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二十一章 惩罚

二十一章 惩罚2017-11-8 23:43:28Ctrl+D 收藏本站

    音乐响起,唐逸却是一怔,很熟悉的老歌,庾澄庆的《让我一次爱个够》。

    “除非是你的温柔,不做别的追求,除非是你跟我走,没有别的等候,我的黑夜比白天多,不要太早离开我,世界已经太寂寞,我不要这样过,让我一次爱个够,给你我所有,让我一次爱个够,现在和以后……”

    本来应该用男声苍劲嘶哑有力表现的歌喉被陈珂清脆略微压得低沉的女声唱出来,却是别有一番风味,少了几分沧桑,多了几分缠绵,唐逸默默听着,听着这个小女孩儿倾诉心声。

    老郑怔了怔,在陈珂唱歌的中途看了看表,随即在唐逸耳边低声说有事,先走一步,唐逸心思飘荡,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歌毕,没有人说话,下一首歌曲的音乐慢慢响起,却没人意识到,陈珂拿着话筒,痴痴看着电视画面,泪流满面。

    “陈珂,来。”唐逸对陈珂招招手。

    陈珂低下头,默默走到唐逸身边,唐逸拍了拍身边的沙发位,陈珂就坐了下来。

    唐逸慢慢伸出手,搂住她肩膀,陈珂僵了一下,随即就轻轻靠进了唐逸怀里,听着唐逸有力的心跳,感受着唐逸怀抱的温暖,陈珂的眼泪无声无息淌落。

    不知道过了多久,唐逸拍拍陈珂肩膀,道:“走吧。陈珂点头,却不动。

    唐逸也就默默拥紧了她,良久之后,陈珂已经偷偷抹去了泪水。懒洋洋问:“哥,几点啦?”唐逸看表,却是一惊,已经十一点多了,忙起身说:“走吧。再晚明天起不来,可别迟到!”

    陈珂恩了一声,不情不愿的从唐逸怀里坐起。

    两人刚刚出了包厢,就见楼梯口上来了几名穿制服的刑警,唐逸往下拉了拉帽子。陈珂就偷笑:“哥,怕啥啊,你找了三陪么?”

    唐逸气得低声道:“死丫头,把自己比三陪啊?”陈珂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语病,却笑嘻嘻道:“三陪就三陪。”说着挽起了唐逸地胳膊向外走。

    两人说笑之时,几名刑警从他们身边擦肩而过,陈珂撅嘴道:“不好玩。咋不盘问咱俩呢。”说着放开了唐逸的胳膊。

    唐逸抬手给了她个爆栗。这下却把陈珂弹疼了,捂着头瞪唐逸,唐逸却不理她,径自向楼梯口走去,陈珂气呼呼跟在了后面。

    就在唐逸准备下楼时,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你们干什么?他是我朋友,你们给我放手!”

    唐逸一愕,回头看去,就见那几名刑警扭着一个人从包厢出来。自己科室的小王跟在后面,大声向几名刑警抗议,唐逸微微蹙眉,陈珂也认出了小王,王凤起训斥陈珂那日小王在场。后来还一起吃了饭。

    “哥。是你的人哦。”陈珂若有所思地看看唐逸。唐逸愣了下,这个小陈珂。吃了一顿饭,就能发觉到小王和自己走得近,可不是她一贯傻傻的风格。随即笑笑,她也就是在自己面前跟个小女孩儿似的,喜欢装傻充愣,做起事来可不知道多有一套。

    拉了拉陈珂衣袖:“走吧,别被他们看到。”

    周一开始上班后,唐逸就发现小王情绪有些低落,不过唐逸没有问他出了什么事。

    令唐逸想不到的是,周四上午,陈珂来到了他办公室,只是身份可不是想见情郎的小姑娘,而是检察院地检察官,和她同行的是四级高级检察官马小凤,四十多岁的一名干练女检察官,应该就是陈珂说的马姐。

    四级高级检察官属于副处级,和县一级的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等同,而陈珂现在的身份是四级检察官,也就是科员,只比五级检察官的办事员高出一线,当时《检察官法》还未颁布,没有硬性规定检察官必须年满二十三岁且具备本科法律专业学历,从事法律工作两年等硬性规定,陈珂也算赶上了时代地末班车,二十岁就成为了检察官,再过个三四年,以她地年龄想成为检察官,就算是省委书记的路子,也只能靠虚报年龄等作弊手段了。

