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二十八章 我是少东

二十八章 我是少东2017-11-8 23:43:36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和萧金华并肩而立,看着玻璃帷幕外蓝天白云,和脚下那如蚂蚁般的车流,萧金华淡淡道:“站得太高,会容易让人产生错觉,从这里看下去,你有没有一种感觉,那忙忙碌碌的众生好像蝼蚁一般渺小。”

    唐逸微微点头,萧金华轻叹口气:“假若那蝼蚁苍生没人光顾这家酒店呢?经营者却是会急得跳下去吧,水载舟而覆舟,商场官场莫不如此,所以为高位者,却需谨记自己的本分,自己的根基。”

    说到这儿嫣然一笑:“这道理你又岂能不明白?是我站在高处太久,自己生出的感慨,你可别嫌妈嗦。”

    唐逸笑笑,没有说话。

    “好啦,来陪妈喝杯酒。”萧金华挽了挽黑纱披肩,向沙发旁走去,那精致的黑木镂花茶几上,早就摆好了一瓶红酒。

    唐逸忙快走两步,准备给老妈倒酒,谁知道刚刚超过萧金华,却觉脚下一绊,跄踉了一下,险些摔倒,愕然回头,却见萧金华俏皮的吐吐舌头,唐逸一阵无语,记得自己小时候,身为***她可不就老是这样逗弄自己,使绊子将自己绊倒,然后就心疼的搂在怀里心肝宝贝的哄自己,陈珂喜欢作弄小小的自己也是拜她所赐。

    “跟个木头人似的!”见唐逸好像应付顽皮的孩子一样,只是无奈的摇摇头。萧金华爱怜的嘟囔了一句,她现在还喜欢逗弄这个心目中的傻小子,只是傻小子太不配合自己了。

    “喂,什么时候给妈抱个孙子,你越大越不好玩。”萧金华坐到沙发上,笑吟吟看着唐逸。

    唐逸帮她倒了杯酒,微笑道:“那得等了,你的准儿媳妇还不到19呢。就算真的结婚也要等明年她过了生日。”

    萧金华微笑:“年龄又是什么问题了,听说两家老太爷可是碰了头,你们这婚事啊。怕是要提前举行了。”

    唐逸愕然,结婚?他可真的从来没想过。

    萧金华吟了口酒,顽皮的一笑:“要不,你和齐洁给妈生一个?”

    唐逸老脸登时一红,看了看老妈,低头去喝酒,他知道,齐洁的一举一动怕是都瞒不过老妈地耳目。最近和自己的关系重新炽热,老妈又怎会不知道?

    见傻儿子腼腆的说不出话,萧金华微微一笑,就转了话题,从茶几下拿出一叠厚厚地资料,说:“这是纽约大酒店的资料,你看看。”

    唐逸顺手翻开资料。看了看酒店的总体情况。纽约大酒店是拥有4033间客房的五星级酒店,价格从一百美元到一万余美元不等。它的会场设施占地300,000平方公尺,花园宴会厅可容纳8500人,其他30个功能齐全的会议室可以召开28人到350人的会议。酒店另设有15,000个座位的多用途剧院及两个剧场。娱乐设施包括室外游泳池健身俱乐部网球场桑拿高尔夫等,同时拥有一座超豪华地下赌场。

    往下翻,就是酒店地人事资料,总经理,各部门主管。萧金华就笑:“怎么样,看哪个不称职,换掉他,这酒店可是由你打理的。”

    唐逸苦笑,心说若是网络时代自己也不会闲得无聊来遥控这家酒店啊。更别说现在通讯这么不发达了。

    将资料送到老妈怀里。说:“妈,现在我全权委托你作为我的代表管理这家酒店。”

    萧金华就笑:“那你可得快点物色个代理人。小心我中饱私囊,喂,找个小情人来打理怎么样?“

    唐逸无奈的看着萧金华,萧金华格格娇笑起来,她知道儿子古板,在男女之事上更是有其父痴情之风,所以她才最喜欢在这个问题上逗弄唐逸。

    母子俩温馨的聊着,中间萧金华点开超大屏电视,为唐逸播放关于纽约大酒店的短片。唐逸刚刚来的时候对这个庞然大物只觉得震撼,却是根本没来得及仔细观察整个酒店地架构,再看这个短片,不由得更是咋舌。酒店以翠绿色地玻璃外照造型,独树一格,在翠绿色玻璃笼罩之下的饭店是由四栋主要建筑物所组成,内部装装潢分别以好莱坞,南美洲风格,卡萨布兰卡及沙漠绿洲等为主题。尤其以意大利大理石所铺成的浴室更为豪华。

