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十五章 篮球赛

十五章 篮球赛2017-11-8 23:43:21Ctrl+D 收藏本站

    万老板倒了,消息很快传遍了延庆,这位昔日在延庆可以呼风唤雨的大人物一夜之间成为了阶下囚。

    据小道消息,在万老板歇斯底里的最后发作时,说出了许多秘闻,牵涉到县委书记王涛,甚至市委胡书记,就在许多人翘首以盼,等待着延庆官场震动时,联合调查组却偃旗息鼓,悄然离开了延山,但无疑,案子虽然没接着追查,王涛在县委的话语权却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而他本人也明显低调起来。

    唐逸没有随调查组回延山,他要处理郑建军等督察组干部的后续事宜。

    调查组离开延山的时候,唐逸正和陈达和说笑聊天,唐逸打量着这间两居室的客厅,虽然房子不大,装修出的效果却是温馨明快,沙发用紫花布包起,大理石地砖,透着典雅大气。

    王珊穿着蓝色裙子在厨房忙活,弯腰翘脚时,裙子翻起,诱人的雪白大腿几乎完全裸露。

    这是陈达和和王珊密会的场所,李玉成锒铛入狱,家产却是还留下了一些,这间两居室就是王珊在陈达和的帮助下敲来的,房本上是王珊的名字。

    张自强和王珊仍然没有离婚,大概是因为张自强还指望着通过王珊巴结着陈达和吧,毕竟经常和人老婆睡觉,对其本人多多少少也要照顾一些的。

    陈达和笑呵呵问唐逸:“为啥不顺便将王涛他们拉下来?”

    唐逸却是通过这次事件,心里有了点儿谱。延山市委胡书记背后的***可能是张省长一系,而经过这件事,胡书记在张省长心里地地位怕是要大大降低了。

    这些话唐逸不能同陈达和说,从桌上抓起个黄橙橙的桔子剥皮,一边说:“老万现在跟个疯狗似的,他的话也做不得准。”

    王珊将几盘热菜端上茶几,然后排了个黄瓜拉皮。拌了个豆芽菜,滴辣酱时红色辣酱沾到了手指上,就放进嘴里吸吮。娇笑着:“你们先吃。”

    陈达和一把将她拉到了沙发上,大咧咧说:“一起,你来陪唐书记喝一杯,”说着转向唐逸:“凑合吃点吧,和你请吃饭可比不了,不是一档的,哈哈。我可真的有点馋你家的山珍海味了。”

    王珊却是有些好奇地打量唐逸。她没怎么和唐逸接触过,以前就是诧异县委书记怎么会这么年青,跟了陈达和后,陈达和也不怎么同她讲这些事儿,但她看得出,陈达和对待唐逸明显跟别人不同,最起码,这里还没有第三个人来过呢。

    王珊听陈达和说馋唐逸家山珍海味啥的以为他不过是说客气话,娇笑道:“想吃山珍海味还不简单?明天我就去买山蘑海蜇。”陈达和哈哈一笑。就说:“你这可是没见识了,唐书记家吃的都是啥?南方地闸蟹,渤海的黄蟹,清水湾的对虾,长白山的野兔肉。你别吐舌头。我说的可是真的!”

    唐逸摆摆手:“现在可不成喽。李婶讲究的是艰苦朴素,你说地这些我也难得吃上一次了。现在也就带着宝儿溜出去吃西餐解馋。”

    王珊乍舌,原来人家说地是真的,又好奇的问:“西餐,就是用刀子和叉子吃的那种菜?”

    唐逸微微点头,不想再说这些,就拿起酒杯和陈达和喝酒,王珊也在旁边不时敬唐逸酒,陈达和喝红了脸,指着王珊说:“唐书记,你看她可多乖,怎么着,敬了这些酒也该有礼物送吧?下午你得给我们家王珊买身裙子。”

    唐逸一阵挠头,心说哪有叫别的男人给自己情人买衣服的,这老陈实在离谱,不过可见老陈对王珊并不怎么看重,唐逸微微放心。

    吃过饭,有些醉意的陈达和又磨着唐逸带王珊去买衣服,唐逸没办法,只好答应下次来的时候从省城给带套裙子,陈达和这才作罢,王珊娇笑着谢了唐逸。

    晚上和雷浩几个吃了个便饭,唐逸自己去了夜朦胧,看望了老朋友姚小红,见唐逸还记得来看自己,倒令姚小红一阵开唐逸穿着黑色休闲装,带着黑色太阳帽,耳朵里塞着耳机,百无聊赖的听着随身听里地山歌,随身听是兰姐的,却是想不到她喜欢听这种老掉牙的歌。