    马姐说话开门见山,首先谢谢唐主任在百忙中抽出时间接见她和陈珂,又说自己和陈珂是为了调查一宗**案而来,这个案件涉及到督查室副科级督察员王湛生。

    唐逸听了就是一愕,**案?小王可不像这种人。

    马姐看出唐逸脸上的异色,就笑道:“唐主任别误会,王湛生同志只是犯罪嫌疑人的证人,但我们觉得他的证词有些问题,所以才来同您了解下他平时的工作表现,也想听听您对他的看法。”

    深蓝色制服,端庄秀丽的陈珂就在那拿着笔记录,苗条的身段,飘逸地风姿,容态殊丽,婀娜秀洁,一鼙一动,无不优雅秀美,令唐逸深深看了她几眼,体会着陈珂另一种魅力。

    只是陈珂一脸认真的记着笔录,看也不看唐逸一眼,就好像根本不认得唐逸一样,令唐逸若有所失。

    听到马姐问话,唐逸沉吟了一下,说:“工作表现还可以吧,积极上进,没有年轻人的骄纵之气,很沉稳。”

    马姐微微点头,领导对下属用“沉稳”这两个字,就说明对这名下属的印象是相当正面的。

    马姐又笑着问唐逸:“那私生活呢?不知道唐主任对他地私生活了解不?”唐逸微微沉吟了一下,说:“虽然不是太清楚,但风评还不错。”

    马姐点头,回头问陈珂:“你还有问题补充吗?”

    唐逸就笑:“陈珂是我地好朋友,有问题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装不认识我。我就拆穿你。

    马姐愕然,随即笑道:“这我还真不知道,早知道的话我就不用来了。”其实这种调查本来是用不到马姐出马地,但因为涉及到省委督查室地干部,才使得检察院高规格对待。这也是市院将案子转到省院的原因。而且同督查室主任谈话,如果只派出普通检察官怕见不到唐逸的面。

    果然下午马姐就没有露面,而是陈珂和另一名年青的检察官小刘来见唐逸,小刘是本科毕业,和陈珂等于是同期进的检察院。却只是五级检察官,也就是俗称地办事员。和唐逸谈话,主导却是陈珂,小刘只有聆听记录的份儿。

    坐在办公桌后,示意陈珂和小刘坐对面沙发,唐逸就笑:“怎么又来了?我可是很忙的,喂。我说你不会把我当疑犯了吧?”小刘就吓了一跳。心说唐主任不满意了?

    陈珂扬起清纯秀婉的脸,说:“唐主任,因为有新疑点,所以一定要向您求证,不会耽误你多少时间,见谅。”

    见陈珂认真的模样,唐逸好笑,趁小刘不注意就对陈珂挤挤眼,陈珂却理也不理他地眼色。害得唐逸一阵无趣。

    “唐主任,是这样的,犯罪嫌疑人被抓当天,我和你都在场,我注意到他当时好像喝了很多酒。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

    唐逸笑道:“你们来两次了。我还不知道这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能和我讲讲不?”

    陈珂严肃的道:“对不起唐主任,这个不能和你透露。”

    唐逸就对她瞪眼睛。作威吓状,陈珂却转身和小刘说话,把唐逸气得一阵牙根痒痒,这小丫头,找收拾呢。

    陈珂又认真的询问了几个问题,最后和小刘告辞,从始至终,都对唐逸的挤眉弄眼毫无反应,唐逸又好气又好笑,自己这不是媚眼抛给瞎子看吗?竟是一点儿面子都不给我。

    陈珂他们走后,唐逸本想找小王谈话,了解一下情况,却不想小王请了病假,唐逸叹口气,就回了办公室。

    晚上九点,从阅览室回到家,却愕然发现陈珂正跟兰姐坐在沙发上闲聊,兰姐格格娇笑,红裙里,酥胸乱颤,宝儿在旁边用小拳头捶她说叔叔来了她都没留意。

    唐逸瞪了陈珂一眼,对她招手:“进来,我和你谈点公事!”

