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十八章 陈珂之宿命(下)

十八章 陈珂之宿命(下)2017-11-8 23:43:24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刚刚合上眼睛,病房门被急促的敲响后推开,一名年轻的女护士走进来,疑惑的看了眼唐逸,问道:“同志,刚刚从这间病房走出去的女孩子你认识吧?”

    唐逸微微点头,女护士就说:“啊,那太好了,她刚刚在外面晕倒了,你快帮她办手续……”

    唐逸心里忽悠一下,腾一下坐起:“在哪,快带我去!”急匆匆下床穿鞋,焦急间,两只鞋反穿也没注意,踢踏着向外走,女护士不由得偷偷一笑,唐逸心里却只是一个念头,她,她不会有事吧?

    二楼办公室,接待唐逸的是名三十多岁的女医生,护士介绍这是人民医院著名的脑肿瘤专家,唐逸心里就是一颤,脑肿瘤?为什么要脑肿瘤专家来和自己谈?

    女医生看着手里的x光片,眉头皱得很紧,唐逸强自镇定,却觉得自己的手在微微颤抖,心里,从来没有过的慌乱。

    女医生终于慢悠悠开了腔:“鼻腔出血,很可能是脑部肿瘤压迫,看这张片子,有些模糊,我建议最好进行一次脑部ct扫描。你可能对ct不了解,我简单和你说一下吧,我们医院去年从日本引起的东芝ct机……”

    唐逸脑袋眩晕,根本听不到女医生在说什么,只在想,怎么会?怎么会?愣了好久,见女医生看着自己,不由得急道:“不是作ct吗?还不快去?”声音就有些大。

    女医生心说这人看起来清清秀秀,脾气却不小,说:“可是作ct挺贵的。”

    唐逸啊了一声,才反应过来,自己的钱全丢了,陈珂坤包现在在自己手里,但里面就剩了几十块钱,刚刚帮自己住院的费用全是陈珂出的,陈珂透视的钱,也是自己从她包里拿的。现在包里却是就剩了几十块钱。

    唐逸稳定一下情绪。说:“你马上去安排作全身ct,我打电话拿钱。”

    女医生点头,却是不动,摆明要等唐逸先将钱拿出来,唐逸知道这时候和她多说无益。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号,好久后,兰姐慵懒的声音响起:“谁啊?”

    “兰姐,你现在马上去我房间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存折,取五万块钱出来,密码是五个8!”唐逸现在也顾不得兰姐会不会拿着自己地巨款潜逃了。

    兰姐听到是唐逸,马上声音就甜了起来。乖巧温顺:“好。你等等啊。”忽然又说:“不对啊,唐书记,现在太晚了,可没银行开门啊。”

    唐逸拍拍自己地头:“那这样,你有多少私房钱,全给我拿出来,不够就和李婶凑,来人民医院,恩。还用问?你猪啊!当然越多越好!”听兰姐问凑多少钱,唐逸大声训斥她,那边兰姐唯唯诺诺,女医生却是暗暗乍舌,这人对谁脾气都这么暴躁。

    挂了电话。唐逸对医生严肃的道:“我是省委办公厅干部。你现在马上给我朋友进行ct扫描,钱马上就到。一分也不会少!”

    女医生犹豫好久,见他神气,终于点了点头,出去安排给陈珂检查,当时作ct的人很少,属于推广期,也不用预约,马上就能进行安排。

    等兰姐匆匆赶来时,陈珂已经作完全身ct检查,躺在病床上,脸色有些苍白,却是对唐逸笑道:“你眼神好怪,我没事啊,非要我作全身检查,比老陈同志还嗦!”

    兰姐补交了医疗费,办了住院手续后也来到陈珂的单人病房,但她看得出唐逸心情恶劣,也不敢说话,更不敢问唐逸胳膊是怎么回事儿。

    唐逸扭头对兰姐道:“回去吧,明天早上炖个鸡汤送来。”兰姐忙点头,又问陈珂:“妹子,还想吃点啥?明天我给你作!”

