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四十七章 再见陈珂(上)

四十七章 再见陈珂(上)2017-11-8 23:42:40Ctrl+D 收藏本站

    正批阅文件的时候,唐逸突然接到了陈方圆的电话,陈方圆电话里的声音都带着哭腔了:“唐书记,您,您要帮帮陈珂啊,现在也就您能帮她了!”

    唐逸就吓了一跳,忙问:“陈叔,啥事儿,您慢慢说!别急。”一听是陈珂的事儿,不知不觉就叫起了陈方圆陈叔。

    陈方圆有些急,说话前言不搭后语,跳跃性很强,唐逸也不催他,慢慢听着,渐渐倒也听明白了,陈珂不知道惹上了什么事儿,被两家公司告她,学校好像也要开除她的学籍。陈方圆也是刚刚接到陈珂老乡的电话,急得不得了,又说:“唐书记,我,我这就去交州活动,您,您在交州认识人吗?”

    唐逸愣了一下,问道:“交州?”交州是南方沿海城市,近些年发展迅猛,已经隐隐有追赶深圳的势头。

    陈方圆道:“是啊,她现在在交州,好像帮什么律师行做事,哎呀,我也没听明白,唐书记,还是等我去了交州再给您汇报吧。”

    唐逸略一寻思,断然道:“陈叔,你不要去,在家别动,这事儿交给我处理。”陈方圆作生意有自己的一套,这种官面上的事儿还是别乱搅合为好,又不知道交州水深水浅,更不知道事件前因后果,去了胡乱使钱的话只会越帮越忙。

    陈方圆犹豫了一会儿,含糊的答应了,唐逸郑重道:“陈叔,你信得过我就不要乱来!把陈珂的地址给我,我会去交州的。”

    听到唐逸答应去交州,陈方圆精神一振,方才浑浑噩噩的神智一清。连声道:“我当然信得过您,我现在不信您又信谁呢?”

    挂了陈方圆的电话,唐逸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交州,这几天省里倒是在交州有一个招商引资洽谈会,代表延山参加会议地是李安和招商局几名同志,虽然已经起行,自己倒也可以用这个借口赶过去。

    只是自己去了能做什么?拿钱去打点?那也需要捋清当地的关系,钱也不是乱送的。动用家族的力量?知道自己是为了女人,只怕二叔不会答应。

    唐逸考虑了一会儿。拨通了萧日的电话,萧日很意外:“小唐?怎么?你还有事求我?哈哈,真是难得,说吧,啥事儿,能办的我一定帮你办。”

    唐逸笑道:“萧哥,你在南方有什么熟识的关系没有,最好是交州的干部,有没有关系特别要好的?”

    萧日沉吟了一会儿说:“我在交州不认识什么人,你这样。那边省里组织部副部长是我以前的老战友,我介绍他和你认识!他在交州应该有些能量。”

    唐逸微微点头:“谢谢萧哥了,回头我请你吃饭。萧日大笑:“咱哥俩不必客气。”一段后,机头抬起。划出一个优美地曲线,慢慢爬上蓝天。

    机场大厅里,隔着玻璃帷幕,唐逸望着渐渐远去的飞机,叹了口气,回头对身边穿着列宁装的官员道:“裘市长,麻烦你了。”裘市长是萧日的战友介绍唐逸认识的,交州常务副市长,党委副书记,李部长恰逢要出国。但还是热情的和唐逸一起赶到了交州,介绍裘市长和唐逸认识后,匆匆登上了去往美国的客机。

    裘市长摸不清李部长和唐逸的关系。但出国前夕还专门跑来交州一趟,说明李部长对唐逸还是很看重的,裘市长当然也就不会怠慢唐逸,笑着说:“别客气,来交州就是到了家。有什么不方便的尽管和我说。”

    唐逸笑道:“一定一定!”

    谢绝了裘市长载他回市内地提议。目送裘市长的车离开机场,唐逸回身上了一辆出租车:“交州大酒店!”

    交州大酒店是交州最早的三星级酒店。十五层的洁白色扇子面楼,外观整洁而不奢华。

    唐逸来到803房间前,轻轻叩响了门。

    “谁啊?”清脆的女孩子声音,但不是陈珂,接着门被拉开,一名娇俏地长发少女奇怪的看着唐逸:“你找谁?”

    唐逸问:“陈珂是住这里吧?”

