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十章 西餐厅

十章 西餐厅2017-11-8 23:43:15Ctrl+D 收藏本站

    呼了刘飞不大一会儿,电话就响了起来,刘飞的笑声很愉快,刚刚见了叶思曼的唐逸却觉得有丝悲哀,何必呢?该放开的就应该放开。

    “唐逸,有事儿啊?是不是又要求我帮忙呢?我可跟你说,老子回省城你要在春城饭店请我暴搓一顿!”

    唐逸说:“在维也纳吧,五星级,比春城档次好。”

    刘飞一下就沉默了下去,唐逸也不作声。

    “你知道啦?”刘飞的声音低沉下来,随即骂了一声,“妈的我就知道徐军这小子早晚会和你讲,他整个儿就一长舌妇。”

    “回来吧,见见叶思曼,我刚刚见到她了,日子很不好过呢。”

    刘飞笑了起来:“见她干嘛?都是过去的事了。”又说:“我还忙,以后再聊。”接着就挂了电话。

    唐逸叹口气,其实刘飞未必真的喜欢现在的叶思曼,但想来以前心高气傲的少年,突然被喜欢的女孩儿抛弃,而且这女孩儿多半以前还对他千依百顺,百般奉承,却莫名其妙跟了别人,刘飞心里这个结却是很难解开。

    唐逸也没想过要撮合他们复合啥的,对于背叛过的女人,大男人的性子是断然不会回头的,就算复合,那件事也会成为两人心中的刺,是不会有幸福的。唐逸只是希望刘飞能正面叶思曼,早日解开自己的心结。

    但看来刘飞却是逃避的厉害,自己总不能去延山绑了他来。

    唐逸摇摇头,这种感情地纠葛自己这外人还真不好插手。也只能点点刘飞,他悟不悟还要看自己。

    唐逸没去阅览室,直接回了家。进了客厅就见到兰姐慵懒的靠在沙发里,雪白的脚丫搁在茶几上,手里拿着一杯红酒,一小口一小口地抿,宝儿跪在茶几旁在写作业。不时白她妈妈一眼。

    唐逸关门的声音惊动了兰姐和宝儿,宝儿马上笑嘻嘻跑过去,帮唐逸接包,拿拖鞋。活生生一个小管家婆。比她老妈称职多了。

    还稚声稚气的道:“叔叔辛苦啦,欢迎回家。”又说:“妈妈真不懂事,就知道喝酒。”

    唐逸伸手拧拧她光滑的小脸蛋,笑道:“对,咱家宝儿最懂事啦。”

    得唐逸夸奖,宝儿马上嘻嘻笑起来。

    兰姐手忙脚乱的将红酒放茶几上,将脚飞快地套进小红拖鞋里,站起来笑:“唐书记,吃饭了没?”

    唐逸微微点点头。拉着宝儿手坐进沙发里,说:“明天给宝儿买张写字台,以后写作业去房间写。”心里有些不安,自己早就没想到?就顾自己的感受,觉得看宝儿在客厅写作业心中安乐。却没想想宝儿舒服不舒服。

    兰姐忙道谢。看得出她是真感激唐逸对宝儿的照顾。

    唐逸亲了宝儿一口,宝儿才笑嘻嘻接着去写作业。兰姐就准备收拾收拾偷偷溜进房,唐逸靠在沙发上,沉默了一会儿就随口问兰姐:“一个被女人伤害过的男人,怎么才会忘掉那个女人?”

    兰姐正蹑手蹑脚拿着红酒向厨房那一点点儿挪脚步,听了唐逸地话停下脚步,说:“给那个男人找个女朋友啊,当然最好地办法是让他们经常见面,慢慢就过去了。”

    唐逸“哦”了一声,诧异的看了兰姐几眼,想不到她倒也不像自己想的那样无知,指了指她手里的酒杯:“喝掉吧,又不是第一次喝我的酒,我说过你吗?”

    兰姐却是不会脸红,倒是美滋滋坐下,说:“红酒挺好喝的呢。”

    唐逸又问:“还是我刚才说的问题,可是男人不肯去见女人,你有办法吗?”

    没头没脑的问话,兰姐能有什么办法,却是随口回道:“让那女人去见男人不就得了?”

