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七章 当明星遭遇强权

七章 当明星遭遇强权2017-11-8 23:43:12Ctrl+D 收藏本站

    正月十八的时候,唐逸又去了一号院,看望名义上的主管领导黄伟,但秘书长没在家,唐逸和秘书长爱人聊了一会儿,见秘书长迟迟不归,就留下烟酒告辞,秘书长爱人一定不收,可能是觉得中华烟和五粮液太贵重了,自己又不认识这年青人,当然不能收。唐逸也不强求,就笑眯眯拎起了纸袋,说:“王婶,那我明年再来看您,到时候不拿东西您可别怪我。”

    王婶这个奇怪啊,送礼的她见得多了,但哪个不是死磨着将东西留下,王婶每年过年都因为应付这种事儿累得不得了,想不到面前的年轻人年纪不大,却是异常爽快,听说年纪轻轻的就是处级干部了,果然是有些本事。

    要不是因为不清楚唐逸的底细,王婶还真挺喜欢和唐逸聊天的,当下就笑着说:“行,婶子欢迎你明年再来。”

    晚上黄伟回到家,王婶就说了唐逸来看望他的事儿,将唐逸着实夸了一番,黄伟听了默默点头,也没和老伴多说什么。

    唐逸本来是不想去看红日的文艺汇演的,但到了周末,宝儿就磨着唐逸带她出去玩,开车拉着宝儿在街上转悠,也没啥好去处,看副驾上宝儿无精打采的打哈欠,唐逸摸摸她小脑袋。说:“宝儿,咱去看演唱会吧,那儿热闹。”宝儿拍手叫好春城工人体育馆是八十年代初的建筑,可以容纳一万两千人,曾经承接过城运会的兵乓球,篮球等比赛项目,是当时东北几省最大的体育馆。

    到了工人体育馆前停了车,抱着宝儿下车,还有几分钟汇演就要开始。体育馆入口处已经没有方才疯狂拥挤的场面,稀稀落落的人流慢慢进场。

    还没等唐逸迈上台阶,就听有人在上面喊:“唐逸,快点,马上开始了。”向上看去。小胖子张瑞国和三四个女孩子正站在体育馆宏大气派的玻璃门外,对自己招手。

    唐逸抱着宝儿走上台阶,张瑞国就叫:“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我们正想进去!”说着就指着身边女孩子为唐逸介绍,长发圆脸地是他女朋友张芳,另外两个女孩儿是张芳室友,穿红色羽绒,靓丽活泼的叫刘颖,穿天蓝色羽绒,比较文静的叫赵雅月。

    唐逸和她们点头问好。宝儿更是乖巧的说:“哥哥姐姐好。”几个女孩子都凑到宝儿身边嘻嘻哈哈逗弄她,唐逸介绍:“是我侄女儿。”女孩子们马上炸了锅,哪有这样的,你侄女叫我们哥哥姐姐,这不给我们降了辈分吗?

    被她们唧唧喳喳弄得有点头疼,唐逸无奈对宝儿道:“叫他们叔叔阿姨。”

    张瑞国问唐逸:“你是省城人啊。”唐逸点头,张瑞国眼里就有些羡慕。

    刘颖娇笑道:“你家里有关系吧?不然哪弄得来前排地贵宾票?排队都买不到。”

    唐逸说:“认识体育馆的人。”几人这才释然。

    进场时张瑞国和唐逸走在最后。张瑞国就叹口气:“你呀,没眼福,芳芳宿舍最漂亮的大美女没来,唉。”

    唐逸心知说得定是那个什么曼了,微微点头,没有吱声。

    红日确实号召力惊人,他出场时,歌迷疯狂的尖叫声险些震破唐逸的耳膜,宝儿更捂住耳朵嘟囔着什么,红日穿一身白色西装。儒雅倜傥,偏偏歌喉苍劲有力,完全颠覆了摇滚歌星粗犷的形象,偶像派的实力歌手,也不怪从出道至今不过一年多,却已经红透半边天。

