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四十五章 手机

四十五章 手机2017-11-8 23:42:38Ctrl+D 收藏本站

    小花吃饭时还还红着眼睛,她也跟宝儿一样,称呼唐逸叔叔,唐逸倒也欣然答应,岁数比她大不了几岁,心境上倒也足以作她的叔叔辈。

    宝儿乖巧的帮唐逸夹菜,惹得兰姐又是几个白眼,也没见这死丫头什么时候这样孝敬过老娘。

    唐逸对小花道:“不要哭,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小花恩了一声,埋头吃饭时又忍不住掉泪儿。

    唐逸心情有些沉重,草草吃了几口,将筷子放下,走了出去。兰姐不由得埋怨小花:“哭,哭,就知道哭,害得唐书记都没了胃口,你……”再想数落她,但看到她委委屈屈的模样,终于叹口气,没有再往下说。

    兰姐是个好事的主儿,自从给唐逸作保姆后更是虚荣心膨胀,在小花眼里,兰姐就是见过世面的人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就请教兰姐该怎么办,兰姐胡乱出主意,说,你们农村菜农联合起来去工商局闹,实在不行就上访,怕什么。

    没想到事情倒让兰姐说着了,小花联系了熟悉的菜农,大家一拍即合,定下了日子,一起去工商局讨公道。兰姐听说吓了一跳,心说这样闹不会给唐书记抹黑吧,当着唐逸的面儿她也不敢说,就怕唐逸批评她。

    但兰姐又好事,加上上访当天小花也请她一起去,人多声势大嘛,兰姐也就和小花一起,会合了十几名菜农,一溜自行车浩浩荡荡到了工商局。

    看这些人打扮也知道不是正经办事儿的,不等自行车队进大院,门卫室里出来几个穿制服的人就拦下了他们,前面的菜农结结巴巴说明来意。

    为首的门卫是个矮胖子,挺横。瞪着三角眼训斥众菜农:“都滚回去,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知道你们现在叫什么行为吗?叫围攻政府机构!一个个傻了吧唧的。敢在这儿撒野全抓你们进局子!”

    菜农们面面相觑,谁也想不到会遇到这种情况,有人就开始打退堂鼓,小花儿更是吓得小黑脸都白了,怯怯对兰姐道:“兰姐,咱回吧。”

    另一个叫大妹的妇女菜农更是冷嘲热讽:“也不知道谁出地馊主意,真离谱!想害咱们都进局子呢,害了自己男人不说,又来害大伙儿。真是扫把星。”她和兰姐小花一个铺子,早就看兰姐那身洋气漂亮的打扮不顺眼,有了机会当然不忘挖苦兰姐。

    兰姐腾一下就上火了,她这些日子各种各样领导也见多了。哪个不是对自己客客气气地,谁知道今天劈头盖脸被一看大门的训斥一顿,本就有些恼,再被大妹一激,兰姐脸上挂不住,挣脱小花拽着自己的手,站出人群,指着矮胖子门卫道:“叫你们领导出来,我们是反映问题,你少拿大帽子扣我们。告诉你,你吓唬不住谁!”

    矮胖子看到兰姐打扮时髦,姿容俏丽。不由笑道:“呦,您看着不像卖菜的啊?倒像卖……哈哈,哈哈。”眼睛更在兰姐高耸的胸部,雪白的小腿上打转。

    有名门卫更笑道:“姐们儿,你的菜多少钱一斤啊?”

    众门卫哄笑。有老成持重的觉得时间长了被人看到影响不好。劝道:“大家先回去吧,反映问题要走正常渠道。不能围堵政府机构。”

    矮胖子却笑着对兰姐道:“要不就派代表,你一人儿进来找哥几个反映反映?”几个年青门卫又是哄笑,他们都是临时工,也不在乎自身形象。

    兰姐气得脸通红,想骂又不敢,这时菜农里突然冲出一条黑影,猛地冲到矮胖子跟前,嘭一拳正打在矮胖子脸上,矮胖子哎呀一声踉跄退了几步,险些一屁股坐地上。

    冲出来打人的是条魁梧地汉子,黑黝黝的脸,胳膊上肌肉虬结,长得倒是挺朴实,不像喜欢打架生事的主儿。他也是和兰姐小花一个铺子的,叫二柱子。

    兰姐一阵奇怪,平时他和自己说个话都脸红呢,怎么敢主动动手打人?打得还是公家地人。

    几个门卫愣了一下,马上一起朝二柱子扑过去,几个人就扭打在一起,别看他们人多,却架不住二柱子一身蛮力,一时之间几个人竟然按不住二柱子。

    这一闹,就惊动了局里的人,几名穿制服的远远跑过来,小花吓得大叫:“二柱子,快跑。”