    “不在!”长发少女脸一沉,就想关门,却听房间里有人“咦”了一声,接着就是陈珂的声音:“小曼,等等。”

    脚步声响,陈珂几乎是冲到了门前,看到唐逸她瞪大了双眼,有些不敢相信的怔住,唐逸对她笑笑:“是我,来看你了。”

    叫小曼的女孩儿看出些什么,慢慢挪开了挡在两人之间的身体。

    陈珂眼圈慢慢红了,忽然冲上几步,一把抱住唐逸,放声痛哭起来:“不是我,不是我做的……”

    唐逸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只是轻轻拍着她的头,轻声道:“我知道,我知道。”

    陈珂大概憋了太久的委屈,一下子宣泄出来,哭的天昏地暗,唐逸开始心里还有些酸酸地,到后来却觉得有些好笑起来,又不是小孩子,怎么哭起来没完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唐逸已经坐在了窗边的沙发椅上,陈珂半坐半跪在地上,抱着唐逸的腿哽咽着,胸前充满弹力地**挤压在唐逸小腿上,虽然小腿不是敏感部位,唐逸还是觉得心跳加快,再看陈珂,浅白七分裤本就紧绷绷的,再加上她那半坐半跪暧昧的姿势,洁白光脚上那诱人的水晶高跟鞋足踝交错,带给男人视觉的冲击力是震撼性地唐逸也注意到那边长发女孩儿惊奇地目光和嘴角暧昧的笑容,干咳了一声,忙将自己盯着陈珂诱惑曲线和雪白脚丫地目光移开,心里也骂了自己一句,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寻思这些。

    陈珂抹着眼泪。慢慢抬起头,问:“你,你怎么来了?”

    唐逸笑笑:“心有灵犀吧,知道你会出事我就来了。”说完就有些后悔,好像有挑逗的意味儿。

    陈珂嘻嘻一笑,也不在意。

    唐逸说:“怎么样,介绍介绍情况吧,我们陈珂大小姐怎么就三面受敌了?好家伙,你不出事是不出事,这一出事就惊天动地啊。”

    陈珂又是一笑。起身坐到了唐逸身旁的茶几上,美滋滋地也不知道在那儿傻笑什么。

    小曼看得连连叹气,这哪像出了事儿的人?前几天还茶饭不思呢,怎么一转眼就成没事人了,也不知道这男人和她啥关系,要说这男人也是一副大咧咧的模样,怎么就看不出一点担心呢?不知道陈珂会被开除学籍,搞不好还要坐牢吗?

    唐逸这时站起来对小曼道:“您好,我叫唐逸,是陈珂的好朋友。您能帮我介绍一下整件事情吗?越详细越好。”还是从第三者角度了解一下整件事情,再听陈珂的解释。

    小曼笑笑:“叫我小曼吧,也别您您的了,听着就别扭,我是陈珂最好的朋友。”

    小曼对事情了解很详细。给唐逸一点点开始讲解,陈珂也不插话,坐了一会儿突然拍拍自己的头,拿起暖壶冲了一杯茶水,放在了唐逸身边茶几上,自己又坐到了地上,头靠着茶几,悠闲的听着两人说话,倒好像她是局外人一样,或许是因为有了唐逸。她就再不知道什么是担心吧。

    听着小曼的介绍,唐逸渐渐明了,原来上海政法大学有一位姓林地前辈开了家律师事务所。渐渐成为南方小有名气的律师,和他相熟的政法大学教授也喜欢挑选得意弟子去他的律师事务所实习,早早接触这方面的事务。这次在交州打一宗维权官司,政法大学教授就挑选了几名大三大四学生来作助手,而陈珂因为表现极其耀眼。又有其中一名大三学生引荐。教授也就破例同意陈珂来交州。至于小曼,是陈珂舍友。在陈珂出事后赶来照顾陈珂的。

    唐逸听到这儿笑笑,这个叫小曼的女孩儿还挺义气的。

    说起案子,小曼也有些不清楚,只知道这次是和交州一家房地产商人打官司,这家房地产公司涉嫌暴力拆迁,打伤多人,林律师就是受害者民事诉讼的委托方,谁知道本来有很大把握的官司,却因为一卷主要证人地录音带失踪而败诉,因为那些证人在法庭上都推翻了自己原来的口供。而那卷录音带一直是由陈珂保管的。

    唐逸皱眉道:“那也不一定关陈珂的事儿,为啥两家公司都告她,学校也要处分她?”

