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五十二章 小官司(下)

五十二章 小官司(下)2017-11-8 23:42:45Ctrl+D 收藏本站

    高洪波高院长最近很烦,张小光一案已经令他头疼了几个星期,本来他和李大勇也吃过几次饭,谁都知道,李胖子的正东建筑是被唐书记,李县长在常委会上点过名支持的,现在俨然是延山建筑企业的龙头,但张小光案一审前政法委雷书记专门找他谈了话,关心了一下这个案子,听话里的意味比较倾向张小光,高院长自然要重视主管书记的意见,也就或多或少和法院同志打了个招呼,所以一审正东建筑败诉。

    谁知道不几天,检察院潘万长那边就出了妖蛾子,搞了个抗诉,你说你不满意直接上诉就好了,通过检察院抗诉这不明显刷我的面子吗?而且又将这烫手山芋踢给自己,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将这件事处理的面面俱到。

    高院长也认真分析了下,觉得抗诉这件事肯定是唐书记李县长那边的主意,一来李胖子上诉到市中级法院的话,案件不在延山操控范围,那边怕输掉官司,二来大概也是那边在警醒自己,警告自己不能触犯他们的利益。

    高院长很有些上火,延山就是你唐逸李秀起的了?你们的关系就碰也不能碰?还要不要党的领导?他甚至有一时冲动想去和陶书记诉委屈,但想了想,还是将这股火压下,跑了趟县委,听取雷书记的意见。

    雷浩其实也看不透这件事,他知道李胖子的公司可能背后得到了唐书记李县长的支持,但那天唐书记话里又明明没有偏袒正东建筑地意思,谁知道几天后会是这个局面。听着高院长看似汇报工作,实则话里话外的委屈,雷浩也不知道该怎么表态,只好打着哈哈,含糊其辞的遮掩过去,准备听听唐逸的意见再说。

    李胖子这些天却越发牛气起来,很有一种在延山可以一手遮天的豪情,你法院判了又怎么样?老子走动下关系,上诉都不用,直接抗诉发回重审。你高洪波不是不卖我面子吗?我就是要让你吃瘪。

    在夜朦胧酒吧,和几个狐朋狗友吹着牛,听着哥儿几个谀辞如潮,搂着小燕亲上几口,那叫一个志得意满。

    正得意呢,眼睛一瞥,看到酒吧二楼走下来一个熟悉的身影。清清秀秀的,正是自己前一阵子老琢磨的小唐。

    “小唐,喂,哥们,过来!”李胖子举起胳膊大声和唐逸打招呼。旁边桌子听歌的客人都皱眉,他却一副旁若无人的架势。

    唐逸在二楼包厢刚喝杯红酒,听了会儿音乐准备回家,不想下楼就见到了李胖子,和他点点头,还是向酒吧堂口走廊走去。

    李胖子却站起来,走过去搂着唐逸肩膀亲热地道:“哥们,不认识李哥了。来来,坐会拉着唐逸坐到了他那一桌,唐逸皱皱眉,也就顺其自然。坐下后对小燕点点头,燕子笑道:“喝什么?老规矩,绿茶?”今天她穿了一件乳黄紧身背心,白色长裤,显得娇俏可爱。

    唐逸恩了一声。李胖子笑道:“燕子。你倒挺细心啊,小唐平时喝啥我都没注意过。你倒清楚很紧。”

    燕子强笑道:“你对这些小事从来不上心的。”

    同桌的麻三马上凑趣道:“就是,李哥关心的都是大事,延山建设还不都是靠李哥,没有李哥,咱新城就玩不转。”

    李胖子哈哈一笑:“说得都是屁话,你以为我是书记县长啊。”也就将刚刚的不快丢到一边儿。

    李胖子坐到唐逸身边,亲热的道:“哥们儿,最近忙啥呢?”他看不透唐逸,就想盘盘唐逸的道。

    唐逸笑道:“没忙啥,我小打小闹,哪比得上李哥。”

