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六十四章 逛商场

六十四章 逛商场2017-11-8 23:42:59Ctrl+D 收藏本站

    陈达和别看为人粗鲁,其实心肠不坏,别人嚣张他会更嚣张,但乖乖服软他反而会特别随和。看到张自强卑躬屈膝的模样,想起几个月前来承启吃饭时张自强和他老婆的闹剧,陈达和觉得这小子真是倒霉催的,得罪了唐书记,工作也没了,老婆更跟了别人鬼混,心里倒有些不忍。

    于是陈达和笑着问张自强:“别急着走,介绍一下吧,这位好像是你爱人?”

    张自强就有些尴尬,笑道:“是是,她叫王珊,是这家酒店的服务员。”

    王珊倒机灵,有这机会还不赶紧套近乎,娇笑道:“陈局,你还认识我家这口子呢。以前妹子也不敢和你打招呼,看你可老威风啦。”声音有些嗲,透着几分撒娇的味道。

    陈达和转向唐逸笑道:“要不让他两口子坐会儿?最近承启酒店发展不错呢,在新城区又建了一座宾馆,咱不听听李玉成都有啥招数?”

    唐逸虽然摸不透陈达和的想法,但承启今年却是扩张迅猛,能从银行贷出几百万建宾馆,说明李玉成攀上哪棵大树了,唐逸倒真有些兴趣,于是也就点了点头。

    王珊欢天喜地坐下,她隐约知道一点儿李玉成的事儿,知道李玉成的后台是陶书记,但她可不知道班子里勾心斗角的勾当,能和年青的唐书记坐一桌,她也不知道怎么。就感觉身子轻飘飘地,比**时的**还要舒爽。

    “唐书记,您比电视上还年轻呢。”王珊娇笑着说,她没敢说比电视上英俊,毕竟那话就带了一丝别的意味,怕唐逸听了不高兴。

    唐逸一笑,也不说话,倒是陈达和大咧咧关心起了人家夫妻的生活,唐逸听得皱眉。心说这大老粗套话也不会,李玉成的情妇。总归会知道他点事,如果陈达和拿出和张自鸣斗争时的心机,没准能套出什么信息,但听陈达和家长里短的,就是不说正题。

    那边陈达和笑呵呵道:“夫妻要和睦啊,家和万事兴,现在呢。小张又有点走背字,但年轻人嘛!知错能改就是好同志。”

    张自强一直赔笑点头,王珊眼角却不时瞥向唐逸。

    “滴滴滴”唐逸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接起一听,是姚小红的声音:“唐逸,忙吗?”

    姚小红是少数几个敢于直呼唐逸名字地人,对她不卑不亢的态度很欣赏,唐逸倒也渐渐没了开始对她地成见,觉得这女孩活得真,不虚伪。

    “说吧。啥事?”姚小红很少主动给唐逸打电话,所以这电话唐逸倒有些重视。

    “有事和你商量下,张导你知道吧,就是京城特有名那个,他的剧组要拍摄一部电视剧,以歌舞厅为题材的,今天晚上那几个人,就是他剧组过来考察的员工。对夜朦胧歌舞厅很满意,已经初步决定将电视剧放咱这拍摄,剧名就叫《夜朦胧歌舞厅》,是情景剧,你觉得怎么样?就是要停业几个月。而且场地费一分钱不给。好像还要歌舞厅的赞助。”

    唐逸微怔,《夜朦胧歌舞厅》?他马上想起了印象中九十年代初期很火的那部讲述歌舞厅的情景连续剧。就是张导拍摄地,不过那部连续剧可不叫《夜朦胧歌舞厅》,想来是因为拍摄地点改了剧名也随之发生了变化,只是怎么突然要改在延山拍摄?

    唐逸思索了一下:“这是好事儿,场地费没关系,等电视剧真上映了,你们那歌舞厅能十倍百倍的赚回来,赞助费不过份的话也没问题,只是你看好喽,别上当受骗,京城的摄制组好端端跑延山来干嘛?”