    陈珂“哦”了一声,就乖乖跟在唐逸身后进他卧室,兰姐看到黑面神脸色不善,吓得也不敢笑了,更拉住要作小尾巴的宝儿,说:“叔叔作正经事,和妈回房,妈给你讲故事。”抱着一脸不满,挣扎不依的宝儿回房,她听陈珂说了检察院在调查唐逸下属,心说这几天还是离黑面神远点,免得挨骂。

    唐逸关上卧室门,就上下打量陈珂,淡黄色吊带裙,黑底紫带高跟凉鞋,俏丽动人,又有些小性感。

    “哥,我错了。”进屋陈珂就老老实实地低头承认错误。

    见陈珂扮可怜,唐逸一阵好笑,却还是沉着脸,大模大样坐到窗边地黑木软椅上,说:“你现在可威风啦?睬都不睬我?”

    “我,我是怕被人看到,小刘就在旁边,他,他挺喜欢说是非的。”陈珂小声解释,又说:“哥,你怎么处置我都成,只要你不生气。”

    这话在男人听来就有些暧昧,唐逸心中一跳,忍不住又看向陈珂。

    陈珂清纯明秀,黄色吊带裙里,**的轮廓十分诱人,裙摆下,纤秀的小腿曲线优美,不见一根汗毛,白白嫩嫩,光滑柔腻,涂着淡青指甲油的纤俏小脚绑着高跟鞋精致的紫色条带,更有一种说不出的诱惑,唐逸更想象着她吊带裙里,刚刚发育成熟的小身子是何等的年轻滑腻,富有弹性,简直有点魂不守舍了。

    唐逸呼吸就有些急促,咳嗽一声,说:“真地怎么处置你都成?”

    陈珂不情不愿的点头,唐逸心嘭嘭乱跳,站起来走到陈珂身边,犹豫了一下。终于伸出双手,捧住了陈珂细腻光滑的小脸,陈珂愕然抬头,看着她清纯秀美的脸,唐逸只觉心跳得更是厉害。颤声道:“那,那就让我亲,亲一下。”

    也不等陈珂反应,唐逸已经吻了下去,大嘴猛地含住陈珂香甜地小嘴。用力吸吮起来,陈珂惊呼,唐逸舌头趁机探入她嘴内,缠绕住她软软香香地小舌头,尽情吸吮。

    陈珂开始地惊讶后,清澈的大眼睛随即闪烁着喜悦地光芒,慢慢闭上眼睛。任由唐逸在嘴里索取。甚至还轻轻回应。

    唐逸意乱情迷,一只手掀起陈珂地裙摆,就滑入了裙内,在陈珂年轻充满弹力的光洁秀腿上抚摸,揉捏。

    陈珂惊呼一声,想推开唐逸,但看到他满脸享受的表情,终于又慢慢闭上了眼睛。

    “当当”挂钟时针指向了十点,唐逸一惊回神。慢慢离开陈珂香甜诱人的小嘴,手也尴尬的从陈珂裙摆里拿出。

    陈珂慢慢睁开明媚地大眼睛,咬着嘴唇看着唐逸,最后轻笑道;“大色狼!”那分小妩媚又勾得唐逸一阵脸红心跳。“哥,你不生气了吧?”陈珂眨着清澈的大眼睛问唐逸。使得唐逸更是一阵尴尬。咳嗽两声,点了点头。

    陈珂嘻嘻一笑:“那我就给你讲讲这案子吧。”

    唐逸点头。陈珂就出去拿包,回来后两人在圆木茶几旁的软木椅上一边一个坐下,陈珂拿出卷宗,说:“你看看。”

    唐逸摇摇头,说:“我就想知道小王到底怎么回事。”

    陈珂恩了一声,说:“这宗**案基本上已经查清,证据确凿,不过王湛生说,案发的那段时间他一直和嫌疑人在一起,明显是在说谎,我们公诉处正研究要不要对王湛生以伪证罪立案调查。”

    唐逸一蹙眉,问:“嫌疑人和小王是什么关系?买通了他?”

