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六十七章 美丽的邂逅

六十七章 美丽的邂逅2017-11-8 23:43:2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在姚小红几次催促下,终于讪讪来到了夜朦胧,《夜朦胧歌舞厅》剧组现在处于停工状态,大多数剧务演员都趁有时间去延山风景区游玩,酒吧里只有少数几个人还在看剧本讨论,而裘小艺就在其中。

    看到唐逸裘小艺脸一红,就把脸转开去和别人说话。

    姚小红对唐逸招手:“快来,电话哪说得清楚,你怕这有老虎吃你啊?”

    声音挺大,裘小艺脸更加红了。

    唐逸无奈的坐到了姚小红那茶座,说:“怎么啦?急急火火的叫我来,不和你说了吗?投资马上就会到。”

    姚小红压低声音道:“张导急啊,他不大相信我。”

    唐逸心说也难怪,人家确实不会因为几句口头承诺就相信小县城的酒吧老板。

    “张导在楼上和赞助商谈呢,那个老富婆和她丈夫都在,胡凯也在包厢里。”说到这儿姚小红诡秘的一笑:“看看人家夫妻真是开明,互相不干涉私生活,我看啊,那老男人估计也知道他老婆和胡凯的关系。”

    唐逸笑笑,一对儿**的夫妻。

    唐逸问:“那男人叫什么?作什么生意的?”

    “好像姓楚,经营一家广告公司,听说是很火,应该有个几百万吧。”

    唐逸微微点头,当时来说,已经很不简单了。

    姚小红说:“我再去看看他们谈判的结果。”

    姚小红上楼后,唐逸偶然回头,正巧和裘小艺目光对上,裘小艺咬着红唇,恨恨瞪了他一眼。

    唐逸无奈的叹口气,低头喝茶。谁知道不一会儿,脚步声响,一双高翘性感的黑色高跟鞋映入了他的眼帘。

    唐逸愕然抬头,裘小艺气呼呼坐到了他对面。

    “我越想越生气,以前对你印象挺好的,你怎么这样?”裘小艺瞪着唐逸,尽力压低声音质问。

    唐逸一脸尴尬。却不知道怎么回应人家地愤怒。

    “我是想告诉你,不管你当时怎么想的吧,别因为这个不来上班,你们老板叫你你都敢不来,是不是不想要这工作啦?”

    唐逸楞了一下,看看裘小艺,想不到她心肠挺好,不过怎么都觉得有些滥好人。

    “不过你我算记住了,你给我小心点儿。我告诉你,我黑白两道都认识人的,小心我找人揍你!”可能以为真是面对的服务员,裘小艺恶狠狠的恐吓唐逸,倒令唐逸一阵无语。

    这时候楼梯上踢踏声,一名舔胸叠肚的胖男人从二楼施施然而下,在他身边,胖胖的贵妇人相映成趣,后面。一脸谄笑地胡凯构成另一道亮丽的风景。胖男人楚经理一眼就见到了正恐吓唐逸的裘小艺,马上笑着加快了脚步向唐逸这桌走来,离老远就打着哈哈:“小艺啊,好久不见,你可是更漂亮啦。”

    胖女人和胡凯也不管楚经理,脚步不停,一起出了歌舞厅,估计是找地方胡混去了。

    裘小艺脸上闪过一丝厌恶,但还是礼貌的站起来和他握手,楚经理也不客气。大咧咧就坐下,看了眼唐逸:“他是谁?”

    裘小艺道:“这个酒吧的服务员。”楚经理马上皱眉道:“喂,你给我坐远点,我和小艺有事儿商量。”

    裘小艺冷淡的道:“事无不可对人言,楚经理有事就明说吧。”

    楚经理大笑:“哈哈,爽快,我就喜欢你这个性子。”看了眼唐逸,略微压低声音对裘小艺道:“我上次叫张导跟你提得事儿怎么样?只要你答应。我保准捧红你!”

    以前虽知道这事儿,毕竟是张导隐晦的一说,而且张导也在背后臭骂了楚经理一顿,裘小艺也没放心上,但现在裘小艺听得他竟然厚颜无耻到明目张胆的跑来和自己说那肮脏的交易。气得脸通红。大声道:“请你马上离开这里,我不想再见到你。”

    楚经理没想到她反应这么激烈。脸上有些挂不住,却又不能发作,冷哼一声站了起来:“给脸不要!”

    唐逸却问道:“什么事儿啊?”

    楚经理碰了一鼻子灰,正郁闷,听唐逸问,以为唐逸是裘小艺地影迷,刚好借机发作,落裘小艺面子,骂道:“妈的有你个sb啥事儿?我想花钱和她睡觉,咋啦?你以为她们是高高在上的偶像啊?老子告诉你,一堆高级妓女而已!”