    麻三嘿嘿笑着说:“是啊,法院都不够李哥踩地,我看啊,延山就没有李哥办不到的事

    李胖子瞪了麻三一眼,别看李胖子喜欢吹牛,但心机可不少,见唐逸似乎有些来头,当然就不会在他面前人五人六的白活,祸从口出他还是知道的。

    唐逸笑笑,端起服务员刚刚送上的绿茶浸了一口,放下茶杯道:“法律这东西有时还真比不过人情,制度地缺陷啊,也是咱们几千年传统的缺陷,咱们的老祖宗给咱们留下了许多宝贵的遗产,同时几千年家天下,人治社会的传统也使得我们融入现代社会时步履蹒跚啊。”

    李胖子愕然,不知道唐逸怎么突然一本正经发起了感慨,燕子平时听惯了李胖子和那些狐朋狗友的吹牛咋呼,低俗笑话,听了唐逸的话却是眼睛一亮,虽然听不大懂,却也知道小唐明显和李胖子不是一个档次的人,好像是做学问地。

    唐逸对李胖子笑笑,起身走了出去,留给李胖子满头问号,更不知道他那意味深长一笑的含义。

    延山人民法院条式搂三楼会议室,椭圆形的会议桌旁坐了十几个人,高院长,几名法院领导和一线的几名法官都在座,坐在正中正在讲话地是政法委书记雷浩。

    高院长听着雷书记空洞无词的官面文章,眼睛却不时瞟向坐在雷书记旁边,列席旁听此次会议的唐逸,心里就在纳闷,是因为张小光的案子,来给我上眼药?

    雷浩长篇累牍的官面文章做过,笑着说:“下面我们有请县委唐书记给大家作重要指示。”

    会场里响起并不热烈地掌声,都知道张小光地案子捅了马蜂窝,唐书记肯定是要对法院工作的失误提出批评地。

    唐逸先笑了笑,“气氛很凝重啊同志们,是不是雷浩书记的一声指示让你们有鬼子进村的感觉?”

    有女法官轻笑。随即在高洪波严厉地目光下低下了头。

    “司法系统,我是门外汉,可不敢随便作什么指示,但古代先贤也说过,兼听则明,偏听则暗,所以大家听听我这个门外汉的意见也没什么坏处。”

    “这次会议的议题是解放思想,新时期司法工作的新定位,这个议题就很好嘛,改革开放。百家争鸣,各式各样的新思维新观念涌现,冲击着我们的社会架构,社会观,历史观,我们党可以说经历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新局面,经历着带着阵痛的蜕变。新时期。这个词很准确啊,尤其是我们延山,去年刚刚得到了第一笔外资,随着新城建设的完工,经济的飞跃。各种各样以前从来没遇到地问题都会摆在我们眼前,你们司法系统也面临着艰难的挑战。”

    “那你们如何应付这个挑战呢?我觉得,以前的老经验,老作风是派不上用场了,举个例子吧,过去,或许带有争议的案子你们会搁一搁,会交由雷书记甚至县委来决断。有些案子本身就会受到县委的干预,党领导一切嘛!但在新时期,各式各样复杂的案子层出不穷,如果还是按老黄历过日子。事事等领导批示,甚至看领导眼色判案子!我就觉得你们这个司法机关不合格!因为领导也是人,也会犯错误,谁能说自己样样精?对司法干预都是凭主观意志,个人好恶。这是很危险的!”

    唐书记声音严厉。说到最后拍起了桌子,会议室鸦雀无声。高院长却是一阵迷茫,仔细体味,也不知道唐书记是什么意思。

    唐逸拿起茶杯喝了几口茶水,放缓了语调:“明朝吧,有名叫张居正地官员,他就说过,天下之事,不难于立法,而难于法之必行,一名古代封建社会的官员都懂得这个道理,为什么我们这些新时代的党员反而就不懂呢?难道我们还不如几百年前的古人?”

