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六十五章 韵事

六十五章 韵事2017-11-8 23:43:0Ctrl+D 收藏本站

    和宁小妹在雷浩家吃了顿晚饭,就在唐逸大夸嫂子手艺巧夺天工之时,宁小妹冒出句:“你做的菜比嫂子做的好吃呢。”

    雷家三口愕然,随即莞尔,都以为宁小妹爱屋及乌,雷家嫂子尤其喜欢宁小妹的性格,笑道:“那改天我们去你家做客,请唐书记掌厨。”

    雷浩却是看着唐逸微微一笑,心说原来你为了哄女朋友倒是下厨这种女人活都做。

    对宁小妹的言论唐逸早就见怪不怪,或者说有些麻木更为贴切,也不在意,笑着对雷家嫂子说成成,下次一定我下厨。

    送走宁小妹后,唐逸倒是每天晚上都会去夜朦胧坐坐,现场看大明星的表演倒是颇有一番新鲜。裘小艺喜欢和歌舞厅的服务员交流,时间长了,倒也能叫出大多数服务员的名字,尤其对那个不爱说话,喜欢坐一边喝茶装深沉的“小唐”印象颇深。

    唐逸这些天倒是有意外之喜,就是党校林老师曾经去看过他,隐约提到唐逸如果所有科目都能考试及格的话,电大本科证书今年年末就可以拿到,倒令唐逸有些意外,本来他读的是两年班,想不到只用一年就能拿到毕业证,其中自然少不了林老师的帮忙,林老师可能怕被唐逸批评,说话很隐晦,给自己留了后路,唐逸倒是笑着谢了她,毕竟只是酌情照顾,不是弄虚作假,电大的毕业证也不是自己的目标。

    唐逸倒对报考研究生费了一番思量,延山距离最近地名校是省城的东工大。在国内名校可以排进前十,但就算凑合凑合报考东工大,课程安排也不成啊,县城毕竟距离省城太远。就算读在职研究生班也调整不开时间。

    看来读研究生一事只有缓缓再说了,而且唐逸也有些没底。这一年多时间自己只顾运营官场,高数英语等必考科目怕有些忘了,倒需要买些书重新温习,想想也只能明年再说了。

    正琢磨呢。看到二楼姚小红对自己招手。马上知道有人来了电话,近来酒吧就那么几个人,为了不显山露水唐逸每次来都是将包放二楼,唐逸上楼时姚小红姗姗而下,她对这点很注意,免得酒吧服务员以为自己和唐逸有什么暧昧。

    唐逸在二楼包厢等了一会儿,电话就又响了起来,接通,是萧金华柔和的声音。

    华逸基金发展迅猛。萧金华自己的资金已经近十亿,还不包括在俄罗斯地圈地运动所购买的土地和资产,而华逸基金在美国更是热卖,萧金华可操控地资金已经不下三四十亿,这一方面得益于美国媒体制造美国梦的宣传攻势。另一方面有唐逸对大局的判断。萧金华的资本操作实在得心应手,令中小投资者信心大增。

    不和谐地小插曲就是几家八卦杂志挖出华逸基金在大陆南方投资房地产。更透露华逸基金很可能与俄罗斯金融寡头有千丝万缕地联系,倒令华逸基金蒙上了一层红色资本的面纱,不过毕竟不是主流舆论,也没人较真,唐逸却知道美国政府对红色资本的恐惧,联想购买ibmpc部时遇到的种种波折就是明证。唐逸可是担心华逸基金被美国主流断定为红色资本后会在进军美国敏感行业时遇到不必要的麻烦,是以一时叮嘱老妈小心小心再小心,其实就算唐逸不提,萧金华也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

    果不其然,萧金华这次的电话唐逸已经等好久了,唐逸就知道老妈早晚会进军实业,而不会只作运作资本的金融大鳄,她等的只是一个契机而已。

    “小逸,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桑迪·勒纳这个人,有人刚刚介绍我和他认识,他最近新公司资金有些问题,知道我地基金资金充裕,想将手头的思科股份抵押给我套现,但我打听了,听说思科现在境况不佳,对计算机这行业我又刚刚接触,所以有些拿不准主意……”