    陈珂摇摇头,翻着卷宗,慢慢沉吟着说:“嫌疑人没什么背景,就是普通工人,不过他和王湛生从小学就是好朋友,所以我觉得吧,王湛生应该不是被收买,而是出于义气。”

    唐逸一愣,小王工作上确实很能干,而且人际关系上也理得头头是道,正因为这样,小王在唐逸眼里属于一个官油子,不错的下属,一个善于钻营的人,却没想到这么一个人竟然也有同人讲义气的时候,这可和唐逸眼里一贯地形象不符。

    这种事,躲都躲不及呢。

    唐逸叹口气,但讲义气不代表可以胡来,包庇**犯?这小王可是非不分啊!自己还有心提拔他来着,这种品格却是不行,对自己人讲义气固然是好事,但大是大非一定要分清。

    “哥,其实你想帮小王地话,我倒有个办法。”陈珂见唐逸蹙眉,就帮他解难。

    唐逸愕然:“你不会想给**犯翻案吧?”

    陈珂白了唐逸一眼:“真是的,想啥呢?那种人渣我巴不得把他吃枪子儿呢!”

    唐逸笑笑,就问:“如果我想你翻案呢?”

    陈珂就苦了脸,在那皱着眉头想了好久,小声道;“除非,除非你是**案嫌疑犯,不然,不然我,我不……”低下头,却是怕唐逸生气。

    唐逸真的生气了,气道:“我说你那小脑袋瓜都想啥呢?我会成**犯?真,真气死我了!”说着就去扭陈珂小脸儿,陈珂任由唐逸揉捏自己脸蛋,嘻嘻笑道:“大色狼不就好这口儿吗?”

    唐逸哼了一声,“就算我**吧,你就可以是非不分帮我翻案了?”嘴上怪陈珂,心里却是有些小得意。

    陈珂微笑:“那好,你自己说的,以后犯我手里可别怨我!”看看挂钟,说:“我还是和你说说案子吧。“

    唐逸点头,有些疑惑的道:“小王的证词已经记录在案了,现在就算要他反口怕是你们检察院也不会放过他吧,何况就算检察院不起诉,他出尔反尔的作证,可是一辈子的污点,传开来在政府机关可也就没什么发展前途了。你又怎么帮他?”

    陈珂神秘一笑,说:“王湛生说是案发时也就是那天晚上九点左右他一直和嫌疑人在嫌疑人家里喝酒。所以他很确定时间,不过我们调查发现,嫌疑人家里的挂钟早就坏掉,而且时间就停留在九点,所以不排除是嫌疑人为了能让他作自己地证人而对他进行了误导。”

    唐逸微微点头。这样地话只要小王承认自己那天喝醉,所以时间观念模糊,那他就不是有意作伪证。

    唐逸捏捏陈珂的小鼻子:“算你厉害。”

    陈珂却是认真的道:“哥,我是觉得王湛生这人本质不坏,又和你要好。所以才帮他一把,但是他这种作法我是极不认同的,哥你说说他,以后可别犯这样地糊涂。”

    唐逸蹙眉道:“对我说教?你不是又想被罚了?”

    陈珂“啊”了一声,手忙脚乱地收拾卷宗,抱着公文包就向外跑,看得唐逸莞尔。

    “色狼!”走出门口时陈珂瞪了唐逸一眼。然后嘭一声带上了卧室的门。

    第二天小王刚刚上班。就被唐逸叫进了办公室。

    看着站在办公桌前,有些局促不安地小王,唐逸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指了指窗边的沙发,说:“坐。”

    小王摇摇头,他脸色有些憔悴,看起来昨晚没睡好,或许这些天都没有睡好吧。

    唐逸食指有节奏的敲打着办公桌地桌面,琢磨着要怎么开

    “主任。我让你失望了。“小王垂头丧气的说。

    唐逸淡淡道:“让我失望没什么,不要让你的家人失望。父母,妻儿,哦,你有个两周岁的儿子是不是?我看过你摆在办公桌上的照片。挺可爱的。”

    小王点头。眼中更是有些绝望。

    “你的案子我大致了解了一下,我对你地作法很不理解。你是国家干部,却是非不分,恩,或许我用词有误吧,毕竟嫌犯还没有定罪。”

    “不,不是地,主任,你说得对,我确实是在包庇他……”眼见小王情绪激动,就要和自己说出作伪证的事,唐逸摆摆手:“这些我不想听,说说你和嫌犯的关系吧,据说你们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如果从小王嘴里说出他在作伪证,自己也只有亲手送他进检察院法办了。

    小王点头,有些悔恨的道:“我真的想不到他会变成这样,当时我见他怕了,怕得哭起来,那么个大老爷们,上警车时却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我一时冲动……”

    唐逸声色俱厉的打断了他地话:“不管你们感情多深,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如果这点儿是非都分不清的话还做什么国家干部?”