    “我们要发展经济,要创建公平公正的社会,公平正义,含义很广啊,从收入分配,到教育权利,但很重要地是司法公正,就是立法必当求其公,执法必当务其平。我们常讲的发展经济和促进社会进步,其实都离不开法治,法治是基础。”

    唐逸说到这儿笑了笑:“没有打稿子,有感而发,说得可能有些乱,我的意见就是司法要**,要创建法治社会,这才是我们社会发展的基础。希望在座的同志多多努力,不屈服于外界压力,为创建延山法治社会而奋斗!“

    “哗”会议室响起热烈的掌声,不管是不是官面话,唐书记的讲话却是很鼓舞人心的。尤其是提出地“司法**,法治社会”,更是得到了在座法官的一致认同。

    高院长也是用力鼓掌,心里琢磨着“法治社会”,这个词提得好啊,都说唐书记政治水平高,果然不假。

    唐逸又微笑着看向高院长:“洪波同志,以后受了什么委屈可以向雷书记反应,可以向党委反应,我在这里表个态,只要你不搞冤假错案,就是将我女朋友送进大牢我也没半句怨言!”

    在一片笑声后会议室又响起了更热烈的掌声,高院长笑着连声说“不敢不敢”。唐逸心里莞尔,心说你要能将她关进大牢也算你本事,我还了了一桩心事。随即又觉得自己想法有些恶毒,怪对不起人家似的。

    最后唐逸才给法院地同志介绍一直坐在自己身边文质彬彬的中年人,“这是北京来的法律专家,政法大学张昌明教授,他听说了张小光这个案例,觉得挺典型的,很有现实意义,所以特地赶来和众位参详参详,这是当前新形势下,老法律遇到的新难题,张教授对这个课题很有兴趣。”

    高院长带头鼓掌,唐逸又笑道:“接下来地议题我就不参与了,司法**,从我作起嘛!”会议室再次爆发出热烈地掌声,雷浩看着唐逸走出会议室的背影,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

    延山人民法院对张小光一案重新审理,不几天就进行了判决,不但维持正东建筑为主体责任的认定。判决正东建筑应支付的生活费反而加到了五万元。

    李大勇一方没有再提起上诉申请,因为这件案子有北京法律专家旁听,并给出了重要意见,认为工伤应实现无过错补偿原则。这一原则地核心内容是,无论工伤的引起是否因劳动者本人的过错用人单位的过错以及第三人的过错,劳动者均应依法享受工伤待遇。

    李大勇的辩护律师见到张教授就蔫了,搞法律的,知道张教授在法律界的地位,他读过张教授的法律著作,甚至听说张教授在国家立法上都有一定的话语权。他哪还敢提什么上诉不上诉,只能怪李胖子倒霉,国家现在开始重视农民工利益,堂堂地北京法律权威也会下来就这个课题搞调研,撞到枪口上,没有办法的事。

    接下来一次司法系统的会议上,潘万长及检察院的工作更被雷浩点名批评。当然,不会是因为张小光一案了,随便找个由头发火还不简单?

    潘万长也是一肚子委屈,抗诉这件事是李县长暗示的,他们常委之间闹矛盾。自己却成了出气筒。更气得就是李胖子,没有他,也搞不出这么多事儿,想想幸亏李胖子送自己的钱没有收,看风头,大概是有人想动李胖子了,自己没掺和进去就是万幸。简单地讨论了拟定的几个议题后。陶书记就准备宣布散会,这时雷浩拿出了几份文件,笑道:“临时加个议题吧,昨天晚上我刚刚拿到的。司法局劳动局几个部门联合拟定的《延山县农民工劳动合同保护条例试行办法》,我看了看觉得还行。”说着就分发给众常委。

    陶书记怔了一下,手又习惯性的在秃头上摩挲,却没有说话。

    李县长拿起茶杯,大口喝水。眼睛看向了唐逸。

    在座地都知道唐逸前几天在法院慷慨激昂的讲什么“法治社会”。而平时低调的雷浩突然变得高调起来,搞突然袭击。本来没列为议题的文件拿到了桌面上,说明他至少得到了唐逸的支持。