    大巴很平稳的行驶在宽敞笔直的国道上,车厢里,文质彬彬地女教师起头,小朋友们有节奏地拍着手唱歌,有些家长也被孩子们欢快的气氛所感染,跟着小声哼哼起来。

    唐逸却是满心无奈。

    这是春城三小二年级三班组织地周日郊游活动,在宝儿搂着唐逸的脖子足足用了半小时时间撒娇后,唐逸无奈的答应陪她来郊游,宝儿本来是准备不带兰姐来的,谁知道兰姐周六送她上学的时候遇到了宝儿的班主任李老师,李老师还有些责怪的问兰姐为什么不参加周日的郊游,说这是和小孩子沟通教育的好方式云云,将兰姐气得够呛,回家晚上就收拾了宝儿一顿,兰姐还委屈的哭了起来,说宝儿看不起她,就知道唐叔叔唐叔叔。其实是她太敏感了,可能是觉得心爱的女儿距离她越来越远了吧,看到妈妈哭,宝儿心疼的很,晚上搂着妈妈道歉,哄了兰姐一晚上,还说以后再不理唐叔叔了等等。

    这不,在大巴上,宝儿也一直依偎在兰姐怀里,不和唐逸说一句话,唐逸无聊,只好抢了兰姐的随身听来听。

    看着兰姐还有些发红的眼圈,唐逸就好笑,这个作妈的真有意思。倒和外人在女儿面前争宠,不过唐逸也理解,自己地介入确实有时候会令兰姐心里不是滋味儿,自己以后倒要注意一点,不能抢走兰姐唯一的精神寄托。

    早上的时候,唐逸本来就说这次郊游不参加了,但见宝儿听了。虽然遵循不和自己说话的承诺,大眼睛里神采却一下黯淡了下去,唐逸心中就是一痛。马上改口,于是就坐上了这辆大

    兰姐眼圈还有些红,搂着宝儿,偷偷瞄了唐逸几眼,她也不知道自己昨天哭什么,只知道当时很委屈,很生气。现在想想。自己可实在有些胡闹,宝儿是怎么样的孩子自己还不知道吗?她喜欢黑面神也没错,仔细看,黑面神帅气又英俊,又那么疼她,小孩子心思,怎么会不喜欢这位叔叔呢?宝儿最喜欢和自己胡闹,不带自己去也是孩子心思,故意气自己这个妈妈。昨天却被自己吓到了,想起昨晚宝儿可怜兮兮的哀求自己,兰姐心就是一疼,轻轻搂紧了宝儿。

    “喂,兰姐。你这都什么带子啊。怎么和你一样土气?”就在兰姐搂着宝儿,柔情涌动的时候。黑面神不合时宜地话语响起,将兰姐气得咬着嘴唇偷偷白了他一眼,却和宝儿说:“去,和唐叔叔玩宝儿却是固执的摇摇头,兰姐一阵愁,这个孩子,不会还要自己求她吧,如果老这样不理黑面神,黑面神发起火来,再不管咱们母女可咋办?

    大巴在一处岔路拐下土路,又颠簸了半个小时,才到了目的地,省城人俗称地小春河,春光明媚,绿草茵茵,河水清澈,可以清晰的看到河底的白沙卵石,实在是春游的绝佳去处。

    孩子们下了车,就奔跑着嬉闹,唐逸找了一处草地,躺了下来,听着耳塞里“山丹丹花开……”遥望天边流云,心情不由得舒畅起来,

    兰姐从旅游包里翻出一块绿白相间的崭新餐布,走到唐逸身边,轻轻铺在了草地上,对唐逸说:“唐书记,躺这儿吧,别把衣服蹭脏了,草汁可不好洗下去。”

    唐逸摆摆手,兰姐无奈道:“那洗不干净你可别骂我。”说完怕唐逸训她,一溜烟似的跑向了大部队。

    在班主任李老师的倡议下,孩子们和家长做起了游戏,丢手绢,砸沙包,当然,像唐逸这样不喜欢参与地家长也有几名,李老师也不强求。

    转眼就到了十一点,李老师开始张罗开伙做饭,这是郊游时孩子们最喜欢地环节。

    郊游费是早就交好的,班级统一准备了面包和白开水,班主任李老师又和帮忙的男老师从车上搬下一小箱方便面,七八个小盆和一些木柴,林老师叫班干部发下去,将孩子们分成几组,自己生火煮方便面,更告诉家长们不许参与,要他们就耐心等着品尝自己子女动手煮的饭。