    当听到桑迪·勒纳时,唐逸只觉得有些耳熟,但听到思科,唐逸脑袋嗡了一声,马上想起来,桑迪·勒纳,可不就是思科创始人?夫妻俩握有思科33%的股份,后来因为和总裁意见不合离开思科,但数数年头,似乎他夫妻俩去年就应该离开思科,为什么迟了几个月?唐逸这个念头一闪而逝,这并不重要,现在重要的是老妈竟然有机会触及思科。

    看来他夫妻俩是要现在离开思科了,那可不就是思科第一次危机?总裁和创始人发生严重意见分歧,在路由器市场又遇到强力挑战,如果不是钱伯斯力挽狂澜,谁会想到现在这个步履维艰,市值只有几亿美元的小公司会在十年后市值达到5700亿美元,超过微软成为世界第一大公司?虽然紧接着科技泡沫股地破灭使得它地市值锐减,但经过几年恢复,到2008年,仍然以三千多亿美元的市值列为美国科技产业三大巨头行列。

    “妈,你是怎么想地?”。唐逸尽量保持着冷静,不将自己的欣喜若狂表现出来。

    “听说思科盈利能力很强,虽然现在短暂的低迷,股票大跌,但我见过他们的新总裁钱伯斯,我觉得这人很有能力,思科应该会扛过这次打击。而且他也极力说服我买下新股份,承诺我不会后悔,说实话,我看他那么自信,还真有些触动,这人啊,不简单。”

    唐逸微笑,老妈都见到钱伯斯了,那位数字世界的传奇人物。思科正是在他的带领下,采取兼并兼并再兼并的策略,用了不到十年,将几亿市值的公司发展为市值五千亿地巨无霸。而微软从上市到5000亿,却是用了二十五年的时间。

    严格来说钱伯斯在计算机行业属于门外汉,他发展思科靠得是自己的生意头脑,大概正因为如此。钱伯斯才会更喜欢和老妈合作吧,大概觉得他们属于同一种人。不懂计算机,却凭着商业头脑预见到未来网络市场的巨大份额。而且能获得强力基金地支持,也是现在钱伯斯和思科所急需的吧。

    唐逸笑道:“老妈,你就凭你地感觉走吧。我相信你。完全支持你!”

    萧金华咯咯笑了起来:“傻孩子,还学会油嘴滑舌了,是不是宁家那小姐教的你啊?”

    唐逸撇撇嘴,心说宁小妹?倒是能将诙谐风趣的人变成木头。

    犹豫了一下,唐逸问道:“妈,齐洁还好吧?”

    萧金华笑道:“那是你的小媳妇儿,好不好你问谁呢?”她倒是越来越喜欢逗弄自己地“傻”儿子。

    唐逸叹了口气,或许觉察到儿子情绪地低落,萧金华柔声道:“放心。她挺好的,就是老给我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她可以去看你,我看啊,我再不答应她,她可就要造反啦。”说着又是一阵娇笑。

    唐逸叹口气。没有说话。见到又怎样?自己难道还真能厚着脸皮留她当自己的情人?

    “小逸啊,感情的事要自己解决。妈也给不了你啥意见,不过齐洁那孩子真的不错,宁家那姑娘我没见过,但想来也是很惹人怜爱的吧,你二叔倒是夸得她天上有,地下无的。说真的,你是不是移情别恋啦?”

    唐逸摇摇头,默不作声。

    儿子心情不好,萧金华也就赶紧换了话题:“思科的股份开价是一亿九千万,你说说,是用基金控股地方式还是用我个人的名义控股?”

