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五十一章 小官司(上)

五十一章 小官司(上)2017-11-8 23:42:44Ctrl+D 收藏本站

    齐洁慢慢起身,整理皱巴巴的裙子,唐逸问:“不再休息一会儿?”

    齐洁白了唐逸一眼:“再休息怕被你吃了,小三刚才来电话,我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几个夫人会来拜访我,我要回去啦。”

    唐逸微微点头,齐洁特意在楼上开了房。

    齐洁又笑道:“小三一会就来接我了,她办事牢靠,不会被人发现的。”

    在洗手间梳洗好久,齐洁出来后已经回复光彩照人的靓女,在唐逸脸上亲了一口,走到房间门后等小三电话。

    唐逸看着她叹口气,齐洁确实不是以前的齐洁了,不过,那份压抑的柔情更加炽热。只是她的心思自己却有些猜不透,或许,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吧。

    齐洁手里电话响起时唐逸走到门口,轻轻拂了拂齐洁额角的发丝,齐洁眼圈就红了,痴痴看着唐逸:“你……你多保重……”。千言万语,却说不出口。

    唐逸突然将她拉进怀里,两人忘情的亲吻起来。

    直到门被轻轻叩响。

    齐洁开门走出,清秀女孩就在门外,唐逸却见她瞪了自己一眼,想来齐洁和她通电话时突然的大声呻吟被她听出了玄机。唐逸对她笑笑,关上了门,心里却有些讪讪,毕竟清醒时和**时是两种不同的心境,那时很邪恶,现在很纯洁。庆,晚上八点多。唐逸坐着老高地车回到了延山,在自己家门口就听屋里劲爆的音乐声,分贝很高,在门外听得清清楚楚。

    唐逸皱眉开门,推门进屋,客厅灯光昏暗,只有音响地蓝光随着音乐节奏跳跃,唐逸按下电源开关。客厅吊灯慢慢亮起,兰姐正躺在沙发上拿着杯红酒作优雅状,见灯光亮起,回头见到唐逸,吓得腾一下坐起来。收拾茶几上堆成一团的果皮。

    宝儿正愁眉苦脸的捂着耳朵,不知道嘟囔什么,见到唐逸马上绽放出笑脸,张开双臂就跑过来,唐逸笑着将她抱起。

    兰姐飞快的关掉音响,又快速的收拾垃圾,动作敏捷,宛如八臂观音。

    宝儿两只小胳膊紧紧抱住唐逸脖子。将小脸亲昵的贴在唐逸脸上,带着哭腔道:“我想你了。”

    唐逸拧拧她小脸,抱着她坐到了沙发上,兰姐小心翼翼道:“我给您泡杯茶?”

    唐逸点点头。看到茶几上的作业本,问宝儿:“不吵吗?怎么不回家写作业。”

    “我怕见不到你。”宝儿搂紧了唐逸脖子。

    兰姐边往茶杯倒热水,边笑道:“这孩子就是和您亲,这几天每天晚上都在家等您,和我闹几次了。问您咋还不回来。这不,害得我也没办法。每天晚上在您这呆到九点多才走呢。”

    宝儿在唐逸耳边告状:“妈妈就会吹牛,她就是馋,想吃叔叔家的好东西。”

    唐逸笑笑,拿过手包,从里面摸出几袋巧克力,是从交州买来地,isses和德芙,延山还不见卖。

    宝儿笑嘻嘻接过巧克力,在唐逸耳边说:“就咱俩吃,不给妈妈。”

    唐逸微笑点头,对兰姐道:“这几天辛苦你啦。”

    兰姐脸皮再厚,也不禁一红,说道:“辛苦什么唉。”怪不好意思的坐到了一边。

    唐逸搂着宝儿说笑,兰姐犹豫着说:“唐书记,前几天小花从家里带来一封信,是丹东监狱教导员写来的,说是,说是大军近来情绪很不稳定,要求我们家属去看望他,开导他一下。”

    唐逸恩了一声,看了眼宝儿,道:“带宝儿去吧,去之前和我说一声,我叫老高送你们。”卓大军再坏,也是宝儿的亲父亲,自己不能不让人家见面。

    “不过我可警告你,注意点儿,别给宝儿留下阴影。”唐逸说这话时表情很郑重。兰姐急忙点头,以前她有些怕卓大军,但现在,却早就不把他放在心上。

    唐逸肚子轱辘一响,兰姐笑道:“还没吃饭呢,也不早说,我这就给您下晚海鲜面。”

    宝儿手指噙到嘴里:“我也要……”