    唐逸楞了一下,随即微微一笑,饶有趣味的看了兰姐几眼,说:“明天周日,我请你吃西餐啊。”

    兰姐喜上眉梢,用力抿着红唇,免得笑出声,使劲地点了点头,浑如要讨到糖果吃的小孩维也纳西餐厅在维也纳大酒店的东侧搂一层,是正宗法式西餐厅,餐厅里客人当然是非富则贵,餐厅环境雅致,乐队演奏着柔和的乐曲,声音似有还无,火候恰到好处。

    虽说西餐厅价格贵的离谱,利润惊人,但客人却是时常爆满,据说维也纳酒店四分之一地营业额来自它地西餐厅,由此可见这家西餐厅运作之成功。

    餐厅内桌台整洁,雪亮的餐具刀叉摆放地整整齐齐,服务生各个气质高雅,领班是一位金发碧眼的法国女孩。一进餐厅,就给人一种豪华大气的感觉。

    因为要去心目中极为高档豪华的场所用餐,兰姐特意打扮了一番,柳眉轻描,红唇淡抹,媚媚的丹凤眼睫毛微微弯曲,既可爱又性感,白皙的脸蛋配上红红的风衣,还真的是风韵十足,美貌娇艳。

    不过用起西餐,兰姐可就原形毕露,虽说早就恶补了吃西餐的知识,毕竟没用过刀叉,常常发出很大的声音,急得兰姐出了一头汗,这一急,恶补的知识也记不得了,上了主菜后兰姐还拿着开胃酒给唐逸倒酒,加之正宗西餐餐具繁多,兰姐拿着用来品尝甜点的小勺去盛汤的举动更是层出不穷。

    唐逸看得好笑,就拿过她的餐盘,帮她剔牛排,切鹅肝和龙虾肉,一小块一小块帮她切好,送到她面前:“吃吧。”

    兰姐怔了好久,才拿起叉子叉起一块牛肉放入嘴里,慢慢咀嚼着。或许因为是有了黑面神伺候,为啥味道就这么鲜美呢?

    唐逸却问道:“喂,你说说看。这个女孩子吧有些自卑,因为她为了男朋友的好友抛弃了男朋友后,又被男朋友的好友抛弃,你说,怎么才能让这女孩子去见以前地男朋友。消除他们心中的那根刺?”

    兰姐开始楞了一下,随即才知道唐逸说的是昨天晚上和自己谈到地话题,这才明白唐逸为啥好心请自己吃西餐,又细心的照顾自己了。敢情是有求于我啊。

    不过黑面神能有问题向自己咨询。兰姐美得都快升天了,哼哼唧唧了半天,却说不出话,因为满脑子兴奋,琢磨着给黑面神出个绝佳的点子,却因为过于兴奋,大脑有些短路。

    “我说你是不是吃黄油吃多了?”唐逸等了半天,不见下文,不由得皱眉瞪了她一眼。

    被唐逸一瞪。兰姐却猛地清醒过来,脑袋豁然开朗,说:“这有什么难的,女孩子自卑,就给她些自信嘛!还有那个什么以前男朋友的好朋友。一听就不是个东西。他就是那根刺吗,我看最好是别和他来往。慢慢地,这根刺也就没了。”

    唐逸微微点头,说:“看不出你挺聪明的嘛!”

    兰姐美滋滋的一笑:“那是!”得意之下声音就有些高了,却听旁边有人冷声道:“没素质!”

    唐逸侧头看去,旁边桌上也是一男一女,都是四十多岁年纪,女的珠光宝气,男人肥头大耳,倒有些威严,一看就是成功人士。

    肥胖男人正掏出钱包买单,来为他结单地是那金发碧眼地法国女领班,胖男人付过餐费后又递给法国女孩一张百元钞票作小费,法国女领班用流利的中文说:“谢谢。”惹得胖男人得意的一笑。

    胖男人注意到唐逸看自己,满脸不屑的嗤了一声。

    兰姐知道会来这里消费的人大多是成功人士,不敢得罪,加之自觉给唐逸丢了面子,吃西餐更要讲究风度,就低声向那胖子赔罪:“对不起啊。”

    胖男人哼了一声:“和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要我说吧,你们这种人就不要学人家装风雅,吃什么法国菜?中国菜你都吃过吗?看你从头到尾,有点女人的样子吗?”

    兰姐被损的脸阵红阵白,想反唇相讥,但看看人家的气派,就怕惹麻烦,只好低头不语。

    唐逸皱起眉头:“吃法国菜怎么啦?不会吃法国菜素质就低了?”

    唐逸有些恼火,兰姐是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在自己心里,和使唤丫头也没什么两样,但毕竟相处久了,人总是有感情地,自己可以骂兰姐,听别人骂她就有些上火,更别说还将自己放里面了。

    胖男人不屑的道:“不会吃干嘛还来吃?吃顿法国菜就证明你们是上流社会了?幼稚!”