    唐逸稍微振作,不假思索的道:“当然是你去作大股东,思科前景很好的,我看网络这一块儿是未来十年世界经济的助推器。”

    萧金华笑着说好,又道:“儿子,老妈给你汇了笔钱,买辆车吧,就当老妈地生日礼物。”

    唐逸不好拂了老妈地意,恩了一声。其实唐逸知道,自己有钱,日子过得舒适些也没啥,但也不能太惹眼,如果小小的县城自己开辆豪华跑车,实在有些不像话,毕竟党地干部还是讲究艰苦朴素的作风的。

    挂了电话下楼,才发现酒吧里灯光明亮,外面夜幕已经降临,看看手表,已经过了七点了。

    酒吧服务员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剧组也已经收工,只有少数几名演员还在看剧本聊天,其中包括裘小艺。

    裘小艺一眼见到从二楼下来的唐逸,喜道:“总算抓到一个跑腿的,小唐,跟我出去一下。”

    唐逸道:“干嘛?”

    有几个演员就笑,外号猛子的演员更打趣裘小艺:“姐姐,你这号召力弱了点,我们淳朴的延山人民可是对你不感冒啊!”

    裘小艺也不理他们,瞪了唐逸一眼:“叫你来就来,别怕,不会吃了你!”

    姚小红笑着道:“裘小姐想上街亲手选几件服装,你就去吧。这样,我去帮你选件干活的衣服。”说着就上了二楼,下来时拿了一套黑色休闲装,棒球帽,还有一副墨镜。

    送到唐逸手边时低声笑道:“帮你买的生意礼物,穿上看看,效果应该不错。”

    唐逸笑着说声谢谢,在二楼换上衣服照了下镜子,不由得笑笑,确实跟换了个人似的,看起来充满青春活力,戴上墨镜,更显得酷酷的,再没有唐书记的一点儿影子,唐逸知道姚小红是担心自己和裘小艺走一起又惹出什么麻烦,所以才把早买好的礼物提前送给了自己,不由得有些感激她的细心。

    裘小艺就不是这个感受了,和唐逸走在大街上,看着唐逸棒球帽,墨镜将他的本来面目遮得严严实实,好笑得道:“怎么?你是名人啊?比我捂得还严实。”

    可不是,裘小艺也不过只戴了一副大大的墨镜而已。

    唐逸也不吱声,裘小艺却更喜欢逗弄他:“喂。是不是和我走一起很丢脸?你也太伤我自尊了吧?”

    唐逸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曾经的梦中情人这么八婆,干脆将帽子往下一拉,帽檐遮住了大半张脸,逗得裘小艺格格娇笑。

    裘小艺逛了几家服装店。也没选到合适地,悻悻道:“还是等服装从北京买吧。”

    不过从这次逛街后。裘小艺倒喜欢起和唐逸说话,唐逸越是不吭声,她越喜欢逗弄唐逸,害得唐逸后来都不大敢去夜朦胧坐。被迫改变了每天晚上要去夜朦胧喝茶的习惯。

    周六。兰姐带着宝儿回老家省亲,百无聊赖的唐逸只好又来到了夜朦胧,进了酒吧松口气,裘小艺没在,只有几名剧组人员在忙着搭架子,为明天的拍摄作准备,将包放到二楼交给姚小红,刚刚下楼准备喝杯茶,一名剧务就指着唐逸道:“喂喂。你,将这些衣服送去三号摄影棚。”说着指了指一处茶座上地几套服装。

    唐逸心中不悦,但没有说话,怎么也要给姚小红面子,毕竟自己的身份是服务员。抱起那几件服装出门。搭了辆三轮。向郊外驶去,县城郊区有几座摄影棚。是为拍摄外景和几处不属于歌舞厅场景地镜头搭建的,都是木板房,几家摄影棚,用铁丝网圈起来,串着小灯泡,仅有的通道旁也有个木屋,两名保安喝得兴高采烈,唐逸大声问了他们好几遍才回过头,随便指了指里面一间木板房:“那是三号棚!”

