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四章 雪中

四章 雪中2017-11-8 23:43:9Ctrl+D 收藏本站

    年前,国务院发出《关于加快粮食流通体制改革的通知》,指出要把握时机,在国家宏观调控下积极稳步地放开价格和经营,增强粮食企业的活力,减轻国家财政负担,进一步向粮食商品化经营市场化方向推进。省委督查室也派出督察组前往各市县开展专项督察,督促各市县加快落实中央文件精神。

    督查室的督察员下去了大半,唐逸倒反而清闲起来,其实到了省委后,明显比在延山时清闲许多,尤其是晚上,再也不用每天陪人应酬喝酒,当然,这也是他刚进省委,认识人不多的缘故。

    于是考研的事儿再次提上了唐逸的日程,但经过一年多官场磨砺,唐逸对文凭看得淡了,其实自己中央党校的文凭在官场是挺管用的文凭,多个经济学硕士只是锦上添花,对自己仕途没什么根本性影响,想要文凭,几年后就会兴起领导干部海外进修热,到时候走动个名额,在哈佛等名校进修几个月,那可是几万美金的培训,讲得都是现代化管理方面的知识,在资历表上可比经济学硕士管用。

    不过不看重文凭,可不代表漠视能力,借空闲唐逸当然要充充电,官场搏杀固然重要,自己本身的素养学识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

    于是东工大图书馆倒成了唐逸晚上最喜欢光顾的地点,找些经济类书籍,拾起荒废已久的外语,偶尔唐逸也会去英语角和东工大的学生进行口语对话,提高自己的口语能力。

    说起来刘飞倒也不是一无是处,最起码图书馆的阅览证是他帮着办的,他一个朋友徐军是东工大的学生,阅览证就是徐军帮着办下来地。

    这天晚上。唐逸又是九点多才回家,却发现客厅沙发上坐了一名妇女,正和李婶一起抹泪,唐逸楞了一下,忙和李婶打招呼:“婶,我回来啦。”

    李婶眼圈红红的,点了点头,说:“没吃饭吧。叫兰兰帮你热下。”

    唐逸对兰姐作个手势示意自己吃过了,坐到沙发上就问李婶:“婶,你这是怎么啦?哭啥?”

    李婶指了指正在抹泪的妇女:“这是刘婶。我以前单位的工友。”唐逸忙叫刘婶,刘婶答应了一声,抹去眼角的泪水,强笑道:“这就是你家干闺女的未婚夫啊。小伙子挺帅气的。”

    又说:“唉。不说了,惹得你们一家子也跟着难受。”

    李婶却是眼睛一亮,问唐逸:“小逸啊,你在省委什么部门工作?认识工商局的人不?”

    唐逸摇摇头,李婶随即叹口气:“也是,你才工作几年,说是在省委,又能认识几个人?”

    刘婶说:“李姐,你就别操心了。也怪我,快过年了还来给你添堵。”

    唐逸看看兰姐,兰姐马上会意,凑到唐逸身边小声将事情说给他听,原来刘婶是李婶以前地工友。李婶前几年病退。刘婶也在今年下了岗,生活很是艰辛。每天摆小摊卖烟酒,她家住在云龙区文北路外,其实已经靠近郊区,谁知道月前她本来出小摊的地点开了家狗肉店,不许她继续在那里出摊,而且狗肉店占道屠宰活狗,情况惨不忍睹,搞得附近居民怨声沸腾,找了那狗肉店老板几次,人家却根本不理这个茬,还将上门理论的刘婶儿子臭骂了一顿。

    酒店老板好像很有些门路,居民们几次向相关部门反应都没有回音,刘婶就想起了老工友李婶,李婶丈夫以前是崇文区工商局副局长,刘婶就想求李婶帮忙在工商局找找人,一是治理下狗肉店扰民经营地情况,二来希望能让自己继续出摊。

    不过李婶丈夫已经过世几年,什么人情也凉透了,自然没能力帮刘婶,两人聊着就都想起了伤心事,抹起了眼泪。

    唐逸听兰姐说完,就对刘婶道:“刘婶,这个问题应该是市容管吧,您找工商局的人也没用。”

    李婶眼睛就是一亮:“孩子,你认识市容的人?”