    姚小红娇笑道:“和我想的一模一样,你想事情就是想得透彻,我隐隐也明白这个理儿,但你不点拨一下我就是没底

    又道:“摄制组肯定是真的,不过说来也蹊跷,是以前一个跟我有过节的人介绍来的,是个小白脸,以前在咱歌舞厅混饭吃,现在在京城混的不错,听说这次电视剧里会出演一个配角,哈,我刚才摸过底儿了,小白脸好像被什么富婆包了,那富婆又是这部电视剧的主要赞助商,不过小白脸以前可是被我抽过大嘴巴,不知道他为啥给我好处,我就怕他不安什么好心思。”

    唐逸低笑道:“你自己都说了他是小白脸,怎么,还怕斗不过他啊?我看你没问题。”

    姚小红娇笑道:“谢谢领导夸奖,也是,有延山县太爷给我撑腰呢,我还怕他玩出花来?”

    唐逸犹豫了一下,问道:“女主演是不是裘小艺?”

    姚小红奇道:“咦,你也知道她,开始听剧组说起她地名字我还不知道是谁呢,她没啥名气啊?”

    唐逸笑道:“没什么,偶尔知道的。”脑海中,却浮现出一条妩媚动人的影子,她,可是唐逸儿时的梦中情人呢,想当初,小小的唐逸第一眼看到《*歌舞厅》中的她,马上惊为天人,好像从没有见过这么漂亮气质的女人,电视剧里的她,又正是饰演那种妩媚地气质白领,思想稍有些开放,没结婚就与歌舞厅老板男朋友同居,却又有传统中国女性的保守,从来不主动约请男人跳舞,这种新女性代表,带给小唐逸心灵的冲击是巨大的,唐逸成年后,裘小艺又接演了几部电视剧电影,唐逸每部都看了几遍,尤其是她三十六岁时的一部连续剧,风靡了大江南北,直追她地成名作《**歌舞厅》,三十多岁仍然魅力惊人,能征服新一代观众。令唐逸感慨不已。

    虽说唐逸现在身份心境都不是以前地唐逸,但裘小艺会来延山的消息还是令他有些激动。

    能面对面和她说上几句话就好了,唐逸刚刚泛起这个念头,随即失笑,自己也太孩子气了。

    见陈达和和张自强两口子唠得挺欢,唐逸也懒得掺和进去,喝了几杯酒就说有事先走,陈达和将他送到门口,唐逸道:“张自强这种人不值得同情。”

    陈达和明白唐逸地意思。笑着说是。

    回了包厢,唐逸这一走。气氛就更加松快起来,张自强也不知道啥心理,找借口将王珊推到了陈达和旁边的座位,说笑间更说了几个荤笑话,王珊笑得花枝乱颤,几次扑进了陈达和怀里,接着张自强就借故走了出去。

    陈达和喝得有点高。和王珊柔软的身子几次接触更有些惬意,不知不觉手就在王珊屁股上捏了几下,惹得王珊咯咯娇笑。

    夜朦胧酒吧已经停业几天了,摄制组进驻酒吧,开始了前期的筹备工作,京城大牌演员也陆续赶到了延山,《夜朦胧歌舞厅》的拍摄也成了延山的热点话题,县电视台还专门作了一个专题,当然,主旋律是歌颂在县委县政府领导下。崭新的延山已经得到了全国地瞩目。

    唐逸和几个酒吧服务员坐在一起喝茶聊天,眼睛却寻觅着那条记忆中的倩影,姚小红远远和剧组地人谈笑,心里却在狐疑,也不知道唐逸跑来做什么,难道他也对拍摄电视剧感到好奇?