    大多数家长都嘻哈答应着,当然,没人会真的放心,都在一旁指点着,见自己孩子做不好就去偷偷帮一把,李老师也只得苦笑。

    和其它孩子大多弄成小黑脸不同,小雨异常麻利的就将火生了起来,宝儿欢喜的说:“小雨,你真能干。”竟然有些崇拜的模样,小雨父亲看得连连摇头,回头对兰姐说:“夏小姐,听说您每天都接小雨去您家吃饭,真是谢谢您了。”

    兰姐咯咯一笑:“谢什么,小雨多招人喜欢啊,我可是喜欢她的不得了,比宝儿懂事多了。”

    小雨爸叹了口气:“小雨命苦啊,都是我没用,去年下岗后就找不到工作,就靠她妈每天起早卖煎饼过日子,前些日子又被车撞了,唉,人家门子硬,一分钱医药费也不出,我们现在这日子,唉……”

    听小雨爸唉声叹气地诉苦,兰姐心里就是一阵鄙视,同样是男人,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自己看黑面神不顺眼是不顺眼的,但不得不说,黑面神是自己见过男人里最出色的,不是自己夸他,就他那脾气韧劲儿,就算他被罢了官,甚至下了岗,混成小雨爸这样,他也绝不会整天怨天尤人的抱怨,而是会挺起胸膛,努力改变自己的生活。而且仍然会活得比大多数人都要强。

    不过听说小雨妈被车撞,兰姐倒想起黑面神前阵子可不也撞了人?不过黑面神心好,虽说交给了交警处理,过错也不在他,他可是将医药费全包了呢。

    兰姐心里鄙夷,面上可不露出一丝半点,就问小雨爸:“去年下岗了。到现在还没找到工作?没去做点小买卖?”

    小雨爸却有些激动地道:“我可是八级技工,会手艺地,要我去摆摊?丢人不?”

    兰姐更加不屑。恩恩了两声,就去和宝儿小雨说话。

    和宝儿一组的小孩儿都挺听宝儿地话,宝儿指挥她们放面,打鸡蛋,俨然一小司令官,兰姐看得满心欢喜,接着却又鼻子一酸。又有想哭的冲动。心说自己这是咋了,怎么从昨天就开始多愁善感呢?兰姐感慨的看着这些省城的小公主们众星捧月般地拥着宝儿,如果是一年前,自己就是做梦也想不到会有这样一天,又回头看看远处悠闲的躺着听音乐的唐逸,这一切,都是他给我们母女地。

    一名学生家长来和兰姐搭话,对方却是三十多岁的妇女了,穿着米色套装。看气质应该是坐办公室的工作。“我是乐乐妈,你,就是宝儿母亲吧?看起来真年轻,没过三十?”中年妇女笑呵呵搭话,态度很亲切。

    兰姐可不好意思说自己的实际岁数才二十七。别人一算岁数。十八岁就生了宝儿,那人家会咋看自己?

    兰姐含糊的恩了声。乐乐妈就笑:“看起来您也就二十四五呢。”兰姐就有些不爱听,我有那么老吗?平时照镜子觉得自己和二十出头的大姑娘也没什么两样。

    “你在哪个单位工作?”乐乐妈好奇的问。

    兰姐胡乱应付:“自己干呢。”

    乐乐妈恍然,笑道:“怪不得呢,听我家乐乐说了,你家条件特别好,经常去福楼吃饭。”

    兰姐就有些小得意,格格笑道:“没什么啦,去那儿吃饭就是穷装。”和唐逸时间久了,兰姐虚荣地品味也上了一个档次,不会像个暴发户似地显摆,知道自谦其实才是最好的卖弄。

    果然听了兰姐的话乐乐妈就更高看了她一眼,笑着说:“就算装也要装的起才行啊,像我们这挣死工资的,就是想去装一回都没那本事呢。”又用嘴努了努远处躺在草地上的唐逸,问:“那是你爱人?”

    兰姐吓了一跳,忙摇头,乐乐妈就笑:“我说也不像,看样子他年纪可不大呢,是你弟弟?”