    唐逸微笑:“吃法国菜是证明不了什么,就好像不会吃西餐却比阁下混得高出几个档次的大有人在一样!”

    “再说了,我们就喜欢这样吃,你管得着吗?会学西方人用餐就高雅了?那也不过是一个步骤,一个程序,吃顿饭嘛,吃的舒服就好,在乎那么多干嘛?太在乎这些东西的人才有些低俗,才是拼命想证明自己是上流社会地那种人,那才是真地幼稚!我还喜欢用手抓着吃呢,你能怎么样?”

    胖男人被唐逸噎得说不出话,兰姐却惊奇的看着唐逸,黑面神平时话很少,怎么和人辩论起来却是一套一套地,话风也很犀利。

    法国女领班转向唐逸,微笑道:“这位先生,用餐时用手抓确实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唐逸轻轻点头:“你说的不错,但你的立场有点问题,以你现在的身份,应该是劝服我们双方不要再争吵,但你,却很明显的偏袒了一方,如果我是餐厅经理,现在就会炒掉你,因为你处理的方式令争吵的一方心理更为浮躁,事情只会越闹越大。当然,也不能全怪你,毕竟他给了你一百块钱小费,你的潜意识偏袒他也不为过。”

    女领班笑容僵住,她从来没遇到过中国男人不留情面的奚落。来这里吃饭地人,在她面前都是极为彬彬有礼,很有绅士风度。

    唐逸又说:“转回刚才的话题吧。其实你们西方公共场合礼仪的基本点就是不要影响他人,刚才我们这位漂亮地兰兰小姐可能有点失误,但她也道歉了,我觉得已经足够了,至于用餐的方式。只要我们不影响其它客人,对不起,我觉得就算从你们的礼仪角度出发,我们也没有任何失礼。倒是你口口声声说什么?用手抓是不礼貌的行为?只要不被别的客人看到。我偷偷用手抓着吃怎么就算不礼貌呢?”

    女领班一句话也说不出。唐逸叹口气,“说地话太多,口有些干呢。”拿起兰姐倒的开胃酒就喝了下去,拿着空杯子对女领班一亮:“开胃酒,我就喜欢口干的时候一口气喝掉。”

    女领班有些不知所措,别看她只是餐厅领班,但一直就很受客人的尊重,被中国客人奚落还是第一次。

    胖男人瞪起了眼睛:“你他妈挺能说地你,我懒得和你这种下三烂一般见识。真他妈扫兴!”说着从女领班手里拽过外套向身上穿,准备闪人。嘴里说是不一般见识,气极下还是露出些原形,张嘴就冒出了国粹。

    唐逸微笑,也懒得再和他一般见识。兰姐看到黑面神根本不将他们看在眼里地架势。胆子却大起来。虽然在黑面神面前不敢表现的嚣张,但听胖男人要开溜前嘴里还是不干不净的骂黑面神。就嘀咕了一句:“什么成功人士,不过是个暴发户嘛!我们村里的万元户都这样。”

    唐逸听得好笑,胖男人脸却青了,瞪着兰姐道:“暴发户怎么啦?暴发户包你这样的十个也没问题!”看他气急败坏的模样,是被兰姐戳到了痛处。

    兰姐笑眯眯道:“包我?姑奶奶包你还差不多,不过你长得太恶心,姑奶奶没兴趣。”

    唐逸凑趣将手包递给了兰姐,说:“兰兰小姐,您的包。”又对胖男人很认真的道:“这位先生,比较起来,兰兰小姐才是真正的暴发户,就算比谁更低俗更像暴发户吧,您也远远比不过兰兰小姐地。”

    那边兰姐却是眼睛都直了,她对唐逸的包可是向往的很,拿到手中这个兴奋啊,拉开拉链,就从里面拽出一打人民币来,看着这叠厚厚的崭新钞票,脑袋就一阵眩晕。

    看到兰姐手里那摞钱,胖男人却是彻底傻眼了,没有这样的,哪有带着上万块钱现金四处溜达地,人家这暴发户还真比自己做得实诚多了。

    胖男人拉着老婆狼狈离去,唐逸看了眼那边满眼星星地兰姐,无奈的摇摇头,她也就适合扮演下暴发户地角色。

    结账时唐逸也给了法国女领班一百块小费,女领班神色复杂的接过去,说了声谢谢。

    回去的路上,兰姐坐在后排,一脸满足的靠在椅背上休憩,唐逸笑着问:“西餐好吃不?”