    陈珂就笑:“别听他瞎说,好像我是重病号似的,姐就别跟着瞎忙活了。”

    兰姐走后,唐逸就劝陈珂休息,陈珂确实有些疲倦,慢慢合上了眼睛,或许是因为穿着病号服地原因,陈珂苍白的小脸显得有些憔悴,默默看着陈珂,唐逸心里混乱之极。

    女医生实在被唐逸搞得不胜其烦,一晚上来了七八次追问结果,开始还耐心解释要等明天和检查医生会诊后才能给出明确结果,但被唐逸逼得紧,只好说:“虽然还不能最后下结论,但我看很可能鼻腔有肿瘤,甚至可能是恶性肿瘤。”

    唐逸大脑一片空白,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了女医师的办公室,坐在外面的长条椅上,唐逸只是反复的想,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难道随着自己的改变,自己身边人的命运都发生了改变?

    是,是我害了她吗?

    直到天色泛白,唐逸才猛地从长条椅上站起,远远看着陈珂地病房,唐逸脸色慢慢恢复平静,

    陈珂刚刚睁开眼睛,就被面前地一大束鲜花吓了一跳,鲜花后,露出唐逸的笑脸:“送你的。”

    陈珂张嘴结舌,说不出话。

    唐逸将鲜花放到了床头桌上,搬了把椅子坐到陈珂身边,笑眯眯看着陈珂,窗外朝阳的几缕光线射入,投在病怏怏的的小美人脸上,唐逸笑着捏捏她的脸,陈珂脸腾一下就红了,忙挣脱唐逸的手,诧异的看着唐逸,心里这个奇怪啊,他,不会真地变成色狼了吧?是自己太不注意了?太疯了?

    小姑娘张嘴色狼闭嘴色狼不过为了挤兑唐逸好玩儿,现在却是提心吊胆的,手心都出汗了,如果,如果他,他真的摸我……怎么办?陈珂有些傻眼,不能接受前偶像变成色狼的事实。

    唐逸哪知道她乱七八糟的心思,却见陈珂脸飞红霞,更显清纯动人,就笑道:“陈珂,你挺漂亮啊。”

    如果是以前被唐逸这么夸上一句,陈珂会美滋滋回味几天,现在却是更被吓了一跳。眼见唐逸地手向自己伸来。陈珂打个激灵,他,他真地要轻薄我了……

    陈珂下意识就想躲开,却怕唐逸尴尬,终于心一横。闭上眼睛大声道:“你,你就许摸我的脸,不许乱来……”

    唐逸刚想抚平她额头地一缕乱发,突然听到她愣头愣脑的宣言,楞了一下,再见她眼睛用力闭起,好像准备下地狱般的小神态。更是哑然失笑。想什么呢?我有这么不堪吗?随即想起。自己在陈珂面前,还真地有些不堪,屡次露出色狼地模样占了人家便宜。

    唐逸捏捏她秀气的鼻子,笑道:“摸过了,快睁眼吧你!”

    陈珂慢慢睁开清澈的大眼睛,却见唐逸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才知道自己会错了意,脸上更红,刺溜钻进毛毯里不再理唐逸。

    唐逸微笑。柔声道:“陈珂,晚上去看电影好不好?”

    陈珂随口嘟囔:“电影有什么好看的。”却又猛地掀起床单,抬头看着唐逸,吃惊道:“看,看电影?”

    唐逸点头。说:“不喜欢地话那你说想作甚么?我陪你。”

    陈珂满脸狐疑。渐渐脸色凝重起来:“哥,是不是我病得很厉害。”

    唐逸摇头:“哪有?别乱想。”

    “不对不对。你可不应该是这样对我的,又送花又约我看电影,这可不是你的作风。”陈珂盯着唐逸,轻轻点着小脑袋,“是了,一定是这样的。”

    唐逸心中一酸,刚要说话,陈珂却嘻嘻笑道:“管它呢,你答应的,可不能反悔!”

