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十七章 陈珂之宿命(上)

十七章 陈珂之宿命(上)2017-11-8 23:43:23Ctrl+D 收藏本站

    刘局长和刘新实在无趣,草草吃了几口饭菜,就借口有事告辞,吃过饭,李婶留陈珂喝茶,几人坐到沙发上喝茶聊天,兰姐可就凑到了陈珂身边套起了近乎,唐逸无聊的听着两个女人谈论什么款式服装之类的话题,不由得打了个哈欠。

    “小逸啊,你送小陈姑娘回去,太晚了,公交不好等。”朦朦胧胧中唐逸被李婶叫醒,才发现自己小眯了一觉。

    兰姐亲热的拉着陈珂的手,两人互相留了电话,说以后常联系,兰姐心里这个美啊,总算在省城有了可以逛街聊天的朋友,而且对方又是个年轻漂亮的女检察官,走在一起可不知道多拉风,唐逸却是眼珠子差点瞪出来,这两个性格品味完全不同的女人怎么可能成为朋友,这世界太疯狂了。

    李婶和兰姐都送到了楼下,陈珂挥挥手,和她俩道别,回身拉开车门,坐上唐逸的桑塔纳,唐逸就笑:“小陈同志现在可不得了喽,富家千金,能干的检察官,可不知道多少青年才俊为会你挣破头。”

    陈珂嘻嘻一笑:“谁叫他喜欢卖弄,看他我就一肚子气。”

    唐逸道:“其实说起来,同龄青年中他就算相当不错了,二十多岁的年纪,谁能作几十万的生意?”

    陈珂叹口气:“有人又开始虚伪啦。”

    唐逸忙闭上嘴,也对自己今天的表现不满意,更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些什么,想做什么。

    却听陈珂幽幽的话语响起:“哥,其实你也挺俗的,是不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舍不得我和别人处朋友?”

    唐逸愕然,扪心自问,或许,竟然被陈珂说中了。

    沉默了一段儿。陈珂扑哧一笑:“哼。你们男人都这样,不过我咋琢磨我敬爱的唐逸哥也这么俗就有点可爱呢,以前吧,觉得你高高再上,好像崇山峻岭般伟岸。仰视你都挺困难呢,现在看啊,原来我那骄傲的不得了的唐逸哥也是俗不可耐,真是挺可爱的。”说着还用手爱抚的摸了摸唐逸的头,唐逸一阵郁闷,推开她地手,“去。少调皮。”

    唐逸在第二天下午下班前。接到了陈珂地电话,说是为了万大年的案子要去郊区同受害者取证,本来约了下午的,临时开个紧急会议没能去,就想晚上过去,问唐逸能不能载她去。唐逸当然满口答应。

    万大年的案件已经处于扫尾阶段,已经准备排期上庭,不过好像也有一些阻力,调查时涉及到了一些延庆市委市府的官员。而在省领导稳定压倒一切地批示后,很多调查不得不半途而废,重点放在了万大年这个涉黑团伙的身上,主要调查万大年暴力集团的重重罪行。

    陈珂约定见面的受害人住在春城南郊的将军屯,由村名可知。据说此处唐代时就设指挥使统辖北方诸族。村子的建筑格局也如同一些山城,高低起伏。落差很大,村中石阶串联道路,各种小楼,平房就错落有致的点缀在高坡低谷地石阶之中,最高地石阶路有几百节。

    唐逸开着桑塔纳绕过石阶路,在村子里转了很久才曲曲折折的驶到了村中最高点,将车停下,唐逸抹了抹汗,指着车旁边那几百节的石阶路说:“回去的时候咱也别转悠了,就从这石阶路上冲下去。”

    陈珂嘻嘻一笑:“哥,爱护车也是男人的魅力呢,哪有你这样的,怕麻烦,就不怕车子被颠坏啊,回去我开好了,路我都记得。”

    唐逸奇道:“你什么时候学会开车啦?”

    陈珂俏皮一笑:“我的本事还多着呢。”

    今天陈珂还是穿了那件淡黄色吊带裙,黑底紫带高跟凉鞋,俏丽而性感。尤其是她那光滑细腻的肩膀,称不上圆润,却是骨感十足,皮肤微微有些古铜色,很有小姑娘的那股子活泼灵动健康之美。

    陈珂拿着手上地地址,来到一户红墙铁门的院落前敲门,这户人家的女儿就是被迫卖淫的受害者,延山延庆经济腾飞,春城郊县也有许多人去延庆打工,有些女孩儿却是被骗进了延庆天上人间卖淫。

    开门的是受害者地父亲,姓王,听到陈珂说明来意后忙打开门,热情地请陈珂进屋,又给两人沏茶倒水,但当陈珂拿出本子要了解情况时,老王却是连连摇头:“不告了,我们不告了。”

    陈珂蹙眉,问:“我已经在电话里听说了,就是想知道原因,我可以见见小玉姑娘吗?我想,要不要为我们作证要取决于她本人的态度。”

    老王叹气道:“女孩子,摊上这种事,又是轰动全省地大案子,这要一上庭,名声清白可不全毁了吗?”