    兰姐心说你对他那么好奇干嘛?要不要黑面神训你一顿才老实?但也无奈,只有着胆子点了点头,认了唐逸做弟弟,头皮却一阵发麻,偷偷瞄了唐逸一眼,心说可千万别被他知道啊,一会儿可不能给乐乐妈和他聊天的机会。

    心里又有些得意,黑面神真是自己弟弟就好啦。

    乐乐妈接着就夸起兰姐红裙子漂亮,问她从哪里买的云云,兰姐就有些气愤,早上出门的时候黑面神就批评自己地衣服太花哨,太艳,不是陪孩子郊游的穿着,现在想起来还是一肚子气。

    那边孩子一阵兴奋的尖叫,却是方便面煮好了,兰姐忙过去第一个盛了一碗,递给宝儿叫她送去给唐叔叔,宝儿却是撅嘴摇头,兰姐没办法,只好自己端着方便面给唐逸送过去,

    到了近前才发现唐逸的太阳帽盖在脸上,发出轻微的鼾声,竟是睡着了。

    兰姐不敢叫他,只好坐在铺好地餐布上发呆,看着自己性感高翘地红色高跟鞋,就是一阵郁闷,觉得自己傻透了,捧着一碗方便面跟老妈子似的在这等他睡醒吗?

    宝儿拉着小雨笑闹着跑过来,唐逸动了一下,慢慢掀起了脸上地太阳帽。

    兰姐马上换上一副笑脸,将面递给唐逸,说:“我第一个盛的,别人没沾筷子。”唐逸接过面坐起来,兰姐又说:“宝儿她们自己动手煮的呢,你尝尝。”

    唐逸一怔,宝儿煮的方便面吗?看着手里地碗面。心里莫名有些酸楚。

    对宝儿招招手:“宝儿,来。”宝儿扭头不理他,气得兰姐瞪眼就想骂她,幸亏醒悟的早,旁边学生家长很多,自己可不能表现的素质太低,这才忍住。

    看到宝儿扭头的高傲模样。仿佛见到了十年后那只高傲的小天鹅,第一次邂逅,可不就是这样高傲的扬起自己的头?唐逸心里酸酸地。颤声道:“宝儿,你来……”

    宝儿听得唐逸心情激荡的呼唤,转过头,看了兰姐一眼,然后慢慢走到唐逸身边坐下,靠在唐逸身上,却不说话。

    兰姐诧异的看了唐逸一眼。心说他真地这么喜欢宝儿吗?方才叫宝儿时那感情。可真的挺深呢,不过兰姐心里是很开心的,黑面神越喜欢宝儿,自己以后的日子越好过不是,起身向乐乐妈那边走去。

    见兰姐一走,宝儿马上搂住了唐逸的脖子,小脸亲昵的贴在唐逸脸上:“叔叔,宝儿惹你生气了是不是,你。你伤心了。”

    唐逸搂着宝儿,慢慢平息自己的情绪,更有些怨怪自己,不是已经接受宝儿地新身份了吗?为什么偶然地点点滴滴还会激起自己这么大的反应。

    “宝儿,陪叔叔吃面吧。”唐逸将宝儿抱起坐在自己腿上。宝儿偷偷看了兰姐一眼。见她没向这边望,就用力点点小脑袋。

    宝儿冰雪聪明。郊游之后,就试探性的在妈妈面前和唐逸接触,这样三四天后,终于知道妈妈并不生气,就旧态复萌,每天又开始在唐逸身边转悠,唐逸一下班,她就像个小跟屁虫似的跟在了唐逸身后。

    唐逸清闲下来,这些天就开始关注起福楼和维也纳的竞争,其实结果早就预知,维也纳又怎么会竞争得过赔本赚吆喝的福楼,其时春城经济尚不发达,能光顾西餐厅的客源就是那么一些人,福楼每天生意火爆,维也纳自然就是惨淡经营。

    唐逸就在等,看看李天华会出什么手段,不过福楼得到过春城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推崇,李天华肯定会有十足把握才出手,所以迟迟未动,不过唐逸不急,现在该着急的人确实也不该是他。

    六月初,“全民健身与申奥同行”1993年辽东省省直机关篮球赛拉来了序幕,为北京申奥加油。来自全省20家省直单位地200多名运动员将展开十天的争夺,用积极健身的方式为申奥加油。