    小曼叹口气,有些无奈的看了眼陈珂:“还不是她滥好人,觉得录音带丢失是自己地责任,加上林律师事务所的几个人冷言冷语的,说她出卖了公司,脑袋一热,就说是对方房地产商收买了她,这样就可以再次对房地产商提起新的诉讼,这不,林律师是对宏达地产提起诉讼了,顺带她也成了第二被告,宏达地产又起诉陈珂诽谤,学校觉得影响很坏,已经决定等案件结束处分陈珂了,不管哪边能赢得官司,我看陈珂这学都上不成了。”

    唐逸也有些无奈,看了眼陈珂,心说怎么还是没心没肺的,还以为你真变了呢,原来还是那愣头青,你什么时候能变成真正的陈珂呢?

    想想又自嘲的一笑,怕是不可能了,没有相应的环境谈何改变?又看了眼陈珂,见她悠然自得的小样子,心里一笑,自己老执着于过去,可是有些入魔了,现在的陈珂又怎么不是陈珂了?

    “陈珂,你这丫头片子上了大学还是尽胡闹,我告诉你,马上给我改你地证词,什么嘛,瞎胡闹!“唐逸喝着茶水申斥起陈珂,事情没自己想得那么严重,心情也就放松了许多。

    陈珂点了点头,唐逸倒吓了一跳,本以为她会倔强的和自己顶嘴,而且唐逸已经在思索怎么对付她的办法了。

    “我也是被气地,谁叫宏达的律师那么得意了,还有林律师。黑着脸骂我!”陈珂有些气愤的说。

    小曼插嘴道:“其实我分析过了,有那卷录音带林律师也未必能赢,证人早就被买通了,有录音也不大管用,唉,想不到林律师这么要面子,自己不总结经验教训,只知道怪别人,将责任推到陈珂身上。以前我还以为他挺好呢。开学典礼上,他作为校友代表讲话。当时可是迷倒了好多女生,谁知道这么没担待。”看小曼惋惜而又不屑地神气,大概她也是曾经被迷倒的女生之一吧。

    唐逸琢磨了一会儿,起身走到床头柜前,这才发现床上还有一只红色乳罩,也不知道是陈珂还是小曼同学地,滞了一下,却不见陈珂或者小曼冲过来收拾,只好自己也装作一副坦然,拿起床头柜上地电话拨通了裘市长的电话:“裘市长吗?我刚刚和您分手地唐逸啊。是这样,您几时有空?我想请您吃个饭,我和京华律师事务所的林律师有点儿小误会,想请您说合说合,啊。您认识他啊,由您邀请他?定在明天晚上?那好那好,谢谢了。”

    小曼听到唐逸的话,不由得惊奇的睁大了眼睛,他不是北方人吗?和陈珂一个小镇的,怎么会到了交州就和市长搭上线,能量也太大了吧。

    陈珂却没什么反应,唐逸本身就是县委书记,在陈珂心里更接近无所不能,认识市长又有什么大不了地?

    挂了电话唐逸微微点头。裘市长还是很给面子的,也很热情,李部长的面子不小啊。

    唐逸又琢磨自己到底要不要自报家门。说自己是延山县委的唐逸,后来琢磨下还是算了,容易节外生枝,以普通商人身份接触他们反而更好说话。

    看看表,已经六点多了。唐逸笑着问陈珂和小曼:“咱们出去吃吧。我请客,去吃西餐?”好久没吃过正宗法国菜了。唐逸想起来食指大动。

    陈珂和小曼一起摇头,陈珂道;“我想吃火锅!”唐逸险些晕倒,大夏天在南方吃火锅?找罪受啊?

    唐逸转头问小曼:“你呢?”心里打定主意支持她的意见。

    小曼说:“火锅啊,陈珂就是帮我点的。”唐逸绝倒。

    “哒哒”有人敲门,小曼去开门,随即传来她和人说话的声音,接着是关门声,小曼在前,后面跟进来一名格西装英俊男子,手里拎着一大包食品小吃,边走边说:“一定要劝她吃东西,别饿坏了身子。”

    唐逸笑笑,这男人他认识,胡建生,年后在夜朦胧见过面。

    胡建生看到唐逸明显吃了一惊,下意识问道:“你怎么在这

    唐逸笑道:“你来了,一起去吃饭?”