    陈珂耐心解释:“我们会保护证人的**权,她的资料不会泄露出去的。”

    老王还是摇头:“我那闺女啊,不想见人,躲出去了。”

    陈珂沉吟着,唐逸叼起一根烟,饶有趣味的看着陈珂一脸严肃的思考问题,,却是想不到小姑娘专注工作时的神态还真的别有一番味道。

    “王叔,我们检察机关知道最近万大年的死党四处活动,威胁证人,你不要怕,这次万大年是一定会接受法律的制裁的。”陈珂耐心的解释。

    唐逸心里轻叹口气,也不怪有些受害者三缄其口,毕竟民间流传万大年是通天的,现在延山市委市政府没有一丝风吹草动,受害者自然会有顾及,以为说不定最后万大年还会安然无恙的出来。

    虽然陈珂一再解释,老王只是摇头,还不时看看挂钟,催唐逸和陈珂快走。

    出了王家,天色已经擦黑,陈珂轻轻叹口气,说:“真想不通这些人,为什么就不敢站出来呢?”清纯动人的脸上露出一丝苦闷。

    唐逸安慰她:“没什么。就算少了几桩罪名。万大年一样会伏法,是他一些漏网的爪牙搞不清状况,还在垂死挣扎。”

    陈珂轻轻点头。

    两人边说话边向停车的柴禾堆旁走去,唐逸突然拽了一下陈珂,就见柴禾堆后。慢慢走过来几条黑色身影,都是身材高大的彪壮汉子,想过去拿车,就要和他们迎头相遇。

    唐逸正琢磨这几个人是什么来路,却见一名大汉指着陈珂道:“就这小娘们,妈的带队抄万爷家的就有她。”

    听这话唐逸就知道不妙,几名壮汉猛地加速冲过来。背着的手翻转。手里都有家伙,铁管,铁扳子,甚至还有一把水果刀,在淡淡月光下,跳动着寒光。

    唐逸反应奇快,一伸手,从包里掏出一堆物事砸了过去,月光下。钞票飞舞,那些大汉都是一愣,一名汉子还顺手抓住了飘到眼前的钞票。

    趁这机会,唐逸拉着陈珂地手,猛地冲了过去。在几名大汉错愕间已经从他们身边冲过。向桑塔纳跑去。

    几名壮汉这才大声骂娘,挥动着凶器冲过来。

    距离很短。唐逸和陈珂几步已经来到桑塔纳前,但几名大汉也马上冲到近前,唐逸刚刚拉开车门,一柄钢管就飞过来,唐逸一把将陈珂塞进车内,“嘭”一声,钢管结结实实砸在唐逸胳膊上,一阵剧痛,那瞬间,唐逸胳膊失去知觉,只有一个念头,怕是断了吧。

    唐逸手上却也不慢,另一只手一扬,黑色手包“啪”一声就砸在最前面地壮汉脸上,然后一弯腰进了桑塔纳,关门落锁,发动打火,“嘭嘭”,车窗玻璃连续遭到重击,在桑塔纳蹿出的瞬间一扇车窗已经粉碎。

    仓惶下,桑塔纳直直拐进一条小路,几名壮汉在后面追了几步,大骂着停下。

    “哥,你没事吧?”陈珂焦急的来看唐逸胳膊,卷起休闲衫的袖子,却是青肿一片。

    唐逸笑笑:“没事。”却觉右臂麻木感越来越重。

    唐逸刚想说:“报警”才想起手机连带手包都砸了出去,一阵苦笑,这损失可大了,现金就有一万多吧,加上手机和包里一些优惠卡,损失怕是不下四万块。

    唐逸顺手系上安全带,却愕然发现胳膊麻木感愈发加重,甚至有些用不上力的感觉,陈珂也看出了他地异样,说:“我来开!”唐逸点头,惊险时刻,陈珂并没有像一般女孩子惊叫恐慌,也没有捧着自己胳膊痛哭流涕,而是表现的极为冷静,令唐逸有些刮目相看。

