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二十三章 聚会

二十三章 聚会2017-11-8 23:43:30Ctrl+D 收藏本站

    “哒哒”轻轻的敲门声后,是宝儿稚声稚气的声音:“叔叔,吃午饭啦。”

    唐逸看向墙上的挂钟,愕然发现时针已经指向了十二点。

    看看怀里香甜入梦的齐洁,唐逸没叫她,轻轻将她的手拉开,齐洁朦朦胧胧睁开眼睛,再次紧紧抱住了他,含糊不清的道:“再躺一会儿。”

    唐逸轻笑,捏了捏她鼻子:“吃饭啦,宝儿来喊了!”

    唐逸拉开房门,宝儿睁大了眼睛:“仙女姐姐?”齐洁一袭黑裙,精致高跟,卓然而立,风姿绰约。

    齐洁嫣然一笑,对宝儿招手,宝儿马上跑了过去,齐洁蹲下来将她抱起,笑眯眯的亲了她一口:“宝儿,想我没?”宝儿用力点头。

    唐逸到了餐厅,说要和宝儿在卧室吃,拨了点菜,盛了两碗米饭拿回房,和宝儿齐洁围坐在床头柜前,倒也吃得其乐融融。

    齐洁是下午三点多趁兰姐和李婶结伴去买菜的时候溜走的,走之前齐洁双臂勾着唐逸脖子,高跟鞋微微翘起,紫唇凑到唐逸耳边,腻声道:“老公,什么时候我见见陈珂小妹妹啊?”

    被齐洁香湿的气息扑到耳边,妖媚的娇躯紧紧贴着自己,唐逸心里一阵痒,蓦然想起交州的那奇妙画面,小腹升起一股热流,齐洁紧贴着他,自然能感觉到他的反应,咯咯一阵娇笑,在唐逸耳朵上咬了一口:“想啥美事呢?”

    唐逸嘿嘿一笑,就吻住了她的紫唇。

    不过幻想归幻想,唐逸可是不敢令两人见面的,不说陈珂会有什么反应吧,就说齐洁,谁知道到时候会不会再次打破醋坛子?令自己后院起火。

    下午六点多,陈珂开着白色捷达来接唐逸,今天陈珂穿了一套白色西装。黑色高跟鞋,掩盖了几分稚气,多了两分成熟,更为秀丽端庄,很有那么些都市白领丽人的味道。

    看着自己身上的黑色休闲装,唐逸苦笑道:“要不要我上去换套衣服。和你太不搭调了,倒好象你是我姐姐。”

    陈珂嘻嘻一笑:“挺好的啊,你就说十八,她们会羡慕死我的!”

    唐逸无语,现在的女孩儿闲谈时就喜欢小男朋友了?

    陈珂同学聚会的地点定在了春城饭店,开着车。陈珂就和唐逸说起了原委,原来是小曼和另一名在上海律师行做事叫孙浩的男同学跟随律师行大律师来春城谈一桩生意,他俩顺道来看陈珂。孙浩是陈珂和小曼地校友,政法的本科生,也是参加过交州那桩官司的,官司过后。和陈珂小曼算是成了朋友,如今又和小曼在同一家律师行做事。

    陈珂说着就看了眼唐逸。小心翼翼道:“哥。他们也通知了胡建生呢。”

    唐逸呵呵一笑,摸摸她的头,笑道:“通知就通知呗,我也挺想他的。”

    陈珂作呕吐状,又拨开唐逸的手,不满地道:“别老拿我当小孩子!你一摸我脑袋我就生气!”

    唐逸就将手伸过去,轻轻捻着她秀美的耳垂,轻笑道:“这样是不是拿你当大人看了?”

    突然被唐逸挑逗,陈珂耳根都红了。挣开唐逸的手,再不敢说话,就怕唐逸借自己开车的机会轻薄自己。

    陈珂在一楼大堂定的桌儿,毕竟大家刚刚毕业,没必要太奢侈。陈珂更没有订高档套房的习惯。就算是要不要来春城饭店,她还考虑了好久呢。同学在春城聚会,当然要她请客,刚刚毕业,她工资又不高,在春城吃,要些高档菜地话,怕是她两个月的工资都不够。

    唐逸虽然已经习惯拿钱当数字看,却也不会无聊到建议陈珂去包厢,跟在陈珂身后,来到了三号桌,陈珂提前了半个小时,小曼和孙浩还没到。

    喝着服务生送来的茉莉花茶,唐逸打量着几乎座无虚席的大堂,却是实在想不通春城饭店会赔钱的理由,易主也好,只是不能被李家拿去。

    陈珂突然脸上露出喜色,站起来招手,唐逸回头,就见大堂门口,走进来几名青年男女,打扮都很时尚,走在最前面就是小曼,和唐逸在交州有一面之缘。

    小曼看到陈珂,尖叫一声跑上来,两人抱在一起又笑又跳,惹得旁边客人纷纷侧目。

    小曼身后的一男一女都皱眉,唐逸打量了他们几眼,男的长得一般,应该就是孙浩,女孩倒是挺漂亮地,就是身材有些胖。

    和小曼亲昵了好久。陈珂才放开她,孙浩这才走上来,礼貌地和陈珂招呼,又给陈珂介绍自己的女朋友周怡情。

    陈珂就笑:“女朋友挺漂亮啊!”给几个人介绍唐逸。

    小曼娇笑着问唐逸:“转正了?”