    兰姐点头,无限神往的说:“我将来要有了钱,就开个西餐厅,每天吃个够,我用手抓着吃!看谁敢管?”

    “我也就那么一说,你还真想抓着吃啊,不怪人家说你没素质,”唐逸摇头叹息,兰姐偷偷白了他一样,心里却还是愉悦的很。在唐逸面前,她脸皮越来越厚,好像不管唐逸怎么说,她都无所谓一样。

    不过想想这一餐就吃了几百小一千块钱,兰姐就有些得意,全延山数数也找不出几个有这种口福的人吧?

    周一的时候,唐逸打的报告被批了下来,办公厅同意唐逸起草的聘请基层督察员的建议,建议里,督查室为及时了解掌握省委省政府决策部署在基层的贯彻落实情况,充分发挥群众监督在推进落实中的重要作用,积极构建开放透明的大督查工作格局,准备公开向社会招聘基层督察员。

    而省委为了充实督查室的力量,又抽掉了一批处级和科级的后备干部进督查室,更又增调了两名副厅级干部为督查室督察专员。

    两名副厅级的到来,最不安的怕是王凤起了。督查室升格为副厅,他还指望着更进一步,行政级别上能升格为正处呢。谁知道迟迟没有消息不说,省委反而调整进了几名处级后备干部作为督察专员,随着两名副厅级地到来,王凤起就有些坐立不安了,虽然自己名义上还是资格最老的副主任。督查室二把手,但看这架势,自己渐渐有被架空的感觉,几名副厅级和正处级督察专员是肯定不会听自己指挥地。这还在其次。就怕督查室班子会随之调整,那自己多半就成了副处级督察专员。

    这些日子,王凤起就四下走动关系,托人情送礼,主攻的方向是高于真,但高于真现在在督查室的影响也有些减弱,毕竟他也只是副厅级,督查室的人事调整权现在握在了秘书长黄伟的手里。

    王凤起这个愁啊,在单位更打起小心。开始和唐逸套近乎,唐逸还是该怎么着就怎么着,不冷不热地处理着两人的关系。

    调整进督查室的两名副厅级都是五十多岁的干部,估计是政治上已经难以更进一步,就放进督查室发挥余热。倒是调整进地那几名处级后备干部很年青。大多有些背景,进督查室就是为了镀金。在督查室调整干部地通知中已经明确讲明,这批处级后备干部试用三个月经考核合格的,正式留用并给予处级待遇;工作半年以上表现突出的干部,在两年内直接推荐到部门担任副职以上领导职务。到东工大,想找叶思曼谈谈,才想起自己根本不知道她住的宿舍,却是想起小胖子和自己说的话,于是在校园里就和学生打听:“美女宿舍在几号楼?”问了几个,都是看唐逸跟看白痴似的不理他,总算有位恐龙大姐好心,说:“有几个美女宿舍呢,你找哪一个?我们宿舍也都是美女呢!”

    唐逸险些晕倒,幸亏恐龙大姐接着唠唠叨叨,说她住三号楼303,却令唐逸灵光一闪,想起了小胖子说的他女朋友的宿舍号,可不是三号楼吗,302,和恐龙大姐是邻居。

    向恐龙大姐道过谢,唐逸就直奔3号楼,正是吃晚饭的时间,宿舍楼下更有许多男生站在花池边,等着女朋友下来一起吃饭。

    唐逸请上楼地女生传信,叫302的叶思曼下来,自己就也站进那排男生的行列中,等人的感觉,好像很久没体验过了,就算上大学时吧,宝儿也没怎么叫自己等过。

    想着就有些好笑,不知道如果宝儿这小丫头扎着小手从楼上跑下来说:“唐逸,饿了吧,走走,快去吃饭,别饿坏我的宝贝!”自己会不会晕倒,现在,自己倒是完全接受宝儿地新身份了。

    正好笑呢,就听女孩子喊:“唐逸,想啥美事呢?看你乐得。”

    唐逸转头去看,就见刘颖和赵雅月拿着饭盆,从食堂那边走来,想来是打饭回宿舍吃地。

    唐逸“啊”了一声,说:“我等人呢!”

    刘颖比较活泼,笑眯眯问:“女朋友?上次演唱会怎么没见到呢?”

    “不是,是叶思曼,我想请她吃饭。”唐逸老老实实交代,不说实话更会惹人疑心。

    刘颖和赵雅月都露出吃惊的表情,几天没见,他怎么就和叶思曼走到一起了?