    酒吧虽然停业,但服务员还是可以进出的,剧组也乐得有免费的劳力。帮着跑个腿,搬搬扛扛啥的,例如县城郊区那几个摄影棚,就有服务员的汗水。

    千呼万唤始出来,当裘小艺满脸恬静的微笑登场时。唐逸不由得笑了。少了儿时的痴迷,现在更多地是一种欣赏。

    和印象中一样。她穿着粉红色职业套裙,茶色丝袜勾勒出美腿诱惑的曲线,妆有些浓,也是这个时代演员共有的特点,但却使得黑黑的睫毛更显弯曲细长,眼窝更显深邃,多了几分浓浓的别样艳丽。

    裘小艺的男朋友是个导演,只是当时并不出名,还是因为裘小艺的关系在夜朦胧剧组混了个副导演,人倒是俊朗帅气,和裘小艺站在一起颇有几分珠联璧合,才子佳人的态势,惹得服务员一阵惊叹。

    今天剧组成员和主要演员不过是观摩熟悉场地,并没有正式开镜,裘小艺和她男朋友周安坐在一个茶座上休息,而服务员也趁机上去索要签名,裘小艺倒是很热情,落落大方和服务员说笑,唐逸也被一名女服务员推了过去,女服务员还笑着说:“你不是想见见大明星吗,这就是了。”酒吧的服务生大多认识唐逸,只是不大清楚他的背景,见过他和陈局几次进出夜朦胧,知道他有些来头,而酒吧停业唐逸仍然得经理批准进入夜朦胧也证实了他们地猜测。

    裘小艺倒是挺开心,笑着对围过来的服务员们说:“大家坐吧,咱们聊聊,我要扮演的角色是大堂领班,我正愁没这方面的经验,刚好和你们取取经,学习一下。”

    裘小艺确实很认真,虚心的问服务员酒吧服务的特点,她托腮时专注的神情是唐逸最喜欢看的,很妩媚,很女人。

    周安皱着眉头,有些不耐烦,过了一会儿就站起来去找导演说话。

    裘小艺留意到一直不说话地唐逸,笑着问:“你为啥不给我提提意见?怕我抢了你的饭碗吗?”

    服务员都笑,在明星面前他们还是很拘束的。

    唐逸微笑道:“演出你自己就好,你理解的酒吧领班是怎么样的?我们这些人是作酒吧地,但我们地形象虽然真实,放电视上就未必讨喜。”

    裘小艺楞了一下,再看唐逸的眼神就有些诧异,说:“你真是这个酒吧地服务员?”

    唐逸点头,裘小艺笑道:“我看你比我还专业呢,和张导应该有共同语言。”

    张导是名五十多岁。胡须花白地老人,裘小艺是在取笑唐逸小小年纪扮老成,但见唐逸也不接自己话茬,微微一笑,拿起茶杯喝茶的恬静举止,又是怔了一下,直觉这年轻人和张导没准儿真能聊到一起去。

    或许唐逸的老成只有在一个人面前才能土崩瓦解,当周日下午,好不容易得闲准备睡个午觉的唐逸见到自己床前俏生生的宁小妹时。心里哀鸣一声,又要被折磨了。

    宁小妹还是一袭白裙。白色皮鞋,清丽动人,唐逸被她悄无声息的到来吓了一跳,朦胧间见到床前白影晃动,以为闹贼了呢,腾一下坐起,才看清原来是小妹驾临。

    “你想吓死我啊?”唐逸嘟囔着下床。又问:“干嘛来啦?”和宁小妹在一起就是这点好,没什么负担,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就算自己表现出不耐烦人家也不会往心里去。

    “我休几天假,来看看你。”宁小妹说着话就坐到了软椅上,和往常笔直的坐姿不同,她竟然靠到了椅子上,把唐逸看得目瞪口呆。

    唐逸嘴巴好久才合拢,挠着头问:“看你挺累的?怎么回事

    宁小妹道:“前几天有个任务呢,很重要的那种。”说着话身子一倾。又恢复了那笔直地军姿。

    唐逸道:“你靠你的,又没外人。”说着就去刷牙洗漱,回来时却见宁小妹正静静地看着床头柜上齐洁的照片。

    和以前理直气壮不同,唐逸这次有点心虚,却听宁小妹说:“挺漂亮呢,怪不得你喜欢她。”