    唐逸默默点头。

    “没什么大碍,就是有些疲劳,近期可能情绪波动太厉害,身体虚弱导致的昏迷流鼻血”当女医师将检查结果通知唐逸时,唐逸开始满心惊喜,只觉得虚脱的想晕倒,缓缓坐在椅子上,半天说不出话。

    当慢慢恢复冷静后唐逸又有些哭笑不得,自己也是关心则乱,早知道应该是医生惯用地手段,将怀疑无限放大,逼得患者作代价高昂地检查。而在自己屡次去问病情,她不胜其烦,就拣着严重的病况说,最后结果无碍的话她开始怎么说病人家属也不会计较了。

    不过唐逸并没有怨怪女医生,心里反而有些感激她。

    昨天一晚上,唐逸想了很多很多,关于自己的感情,关于未来。

    唐逸知道,自己在感情上实在牵涉了太多的精力,是时候该做一次彻底的整理或者了断了,而陈珂这次虚惊一场的癌症却使得唐逸终于正视自己的感情。

    不错,陈珂的手,自己不想放开,以前怕地是带给陈珂更大的伤害,但昨天晚上唐逸突然就想到,如果陈珂就这么走了呢?自己会不会悔恨一辈子?人生几十年匆匆而过,谁又一定能预知结果?

    唐逸渐渐下了决心,说自己卑劣也好,怎么也好吧,以后陈珂,齐洁自己都会好好对待,不会为了怕以后伤害她们而现在对她们不停的伤害。因为说到底,自己终究还不能彻底的放下所有的牵绊,若即若离只会更加令她们彷徨。

    陈珂想和自己偷偷恋爱?那就恋爱吧,没准当她彻底认清自己地卑劣后会一脚蹬了自己呢?唐逸也只有尽力这样想减轻自己地负罪感。

    这周的时间,唐逸很忙,忙着补手机身份证,将自己地桑塔纳大修,周五接陈珂出院时,陈珂看到医院门口的白色新车就是一愣:“哥,怎么换车了,原来的车呢?不能用了?不至于啊?我当时很小心的。”

    上了车陈珂还问:“哥,要不要我同老陈同志说一声,这车钱我来出。”唐逸一边打火一边笑:“就老陈同志?要他拿十几万出来,你想要他老命啊!”唐逸可是知道陈方圆,吝啬的要命,这些年发了大财,可是陈珂的生活费还是那么一点儿,这可是他独生爱女啊。

    陈珂也嘻嘻笑起来,“是啊,这不我刚刚有工资拿,老陈同志就说了,以后生活费概不负责!”

    唐逸开着车。很随意的道:“这车是买给你的。答应陪你看电影又没抽出空,算是赔罪吧?新鲜出炉的捷达,女孩子开也不显老气,你看看,喜欢不?”

    陈珂眨着大眼睛看唐逸。看得唐逸一阵心慌。

    陈珂回身摸着身边崭新的真皮座椅,说:“喜欢是喜欢,可是我怎么感觉怪怪的?”

    又低声嘀咕:“怎么好像被大款包了呢?真是奇怪。”

    声音虽低,唐逸却听得清楚,老脸一红,自己送车可是有些唐突了。就说:“算了,你不要我回头卖了它。”

    “谁说我不要了?”陈珂马上睁大了眼睛。笑嘻嘻打量着车体结构。说:“我可是做梦也想拥有一辆自己的车,唉,被包就被包吧,谁叫我哥财大气粗呢。”

    唐逸无奈的道:“什么包不包地,太难听了。”

    陈珂哼哼唧唧道:“就是让你难受,谁叫你把我地初恋搞得一塌糊涂,到现在我也弄不清,你到底怎么想得,突然换了个人似的。什么都答应,谁知道你是不是想骗色……”

    听着陈珂唠唠叨叨,唐逸只好闭上了嘴,任由她胡说八道。

    惯例在检察院旁的路口停车,唐逸就说:“车给你留下。我打车走。”

    陈珂突然拉住了唐逸衣袖。轻声道:“哥,不管结果怎样。我都不会后悔的,是我的命,所以就算你真地是大色狼,就是为了占我便宜,我也认了。”开始听陈珂柔情低语唐逸还有些感动,谁知道她最后冒出这么句话,唐逸气道:“就算我是色狼对你也没兴趣,发育不完全的儿童!”