    二柱子将一名抓住他的门卫抡了个跟斗,回头对兰姐喊:“小兰,你们快走。”

    兰姐愕然,突然想起他看自己怪怪的神情,心下雪亮,一时有些迷糊,心说老娘怎么会迷住这么一个土老帽?真晦气。不过看二柱子为自己挺身而出,毕竟有些感激。

    正闹得不可开交,菜农们身后响起汽车“嘀嘀……”的长鸣,小花向后看了一眼,随即惊奇的拽着兰姐的手说:“兰姨,叔叔,叔叔怎么坐着轿车啊?”

    兰姐一怔,回头看,唐逸从桑塔纳里走出来,皱眉看着乱糟糟的现场。

    兰姐吓一跳,偷偷向人群里躲去,就怕唐逸看到自己。谁知道唐逸早看到了她,一群朴实的菜农中俏生生立着一打扮洋气地小媳妇,还能看不到她?

    唐逸瞪了兰姐一眼,吓得兰姐心里一个劲儿打鼓,心说完了完了,又要被这黑面神训斥了。

    工商局里出来的几个人也没注意菜农后面的车,大声申斥着菜农,几个门卫也终于按倒了二柱子,矮胖子气急败坏,也不顾大院外已经围满看热闹地人,噼啪就抽了二柱子两嘴巴,骂道:“妈的老子非叫你尝尝牢饭不可。”

    老高也早下了车,看到唐逸脸上阴沉的意味心里就一突,他和工商局乔局长关系不错,两人是战友,不过老高太耿直,又没啥关系。所以一直就在基层窝着,不过战友关系。历久常新,两家一直走动,而且自从老高成了唐逸的司机,乔局长就和老高走动的更为频繁。

    见唐逸没有进院子地意思,老高扒拉开挡路地菜农挤过去,对闹哄哄地几名工商人员道:“快去叫乔局长,县委唐书记来了。”

    “啊?”几名工商人员这才看到菜农后面地桑塔纳,看到了脸色很是难看地唐逸。

    唐逸对老高招招手:“回县委!”径自拉开车门上了车,老高无奈。只好跑回去也上车,“嗡”一声,汽车发动,拐个弯。慢慢驰出了工商局胡同。

    乔局长匆匆赶下来时脸都绿了,看着外面看热闹的人群,傻傻的几名手下,还有不知所措的菜农,乔局长厉声训斥门卫:“还愣着干什么?把人给我放了!”

    转头换上一副和蔼可亲的脸,对菜农们温和的道:“乡亲们,我来晚了,让大家受委屈了,有什么问题来我办公室谈。”

    菜农们跟在乔局长后面进了工商局大院儿,小花却是问兰姐:“唐叔叔是县里的大官儿吗?”

    兰姐嘘了一声。心里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道黑面神会怎么收拾自己,心说实在不成只有找宝儿求情了。想起就一肚子气,哪有作妈的要看女儿脸色地?

    乔局长和蔼可亲的听取了菜农的意见,对他工作不细致不到位向菜农们作了检讨,做足门面功夫,打发走众菜农后这才要车匆匆赶往县委。虽说工商局自成系统。但如果县党委真要处置县工商局领导,市局还是会尊重地方党委的意见。更别说在系统内升迁调动上地方党委地评价更是首要的考虑因素。

    唐逸没和他多说什么。只是面无表情的听着他的汇报,听到将几名动手打人的门卫开除,唐逸皱皱眉头:“处罚的过轻吧?”

    乔局长心里咯噔一下,试探道:“那?送交执法机关?”心里却有些犯愁,毕竟几名临时工都是局里头头脑脑的亲戚,真的严办自己还真不好安抚他们。

    唐逸道:“虽说是菜农先动的手,但起因也是因为你们工作态度粗暴,事后更引起了极恶劣的影响,现在首要任务就是怎样消除恶劣地影响,至于怎么处理,还是乔局长你决定吧。”唐逸本来只是想去工商局和乔局长碰个头,谈谈执法中涉及到周边菜农的问题,不想赶上这么一出儿,也算乔局长霉运当头,听唐逸口气严肃,乔局长心说罢了,只有叫那几个涉事人员多赔偿菜农些医药费,将这事儿和解。

    晚上回到家,宝儿就扑到了唐逸怀里,在唐逸耳边道:“叔叔,一会儿狠狠骂妈妈。”

    唐逸好笑的拧拧她光滑地小脸蛋,问围着围裙,在厨房忙碌的兰姐:“喂,小丫头为啥要我骂你?”

