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二十七章 美国行

二十七章 美国行2017-11-8 23:43:34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靠在墙壁上默默的吸烟,不时听听防盗门里的动静,这里是省政府直属机关的一片家属楼,萧日住401,看着蓝色的门牌,唐逸有些入神。

    防盗门突然传来哗啦的响声,唐逸回过神,将烟头掐灭。

    接着就听李天华的声音:“萧主任,留步留步。”然后就见李天华背着身子慢慢退出来,嘴里一直叫萧日留步,他身子退到门槛时,突然极快的拿出一个信封放在了室内门边的换鞋柜上,然后极快的退出来,笑着说:“萧主任,再见。”转身就想快步下楼,却不防就见到了靠在墙壁上的唐逸,李天华活见鬼似的惊呼一声,门边的萧日正拿起信封准备交还给李天华,见到唐逸也怔住。

    李天华犹豫了一下,快步下楼,这时候他已经没有决断,大脑一片空白。

    唐逸对萧日一笑:“不请我进去?”在外面这十几分钟没有白等,琢磨着李天华送钱送物的话八成就是出门前硬塞给萧日,果然被唐逸抓了个现形。

    萧日侧身,请唐逸进屋,唐逸进屋后,萧日关上防盗门,看着唐逸的背影,掂量了一下手里的信封,就跟了过去。

    两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都是默默品茶,茶几上,那黄色信封似乎很是扎眼。

    “小唐,对春城改制的问题你怎么看?”萧日不动声色的问。

    唐逸微笑:“再谈这个问题前还不如看看信封里是什么东西吧?”

    萧日脸色明显一松,笑道:“好,那就看看。”说着就拿起信封往茶几上一倒,一叠花花绿绿的购物券飘落,唐逸顺手拿起一张,不由得咋舌:“嗬,都是一千元面值的。萧哥,恭喜你发笔横财啊!”看样子。大概是两三万的价值。

    萧日摇头苦笑,这事儿可就不好处理了,李天华给自己送钱,其它相关的领导他也肯定会一一打点到,萧日虽然性子直,但也不会真地迂腐到打破一些规则,铁面无私到将这钱上缴啥的,最多就是不收。找机会退还给李天华,但被唐逸看到,性质就不同了,两人交情再好,也是官场中人,被唐逸见到有人送给自己这许多财物,却是极不妥当地。

    萧日沉默着。盘算着该怎么处理这件事。

    唐逸道:“这个李天华吧。我认识,有点小过节,萧哥,我向你陪个罪。”端起茶杯作赔罪状。

    萧日摇头苦笑:“所以你就将老哥哥放火上烤?”听唐逸坦承,心里总算舒服了一些。

    唐逸就笑:“萧哥,是我撞破的,也怨不得你,只能怪李天华时运低而已,还有萧哥。这事儿宜早不宜迟,等李天华回过味儿,怕是会主动交代问题,到时候你可就被动了。”

    萧日微微点头,却是瞪了唐逸一眼:“混得越来越油了。现在老哥哥在你眼里是不是也成了一杆枪?”

    唐逸挠挠头。尴尬的笑笑,室内气氛倒是缓和下来。

    接下来。唐逸和萧日就开始聊起了春城改制的问题。上交到省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几个小时后,李天华却也主动来到检察院交代情况,坦承自己一时糊涂,办了错事,早上一觉醒来后悔不已,前来自首云云,根据行贿罪的相关规定,犯罪人在被诉前主动交代问题,可减轻处罚或者免于处罚,而李天华行贿却是尚未立案调查就已经自首,又没造成任何后果,按照相关规定,检察院对李天华行贿一事不再追究责任,只是没收了那些购物券。

    不过唐逸的目的却已经达成,出了这么档子事,春城饭店的改制基本和李天华还有李家绝缘了。

    几天后,唐逸分别接到了田卫兵和陈方圆地电话,田卫兵虽然没有明说,但隐隐约约能听出他已经和李天华起了隔阂,更冒出一句:“天华尽办些糊涂事,我看他这一年在走背字!”能和唐逸这么说他以前亲密无间的朋友,可见两人关系已经恶化到一定程度。