    小王羞愧的低下头。

    唐逸叹了口气,“当然,其中也可能有什么误会,你一贯的表现我还是认可的,不像这么糊涂地人,算啦,刚刚又接到检察院电话,你去和他们说吧。”

    小王脸刷一下就白了,嘴唇蠕动,终于没有说话,转身向外走去,走到门口,小王回头道:“主任,我会将事实全讲出来。”

    唐逸微微点头,如果他不说出这句话,唐逸却是不会帮他地。

    在小王出门前,唐逸笑道:“听说你那晚喝了许多酒?”

    小王一怔,回头见唐逸那富有深意的笑容,琢磨着他地话,慢慢走了出去。

    在检察院聆讯时小王才知道唐逸话里的用意,当检察官询问小王那晚喝了多少酒时小王猛地想起唐逸的话,就说自己喝了许多,更渐渐听出了检察官的话风,承认自己是喝醉了,最后才知道所谓“九点钟”挂钟的事件,小王当然就说自己看得时间是那挂钟的时间,朦朦胧胧确实不大清楚到底喝到了几点。

    虽然小王没有被伪证罪起诉,但他还是被唐逸勒令写检查检讨,小王心里感激唐逸,唐逸对小王却另外有了看法,官场有自己的规则,不一定事事循规蹈矩,但做事要对的起自己的良心,是自己的朋友就**犯都可以包庇,唐逸却是再没有了提携小王之心。

    福楼餐厅三楼地经理室。如果被服务员见到眼前的情景,肯定会大吃一惊,平日对下属可以说近乎于严酷的经理王泰成此时却站在办公桌前,毕恭毕敬的向坐在经理椅上的清秀青年汇报着什么。

    王泰成身份虽然是中方经理,但实际上餐厅运作全部由他说了算。他为人严肃,对服务员地要求更是严格,稍做的不满意,他就黑着脸训斥,别说那些餐厅中法服务员。就算不属于他管理的法兰西大厨们也有几分惧他。

    所以如果餐厅里的职员如果看到面前一幕,肯定会跌破眼镜。

    唐逸听着王泰成汇报近来的业绩,基本上,每个月都要亏损几万十几万,想收回本钱更不知道何年何月了。

    唐逸点着头,默不作声。

    王泰成汇报完业绩,又说:“还有一点需要注意地就是。我觉得好像有人在背后使小动作对付福楼。最近出了几件莫名其妙的事,虽然都是有惊无险,但我总觉得这些事不是那么简单,也不会是巧合。”

    唐逸嗯了一声,也不和他解释。

    王泰成又小心翼翼道:“唐先生,我还有个提议。”

    “你说。”唐逸拿起茶杯品了一口。

    王泰成犹豫着,小心的说出自己的看法:“我觉得,餐厅是不是可以稍微提价,毕竟这样亏下去不是办法。而且,而且唐先生的目的是打击对面的维也纳地话,现在提价并不会对维也纳有什么帮助,因为在客人们习惯了我们优质地正宗法国菜后,就算价位比维也纳高出一些。维也纳也不会有多少客人回流。”

    唐逸笑笑:“你知道了我的目标。在不损害我的大目标的前提下,经营上的事你自己处理就是。我当然是不希望亏钱的。”

    王泰成一愣,他本来还有许多解释,比如现在涨价也不会令客人觉得上当受骗,因为开业时已经写明了现在是在优惠期,又例如他已经想好了涨价的幅度,准备和唐逸详细解释为什么要涨这个幅度。却想不到唐逸根本就不问,或者说人家根本不理会这些枝节。

    “当当当“经理室的门被敲响,王泰成忙说:“您坐,我去看看。”

    起身去开门,更将来人拦在了门外,但关门的一瞬唐逸已经听到,声音很熟悉,是叶思曼地声音。

    过了一会儿,王泰成进来,唐逸就问:“什么事?”