    兰姐气得瞪着宝儿,刚才她哄宝儿为自己求情,宝儿开始不答应,后来又要什么蓝精灵玩具,兰姐就骂了她一句,败家孩子不听话晚上打死你。想不到宝儿不但不怕自己的威胁,反而撺掇唐书记骂自己,兰姐不由得火冒三丈。

    宝儿将脸埋在唐逸怀里,不敢看兰姐,嘟囔道:“叛徒,叛徒。”自然是认为唐逸背叛了她,突然张开小口在唐逸胸前咬了一口,两排小利齿咬得还挺疼。

    唐逸爱怜的摸摸她的头,抱着她坐到了餐桌上,宝儿怔了一会,小嘴凑到唐逸胸脯上,轻轻地吹气,帮唐逸止疼,唐逸笑笑:“叔叔不疼。”

    吃饭时唐逸对兰姐道:“小花她们那边再有什么新情况你要和我说,我会处理地。”

    兰姐见唐逸没骂她,心下大定,连连点头。又笑道:“你这一露面,啥问题都解决了,现在他们都说你是青天大老爷呢。”想起自己和菜农们说唐逸是黑面神,二柱子都差点和自己急的场面,兰姐又看了眼唐逸,心说远看吧,他倒是蛮有魅力地,处得久了,谁愿意和这么一个不苟言笑的包公二世生活在一起啊?

    五月二十三日,延山移动电话网开通。在欢庆典礼上,陶书记亲自作了讲话。讲话高度评价了延山开通移动电话的现实意义,是延山通讯史的里程碑事件,掀开了延山通讯业新的篇章,对延山经济发展具有巨大地推动意义云云。

    唐逸第二天就让老高从延庆邮电局买来了摩托罗拉9900一部,9900是摩托罗拉揭盖式手机,在当时还算小巧,是都市白领女性的最爱,它地前身产品8900就是人们俗称的“大砖头。”

    号码还不错,9886666。是市邮电局内部留的号,听老高说是唐书记用,大局长就将号批了下来。

    唐逸拿到手机赏玩了好久,就好像第一次见到一样。也难怪,一年多没有摸过手机了,现在还真有些新鲜。

    唐逸第一个电话就打去了美国,萧金华听说自己是被第一个通知到的,乐得咯咯笑,儿子越大越有心,知道对老妈嘘寒问暖了。

    当然,萧金华也没忘说起在英镑危机中的收益,三四月份,欧洲发生金融危机。索罗斯等大鳄调动一百多亿美元进军欧洲炒空英镑,华逸基金也是其中一枝生力军,众金融大鳄大闹欧洲市场。英国政府最后不得不宣布英镑退出欧元体系,萧金华等金融大亨大获全胜。

    唐逸笑问:“妈,咱有多少资产了?”

    萧金华说秘密,唐逸笑笑,心知怕是老妈也不知道。尤其是在俄罗斯圈钱购买的工厂地皮等资产。也确实难以估计其价值,工厂现在大多废弃。生产乏力,地皮也不值钱,过些年俄罗斯经济回升才能看出其价值。

    第二个电话唐逸拨通了齐洁的手机,齐洁在开会,和唐逸匆匆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唐逸发了会儿呆,叹口气,抛去满脑子的烦躁。

    唐逸又拨通了北京的电话,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老太爷,听声调老太爷很开心,笑着说:“好,好,最近表现很好。”

    唐逸最后犹豫了好久,拨通了宁小妹地电话,宁小妹清冷的声音响起,唐逸倒觉得莫名的心中一暖,暗自奇怪,是因为自己最近太孤单了吗?

    从头到尾宁小妹只说了几个字,开始“喂”了一声,等唐逸说完自己的话,告诉她电话号码,宁小妹说了句“我知道了。”就挂了电话,饶是这样,唐逸却也没觉得被冷落,因为他知道,宁小妹挂了电话是定会将自己地号码牢牢记下的,自己刚才说的每一个字她也都在极认真的听着。

    延山县委领导很快都发现唐逸配上了手机,人人都在乍舌,两万多块呢,说买就买了?

    陶书记偶尔从窗口看到唐逸更是会叹息一声,不知道自己和他斗什么呢?就算斗垮了他,人家一样可以逍遥快活,自己拼死拼活,又能得到什么呢?

    宝儿更是喜欢拿着唐逸的手机玩儿,只是每一次都会招来兰姐的巴掌,兰姐每次见她拿起那精贵的东西,可是都会吓出一身汗,这要摔坏了自己拿什么赔啊?

