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三十章 后院起火

三十章 后院起火2017-11-8 23:43:38Ctrl+D 收藏本站

    回到国内,唐逸又回复了三点一线的枯燥生活,不过回国当日,当宝儿抱着唐逸给她买的玩具欢喜的亲唐逸手的时候,却是唐逸最开心的时刻。

    第二天早上唐逸正式上班,和督查室的同事聊了聊最近的工作,回到办公室,刚刚看了会文件,秘书室就打来电话,秘书长黄伟要见他。

    赶到黄伟办公室的时候黄伟正翻阅文件,见到他进来就放下了手头的工作,指了指沙发示意唐逸坐。

    黄伟关切的问起唐逸这几天假期怎么样,和母亲见面了没有等等,但唐逸却敏锐的感觉到,黄伟叫自己来可不是关心自己那么简单,因为黄伟的语气,总有那么一丝琢磨不定和疏远。

    “这里有一封信,你看一看。”黄伟从旁边黄色文件夹里拿出了一封信,放到了桌子上。

    唐逸站起来,走上两步,拿了信,又退回到沙发上坐下,这一来一回,陡然就生出了一个感觉,一种地位上的差异,一种秘书长高不可攀的感觉,以往,黄伟却是从没刻意让唐逸体验过这种感觉。

    看来,是在给自己浇冷水呢,应该是自己哪里出了差错。

    信是信访局转来的,唐逸抽出信纸,慢慢展开,看着看着,眉头就不禁皱了起来,这是封上告信,上告的对象就是自己,督查室主任唐逸。

    信纸有些皱巴,字迹也很潦草,歪歪扭扭,看得出,写信的主人没有多少文化,但就因为这样,却很容易令人滋生出同情的情绪,如果控诉的对象不是自己,只怕唐逸也会拍案而起。

    写信人首先介绍了自己的身份和家庭状况。她和丈夫都是下岗职工,赡养着两位老人,丈夫失业在家,一家老小的开支就靠她每日起早卖煎饼的收入,但在今年四月份,收摊回家的途中。她却被一辆黑色桑塔纳撞伤,事主当时就离开现场,交由交警队处理,事后才知道,肇事者是省委督查室主任,因为负责处理这次肇事的交警明白无误地告诉她,这事儿算她自己倒霉,人家不会出一分钱医药费。

    据理力争后。交警的事故鉴定书上还是认为她应该负全部责任,而肇事者只负责20%的医药费,而且是一次付清。

    她住院月余手术医药费高达六千多元,本来就没有积蓄的一家东拼西凑了这笔钱,现在债台高筑,甚至养家的工具煎饼车被撞坏后都无力再购置新车。而半个月前,她的腿伤再次复发。住进了医院,走投无路地她和丈夫就开始拨打省长热线反映情况,谁知道结果是处理事故的那交警又上门恐吓他们一番,她和丈夫不服,再次拨打热线反应情况,却再得不到任何回音,经邻居指点,才知道了上访这条路,这才写信反映情况。

    信的末尾,她似乎在声泪俱下的控诉。“我相信,党的领导还是好人多,坏人少,只希望好的领导能管管这些坏人。”

    信的落款名字,蔡静娟。

    唐逸默默看着信,脑子过滤着关于这件事的一幕幕,当时他觉得蔡静娟摔得不重,交警大队作完事故鉴定后,自己说了负担全部费用,办事地交警收取了自己一千五百元的医药费。当时自己也认为应该绰绰有余了,却不想,落下了后遗症。

    黄伟看了眼唐逸,说:“这事谁对谁错暂时不说,督查室的工作是有些问题的。民情科民情科。却是要真正传达民情民声才对!”

    从秘书长嘴里说出这些话,这已经是很严厉的批评了。唐逸轻轻点头,没有说话。

    “先将这件事处理好,好不好?”黄伟拿起一份文件翻看,结束了这次谈话。

    唐逸回到办公室,靠在椅子上,慢慢敲打着桌面,秘书长大概认为自己身上也沾染了公子哥的作风吧,所以才会明白无误的给了自己他很不满意地信号。

    只是,信访局的信又怎么到了秘书长手上呢?主管办公厅工作的高于真知不知道这件事?如果知道,他没将信截下来,又是什么用意?