    陈方圆的电话却是含糊的说起田卫兵几次三番的和他谈合作的事,唐逸不置可否,将这话题岔了过去,陈方圆就明白,唐书记是真的不会掺和进商场上地事儿,也就不再和唐逸谈这些话题。不过唐逸却是隐约知道,田卫兵是在寻求新地赚钱门路呢,而他肯定以为陈方圆的生意和自己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却是想进入自己的***,和自己组成利益共同体,唐逸也只有将这头疼的问题交由陈方圆自己处理了,想想陈方圆在刘飞和田卫兵夹缝中左右逢源,唐逸也是一阵无奈。

    晚上一下班就回到了家,宝儿兴奋的不得了,有一阵子没和唐叔叔一起吃过饭了,将她的餐椅挪到唐逸餐椅旁边,挨得紧紧的,捧着自己的小碗跳上椅子,美滋滋靠着唐逸吃饭。

    宝儿最喜欢吃西蓝花,今天却是将半盘西蓝花都夹给了唐逸,李婶笑呵呵看着宝儿,就对唐逸说:“等你和小妹成了婚就叫宝儿改口叫你爸吧,看看你们,感情多好,亲父女也不过如此。”

    唐逸愕然,宝儿却是撅嘴道:“我不喜欢喊。”委委屈屈地低下了头,闷头吃饭。

    三个大人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宝儿小心思怎么想的,直到吃完饭唐逸和宝儿偷偷问起,宝儿才神秘兮兮抱着唐逸脖子说:“叔叔,作爸爸你就不疼宝儿了,会打宝儿的。”唐逸这才知道是她想起了过去的事,心中一疼,搂住宝儿说:“就算叔叔作宝儿的干爹,叔叔也像以前一样疼宝儿,啊,你不喜欢咱就不改口。我也不喜欢呢。”

    唐逸刚刚喝完一杯茶,宝儿就磨着他陪自己玩游戏。唐逸笑着说好,宝儿本来在玩《超级玛丽》,现在却是马上换上了《欢乐兔子》,原因无它,超级玛丽不能两个人一起玩,以前宝儿和唐逸玩过,每人一条命,死掉就换另一个人玩。结果常常是宝儿坐着看唐逸玩十几分钟,然后她一接手,不超过一分钟,玛丽就壮烈地阵亡,使得宝儿那天嘟了一天小嘴。

    唐逸自然猜得出她地小心思,好笑的和她一起进入游戏,两只兔子在丛林中转悠。唐逸随口就问宝儿:“宝儿。叔叔过几天就去美国了,你去不去?”

    宝儿沮丧地摇摇小脑袋,提起去美国,她就垂头丧气,因为她期末考试,全班倒数第三,没有任何进步,倒是人家小雨,考进了全班前十。听到结果,唐逸也是一阵诧异,宝儿可是聪明的紧,如果用功读书地话,怎么可能学习上没有一点进步。

    “宝儿。没关系的。你想和叔叔去的话,叔叔就带你去。”唐逸笑呵呵的说。

    宝儿欣喜的抬头。但随即又慢慢低下了头,低声说:“宝儿不去,宝儿陪妈妈。”

    唐逸恩了一声,就说:“那等寒假叔叔带你去北京玩。”宝儿愉快的点头,凑到唐逸身边,小身子懒洋洋靠在唐逸怀里,手上按动游戏柄,别提多惬意了。

    经贸考察团在七月下旬启程赶往美国,除去政府官员和工作人员,还有省内一些国企的主要负责人和一些比较成功的私营者,侯富贵赫然也在其中。

    去往机场地大巴上,唐逸没有作前排安排好的位子,而是和侯富贵坐到了一起,唐逸就笑着问他:“候总,你这搞建筑的在美国能有什么商机?”

    侯富贵指了指身边珠宝光气的女人,嘿嘿笑道:“这不想带小萍出国见识一下吗?。”小萍就是在春城饭店见过的那位贵妇,是侯富贵的爱人,两人倒真是郎财女貌。

    其实能进这次经贸团本身就代表了一定的地位,更能借机在国外和经贸委地领导搞好关系,私下帮领导买买单,请领导去娱乐一下,既没有行贿地意味又可以拉近关系。所以,对于侯富贵这样的私营者来说,能不能在美国寻到商机不重要,能参加这个团就代表了成功。

    在华盛顿转了下机,经贸团就飞向金县的郡治西雅图,西雅图机场,骆家辉亲自带着县府的官员迎接,足见他对此次经贸团的重视。

    其实骆家辉严格来说对大陆并没有什么好感,虽是华裔,他更喜欢标榜自由民主的台湾,但对大陆客人却是很热情,抛开政治因素不说,毕竟是血脉相连。而且骆家辉不用翻译,用华语和代表团成员直接沟通,这点又显得难能可贵。

    当唐逸在第二位的位置上和骆家辉握手的时候他明显楞了一下,看着年纪不大的唐逸,骆家辉一阵爽朗地笑声:“唐先生,年轻有为,年轻有为啊!”