    唐逸不接这话茬,说道:“走吧,咱去逛逛街。”

    宁小妹恩了一声。说:“去打游戏机。”唐逸无语。

    看着宁小妹又横扫了一遍游戏厅的街机,在满游戏厅小痞子半大小子闲散人员看怪物似的目光下逃离,唐逸实在有些身心疲惫,不过也只能怨自己自作自受。

    唐逸本来倒想和她和平相处,但游戏厅吃了亏。就想找拨回来。略一琢磨,又有了主意。领着宁小妹直奔百货大楼,女人都喜欢逛街,宁小妹却是肯定不喜欢的,将她吓怕也好,省了没事就来骚扰自己。

    唐逸作出一副喜欢逛商场的模样,在四层搂上上下下折腾好几趟,他体质好脸不红气不喘,宁小妹更不稍逊,只是目光有些迷惑,大概不懂唐逸领着自己上上下下干嘛。

    三楼是男士服装区,当唐逸又走马观花的领着宁小妹穿行其间时,宁小妹停下了脚步:指着不远处塑胶模特上地领带:“唐逸,这个挺衬你呢。”

    那是一条红黑相间的领带,凝重又不失活力,宁小妹走到模特身边,对售货员要那条领带看看。

    售货员笑着从柜台里面拿了一条新的,说:“妹妹真有眼光,金利来,名牌呢。”

    唐逸无奈只好走了过去,宁小妹接过领带就帮唐逸系,唐逸开始有些别扭,但见到宁小妹清丽玉容上的专注,渐渐的也就放松下来。

    售货员笑道:“小两口很恩爱呢。”

    唐逸不禁有些尴尬,宁小妹却认真的解释:“我们还没有结婚,就是订了婚。”

    售货员笑着说一样一样,比结婚后的还恩爱呢。唐逸只好默不作声。

    拿着包好的领带,唐逸也不好意思再和宁小妹耍孩子脾气,心里叹口气,以后还是认认真真对待她吧,这事儿本来也不怨她,说起来最卑劣的人是自己才对。

    下到二楼女装部时,唐逸对宁小妹道:“给你买件秋天的围巾吧。”

    宁小妹点头:“恩。”

    领着宁小妹进女装部,唐逸童心又起,看到不错地围巾就要宁小妹试,宁小妹却没显现出一丝不耐烦,每次唐逸说这条围巾不错,要宁小妹去试试时宁小妹就会乖乖拿着围巾,很认真的挽在脖子上。但时间久了,宁小妹没怨言,售货员可就不耐烦了,二楼才多大点儿地?客人又不多,眼见这年轻男女从来二楼就挨着柜台找围巾试,却不买一件,售货员不免就有了意见。只是这男女二人气质高雅,尤其是那女孩儿,淡雅恬静,清丽脱俗,就好像神仙妹妹一样,售货员有些怨气也就忍下,对宁小妹,谁也不好恶言相向,而且渐渐地。售货员倒惊奇起来,因为宁小妹每次挽好围巾。都会令她们眼前一亮,就算俗不可耐的款式颜色,挽在宁小妹身上也仿佛马上亮丽起来,都说人靠衣装,但在宁小妹面前,却是绿叶需红花照映。

    唐逸也在感慨,看着宁小妹挽上不同的围巾。展现出的不同靓丽味道,心里叹口气,她确实挺漂亮的。

    开始唐逸没注意,后来渐渐发现向这边儿看的售货员多起来,二楼仅有地两名男售货员更是伸长了脖子向这边望,唐逸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不管怎么说吧,这也是自己的未婚妻。

    等宁小妹摘下脖子上的红色围巾,又拿起唐逸早选好地另一件围巾准备试一下时,唐逸皱皱眉:“别再试了。”

    宁小妹道:“都不好看吗?”