    裘小艺气得脸通红,和所有女人一样,就在桌子上找杯子,这桌只有唐逸面前的茶杯,裘小艺刚刚端起来,已经被唐逸夺过,唐逸笑道;“干嘛呢?会触犯法律的。”说着对那边的姚小红喊道:“姚经理,报警,有人在公共场所行为不检。”

    楚经理听得这话,真是哭笑不得,指着唐逸对裘小艺道:“看看吧,就你这影迷的德行,你总和这样的影迷混儿一块还能有啥智商?刚才的事儿我劝你还是好好想想吧。”

    裘小艺也被唐逸气得够呛,心说你真傻假傻?这儿地公安敢动京城里的富豪?

    唐逸也不说话,还是低头品茶,楚经理看姚小红真去打电话,大咧咧一坐,说:“我还就不走了?倒要看看谁敢抓我!”

    几分钟后,杨队带着几名干警气喘吁吁的涌进来,听陈局说是唐书记的事儿,他还不当大案要案?更庆幸今天晚上轮到自己值班。

    有陈局吩咐,杨队也没和唐逸招呼,进酒吧就问:“谁报案?”

    姚小红忙把他们领到唐逸这一桌,楚经理大咧咧一指唐逸:“是他报案。”说着从内衣口袋掏出一张名片,扔给杨队:“这是我的名片!”

    杨队看也没看,顺手望地上一掷,严肃的道:“站起来!懂不懂文明礼貌?我们文明执法。也请您配合!”

    楚经理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见这彪形大汉一脸严肃,确实挺吓人的,只好慢腾腾站起来。“

    杨队又对唐逸道:“也请您起来跟我们回去录口供。”

    楚经理一听就急了:“喂,我说你们怎么回事儿,屁大点事也要去局子里录口供?”

    杨队冷声道:“我们办案用你指手画脚吗?都给我带回去。”

    唐逸指了指裘小艺,很实诚的道:“她也是证人。”把裘小艺气得恨不得上去咬他一口。这种事儿躲都来不及呢。

    张导急急凑过来,说:“各位同志,我是《夜朦胧酒吧》剧组的,能不能和你们聊聊?”

    杨队摆摆手:“我们在办案,有话回头再说!”

    张导无奈地看着裘小艺,又说:“我去打个电话。”自然是暗示裘小艺自己会帮她地。

    三人被带进公安局,却是境况迥异,楚经理被呼喝着拽进了审讯室,唐逸和裘小艺却被请进休息室。坐在沙发上,端着干警送来的茶水,裘小艺就有些晕,问唐逸:“怎么回事儿?你们这儿的警察都有仇富心理吗?”又突然想起自己可能会被曝光,气得拿着茶杯就砸在唐逸放在桌子上的手背上:“你就是扫把星,遇到你我算倒了霉了!”

    唐逸自顾拿起茶杯喝水,气得裘小艺道:“又装深沉,你手不疼啊?就不能做做样子让我解恨?”

    唐逸嘘了一声,接着门一响。杨队走了进来,给两人录口供,说话很和蔼,唐逸对裘小艺笑道:“不要怕,实话实说,他们不会曝光你的身份。”

    裘小艺刚白了唐逸一眼,却听杨队笑道:“是啊裘小姐,您放心,这事儿绝对不会传扬出去,还有。我也是您的影迷,一会儿还请您帮我签个名。”他哪里又是裘小艺地影迷啦,不过凑趣讨唐逸欢心,以为唐书记对她有意呢。

    唐逸简单说了事情经过,杨队小心翼翼道:“这事儿,只能用治安条例来处罚,行为不检,当众宣扬淫秽思想。也就能拘留。”他却是怕唐逸不满意。

    裘小艺却被搞得晕乎乎的,就这?也能拘留?延山警方也太喜欢公事公办了吧?

    唐逸轻轻点头,杨队这才松了口气。

    唐逸和裘小艺刚刚走出休息室,陈达和抹着汗跑上了二楼,唐逸地事儿。他能不亲力亲为吗?

    看到唐逸也不管外人在场。大声问:“唐书记,谁惹你了?怎么整?”

    杨队苦笑。他倒也想这样和唐逸套近乎,却是级别不够,只能小心翼翼的按正规程序走,不能表现的像个官僚,否则只会适得其反。见陈局来了,打个招呼就想悄悄闪人,陈达和却抓住他问事情经过。

    裘小艺开始听陈达和叫唐逸唐书记也没太在意,以为唐逸在公安局认识个把个人也没什么大不了,心下一笑,怪不得他们明显偏袒呢。

    但听那个杨队长一口一个局长,裘小艺就诧异起来。

    陈达和听杨队介绍完情况,拉着唐逸就奔审讯室,裘小艺也只好跟在后面。

    透过审讯室门上小小的铁栅栏窗,可以见到里面的干警正大声训斥楚经理,楚经理却是不服不忿,站起来激动地说着什么。

    陈达和冷笑一声:“北京人,够牛地啊!妈地不收拾老实他我就不姓陈。”说着就拽过旁边地杨队,说:“教训教训他,安个袭警的名儿。”

    唐逸在陈达和拽杨队的时候就走开,在楼道窗口向外看风景,裘小艺却听得清楚,吓了一跳,这些人也太无法无天了。

    杨队二话不说就开门进去,接着就见两名干警抓住楚经理劈头盖脸打起来。裘小艺又吃惊又好笑,更多的还是快意。

    陈达和却笑着对裘小艺道:“裘小姐,我们唐书记正直,见不得这个,一会儿你可别告诉他。”他倒挺能替唐逸撇清。

    裘小艺好奇的问:“你老说唐书记唐书记,小唐是什么书记?”