    唐逸说:“这事儿我看着找找人办办,不过不知道成不成。”

    刘婶当然就是没口子感谢,但她眼中却看不到什么喜悦,毕竟唐逸看起来就是一毛头小子,能有什么本事?李婶却知道唐逸老成,既然说帮着办就是心里有点谱儿,开怀道:“我倒得了下一辈的记了。”

    第二天一上班,唐逸就给云龙区委办公室打了个电话,区委督查室一听是省委唐主任,那还不尽心尽力,问明情况,保证尽快解决。

    下班前,唐逸就接到了区委督查室杨主任地电话,汇报说下午区市容局和于房街道办事处已经进行了执法整治,该狗肉馆已经被勒令停业,唐逸倒是夸了杨主任几句雷厉风行地作风,杨主任谦逊奉承几句,美滋滋挂了电话。

    唐逸回到家,跟李婶说事情办的差不多了,倒把李婶吓到,想不到事情办的这么爽利,就问唐逸到底在省委什么部门,唐逸说是督查室主任,李婶就看着唐逸,心说不怪这孩子看起来木头一样闷闷的,才多大点儿,就是科长了,当然要有领导的架势。李婶自然不明白省委机构构成,更不知道督查室的重要性,以为唐逸不过是个小头头,但能在省委有个主任的称号想来也得是科级干部,也就不怪李婶看着唐逸心甜了,倒觉得小妹所托非人。

    不想几天后,刘婶却来了电话,说那狗肉店停业了一天,第二天就重新开张,而且狗肉店老板在外面骂了一天大街,张嘴老子上面有人,谁再举报老子废了他啥的,将附近居民唬得够呛,刘婶更和李婶说,叫小唐不要再管了,被检查一次。狗肉店就更嚣张几分。

    唐逸听了李婶转述的话就有些恼,虽说到了省委,自己还没试过水深水浅,但如果春城郊区地一家狗肉店自己都奈何不了,这督查室主任可也太窝囊了。s

    早上一上班,唐逸就将高小兰叫到了自己办公室,在高小兰来到自己办公室那瞬间,他突然明白了督察一科科长周建国的心思。这高小兰,可不就是一把枪,一些头疼的事交给她处理实在是极妙的办法。当然,要作得巧妙,不能引起高主任反感。

    唐逸倒也不和高小兰藏着腋着,说了狗肉店地事。高小兰马上就义愤填膺:“他们也太不把咱们督查室当回事儿了吧。我看这种店就直接取缔营业执照,追究区工商局,市容局,区政府地责任。”

    唐逸心里好笑,这高小兰,大概经手了不少疑难杂症,调查过不少厅级处级地干部,所以很有权能部门那种官僚脾气。

    唐逸微微点头:“狗店不是什么大问题,问题是包庇纵容狗店的相关部门。这事儿你牵头调查一下,督促相关部门尽快解决狗店扰民事件,追究相关责任人责任,不过打击面也不要太宽,一个小小地狗店。和区政府能扯上什么关系?”

    下午下班前。财务处那侃爷处长王立国就笑眯眯进了唐逸的办公室,唐逸说实话还真有些怕他。因为这厮太能侃了,每次和他聊完天唐逸都要喝上一大杯茶水补充水分。

    这次王立国没有侃大山,而是笑道:“唐主任,最近忙啥呢,唉,大过年的督查室也不得清闲。”

    唐逸放下手头的文件,说:“那没办法,你这大处长也不说犒劳犒劳我们这些苦劳工。”

    王立国嘿嘿笑道:“我倒想,可惜没那权力啊!”