    红日的代表作是《请不要走》,当他声嘶力竭的喊“请你不要走”时,体育馆静寂一片,许多女歌迷都眼含泪花痴痴看着他,歌声毕。刘颖第一个尖叫起来,接着震耳欲聋的尖叫喝彩声仿佛要掀破体育馆地天棚。宝儿气得苦着脸嘟囔:“吵死啦!”更抱着唐逸脖子说:“叔叔,咱回家吧。”一向乖巧的宝儿发小祖宗脾气,可以知道她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唐逸却是听得津津有味,就哄宝儿。许下许多空头支票。宝儿才苦着小脸依偎在唐逸怀里,继续忍受噪音的折磨。

    文艺汇演接近尾声时。搞了一个抽奖活动,被抽到的歌迷可以在红日下榻的春城大酒店与红日近距离接触,结果好巧不巧,抽到的号码就是唐逸地座位,刘颖简直乐翻了天,拉着唐逸袖子央求:“哥,你要带我去啊!”

    唐逸无所谓的点点头,其实他本来就不想去,但看张瑞国几个求肯,也只好随便应了下来。

    春城大酒店1108房间外,唐逸等一行人已经等了近一个小时,唐逸感觉得到,当出面接待的经纪人听到几个人的身份是东工大的学生后,明显就有些冷淡起来。

    唐逸等得不耐,张瑞国几个却是兴奋异常,尤其是刘颖,一个劲儿的喃喃自语,激动的有些手足无措,几个学生中唯一理智点的是那个文静女孩子赵雅月,还记得和唐逸道谢:“谢谢你的票。”

    唐逸摆摆手,抱着宝儿有些累了,就将她放地上,宝儿无精打采的抱着唐逸大腿,大概被两个多小时地噪音搞得小心灵有些创伤。

    赵雅月又笑着说:“你运气挺好呢,怎么就抽到了你呢?”

    唐逸笑了笑没有说话。

    赵雅月奇怪的看着他:“你一点儿也不兴奋?”

    唐逸说:“你可不也是吗?”

    赵雅月微笑道:“我是装样子的,现在可不知道多激动,红日啊,他会和我面对面说话,想想就不可思议。”

    刘颖攥着拳头,激动的说:“是啊是啊,我想想。我想想,我要和他说什么……”

    张瑞国虽然同样兴奋,但不忘偷偷叮嘱他女朋友:“你可别献吻!”张芳白了他一眼,说:“我倒想,哼。可是红日会让我献吗?”张瑞国就有些惴惴起来。

    终于,1108的房门轻轻拉开一条缝,红日的经纪人大周闪出来,对他们几个招手:“过来吧。”

    刘颖几个女孩子马上围了过去,经纪人轻咳了一声,拿腔作势道:“本来吧,按规定红日只会接见中奖的歌迷,但我把你们的情况和他说了以后,你们也知道地,红日这个人对歌迷一向看作是他的家人。所以他同意和你们会面。”

    “嗷,万岁!”几个女孩子跳起来高呼,甚至包括文文静静地赵雅月。

    经纪人又嘘了一声,脸露不快:“红日刚刚唱了两个多小时,累得很,你们小声些,一会儿吧简简单单提几个问题。合张影,不许缠着他要签名知道不?”

    几个女孩都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

    经纪人这才将房门轻轻推开,在几个女孩眼里,门后,无异于天堂,套房客厅射出的淡淡白光不亚于天堂之门地圣光。

    几个女孩子一拥而进,唐逸牵着宝儿的手也跟了进去。

    红日坐在有复古上海风味地米色高背沙发椅上,含笑看着进来地歌迷,看起来很有亲和力。

    刘颖几个女孩儿激动的脸都红了,在结结巴巴地问出几个不知所谓的问题后。经纪人就建议拍照留念,意思是此次的会面已经结束。

    红日一眼瞥到了抱着唐逸大腿的宝儿,笑眯眯道:“好可爱的小女孩,来叔叔抱着拍个照。”

    宝儿却扭过脸不理他,红日脸上就有些尴尬。

    经纪人走过来拉宝儿胳膊:“来,和红日叔叔照张相。”因为照片是会见报地,体现红日亲善歌迷,有个可爱的小歌迷确实是个亮点。

    唐逸蹙眉,将经纪人胳膊拦住,说:“她不喜欢和陌生人亲近的。”

    经纪人当下就冷了脸:“什么陌生人。看清楚是谁,红日!”

