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九章 前女友

九章 前女友2017-11-8 23:43:14Ctrl+D 收藏本站

    新居所装修的很华丽,风格类似于唐逸在延山的房子,总体格调是乳黄色,即温馨又清亮,电器也都购置齐备,彩电,音响,录像机,若不是现在vcd碟片稀少,唐逸还真想买一台萌芽期的vcd。

    李婶进了客厅就有点愣神,有些怯,看了看脚下乳黄的地板,不敢向里迈步,说:“小逸,我还是搬回去吧,住不习惯我这。”

    唐逸说:“你就当是水泥地,慢慢就习惯了。”说着就架着李婶胳膊向里走,李婶忙说换拖鞋,唐逸也不理她,李婶被唐逸抱小孩似的半拖办抱进了屋,气得锤了唐逸一拳:“这孩子,和婶子还胡闹!”接着就愉快的笑起来。

    兰姐开心的紧,终于又可以享受喝红酒听音乐的小资生活了,心里雀跃,脸上却要装出贤惠的样子跟李婶介绍房间布局,还有空调的用法等等,免得黑面神又骂自己。

    晚上吃饭唐逸掏得钱,乔迁之喜,当然要吃顿好的,饭桌上李婶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说着话,她就问唐逸检察院认识人不?唐逸知道李婶心软,肯定是想起了刘局长家那孩子,不过检察院的案子自己可插不上手,何况又不知道那边儿到底是怎么桩子事,唐逸就说不认识,李婶叹口气,随即不再说这个话题。

    接下来几天,兰姐没事儿总喜欢在唐逸面前和宝儿说起西方社会地事儿。偏偏人家宝儿老跟着唐逸看新闻,比兰姐懂得还多,常常问得兰姐哑口无言,最后通常是以兰姐耍老妈脾气申斥宝儿告终,唐逸知道兰姐的心思,无非是想自己记起请她吃西餐的承诺,但唐逸又没那心思,只有装聋作哑,看兰姐的热闹,有时候想想。也觉得自己有些不像话。

    这天上班后,高小兰汇报完工作惯例进入和唐逸的闲聊时间,高小兰说:“主任,听到信儿没?经营维也纳的港商向省里申请注资春城饭店呢。”

    唐逸就是一愣:“不会吧?春城饭店效益不是挺好的?怎么会同意港商注资,再说了,维也纳是咱省唯一一家五星级,它好端端注资春城干嘛?”

    高小兰摇摇头:“谁知道呢?春城饭店也够奇怪的,顾客看起来挺多,每年的财政报表不是亏损就是略有盈利。听说上面有些不满意呢,没准大型国企体制改革的第一把火就要拿春城开刀。”

    唐逸微微点头,不消说了,除了管理体制问题影响了利润点以外,春城高层也肯定是作假账捞钱。

    唐逸轻轻叹口气,如果春城真地进行体制改革,同意由港商注资。那就意味着国有资产的流失,毕竟账面上,春城是不赚钱的,港商注资的话就可以用小成本获取大利益。但自己在这个问题上也只能旁观,估计这里面牵涉了某些省级领导的神经,自己没有什么发言权。

    高小兰又道:“港商提出的方案是注资后将春城饭店改造成五星级宾馆,听说有领导对这个意向很感兴趣呢。”

    唐逸有些疑惑:“李家港商同时经营两家五星级宾馆?那以后竞争起来不是左手打右手?”

    高小兰说:“谁知道呢?不过小道消息说维也纳并不怎么赚钱,成本运营高,又有春城饭店这个强劲对手,日子不怎么好过呢。别看外面风光,如果还了咱银行的贷款,怕是渣都剩不下,我看他们啊,十足就是想丢掉维也纳这个包袱,专心经营春城。这些个港商,心思毒着呢。”

    说着高小兰笑笑:“不过如意算盘也不是那么好打的,这件事,不但春城高层反映强烈,省委的领导大多也持反对意见。我觉得这事儿有点玄。”

    唐逸微微点头,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十几天前在春城饭店吃出苍蝇地那一幕,或许,与维也纳的运作也有些联系吧。

    高小兰这个小喇叭走后,唐逸想了一会儿。无奈的摇摇头。这种事儿,自己根本插不进手去。不然会被那些老鲨鱼啃得骨头都剩不下一根儿。唐逸在机场见到陈珂时,轻轻笑了,小一年没见,陈珂好像更漂亮了,也或许是因为她的穿着单薄吧,在东北初春单调的色彩中显得有些另类。

    在人流中看到唐逸,陈珂就兴奋的招手,她穿着浅蓝色牛仔裤,白色针织衫裹着小身段,前胸鼓鼓的,好像比上次触摸时要丰满一些,唐逸莫名其妙冒出了这么个想法,随即苦笑摇头,走过去迎接陈珂。

    陈珂笑嘻嘻就挎住了唐逸地胳膊,清澈的大眼睛看着唐逸,说:“哥,想我没?”