    王泰成刚想敷衍说没事,唐逸已经说道:“叶思曼我认识,算是我朋友。”

    王泰成吃了一惊,实在想不通那老实内向到有些自闭的服务员会有唐逸这样的朋友,对于唐逸的身份,他虽然不敢进行什么查证,却也知道肯定大有来头,齐小姐的背景据说来自京城,而面前这青年,十九就是和齐小姐背景沾边地人物。

    听到唐逸说叶思曼是他朋友,王泰成措词就谨慎起来,冒出一个念头,难道是唐先生派来监视我地人,随即知道不可能。

    心里胡思乱想,嘴上小心翼翼道:“唐先生,是这样的,因为有一名法国大厨追求她,她不胜其烦,所以希望我能出面帮她拒绝。”

    唐逸蹙眉:“追求?”

    王泰成知道这种事瞒着唐逸怕最后自己会吃大亏,忙说:“那名法国大厨叫亨利,是法国很有名气地厨师,就是,就是这人有些怪癖,听说是虐待狂,是他前妻对媒体爆的料,也不知道真假。不过他的厨艺真的很棒。”

    唐逸笑笑:“放心,我没责怪你的意思,是不是虐待狂和他是不是优秀的大厨是两码事,何况按合约,由谁来主厨咱们也管不到。”

    王泰成这才放心,松了口气后又忙道:“既然叶小姐是唐先生的朋友,我这就告诉她亨利的怪癖,警告她离亨利远点。”

    唐逸微微点头,又说:“不过有可能的话,尽量还是和法国人谈谈,请他们换一名厨师,这种人到哪里都是制造麻烦的根源。”

    王泰成马上知道,唐先生说有可能。其实就是告诉自己一定要想办法换掉他。于是就说:“放心吧唐先生,我知道怎么作的。”

    唐逸就起身:“我走啦,你不用送,省得被人看到,我还是从安全通道出去。”

    唐逸出了经理室。就将太阳帽向下一拉,向楼梯口走去,刚刚到了楼梯口,正准备下楼,就听旁边的房间传来“啪啪”地声响。唐逸一怔,就从房间门的玻璃窗向里看去,却见里面两个白花花的身体,法兰西大汉正轮着皮带抽一名赤身**的金发女郎。

    唐逸看得一阵口干舌燥,又有些发愣,怎么上演活春宫了?衣袖被人拉了拉,唐逸回头。却是叶思曼。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来到了自己身边。

    “看啥呢,快跟我来,三楼不许客人来的。”叶思曼脸红红地,拉着唐逸向旁边拽,显然也知道里面的勾当。

    唐逸无奈,只好跟她下楼梯,却听叶思曼说:“刚刚看着像你呢,原来真的是,你怎么来三楼了?”

    唐逸只有敷衍她:“我随便上来看看。”

    叶思曼扑哧一笑:“这是你想看就能看得啊。幸好没遇到我们经理,不然你可就倒霉啦。”

    唐逸微笑,看来这段时间叶思曼恢复了许多信心,人也明快了许多。

    一边下楼梯,唐逸一边问:“法国人都是。都是这么……**吗?”

    叶思曼脸一红。摇头道:“才不是呢,那些大厨都很有风度的。大多数法国女孩儿也都很好,就一个叫亨利的,最讨厌啦。”

    唐逸点头,两人默默走了一会儿,叶思曼突然道:“刘飞来见我了。”

    唐逸轻轻点了点头,他早就知道刘飞会来见她,却是想不到这么快。

    两人就都不再说话,很快到了一楼,安全通道直通后门,叶思曼做贼似地左右看看,打开了铁门,小声说:“快走吧,别被人看到。”

    唐逸刚想出门,就听有人喊道:“叶思曼,你干嘛呢!”

    通道口那边,走过来一名穿着职业套装的中年女子,身材消瘦,腮上无肉,一看就是那种刁钻刻薄的女人。

    叶思曼脸一下就白了,低声道:“快走,是我们大堂经理。”

    唐逸又哪能丢下她跑掉,只好停下脚步。

    中年女人两眼放光,看样子找服务员的茬是她的人生乐趣,边向这边走边阴阳怪气道:“哈,当班时间你倒是很闲嘛,上串下跳的,你不说有事找王经理吗?怎么我这一转眼,你就带了个男人四处逛?”