    红日在那边说:“大周,算了,别难为人家。”

    经纪人却又去拉宝儿胳膊,唐逸脸沉了下来。皱眉道:“说了我们不喜欢拍照。”再次拦住了经纪人的胳膊。

    红日那边就有些尴尬。说:“这位歌迷朋友,和我拍个照很为难吗?”

    经纪人就上劲了。说:“你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多少人想和红日合影呢,你就这么不开窍呢?”咱在旁边的工作人员也有两个人走过来,看样子竟有硬抢的架势。

    宝儿看着经纪人三番两次黑着脸来拉自己,就有些害怕,更见又有几个陌生人围过来,吓得哇一声就哭出来,唐逸忙抱起她哄:“别哭,叔叔在,不要怕。”

    经纪人几个这时候就不好动手了,但经纪人还是低声道:“妈的什么玩意儿,给脸不要。”

    看着宝儿红红地眼睛,更听经纪人说话不干不净的,唐逸冷声道:“谁稀罕和他拍照吗?我家宝儿可比他金贵一百倍。”

    声音不大,客厅里每个人却听得清清楚楚,刘颖几个正忙过来劝宝儿,见经纪人为难宝儿,几个女孩子也有些生气,但又不敢说偶像身边人的不是,只有劝宝儿别哭啥的,突然听到唐逸这话,都是吐吐舌头,心说唐逸这男孩子真是特立独行,怎么感觉这么牛气呢?在红日面前竟然一点儿也不怯场,说话也这么傲。

    红日也黑了脸,当红巨星,被人当面拿个小丫头片子说比他金贵百倍,他哪受得了,但碍于形象只是哼了一声,没有说话,经纪人却发作了,指着唐逸鼻子:“妈的你还真是给脸不要,马上给我滚出去。”又指着几个女孩子:“还有你们,都滚出去!一个个什么德行!”

    几个女孩子想不到经纪人翻脸后这样没素质,都有些气愤,但也不敢还嘴,毕竟红日在她们心里可是高高在上。赵雅月鼓起勇气,对红日道:“红日,他说的是你的意思吗?”

    红日扭脸不理她们。张瑞国不忿的道:“狂什么?没素质。”

    经纪人瞪眼道:“妈的你再说一遍,欠抽吧你!”

    几个女孩子怕经纪人真的动手打人。这种事又不是没见过报道,忙拉着张瑞国说:“咱走吧。”

    经纪人又瞪着唐逸:“妈地看什么看?不服气是吧?”

    宝儿瞪起灵动地大眼睛:“你是个坏蛋,叔叔才不怕你。”被唐逸抱在怀里后,宝儿就止了哭声,小丫头更有些狐假虎威起来。或许是在她心里,唐叔叔很厉害很厉害吧。

    唐逸也不理经纪人,转头对红日道:“红日,你现在和经纪人马上给我们几个道歉,这件事就算了。”

    红日愕然,看着一脸认真的唐逸,不由得微笑摇头,他的经纪人更是哈哈大笑:“你小子够牛的啊,还是昨晚没睡好,发癔症呢?给你道歉?真亏你说得出口!哈哈哈哈。”

    唐逸微微点头:“好吧。”说着就从手包里摸出电话。拨通了袁有才的电话:“袁厅长吗?我唐逸,是这样,我想问问红日文艺汇演是你们文化厅谁负责地?恩,是有点违规,我怀疑根本不是为了庆祝新春福利性文化汇演的性质,好,明天我会安排督察组去你那儿了解情况。”

    接着唐逸就拨通了高小兰的电话:“高科长。我唐逸。”听到唐逸文绉绉称呼自己高小兰就笑:“唐主任,你还是叫我小兰或者小高吧,我咋听着高科长别扭呢?”