    唐逸矜持的笑笑:“骆先生是我们华人的骄傲,我一向仰慕的紧。”

    骆家辉用力握了握唐逸的手,微微一笑。

    西雅图是美国太平洋西北地区地最大城市,高楼参天,华盖林立,当时全美第九高地美国银行大厦就坐落在西雅图,加之史密斯塔,西雅图音乐体验馆等等标志性建筑,令一些从未见识过西方现代社会的经贸团成员大为叹服。

    经贸团入住于西雅图奥林匹亚酒店,骆家辉专门派出私人助理带队引导经贸团几名领导参观西雅图市容,更组织金县境内地商界人士与经贸团的企业家举行了多次洽谈,说起来,西雅图世界闻名的大企业可是有几家,当时波音的总部就设在西雅图。当然,来参加洽谈会的却不会有这种大企业,唐逸观察,倒是觉得那些所谓商界人士中有许多很可能是经济上遭遇困扰,这才准备看看中国有没有机会容得他们捞上一票。

    一个礼拜的时间里,代表团和金县方面签订了几份不痛不痒的协议,几家企业也和美国商人签订了一些意向书,算是对省委有了个交代,其余的时间,就是旅游观光。

    行程结束的前一天。唐逸却是去参加了一次两地的经贸洽谈会,最后一次的洽谈会就很轻松愉快了。在奥林匹亚饭店地小宴会厅举行,其实也算不上是洽谈会,称为酒会还差不多。

    唐逸坐在角落里,品着一杯红酒,有些百无聊赖。

    侯富贵挽着夫人走过来,笑呵呵问唐逸:“唐主任,听说你明天不随团回国?”

    唐逸点点头,奇怪的看了眼侯富贵手里地罐装饮料。问:“酒会还提供这种饮品?”

    侯富贵嘿嘿笑道:“不是,是一个美国佬向我推销,我就蹭了一罐,别说,味道还不错。”

    唐逸无奈摇头,侯富贵就是那种先富起来的阶层中沾染了一身陋习的典型代表。

    这时,就见一名卷头发的白种人向这边走来。是个身材臃肿的高大胖子。侯富贵咧嘴道:“这个美国鬼子,阴魂不散,唐书记,我去躲躲。”挽着老婆挤进了人群。

    唐逸自顾自喝酒,却见那美国商人走到自己身边,左右看看,想来是不见了侯富贵,就小声嘟囔:“低劣又狡猾的中国人。”

    唐逸一蹙眉,用英语道:“先生。您的话太不礼貌了,看来,您不是一位合格的绅士。”

    美国商人一怔,随即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请原谅我地失礼。”

    唐逸点点头。就不再理他。美国商人却是眼珠转了转。就变戏法似的拿出一罐饮料,递给唐逸:“先生。请品尝一下鄙公司的产品pada,pad是全美第三大畅销饮料,很适合东方人的口味,请品尝。”

    又遇到了最喜欢夸大其词的美国商人,唐逸摇摇头,说:“对不起,我不喜欢带有气体的饮料。”

    美国商人却是坐了下来,拿出名片递给唐逸:“先生,您是来自中国的商人?或者是政府官员?”

    唐逸只得接下他地名片,扫了一眼,“pada公司总裁大卫·舒马赫”。

    唐逸随口回答:“我是商人。”

    大卫马上露出笑容,打开易拉罐,又一次递给唐逸,眼睛里闪着狡黠地光芒:“先生,我的饮料不是碳酸型运动饮料,您不会说美国饮料您一律不喜欢吧?”

