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六章 刘飞往事

六章 刘飞往事2017-11-8 23:43:11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初八开始上班后宁小妹也回了北京,初九的时候,刘婶来串门,倒是心情出奇的爽朗,李婶问起,才知道那狗肉店老板娘撺掇她入了伙儿,不过刘婶没多少本钱,凑了三四千块钱,狗肉店算她占一成股。

    说起来刘婶也奇怪,说:“也不知道那闺女怎么就转性了,以前老瞧不起我的,现在大娘长,婶婶短的,我本来不想入股的,但搁不住人家的笑脸,想想,大概这次停了她小一个月业,她也知道邻里不能得罪啦?”

    唐逸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也没有说破,刘婶倒是对唐逸挺感激的,说:“小唐啊,多亏你了,现在狗肉店收敛多了,也知道和邻里相处要互相体谅了,有时间,去婶那吃狗肉,婶请你。”

    唐逸笑着说好。

    正月里,省委机关都荡溢着过年的喜气,大家在大院里见面也都是互相点头问过年好。

    唐逸细细研读着十四届二中全会刚刚通过的《关于党政机构改革的方案》,方案里,认为党政机构改革是政治体制改革和社会主义政治建设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加快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步伐的重要条件,必须抓紧进行,改革的重点是转变政府职能,并加强党的监督部门机构,使得政府更加高效廉洁。

    随着敲门声,高小兰笑嘻嘻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叠花花绿绿的票晃了几下,说:“唐主任,红日的文艺汇演门票,一人一张,我刚刚从财务处后勤保障科领来的。”

    红日是当时很有名的摇滚歌手,说是文艺汇演,其实就是演唱会,不过当时国内歌手举办演唱会的不多,手续比较繁琐。而且通过与文化部门协调,用新春文艺汇演的名目举办演唱会,各种费用会大大降低。

    高小兰叹口气:“可惜一人就一张票,我还想和小蔡一起去看他呢,我很喜欢红日的。”

    “我那张给你吧。”唐逸无所谓的摆摆手,他没什么看演唱会的兴致。

    “真地,谢谢唐主任。”高小兰欢喜的就差抱着唐逸亲上几口了,可以看出红日在她心目中的地位。

    高小兰走了没一会儿,综合室副主任郭涛拿着叠表格进来,说是综合室准备为督察组年前下乡写篇稿子。过来收集资料,了解一下情况。

    郭涛坐到沙发上,一眼就看到了唐逸手里的那份文件,笑着说:“唐主任。恭喜你了。”

    “恭喜什么?”唐逸笑着起身给郭涛泡茶。

    官场上讲究的就是看起来我什么都知道,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人人莫测高深,虽然在机关这个层面差一些。但也大多有这个习惯。是以郭涛以为唐逸心里有底,再则说了,唐逸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消息。

    于是郭涛笑道:“您就别和我装糊涂了,中央下来的文件,改革党政机构,加强监督力度,有几个省啊,督查室已经升格儿为副厅级了,听说咱省委常委也讨论这个问题呢。我看啊,您这副厅级是**不离十了。”

    唐逸笑笑说:“空穴来风嘛,咱不谈这个。”

    郭涛心里佩服唐逸的涵养,虽说年纪不大,但在地方上历练过就是不一样。想想机关里和他差不多年纪的。哪个不是孩子气十足?就算三十岁以下几个处级吧,都是比较耀眼的年轻干部。好像也没他这般沉稳的。

    郭涛走后,唐逸沉吟了一下,随即笑笑,顺其自然吧,自己在处级上只干了一年多点儿,年纪又小,如果再提升就太惹眼了,只是想不到又有这么个契机,督查室升格儿地话自己自然水涨船高,不过也不必心急,为这事儿跑官不值当。

    翻了几份文件,电话又响起来。

    “唐主任,我袁有才啊。”

    唐逸苦笑,这个人,怎么还没完啦,老黏糊自己干嘛?