    本次大赛设立了男子组和女子组,男子组有省委办公厅省委组织部省教育厅等16支省直机关球队;女子组则有省教育厅,春城大学,省物价局等8支球队参与。

    办公厅要求报名时,年青而又挺拔的唐逸自然被高于真报了名,听说黄伟也是省办公厅队的参赛球员时唐逸也就默认,虽说黄伟报名更多地是一种形式主义,十九就不会真正上场,就算上场也不会超过一分钟,秀一下而已。但这最起码代表了一定地风向,说明省委领导挺重视这次篮球赛,自己死磨着要高于真把名字划去的话怕是会给人留下坏地印象。

    周三晚上比赛就会拉开帷幕,下午下班的时候唐逸给兰姐打了电话,就叫上小王和小谢出去吃饭,他们三个是这次监察室报名的选手。

    监察室吃饭,惯例还是金秋,唐逸更已经成为金秋的贵宾,可以记账的待遇,唐逸喜欢去金秋也是因为可以月结,不必每次都找一堆零钱,三人进了包厢简单要了几个菜和米饭,边吃边聊。

    小谢吃饭慢条斯理,边吃边说说:“主任,咱仨要都在场上,我和王哥就只给你喂球,让主任好好表现一下。”小谢是去年毕业的大学生,普通科员,但能进省委办公厅说明还是有些门路的。

    小王就是皱眉,心说这还用你说,而且这种话,能说出来吗?唐逸也不在意,刚毕业的学生科员,其实直率起来还是蛮可爱的,放下筷子,笑着说:“那可不成,秘书长就在场边坐着呢,输了比赛咱仨不是罪人啦?”

    “从来就没集训过的比赛,咱们能不输吗?”小谢有些郁闷。他在学校就喜欢打篮球,有了这个机会,兴奋得紧,可是没想到省委办公厅队伍是组织了,名单也早就确定了,每人还发了一套比赛用地篮球服,可就是一次集训也没有组织过。难道说到了比赛时随便打?

    唐逸就笑:“集训?是训秘书长还是训各科室领导?”唐逸知道,省委办公厅这种重量级部门参加不过是走走过场,名次根本就不重要。说句笑话。真拿了第一没准还令省领导生出一个念头,办公室的干部是不是都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吃过饭,唐逸三人出了包间,小谢和小王就在那里争谁买单,唐逸笑道:“得了,记我账上了。”

    正说话准备拐下楼梯。却不妨小王与人撞了个满怀。小王就气道:“走路不长眼睛啊你!”

    唐逸扭头却是一愣,和小王撞一起的正是陈方圆。

    “对不起对不起”陈方圆边道歉边抬头,唐逸笑道:“陈叔,怎么在这呢,真巧啊。”走过去和他握手,小王这才知道这位土里土气一身列宁装的“村干部”认识主任,忙笑着说“没关系,倒是我说话冲,您可别往心里去。”

    陈方圆和唐逸握手。说:“吃饭呢,我来看看珂儿。”又赶忙说:“你忙你的!”

    唐逸诧异,陈方圆以前对自己可不是这态度,随即明了,肯定是陈珂同他讲了自己有女朋友的事儿。没准儿说了啥气话。令陈方圆见到自己就好像避瘟神一样。

    唐逸心里叹口气,点了点头。就准备告辞,这时候旁边包间门一开,一名英俊青年走出来说:“陈叔,说了我买单,你急什么?”

    唐逸一下怔住,从门缝,他看到了那深蓝制服的一抹靓影,而这青年他认识,见过两面,陈珂那位大学同学,叫什么却是忘了。

    陈方圆就有些尴尬,他是在和陈珂通电话时觉得陈珂情绪低落,而且陈珂还问自己认识不认识唐书记女朋友,陈方圆心下雪亮,女儿可能真地对唐书记有意思,没准儿还被拒绝了,但陈达和却也不会因为这种缘故疏远唐逸。

    陈方圆见识了唐逸火箭般蹿升的速度,知道女儿和他终究走不到一起,最好就是趁女儿尚未情根深种时赶紧打消她这念头,免得将来受更大的伤害,是以在胡建生去陈家看他地时候他就灵机一动,带胡建生来了省城,准备凑合凑合陈珂和胡建生,是以见到唐逸有些尴尬。

    唐逸对胡建生点了点头,转头对陈方圆道:“陈叔,我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陈方圆点头,看着唐逸下楼的身影,轻轻叹口气。