    唐逸笑笑,就接过了他的饮料,说:“美国式推销,我不喜欢。”拿起易拉罐送到了嘴边。

    大卫愉快的笑起来,眼睛却紧张的盯着唐逸的表情。

    唐逸浅品了一口,不由得一愣,甘甜绵软,富有茶香,比自己前世喝过的顶级茶类饮品可说各擅胜场。

    大卫有些紧张的问:“味道好喝不好喝?”

    唐逸淡淡道:“还可以。”大卫就有些失望,叹了口气。

    唐逸随意的问道:“这饮料地配方是你的?”

    大卫点头:“是啊,我和我的一个日本朋友一起开发的。”

    唐逸就笑道:“公司不景气吧?这饮料就是东方人也不见得喝的惯,更别说你们西方人了。”

    大卫垂头丧气,点头承认:“我地公司就快倒闭了,这次商会是我唯一地机会,可恶的李斯特!撒谎说中国人会喜欢这种饮料,一张门票骗去了我五百美元,简直就是讹诈!”

    唐逸手指在桌上轻轻敲打,熟悉地人就该知道他又打起了什么如意算盘。

    “大卫,或许你可以考虑去中国发展,比起美国,销量会好上一些。”

    大卫愁眉不展:“我知道,可是我的公司现在很困难,我根本就没有能力去中国投资,所以才想到和中国企业合作。可是,看起来中国人也不喜欢我的饮料。”

    唐逸笑笑,随着国内经济的发展,饮料市场却是会马上取得长足的发展,这种前世可能落得倒闭命运的pada如果现在进入国内市场,坚持这一两年的低迷期后,却是大有可为。唐逸想得是这便宜应该由谁来沾,看了看不远处,这些商人里自己就和侯富贵算是熟悉,但平白给他机会。两人还没亲密到那关系。陈方圆?还是算了吧,春城饭店他还不见得能搞好呢。想了想。这事儿还是由齐洁派代表过来搞吧,虽然只是在母亲庞大的资产数字后填上几个尾数,但也聊胜于无。

    唐逸就对大卫道:“舒马赫先生,你也不用气馁,我认识几名国内的企业家,或许会对你的产品有兴趣。”

    大卫眼睛一亮,希翼地看向唐逸:“那,那请您帮我的忙。介绍我和他们认识。”

    唐逸蹙眉道:“可是如果在中国建厂,完全由人家出资金,你只是提供技术地话,这个份额……”

    大卫马上道:“我听说,中国的合资企业,技术参股可以占一半股权的。”

    唐逸心里就骂了声娘,沉下脸道:“那我们没什么可谈的了。舒马赫先生。中国有句谚语,叫做人的心总是不知道满足,小蛇总是想一口吞掉大象,我看你就是那只不知道满足的小蛇。”

    大卫赶紧换上笑脸,说:“先生,这个等我见到你的朋友再开始谈判比较好。”

    唐逸摇摇头,道:“如果你没有诚意,也就不用见我的朋友了。”然后道:“这样,我地朋友投资建厂。你出技术,占10%的股份。”

    大卫脸一下就垮了下来:“先生,您不是开玩笑吧?”

    唐逸蹙眉道:“我从来不喜欢开玩笑,既然你不同意,那就算了。”

    大卫犹豫了好久。最后咬着牙道:“贵公司出资五十万建厂的话。我要20%的股份,不能再少了!”

    唐逸心中一笑。脸上不动声色:“不如这样,我的朋友出钱买断你的技术,另外给你少许股份。”

    大卫就问:“您的朋友能出到什么价钱?买我地技术?”

    唐逸随口道:“大概十万美金左右吧,具体地你们谈。”本以为大卫又会和自己墨迹,谁知道他却满脸喜色,道:“ok,ok,谢谢您,啊,我还不知道您的名字。”看来十万美金比那20%的股份对他来说诱惑力更大。

    唐逸晃了晃手中的名片,说:“下午就会有人和你联系,他会说是唐先生介绍的。大卫满口答应,说:“我一定守在电话机旁。”

    酒会散了以后,唐逸就和经贸委主任田毅通报了一下情况,说是自己发现有个项目不错,但经贸团的成员都无意和他合作,自己准备联系南方的商人,看看能不能促成这桩投资。田毅当然表示支持,并且记录在案,如果真的能谈成,也算这次经贸团的业绩。

    唐逸却是没在房间打电话,他知道,既然有中国政府厅级干部带队地经贸团,说不准就受到了美国中情局的监听,虽说自己就算和齐洁通话也引不起他们的注意,只会当垃圾信息过滤掉,但唐逸不喜欢这种可能受人监听的感觉。