    唐逸心说也就延山民风尚算淳朴,不然将你们里面的东西偷光你们都不知道。

    月光皎洁,虽然摄影棚里没有灯光,但纤毫必现,唐逸倒也很快找到了用白粉笔写着个大大地“三”字地木板房。

    推开木门的时候木板房就一晃悠,将唐逸吓了一跳,心说搭建的也太简陋了吧?放后世就是高危建筑。

    迈步走入,就听里面“咦”一声,接着有人娇笑:“呦,小唐大家光临,咦,你也会帮人跑

    窗口的月光淡淡洒落,唐逸适应了一会儿才看清坐在一张桌子旁的人影,是裘小艺,正似笑非笑看着自己,她应该没有换服装,因为那身装束是那么熟悉,正是曾经深深铭刻唐逸脑海的白领丽人形象。

    粉红职业套裙裹着她苗条的身段,茶色丝袜勾勒出美腿诱人的曲线,艳丽照人的脸蛋,略带妩媚地眼神,一切一切都曾经充斥唐逸儿时的心扉。

    唐逸微微怔了一下,随即问:“你怎么在这儿?”

    裘小艺有些无奈的道:“有场戏怎么拍都觉得不对味,我这不正寻思呢吗?你来得刚好,给我点意见?”

    唐逸摇头:“我哪有什么意见给你。”就将衣服向桌上上一放准备离去,却不防脚下绊到一根绳子,险些将唐逸绊个趔趄,唐逸气得用力一踢,在裘小艺惊呼“不要”的时候,几道黑影带着风声噼里啪啦倒下来,,唐逸下意识一拉裘小艺,那几片倒下来的木板重重砸在唐逸背上,将唐逸和裘小艺一起砸倒在地。

    唐逸背上剧痛,又听一阵噼里啪啦声,不知道都什么东西倒下压在背上地木板上,唐逸背上越发沉了,双手撑起,用力拱了下,背上地木板不但没被拱开,反而因为他这一动,越发压了下来。

    “你没事吧?”身下裘小艺有些慌张的问。

    唐逸说:“没事。”这时才感觉到,自己整个身子平平地压在了裘小艺的身上,裘小艺仰面朝天躺着,清澈的大眼睛就在自己不远处,更马上感觉到裘小艺高耸的胸,柔软的身子带来的快感,唐逸更尴尬的发现,四周被木板盖得严实,自己和裘小艺这块狭小的空间却是动一动都难。

    裘小艺听得唐逸说话,心里可能稍微安定,但猛然发现两人姿势之暧昧,脸马上腾的红了起来,仿佛能沁出血来,低声说:“你,你闪开点。”

    湿热清香的气息扑到唐逸嘴边,唐逸一阵心猿意马,说:“恩恩”裘小艺却是急忙侧头。闪躲他的气息。

    唐逸用力撑起双臂向上一拱,木板微微一动,接着更大的压力猛地压下,唐逸“哎呦”一声又结结实实趴在了裘小艺身上。

    裘小艺又气又羞:“你故意地吧?”

    唐逸心说天地良心。也懒得辩驳,说:“我喊人吧。”

    裘小艺摇头:“别。被人看到像什么话,还是,还是你把木板弄开吧。”

    唐逸无奈,只有再次用力去拱木板。但每次木板都是轻微的颤动一下。又哪里拱得开?

    在一次次用力,又一次次压在裘小艺柔软的好像棉花糖一样的身子上地过程中,唐逸不可避免的起了男性生理反应,感觉着火热地下体一次次在裘小艺弹力惊人的大腿上的碰触,深陷,弹开,唐逸脑袋就有些涨,即尴尬,又有些享受这种滋味。

    裘小艺羞得话都不敢说了。只能将两条腿向旁边挪,躲避这种尴尬的接触,但空间实在太小,她地双腿刚刚分开就再挪动不了丝毫,唐逸却是赫然发现。自己地火热被丝袜双腿的柔软包夹。活动间那美妙滋味实在难言。

    “你,你别动了。”裘小艺羞恼的申斥唐逸。两只沁出汗的手费力的移动,终于伸到了她和唐逸身体之间,用力推唐逸小腹。

    被她柔软而有力的小手推了几下,唐逸就觉下身更加火热,无奈的看着她,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裘小艺推了几下,推不开唐逸,反而是双腿之间的火热更加庞大,再不敢随便动,羞恼的道:“你,你怎么这样?”