    唐逸点点头,也不想多说。

    小曼看看四周,诧异的道:“胡建生还没到?”

    陈珂说:“不是你约得他吗?我都不知道他在省城找到了工作呢。”这话有一半是给唐逸听的,惹得唐逸一阵好笑,小女孩就是小女孩,就算陈珂现在工作上越发干练,但情商上还只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儿。

    几个人就喝茶聊天,唐逸不怎么喜欢说话,只是听他们聊。孙浩最是健谈,渐渐主导了桌上的话语权,谈话内容渐渐以他为中心展开。

    闲谈间互相聊起了工作生活等近况,说起孙浩和小曼是在孙浩女朋友父亲的律师事务所工作时,陈珂惊讶的看向周怡情:“原来你是周安周律师的女儿!”周怡情矜持地点点头。

    陈珂兴奋的回头对唐逸说:“哥,周律师可是我的偶像呢,以前我就是以他为目标,想成为他那样成功的律师。”

    唐逸微微点了点头,看得出,陈珂心底深处是渴望作律师的,因为自己才放弃了理想。

    孙浩有些好奇地问陈珂;“说起来我还奇怪呢,你为什么会放弃成为律师地机会?”

    陈珂笑笑,拿起茶杯:“作检察官也很好啊,我很喜欢现在地工作。”

    小曼接口道;“就是。我想进检察院,可是就是进不去呢,只好在律师行混日子。”

    孙浩就笑着说:“那倒是。”又转向陈珂:“努力吧,我可等着看你成功呢。”

    那边周怡情脸色变了变,就说:“检察官好是好,就是吃死工资。这个年代,做什么事都讲究钱地,虽然我对当今社会的价值观不怎么认同,但也不得不承认,现在的社会,钱的多少一定程度上就是衡量一个人地位的标准。”

    孙浩也叹口气。点头道:“这确实是事实啊!”说着就问陈珂:“你现在工资多少?”

    陈珂说:“三百多。”

    孙浩哦了一声,就拿起茶杯喝茶,周怡情皱眉道;“那够花吗?孙浩一个月开将近两千块钱呢,还老是抱怨收入太少。”

    唐逸微微蹙眉,隐约猜到了一点几人关系地微妙。

    小曼有些不喜欢听,接口道:“可不是这样比较的,陈珂刚毕业。能拿多少钱。工资是一点点涨的,再说了,人家各种福利津贴不知道发多少呢,这个咱们这些散户能比吗?更别说人家还分配住房了。”

    周怡情看样子还想说话,孙浩却看了看表,说:“咱不等了吧,上菜吧!好不好?”

    大家都点头同意,陈珂就叫服务员过来点菜,

    小曼看到菜单第一页的特色菜“春城乱炖”价钱是六十八。咋舌道:“陈珂,我跟你回家时可是吃过你们东北的乱炖,不就一些豆角,土豆炖猪肉吗?这也太贵了吧?”

    陈珂没吃过这儿的乱炖,狐疑道:“可能不一样吧。咱要个尝尝?”

    孙浩就作手势拦住:“别。咱还是简单吃点,等明天轮到我请客时你们再开宰。”又对陈珂道:“陈珂。我可没别地意思啊,咱们是校友,不用摆阔,刚才我就想说你了,同学聚会讲什么排场,随便找个小饭店就是,你那点工资你自己不知道啊,省着点花。”

    小曼皱眉,心说人家男朋友在身边呢,你说的都是啥话啊?

    唐逸现在却是心里有了谱,孙浩肯定以前追过陈珂,现在在陈珂面前他心情想必很复杂吧,既想表现出自己能干,更隐隐有显摆下让陈珂后悔的想法,但心里,怕是对陈珂尚未忘情,所以又有意无意流露出对陈珂的关

    但就算这种关心,孙浩还是不免有显示自己阔气的成分,使得唐逸微微摇头。

    陈珂就有些生气了,本来听小曼说孙浩交了女朋友,也就没和唐逸提孙浩追过她的事儿,谁知道这个孙浩还是有意无意的表现出来,陈珂这个火啊,偷偷看了唐逸一眼,就怕唐逸多想,以为她喜欢招蜂引蝶,以前就有个胡建生,现在又多了个孙浩。

    周怡情脸色有些不好看,咳了一声,对孙浩道:“人家喜欢点啥就点啥,又不是你请客,那么多话干啥?”