    唐逸没有笑,很严肃的接着说:“高科长,明天一早你们督察一科就去工人体育馆了解情况,调查下红日文艺汇演时体育馆一方执行地相关政策待遇,通知督察二科去税务局,调查下这次文艺汇演税收方面的数据。”

    高小兰听唐逸说得郑重,再不敢说笑,忙说:“是。”

    唐逸挂了电话。从包里拿出工作证晾给红日看,说:“红日先生,我是省委督查室高逸,在看过您的文艺汇演后,我有理由怀疑您这次汇演并不符合国家相关福利性文艺汇演的标准,票价高,没有福利性赠票,疑点很多,所以我希望您配合我们调查,在调查结束前最好不要离开春城。如果离开春城后发现您有偷税漏税的嫌疑,我会向检察院申请立案调查。到时候怕是会影响您地公众形象。红日目瞪口呆,经纪人忍不住气愤地道:“你这不是公报私仇吗?”

    唐逸蹙眉,转头静静看着他,看得经纪人浑身不自在。更不敢和唐逸对视。唐逸淡淡道:“高先生,如果你嘴里再说出类似的言论。我会公事公办。“

    红日知道这次可是惹了大麻烦了,谁想得到几个学生,突然冒出个什么省委督查室地人,虽然不清楚这个督查室是作什么的,但这年轻人看起来可不是虚言恐吓自己。

    红日忙换上笑脸,道:“别急,别急,您是唐主任是吧,请坐请坐,咱再谈谈。“

    经纪人不亏是经纪人,在开始的错愕吃惊后,也回过了神,赔笑道:“呦,唐主任,我有眼不识泰山了我,您快请坐。”

    唐逸摆摆手:“我明天再来坐。”抱着宝儿就向外走,留下呆若木鸡的红日和经纪人面面相觑。

    张瑞国几个脑子都有些短路,迷迷糊糊跟在唐逸身后出了房间,进电梯,下楼,直到出了酒店大堂,张瑞国才反应过来,惊呼一声:“唐逸,你不是学生啊?”

    唐逸恩了一声:“工作呢,在你们学校充充电。”他说充电,张瑞国几个可就以为是读成教呢,都是恍然大悟状。

    张瑞国又问:“你那什么,什么监督室很有权力吗?看把红日他们吓的。”几个女孩子也都好奇地看着唐逸,等待答案。

    唐逸笑笑:“哪有什么权力,是省委的牌子好用啊,我们这些猫猫狗狗出来都可以唬唬人,我吓唬他呢。”

    张瑞国几个一起大笑,他们也不信唐逸能有多大本事压得住当红歌星,张瑞国边笑边说:“反正啊,我是长见识了,看红日和那个老高刚才有多牛?你一亮工作证。可把他们吓得跟孙子似的。”

    几个女孩子也咯咯的笑,突然就觉得万千光环下的所谓大明星,原来也不过如此。却浑然不知是唐逸的权力,才使得她们的视角上升到了另一个层面。

    张瑞国突然大声道:“我决定了!”

    女朋友张芳被吓了一跳,狠狠拍了他一把:“鬼叫啥!”

    张瑞国握着拳头。大声道:“我毕业也要进政府部门,今天我算见识了,啥叫本事,啥叫能耐。”

    张芳白了他一样:“政府部门那么好进吗?美得你。”心里却觉得张瑞国这志向挺合心意。

    唐逸来酒店的时候就没有开车,和张瑞国他们一起搭地红日经纪人调配的面包,到了门口,唐逸就和张瑞国他们告别,坐上出租车吩咐司机去体育馆。

    宝儿抱着唐逸脖子,嘻嘻笑道:“叔叔,那几个坏人都怕你是不是?”