    在座的常委拿着文件看,却谁也不说话,近来的常委会气氛有些怪异,谁也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尤其是唐逸,本都以为他和李县长走得近,可是闹得沸沸扬扬的张小光一案,好像他和李县长都干预了,而且成了对立面。

    陶书记摩挲秃头地手时快时慢,说明他对眼前的局势也有些迷惑。

    唐逸翻着文件,出乎大家意料的,他首先发了言:“这份文件很好,近年农民工的权益得到了国家地重视,估计近年就会有立法解决农民工的三难问题,而三难的第一难就是讨薪难,为什么讨薪难,就是因为没有劳动合同的保护,很多无良的私企,**法人就是不和农民工签订合同,嘴里说一套,背后作一套,都说讨薪难,难于上青天,这句话没有一点夸张。”

    说着唐逸就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摞信,放到了桌子上,“这些,都是农民工反应讨薪问题地上告信,大家看一看,一封封,一件件,都浸透了老百姓地斑斑血泪,我看了心在滴血啊!”

    拿起最上面一封信,“这是大合刘庄一名农民的信,他是名五十多岁地老人,在建筑工地干了半年。五十多岁!锄泥搬砖,作最累的活!为什么?就是为了给刚刚考上大学的儿子交学费。可是结果呢?到了支付工钱的日子,一分钱拿不到,甚至白条都没给打一张!知道吗?他的小闺女为了给哥哥凑学费,去南方打工,现在在做什么?在做按摩女!说白了就是妓女!那是我们延山的姐妹啊!被南方商贾压在身下玩弄!我们这些人在做什么?我们是延山的父母官吗?我们有罪啊!”

    唐逸说得动情,眼睛都红了,想伸手拍桌子,终于忍住。

    常务副县长王红梅是个女干部,更为感性一点儿,拿出手帕递给唐逸,唐逸摇摇头,勉强对她笑笑。

    姚书记有些不自在。他主管办公室,信访局的信落到了唐逸手里,而且在常委会上扔出来,脸上就挂不住,黑着脸道:“唐书记说的对,这件事是我地失误,没有认真倾听群众的呼声。”

    唐逸摆摆手:“现在不是追究谁的责任,要说责任,我们延山班子全有责任!而且问题并不是我们延山独有,全国都存在这个问题。我们要作的就是亡羊补牢。”

    姚书记本以为唐逸是又找机会打击自己,却不想他反倒替自己说话,不由得一怔,看了唐逸一眼不再吱声。

    焦部长却是感慨良多的看了唐逸一眼,大是大非面前一贯立场坚定,这就是唐书记的魅力所在,也是他高明之处啊。

    陶书记这时发言了:“唐逸同志说的对。虽说这是全国性问题,但我们延山班子不作为,也是要承担责任的,劳动局出台的这个办法好啊,我看我们可以在延山搞一下。试点嘛,就算失败了也是改革的必经阶段,成功地话,也算我们延山班子对改革中出现的问题难题,作出了自己的一点小贡献。”

    焦部长皱皱眉,这个老狐狸,第一想的还是政绩,不过他目光倒很敏锐。马上就能想到这个劳动合同保护条例的施行会给他带来的收益。

    接着各个常委都发了言,自我检讨了一番,不管唐逸是做作也好,真心也罢。在场的或多或少都受到了触动,尤其是王红梅王县长,甚至抢过秘书手里地暖壶,亲自给唐逸倒了一杯热茶。

    唐逸这时又发了言:“关于这个办法的出台,我觉得要有个试点企业。不能将办法发下去就蒙头睡大觉!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如果不在实践中完善。再好的法规终究还是一纸空文。”

    又拿起了桌子上那封信:“这封信的主人,那位五十多岁的老农民,打工地企业叫什么?叫正东建筑有限公司,我很惭愧啊,当初筛选企业时我还投了它一票。”

    王红梅柔声道:“这也是你想不到的。”