    陈珂扑哧一笑:“也不知道谁呢,以前就乱摸乱捏的,前几天呀,更……”说到这儿脸上一红,忙住了嘴,唐逸更是慌里慌张夺路而逃,看着唐逸的背影,陈珂脸上笑容渐渐散去,轻轻叹了口气,以后到底会怎样呢?随即挥挥头,开始兴致勃勃的打量自己的新车,虽然感觉有些怪,但收到这么贵重的礼物心里还是甜滋滋地。

    唐逸打车回了家,吃饭地时候就觉得菜有些咸了,等吃完饭,坐到茶几上看电视,喝茶时更喝了一嘴茶--飘天文学--。

    听黑面神问话,兰姐有些疲倦的摇摇头,靠在沙发上,失神的望着天花板。

    唐逸就有些诧异,还没见过她这副模样,就问:“哪不舒服?是不是病了?”

    李婶插嘴道:“可不是,这孩子这些日子忙坏了,每天给小陈姑娘熬汤,那可是个功夫活,想熬得入味,可费功夫呢,小兰起得特早,有一天四点钟不到,我就听她忙活呢,这几天早上又有些寒,是不是冻感冒啦?”

    唐逸啊了一声。倒生出一丝歉疚。就起身到组合柜前拉开抽屉,翻出几袋板蓝根,回到沙发上用热水冲了,递给兰姐道:“喝了吧,这东西别看便宜。顶事儿。”

    兰姐一怔,看着递过来的热气腾腾地茶杯,就是一阵愣神。

    唐逸皱眉道:“还要我喂你咋地?快喝了!”

    兰姐恩了一声,接过茶杯,慢慢的一小口一小口地喝,唐逸笑道:“品茶呢?装斯文也不是这时候!一口气喝下去,汗一冒。感冒发烧马上好利索!”

    兰姐偷偷瞪了唐逸一眼。但被黑面神损了几句,关心几句,脑袋却立时清澄起来,喝着冲剂,指了指唐逸房间,结结巴巴道:“存折,存折你收好,丢了,丢了可别赖我……”

    唐逸楞了一下。他哪知道这个小女人为那张存折受的煎熬,不过被兰姐提醒倒想起来,就说:“是了,明天还是办张银行卡吧,将钱转卡上。东风路上的工商行可是有无人提款机了呢。晚上也可以取钱。”

    兰姐如得大赦,一个劲儿点头:“快去办快去办……”唐逸皱皱眉。不过没再申斥她。

    万大年的诉讼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更因为万大年余党骚扰证人,袭击检察官,使得案件陡然升级,延庆公安系统被省厅严厉批评,随之而来地是一场轰轰烈烈地打黑行动,延庆各县市,别说涉黑团伙了,就是头发留得稍长一点的男青年上街,也会经常被联防员盘查。

    唐逸这段时间和陈珂没怎么联系,但有一次去省院监察室听取工作汇报,却见到了陈珂,当时她拿着一份文件从某个办公室匆匆走出来,工作时的英挺飒爽和与唐逸相处时的顽皮胡闹形成鲜明的对比,在检察院见到陈珂时,唐逸有一个错觉,这严肃而又漂亮地女检察官自己真的认识吗?

    陈珂很礼貌的和唐逸打招呼,和唐逸擦身而过时,陈珂勾起小手指,轻轻吐出三个字:“大色狼!”令唐逸忍俊不住的同时又不禁一阵轻松,还好,陈珂不是失忆症患者。

    最近唐逸诸事顺利,和老妈通电话时更听萧金华兴奋的讲起思科的扩张,据说,已经初步有进军大陆的计划,如同前世一样,思科工程师地各种认证正逐渐成为网络it精英中最权威地认证。

    当然,最令唐逸开心的还是老妈在欧洲汇率危机中又大捞了一笔的消息。“妈,我去美国看你好不好?”唐逸说出了盘桓心间很久的想法。

    萧金华惊喜的道:“好,当然好了,不过你工作不忙吗?”