    就在唐逸准备解开安全带,和陈珂交换位置的时候,忽然,后面一辆面包拐了出来,“嘭”,就撞在桑塔纳后尾。

    唐逸啊一声,却是向前一倾,右臂又重重撞在方向盘上,一时间再抬不起来,车子也失去控制,嘭一声撞在一户围墙上。

    陈珂眼见危急,再顾不得其它,挤过来坐在唐逸怀里,控制方向盘,踩住油门,倒车开出。

    面包尾随其后,和桑塔纳在村子蛛网般的小路上追逐,别说,陈珂技术确实娴熟,数次在两辆面包的围堵中灵巧逃遁。

    开始危急时唐逸尚没什么异样感觉,但渐渐的,随着陈珂逃过几次冲撞,唐逸可就有些窘迫了,陈珂就坐在唐逸怀里,夏日穿得极薄,两层衣服下,却是能清晰的感觉到陈珂娇躯地柔软细腻,尤其是双腿之间,陈珂那弹力惊人地翘臀,随着车的颠簸,令唐逸小腹渐渐火热起来。

    唐逸就解安全带,说:“我去坐那边。”刚说完,一辆面包又从斜刺冲出,陈珂一个急转弯,拐进了另一条小路,刚才唐逸这一动,就险些和对面面包撞到,拐进小路,陈珂气道;“别动!”

    陈珂发脾气,唐逸吓了一跳,不敢再动,这时才感觉到,陈珂的高跟鞋还踩在自己踩着油门的脚上呢,想缩回脚,又怕遇到啥紧急情况,只好也乖乖不动。但被陈珂轻一脚。重一脚的踩着,那硬硬的高跟带来的触感,令唐逸又是一阵心慌。

    鼻尖是少女的清香,怀里是陈珂曼妙的身体,唐逸明知道这时候不该胡思乱想。但身体却是不受他控制,渐渐,下身慢慢有些反应。

    陈珂若有所感,轻声道:“哥,你,你干嘛呢。”话没说完,面包又杀出。陈珂一赌气。猛地拐下了一条石阶,准备沿石阶路冲出村子。

    “嘭嘭嘭“,桑塔纳颠起又落下,陈珂柔软清香地娇躯也随着弹起又落下,唐逸能清晰的感觉到火热地下体被压下,又弹起,每次都深深戳进陈珂弹力十足地翘臀里,那种美妙滋味,简直就是传说中的飘飘欲仙。

    “抱。抱住我。”陈珂小脸涨得通红,但为了更平稳地驾车,只有要唐逸固定住自己。

    唐逸头晕脑胀,听到陈珂地话,下意识伸出左臂紧紧抱住了陈珂的小蛮腰。柔软地惊人。

    好不容易冲到台阶下。陈珂“嘎”一声刹车,红着脸回头看唐逸。

    唐逸在陈珂清澈的大眼睛下。不禁老脸一红,有些局促,刚想说话,旁边小路又传来车辆轰鸣声,陈珂无奈转过头,看了看路,向左拐去。

    走了没一分钟,“嘎”一声,陈珂又踩了刹车,就见左边和右边的小路上,面包远远驶来,陈珂就怔怔看着前方。

    唐逸问:“怎么了?”也抬头看去,却也呆住,就见桑塔纳前,正是那最长的石阶路,几百节石阶绵延而下,直通村尾。

    只有这一条路,而且冲下去就可以不用在村子蛛网般的巷子里乱穿,直接就出了将军屯。

    可是看着那几百级的台阶,陈珂就是一阵发呆,脸上更红。

    终于,陈珂咬着嘴唇回头:“哥,你给我老实点!”唐逸忙不迭点头。

    接着陈珂终于一踩油门,桑塔纳蹿下了石阶。

    “嘭嘭嘭”,车子颠簸而下,于是,香艳暧昧的一幕重新上演,一次次颠簸下,唐逸喘息着,甚至随着每一次颠簸身子都会惬意地向上动一动,肆意享受着那青春活力十足地身体带给自己的快感。

    陈珂脸红红的,红唇微张,随着颠簸,终于开始轻轻喘息。“嘭”,当桑塔纳冲下最后一节台阶后,唐逸再忍不住,低声呻吟的同时火热喷发,那一刻,甚至能感觉到陈珂大腿的突然绷紧。

    驶出将军屯好远,直到驶上国道,陈珂才猛然停下车,小脸通红,回头看着唐逸。

    唐逸不敢看她,慢慢松开抱着她的胳膊。

    陈珂突然扑哧一笑:“色狼!快点,去副驾驶!便宜还没占够啊?”

    唐逸异常听话,乖乖下车,坐到了副驾驶上。

    陈珂重新打火,嘴上说:“先去医院看伤,回头再和你算账!”