    他来得熟了,坐到沙发上自己动手泡茶,他喜欢串唐逸办公室多半也有喜欢唐逸地极品大红袍的缘故。

    王立国冲上热水,将茶杯盖盖严,这才靠到沙发上说:“刚刚云龙区工商局长老郑给我打电话,想约你吃饭,这个老郑啊,人不错,我和他吃过几次饭,挺实诚的,工作也搞得有声有色,就是做事风格霸道了点儿,下属对他有些意见,怎么样?下了班咱一起去?”

    唐逸一听就知道是因为那狗肉店地事儿,听王立国话风,他和老郑挺熟,虽说王立国没明说,但其实他的话本身已经在变相说情。

    唐逸沉吟了一下就点头答应,王立国脸上马上开朗起来,笑着说:“那咱就去试试特色菜,听说云龙区郊有家狗肉店很不错。”

    唐逸一听说那儿就皱了眉头,督查室正调查的就是狗肉店,哪有去那儿吃的道理,看来王立国对这事儿也是不清不楚地,琢磨下,道:“好吧。”

    下班前王立国就来找唐逸,才发现高小兰也在唐逸办公室,唐逸说:“我约了高科长,咱一起去吧。”

    王立国虽然有些意外,却马上笑道:“好啊,小兰,你也吃狗肉啊?”

    高小兰说:“我百无禁忌。”

    王立国和高小兰自然都没有车,坐上唐逸地桑塔纳,王立国艳羡的道:“唐主任年轻有为,还是先富起来的有车一族,真叫人羡慕啊。”

    高小兰却想起逛商场时见到的那华服美女神气,隐隐觉得唐逸开这种车大概也是因为想保持低调呢。

    狗肉店位于三岔路口,东边是一排排的平房家属院,应该是李婶以前工厂的家属院。西边以前是荒地,现在盖起了一个大菜市场,供春城郊区农民和外来老客交易,狗肉店主要也是作这些人的生意,不过现在是冬季,那时候菜农还没有多少搞大棚种植的,所以菜市场属于半歇业状态。

    工商局老郑早就在门口候着呢,见到王立国从车上下来马上迎过来,殷勤的说:“王处,您来了。”看到驾驶位下来地唐逸就是一愣,王立国笑道:“发什么呆,这就是督查室唐主任。”

    老郑忙和唐逸握手问好,心里却嘀咕,这也太年青了点儿吧。

    见到后面下车的高小兰,老郑脸色就尴尬起来,下午。雷厉风行的高小兰已经找到工商局,言辞间颇不客气,将老郑吓得够呛,以为是督查室想置办自己呢,忙找自己以前的老乡王处说合,没想到这女煞星又跟了过来。

    唐逸道:“咱们一来吃饭,也是为了调查研究,有些话听听当事人的意见是很必要地。”

    老郑忙赔笑说好。将唐逸一行引进铺子,狗肉店不大,二层楼。一百三四十地模样,现在已经停了业,不过土暖气烧得还好,并没有因为没人吃饭而显得冷冷清清。

    二楼包厢。打扮风骚俏丽的老板娘早就掀门帘等着呢。在老郑介绍下娇笑着和唐逸,王处,高小兰打招呼,酒店老板却是没露面,听刘婶描绘地酒店老板形象,唐逸也知道这种场合他肯定上不了台面,大概对外主事的是这位老板娘吧。

    等唐逸一行人分宾主落座,老板娘就喊着上菜,她别看长得不算太漂亮。但声音委实好听,柔媚清脆,不亚于日本女声优,倒也挺适合招呼酒店客人。

    热气腾腾的狗肉锅,确实是寒冬进补的佳品。唐逸没怎么动筷子。高小兰却是吃的热火朝天,看得众人莞尔。

    说着话老郑就将话头引到了狗肉店扰民的事儿上。唐逸蹙眉道:“前几天区委督查室不是不是已经有了结论?你们为什么不执行?”