    “红日的文艺汇演前排贵宾区的票,我帮您留了十张。”

    唐逸忙婉拒:“机关也发票了,我也不大爱看,给别人了,我就不要了吧。”

    袁有才笑着说:“您不喜欢的话就送别人,票我已经叫人送去了,好了好了,不说了,您忙您忙。”说完就挂了电话。

    唐逸一阵挠头,但也不好给人家冷脸,老袁也是一片好心,省委虽然也发票,但轮到自己这种级别地干部时也没啥好位置,袁有才这个正管留下的票自然差不了,估计也得是前五排里面的。

    下班前文化厅果然来了个小伙子送票,唐逸也只好接下,顺手搁进了包里,不行就给兰姐发放给街坊邻居。

    过完年,唐逸操心的还是搬家地事,房子已经装修完了,兰姐那边儿还没啥进展,唐逸就有些不耐,这个兰姐,一点儿小事都办不好。

    晚上回到家,唐逸对兰姐又没了好声色,把兰姐训得莫名其妙地。

    直到李婶进屋休息,唐逸问兰姐话兰姐才明白,虽然心下郁闷,也只好乖乖的说:“我要找机会啊,这种事儿一次说不成,再说就困难啦。”

    唐逸皱眉:“你就不会拿小妹说事儿?忘了过年的时候儿她住进来咱家有多窄?”

    兰姐眼睛一亮,不得不佩服黑面神心思敏捷,却不知道现在唐逸遇到家里的难题时常常就喜欢往宁小妹身上推,已经渐渐成为一种习惯。宝儿吃完饭就跪在茶几旁赶作业,兰姐嘀咕:“现在小学生有这么多作业?还是宝儿太笨?天天熬夜写也写不完?”

    唐逸心说她几时熬夜写过了,不过找借口想赖我的床,走到宝儿身边就弹了她一个爆栗,“小不点儿,不好好学习将来没出息。”

    宝儿学习成绩奇差,期末考试的时候班里倒数第三,唐逸真怀疑她那时候大学怎么考上的,不过见到她健康成长,唐逸就很开心,学业不学业的唐逸也不看重。上初中才能大致看出真正的学习能力。

    宝儿苦着脸摸了摸脑袋,也不理唐逸,皱着小脸拿橡皮用力擦写字本,大概是又有什么问题写错了。

    唐逸就笑,兰姐却是发愁地很,毕竟黑面神不可能一直照顾自己和宝儿,如果将来宝儿考不上大学可怎么办?

    “唐书记,您看宝儿是不是不是学习的材料?”兰姐小心翼翼的问唐逸。

    唐逸恩了一声,就回房看录像,为了不影响宝儿学习。唐逸年后买了台小彩电,录像机也搬进了自己卧室。

    看唐逸爱搭不理的模样,兰姐不由得又咬牙诅咒起黑面神。

    东北地大学寒假开学晚,但阅览室里地人却不少。唐逸坐到自己习惯坐地角落,刚刚翻了几页书,脚步声响,旁边坐下一人。唐逸侧头看。是那喜欢看武侠书的小胖子,和以前一样,对唐逸点头示意后,捧着温瑞安地《惊艳一枪》津津有味的读起来。

    唐逸又回头继续翻书,不一会儿,却听得阅览室的门嘭一声响,接着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唐逸皱眉,转头看去。阅览室的玻璃门快速的来回转动,从外面走进来三四个穿着打扮更接近社会人地学生,为首的是徐军,就是刘飞朋友,帮唐逸办阅览证的东工大学生。刘飞说过他背景。春城公安局局长的独生子。

    本来都厌恶地抬头看过去的学生大多低下了头,一看就知道徐军恶名在外。而且在东工大小有名气,许多学生都认识他。

    徐军扫视了阅览室一圈,眼睛就盯在了正聚精会神看武侠小说的小胖子身上,大步走过来,到了近前,刚伸手在小胖子肩头一搭,就见到了坐在小胖子身边的唐逸,笑道:“唐哥也在啊?”他知道唐逸是刘飞朋友,所以对唐逸挺客气。

    唐逸微微点头,就继续看自己地书。

    徐军抓着小胖子肩膀,低声说:“出来,有事儿和你说!”

    小胖子看来还不认识他,莫名其妙道:“你谁啊?”

    “少废话!”徐军拽着他脖领子就向外拖,阅览室值班老师头低得都快埋进杂志里面去了,唐逸微微摇头,以为要几年后大学里风气才会慢慢变质呢,却不想93年已经是这样,大概大学入党考试等等现在也免不了要送礼了。

    唐逸没有去管,虽说是大学生,但在唐逸眼里还是孩子。

    九点,唐逸还书,出了图书馆,迈步走下台阶,却突然听到旁边一阵低泣,转头看去,借着图书馆透出地微弱灯亮,可以看到图书馆前常青花艺的台阶上,小胖子正抱着头哭。

    唐逸一阵好笑,琢磨了一下,走了过去,就见小胖子鼻青脸肿的,听到脚步响,也没抬头,就忙着抹泪。

    “喂,哭啥,多大的人了?”唐逸走过去坐到了台阶上,看着小胖子,想起了自己青涩的大学时代,很遥远,也很温馨。

    小胖子见是他,不好意思的笑笑,将眼角的泪擦干。

    唐逸笑道:“被打痛啦?那男子汉也应该流血不流泪。”