    唐逸点点头,陈珂笑得更加美了。

    出了机场大厅,陈珂就打了个寒噤,唐逸忙脱下西服披在她身上,说:“上海就算有人穿裙子,你回家也要记得多穿点儿啊。”

    陈珂嘻嘻傻笑一声,也不说话。

    进了桑塔纳,唐逸说:“检察院那边有宿舍,你去了好好工作,尽量给领导留个好印象,不要在单位提起我和田书记。”

    陈珂撅撅嘴:“我又不是孩子了,我知道的,啊,哥,谁是田书记?”

    唐逸这才想起自己只顾叫她回来,一切也帮她安排好了,却是根本没跟她讲过田朝明的事

    想了想就道:“省委田书记,你这事儿是他安排的,过些日子我带你去看看他,估计你们院里的高层都会以为你是田书记的关系,不过在单位。还是不要提他。”

    陈珂哦了一声,就好奇地打量唐逸,唐逸被她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得有些心慌,伸手敲了她小脑袋一下:“看什么看。”

    陈珂捂着头,就有些气愤,他怎么老拿我当孩子?不过陈珂真的有些好奇,她知道唐逸很有本事,但怎么也想不到他会认识省委书记,本来还想和唐逸八卦一下呢,被唐逸这一敲。什么兴趣都没了,这个年纪,最讨厌地就是被意中人当孩子看。

    “哥,你要请我吃饭的。”过了一会儿,陈珂又实在忍不住,只好撅着嘴提醒唐逸。

    唐逸微微点头,“去春城吃。”说着指了指自己放在前面杂物箱上的包儿,说:“里面有春城的贵宾卡,给你用吧。”

    陈珂就翻唐逸的包儿。看到里面那一叠厚厚的人民币吐吐舌头,翻了一会儿,找出了那张卡,一看就蔫了,泄气的道:“还以为啥贵宾卡呢,三星级地酒店,我去得起吗?”可也是。陈方圆是发财了,但也不可能无限意供应陈珂的零花钱,这毕业实习花销大了,陈方圆才每个月给陈珂五百块钱零花,比一般家庭是很宽裕了,但去三星级饭店吃饭,也吃不上几次。

    唐逸“啊”了一声,说:“你从我那儿拿点钱吧。”说得很自然,他是没拿陈珂当过外人。

    陈珂却是脸一红,忙摇了摇头。心里琢磨他的话是啥意思,是默认了自己地身份?

    唐逸说完反应过来,忙道:“以后赚钱再还。”

    陈珂本来满腔蜜意,又被唐逸气到,赌气扭过了头。

    唐逸和陈珂只有两个人,就在春城饭店餐厅的大堂找了座位坐下,两人桌,绿白相间的餐桌布,两人相对而坐,旁边是绿藤流水。虽说是在大堂,也很令人愉悦。

    陈珂随便点了几道家常小菜,对唐逸说:“哥,我请你,谢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

    唐逸“哦”了一声。看陈珂一本正经的小模样有些好笑。就拿起菜单,点了一道“八珍甲鱼”。说:“你请客,我可要吃点儿好地。”

    陈珂偷偷溜了眼菜单,一道菜顶自己一个月零花了,这个心疼啊,却也得装出无所谓地模样,自己请客,也得请他吃好了啊,不能对付。

    一道道菜端上来,唐逸和陈珂用果汁当酒,边喝边聊,说起在陈家坨时共事的日子,都觉满心温馨。

    唐逸笑道:“记得不?我出院地医药费还差点管你借呢。”

    陈珂嘻嘻一笑,说:“就是,怎么一转眼穷光蛋就变富翁了呢?唐逸叹口气:“是你伯母能干,我跟着沾光而已。”想想,很久没见过母亲了,虽说每个礼拜都有电话联系,但还是有些想念她,等过些日子清闲了,找个出差的机会去看看母亲。

    正和陈珂聊得热闹,旁边传来妩媚的女性声音:“唐先生,又见面了。”

    唐逸转头,忙笑着站起来,对面艳丽的女子已经伸出手,唐逸当然要礼貌的和她握手,很柔软地小手。

    苏梅脸上挂着妩媚的笑容,问唐逸:“唐先生是来和女朋友用餐?”