    在宝儿面前。唐逸可就不用谦逊了,点点头,得意地说:“谁欺负咱家宝儿叔叔就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恩。”宝儿用力点着小脑袋,“我打哭了几个欺负我同桌的男同学妈妈还骂我呢,还是叔叔好。”

    唐逸吓了一跳,心说你可别往小霸王方向发展,我这是不是溺爱的有点儿过头啊?忙沉脸道:“在学校不许欺负同学。如果有人欺负你,就告诉叔叔。”

    宝儿苦了脸,但还是点了点小脑袋。

    和张瑞国他们可以说是自己吓唬人,但第二天早上进了办公室,唐逸可就一连串命令发了出去,几个督察组很快就分赴各个部门调查,中午下班前袁有才打来了电话,声音很愉悦,“唐主任,你这是要烧火啊。红日地汇演可是老商搞的,哈哈,你是不是想给他的档案袋里加几份通报?”

    袁有才说的老商就是文化厅厅长商文武,是踩着袁有才上去的,两人关系不可能融洽。

    唐逸笑道:“公事公办而已,有人举报,咱就得调查啊。”

    袁有才说:“那是那是。”笑着挂了电话。

    下午一上班,唐逸接到了一个电话,是省委严副书记的秘书李振打来的,严书记主抓文化宣传等工作。又兼任副省长,文化厅地工作是他一手抓的,唐逸查文化厅,自然会惊动他。

    李振在电话里冠冕堂皇:“唐主任,严书记的意见是全力支持你地工作。不管涉及到谁的责任。都要一查到底,绝对不能允许文化部门有害群之马存在。”

    唐逸说:“只是初步调查。没那么严重。”

    李振就笑了:“是啊,严书记也知道,文化部门地总体工作还是好地嘛,不正之风只是瑕疵,应该影响不了大局,咱们省的文化事业还是在蓬勃发展地嘛!”

    唐逸心下雪亮,就说:“谢谢严书记和李秘的关心,我会认真处理这件案子地。”

    挂了李振的电话,唐逸琢磨了一下,就给负责文化厅调查的督察二科李科长打了个电话,很隐晦的暗示不用追查文化厅高层领导的责任。既然严书记有了暗示,唐逸自然不能动商文武,而且唐逸本来也没想过会去找厅级干部的麻烦,不然领导们会怎么看自己?这不明显拿着鸡毛当令箭了吗?

    但唐逸可不会偃旗息鼓,红日那边儿该查还要查,文化厅也要找出替罪羊,这也是给省委领导们一个印象,自己在其位谋其政,不会整日无所事事就看领导眼色,但也要给人知进退的感觉,不能表现的像一匹横冲直撞的野马。

    十几天的调查后,文化厅某科室主任因为工作不力被记大过处分,而红日也在乖乖补足了税款场租等费用后灰溜溜离开了春城,当然,这些消息媒体是不会收到风地。

    二月底,省委常委会议上通过了督查室级别调整的决议,督查室升格为副厅级,而唐逸的行政级别,自然水涨船高,调整为副厅,机缘巧合下。还没有度过二十五岁生日的唐逸赫然成为了厅局级干部,不过因为是省委内部调整,更没有网络时代的信息传播,唐逸的提升也就无声无息,但在省委大院。还是引起了轰动,唐逸这个名字赫然成为了机关干部议论地焦点。

    唐逸很无奈,自己好像再一次处于风口浪尖,不过令唐逸欣慰的是省委大院毕竟水深,唐逸的提升很快在接下来的热点议题下冷却下来,淡出了人们地话题。

    3月8日国务院批转国家发改委《关于年经济体制改革要点》。《要点》提出,本年经济体制改革工作地主要任务是:继续贯彻落实《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转换经营机制条例》,以转换国有企业经营机制转变政府经济管理职能为重点,围绕把企业推向市场这一中心环节,加快企业改革;以加快价格改革为契机等等。

    随着九十年代初国有企业的大面积亏损。经济体制改革进入到关键性一年,国有资产私有化被提上了日程。而这份文件的出台,也马上引起了省委的热议,唐逸地提升反而变得微不足道。

