来兰姐家,看到这寒酸的条件不禁一呆。自己却是疏忽了。

    宝儿听到脚步声回头,马上露出笑脸,跳下椅子就朝唐逸身上扑:“唐叔叔。宝儿想你了。”

    唐逸呵呵笑着抱起宝儿,在她粉嫩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叔叔,我饿了,妈妈懒死了,我叫她就是不起床。还骂我。”宝儿偷偷在唐逸耳边告状。唐逸哭笑不得,瞪了兰姐一眼。不过想想也难怪,自己每天起得早,兰姐却要起得更早,好不容易逮到睡懒觉地机会,就兰姐那懒散性子,不睡到中午怕是不罢休的。

    兰姐穿件婀娜多姿的红裙子,露出光滑白洁的两截小腿,雪白地赤足穿着一双小巧的红拖鞋,整个人散发着妩媚的味道。

    唐逸申斥道:“你这作妈的也算绝了,饿着孩子,自己睡懒觉,我看应该叫电视台曝曝光!题目就叫奇怪的妈妈!”

    兰姐知道肯定又是宝儿告状了,心说这败家孩子,看老娘回头怎么拾掇你。脸上挂笑道:“您等等,我这就给您和宝儿煮饭,想吃点儿啥?煎蛋成不?”

    唐逸问宝儿:“想吃啥?”

    宝儿偷偷看了兰姐一眼,不敢直接说,在唐逸耳边道:“我想吃什锦炒饭。”

    唐逸点头,对兰姐道:“什锦炒饭。”

    兰姐气得真想过去拧宝儿,怎么尽点着费事的要,大早上煎几个鸡蛋不挺好的吗?白了宝儿几眼,嘟嘟囔囔的去蒸米饭,切菜,切火腿。

    宝儿搂着唐逸脖子,在唐逸耳边道:“叔叔,吃完饭带宝儿去玩儿好不好?我想叔叔了。”唐逸好笑的拧了她小脸蛋一把:“小家伙越来越会哄人!”明明是怕自己走了兰姐收拾她嘛!

    吃过香喷喷的炒饭,宝儿满足地打了一个小饱嗝,兰姐收拾碗筷时拿筷子在宝儿头上敲了一下,唐逸一瞪眼,吓得兰姐端着碗碟飞快的跑去厨房。

    和宝儿手牵手走在大街上,唐逸心情愉悦,轻轻吹起了口哨,曲调是土耳其进行曲,透着一股子欢快喜悦劲儿。

    “叔叔,我想吃西瓜。”宝儿看到路上有一对儿情侣甜甜蜜蜜拿着一瓣西瓜你一口我一口的吃,将手指噙在了小嘴里。

    唐逸气得拽了她胳膊一下,将她手指从嘴里拽出来,“不许咬手指!”抬头看看前面有一处市场,就说:“叔叔去给你买西

    市场不大,但五脏俱全,卖菜地,卖肉的,卖水果的都有,唐逸来到一档水果摊前,选了一个黑绿皮的大西瓜,让摊主称了,十二斤,两块钱,伸手一摸口袋却是怔住,没带钱包,说起来唐逸很久没自己上街了,早就忘了上街还需要带钱包。

    摊主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这个年龄段地女人嘴巴最是尖酸,本来就没啥生意,好不容易来了一位吧,称完斤两却拿不出钱来,摊主冷笑道:“呦,看你穿得人模人样地,不会身上两块钱都不带吧?”

    唐逸皱皱眉,没有说话,就想拉着宝儿走人,最多再叫兰姐来买就是,宝儿跟着唐逸走了几步,眨着大眼睛问:“叔叔没有钱吗?”

    唐逸摸摸她小脑袋:“是啊,叔叔忘带钱包了。”

    宝儿指着市场南边的角落说:“叔叔,小花姐在那边卖菜,她有钱……”说着就用力牵着唐逸地手向那边走。

    唐逸一阵苦笑。心说自己竟然沦落到借钱买西瓜,也不好拂了宝儿的意。不然她小心思又要胡思乱想,不过还是有些奇怪的问:“小花姐?”