    酒店门口伫立着一只巨大的被喷泉围绕的金色狮子,酒店也正如屹立于门前的雄师一样,傲视群雄,独占鳌头,

    跟着变幻的摄像机镜头进入大门,就看见采自意大利的大理石衬托着各种光怪陆奇的装饰,耀眼夺目极尽奢华。它保留着开发西部时代地粗犷和热情,它的魅力在于使人回想到拓荒时代的西部,然后是会议室,游泳池,各种娱乐设施等等等等。

    不过唐逸看完这碟短片,却更是头晕,如果现在让他从大厅重新进入酒店,不看酒店的导游图标,他还是不知道那重重娱乐设施坐落在何处。

    播放完短片,萧金华看看表,笑道:“老妈去给你煮饭,你等等啊!”

    唐逸楞了一下,随即默默点头。

    晚餐只是简单的白粥,一碟鸡蛋炒酱,一碟干烧生蚝,唐逸却吃地津津有味,萧金华没怎么吃,只是慈爱地看着唐逸狼吞虎咽。

    唐逸夹了口鸡蛋,笑道:“老妈你也真会鼓捣,真是暴敛天物啊,炒鸡蛋配鱼子酱?还有鲜美的生蚝作咸菜,唉。”摇了摇头。

    萧金华柔声道:“这里地黄豆酱没有家里的味道,其实我最想给你炒一盘正宗的鸡蛋炒酱。”

    唐逸恩了一声,抿着嘴,低头又大口吃起来,喉咙,却有些发苦。

    豪华的加长林肯行驶在拉斯维加斯大道,唐逸向外望去,欣赏着拉斯维加斯的夜景。大道两边充塞着自由女神像,沙漠绿洲,摩天大楼众神雕塑等等雄伟模型。模型后矗立着美丽豪华的赌场酒店,夜景灯下,每一个建筑物都精雕细刻,彰显拉斯维加斯非同一般的繁华。

    唐逸看了看文文静静坐在自己对面地清秀小七,不由得摇摇头,吃过晚饭,老妈就提议一定要自己过一过拉斯维加斯的夜生活,说自己跟个木头人一样。到了拉斯维加斯就要彻底放松一回。

    唐逸说起在自己酒店游玩就可以了,萧金华却是瞪起了眼说,那怎么一样?并且要唐逸放心,不会出什么纰漏,在老妈身边,唐逸又怎么不放心,他只是不喜欢凑热闹。去奢华热闹的娱乐场所。宁愿自己安安静静在房间看书。

    但唐逸拧不过老妈,只好乖乖上了车,也知道老妈地好意,自己在国内整天绷紧了神经,老妈是想自己彻底休息一下。唐先生,这是今晚的行程,您看看有需要修改的吗?”坐在唐逸身边的金发碧眼美女说着满口流利的汉语,她叫露丝,是萧金华的特别助理。也是唐逸此次的导游,她身材火爆,性感的黑色连身短裙将她**无比地身体紧紧兜住,雪白的胸脯露出深深的乳沟,高耸硕大的**被紧紧束缚。呼之欲出。雪白的长腿暴露在空气中,脚上穿着红色绑带高跟鞋。光脚涂着鲜红的指甲油,虽然不像东方女人的玉足粉嫩可爱,更因为长期穿高跟鞋使得脚趾略有些挤压感,但却显得健康真实,充满了性感地诱惑味道。

    唐逸摸摸鼻子,实在不知道老妈怎么会叫这么个西方尤物来为自己导游,不过看起来露丝是老妈地亲信,似乎隐约知道自己继承人的身份,是以表现的多是尊重,而且态度也很严谨,至于衣着习惯,却不是评判一个下属的标准。