    回了包厢,就见陈珂脸色有些苍白,陈方圆知道她听到了唐逸的声音,心里一颤,珂儿不会真那么喜欢他吧?笑道:“女儿,咱喝杯茶再走吧。”

    胡建生不知原委,进来后诧异道:“唐逸怎么也在春城?”他虽然只见过唐逸两面,却知道这家伙很有些本事,实在是一个劲敌,本以为陈珂来省城,应该和那家伙没啥纠葛了,谁知道到哪都能见到这个碍眼的家伙,心里这个气啊,这家伙真是苍蝇般讨厌。

    陈珂端起茶杯淡淡品了一口,却不说话。

    胡建生心中却是猫抓般难受,几个月不见,陈珂却是更加动人,制服特有的紧身魅力,将她凹凸的身材完全展示了出来,尤其是胸前那一对耸起,在制服的衬托下,饱满挺立,惹人遐想不已,清纯稍显稚嫩地容颜,飒爽动人地制服英姿,性感玲珑的身段,奇妙的结合在一起,令陈珂充满了难言的魅力。

    陈方圆怕冷落了胡建生,忙回答他:“唐逸也在省城工作呢,你认得他?”

    胡建生点点头,小心翼翼问陈方圆:“叔,你在省城能不能帮我也走动下,检察院我是不想了,能进个事业单位就好。”又急忙道:“钱啥的需要多少您说话,不会让您吃亏。”他听说陈珂进了省检察院后,惊叹陈方圆这个延山能人能量的同时更是打定主意要将陈珂追到手,有钱又有门路地老丈人。谁不喜欢?更别说今天见面陈珂带给他的震撼了。

    陈方圆心中苦笑,心说我又有什么门路了?嘴里搪塞着,眼睛关切的看向女儿,心里乱糟糟地。

    省直机关篮球赛预选赛在省委球场鸣哨,开幕式上省委主要领导作了简单的讲话,揭幕战当然是重量级部门的省委办公厅和组织部的比赛。

    不出唐逸所料,这种部门地比赛就是一场秀。白发苍苍地领导也会上阵投上几个球,黄伟上场时唐逸就在场上,却是机缘巧合传给了黄伟一个好球。使得黄伟面对空蓝投中一球,当然,也是对方地球员不会真地防守他。

    黄伟下场不久,唐逸也被换了下来,基本也就再没有上场地机会,在领导秀完后真正的比赛是在年青科员组成的队伍之间展开,唐逸年龄不大。却是副厅级领导。又怎么会把他放场上和对方小青年满场追着篮球跑?裁判也不好吹啊。

    黄伟和唐逸坐在场边的石阶上看场上的比赛,黄伟舞动着手臂笑着说:“老喽,活动了几下就觉得喘不过气。”

    高于真坐另一边儿,笑道:“怎么会,秘书长刚才那几个球很漂亮啊。”

    黄伟拍了拍唐逸肩膀,说:“是这小伙子传得好,哈,叫小伙子是不是有些不伦不类,唐逸同志现在是副厅级干部吧。二十五岁?开我省之先河啊,好,很好啊。”

    唐逸微笑道:“秘书长还是喊我小唐吧。”如果唐逸是科级干部,自然可以耍嘴皮子说些“叫我唐逸同志我怎么觉得被批评呢”之类的俏皮话和黄伟拉亲近,但唐逸现在地身份却使得他必须处处要表现地成熟干练。

    黄伟点点头。拍了拍唐逸肩膀。起身退场,几名副主任和各科室头头也都站了起来送他。

    省委领导一个个退席。接着各部门领导也纷纷离场,最后球场上看球的大多是年轻人,自然也就没有几名领导了。

    唐逸拎着喝剩的半瓶矿泉水准备退场,这时候小王兴冲冲挤了过来,凑到唐逸身边低声说:“主任,西球场上女篮的比赛可激烈呢,春城大学对检察厅,好像有你认识的那位女检察官。”

    唐逸微微一怔,点头道:“去看看。”

    西球场外挤满了人,小王在前面开路,别说,他人头熟,倒有不少人认识他,不一会儿,小王就和唐逸挤到了前面。

    球场上,美丽的倩影飞奔,也不怪看这场球的人多,年青活力的女孩穿着运动短装在场上拼搏,委实赏心悦目,何况春城大学是五名风华正茂的大学生,各个青春活泼,她们精彩地配合不时的引起热烈的喝彩声。

    然而最热烈的喝彩声却是留给了检察厅那清纯靓丽的身影,陈珂,一身白色运动短装青春活力十足,秀美地小腿下,是小半截雪白棉袜和白色运动鞋,配上她那清纯地俏脸,随风飘舞的短发,每次奋力争球和投篮地动作,实在是美得触目惊心。

    唐逸愕然,陈珂,什么时候会打篮球了?