    宝儿用力点着小脑袋:“是啊,小花姐和我们住一起的,以前对宝儿可好了。”

    宝儿说得不清不楚。唐逸略一思索已经明白,和兰姐一个村子的,大概来城里卖菜,就住进了兰姐家。也不知道兰姐那市侩地性子有没有和人家收租金。

    小花是个十六七的丫头,黑黝黝地皮肤,眼睛倒挺灵动,正在大声吆喝着卖大白菜,见到宝儿就呲牙一笑,很憨厚。

    唐逸不好意思和小女孩借钱,将脸转开,听着宝儿吱吱呀呀和小花说,心里这个不得劲儿啊,好在小花爽快。听明白宝儿的意思后,二话不说就从钱搭子里数出七八张一角两角五角的钱,交到了宝儿手上。

    走之前唐逸对小花点头笑笑:“谢谢。我晚点还给你。”

    小花憨憨一笑:“谢啥,都是一个铺子的,互相照应呗,钱不用还了,西瓜就当是我买给宝儿地。”看她模样兰姐也没和她提起过自己。

    没带钱。本来还想带宝儿奢侈一次的唐逸只有悻悻领宝儿回家。在兰姐家吃了瓣西瓜,就上了楼。走之前吩咐兰姐多买点菜,中午在楼下吃,也是有请小花吃饭,感谢她的意思。

    等唐逸拿着两块钱下楼时已经是中午,楼道里家家户户都飘起饭菜的香气。

    在兰姐家门口就听到里面有啜泣声,唐逸微微一愣,轻轻敲门,过了一会儿,兰姐过来拉开门,屋里地啜泣声却消失了,唐逸进屋看不到宝儿,对兰姐皱眉道:“是不是你打宝儿了?”

    兰姐忙摇头,这时宝儿从西屋房间出来,轻轻带上门,眼睛还红红的。

    唐逸气道:“还说没有?宝儿,过来,说,你妈妈为什么打你?”

    宝儿见到唐逸好像见到了靠山,飞快的扑进唐逸怀里,带着哭腔道:“叔叔叔叔,有坏人欺负小花姐,你去打他们,去打他们……呜呜。”

    唐逸搂着宝儿,满脑袋雾水,兰姐申斥宝儿:“别说了!就你事儿多!才几岁啊就会嚼舌根子!”

    唐逸沉脸道:“到底怎么回事?”兰姐知道瞒不过,对里屋努努嘴:“我村里的小花在这儿卖菜,今天又被工商所的人罚钱了,她能有多少钱,菜都被人扣了,要说也挺可怜的,这孩子从小就没了父母,一个人赚钱供弟弟上学,谁知道现在搞什么新城区建设,老城区创卫生城,这几天她尽挨罚了。”

    唐逸皱眉道:“那为什么不和我说,我可以帮她解决一下嘛!”

    兰姐偷偷瞟着唐逸,支支吾吾道:“老城区搞卫生城不是,不是你的指示吗?”

    唐逸看着兰姐神色,渐渐明白,老城区创建文明卫生城确实是自己的提议,在电视台专题新闻中自己也作了重要讲话。

    现在一些工商等执法部门的害群之马借机会揩油捞钱,在普通群众心里,大概这笔帐也算在了自己头上吧,认为是自己瞎鼓捣搞出的事儿。

    唐逸皱皱眉,道:“先吃饭吧。”

    兰姐恩了一声,又小心翼翼道:“这事儿,您就别管了。您批评他们几句也不管用,没准他们以为有人反映问题,回头更变本加厉祸害小商贩。”下一句话没说,除非你点名说认识小花。

    唐逸笑了,看着兰姐:“县官不如现管?”心里叹口气,官场上有时候确实是这样,古今中外,一向如此,主席说他只能影响北京及其周边一小块土地,尼克松却说他连白宫都不能完全影响,自己呢?真得能影响整个延山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