    老板娘娇笑道:“执行了呀,我们停业整顿了一天呢。”

    唐逸脸一沉:“你和我打马虎眼吗?停业一天?当督查室地政令是儿戏吗?”

    老板娘吓了一跳,她只知道这清秀的后生是什么主任,主管自己这档子事儿的,但管狗肉店地又能是什么大官儿了,何况人都请来了,她本以为就没啥事儿了,就拿出自己以前应付领导的那一套撒娇抛媚,谁知道被唐逸黑着脸训斥了一句,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兰姐如果在,肯定觉得很正常,黑面神好像天生就不懂得怜香惜玉。

    老郑级别低,见唐逸翻脸不敢插话,一边心里埋怨老板娘搞不清状况,一边求救的看向王立国。

    王立国也是第一次见唐逸落脸,心里也是一突,这个小唐,发起火来很有官威啊,想想也是,执过地方牛耳儿,总归是有些风骨地,自然和自己这种一直在机关大院里战战兢兢向上爬地人不同。王立国忙笑着缓和气氛:“唐主任,我虽然不大清楚事情原委,但也看得出,是他们错了,该怎么处理你说话,咱公事公办,不过饭还是要吃的,回头这帐我来结,咱不落人闲话。”又说:“早知道是有公事掺和里面我就不请你来了,这不让唐主任为难吗。”口口声声是在帮唐逸着想,没一句劝解的话,一瞬间将自己和唐逸划为一***,将老郑打为阶级敌人,却是摆明给足唐逸面子,唐逸总要回报几分。

    老板娘挺会来事儿,马上承认错误:“唐主任,是我们错了,我们这就停业整改,啥时候你满意了,我们再开张。”

    唐逸道:“不是我满意不满意,是附近的居民满意不满意。”

    老板娘忙说是是,老郑也不敢接口,狗肉店能重新开业是他和区里的市容还有街道打的招呼,就怕督查室再追究自己的责任。

    王立国一转眼珠,站起来道:“这肉咱也不吃了,我来结账,等事情处理完再说。”

    唐逸点头,高小兰却是吃的有些入味儿,想让打包,终于还是忍住。

    其实王立国这顿饭的目地已经达成,想来唐逸也不会定要找老郑地麻烦,只要狗肉店偃旗息鼓,不再惹得街坊举报,想来这事儿也就过去了。

    一行人出了狗肉馆,老板娘满脸笑容的送出来,心里却对唐逸极为不忿,还没见过这么不给面子的干部,不过看起来这家伙还挺有权力,看老郑那死狗样就知道了。

    “小唐?”停着桑塔纳的路边黑影中,有人犹豫着喊唐逸。

    唐逸转头,借着电线杆上的街灯,看到刘婶正艰难地推着摊车向这边儿走,唐逸以前听刘婶生活艰辛啥地也就是这么一听,并没有具体的概念。但此时,见到惨谈地街灯下,刘婶瘦弱地身子,努力的推着烟摊三轮车前行的画面,唐逸心里就是一颤,这就是许多中老年下岗职工的生活吗?

    唐逸忙过去帮刘婶推车,说:“刘婶,咋这么晚才收摊?”

    刘婶对他慈爱的笑笑:“谢谢你啊。你这孩子真好,不亏李姐夸你。”又说:“不晚啦,我今天早收了半个小时呢。现在在青阳路那边摆摊,离家远了点儿。”

    看到唐逸突然去帮一位中年妇女推车,王立国等人都怔住,老板娘却是目光闪动。不知道打起了什么主意。

    狗肉店的事儿唐逸交给了高小兰处理。高小兰莽撞但不傻,吃过那顿饭就知道这不是一追到底的案子,也就打电话督促区委督察局监理,唐逸的算盘是将狗肉馆停个十天半月,自己在话里点点老郑,找家市场给刘婶安排个固定摊位。