    出门找了处公用电话,换了一大把零钱扔了进去,拨通了齐洁的电话,电话里简略说了一下情况,齐洁自然是答应马上安排人和大卫联系,然后投资在春城办厂,当然,怎么办厂又不被发现其和华逸地产地联系就不用唐逸嗦了,在美国注册些空壳公司,层层控股,只要不涉及到经济犯罪而查个底掉地话,是怎么也不会发现新厂的实际控股权在华逸地产手里。

    当然,实际上就算华逸地产直接投资在春城建厂其实也无所谓,只是唐逸最是小心谨慎,才会不怕麻烦地搞出这么多花样。

    挂了齐洁的电话,发现还有二十多美元剩余,唐逸就拨通了萧金华的电话,听到唐逸的声音,萧金华咦了一声:“小逸,你在美国?还是我这号码显示出了问题?”

    唐逸就笑:“我在美国呢。”

    “啊?”萧金华愣了一会,随即惊喜的大叫起来:“你在哪?在哪?我去接你,快,快告诉我你在哪?”

    听着她兴奋到失态的喊叫,唐逸喉咙有些酸,但还是笑着说:“低调,注意低调。我还不想上报纸杂志的头条呢。”

    萧金华现在的一举一动已经颇为人关注,华逸基金拥有上百亿美元资本。其中萧金华自己的资金已经逼近三十亿美元,这还不包括市值飙升的思科股票,更不包括俄罗斯圈地运动中买地地皮厂房和资产。

    萧金华现在已经是美国最有钱的二三十个人中地一员,而且更因为拥有大量现金而被瞩目,93年,当时的世界首富巴菲特也不过拥有一百亿资产,比起现金持有量,却是不及萧金华的。

    是以唐逸可不希望她大张旗鼓来见自己。引起媒体注意的话,自己的身份就会被揭穿。

    萧金华却是掩饰不住自己的激动,颤声道:“那,那你什么时候来见我,我,我去哪见你!”

    唐逸沉吟了一下道:“我是和国内商贸团一起来的,明天上午他们就会回国。我到时候退了房。去纽约的酒店见你吧,哪个酒店由你作主。”

    萧金华不满地嗔道:“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儿子,亏你现在还能这么冷静!”

    唐逸嘿嘿笑道:“是你教我的。”

    萧金华哼了一声,琢磨了几秒钟道:“这样吧,你来拉斯维加斯的纽约大酒店,5301号房。下午两点左右吧,有人会在酒店门口等你。”

    唐逸微微一愕,纽约大酒店?自己好像有点印象,刘德华的赌侠大战拉斯维加斯里见过。应该是97年落成的,当时拉斯维加斯除去云霄塔外,最高的建筑物,五十多层,一百五六十米高。怎么提前出现了?

    随即恍然:“妈。纽约大酒店是你投资建造地?”

    萧金华就笑:“这个傻小子,你咋知道地?这事儿我可没跟你说过。就是想给你个惊喜。”

    唐逸心说这惊喜给的真棒,拉斯维加斯,几年后可是每年几千万游客的旅游之都,渐渐摘去了赌博之城,罪恶之城的恶名,据调查,每年四千多万的游客中,大部分是来旅游购物,只有百分之十几的游客是为了赌博,而老妈现在投资兴建超豪华酒店,前景无疑是极为诱人的,毕竟现在拉斯维加斯地皮价钱远远不及纽约繁华区,不像几年后几倍几十倍的翻番,全世界最大型的十间度假旅馆在拉斯维加斯就有九间,拉斯维加斯大道更是世界上最繁华地街道。

    老妈无疑用极低廉的成本分到了一杯大大的甜羹。

    萧金华笑道:“本来这酒店是给你准备的今年的生日礼物,用了一亿美元,你来看看喜欢不喜欢。”

    唐逸心里嘿了一声,一亿美元,几年后同样规模地酒店,怕是不下十亿美元啊。

    不过唐逸随即好笑道:“妈,你送我个酒店我也拿不走啊?”