    唐逸从露丝手里拿过行程表,随便扫了两眼,微微点头。

    露丝眨了眨蓝色海洋般深邃迷人的大眼睛,说道:“唐先生,那第一站就是薇恩俱乐部,我为唐先生安排了半小时室内冲浪,一局室内高尔夫,vip小赌局,最后是斯诺克休闲和按摩。”

    唐逸微微蹙眉,说:“我都不喜欢,也不会玩。”

    露丝忙道歉,就好像做错了什么天大的事:“对不起啊唐先生,那我再重新给您安排,这是他们俱乐部的娱乐项目,您看一眼。”说着递给唐逸几页塑封彩纸。

    唐逸摆摆手,想来这些娱乐项目也没什么自己喜欢的,略一琢磨,就说:“随便打几杆桌球吧,不过斯诺克规则我不太熟,打八号规则。”

    露丝怔了一下,马上点头说

    唐逸笑笑,自己实在不像什么有钱人,但唐逸一向认为,休闲娱乐,随心所欲,如果不是为了兴趣,只是为了附庸风雅而去学习所谓高档运动,实在有些得不偿失。

    露丝拿起电话拨号,她说的英语很快,唐逸只能听懂个大概,应该是和俱乐部负责人通话,推掉了预定地娱乐项目,将桌球包厢提前了三个小时,其中似乎有些小麻烦,露丝预定的vip桌球房这个时间段好像被订了出去,在露丝强势的要求下,对方终于说了ok。

    唐逸蹙眉道:“不要破坏做生意的规矩,就算是纽约酒店的合作伙伴,这种无理地要求也会破坏双方良好地关系。”

    露丝忙解释:“总裁吩咐过,今天一切的安排都要符合唐先生地利益,我作得一切都是依循总裁的指示。”

    唐逸就说:“就算依循总裁的指示,那可以换另一间桌球室嘛。”说着拿起那几张彩页,说:“看介绍,俱乐部有几十间vip房呢。”

    露丝就连声说sorry。唐逸也就不再理她。

    豪华林肯在一栋白色城堡前停下,这座城堡式的建筑物就是拉斯维加斯最豪华的休闲娱乐城,薇恩拉斯维加斯俱乐部。

    露丝在前面领路,唐逸走在中间,小七跟在最后,俱乐部大堂内,也是乳白色的色调,温馨而奢华。红裙制服的金发美女彬彬有礼的和客人问好,引导客人前往他们的目的地。

    vip桌球包房在四楼,唐逸三个人跟随一名金发美女服务员进入vip包厢。当听露丝说去一号vip房时美女服务员就愉快地介绍起一号房的marker,也就是记分小姐,原来一号房的marker是去年全美女子斯诺克冠军莉丽斯,全美最顶尖地美少女桌球高手,而桌球一号vip房也因此成为薇恩俱乐部的招牌式娱乐场所,因为marker不仅仅是摆球记分,客人有需要的话,可以陪练指导客人的桌球技术。是以喜爱斯诺克的富豪子弟对薇恩一号房也就趋之若鹜。

    唐逸这才知道露丝为什么坚持要一号房,不由得笑了笑。

    贵宾桌球室果然奢华,双层套间,外面的房间供客人休息,类似于星级酒店的豪华客厅,深红地毯,黑色真皮沙发。大屏幕电视。处处彰显豪华气派。

    莉丽斯是一名很清秀的美国少女,穿着标准地记分员黑色背带服,雪白的衬衣,小小的黑色蝴蝶结,黑色高跟鞋,金色头发束在脑后,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同时又有着少女独有的性感。

    当听说唐逸要玩八号规则时莉丽斯诧异的看了唐逸一眼,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要服务小姐去拿八号球的球具。

    服务小姐刚刚拿了露丝地小费。就热心地道:“先生,如果您对斯诺克规则不熟悉的话,可以由莉丽斯小姐教您的。”

    唐逸微微点头,做自己喜欢的事固然好,但一味坚持倒好象自己故意玩个性一样。就说:“也谈不上教不教的。我还记得一些斯诺克规则,随便玩一会儿吧。”