    阅览室里很安静,只有翻书页地声音和偶尔的咳嗽声。

    唐逸翻着厚厚的政经书籍,看得有点头疼,这些理论地东西太枯燥。认真研读的话实在是有些乏味。

    唐逸身边坐着一个戴着厚厚眼镜的男学生,看得却是武侠小说,他和唐逸这几天经常坐邻座,两人见面倒也互相点点头,算是认识了。虽然谁都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

    阅览室墙壁上的时针指到九时。唐逸按惯例还书回家,眼镜学生对他点点头。唐逸回了个笑容。

    从图书馆出来,才发现外面沸沸扬扬飘舞着雪花,地上已经落了厚厚一层白,今年地第一场雪,痴痴看着橘黄路灯光晕中飘舞地洁白雪花,唐逸有些愣神。

    好一会儿,他才顺着台阶向下走,接着就是一愣,台阶下,一辆红色宝马在飞舞的雪花中锃锃生辉,和它那骄傲的主人一样,卓然不群。

    宁小妹站在车门旁,静静看着唐逸,洁白秀丽的夹克上,不时有雪花飘落,溶化。

    唐逸走过去,问:“几时来的,咋不给我打电话。”

    宁小妹淡淡道:“我不喜欢看书呀,也不想打扰你。”

    唐逸无奈的摇头,按理说,宁小妹这性子,应该是静静捧一本书,品一杯香茗的文静女孩儿形象,但她偏偏就不喜欢读书。

    唐逸拉开车门上车,说:“我的车在校门口。”顺手系上了安全带。

    红色宝马慢慢驰出校区,却见雪花飘得越发急了。

    唐逸的桑塔纳上已经蒙上一层厚厚地雪,唐逸上车打火,发动了几次却发动不起来,唐逸一阵郁闷,二手车就这样,看起来八成新,实际上总是有这样那样的毛病,这车,机油一凉就不好打火。

    唐逸悻悻下车,却发现俏生生立在宝马旁的宁小妹,嘴角有一丝淡淡的笑意,看到自己从车里出来,赶紧转过了头。

    唐逸就郁闷了,看不出她性子冷淡,倒挺喜欢看自己出窘的。

    唐逸见宁小妹给自己开车门,眉头一皱有了主意:“喂,咱俩走回去吧,雪中漫步,情侣必经阶段,很浪漫地。”

    宁小妹怔了下,看起来有些不情愿,但终于微微点头。

    于是大雪中,唐逸和宁小妹漫步春城街头,路灯发出黄橙橙地光,映得飞舞的洁白雪花更加美丽,但唐逸,心中没有一丝罗曼蒂克地感觉,看宁小妹清丽俏脸上的淡然,也知道她更觉不出有啥浪漫的。

    两个闷葫芦走在一起,谁也不说话,就这样默默走着。

    唐逸不禁有些后悔,寒风刺骨,这要走到李婶家大概要走一个小时,自己好端端又整蛊人家干啥,最后还是自己活受罪,看宁小妹军姿飒爽,缓缓而行的模样,也知道她不惧严寒。

    回去拿车?一来说不出口,二来回头路大概也要走半个小时。

    唐逸一直瞥宁小妹,就没注意脚下,走着走着,就觉脚下一空,“哎呦”一声趔趄摔倒,接着左脚就传来剧烈的疼痛。看过去,左脚却是踩翻了下水道井盖,厚厚的铁盖更翻过来,砸在了自己小腿上。

    唐逸伸手把井盖掀开,气道:“市政干什么吃的,这也太危险了。”

    清香扑鼻,宁小妹已经到了唐逸身边,蹲下来挽唐逸裤腿。说:“没伤到骨头吧。”

    唐逸说:“没事”推开她的手,勉力站起来,却觉左腿小腿巨疼。尤其是和地面接触用力时,更是剧痛难忍。

    勉力走了两步,宁小妹却拉住了唐逸胳膊,走到唐逸身边微微弓腰。“来。我背你回去。”