    随即又轻轻叹口气,自己对现在的陈珂,了解又能有多少呢?她,早已不再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个陈珂了。

    或许是观众给陈珂的喝彩声激怒了那些年轻气盛的大学生,早忘了校领导走过场的吩咐,毫无忌惮的使出全身本领,不一会儿,比分已经被拉开十几分,检察厅几名球员被打得溃不成军,本来就都是应付事,现在更没有心思交战,只有陈珂这一点,还在顽强的挣篮板,突破,投篮。

    而随着对陈珂的喝彩声越来越响,几名女学生对陈珂的动作也大了起来,跳起争抢篮板时,对方高中锋一肘正打在陈珂的脸上,陈珂“啊”的一声,被打得摔倒在水泥地上。

    裁判吓了一跳,忙吹暂停,却见陈珂又慢慢爬了起来,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场边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比赛继续进行,最初检察厅那边看客响起了陈珂加油”的喊声,接着“陈珂加油”的喊声越来越大,看着陈珂一次次奋力的冲击着对方那高大中锋镇守的内线,看着她一次次冲向对方组成的密不透风的防守之网,唐逸突然有一种感觉,陈珂义无反顾的一次次冲击,就好像在对自己的宿命宣战,一次次向那虚幻的命运发起冲击。

    陈珂一次次徒劳无功,但又一次次义无反顾的带球冲进对方的半场,在那人肉丛林中拼搏着,奋力将挡在自己身前的一条条胳膊闪过,她的眼里,只有那高高在上的篮筐,就好像,一张虚无缥缈的脸,一张熟悉又温暖的脸。

    “陈珂加油!”唐逸终于忍不住大声喊了起来。

    陈珂蓦然回首,千百人中,却仿佛见到了唐逸,凄美一笑,随即举起皮球,回身,留给唐逸一抹惊艳的白色靓影……场上,大声的喊。

    “我想知道,这个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不可能的事,是不是不管怎么努力,总会有做不到的事。”现在我知道啦,有的事,真的是勉强不来的。”

    唐逸站在陈珂身边,默然看着一脸微笑,似乎抛去了一切烦恼的陈珂,听着她的大声宣泄,心里有些酸。

    球场上人稀稀落落的走掉,现在也快十点了,球场的灯光慢慢熄灭,淡淡的月光下,唐逸的身影显得惨淡灰暗。

    “哥,你走吧!时间太晚,对你影响不好。”陈珂慢慢坐起来,“我自己会回去的。”唐逸低声道:“没事的。”

    “哥,对不起,我太孩子气了,尽给你惹麻烦,这些日子你心烦了吧,其实我知道的,你一直拿我当妹妹看,是我自己爱胡思乱想,还赌气不理你,我是不是太不懂事?”

    唐逸微微摇头。

    陈珂站起来,怕打着身上的尘土,但汗水污渍早就沾了满身,又怎么拍得下去?

    “哥,我和胡建生谈朋友怎么样?”陈珂似乎很随意的问唐逸。

    唐逸楞了一下,下意识道:“我觉得他不适合你,这人有点小心眼,不过你要真喜欢他……”

    陈珂嘻嘻一笑:“那就算了,你看人一向很准的,你说我笨,我可不就是个笨丫头,表白都不会。”

    (看了评论区,我又有了些感慨,汗,说两句吧,有人说我玩暧昧,是暧昧流,可真有些冤枉了,其实我是后宫流,一定要说是种马流我也认,我只是想把几个女主都写得很丰满,很可爱,情节也更合理,而不是为了暧昧而暧昧,何况,我没怎么写暧昧情节啊,围绕女主展开的情节都是为丰满主女而写的。

    有人觉得看了郁闷,呵呵,现代比较**的女性,不为权势金钱的话,接受分享爱人的命运,很难很难啊,我想尽量写得合理些,小郁闷是免不了的,这里只有抱歉了,嘻嘻

    还有老看评论说到兰姐,我个人是很喜欢这个角色的,有这样一个小女人和唐逸相处才使得唐逸木头人般的生活不是那么乏味,但推倒有些过了……当然,以后的情节,谁知道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