    “我是委屈我的票,排了一个通宵,才买到几张票,准备和我女朋友去看红日呢,就被他们抢走了!妈的气死我了。”小胖子咬牙切齿地,“还公安局长的儿子呢,我看将来他爸非亲手抓了他不可。”

    唐逸拍拍他的肩,心说也不用这么苦大仇深吧,诅咒的狠毒点儿。

    想了想就拉开手包,在里面摸了一会儿摸出了几张票,递给小胖子道:“算了,替他们赔你的。”

    当时演唱会地门票不像几年后,印刷成豪华地纪念卡形式,贵宾票也只是颜色和普通票不同,小胖子嘟囔着“什么啊?”顺手接过来,微弱的亮光下,小胖子猛地长大了嘴巴,活像见了鬼,惊呼道:“第三排?”

    唐逸笑着说:“朋友给地,我又不喜欢看,送你吧。”

    小胖子愣了半晌。突然抱住唐逸就朝他脸上亲,唐逸忙用力推开他,有些生气,就想训他,转眼又觉得好笑,自己确实很久没有与同龄人打交道的经验了,突然间还真有些不习惯。

    小胖子没注意到唐逸脸上的不快,乐得手舞足蹈的,用力亲着那几张票,大声叫:“哥们。你真够意思,我爱死你啦。”

    看他如疯似癫,唐逸摇摇头,站起身就想走。小胖子拉住他衣袖:“哥们,谢了啊,你哪个系的,叫啥名字?”

    “经管系。唐逸。”唐逸随便编排了个身份。

    小胖子说:“我叫张瑞国。建筑系土木工程专业。”

    唐逸点点头,说:“我有事,先走了,改天再聊。”

    小胖子从台阶上蹦起来,凑近唐逸神秘兮兮道:“周末咱一起去看演唱会,张芳她们宿舍可是有名的美女宿舍,看你这么够意思,哥们给你撮合一对儿?”将唐逸有些迷惑,哎了一声:“张芳是我女朋友。三号楼208宿舍,没听说过吗?咱学校有名地美女宿舍啊!”

    唐逸微微摇头,小胖子一脸惋惜的看着唐逸,就好像见到了绝种的恐龙。

    “不管怎么说吧,你一定得来。你还有票吧?”

    唐逸被他磨得没办法。敷衍的点点头,小胖子这才放开他。唐逸走了几步,却听小胖子大喊:“哥们,我爱你!”声音撕破漆黑的夜空,图--飘天文学--阅览室窗户猛地被人推开,管理员大声申斥:“鬼吼啥?你给我上来!”

    唐逸失笑,自顾向校区外走去。

    学校门口的停车场,唐逸打开车门正准备上车,却见到徐军几个昂首挺胸的从校门走出来,唐逸就叫他:“徐军,来。”

    校门旁的几盏路灯很亮,徐军见是唐逸,和身边人招呼一声,就小跑过来,到了近前问:“唐哥,啥事儿?是不是学校有人惹你啦?是河北委培的那帮家伙?”

    大学生喜欢打架的不多,东工大却是有一帮河北某个单位委培地学生,因为他们属于单位委培,就不怕记过开除等处分,所以最喜欢结帮打架,曾经在卖单炒的第六食堂将一名学生撂倒,砸光了一箱子啤酒瓶,东工大的学生大多不敢惹他们。

    唐逸却是苦笑,拍了拍徐军的肩膀:“别整天就知道打架,对你爸影响不好。”

    徐军就是一皱眉,虽说唐逸是刘飞朋友,但用长辈地语气和他说话,还是令徐军一阵不舒服。

    唐逸知道自己有些交浅言深,也不再说,笑道:“没啥事,我先走了。”

    徐军犹豫了一下,说:“唐哥,我打那小胖子可不是欺负他,你不知道这里面的事

    唐逸心说明显人家不认识你,能有啥事儿?但也不想再和他多说,就恩了一声,拉车门准备上车。

    徐军却是低声骂了一声:“妈的。”

    唐逸停下动作,扭头看着他。

    徐军有些憋气的道:“唐哥,小胖子女朋友是小曼室友,那丫头片子最不是东西,整天琢磨着给小曼那贱货介绍男朋友,那姓张地胖子买门票买了四五张,谁知道他们什么心思?”

    “小曼?”唐逸有些疑惑。

    “叶思曼啊,飞哥以前地女朋友!”