    唐逸说:“是我妹。”

    陈珂也站起来和苏梅问好,唐逸介绍说叫苏姐。

    苏梅叹着气夸了几句陈珂多么漂亮等等,听起来绝对真心实意,然后说:“我就不打搅二位了,唐先生,这餐我请客。”也不等唐逸推辞,送给两人一个微笑后转身聘婷而去。

    陈珂进入检察院实习,唐逸总算了了一桩心事,年后有些忙,加上晋升后应酬也多了起来,也没再去东工大看书,这天周末总算清闲下来,唐逸打电话知会了兰姐一声后,就驱车赶往东工大,他还真有些喜欢静静坐在阅览室里看书的氛围,在阅览室里一坐,脑袋似乎也灵光些,思考问题更为活跃。

    唐逸的车慢慢拐进学院路,忽然,前面黑影一闪,唐逸急忙刹车,“嘎”一声,桑塔纳作了个前倾式停顿。唐逸急忙解开安全带下车,看看有没有撞到人。

    水泥路台阶上,一名漂亮女孩儿坐在那儿,一脸痛苦地捂着足踝,乌黑的长发,鹅蛋脸,小巧的鼻子,嫣红的嘴唇,穿着一身白色运动装,挺漂亮的一个女孩儿。书洒落了一地,看起来应该是东工大的学生。

    看她地模样应该没撞到,只是崴了脚,唐逸松了口气,忙走过去问:“同学,你没事吧?”虽然不怪自己,但毕竟对方是步行,自己扎车,固有思维里开车的总是有些责任的。

    女孩儿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儿,但她勉强站起来后又诶呀一声蹲了下去。

    唐逸看看,离校门还有几百米,只好拿出手包,熄了火,来到女孩面前说:“我扶你去医务处吧。”说着就帮她捡起地上的那几本书夹在胳肢窝,又过去扶她。

    女孩儿惶急地摆手。唐逸却是抓着她胳膊一用力,就将她拽了起来,女孩儿没办法,只好扶着唐逸的胳膊,跟随者唐逸的步伐,一瘸一拐的向校门里走。

    女孩儿看起来不爱说话,唐逸当然更不会主动挑起话题,扶着女孩儿,两人默默进了学校,向南校区的医务搂走去。可能是很少遇到在自己面前会保持沉默的男孩子,女孩儿有些好奇地偷偷看了唐逸几眼,又很快的低下了头。

    天还没暗下来,学校里的路灯却早早就一盏盏亮起,唐逸皱皱眉:“浪费电力。”

    女孩儿奇怪地看向他,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啊?

    正走着,突然旁边传来一阵口哨声,笑骂声,“喂,大白天的干嘛呢?”

    “猴急啥啊!还没熄灯呢!”

    唐逸蹙眉看去。不远处地花池旁,几名小青年叼着烟,起唐逸和女孩儿地哄。

    女孩儿看到他们脸色白了一下,说:“是河北委培的,别理他们。”

    唐逸微微点头。扶着女孩儿继续向前走。却不妨刚才一松劲儿,忘了胳膊里地书了。稀里哗啦,几本书掉落一地。

    唐逸忙蹲下身去拣,那几个小青年却是哈哈大笑,喊着:“怕啥怕啥,哥们又不吃了你!”

    “傻书呆子!哈哈”

    这时花池旁的综合楼里走出来四五个人,为首地正是徐军,刚刚下了课,出门就见到了唐逸,徐军就笑呵呵喊着:“哥!”向唐逸走去,却又猛地听到几名小青年的哄笑,开始只是皱皱眉,向前走了几步,才发现他们是哄唐逸呢,徐军马上就冷了脸,瞪眼指着几个小青年骂道:“起什么哄?都他妈给我滚几个委培生当然认识徐军,但从来没打过交道,加之综合楼里第四讲有课的刚刚下课,走出了一群学生,几个委培生为了面子也要硬撑啊!

    一个委培生就喊:“我们笑关你啥事,你走你的!”话也算客气了,没带脏字儿,徐军却是瞪着眼睛走过去,照着说话的委培生就是一嘴巴,委培生没想到他说动手就动手,这一嘴巴挨得皮实,捂着脸错愕,还没说话呢,徐军“咣”就是一脚,踹在他胸口,将他踹了个四脚朝天。

    “都他妈滚!不服气你们就去叫人!看老子废了你们不?”徐军指了指另外几个委培生,委培生平时也就欺负欺负不爱和他们一般见识的学生,真遇到社会人就成了一堆软脚虾,一句话不敢说,灰溜溜走掉。

    唐逸早站起来看着这群孩子胡闹,心里微微一笑,想想上学时也挺有意思的。

    徐军对着唐逸就换上了笑脸,笑呵呵走过来:“哥,晚上有课啊?”他也以为唐逸老来东工大是上成教呢。

    唐逸随意的点点头,徐军看到唐逸身边的女孩儿时脸色却变了,很怪异的看着她:“叶思曼?你怎么和唐哥在一起?”