    唐逸气得将她胳膊拉开,斥道:“早晚吃成个大胖丫头,看到时候谁要你,”

    宝儿委委屈屈的低下头,将巧克力推到了唐逸怀里。唐逸干咳了一声:“这个,这个吃一点还是可以地,不会发胖的。”

    兰姐偷偷一笑,也就宝儿能将黑面神的军吧,想起自己是宝儿的娘,不禁有些小得意,脚步轻盈的去厨房煮面。

    夏日的太阳升起的很早,七点多钟,延山城已经沐浴在暖暖的阳光中。

    黑色桑塔纳刚刚减慢速度,准备拐进县委大院,旁边已经蹿出一条人影,张开双臂拦在车前,老高一个急刹车,唐逸身子向前一倾,额角撞到了前排座位上,火辣辣疼。

    “唐书记,您没事吧?”老高吓了一跳,忙回头问。

    唐逸揉着额头,说:“没事没事,以后提醒我绑安全带。”在县区车速慢,唐逸就不喜欢系安全带,和老高说完话,脑海中却不由自主闪过一条飘飘出尘地白色靓影。

    老高“恩”了一声,解开安全带下车,对着迎面拦车的人吼道:“作死啊,你怎么回事

    拦车的是名胡子拉碴的老人,脸上满是深深地皱眉,目光有些呆滞,一看就是操劳了半辈子地庄稼人。

    见有人下车。他扑通一下跪下,大声道:“冤枉!冤枉啊!”

    门卫室几名警卫见到有人拦下三号车。全都跑了出来,见老头跪下更是都吓了一跳,赶紧过来拉着老人胳膊向旁边拖。

    唐逸皱皱眉头,推车门下车,对老高喊:“我上去了,带这老人到三楼休息室问问情况,给老人家泡杯茶,先压压惊。”说完拎着公文包进了大院。

    几名警卫尴尬的停了手。心说完了,又要被处长骂了,这都什么事儿啊,这疯老头从哪冒出来地?这几天早不见他来闹了啊。

    唐逸的办公桌上堆了一摞厚厚地文件,最上面一份是组织部地《关于推荐科级后备干部人选的报告》。

    唐逸品口茶。放下茶杯,拿起文件翻了几眼,用钢笔在文件封面写上“同意,转鞍山同志阅”,鞍山就是陶鞍山陶书记。

    又拿起另一份文件,刚刚翻开,电话响了起来,是老高打来地。唐逸放下文件,拿着话筒在椅子上一靠,问:“那老人家有什么事?是特意拦我的车?”

    老高叹口气,道:“不是。大概赶巧了吧,这人我也认识,是因为儿子工伤的事儿,闹了好久了,这些天信访局地门槛都快被他踏破了。县委大院的职工怕是没人不认识他。”

    唐逸皱皱眉:“老人家情绪还算稳定吧?”

    老高道:“恩。我给他安稳住了。”

    唐逸道:“那成,你和他说说话儿。交给信访局同志办理吧。”老高答应了一声,他自然知道唐逸不会亲自出面见他,如果有啥委屈不按程序走,都找领导磕头喊冤,领导就拉着上访者一件件解决,基层的同志还怎么展开工作?

    唐逸又拨通了周主任的电话,周主任笑道:“唐书记,交州一行还算顺利吧?怎么没和李局一起回来?”

    唐逸笑着说还行,然后问道:“信访局的工作怎么样?不好抓吧?”

    周主任以为唐逸说得是李安地事儿,笑着说:“当初信访局的同志认真核实后,觉得反映招商局的那几封信属于捏造,也就没转给上级部门,这几个月倒也接到过几封检举招商局的匿名信,但比起工商税务公安,那可就是小巫见大巫了,不值得一提。”

    这些职能部门几乎每个月都有人写信反映问题,属于很正常的现象,如果没人反映问题倒极不正常。

    唐逸笑笑,心说开始猛烈攻击李安的匿名信大概都是姚书记那边儿搞的鬼,现在倒消停了。

    唐逸笑道:“信访局的工作讲究细致认真,要笑迎八方来客,直接面对有各种问题地群众,群众工作是最不好作的工作啊。”

    周主任深有感触的叹口气:“是啊,一些老大难问题错综复杂,是真的不好解决。”

    唐逸道:“老百姓是最朴实地,也是最执着的,这不,都有人直接找到我了,是个老大爷,老高领他去信访局了,我看这个问题你要盯紧点儿,让信访的同志多费费心,不要寒了群众的心啊。”

    周主任就是一惊,马上道:“好,我这就去办!”