    督查室升格儿地当天,唐逸就接到了田朝明的电话,田朝明笑呵呵和唐逸说起了常委会地决定,并且说。自己早在半个月前就有了初步提议,但私下讨论里,严书记最不认同,所以他也不好将提议拿到常委会讨论,但唐逸追查红日一案后,严书记好像就有了些新想法,和田朝明私底下一次谈话时还表扬了督查室的工作,田朝明这才争得了刘书记意见后,将决议拿到常委会上讨论,严书记没有表态。决议顺利通过。

    田朝明还笑呵呵道:“小逸,可以啊,才两三个月,已经有点儿样子了!”

    唐逸当然是赶紧谦逊几句,心里知道自己已经给严书记留下了印象,就是不知道这印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地。细细琢磨了一遍红日案的前后,觉得自己处理的还是可以的,严书记应该不会对自己有什么大的负面意见。

    下午上班不久,高小兰进了唐逸办公室,大声说:“唐主任。你乔迁新居也不说一声,太不够意思了吧?”

    唐逸苦笑,这个高小兰还真是小灵通,自己下午刚刚去后勤保障科重新登记了住址和电话,她就得到了消息。

    兰姐和李婶说得差不多了。准备这个周末就搬家。唐逸还在琢磨接下来怎么应付兰姐的那顿西餐呢。

    高小兰又说:“唐主任,你难道不想收份子钱啊?”北方乔迁新居。有个名目叫“燎锅底”,就是单位的同事或者好友凑份子,庆祝乔迁之喜。

    唐逸知道现在再叫高小兰保密已经晚了,估计整个督查室能知道地全知道了。

    唐逸无奈的道:“好吧好吧,明天晚上,份子钱就不必收了,我请客。”

    高小兰说:“这还差不多,您高升就应该请客的,前些日子大伙儿知道你要低调,怕别人眼红,也就没人催你请客,但现在风头过了,你可一定要好好给大伙补一桌。我看啊,份子钱咱照收,但唐主任你也要大出血,请咱们去春城饭店搓一顿

    唐逸对高小兰的直肠子也没办法,只有说:“成成,都听你的,你去安排吧。”

    高小兰这才兴高采烈的转身走了出去。

    第二天晚上,唐逸等一行督查室正副处,正副科驱车直奔春城饭店,高小兰坐了唐逸的车,在车上将份子钱和名单给了唐逸,虽说那时候工资不高,不算各种津贴奖金的话督查室工龄最长的老刘也不过四百多块钱,但顶头上司庆高升乔迁之喜,而且又是在春城饭店请客,这些下属也不能太寒酸,商量了一下,就每人出了一百块。

    唐逸数了数份子钱,对高小兰道:“这不好,在春城吃饭也用不了这些钱,晚点儿你给大伙退回去。”

    高小兰笑道:“得了,知道你有钱,但这是大家的心意,你不收下我们可不高兴!”

    唐逸想了想,也就将钱装进了手包,高小兰满意地一笑:“这才像话!”

    春城饭店是省会的老字号宾馆,十六层的建筑,当时还是属于国有资产,中央领导视察也曾经入住过,虽然在近年酒店评测中只评了个三星级,但丝毫无损它老字号的影响力,比起五星级的维也纳酒店,春城饭店的入住率反而更高,饭店的几家餐厅生意也很火爆,一来价钱适中,二来当时人们心底还是信服国有的老字号的。

    唐逸一行人在二楼餐厅要了套房包间,就开始点菜,这些人自然不大好意思吃领导,就拣便宜的点,唐逸忙说:“等等等等。”翻了翻菜单,没有后来流行地豪华套餐,也就只有一道道点,不过唐逸点菜很讲究,服务小姐听他搭配的菜系合理,不由得娇笑道:“一看您就是贵人。”

    年纪小的几名干部当然不会矜持,就鼓掌凑趣:“那当然,我们主任来春城吃饭,你们蓬荜生辉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