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六十三章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六十三章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2017-11-8 23:42:58Ctrl+D 收藏本站

    县委常委紧急会议,讨论的议题就是公安局粗暴执法,殴打南朝鲜游客的八二九事件。

    唐逸看着桌上的材料,是延庆天上人间娱乐公司对昨天事件的反馈,上面有公司一些现场保安的证供,证实公安执法人员殴打南朝鲜游客,又有公安局张自鸣局长的调查材料,称事件还在调查中,但总体上已经可以确定八月二十九号在天上人间娱乐城的执法存在严重问题,公安系统内部正在调查取证中。

    唐逸知道,此时的延山,不仅仅是县委硝烟弥漫,公安系统内,陈达和和张自鸣更在明争暗斗,较量着自己在延山公安系统内的影响力,而贯彻着张自鸣意见的材料送到了常委会,无疑说明张自鸣现在占了上风。

    常委会上,一直以来寻觅机会的狐狸们纷纷嗅到了良机,一一亮剑。

    陶书记一开始的发言就给事件定了性,认为这是一次极为恶劣,造成国际影响的暴力执法事件,要从重从严追究当事人的责任。

    气氛很凝重,陶书记说完,李秀起县长放下茶杯发表意见:“我完全同意陶书记的看法,这个事件很严重啊,而且不是孤立的事件,以前县局就有很多反映陈达和同志的意见,说他一贯作风粗暴,我都是一笑置之,不以传言判人,但从今天看,达和同志确实很令人担忧啊,有些不适合担任公安系统的领导岗位,我建议就这次事件成立一个调查组,由雷浩同志任组长,进驻公安局详细调查事件的经过。”

    一二把手都赞同的意见无疑不再需要讨论,焦部长也叹口气,看来唐书记要断其一臂了,这还是最好的结果,只怕还有人不会罢休。会追究唐书记此次的责任,毕竟当时唐书记也在场。

    陶书记转向雷浩:“雷浩同志,你马上挑选精干人选,今天就进去。”

    雷浩面无表情的点头。

    唐逸这时候笑了,放下手里的材料,他目光轻轻扫过陶书记和李县长,笑道:“我有些不同意见。”

    陶书记手又习惯性的摸上秃头,只是笑容不再和往常一样琢磨不定,而是充满了自信。看着唐逸,他“哦?”了一声:“唐逸同志昨天也在场,我倒险些忘了。好,你说说吧,有什么高论?”

    唐逸轻轻咳嗽一声:“我地意见,首先就是查查这个天上人间怎么逃过公安文化部门几次联合执法的!南朝鲜人专用场所?我怎么觉得有种狗与华人不得擅入的味道?”

    李县长笑道:“唐逸同志。你也不要这么敏感嘛,现在不是一百年前,国人要做到自立自强,不要什么新鲜事物都扣高帽子,那是文革时期的作法。”李县长喝了口茶水,接着道:“我们要以自信健康的心态迎接国外来客,南方就有很多专门提供给外籍人士休息娱乐的会所嘛,我们延山怎么就搞不得?”

    唐逸轻轻点头:“也包括有组织的提供性服务?”

    李县长皱起眉头:“唐逸同志,没证据的话不能乱说,县局的调查材料可没提到卖淫嫖娼。天上人间娱乐公司提供地材料上也写得很清楚,该娱乐场所是正规按摩休闲会所,不会涉及到触犯国家法律的问题。”

    “何况,就算真的有些敏感服务,也不能动手打人嘛!据说那些南朝鲜游客已经准备联名控告我们县政府。县公安局!民告官,我们延山要成典型喽!”

    听着李县长地话,常委们心里都有些沉重,有些想替唐逸说话的也终于默默的看起了材料。

    一阵沉寂后,陶书记说:“还有同志有不同看法吗?没有就散会!后续事宜等雷浩同志有了调查结果再研究!”

    唐逸再次举起了手。陶书记眼里闪过几分得意。大概觉得唐逸果然还是嫩,一直以来顺风顺水的他稍受打击就手足无措。一定要挣扎着挽回局面。殊不知,你现在越是胡搅蛮缠越是给常委们留下你不堪大用地印象,沉稳,是官场第一要诀。

    唐逸道:“我坚持调查天上人间的立场。”

    李秀起笑了,大概觉得以前太高估了唐逸,当打败他时才发现这是一个色厉内荏的纸老虎,笑容里有些轻蔑,有些戏谑:“那咱们继续讨论,同志们,都说说吧,对唐逸同志的意见是什么看法?”