    唐逸无奈地道:“我也不想的。”夏末衣服很薄,两人贴的又紧,两层衣服和没穿也没什么两样,唐逸感受着身下弹力惊人又绵软无比的身子,竟然渐渐享受的感觉超过了无奈,当感觉到裘小艺费力地将两腿让开时,不自觉地下身就动了动,更加深入到裘小艺两腿之间。

    “你,你……”裘小艺气得说不出话。

    唐逸撑起上身的双臂渐渐架不住木板地重量,上身也开始缓缓的压向裘小艺,一点点压住了裘小艺高耸的胸部,那蚀骨滋味使得唐逸脑袋嗡的一声,险些就用力抱起裘小艺享受,但仅存的理智尚在,唐逸咬着嘴唇,用力抵抗身下火热娇躯带来的诱惑。

    “你喊人吧。“裘小艺终于无奈的接受可能被抹黑的现实。

    唐逸脑袋总算清醒,开始大声叫人,但喊了十几声,外面却根本没有一丝回应,无奈的道:“我来的时候那俩保安喝酒呢,喝多了睡了吧?”

    两人都沉默下来,但那**的气息却不会沉默,柔软丝袜的双腿包夹使得唐逸彻底迷失,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轻轻的动享受更多的快感,直到裘小艺双手在他小腹狠狠抓了一把,唐逸才激灵一下清醒过来。

    裘小艺没有说话,黑暗中也看不到她的表情,唐逸却是知道自己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沉默了一会儿,唐逸再次撑起双臂用力一拱,去不想身后木板哗啦一声就向旁边滑去,看来先前的用力并没有白费,实在是就差这最后一下。

    唐逸目瞪口呆,甚至忘了站起身。

    裘小艺低声道:“还不快起来?”

    唐逸这才清醒,飞快的爬起,看着裘小艺慢慢起身,在那抚平套裙上的褶,更不知道说什么好。

    裘小艺瞪了唐逸一眼,恨恨道:“你还说不是故意的?”

    唐逸只有无奈的等着她的痛骂,却是出乎意料,裘小艺犹豫了一会儿,嘱咐道:“你,你不要出去乱说啊!”

    唐逸初始愕然,接着就猜出了裘小艺的心思,心里叹口气,演员也真不容易,如果是平常的女人,只怕告自己耍流氓都有可能,她却只能尽力将事情淡化。唐逸忙用力点头,心说就我还怕你说出去呢。

    很是尴尬,见裘小艺也没别的表示,忙说:“我走啦。”犹豫了一下,终于没问她和不和自己走。

    到了夜朦胧酒吧,唐逸就急着去二楼拿包好回家洗澡,在二楼却遇到了脸色不善的姚小红,见到唐逸就拉他进了经理室:“我正找你呢,气死我啦。”

    虽说气愤,也没忘帮唐逸泡一杯茶。

    唐逸下身湿漉漉的难受,却也只有忍着,问:“怎么啦?”

    姚小红满脸气愤:“小白脸真是没好心眼,你猜怎么着,今天胡凯跟我说要我陪他睡一觉!”

    唐逸听了却笑了:“你没老大耳刮子抽他?”

    姚小红哼了一声:“我倒想,可他怎么说,他说我不答应的话剧组就撤出咱这酒吧,一切损失我负责!”

    唐逸皱起了眉头:“他说撤就撤?你们合同上怎么写的?没提违约金的事儿?”以姚小红的精明应该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姚小红道:“签了,可那是跟剧组签的,赞助商要剧组撤的话,他们也没辙,咱们告也只能告剧组,听说吧,赞助商和剧组最近闹得很不愉快的,好像是那富婆的丈夫看中了裘小艺,人家不答应,本来合作就要破裂,真的撤资的话,我看这剧也拍不成了。唐逸蹙眉,潜规则吗?张导为人是很正直的,倒想不到制片方要潜一次裘小艺。

    姚小红问:“你看这事儿怎么办?告剧组也没用,可我这一口气啊,还有一个月的损失,咱给的赞助费好像也要收不回来。”

    唐逸沉吟了一会儿:“你和张导谈谈,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儿,小白脸那又是怎么回事,打听清楚了咱再想对策。”

    姚小红点头:“也只能如此了。”

    唐逸这才起身,拿着包飞快离开,令姚小红一阵诧异,怎么茶也没喝一口?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