    唐逸说不用,却不妨手上一沉,已经被宁小妹拽到了她背上,接着就感觉一双柔软的小手托在了自己臀部大腿上。

    唐逸“啊”了一声,却听小妹清脆的声音道:“放心,你掉不下去地。”

    宁小妹说的不假,小姑娘很有力量,两只小手稳稳拖着唐逸身子,走得又快又稳。背着唐逸,丝毫也没延误她的速度。

    唐逸双手放在胸前,趴在小妹背上,免得和她太过亲密接触,但胸部以下却不可避免的紧紧贴在宁小妹的背上。虽然隔着两层厚厚的冬衣。唐逸仿佛还是能感觉到宁小妹背上肌肤缎子般的柔滑。更能感受到宁小妹柔滑肌肤那惊人的弹力。

    鼻端清香,是宁小妹清冽美妙地味道。低头,就能看到宁小妹雪白晶莹的脖颈,唐逸有些窘,不由得向后仰起身子,却是一闪腰,险些摔下去,宁小妹轻声道:“别乱动,你的腿我看了,骨头没伤,但要将养几日。”

    听着宁小妹柔声低语,唐逸心境却渐渐平和下来,更有些惭愧,和宁小妹比起来,自己实在有些卑劣。

    “小妹,回去拿车吧。”唐逸很少正经八百地叫她的乳名。

    宁小妹说:“你不是喜欢看雪景吗?”

    唐逸楞了一下,更觉惭愧,“不看了,其实我不喜欢看的。”

    “好吧。”宁小妹清脆的应了一声,调头向回走。

    “你搂着我地脖子吧,我有些累呢。”走了一段儿,宁小妹轻声说。

    唐逸恩了一声,就伏在她背上,伸着胳膊犹豫了一下,慢慢楼住了她地脖子。

    “要不,我自己走一段?”唐逸问宁小妹。

    “不用啊,我刚才还有些冷呢。”

    唐逸听了愕然,原来那无惧冰霜的飒爽军姿却是装出来的,这小丫头也知道冷啊?

    唐逸的脸趴在宁小妹肩头,渐渐的,随着身子的颤悠,唐逸就觉得要坏事,果然,感受着宁小妹背部肌肤的柔滑,一股热流就在小腹升起。

    唐逸吓了一跳,这要被宁小妹发现,不知道她会不会杀了自己,这一惊吓,别说,那股邪火又突兀消失。

    唐逸就有些不忿起来,自己就这么怕她?

    转过脸,看着宁小妹洁白细腻的后颈,唐逸就轻轻呵了口气,宁小妹马上耸耸脖子,轻声道:“别闹。”

    但和宁小妹在一起,唐逸不知道为什么就变得有些孩子气,屡次在她面前出窘,偏偏想看看她窘迫是什么样子。

    于是唐逸就不时在宁小妹脖颈后呵气,宁小妹渐渐的脸就红了起来,轻声道:“别,别吹气了。”声音里竟然有一丝求肯。

    唐逸心下大为满足,重新将头靠在宁小妹肩头,闻着宁小妹清冽地香气,渐渐醉了,身子就好像压在一朵绵绵的香云上,飘飘荡荡,不知飘向何方。

    直到宁小妹连声喊他,唐逸才猛地惊醒,看看,自己已经被放在了宝马后座,刚才,自己却是睡着了。

    宁小妹又恢复了那恬静的神态,帮唐逸系好安全带,就去前面开车。

    宝马风驰电掣的到了小绿楼,自然又是宁小妹背着上楼,已经快十一点了,客厅黑漆漆一片,李婶兰姐她们早睡了。

    宁小妹将唐逸背进卧室,放到床上,说;“我明天再来看你。”

    唐逸道:“天晚,住下吧,你住卧室,我去客厅沙发睡。”

    宁小妹摇头:“我在宾馆订房间了。”说着转身出门,帮唐逸带上卧室门,接着客厅灯灭,防盗门响声,宁小妹下楼的脚步声。

    唐逸叹口气,仰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也不知道在寻思什么。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