    孙浩看起来挺怕周怡情,就讪讪地不再说话。周怡情又皮笑肉不笑地对陈珂道:“点吧点吧,你对我们孙浩看重,我很开心呢。”

    被她这一说,倒好象陈珂点贵菜是为了讨孙浩开心,小曼瞪了周怡情一眼,但毕竟是自己老板的女儿,她也不好说啥,就朝唐逸看去,怕这几个人的对话伤了唐逸的自尊。

    唐逸仍然是不动声色的喝茶,从开始介绍之后,因为他不喜欢说话,倒仿佛被当成了透明人。

    陈珂蹙眉,说:“那随便吧,小曼,你点。”将菜单递给了小曼,不想和孙浩及其女朋友吵,自己拿起茶杯喝水。

    在周怡情看来,陈珂和她男朋友无疑是被自己压住了,一阵得意,更瞪了孙浩一眼,心说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小曼拿着菜单却是不知道怎么点菜了,她还是有些忌惮周怡情的。拿着菜单翻,犹豫不决,旁边的服务生就着急了;“几位客人,如果需要考虑的话,我能不能先去招呼其他客人?”

    周怡情一伸手就从小曼手里拽过菜单,说:“我来点吧。”对陈珂笑道:“你不介意的。是吧?”

    陈珂点头,周怡情就开始点菜,她可是挑着贵地点,点了六道菜,都是五十块钱以上,其中一道“佛跳墙”一百六十八。

    孙浩蹙眉。却不敢说话。

    小曼拦住记菜的服务生,对周怡情道:“这,咱们吃不下吧。”

    周怡情却对服务生道:“写下来,没人买单的话我来买!”服务生答应一声,喜滋滋的去吧台交单子。

    气氛就有些怪异起来,陈珂愁眉苦脸,将小手指偷偷勾住了唐逸手指。唐逸回头对她笑笑。陈珂这才心中一安。

    唐逸侧身凑到陈珂耳边道:“一会儿咱就叫那胖丫头买单,怎么样?”

    陈珂扑哧一笑:“你就坏吧!”伸手推开唐逸。

    唐逸就回头笑道;“周小姐,我们是穷人,身上没带多少钱,那一会儿就由你来付账吧。”

    看到陈珂和唐逸还是嘻嘻哈哈嘀咕,更说出叫自己付账的话。周怡情不屑地哼了一声,原来是两个没骨头地废物,被自己欺负成这样也没一丝火气,还舔着脸叫自己买单。

    一道道菜陆续上来。菜是美味,但人人吃起来都有些不是滋味,唐逸草草夹了两口菜,就对陈珂一使眼色,意思是咱们走人。

    陈珂会意点头。正想说话的功夫。就听旁边有人叫:“陈检?啊,真地是陈检。”

    几个人回头。却见一名穿着绿色警装的中年男子和身边朋友低语了几句,就向这边走过来,陈珂忙站起来打招呼:“刘队,你也来吃饭啊!”回头对唐逸说:“是市局刑侦中队长。”

    刘队笑呵呵对陈珂道;“看看,我说请你吃饭感谢你吧,你就是不给面子,那今天这顿你可不能再推了,这顿算我的。”

    陈珂忙说不用,刘队哈哈笑道:“陈检,我这人不喜欢婆婆妈妈,你帮我那么大忙,我不谢谢你心里可过意不去?说实在地,这么多年,我还没这么佩服过哪个检察官,你是第一个!”

    说着就对服务员招手,“来,这张桌多少钱,我来结账。”回头看到桌上的菜却是一愣,笑道:“都是好菜啊!”就对服务生道:“这样,发票你给我开成会议场地费。”

    服务生嗳了一声,就拍跑吧台开发票,刘队对陈珂几个人笑道:“你们吃你们的,陈检啊,我就不打搅你了!”竟是不由分说,转身就走了。

    陈珂无奈的对唐逸耸耸肩,唐逸笑着摇头,小丫头,现在也慢慢有了人际网。

    周怡情愣住,本想给陈珂几分颜色看看,却被无谓的人搅了局,心里不禁一阵气闷。

    小曼羡慕的道:“还是检察院好啊,吃饭都不用掏钱,我们赚再多,也没这时候啊!”

    周怡情冷哼了一声,孙浩就低头喝茶。

    唐逸也不急着走了,这怎么也算陈珂请客,哪有浪费地道理,就笑道:“吃啊,咱们吃咱们的。”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没吃两口,旁边有人低声问:“是,是唐主任?”

    唐逸转头,却见一个瘦猴般的男人挽着一个珠光宝气的漂亮贵妇从自己这桌旁经过,看到自己停下了脚步。瘦猴正是侯富贵,唐逸办的第一个案子就是帮他的“救灾搂”讨要优惠政策。

    “哈,真地是唐主任,我还以为我看错了呢!”