    “说,你们从哪下来的?二楼,三楼?厨房?还是库房?”中年女人双手抱胸,托着下巴打量着两人,自言自语,“不行,还是得报警,别丢了什么东西。”

    叶思曼吓了一跳,忙求道:“张经理,他是我朋友,就是走错了路,我才送他下来地。”她知道唐逸应该有些背景,但福楼却更是根基深厚,将维也纳顶得那样惨谈却没遇到什么麻烦就是明证。

    张经理哼了一声:“你朋友?你是哪位啊?”

    看着她表演,唐逸心中就有些不耐起来,其实张经理这样地人物大概是上层管理基层人员时都需要的,尖酸刻薄,令职员特别讨厌,但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促进职员的工作效率,使得他们不能偷懒,而且还可以为领导唱白脸,所有令人厌恶的事情都可以交给张经理这样的人去做,所以唐逸对王泰成手下有这么一号人物倒是觉得理所应当,但唐逸更不想和她纠缠,拉开手包的拉链,就在包里拨通了王泰成的电话,在张经理看来,就好像他在找什么东西一样。

    电话里传出王泰成的声音,唐逸咳嗽一声,大声说:“张经理,你到底想怎么样?”然后就挂了电话,拉上拉链,想来王泰成也会想办法帮自己脱身。

    张经理脸若冰霜的看着唐逸,说:“你还挺横地,那好,我这就报警。”

    叶思曼忙哀求张经理,张经理却是不依不饶的就想回身去大堂打电话,叶思曼拉着她衣袖说小话。

    就在这时候,楼梯上“蹬蹬蹬”的传来向下跑的脚步声,张经理大喜,说:“好,又逮到一个!”话音没落呢,就见王泰成气喘吁吁的从安全楼梯上小跑下来,张经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说太阳从西边出来啦?

    叶思曼更是目瞪口呆,印象里地王经理一向最注重仪容仪表,从来就没有失态地时候。

    王泰成见到唐逸脸上并没有愠色才松了口气,走到几个人跟前,咳嗽一声,问张经理:“怎么回事?我在三楼都听到你吵了!”

    张经理见到王泰成可就温顺起来,恭恭敬敬的道:“对不起啊王总,我是太气愤了,咱们地服务员随便带外人进入咱们的厨房禁地,我这一生气说话嗓门就大了点儿。”

    王泰成蹙眉道:“你去盯着大堂,这事儿我来处理。”

    张经理忙说是,转身想走,王泰成又叫住她:“啊,张经理,我刚好有事想通知你,从明天起,叶思曼小姐升为大堂副经理,工资也加一百,你回头和财务知会一声,就说是我的意思。”

    张经理愣住,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王总,您说啥?”

    王泰成一皱眉:“如果我的话你都听不明白,那明天就不用上班了。”

    张经理吓得忙说:“听到了听到了,我这就去。”回身快步向大堂走去,心里这个糊涂啊,这怎么回事儿?难道是那小狐狸精勾引王总?但也不对啊,王总可不是那种人。又想无端端多了个副经理,自己以后可不好管理啦。边走边摇头叹气。

    唐逸心里和明镜似的,王泰成知道了叶思曼是自己的朋友,自然要照顾一些,但如果就是因为和自己相熟就提拔叶思曼为大堂经理等真正管事儿的职务,怕是自己马上会质疑他的经营能力,所以就给了叶思曼一个闲差,加点工资,即无关大局,又照顾了她。

    王泰成又对叶思曼温言道:“叶经理,你去忙吧,还有,亨利那儿我会教训他的,保证他再不敢纠缠你!”

    叶思曼被突然提升的消息搞得迷迷糊糊,但还是记得唐逸,指了指唐逸,说:“王总,他,他真不是有心的。”

    王泰成笑道:“我知道,放心吧,我就简单问几句话。”

    叶思曼回头看唐逸,唐逸对她点点头,叶思曼这才狐疑的离去,走出好远,才想起王经理刚才竟然对自己笑了笑,想起一贯机器人般严肃的王泰成挤出的笑容,叶思曼一阵毛骨悚然,忙加快脚步走向大堂。

    这边唐逸无奈的对王泰成笑笑:“以后,咱们还是电话联系吧,报表你就念给我听。”

    王泰成点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