    唐逸挂了电话,开始阅读这些天拉下的文件,该画圈地画圈,该拖一拖地就先放下,桌上那摞文件不一会儿就被处理妥当,这时候办公室门被人敲响,唐逸说:“进。”

    门被轻轻推开,周主任在前,后面跟着一个戴眼镜,头发花白的老人,信访局陈局长。

    唐逸笑着示意两人坐,两人坐在长条沙发上,陈局长脸色就有些惴惴。

    周主任一脸沉痛:“唐书记,我没做好工作,我检讨。”

    唐逸笑道:“说说情况吧,要检讨也等解决完问题。”

    周主任道:“是这样地,老人家姓张,叫张国祥,儿子张小光是正东建筑公司的工人,半个月前,张小光在建筑工地被楼上坠下的砖头砸到头部,送进医院检查后,结论是大脑皮层严重损害,现在还处于昏迷中。正东建筑在支付了最初地八百元医疗费用后。就拒绝作出任何赔偿,理由是张小光当时违反安全条例。没有按条例戴安全帽,加上张小光并没有和正东建筑签订劳动合同,不属于雇佣和被雇佣关系,所以正东建筑不会再对他进行任何赔偿。”

    唐逸一皱眉:“这事儿应该由法院解决嘛,为什么找信访?为什么不和老人家解释?”

    这时电话铃响起,唐逸接起电话,是陈方圆,呵呵笑着向唐逸道谢。唐逸笑道:“谢什么,都是我应该作的。”突然想起那天晚上“非礼”了陈珂,心里就是一阵不自在。

    陈方圆又问哪天有空,请唐书记吃饭。

    唐逸笑道:“再说吧,等陈珂放暑假我请你们。”又说:“我这儿忙呢。”

    陈方圆忙说那不打搅您了。就挂了电话。

    唐逸放下电话,对长条沙发上两人抱歉地笑笑:“咱们继续。”

    周主任干咳一声:“还是由占一同志介绍一下情况吧。”

    陈局长忙拿起厚厚的材料,就准备照本宣科,周主任扯扯他衣角:“简练点,唐书记没时间。”

    陈局长啊了一声,张开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习惯了打草稿,照念文件。经历过十年浩劫的一些老同志有这个通病。

    唐逸笑道:“陈局长,你就说说你了解的情况吧,老人没有说为什么不经法律程序,而要直接向政府反映问题吗?”

    陈局长张张嘴。就说:“老人家说,正东建筑的老板李大勇说了,法院高院长是他铁哥们,就算告到法院也没有用。”

    唐逸就是一皱眉头,周主任更是气得半死。这种话怎么能在县委书记面前乱说呢。

    唐逸点点头。道:“这事儿我知道了,你们的工作重点还是说服老人走法律途径。要耐心细致的给老人做工作。”

    周主任答应一声,拉了拉陈局长,陈局长才回过神,忙起身告辞。

    唐逸看着他俩背影皱皱眉,陈局长真不适合在信访战线,但看起来岁数也大了,也得让人家体面的退居二线。

    唐逸想了想,拨通了交州大酒店地电话,等转到房间才知道陈珂已经退房,想想也不知道回没回到学校,也就没再打过去,本来还想咨询一下她的专业意见呢。

    中午吃饭时在食堂门口恰巧碰到政法委书记雷浩,雷书记笑道:“稀客稀客。”唐逸很少进县委大院食堂的。

    县委领导另有小食堂,大食堂扎出的小屋,装修的挺洁净,三四张檀木桌,桌椅颜色深红,擦得发亮,铺着雪白餐布,今天倒也巧,就唐逸和雷浩两个人,小餐厅只有一名女服务员,年轻漂亮,穿着红色制服,不卑不亢地和唐书记,雷书记问好,又问两人要什么菜。

    雷浩笑道:“把我放这儿的黄羊肉给剁吧剁吧,拌上蒜泥,两碗米饭,炒个鱼香肉丝,姜丝炒肉。”又拿眼看唐逸:“唐书记,咱俩分一瓶啤酒?”