    唐逸比徐军还要吃惊,疑惑地向身边看去,她,就是刘飞以前的女朋友?

    女孩儿看到徐军就脸色苍白,看得出,她有些怕徐“哥,你们这是?”徐军愕然的又看向唐逸。

    唐逸很快恢复了平静,淡淡道:“偶然认识的,我先送她去医务室,有话回头说。”

    说着唐逸就又扶住叶思曼的胳膊,叶思曼却触电般躲开,小声道:“不,不用了。”

    唐逸皱眉道:“你自己怎么走得过去?”不由分说就扶住她,徐军却一下拦住了他俩,对着叶思曼道:“叶思曼!你好啊你,我警告过你吧,不许你交男朋友,怎么,现在连唐哥都勾引了,真他妈有本事你!”

    叶思曼惊惶的道:“不,不是的。”

    唐逸蹙眉:“别胡说。”

    “还说我胡说?看看,看看,你这。你,飞哥!“徐军急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唐逸皱皱眉:“这事儿回头再说,我先送她去医务室,她脚崴了,被我的车撞的。”唐逸本不是喜欢解释的人,但在叶思曼面前,必须给徐军面子,因为徐军做得就算不对吧,也是为了刘飞。

    徐军却是上了混劲儿,什么也听不进去,大声说:“哥,这种**你搭理她干嘛,让她自己滚过去!脚崴了?好,这就是报应!”

    看着旁边远远看热闹地学生,唐逸有些不悦,但还是耐着性子道:“先让开,说了回头和你解释。”徐军却还是在那吵吵,唐逸淡淡道:“让开,听到没?”声音已经明显有些不耐烦。

    徐军愣住,眼睛紧紧盯着唐逸,他身后一跟班就骂:“妈的你老几啊,敢这么和军哥说话!”

    徐军回头“啪”就抽了他一耳光,骂道:“滚,这没你说话的份儿。”

    唐逸扶住叶思曼说:“走吧。”就从徐军身边走过,徐军看着两人的背影,咬了咬牙,终于没有说话。

    唐逸在一楼门诊外的长椅上坐着,等了大概十几分钟,画着红十字地白色门帘一挑,叶思曼慢慢从里面走了出来,虽然还有些跛,但已经不用靠人搀扶。

    唐逸将书递给她,叶思曼接过书,头却不敢抬。

    唐逸说:“出去走走吧。”

    当先走出去,叶思曼跛着足,勉力跟在唐逸身后。

    走在校园地小路上,唐逸沉默了好久,终于说道:“我是刘飞的朋友。”

    叶思曼恩了一声。

    “徐军这孩子就是有些率性,其实是个好孩子。”

    “恩。”叶思曼就好像个应声虫,唐逸看得出她有些怕自己,或许是因为自己能震慑住徐军吧,在她心里,想来徐军就是最可怕地人了。

    这是个受过很多伤害的女孩儿。唐逸渐渐有了结论,但可怜之人,总会有其可恨之处。

    “能,能不能坐会儿,我,我的脚……”唐逸正思索呢,却听身后叶思曼怯怯的话语传来,回头才发现她落后了一大块,勉力的迈着步子,却追不上自己。

    唐逸有些抱歉的笑笑,旁边花池旁刚好有一张长椅,唐逸指了指:“在这儿坐会吧。”

    叶思曼点点头,就一瘸一拐走过去坐到长椅上,唐逸没有坐,点上一颗烟,吸了几口,说:“徐军和我讲的是事实吗?你和刘飞还有香港那位少爷。”

    叶思曼脸更加苍白,低着的头轻轻点了点。

    唐逸蹙眉:“你是自愿的,不是被强迫?”虽然问这话不妥,但唐逸心中的疑问必须问明白。

    叶思曼沉默着,接着慢慢点了点头。

    唐逸深深看了她几眼,说:“好吧,我知道啦!”

    “你自己可以回宿舍吧?”唐逸礼貌性的问了句,叶思曼果然又是点头,唐逸就转身,边走边摸出电话,开始琢磨和刘飞通话时的措词。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