    王红梅常务副县长有些不忍心,为唐逸解围:“有不同意见是很正常的事,我看,就不必继续讨论了。”

    就在这时候,门突然被人推开,办公室周主任匆匆走进来,手里拿着一份厚厚的文件,送到陶书记桌前,说:“陶书记,刚刚收到的县局的材料,是急件。”

    陶书记楞了一下,打开档案袋扫了一眼文件,眉头就皱了起来,但他又不能在这种情况下压下材料不发,沉吟了一下就微笑起来:“刚好,是咱们讨论能用到的材料,大家都看看。”

    秘飘天文学手机站www.piaotian.com.com   唐逸看着拿到手的材料,轻轻笑了,他一直拖延时间,等得就是这个,这是南朝鲜游客地口供,在口供里,他们证明延山公安局执法是文明亲切的,并供认自己等一时糊涂,接受了天上人间提供的性服务。材料还包括他们每个人写的悔过书,另外还有县公安局的处理意见,每人罚款一百万韩元,大致相当于一万元人民币。李秀起看到这份材料脸色变了,他看了眼唐逸,慢慢拿起了茶杯。

    王红梅副县长首先就压不住火,一向和颜悦色地她大概第一次见识到买春团,气得脸都白了:“怎么搞得?简直是侮辱我们中国女性!天上人间怎么能这样做?”

    几名年纪大的常委也是义愤填膺,纷纷发言斥责天上人间,其中甚至包括纪委叶书记,主管党校的严书记这样和陶书记比较近的老同志,尤其是严书记。气得拍起了桌子。

    唐逸却不再发言了,只是认真的看材料,陈达和办事总算没叫自己失望,其实搞定南朝鲜游客很简单,唐逸教给陈达和地办法就是如果他们不听话,就威胁他们给他们地单位家人寄去挂号信,将他们在延山的劣迹通报批评一下,这一招儿果然立竿见影,这些韩国人乖乖就范。

    雷浩地大嗓门响了起来:“看来唐书记的看法很正确啊。我觉得应该成立调查组,调查天上人间的问题,查一查它在延山公安系统有没有保护伞!”

    雷浩的话满座皆惊。人人都知道雷浩外表粗犷,实则精细过人,而刚刚的发言矛头直指张自鸣局长,张自鸣又是谁?怕是和陶书记走得更近一些。如此高调的他实在有些出人意料。

    不过既然提出了这个建议,于情于理都不过份,也没人出言反对。

    陶书记摩挲着秃头,笑容里再没了刚才的自信,倒有些勉强:“我同意雷浩同志的意见。”他也必须用支持来撇清自己的关系。

    李秀起道:“我看没这个必要,保护伞这个提法有些夸大其词,地确,天上人间能躲过几次联合检查有些问题,但也不必上纲上线,弄得满城风雨。毕竟就是普通的干警,甚至联防人员,也可以给它通风报信嘛,我觉得还是公安系统内部自查自纠符合程序,派驻调查组有些过火。会打击公安战线同志的积极性。”

    “而且我认为,不能凭借南朝鲜游客地几份口供就给昨天的事件定性,事情还是要详细调查,天上人间的保安也被打伤了嘛,这总不会是假的吧!“

    常委们又将目光投向了陶书记和唐逸。看他们是什么意见。

    姚书记这时候突然发言:“我支持雷浩同志地意见。”常委们纷纷侧目。不知道唐书记的老冤家几时又和唐书记站到了一起。

    陶书记就是一皱眉,沉吟了一下:“我看。雷浩同志的调查组就两方面兼顾吧,昨天的事件,还有天上人间的问题,都要彻底调查清楚。”

    唐逸淡淡道:“我同意。”长的戏码大家都是雾中看花,他们之间分分和和更是令一些关系其中的常委费尽思量,看态势,似乎陶书记和李县长又站到了一个阵营,但尤其令人惊奇的是,唐逸竟然没落下风,甚至他的死党在会议上就没发言,就已经靠会场的大气氛将局势控制,或许,这就是唐书记地高明之处吧,他的基调总是有理有据有节,让人难以反驳。

    而这次常委会的结果也很费思量,到底是唐书记胜了一筹,还是陶书记和李县长取得了利益呢?就在众常委还在琢磨此次的常委会到底意味着什么时,延山公安系统来了一次巨大的地震,张自鸣局长被调查组审查出与天上人间延山分部郭经理存在金钱交易,郭经理供认不讳,调查组将调查结果呈交给县委和市局。