    唐逸对她感激的笑笑,又转头道:“看了那些来信,我觉得正东建筑问题很严重,重病就需重药医,我觉得可以将正东建筑作为试点企业,派驻工作组解决问题,拖欠的农民工工资要尽快解决,而且要雷厉风行的解决,如果再犯,该罚款罚款,该承担什么责任就承担什么责任!这对全县的企业也是一个警示,让他们知道我们这次整治的决心。陶书记点点头,手也不摩挲秃头了,在桌子上有节奏的敲打着,说道:“我完全同意唐逸同志地意见。”

    武装部李部长脸都绿了,怎么也想不到常委会突然刮起暴风,矛头直指正东建筑,大有杀正东建筑给全县企业看的势头,他人微言轻,只有将求助的目光投到了李县长身上。

    李县长大口喝着茶水,也不说话。

    陶书记却没忘将他的军:“李县长,你地意见呢?”能让李县长记恨唐逸的机会当然不会错过。

    李县长放下茶杯:“我同意唐逸同志的意见,正东建筑是应该整顿了,最近下面几个局也反映了一些问题,据说该企业对各项检查工作不太认真配合。”

    李部长心里哀鸣一声,心说完了完了,侄子唉,你到底得罪了哪个霉神啊,怎么突然就走起了霉运呢?

    陶书记见再没人有异议,道:“那好,散会!”

    李胖子彻底的蔫了,正在春风得意,踌躇满志之时,突然遭到一系列致命的打击,官司输就输了,认倒霉。谁知道县委县政府突然出台一个什么劳工合同保护条例,还拿正东建筑做试点,派驻了工作组,组长是劳工局副局长,一点情面不留,就逼着他给农民工发工资。

    李胖子钱倒是有,可是全部发放下去地话他地企业资金周转可就是个大问题了,尤其是在工作组进驻后,建设银行马上开始逼他还贷,更使得他雪上加霜。

    万般无奈,只有来求他叔叔李部长,李部长唉声叹气的说没办法,李胖子心一横。就登了李县长地门,他曾经送过李县长一万块钱现金,这也是他地事儿李县长尽心尽力的原因。

    看到李胖子登门李县长也有些头疼,琢磨了好久就说这样吧,你还没见过唐书记,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下,联络一下感情,至于事情办的怎么样就全靠你自己了。更暗示李胖子唐书记身家丰厚,叫他不许乱来。

    承启大酒店三楼包厢,李胖子焦急踱着步。不时在玻璃窗上探探头,可他期待的二号车还是不见踪影。

    燕子今天打扮的特别妖媚,脸上精心描的妆,使得她比平时更加漂亮几分,穿着黑色超短裙,露出雪白的大腿,黄色背心紧紧兜着胸部。肩头洁白的胸带随着她的动作时隐时现。充满了原始的诱惑。

    燕子心情却很不好,她做梦也没想到李大勇会对自己提出这个要求,陪县委书记吃饭喝酒,哄得他开心,最好伺候他睡一觉。

    燕子不答应。却第一次遭到了李胖子地毒打,李胖子更威胁她不答应的话让她全家都不好过。想起李胖子认识的那些三教九流的人物儿,燕子心就是一寒,哭泣着答应下来,就当被狗咬一口吧。

    看到了燕子眼角泪痕的痕迹,李胖子心里也不是滋味儿,哪个男人愿意让别人分享自己的女人,可是李胖子是真的没办法了。唐书记既然不喜欢钱,那就只有用权和女人打动他,权自己当然是给不了唐书记什么帮助地,也只有送他女人了。也不能随便大街上找个妓女。燕子是最适合的人选,一家都在自己掌握中,如果能和唐书记搭上,肯定会听自己的话帮自己吹风,而且又是自己的情人。没准儿唐书记就好这口呢。