    “不是。你穿什么都好看,是这儿的衣服不配你。”天地良心,唐逸总算说了一句大实话。

    宁小妹哦了一声,就放下了手上地围巾。

    唐逸道:“走吧,回头我托老妈给你买件漂亮地。”

    宁小妹犹豫了一下,没有说话,轻轻点了点头。唐逸有些好笑,估摸着她又是听说情人间要亲手选礼物啥的才能代表心意吧?

    “唐书记?”身后传来熟悉地男声。唐逸回头,不由得一笑,是雷浩,近来自己在常委会上的冲锋队,他左手挽着一个十七八的漂亮女孩。神态亲密。但唐逸就是猪也知道这不可能是他的情人,不然早就拔腿开溜了。

    唐逸忙笑着握手寒暄。又问:“这漂亮地小姑娘是谁啊?雷书记,我看不像你女儿,你可一点儿也不帅气。”

    小姑娘嗤的一笑:“叫谁小姑娘呢你?才多大点儿,说话老气横秋的。”

    雷浩斥道:“别胡说,这就是爸爸常和你提起的唐书记,快叫唐叔叔。”虽是斥责,却带着几分慈爱。

    小姑娘打量了唐逸几眼,不情不愿的叫了声唐叔叔。

    雷浩又抱歉的对唐逸道:“我女儿小霞,像她妈,不懂事。”

    唐逸笑道:“嫂子肯定也是大美人了,你可真有福气。”雷浩开心的大笑,提到他的妻子他是充满自豪的。

    唐逸介绍宁小妹:“这是我女朋友,宁小妹。”也不怪他这么介绍,宁小妹的“官方名字”他一着急还真忘了。

    雷浩早就注意到美若天仙地宁小妹,只是唐逸不介绍他也不好问,这时就笑起来:“不是我恭维你啊唐书记,你说天下好事儿都叫你占光了,事业就不说了,女朋友也这么出色,不过看起来?不是咱延山人吧,气质就不像,是大地方的,港澳台?北京?上海?”

    唐逸笑笑:“北京人,休假来看我。”

    雷浩又叫他女儿叫宁小妹阿姨,雷小霞可就更不情愿了,看女孩儿模样,还不见得比自己大呢。

    唐逸道:“算了算了,各论个的吧,把我们都叫老了,愿意的话,叫叔叔阿姨也行,哥哥姐姐也行。”

    雷小霞马上借坡上驴,叫起了哥哥姐姐,雷浩无奈的摇摇头,也奈何不了他的宝贝女儿。

    雷浩笑着对宁小妹道:“宁小姐远道而来,一会儿我做东,请你和唐书记吃一顿好吃的。”

    宁小妹说:“唐逸去我就去。”

    雷浩愕然,不明白宁小妹性格,还以为她对唐逸千依百顺呢,而且毫不做作的说出来,可见唐逸调教女朋友方面颇有一套,不由得对唐逸偷偷伸了下大拇指,弄得唐逸哭笑不得。

    唐逸看看四周,说道:“咱也别在这聊啦,妨碍人家做生意,找地方坐一会儿吧。雷浩赞同,几人向楼梯口走去,雷浩又问:“唐书记,你女朋友还是学生吧?看年纪和小霞差不多大,是大学生?”

    唐逸笑道:“不是,军人。北京军区地。”

    雷浩就是一愣,军人,姓宁?倒首先想起了那声势显赫的宁家,不过随即一笑,怎么可能,如果真是宁家的孩子,那唐书记的关系岂不是通天了?

    几人正准备下楼,却听楼梯口售货员笑道:“妹妹妹妹,试试这儿的围巾吧!”

    却是那俩男售货员。嘻嘻哈哈地举着围巾对宁小妹说话。

    宁小妹也不屑理他们,脚步不停。就准备下楼,雷浩却停下了脚步,沉着脸看着两个售货员:“你们在和谁说话?”

    满脸疙瘩地售货员指着宁小妹,一脸贱笑道:“和她呗,男朋友买不起的话我送她一条,喂,妹妹。你要不?”