    市局很快发文,免去张自鸣延山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一职,同意延山县委地提名,由原常务副局长陈达和出任代局长,主持县公安局日常事务。

    就这样延山县局任上,两年之间,已经倒下了两名局长,而每倒下一名局长,陈达和政治上就会更进一步,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也会最终和前任一样,倒在这个颇有凶煞意味的岗位上。

    新城区承启宾馆三零三房间,陶书记气喘吁吁的压着一名妖艳女子,狠命的蹂躏着,或许这个时刻,只有用原始的发泄才能消退他地满腔郁闷。

    妖艳女子满脸媚态,雪白地手足八爪鱼似的抱着气喘吁吁地陶书记,脸上一副痛苦又满足的表情,是最令男人疯狂的那种表情。

    陶书记坚持不了多久就一泄如注,妖艳女子媚笑着将那张娇媚的脸贴到了陶书记略显衰老的胖脸上,好像陶书记那油腻腻的脸多么令人眷恋一般。

    娇艳女子就是承启酒店老板李玉成地第二任妻子,才二十多岁,妖媚诱人,李玉成在享受张自强娇妻带给他的快乐的时候。也不免忍受着绿帽子的屈辱,这大概就是古人说的淫人妻女,妻女淫人吧。

    “陶书记,您越来越厉害了。”张蓉娇喘着在陶书记耳边说,说着话自己都觉得恶心,但没办法,她知道这老男人一句话意味着什么,更知道自己和丈夫都离不开他。

    陶书记从那诱人的身子上滑下,喘着粗气仰躺在床上。

    想起张自鸣不明不白倒下陶书记再次皱起了眉头。这局势,自己越发看不清楚了,是市委林书记影响力减弱了?市局已经脱离了他的操控。

    虽然陶书记按照林书记指示在常委会上通过了陈达和代局长的任命。但他是不相信林书记的解释地,他更宁愿相信林书记是受到了什么压力。让自己暂时低调?殊不知自己已经够低调了,再这样下去,延山县委书记可就是唐逸。而不是自己了。

    难道唐逸真的有雄厚的背景?想想又不像,从进入常委班子,唐逸地一步步棋自己看得很清楚,虽然有些棋自己后知后觉,但也算大致了解了唐逸,他一步步扩充在延山的影响力,完全是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和那份有时候自己也不得不有些触动的人格魅力,而绝不是靠外来关系。

    本来寻觅到这次良机,准备打压一下他地影响。却不想风云突变,不但没有能动动他羽翼,反而被他直接将手插入了县局,自己的老脸往哪儿放?

    姓万的那边儿也真是,不但帮不上忙。关键时刻他在延山的代理人反而倒戈,陶书记咬着牙,又恨起了天上人间的万老板。

    看不透的局面自己可就要稳稳了,一阵子怨天尤人后,陶书记渐渐恢复了平静。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随即翻身又压住了那火热的娇躯。

    能借机会助陈达和上位唐逸也没有想到。在夜朦胧酒吧,唐逸静静品着茶,听着舞台上歌手深情款款的《甜蜜蜜》,心里也有一个个问号,胖子郭经理的倒戈倒是唐逸一手策划收买,当然,是由齐军出面,不过唐逸本意是敲山震虎,给老陶和李秀起一个警示,倒想不到常委会上稀里糊涂就通过了陈达和的任命,唐逸本来还以为会由市局下人呢。

    想想田朝明是不可能给延山市委什么压力地,毕竟自己没有找他,以他的精明也不会胡乱插手,陶书记的示弱又意味着什么呢?而且天上人间万老板和市委林书记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在延山设分部想来是走的老陶地路子,吃这么个大亏,林书记,万老板,老陶会忍过去?只怕他们下一步的报复就在眼前。

    又想起李秀起在常委会上的表现,分明是恨自己入骨,有了机会图穷匕见,看来,自己现在真的是腹背受敌啊,同时和一二把手结下了怨。

    唐逸苦笑着摇摇头,不过自己对最近局势还是满意的,如自己所愿,相关部门制订了一条条规范游客地制度,例如发现游客在延山接受性服务,不论中外,一律拘留罚款,并通报单位家庭,最后一条,对韩国游客威慑性是最大地。

    刘飞已经被送回省城,唐逸语重心长和他谈了一个晚上,刘飞虽然不大听得进去,最后还是接受了要回省城的现实,当然,他也没忘留下唐逸地电话,又给了自己的电话,大咧咧说需要帮助只管打电话。