    桑塔纳驶进南郊最近的人民医院,进了宽敞明亮的医务楼,看着前面黄裙婀娜的陈珂,唐逸微微一怔,忙看了看自己下身,心中一宽,急急追到陈珂身边,低声说:“你裙子上有些湿。”唐逸休闲装是深色地不显,陈珂裙子上却能看到一块湿。

    陈珂脸一红,随即道:“先给你看伤。”说着就拐进了急诊室。

    唐逸的胳膊并没有大碍,不过骨头有些裂纹,需要将养些日子,在陈珂要求下,医生给打了石膏,留院观察一天。

    陈珂当然是给唐逸要的贵宾病房,和宾馆标准间没什么两样,彩电茶几软椅,单独的卫生间。就是床单和摆设是明快的白色,显得整洁素雅,加上淡淡地苏打水味,才使人意识到这是医院地病房。

    陈珂在洗漱间忙着洗去裙子的污渍,出来后就瞪了唐逸一眼。

    唐逸侧头看电视,也不理她,其实是有些心虚,颇觉在陈珂面前抬不起头,自己高大地形象今天算是毁于一旦。

    陈珂坐到床边,拿起一个桔子剥皮,嘴里道:“我没报警,就是将万大年余党还在骚扰证人的情况向上级反应了一下。哥,你真的不用通知李婶她们。”

    唐逸点头:“明天再说吧。”

    陈珂将剥过皮的桔子递给唐逸,唐逸就塞进了嘴里,眼睛还是盯着电视画面。

    陈珂又红着脸道:“哥,我,我刚才帮你买了内衣裤,你换一下吧。”

    唐逸恩了一声,更不敢看她。

    “疼不疼?”陈珂慢慢摩挲着唐逸打着厚厚石膏的手臂。

    “没事,是你爱大惊小怪,搞得我好像胳膊断了一样。”唐逸总算松口气,不用面对比较尴尬的问题。

    “哥,我都快忘了,你,你这是第二次救我呢。”陈珂声音柔柔的。

    “什么救不救的?说得好像古代英雄救美人一样,恶心不恶心?”唐逸笑了起来。

    陈珂却是摇头,“不是的,第一次,如果不是你,那一刀会刺在我身上的,刚才,刚才我眼看那钢管向我的脸上飞过来,我当时都呆住了,以为,以为这次死定了呢。”

    “胡说八道,就算砸到你,最多也就是破相,死什么死?”唐逸回头,却见陈珂目光柔柔的,盯着自己的脸庞。

    “哥,跟我说说你的女朋友吧,她很美吧?”陈珂声音有些酸楚。

    唐逸心中一颤,看着陈珂,他无言以对。

    “哥,偷偷和我谈几天恋爱怎么样?我还没谈过恋爱呢。”过了一会儿,陈珂突然笑嘻嘻的开了口,却是吓了唐逸一跳。

    “说什么呢,胡说八道!”

    陈珂却是满不在乎的道:“我又不和你女朋友说,怕什么?让你尝尝脚踏两只船的滋味还不好!”又笑眯眯道:“没准儿你最后会真的喜欢我呢,我就比她差吗?”

    唐逸看着陈珂满不在乎的神色,却知道一个倔强而骄傲的女孩子说出这种话是多么难受,自尊和矜持都抛到了一边,此时的陈珂心里,是在落泪吗?

    唐逸默默看了陈珂一会儿,轻轻叹了口气,慢慢躺在了床上。

    “你,你要不答应我,我回头见到她就告诉她,你都怎么对我来着!”陈珂凶巴巴的大声威胁唐逸,唐逸却更是心酸,轻轻伸过手,拉住了陈珂的手,颤声道:“别说了……”

    陈珂一愣,随即发现唐逸神色有些不对,呆了一会儿,就慢慢坐到了床边,抓着唐逸的手,轻声问:“怎么了?”

    唐逸微微摇头,自己实在不是个男人,对感情优柔寡断,对以前的一个个牵绊总是不能放下,害得这些女孩儿伤心难过,就说陈珂吧,说起来,又如何不是自己先撩拨了人家,然后就忽冷忽热,曾几何时,自己还曾立誓,天诛地灭,又能如何,可现在呢?

    看着陈珂清纯的脸,唐逸又叹了口气,自己又何尝没有将陈珂留在身边的念头,睡梦中,也曾经作过华丽的齐人之福的美梦,但那可能吗?

    见陈珂关切的看着自己,唐逸微微摇头,说:“没事,不早了,你回去吧,别忘了给李婶她们打电话,帮我圆个谎。”

    陈珂嗯了一声,又笑道:“哥,我刚才和你说的话是逗你玩的,你可别有负担。”

    唐逸默然,轻轻点头。

    陈珂走到门口,回头嫣然一笑:“大色狼,拜拜!”

    唐逸笑笑,看着她慢慢带上房门,笑容也渐渐黯淡下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