    刘颖说:“不行!请小曼吃饭经过我们同意了吗?我俩也要去!”

    赵雅月也是满脸笑意:“不带上我们你可是会后悔地,小心我们说你的坏话。”

    旁边男生看着两个靓丽的女孩围在唐逸身边唧唧喳喳,都露出羡慕的表情。

    唐逸却很抱歉的道;“对不起啊,我今天只想请她一个人吃饭,有点事和她说。”

    刘颖切了一声:“没劲,重色轻友,你就等着吃好果子吧!看我不给你搅合黄了!”气呼呼拉着赵雅月上楼,赵雅月却是歉意的对唐逸笑笑。

    又等了一会儿,叶思曼跑下了楼,一身白色运动装的她如果不是眉头上挂满忧郁。倒也可以说青春动人。

    叶思曼来到唐逸近前,很小心的道:“对不起啊,我不知道是你。”

    唐逸说:“没事!走吧。我请你吃饭。”叶思曼犹豫了一下,还是跟在了唐逸身后。

    到了校园门口,唐逸拉开车门,叶思曼有些不安:“去,去

    唐逸说:“你上车就知道了。放心,为了刘飞,我也不会伤害你。”

    叶思曼偷偷打量了几眼唐逸,犹豫着上了车。唐逸坐进驾驶位。打火开车,桑塔纳驶出学院路,慢慢拐上了鼎新道。

    叶思曼一直不说话,但当看到唐逸将车停在维也纳酒店地停车场后,脸色一下苍白,好像被蝎子蛰了似身子颤抖了一下。

    唐逸熄了火,也不说话,叶思曼就呆呆看着维也纳酒店的巨幅金属招牌,眼泪慢慢淌落。

    唐逸点上一颗烟。一口一口的吸,当香烟燃到一半时叶思曼小声说:“不是去这里吃饭吗?”

    唐逸微怔,从后视镜扫了她一眼,却见她脸上渐渐浮现出一种坚毅。唐逸琢磨了一下道:“给我讲讲你们地故事吧,我想帮刘飞。你也不想看他自暴自弃下去吧?虽然很唐突。希望你能理解。”女人总是比男人更坚韧,唐逸从刘飞那儿套不出有用的信息。也只有从叶思曼这里打开缺口。

    叶思曼说:“我,我知道,所以你才会带我来这里,你,是不是还想让我去见刘飞?”说到刘飞这两个字,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唐逸微微点头。

    叶思曼眼角慢慢淌下眼泪:“我知道的,在你们眼里,我不是好人,可是,可是我也不想的,在香港,在香港那次我,我喝醉了,不知道怎么醒来就到了李天华地床上……呜呜呜……”

    叶思曼小声啜泣,唐逸只是静静听着。

    “一睁开眼睛,我,我就看到刘飞在我面前,而我,我却躺在了另一个男人怀里……我.....”叶思曼又哭起来,但还是断断续续的往下说,“刘飞就跟疯了似的打那个男人,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恨不得就去死,可是,可是……”

    “后来,我再没有见过刘飞,不知道怎么,李天华老来学校找我,说他是我的男朋友,还跟我说要负责,可是,可是我从来没答应过他啊,徐军他们骂我,羞辱我,我知道,是我应得地报应,谁叫我,谁叫我在香港地时候真对李天华有些动心呢,他有钱,又英俊潇洒,刘飞呢,却是像个木头人一样,一句风趣的话都不会说,更不会哄我开心,什么事都怕他父亲,就像个应声虫,我,我那时候真的拿他们两个比较了,说我背叛了刘飞,我,我不冤……”

    叶思曼再次痛哭起来,唐逸默默无言,手里一疼,却是被烟头烫到,忙将烟蒂按进了烟灰盒。

    叶思曼的哭泣声渐渐低了下来,唐逸递给她几张纸巾,她接过去慢慢擦拭着眼角。

    “谢谢你,我哭出来好多了。”叶思曼边抹眼泪边说。

    唐逸微微点头,说:“那下车,咱去吃饭,在维也纳吃过这餐饭,以前的事全部忘掉。”

    叶思曼恩了一声,又说:“我知道,我和刘飞再也不可能了,你放心,我会找他好好谈谈的。”

    唐逸再次点点头,这是个聪慧的女孩儿。

    下了车,叶思曼小声问:“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唐逸这才想起自己还未通名报姓,就拽着人家又吃饭又打听人家的**,不由得莞尔,道:“我叫唐逸。”