    “下个月吧,省委会组织一次年轻干部赴美的培训考察,我准备要一个名额。”

    “好啊,那可说定了,小逸我告诉你,你说话不算数的话我可不饶你!”萧金华声音有些颤抖,听得出,她很兴奋。

    唐逸心里也是暖暖的,轻声道:“一定。”

    令唐逸想不到的还有一件事,那就是刘飞回了春城,接到刘飞电话时唐逸一阵错愕。

    晚上,唐逸开着那辆车头和车尾都有凹痕地桑塔纳到了春城饭店,三楼包厢里,刘飞和徐军正嘻嘻哈哈调戏着身边几个衣着暴露的妖艳女孩儿,见唐逸进来,刘飞哈哈大笑:“我们唐市长来了,快来,请坐!”说着站起来就将唐逸拉到沙发上,更将一名穿着黑色超短裙,紫色小背心,雪白长腿,柔软腰肢几乎完全裸露的少女推进唐逸怀里:“小凤,好好服侍我们唐市长。”

    唐逸忙推开这个少女,蹙眉道:“刘飞,别胡闹。”

    刘飞嘿嘿一笑,拱拱手道:“别生气,别生气,不闹了,我知道你们领导的规矩。”

    徐军却是有些吃惊,因为他看得出,唐逸神色里对刘飞没半点拘谨,反而对他行为有些不满,表现出来后飞哥就连连道歉,这在飞哥以前的朋友***里可从来没见过。

    刘飞拍拍小凤地俏脸蛋,笑道:“你没福气喽,我们唐老弟不喜欢你!”

    小凤将身子挂到刘飞身上,娇滴滴道:“我还是喜欢陪飞哥。”

    刘飞笑着摇头:“你们啊,真是见识短啊,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有眼不识金香玉,说得就是你们这群庸脂俗粉。啊。别掐我!”

    和那群女孩笑闹一会儿又道:“知道唐老弟是谁吗?省委督查室主任,看看,看你们也不懂,是不是心里还嘀咕一抓一把地小主任呢?”

    “我这么和你们说吧,唐老弟的级别是厅局级。怎么,还是不懂?通俗点吧,放出去地话,唐老弟就是市长,市委书记,这下懂了没?”

    几个女孩一阵惊呼,不过可没人相信。打量着唐逸。都以为刘飞又在吹牛,哪有这么年轻的市长?

    唐逸听刘飞又将自己的级别升了一级,无奈摇头,拿起茶杯泡上一杯袋茶,任由刘飞表演。

    这时候服务员进来询问,刘飞挥挥手,示意上菜。

    上桌的时候刘飞一定要唐逸坐主位,这下可就不由得那些女孩不肃然起敬了,刘飞这个人一向很张狂。从来老子天下第一,还真没见过他对谁这样看重,甚至可以说有一点尊重。

    唐逸坐下后无奈道:“是想我买单吧?”

    刘飞嘿嘿一笑:“那倒不是,最近做生意弄了点钱!”

    吃饭的时候,刘飞和徐军嘻嘻哈哈占那些女孩儿便宜。唐逸就闷头吃菜。眼不见心不烦,心里琢磨着怎么和刘飞说那件事。

    “滴滴滴”手机响了起来。见唐逸从手包里拿出手机,几个女孩儿都诧异地睁大了眼睛,刘飞不满意地道:“你卖弄吧?这不淹我呢吗?”

    唐逸也不理他,接通电话,就听陈珂脆生生的声音:“哥,在哪呢?”

    唐逸还没说话,旁边小凤娇滴滴问:“唐哥,你这手机多少钱买的?怕是要小两万吧?”那边更有女孩儿被徐军摸得格格娇笑。

    陈珂马上警觉起来:“谁在你旁边呢?”

    “几个朋友。”唐逸还要再说,小凤脸却凑了过来,“唐哥,我和你说话咋不理我呢,是不是怪人家刚才伤了你呀。”

    陈珂嗓门高了起来:“哥,你是不是在娱乐城?”

    唐逸想解释,又灵机一动,笑道:“是啊,怎么,找我有事?我马上过去!“

    “色狼!“陈珂从牙缝挤出两个字,随即挂了电话。

    唐逸嘘口气,就这样吧,以后在陈珂面前不再装谦谦君子,不再作伟人,将自己的缺点完全展示在她面前,是,我喜欢你,不舍得放开你,但你要知道我其实很卑劣,并不是什么你尊敬依赖的唐逸哥,而是彻头彻尾地一个花心男人。

    转头,对小凤很严肃的道:“别人打电话时插嘴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小凤尴尬的笑笑,回头拿起酒杯猛地喝了一口。

    唐逸举着茶杯琢磨了一会儿,对正嘻嘻哈哈调戏女孩儿的刘飞道:“喂,你知不知道维也纳对面新开了一家西餐厅?”