    玩桌球唐逸自然是远远不如莉丽斯。但莉丽斯打球很有技巧,只是领先唐逸几分,让唐逸永远有追赶的希望,既不会让唐逸领先显得太假,又不会几杆下去,就让唐逸遥遥落后,失去玩球的兴趣。

    击着球,莉丽斯和唐逸就渐渐熟络起来,当唐逸击落一个难度挺高的进球后,莉丽斯笑道:“唐先生,其实您很有天赋的,如果用心练习,或许会成为一流好手。”

    唐逸笑笑没有说话。说了几句话,唐逸都是随声应付,莉丽斯却对这个脸上永远沉稳平静,有一种难以言喻地特殊气质的东方青年好奇起来,就问:“唐先生,恕我冒昧,请问您是美国人吗?”

    唐逸摇头,莉丽斯好奇的追问:“日本人?韩国人?”

    唐逸说:“中国人。”

    莉丽斯啊了一声,笑道:“那是一个古老神秘的国度。”

    唐逸再次击落一个花球,淡淡道:“会成为现代化国度的。”外国人提起中国,就喜欢说神秘而古老,其实是因为对中国一无所知,印象里那是一个贫穷愚昧地国家,只能用神秘古老等等词汇来恭维。

    莉丽斯微怔,轻轻点了点头,又问:“唐先生是来经商地?”她其实平日也很矜持,不是斯诺克话题的话,往往客人问她十句,她才回答一句,但遇到这个木头人一般,比她矜持十倍地东方青年,莉丽斯倒转换了角色,难得的八卦起来。

    唐逸微微点头。

    莉丽斯又追问:“唐先生……“

    “叮”一声,唐逸击落了最后一个彩球,笑道:“我赢了!你可不怎么敬业啊!”

    莉丽斯愕然,方才她只顾和唐逸说话,轮到她时也是随意应付一杆,却不想不知不觉唐逸已经反超了比分。

    听唐逸批评自己不敬业,莉丽斯倒是笑了起来,娇笑道:“再来一局,我可不让您了。”

    唐逸点点头,放下球杆,说:“出去喝杯东西。”

    休闲客厅里,小七站在角落,负手而立。露丝却是拿着白毛巾来帮唐逸擦汗,唐逸摆摆手,打这么一会儿桌球,又哪里会流汗。

    露丝想出去叫服务员,唐逸指了指冰箱:“随便拿两罐饮料就可以了。”

    喝着凉丝丝的矿泉水,唐逸靠在沙发上。却不由得又想起了督查室的工作,甩甩头,自己可真是永远也不能轻松下来啊。

    莉丽斯好奇的打量着这一男二女奇怪的组合。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恋人?不像,上司和下属,也不像,哪有带着两个女下属来俱乐部消遣的,除非是情人。偏偏他们又根本就不像情人关系。

    唐逸不说话,露丝在那翻着行程表,略微了解了一点唐逸的性格。露丝开始修改原本的时程表。

    就在大家都陷入沉默地时候,门外突然传来吵嚷声,接着门被猛地推开,一名臃肿的白胖子满脸气愤的冲进来,在他身后,跟着两名黑人大汉。

    “***,我前天就预定了一号房。为什么要让给别人?为什么?该死地桑迪。他没有一点信誉可言!”胖子进来就大喊大叫,桑迪是薇恩俱乐部的公关经理。

    小七一伸胳膊,拦住了这几名不速之客。

    莉丽斯见了却吓了一跳,这胖子她认识,拉斯维加斯黑道巨头之一桑普拉斯,心狠手辣,在拉斯维加斯可是大名鼎鼎。

    “啊,桑普拉斯先生,您这是怎么啦?”莉丽斯忙带着笑容走过去。

    桑普拉斯见到莉丽斯才脸色稍和。抱怨道:“莉丽斯,你知道的,我是多么的喜欢桌球,前天我就订下了时间,可是那个可恶的桑迪。刚刚打电话通知我十点后才能见到你。你说,他是不是应该被解雇?我一定要告诉薇恩那个老东西解雇他。”

    桑普拉斯又对小七一瞪眼睛:“美丽的小姐。请您将您高贵的手臂拿开我的视线。”