    叶思曼轻轻点头。

    进了维也纳西餐厅,法国女领班一眼就看到了唐逸,忙微笑着亲自招待他和叶思曼,这一餐唐逸当然不会像请兰姐一样吃豪华大餐,而是点了两份五十元地经济套餐,叶思曼轻笑:“刚才还就咸菜喝粥呢,现在就吃起了鲈鱼牛肉。”

    她和刘飞处朋友,又去过香港,倒也体验过锦衣玉食的生活,但这两三年却过得很苦。家是农村的,每个月只有一百块钱生活费。

    这一餐吃的还算愉快,唐逸不喜欢说话,但叶思曼回忆着和刘飞的点点滴滴,不时轻笑,唐逸知道她是准备在这一餐后将所有事情抛开,也就默默听着她地唠叨。

    主菜后地甜点是巴黎咖啡芝士蛋糕和杏仁焦糖布丁,叶思曼切下一小块蛋糕放进嘴里,慢慢停住了话语,对唐逸道:“你是个好人。”

    唐逸笑笑没有说话,但接着,就见到叶思曼脸色一下煞白,唐逸不用回头看,已经知道她看到谁了,带她来这里,唐逸何尝又没有见见这位传说人物的念头,唐逸就是想不明白,这个李天华怎么会为了一个女孩子而和省委书记地公子闹到决裂。

    回过头,就见餐厅二楼楼梯口,走过来一个风度翩翩的青年,戴着副金丝眼镜,斯文而又帅气,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看样子李天华是在二楼办公室看到了叶思曼才下来的,径直走了过来,眼睛在唐逸身上也扫了两眼。

    “小曼,你怎么来啦?”李天华惊喜的表情恰到好处,不明就里的人还真的会以为他遇到故友了呢,唐逸却敏锐的捕捉到他镜片下一闪而逝的得意,那种得意唐逸见过很多次,在陶书记眼里见过,在李县长眼里见过,甚至在二叔眼里也见过,这种得意带给人的感觉就好像猎人遇到了以前捕捉过的猎物。

    见到李天华,叶思曼刚刚恢复的活力马上消失于无形,脸色苍白的看着他,接着就低下了头,身子,微微颤抖。

    李天华又操着粤语普通话道:“来这里吃饭怎么不和我打声招呼,太不够意思啦。”

    笑着对唐逸伸出手:“这位先生你好,我姓李,是这家餐厅的经理,小曼以前是我的好朋友!”

    唐逸知道李天华肯定以为自己是哪个不明就里的追求者硬拽叶思曼来了这家西餐厅,所以亮出身份,又用暧昧不明的话引起自己的猜忌。

    唐逸就有些恼,得了便宜就不要卖乖,不管事情真相怎么样,这都几年了,何必还来打击一个小小女孩的自尊,这李天华做事有些过了,也不是什么做大事的人。

    唐逸恩了一声,没有说什么,李天华注意到唐逸眼里的不快,还以为他正在追求叶思曼呢,所以对自己的话有了反应,也没怎么在意,反而觉得这些学生挺有些意思,一个个傻的可爱,李天华看唐逸和叶思曼,当然是俯视的。就好像唐逸看红日,或者是看他一样,都是同一种心态。

    李天华说笑几句,叶思曼却一直不怎么说话,李天华哈哈一笑:“小曼,我要结婚了,等订下日子我将请柬送到你宿舍,你可一定要来捧场啊!”又转头对唐逸笑笑,说:“告辞了,你们吃好,这餐我请客。”说着就回身上楼。

    虽然他不像一些纨绔子弟那样喜欢显摆,没有给唐逸和叶思曼叫个龙虾大餐啥的举动,但唐逸还是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傲气,唐逸能理解,虽说几亿港元的资产在香港算不得真正的顶尖豪门,但在九十年代初,也足以自傲了,这个世界上并不是遍地都是几百亿的富翁,几亿身家的继承人走到哪儿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就说十几年后,一名当红女星还不是哭着喊着嫁给了拥有几亿资产的瘸子?那跛足富商却是五十多岁了。

    买单时唐逸又照例给了美女领班一百元小费,令女领班诧异的瞪大了眼睛。

    出了西餐厅,直到上了唐逸的车,叶思曼还是默不作声,唐逸一边打火,一边笑着说:“这个李天华,我有些讨厌他呢。”

    叶思曼还是不吱声,她当然不会意识到唐逸说讨厌谁时后果有多么严重。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