    想起刘飞唐逸不由得笑了笑,这时旁边那桌的喧哗声又响了起来,唐逸皱皱眉,从坐下,旁边那桌就吵吵嚷嚷的,惹得酒吧的客人经常厌恶的看向他们,这桌客人却是没有一点自觉性,该吵还吵,该闹还闹。

    姚小红终于从二楼下来,径直走向那张桌子,笑眯眯对其中一个英俊帅气的男人道:“我当是谁呢?胡凯,什么时候回延山的?也不打电话告诉我一声。”

    唐逸自然不知道胡凯是哪位,更不知道他曾经因为齐洁吃了姚小红和李小翠一人一个耳光,听得姚小红和他认识。那边喧闹声不断,也就懒得再坐下去,起身离开酒吧,陈达和还等着自己吃饭呢,早是早了点儿,散散步也好。

    唐逸比陈达和早到了十几分钟,在承启酒店三楼包厢坐着喝茶,陈达和一进包厢就诧异道:“今儿太阳从西边出来啦?”

    唐逸笑道:“庆祝你高升,我敢怠慢吗?”

    陈达和哈哈一笑。坐到了唐逸身边,说起来事情也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本来以为这次黑锅背定了。谁知道反而成了代局长,官场上字眼是很讲究的,代局长扶正是早晚的事儿,如果说暂时主持公安局日常工作。那学问就大了,最后未必能成为正职。

    说了几句话,陈达和面色倒凝重起来:“风头太劲不是好事啊,我昨天还做了个噩梦,梦见我锒铛入狱,那叫一个惨。”看来延山公安局长这凶煞位对他心理上还是有一些影响。

    唐逸笑道:“两个局长都是怎么下去的?你总不能自己将自己拉下马吧?”

    陈达和嘿嘿一笑,说起来两任局长还都是他鼓捣下去的,又看了眼唐逸,心里更是敬佩不已,能在一把和二把的夹击下杀出条血路。还将自己扶上马,这样地能耐自己可是望尘莫及。

    陈达和和唐逸干了几杯啤酒,说着话笑道:“你猜我看到谁了?张胖子,怎么他妈还在这儿干呢?要不要我发句话,整整他。”

    唐逸笑着摇摇头。张自强那儿,虽然帮自己通风报信有功,但这人品质恶劣,自己是绝对不会用他做什么事的,更不能将他重新编入要害部门。不然他早晚故态复萌。祸害老百姓,不过他帮了忙也不能不有所表示。唐逸倒是吩咐军子送他了几条烟,算是感谢。

    唐逸想了想,道:“前几天他帮了我点忙,以前的事儿就算了,听说那一次军子收拾的他够呛,打断了他两根肋骨?”

    陈达和笑着点头。

    就在这时候,包厢门被轻轻敲响,陈达和说了声进,门向旁边一拉,露出张自强谄笑的脸,陈达和就皱起眉头:“有事?”

    张自强干笑道:“是,是这样,听说陈局您高升了,我想敬您一杯。”

    陈达和就去看唐逸,唐逸微微点头,陈达和招手道:“进来吧!妈的你消息倒也灵通。”

    张自强满脸喜色的进来,也不敢坐下,从门边立柜上拿了杯子和啤酒,倒了满满一杯,陪笑道:“陈局,我祝您飞黄腾达。我干了,您随意。”

    陈达和吃软不吃硬,人家客气,也不能太装爷,也就站起来举杯子一饮而尽,笑道:“我也祝你小子能学成人形。”还是不忘调侃他一句,张自强脸色尴尬的笑笑。

    张自强又倒了一杯酒,对唐逸道:“唐书记,我祝您官运亨通,后年换届进市委班子。”

    唐逸其实是挺烦他的,但面子总要给,也就陪他喝了一杯,道:“承你吉言了。”

    张自强正准备告退,包厢门一拉,进来一名穿蓝裙子地漂亮女人,手里托盘上放着几瓶啤酒,张自强脸色唰一下就拉了下来,因为进来的正是他老婆王珊。

    不过他很快换上副笑脸,对唐逸和陈达和道:“唐书记,陈局,那我就先走啦。”

    王珊听了这话倒是诧异的看了眼张自强,大概是想不到如今眼里地窝囊男人还会认识这样的大人物。

    接着王珊的目光就偷偷瞥向了唐逸,陈达和她认识,公安局长,和县委领导经常来这里吃饭,但传说中的唐书记可就是第一次见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