    “一会儿你可别给我搅了局。要笑,知道吗?”李胖子恶狠狠的吩咐燕子。反正已经做恶人了,索性就做到底。

    燕子点点头,心却如坠冰窟。

    包厢门被推开,李县长走了进来,李胖子忙赔笑过去问好,看李县长身后,却没人,不由得有些失望。

    李县长道:“唐书记马上到。”对站起来强笑和自己打招呼地燕子点点头,看了眼李胖子,隐隐明白他的心思。

    想了想没有坐下,笑道:“我还有点事,就不坐了,我已经和唐书记说了,他知道地点,也知道是你请吃饭,他说也想和你沟通一下,我在不在都没关系。”他倒是祈望李胖子能成功,这样自己也算和唐逸坐了一条船。如果自己在,就算中途走掉,唐逸也会心存顾忌,就算有那心,也未必敢承李胖子的意,而自己不在倒是保不准他会上钩。

    走前李县长又吩咐李胖子:“你就说我一直没来,电话通知的你。”

    李胖子心领神会,连连点头。

    燕子看到李县长走前盯着自己的目光,心里又羞又恼,这下自己是完全没有人格了,看看这些男人看自己的目光,都是**裸的**。

    李胖子看着燕子,又皱起了眉头:“妈的,我说你高兴点儿,告诉你丫头,呆会事情要办不成看我怎么收拾你!”

    气呼呼坐下,两人都陷入沉默中。

    门被人轻轻敲响,李胖子和燕子刚刚站起来,门已经被推开,就见从外面进来一个清清秀秀地年轻人,两人都认识,小唐。

    李胖子愕然道:“小唐,你怎么来这儿了?”

    燕子却是羞愧无比,虽然知道小唐不晓得接下来丑陋的交易,但燕子却觉得每个人都能看穿自己一样。羞愧下低下头,也没好意思和唐逸打招呼。

    唐逸笑道:“是你请我吃饭,要和我聊聊嘛,我也正想和你沟通一下。”说着看了看四周,“李县长呢?还没到?”李胖子是完全傻了,目瞪口呆的看着唐逸,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他就是唐书记?

    燕子“啊”了一声,惊讶的看着唐逸,不知道怎么,刚刚心里地难受滋味小了许多,似乎还隐隐期待着什么。

    唐逸微笑坐到了主客位,做手势道:“你们坐!别拘谨,坐,坐!”这时可就完全是另一种派头了。

    李胖子和燕子都是不知所措的坐下,李胖子本来挺健谈的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时服务小姐进来问要不要上菜,李胖子忙道:“上,现在就上。”总算回过神,更笑着对燕子道:“燕子,去,坐唐书记旁边,你不就喜欢和唐书记聊天吗?”

    燕子恩了一声,垂着头走到唐逸旁边坐下,低着头也不说话。

    服务员流水般上着菜,看着身边的燕子,唐逸皱了皱眉,他也隐约猜出了李胖子接下来的戏码。

    点起一颗烟,眯着眼看李胖子,看得李胖子惶恐不安,朝燕子使眼色,笑道:“燕子,和唐书记说话啊。”

    燕子“啊”了一声,好像才回过神,转头对唐逸笑道:“唐书记,老规矩,绿茶?”

    看到燕子亲切地笑容如昔日一样,唐逸心里总算舒服点儿,微微点头,转向李胖子地脸冷了下来:“李大勇,本来我是想和你认真沟通一下的,但看来我来错了!你这是酒无好酒,菜无好菜啊!完全就是一个鸿门宴!”

    燕子从门边柜上拿了一罐绿茶,打开放到了桌上,又坐在唐逸旁边,听着唐逸训斥李胖子,李胖子在那结结巴巴说不出话,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快意。

    “李大勇,今天就算我和你谈过了,你以后好自为之吧!”唐逸站起来,看了眼旁边地燕子,叹口气,向门外走去。

    燕子愣了一会儿,突然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站起来大声喊道:“唐书记,您帮帮我!”

    牢骚两句,昨天看到一个书友留言,说我更新慢,要养肥了去外面看,心里就有些难受。我确实码字不快,但我已经很尽力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