    唐逸想了想也就点头,大热天的,两人分一瓶啤酒就当解渴了,也没人会说什么闲话。

    黄羊是延庆特产,随着近年开荒伐林,人为捕猎,数量急剧下降,正在向国家林业局申请为三级保护动物呢,等批下来,在机关食堂,可就不能明目张胆将它上桌儿了。

    所以酱羊肉上来后,雷浩对唐逸笑道:“再不吃,怕是以后就吃不到了,你尝尝,这是我爱人自己酱的。”

    唐逸笑道:“嫂子还有这手艺啊。”夹了一块放在嘴里,嚼了两口,不禁连连点头:“香而不腻,脆而不烂,好,嫂子手艺还真不是一般的硬。”

    雷浩哈哈大笑,他最得意的就是娶了这么一个贤惠老婆,别人夸他爱人比夸他自己还喜欢听。

    啤酒很冰,有些扎牙,喝下肚却是清凉一片,很去暑气。唐逸喝了几口啤酒,对雷浩道:“雷书记,我正有事儿想和你说呢,想咨询下你的意见。”

    雷浩笑道:“噢?你还有事咨询我。我大老粗一个,懂什么了?”

    唐逸可是知道雷浩外表粗犷。看起来和萧日是一种类型地人,实则心眼儿却极多,不然也不会在当初常委会上摆萧日一道,当然,那些都是陈年旧事,唐逸早就学会记在心间却又忘掉这门学问。

    唐逸于是就将张小光地案子和雷浩讲了讲,最后说:“雷书记觉得走法律途径,张小光会不会败诉?”

    一听唐逸问张小光会不会败诉。雷浩就知道唐逸比较倾向张小光一方,当然,这也是唐逸刻意让他听出来地。

    雷浩皱着眉,他虽然抓政法工作,其实对法律并不熟悉。思索了一会儿,笑道:“我看啊,这官司真打的话,张小光应该会赢,现在很多农民工都不签订合同的,出事了公司就不管了?没有这个道理嘛!回头我和高院长碰个头,聊聊这个事儿,大公司也不能欺负人嘛!当然。一切要以法律为准绳处理。”

    唐逸点点头,也就不再提起这个话题。和雷浩说起了近期地一些工作。民法院一审裁定,即使张小光不是正东建筑的员工,但他们形成了事实劳动关系。张是在工作时受伤,应当属于工伤,对张小光的工伤正东建筑应承担用工主体责任。法院维持县劳动局对张小光的工伤认定申请,并判决正东建筑除承担张小光全部医疗费用外另赔偿三万元生活费。

    正东建筑当庭表示不服,会进行上诉。不几天。县检察院就对县法院的一审结果向延庆市检察院提请抗诉,认为县法院模糊事实。裁决书中对张小光不遵守安全条例导致隐患避而不谈,在主体责任认定上存在问题,判决结果有失公允。

    当时国家法律法规还不完善,毕竟那时候大多数工人都在国有或集体企业,国有企业也没谁会在工伤上难为职工,甚至在家磕了碰了弄个诊断书也能算工伤。工伤纠纷也就不多,法律就不完备。到九八年劳动部才出台《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才对工伤地认定进行了规范。所以检察院抗诉地理由倒也算充分。

    延庆市检察院审查后认为抗诉理由成立,六月二十一日,延庆市检察院向延庆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七月二日,延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延山县人民法院再审。

    从第一次判决生效到被发回重审,已经是一个月时间,就这已经是极高的效率了。

    这一个月里,张国祥天天跑县委,只是每次都在大门口被拦下,到后来他又故技重施拦车,这次拦到地是李县长,李县长当时笑着说帮他解决,但几天后,张国祥就被县局拘留,刑侦杨队长警告他不要再四处捣乱,破坏延山安定局面,不然会将他当作现行反革命关起来。

    唐逸是偶然知道这个案子结果的,这案子他以为和雷浩打了个招呼,早就办利落了,谁知道一天晚上在家和陈达和喝酒时陈达和笑呵呵说起了张国祥地案子,还笑道:“老头子真倔,小杨怎么吓唬他就是不听,还说要去市里,省里上访,解决不了就去中央!”说着摇了摇头:“那案子本就是他理亏,李大勇赔不赔他钱就是看人家心情,赔钱是仗义,不赔是本分,当然,这点儿上李大勇这小子不怎么讲究,最起码也应该将医药费出了嘛。”

    陈达和在唐逸面前百无禁忌,说话都是直来直去,从来不会藏着腋着。像公安系统内吓唬人的秘闻这种话题都和唐逸侃侃而谈,也真令唐逸大为头疼。

    但说起张国祥,唐逸就是一怔,问道:“他败诉了?”

    陈达和笑道:“你也知道他啊,这老头倒成延山名人了?怎么,也拦过你的车?”

    唐逸笑道:“是啊,说说吧,他怎么就败诉了?”陈达和就将县检察院抗诉的前后说了一遍,唐逸脸上挂着笑容,喝酒的动作却渐渐慢了下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