    雷小霞不是老实孩子,骄纵惯了,在学校就称王称霸,刚刚地见面宁小妹虽然不怎么说话,她却对出尘脱俗地姐姐充满了好感,听售货员阴阳怪气的调笑宁小妹,心中火起,讥笑道:“看你那满脸疙瘩吧,长得那德行还卖货?人家走你跟前就想吐,还是快转行吧。做这行没前途!”

    疙瘩售货员在街上认识几个混子,出去吃夜市也是经常不给钱地主儿,被雷小霞一顿挖苦脸都青了,脸上的疙瘩更是一个个涨得通红,指着雷小霞道:“小骚皮你他妈说谁呢?”

    话音刚落,眼前白影一晃,接着就觉脸上一沉,身子不由自主向后踉跄。“嘭”的撞到货架上时鼻子处的剧痛才传到大脑,惨叫一声蹲在地上,捂着血淋淋的鼻子大声呼痛。

    宁小妹是用他手里的围巾抽过去的,看得雷浩,雷小霞一阵发呆。这劲道也太足了。

    唐逸皱眉低声道:“以后别乱动手。哪有女孩喜欢喊打喊杀地。”也不知道是不是看了疙瘩脸的惨状有些心虚,担心自己以后也会是这样的下场。

    宁小妹轻轻点了点头。倒令唐逸好一阵诧异。

    疙瘩脸的同伴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大声道:“妈的动手是不是,有种你们别走,我去叫人!”

    二楼女装部经理也匆匆跑来,看到售货员被打伤就气愤的对唐逸几人喊:“都不许走!这还有王法吗?在这儿你们也敢动手打人?”

    雷浩对唐逸伸手:“唐书记,借我手机用一下。”唐逸一笑,就从包里拿出手机递过去。

    雷浩拨了个号:“陈局吗?我雷浩啊,我现在在百货大楼,这里的职员公然调戏少女,又聚众斗殴,我看这里很有问题啊,恩,有黑店的嫌疑。二楼经理这时候听出不对劲儿了,问雷浩:“什么黑店?什么调戏少女?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雷浩也不理他,将电话递还给了唐逸,雷小霞倒是笑嘻嘻道:“你管我们是谁,你不叫得挺欢的吗?傻了吧唧的。”她倒是最喜欢在老爸面前狐假虎威。唐逸可不想出这种风头,影响不好,和宁小妹下了搂,在一楼等雷浩。

    二楼经理知道情况有些不妙,忙回经理室给老总打电话,大概七八分钟后,几辆警车呼啸而至,杨队带队,见到唐逸和雷浩都在就是吓了一跳,马上大声呼喝警员封二楼,抓人。一时间二楼鸡飞狗跳,不相关地售货员也被大声训斥着。

    听着上面的闹腾宁小妹蹙眉,唐逸道:“不喜欢看?地方上就这样,县委书记就是天王老子,唉……”心里也有些无奈。

    宁小妹轻轻道:“恶人就要恶人磨,你也不必太在意。”

    唐逸默然,她好像什么都不懂,又好像什么都能看透。

    二楼,百货公司总经理不久匆匆而至,他不认识雷浩,但认识杨队,听杨队一介绍雷浩的身份,心里就是一哆嗦,忙和雷浩握手问好,看着疙瘩脸一脸鼻血,被手铐扣住蹲在那儿大声呼痛,不时还被人踢上几脚,气愤的道:“雷书记,是我不对,我失察,现在我就开除他们,这俩地痞就应该接受法律的制裁。”

    雷浩笑道:“还是王经理深明大义。”又问那二楼经理:“我可以走了吗?”

    二楼经理腿一哆嗦,吓得只是点头,却说不出话。

    雷浩吩咐杨队秉公处理,自己这就去警局录口供云云,这才带雷小霞下楼,和唐逸两人汇合,笑着对宁小妹道:“见笑了,小地方,我们就狐假虎威的,你可别笑话我。”

    宁小妹从不说违心话,只是点点头,倒令雷浩一阵诧异,心说这女孩真有性格,也就唐书记能降住她。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