    唐逸蹙蹙眉头,按理来说,刘飞这样的花花公子,女朋友应该有过不少,不过听徐军口气,这个前女友似乎有些不寻常,人家交男朋友他的狐朋狗友还要干涉,肯定是有什么故事。

    唐逸刚巧想了解下刘飞,就说:“来上车说,外面有点冷了可是。”

    徐军恩了一声,回头喊那几个朋友先走,这才上了唐逸的车,唐逸发动起车,打开暖风,从副驾前的杂物箱摸出一条中华扔给徐军:“拿着抽去。”

    徐军接住,不由得咋舌,飞哥的朋友就是牛气,才多大点年纪,出手就这么阔绰,自己老爹都没这么大方。

    “哥,你这车是自己买的吧。”徐军一边拆烟。一边问唐逸。他毕竟家境摆在那儿,吃惊是吃惊,也不会拿着条中华就当宝似的舍不得抽。

    唐逸说:“是,买的二手车。”就问:“给我说说刘飞以前女朋友地事儿,我还真不清楚。”

    徐军有些犹豫,唐逸说:“你也知道的,刘飞现在是什么状态,我和他认识不长,以前的事儿他都不和我说地。”

    徐军点头:“那倒是,飞哥要不是因为这事儿的打击。哪会变成现在这样?”

    唐逸心说为了一个女人,不至于吧?

    徐军接着说:“飞哥以前也是东工大地学生,那时候飞哥大四,小曼是大一。要说小曼家条件也不好,农村来地,长得是漂亮,但也配不上飞哥啊。飞哥偏偏就对她动了心。妈的,小曼这个贱货,开始还挺好地,和飞哥很快就交上了朋友,对飞哥也挺好,谁知道后来冒出个金德实业的二世祖,妈的几天就将那贱货哄上了床,飞哥从那儿以后,就变了个人似的。酗酒,逃学,喝多了吧骂教授,后来就被开除了。”

    徐军说着叹口气:“这都是三年前的事儿了,贱货也到了大四。要不是飞哥交代不许碰她。老子早找人轮了她,妈地。想交新男朋友?没门!”

    又恨恨道:“金德的那小子也他妈别嚣张,老子早晚收拾他,有俩糟钱啥事儿都敢作,亏飞哥还当他是朋友!”

    唐逸蹙眉,想起了刘飞眼里的落寞,不由的叹口气。问道:“金德实业那位公子以前是刘飞地朋友?”

    徐军点点头,道:“那小子的老爹据说有几亿港元的家底儿,维也纳酒店就是他家投资的。”

    唐逸微微点头:“港商。”维也纳酒店是现在省城唯一地五星级宾馆,维也纳西餐厅就在酒店一层,唐逸还答应过带兰姐去小资一把地。

    徐军气愤的道:“要不是港商,老子早带人将那西餐厅砸了,现在就那王八蛋打理西餐厅呢。”

    唐逸微微点头,沉默了一会儿说:“不管怎么说吧,都是过去的事儿了,你也别老找小曼的麻烦,刘飞会不高兴的。”

    徐军恨恨道:“我知道飞哥还喜欢她呢,这才真他妈让人生气。唐逸倒看不出他还挺聪明的,笑了笑,又问:“金德实业那孩子为啥没和小曼发展下去呢?”

    徐军点上一颗烟,递给唐逸,唐逸摆摆手,徐军将烟叼在嘴里,深吸了一口,咬牙道:“李天华那小子就他妈是个王八蛋,当时和飞哥痛哭流涕的道歉,说是小曼勾引他啥的,还答应飞哥以后好好对小曼,谁知道不出一年,就又交了新女朋友,还跟飞哥解释是家里的压力,妈地,我看他就是玩够了!”

    唐逸听到这儿老脸一红,自己如果真放弃齐洁,会不会也被人这样戳脊梁骨?

    唐逸想了想问道:“小曼怎么就突然和李天华好上了?就说李天华家里有钱,刘飞的家世也不差啊!”

    徐军道:“谁知道呢,也怪小曼那丫头没见过大世面吧,和飞哥去香港玩儿,李天华那小子做东道,我看小曼就是被那暴发户的排场迷花了眼,飞哥一天晚上喝醉了,就出了这么码子事

    唐逸轻轻叹了口气,心里开始勾勒起李天华的形象,花花公子?不像,不然他家也不会放心将西餐厅交他打理,而且打理的井井有条,口碑很不错。不是花花公子,又怎么愚蠢到会为了一个女人而破坏和省委书记公子好不容易建立起来地友情?

    看来这事儿要问刘飞了,不管怎么说,自己也要解开刘飞地心结。唐逸默默思索着。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