    胡建生看了眼陈珂,说道:“好啊。”

    小曼笑笑,心说胡建生这家伙还真懂得怎么追女孩子,不会因为情敌出现就气馁,而是要夹在人家中间,破坏人家的气氛,脸皮够厚,却也真管用。

    四个人出了宾馆,唐逸招手要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对司机道:“去交州最好的火锅城。”

    小曼皱皱眉头,这位可就不知道怎么追女孩子了,或许有爱慕虚荣的女孩子喜欢男人炫耀,但像陈珂这种类型却是喜欢低调地男人,尤其是在竞争对手前,更要保持低调,不能靠打击对手的自信心来加分。可惜了,本来还觉得他是陈珂的真命天子呢。

    正分析的起劲儿,却听陈珂嘻嘻笑道:“小曼,今天咱们就拣最贵的点,别给他省钱,我都不知道他多有钱,今天非趟趟他地底儿。”

    小曼晕了一下,看了看陈珂,笑道:“好啊。”

    其实唐逸可不是炫耀什么,吃嘛,当然要吃好,尤其自己好不容易来一次大城市,不饱饱口福都对不起自己。

    四川火锅城,招牌上的彩灯有规律的跳动着,小曼和胡建生走在后,唐逸和陈珂在前,要了包间,在包间里,陈珂更是大咧咧点东西,还真是什么贵点什么,最后更问服务小姐:“有龙虾吗?越大越好。”

    唐逸哭笑不得,涮龙虾?

    服务小姐一脸微笑:“客人,我们有北方浅海湾最出名的对虾,味道特别好,您要不要点一盘?”

    陈珂道:“就来二斤吧。”

    服务小姐吐吐舌头,笑着记在了本子上。

    唐逸皱皱眉:“陈珂,吃得了吗?别跟个小暴发户似的。”

    陈珂撅撅嘴,坐了下来,其实陈方圆最近生意兴隆,她也是个小富婆,只是好久没正经吃东西了,今天胃口大好,看到菜单上令人垂涎的照片就流口水,忍不住一口气点了老多。

    小曼笑道:“陈珂这几天可尽吃面包了,半个月了吧,可是第一次出来吃热乎饭。”

    唐逸恩了一声,不再说话。

    胡建生脸色一直很难看,却忍耐着,听到唐逸训斥陈珂,更见陈珂马上乖乖坐好,更是气得脑门青筋直冒,强自忍耐着,低下头不说话。

    唐逸扫了眼胡建生,叹口气道;“其实人生在世,很多时候都需要改变,一条路走到黑往往会撞得头破血流,陈珂,你可别再任性了。”看似和陈珂说话,其实是在规劝胡建生,唐逸有些佩服他的隐忍,觉得他是个人物,但陈珂这性子和他实在不是良配,所以才会善言相劝。

    不过唐逸也在问自己,难道他真的不适合陈珂?还是自己潜意识里……

    不敢再往下想,恰好服务小姐送来开胃小菜,唐逸笑道:“大家起筷吧。”

    吃饭间歇小曼去了趟洗手间,回来说道:“啊,李升他们就在隔壁呢。”

    唐逸问了才知道李升和胡建生一样,都是政法大学三年级的学生,来林律师这里实习的,和小曼是同乡,也最喜欢吃火锅。

    唐逸问道:“要不要帮他们买单?”

    陈珂撇嘴道:“暴发户!”敢情还记恨着呢。

    唐逸笑笑,想伸手去摸摸她小脑袋,想了想不合时宜,拿起杯子,对陈珂道:“咱俩走一个?”

    “好啊!”陈珂也拿起了盛饮料地杯子。

    唐逸笑道:“那可不成,我喝的是白酒,你最起码来一杯啤酒吧。”

    小曼娇笑道:“你想灌醉我们家陈珂啊?有什么企图?”

    陈珂嘻嘻笑道:“怕什么,他又不是男人。”

    这话只有唐逸和陈珂懂,两人对视,同时微笑,温馨无限,浑不觉话里的暧昧,小曼和胡建生愕然。

    吃过饭,小曼又提议去唱歌跳舞,当时南方迪厅刚刚起步,小曼提议地是去那种跳交谊舞的歌舞厅,唐逸看着小脸红扑扑的陈珂,笑道:“算了吧。”刚才陈珂到底还是喝了两杯啤酒。

    将三人送到宾馆,唐逸索性也在这里开了间房,也是要的8楼的房间,期间几次进出自己房间,都见到胡建生站在他房间门口,远远向这边张望,就好像防贼一样,唐逸腹里好笑,也不说破,也没再去陈珂和小曼地房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