    其实唐逸倒挺想给兰姐配个寻呼机的,有事儿找她也方便,不过现在数字寻呼机也要千八百块的,唐逸想想也就算了,不值,过一两年降到四五百块再说吧。

    这天晚上吃过饭,宝儿又拿着手机在那儿乱按,兰姐见唐逸就坐在宝儿身边,也不敢去打宝儿,只是看着她的小手,心一颤一颤地,生怕她一个拿不住,手机摔在地上。

    滴滴滴滴……“有些刺耳的音乐响起,宝儿手一抖,手机真的向地上掉去,兰姐手急--飘天文学--,娇躯飞扑过去,嘭,人撞在唐逸身上,手机倒是接在了手里。

    被兰姐地飞扑搞得措不及防,唐逸被她一下扑到了沙发上,夏日穿得极薄,兰姐全身都紧紧贴在唐逸身上,香腻润滑,柔软如绵,唐逸气得一把推开她,“搞什么东西!”

    虽然是一瞬,兰姐光洁的大腿还是感受到唐逸起得一点变化,被唐逸推开后,兰姐将手机递给他,脸有些热,心里恨恨想,口是心非的男人。

    唐逸接通电话,很陌生的男人口音,有些小心翼翼,“是延山县委的唐书记吧?”

    唐逸道:“是我,您哪位?”

    男人口音有些如释重负地感觉:“我是省宣传部地张朝晖啊!”

    唐逸一怔,张朝晖?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他怎么会突然给自己打电话?

    虽然有些怀疑对方的身份,唐逸还是很热情道:“你好你好,张部长啊,真是想不到,有什么指示吗?”

    男人似乎犹豫了一下,说道:“是这样地,前几天监督省电视台节目时,有一盘来自延山的带子,那带子名字叫《基层干部的怪现象》,省台同志咨询我的意见,问我可不可以播出,我看了一下,带子里提到一些干部虽然未婚,却带干女儿出入各种公开场合,有影射基层干部未婚生子或者作秀的嫌疑。带子上的干部虽然被打了格子,但说起延山,说起年青的县委领导,指的是谁也就不言而喻了。”

    唐逸静静听着,没有说话,大脑却高速运转,分析着对方的话,如果对方说得是真的,那这卷录像带毫无疑问是县电视台那女记者捣鬼,只是,如果是真的,这张部长又为什么给自己打电话呢?

    男人似乎在给唐逸消化的时间,等了一会儿才继续道:“我对省台同志的意见是新闻报道要实事求是,不能凭空猜测,不能搞影射,尤其是涉及到市县基层领导,更不能搞空穴来风。”

    唐逸笑笑,当时政府对新闻机构的监督特别严格,省台想播出这样的带子不经过宣传部审查是不可能的,是会犯政治错误的。

    唐逸分析了一下,心里倒信了七八成,张部长不可能是别人冒充的,如果是骗子,自己明天在办公室给省宣传部张部长打个电话就可以揭穿他的骗局,实在没什么必要。

    不过张部长给自己打来这电话的意味可就值得深思了,省委好像是有亲近唐系的官员,但不会直接和自己联系,而是会将整件事知会给二叔,由他拿意见。

    “张部长,谢谢你给我打的这个电话。”唐逸笑着表示感谢。

    男人如释重负的笑起来:“没什么,那我就不打搅你休息了,再见。”口气虽然说不上谦卑,但很客气,不像省级领导和县级领导对话的口吻。

    唐逸再次笑着说了声谢谢。挂了电话,唐逸琢磨了一会儿,七八成可能是这位张部长远离唐系核心层,却想攀附上唐系,所以有这么个契机,就和自己示好。当然,也有其它可能性,这需要自己了解张部长以后才能下结论。

    “啊”宝儿的呼痛声从厨房传来,打断了唐逸的思路。

    唐逸皱皱眉头,起身到厨房一看,兰姐正拧着宝儿耳朵教训她呢。

    “妈妈,我不敢了,再也不拿叔叔的电话了。”宝儿怯生生刚认完错,就看到出现在厨房门口的唐逸,马上变得一脸委屈看着唐逸,:“叔叔……”小样子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唐逸腹里好笑,也不理她,自顾自拿了瓶矿泉水走了出去,自己不能将兰姐这作妈的权力全部剥夺,那对兰姐,对宝儿都不是什么好事儿。只是听到身后兰姐的责打声,宝儿带着哭腔的道歉声,唐逸的心好像被针刺了一下,隐隐的疼。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