    陈达和诧异道:“县委书记。你不知道吗?唉,看我这张嘴。”一脸懊恼,随即又赶忙小声道:“你可别跟他说是我说的,就说是你自己猜出来的。”

    裘小艺不由扑哧一笑,其实开始见到陈达和的种种做派,裘小艺是对他没丝毫好感地,觉得这人官僚冷血而又霸道。绝对不是什么好人,但此时才发现他还有率真可爱的一面。

    裘小艺笑着看向唐逸背影,慢慢走到他身边,和他一起看窗外落叶盘旋而下。

    “大书记,总算知道你为什么喜欢装深沉了,喂,做官是不是都要戴着副面具?”

    唐逸耸耸肩,没有说话。

    “还装呢?我看啊,就那天晚上你没戴面具。”裘小艺说完脸就红了。

    唐逸哭笑不得的摇摇头。

    “喂。你虽然是县委书记,不过姓楚的在京城有些路子的,你别作得太过分。”裘小艺倒有些替唐逸担心。

    唐逸笑道:“没什么的,我在京城也有些路子。”

    裘小艺嫣然一笑,想想也是,年纪轻轻的县委书记,肯定是有些背景地。

    “喂,你是为了我吗?”裘小艺清澈的大眼睛看向唐逸。

    唐逸犹豫了一下,轻轻点头:“大部分是为了你。也有别的原因。”

    裘小艺笑了:“总算你没戴着面具说话。”

    唐逸侧头,看着风姿绰约地裘小艺,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曾经的梦中情人,却有血有肉的站在自己身边,更曾经和自己有过那种暧昧的接触,离得近了,少了些神秘,却多了几分真实可亲,一切一切。令唐逸心潮起伏。

    “裘小艺,帮我签个名吧!”唐逸轻声道:“我很久以前就喜欢你的电影,知道吗?在我眼里,你是最漂亮的明星!”

    裘小艺微怔,第一次听到唐逸这般柔和平静地话语,看着唐逸诚挚的双眼,她轻轻点点头,她随身包包里带着彩笔。拿出来问:“签哪儿?”

    唐逸穿得是那套黑色休闲服,想了想将休闲上衣拉直:“签这里,我回家珍藏起来。”

    裘小艺笑笑,在唐逸地胸口龙飞凤舞的写上“裘小艺”三个字,想了想。将脸凑过去。在唐逸胸口衣衫上用力印了一吻,红红的唇印。没有暧昧,荡溢的却是一份柔软温暖的气息。

    “认识你很高兴。”裘小艺伸出了手,唐逸也伸出手,轻轻和她握在一起。

    “裘小艺,你要努力哦,你一定会成功地。”看着她明快地笑容,唐逸送出了衷心地祝福。

    裘小艺用力点头,轻声道:“你也是,等你上了央视新闻,成为万众焦点时,别忘了,有个朋友在遥远地角落为你干杯。”

    《夜朦胧歌舞厅》得到南方《时代》的赞助,重新开机,而唐逸,再没有踏进过酒吧一步,裘小艺每次开机,总是会习惯性的看向一个角落,每次,她都失望的收回目光,但她告诉自己,努力,自己会成功的,因为,有个木头一样的人这样和自己说过。

    《时代》不久就曝出特大新闻,揭露演艺圈不为人知的潜规则,通过深入采访几名明星导演,将演艺圈丑陋的一面活生生展现在世人的眼中,而北京天华广告公司楚经理玩弄模特明星更是副刊地焦点,这期杂志马上引起了巨大的轰动,而《时代》也凭此一炮而红,又借其严谨务实而又贴近生活的风格成为针砭时弊的热卖领军刊物。

    唐逸惩治楚经理固然有他侮辱了裘小艺的原因,但唐逸也是想借此发出一声呐喊,他不想演艺圈潜规则等到网络时代才被披露,他希望更早的曝光这些丑闻能给演艺圈带来一丝清凉,虽然他知道个人能力有限,这声呐喊更可能激不起一丝涟漪,但既然有这个契机,总归是要做点事的。

    裘小艺签名的运动装被挂在了卧室墙头,看着那龙飞凤舞地三个字和那淡淡的唇印,唐逸心里就会明快起来,他知道,以后自己博弈官场的枯燥岁月里,在遥远的异乡,有那么一个人,会为自己真诚的祝福。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