    萧金华就笑:“那就常来住嘛,攒些假期,请请探亲假,月把地就来看看妈。”

    唐逸苦脸道:“妈,你是不想我进步啦。”

    萧金华嘻嘻一笑:“那一年来一次总可以吧?啊,对了,我在渣打银行给你开了个账户,以后酒店的收入每月都会汇到你地户头,你可以在北京的分行支取。”

    唐逸这才明白,原来这礼物是这么个意思。叹口气,自己的钱多得花不完啊!

    萧金华又道:“说起你来看我,其实我也想过了,你还是踏踏实实工作吧!以后我有时间就回国看你,顺便看看老太爷。”

    唐逸喜道:“真的?”

    萧金华恩了一声。唐逸一阵宽慰,老妈心里的那根刺却是渐渐淡了,可能是因为随着她和自己地位的提高,眼界的开阔,已经渐渐的理解了老太爷,对老太爷当初的“独断专行”有了全新角度的认识。

    唐逸笑道:“这就好了,一家团聚是最重要的。”

    “妈,我挂电话了,那边还等着我呢,明天见!”唐逸看看余额,挂了电话。

    第二天下午,唐逸站在了拉斯维加斯纽约大饭店的巨型玻璃旋转门外,抬头,看着这栋直插云霄的庞然大物,看得久了,头竟然有些晕。

    “唐少。”绵软而清脆的声音在身边响起,唐逸回头,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位清秀女孩,黑色西装,锃亮的皮鞋,短发刘海,使得女孩看起来飘逸文静。

    “请跟我来。”清秀女孩不卑不亢的做了个请的手势,帮唐逸推开了玻璃门。

    跟在女孩身后进了vip电梯,看着这个文文静静的女孩,唐逸不由得想起了齐洁身边那名少女保镖,两人的神态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是唐逸早就忘了那个叫阿三还是小四的女孩长相,不然一定比较一下,看看两人是不是双胞胎。

    “喂,你叫什么名字,”电梯扶摇而上,唐逸无聊,找了个话题。

    文静女孩淡然道:“叫我小七吧。”

    唐逸就问:“那个小三还是小四的你认识不?”

    小七摇摇头,却不说话。

    唐逸颇觉无趣,也就不再多说。

    电梯一响,门开,小七率先走出,唐逸跟在她身后,看着她轻轻扭动的腰肢,竟然升起一个冲动,就是自己敲一下她的头她会是什么反应?想着就觉得一阵好笑,对这些神秘的保镖,唐逸和平常人一样,有些好奇。

    在走廊里拐了几个弯,当再次拐进了一条窄窄的走廊时唐逸愕然发现,两名彪悍的女黑人站在走廊两侧,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她们都是穿黑色军服款式,身材高大魁梧,看起来充满了爆炸的力量。

    小七却是淡然的走过去,双方没有任何沟通,但当小七从她俩身边经过时两人都微微低头,露出尊敬的神态。

    走过狭窄的走廊,前面豁然开朗,红毯铺地,四壁悬灯,小七走过去,推开那道气派的褐色花纹木门,作了个请的手势。

    唐逸抑制着激动的心情,慢慢走进了房间。

    豪华硕大的客厅金碧辉煌,陈列装饰端庄典雅,扑面而来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奢华气息。,

    萧金华一袭黑裙尽显雍容华贵,站在玻璃帷幕前,笑吟吟看着唐逸,眼圈突然就红了。

    唐逸慢慢走过去,用力抿着嘴,压抑着心中的翻滚情绪,轻轻叫了声:“妈。萧金华用力点点头,突然将唐逸拥进了怀里,抱得很紧很紧,唐逸头搁在她肩头,泪水慢慢淌落,这个好似奶奶又好似母亲的女人,承载了唐逸太多的亲情,当对陈珂的亲情渐渐变质以后,唐逸生命里,她是自己最温暖的港湾。

    过了好久好久,唐逸才慢慢从萧金华的怀里站直,伸手,温柔的帮母亲抹去眼角的泪水,轻声道:“妈,想我也不许哭,会长皱纹的。”

    萧金华本来泪汪汪看着儿子,像小孩儿一般任由儿子擦去脸上的泪水,突然听到唐逸的话,不由得扑哧一笑:“都快五十的人了,怎么,妈脸上没皱纹么?”

    唐逸微笑:“在我眼里,你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萧金华微笑摇头:“你这孩子,学会哄女人了!”电脑访问:www.piaotian.com.com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