    刘飞一滞,随即笑道:“是吗?”慢慢放开了搂着女孩儿肩膀的手。

    听唐逸挑起话题,飞哥又没有黑脸,徐军马上兴奋的道:“是啊,真他妈叫绝了,维也纳被顶得都没几个人光顾啦,那家新开地叫福楼吧?哈哈,作得真**漂亮!”刘飞可以对李天华宽宏大量,徐军可是恨得他牙根痒痒,巴不得他倒霉。

    刘飞对几个女孩子挥挥手:“去,拿着酒和菜去里间喝去。”

    几个女孩儿知道人家有事情谈,就麻利地拿着酒和几碟小菜进了套间。

    刘飞叹口气,对唐逸和徐军道:“我知道你们俩关心我,可是不要再在我面前提起维也纳行不行?我真的真的不想再听到这个名字。”唐逸淡淡道:“我偶尔见到李天华和田卫兵坐一辆车。”

    刘飞愕然抬头:“什么?”

    唐逸又重复了一遍:“我见到李天华和田卫兵走得很近。”

    包厢内一片沉寂,只有套间女孩子偶尔的爆笑声隐隐传出。

    刘飞脸色变幻不定,自言自语:“或许,或许他们是后来认识的,并不能代表什么……”

    唐逸点头:“说的也是,并不能代表什么,”徐军嘴蠕动,想说话,但看到唐逸递给自己的眼色,终于叹口气。闭上了嘴。却是狠狠一拳砸在桌子上:“妈的!”

    唐逸站起来,笑着问徐军:“这菜是不是有点腻?咱去福楼搓一顿怎么样,我请客。”

    徐军喜道:“好啊!”但随即看向刘飞,有些犹豫。

    唐逸悠悠道:“咱不管他,走吧。”说着就出了包厢。徐军想了想,就跟了出去,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楼下停车场,在唐逸的车前,唐逸说:“等一会儿。”徐军会意点头。

    “咦,唐哥。你这车咋了?好像被人砸过?”徐军打量着桑塔纳。有些惊奇地问。

    唐逸笑道:“一点小麻烦,没事。”

    等了好久,就在唐逸渐渐有些失望的时候,春城饭店巨大的玻璃旋转门转了一下,一条熟悉地身影慢慢走了出来,唐逸微微一笑,点燃了一直叼在嘴角地烟。

    在车上,刘飞一直默不作声,徐军小声地问唐逸:“唐哥。你说叶思曼地事是不是田卫兵对刘大哥怀恨在心搞出来的,撬飞哥女朋友来泄愤。”看来他与刘飞真是无话不谈地朋友,对刘家地事也清清楚楚。

    唐逸摆摆手,没有说话。

    刘飞淡然道:“你们俩也不用唱双簧,我想过了。以前的事怎么也好吧。但我现在,是该见见李天华了。”

    当车拐进福楼前的广场时。就见福楼餐厅门口,停着一辆警车,餐厅里灯光明亮,可以见到几个绿制服干警正在餐厅里同侍应盘话。

    唐逸停了车,看着里面的情景就是一皱眉。

    徐军道:“我去看看怎么回事!“说着就推开车门下车,径自走了过去。

    看着徐军进了餐厅,他似乎认得带队的干警,两人走到一旁窃窃私语,说了好一会儿,徐军才从餐厅跑过来。

    徐军回到车上后,唐逸随意的问:“怎么回事?”