    莉丽斯心脏嘭嘭跳动,她知道桑普拉斯这个人,翻脸无情,本来这事也不关她地事,但对唐逸,她还是很有好感的,不希望看到这个神秘的东方青年在自己眼前被人将头颅打爆。

    莉丽斯忙着过去圆场:“桑普拉斯先生,这一定是哪里出了错,您别生气。”回头对唐逸歉意的道:“唐先生,请您和您的朋友先出去吧,改天我再陪您练习。”

    唐逸也不想多事,何况这事也怪自己和露丝,强占了人家的时间,就站起来,说:“小七,我们走。”

    小七这才慢慢放下了胳膊,退后两步。

    露丝却是在唐逸耳边道:“唐先生,您不用怕他的,不过是个流氓而已。”

    唐逸笑笑,说:“走吧。”他又哪里不知道,所谓黑道巨头,在真正地有钱人眼里,确实就是地痞流氓。

    桑普拉斯见到性感地露丝和唐逸神态亲密,哼了一声,嘀咕道:“***,低劣的黄种猴子!”和许多白种人一样,他们不喜欢见到白人美女和有色人种的男人混在一起。

    唐逸蹙起眉头,停下了脚步:“桑普拉斯先生,请你向我道歉。”

    桑普拉斯眯起眼睛看向唐逸,“呸”的朝地上吐了口口水,恶狠狠道:“在我没发火之前,最好给我滚!”

    唐逸巍然不动,莉丽斯想劝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毕竟在美国,种族歧视性语言是最严重的挑衅。

    桑普拉斯挥挥手:“把这几个垃圾丢出去!”

    一名黑人大汉拳头握得咯吱吱响,大步向唐逸走去,小七一横身,已经挡在了大汉面前,黑人壮汉伸手就朝小七推去,满以为这个瘦弱的女孩会被自己一把推倒,谁知双臂刚刚伸出,就见那清秀女孩双手一抬,已经抓在了自己的手肘上,接着就觉一阵剧痛,两条胳膊猛地麻了半边。

    在唐逸的角度看来,小七的动作却是充满了韵律美感,就好像在看李连杰地动作电影,就见小七两只小手抓在黑人壮汉双肘间一扭,黑大汉的胳膊就软软垂下,接着小七翻身一个漂亮的侧踢,锃亮的黑皮鞋结结实实踹在了黑大汉脸上,黑人大汉的脸在那一瞬间仿佛都扭曲起来,踉跄退了几步,软软栽倒。

    桑普拉斯身后另一名黑人保镖吃惊地睁大眼睛,马上伸手去怀里掏出了左轮手枪,却赫然发现,清秀女孩手里小巧地勃克宁已经顶在了桑普拉斯的头上。

    黑人大汉有些不知所措,小七淡淡道:“放下枪,伏地!”

    黑人大汉刚刚犹豫了一下,“啪”一声清脆地枪响,他惨号一声摔倒,捂着腿在地上打滚,血从指缝渗出,鲜艳夺目。

    莉丽斯完全呆住了,愕然看向唐逸,却见唐逸已经转过头,去看窗外的风景。

    感受着顶在头上的冰凉枪口,桑普拉斯腿肚子有些转筋,但他毕竟见过大风大浪,冷哼一声道:“小家伙们,知道我是谁吗?你们会为现在的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

    露丝将一团纸巾丢到了他脸上,鄙夷的道:“桑普拉斯,滚回你的东海岸吧!”唐逸好笑的发现,这个能干的白领丽人,比起狐假虎威,竟然不逊于兰姐。俱乐部经理桑迪得到消息,颠颠赶来,露丝留下和桑迪交涉,小七护着唐逸下楼。

    回到林肯上等了好久,露丝才匆匆出来,上了车,露丝又是一连串的sorry,唐逸笑笑,说:“没什么,挺刺激的。”

    接下来的几日,唐逸白日陪萧金华喝茶聊天,到了晚上,萧金华却一定要唐逸在露丝陪同下去放松,唐逸无奈,这几日就在拉斯维加斯过起了少东的纨绔生活,骑骑马,打打高尔夫,偶尔去小赌一把,纯当放松。当然,也没忘逛一逛拉斯维加斯的中国城,吃了一次富有西方口味的中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