    侯富贵惊喜地走过来和唐逸握手,陪着笑,和唐逸寒暄两句,扫了饭桌一眼,就说:“您忙,我就不打搅您用餐了!”

    唐逸微微点头,侯富贵点头哈腰的和唐逸告辞,等他走了,陈珂就问:“哥,他是谁啊?”

    唐逸道:“第三建筑公司那个侯富贵。”

    陈珂哦了一声:“他就是侯富贵啊,我听说过,听说在春城有钱人里能排的上号呢。怎么长得这么怪啊?”

    唐逸笑道:“谁规定有钱人就一定是胖子啦?”

    他俩说得随意。周怡情却不屑的低声嘀咕:“吹牛吧,当自己是谁啊?有钱的大老板会上赶着巴结你们?”

    话音还没落呢,服务生端着一瓶红酒走来,将红酒放桌上,微笑道:“83年的拉图,请几位慢慢品尝。”

    陈珂奇道:“我们没要红酒啊!”唐逸却是一皱眉。

    服务生脸上的笑容更加谦卑:“这是侯老板自己的酒。他还帮客人们加了两道菜。还有……”将酒盘里四张百元钞票放桌上,接着道:“侯老板一定要给几位买单,这是几位客人开始买单的钱,现在还给你们。”

    唐逸皱皱眉,示意陈珂收起钱,不过这餐饭钱自己是势必要还给侯富贵地。

    服务生态度不知道比开始恭谨了多少倍。赔着笑退下。

    周怡情却是再说不出话,呆呆看着那瓶红酒,她识货,所以震惊,就算父亲,好像也不舍得喝这么名贵地红酒。

    小曼一阵无语,看着唐逸和陈珂。心说这一对儿怎么都能玩出花来?对陈珂努努嘴。陈珂嘻嘻一笑,却不说话。

    唐逸就拿起红酒,笑着说:“这酒不错呢,都尝尝。”

    每人倒了一杯红酒,却都是拿着酒杯默不作声。

    周怡情根本品尝不出酒的味道,心里就在琢磨怎么挽回面子,突然间灵机一动,刚想说话,忽听旁边有人大笑:“哈。真是巧啊!”周怡情回头一看,却是吃了一惊,认识,自己父亲这次的雇主,省委田副书记的公子。周怡情却想不到他会同自己打招呼。印象里,自己和孙浩在他眼里好像是小角色。他根本不屑理睬地。

    周怡情忙拉了孙浩一把,娇笑着站起刚想说话,却见那贵公子满脸堆笑地握住唐逸地手,“唐主任,真是巧啊,你也会来这小地方用餐?”

    唐逸微笑和田卫兵握手,说:“和几个朋友随便吃点。”

    田卫兵异常亲热地摇着唐逸的手臂,抬眼见到周怡情和孙浩却是一愕,奇道:“你们认识唐主任?”

    唐逸笑道:“不熟,今天刚见面,是我朋友的朋友。”

    田卫兵这才释然,笑道:“啊,他们都是老周那个律师楼的,老周最近帮我搞点事,既然认识你,那我叫老周照顾照顾他们。”话里对周律师颇不尊重,令周怡情大是面上无光,但也难怪,周律师再出名,在田卫兵眼里,也实在算不上什么。

    田卫兵也不知道周怡情和周安的关系,他一直只与周安接触,就见过孙浩和周怡情一面,至于小曼,却是没见过。

    田卫兵扫了陈珂和小曼一眼,见唐逸不帮他介绍也不多问,就说:“唐主任,我还有点事儿,不打搅你了,这顿算我地!”

    唐逸好笑的摇头,陈珂和小曼相视而笑,周怡情和孙浩满脸苦笑。

    田卫兵奇道:“怎么啦?有什么问题?”唐逸就说:“这顿饭已经结过几次单了,还是算了吧。”

    田卫兵很爽快,就笑:“那成,改天我请你,到时候一定要赏脸!”对其他几人点头示意,转身而去。

    周怡情和孙浩看着满脸平静的唐逸,心里都是一片茫然,这家伙是谁啊?太夸张了吧?

    扫了上海来的几人一眼,唐逸却是心思电转,田卫兵请了上海的律师,不知道在搞什么勾当,他和李天华走得近,最近又恰逢亨利案,牵涉到福楼,看来自己倒要想办法套些消息。

    唐逸暂时并没有和田卫兵为难的意思,刘飞和他的恩怨,自然要由刘飞自己解决,自己或许会暗中帮刘飞一把,但不会真地将田卫兵当自己地对头,严格说起来,田卫兵其实应该算自己的盟友一系,但人事就是这么复杂,敌人和朋友谁又能说清?!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