    徐军嘿嘿一笑:“要说这事儿可真稀奇,福楼里的一个法国妞吧,卖淫被捉到,据说那嫖客是福楼地常客,这不吗,市局怀疑福楼有组织卖淫地嫌疑,过来调查。”唐逸微微点头,很低俗的一个招子,也是这些少爷们惯用的诬陷好戏。

    徐军突然一拍脑门:“咦,我说这他妈不是李天华捣地鬼吧?我就不信了,人家法国妞和人去宾馆开房,就这么容易被逮到?妈的我看那嫖客说不准就是李天华安排的。”

    刘飞摇摇头:“才想明白,真是猪脑袋!”却是对唐逸一伸手,唐逸会意,将手机递给了刘飞,接着就听着刘飞打电话找人,帮福楼处理这件事。

    唐逸呵呵笑道:“福楼老板可是蒙在鼓里呢。”

    刘飞挂了电话,淡然道:“蒙在鼓里最好,我就借它的势摸摸李天华。”

    唐逸愕然回头,从刘飞的话里,他听出了一丝冷酷和决绝。

    唐逸驾驶着桑塔纳,向梦飞酒吧驶去,整个春城当时也没几家真正的酒吧,梦飞是其中最出名的,唐逸没进去过,但东风路上这家装修地很有异国风情的酒吧他早就注意到了,想想,这家酒吧怕是记录着春城最早的泡吧一族的夜生活呢。

    是陈珂约他来的,和刘飞徐军刚刚分手,就接到了陈珂地电话,说在梦飞等他。

    唐逸开着车,心思却在刘飞身上,刘飞终于要面对自己地过去了,而且走的棋也很不错,借势碰触李天华,就是借福楼打击维也纳了,想来以后福楼有什么麻烦,他不会袖手旁观。

    唐逸摇摇头,借势借势,他借福楼地势,又哪知道福楼却是借他的势呢?世间的事就是这么错综复杂,被一只只大手操纵着,操纵别人的同时,谁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被人操纵。

    唐逸又思考起和刘飞的关系,在私交上,自己无疑拿刘飞当成自己的朋友,但毫无疑问,自己却是绝不会推心置腹的和他分享一切,就如同福楼,自己无意利用他,但既然他加入了游戏,也就成为了其中一枚棋子,自己所能做的也就是不伤害他,在获得这枚棋子帮助的同时尽量使得他在这盘棋中获益,例如,能真正放开以前的一切。

    想着想着,唐逸又摇了摇头,其实看到田卫兵后,唐逸已经想到,如果自己估计的没错,叶思曼的事不过是公子哥斗气造成的悲剧,而现在福楼和维也纳,显然也成了公子哥角力的战场,却实在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复杂。

    看来,这次收益不会太大啊,省城大佬们,又怎么会加入孩子们之间的游戏,就好像叶思曼那件事,刘书记,田朝明是根本不会知道的。

    梦飞酒吧里,灯光幽暗,每张桌台上都点着碗蜡,就好像点点星光闪烁,流畅的钢琴曲如天赖之音,令人沉醉。

    唐逸适应了一下里面的光线,然后就见到穿着白色吊带裙的陈珂,她正对自己招手。

    唐逸走过去在陈珂对面坐下,和侍者要了一杯大红袍,打量了陈珂几眼,问:“找我这么急,什么事儿?”

    陈珂咬着嘴唇看着唐逸,将唐逸看得一阵不自在,这才知道,作坏男人的滋味实在不好受。

    “哥,你别去娱乐城那地方成不成?很脏的,听说很多女孩儿都有性病!”

    “咳……”刚刚咽下口茶水的唐逸大声咳嗽起来,陈珂可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了,这种话也亏她说得出来,再说了,自己在她心里真的成了饥不择食的色狼了?

    陈珂忙递给唐逸纸巾,唐逸擦着嘴角,斜眼看陈珂,心里这个郁闷啊。

    陈珂皱着眉头,似乎怒唐逸不争,愁眉苦脸的说:“你,你要实在想去,我听说碧海很高档的,那里……”

    “得得得!”唐逸挥动着纸巾打断了她的话,“我以后就去碧海,别说了!”

    陈珂“扑哧”一笑:“哼,叫你装,我还不知道你,就算是色狼啊,你也是那种有色心没色胆的。”

    唐逸开始装模作样瞪着陈珂,终于也笑了起来,伸手过去弹了陈珂一个爆栗,然后笑眯眯拿起茶杯品茶。

    陈珂摸摸头,傻笑一声,就低头含住果汁杯里的吸管,心中柔情涌动,宛若回到了很多年前,那个他动不动就弹自己爆栗的日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