    民情科又是谁处理的这件事?唐逸揉揉太阳穴,出了次国,马上后院起火,出了这么个大纰漏,看来自己在督查室还是未树立起绝对的权威啊,至少,接到举报热线后,民情科高小兰为什么没打电话通知自己?

    唐逸也再懒得理这一团乱麻,翻开记事本,找到了处理该事的交警队长当时留给自己的电话号码,拨通电话,当林队长听唐逸自报身份后,态度马上热情起来,唐逸问起蔡静娟那档子事,他想了老半天才想起这女人是谁,说:“唐主任,您日理万机还有空关心她啊,放心吧,那件事早就解决了。”

    唐逸微微蹙眉,这个林队长还蒙在鼓里呢,却不知道这件事已经被捅到了省领导的桌上。

    不过唐逸也没想找他作证,什么自己准备医药费全出是交警队办错了事云云,虽然都是事实,但真的讲出来只会被人认为作假,何况,就算出20%也是理所应当,当时的情况,自己确实没有什么过错。

    唐逸只是简单地问了几句民情科接到投诉后将该投诉转交交警大队处理的情况,林队长笑着道:“是我亲自去处理的,明显讹诈吗?当时车根本就没碰到她,她怎么伤得这么重?还落下了病根?谁信啊?”

    唐逸笑笑,说谢谢林队,有空联系,就挂了电话。心里叹口气,知道真相的人不信,可是只要领导信就成了。

    唐逸来到高小兰的办公室时高小兰正同她那口子聊天,见到唐逸忙和小蔡匆匆说了两句就挂了电话,站起来笑道:“主任,你现在可是稀客啊,从美国回来为啥都不来我这屋坐坐?我还想听听新鲜事呢!”

    唐逸摇摇头:“没啥好讲的,就一个字,累!”坐沙发上,高小兰忙给他泡茶。唐逸就问:“蔡静娟那事儿你知道吧?”说着就盯着她脸色。

    高小兰却是娇笑道:“那能不知道吗?她投诉的可是我们顶头上司,我当时就想给你打电话的,可是王叔说这事儿他处理,我和他一起跑的交警队,看了事故鉴定书,也和当时目击的交警谈了话。她这可不明显无理取闹吗?这种人就别理他!”

    王叔?唐逸不由得笑了笑,就说:“这事啊,还有点嗦,这样,你和我走一趟。”

    高小兰明显一愣,随即点点头。

    出了办公室,高小兰却是敲敲隔壁办公室地门,然后推门对里面道:“嘉嘉。你出来一下,一起去办个案子。”

    唐逸微微蹙眉,高小兰回头小声笑道:“主任,嘉嘉和我一个大院,一起长大的,她说您对她有成见,是不是?”

    唐逸摇摇头。桌椅响声后,张嘉嘉欢快地跑出来,见到唐逸笑容马上就淡了,打招呼:“主任,小兰姐。”

    唐逸点点头,算是和她打了招呼,高小兰咯咯一笑,挽住张嘉嘉的手道:“给你个了解主任的机会。”

    坐在唐逸地桑塔纳后座,高小兰和张嘉嘉唧唧喳喳说笑,唐逸就说:“这事儿可是惊动了秘书长。”

    高小兰开始没反应过来。说:“啥事?”随即啊了一声,“怎么会这样?”

    唐逸不再说话,车厢里静寂下来,沉默了一会儿,高小兰问:“主任,你不是带我来向事主道歉地吧?”

    唐逸摇摇头:“为什么道歉?你们民情科在这事儿上处理的很妥当。”

    高小兰脸上一松,小心翼翼问:“秘书长是不是批评了我们科地工作?”

    唐逸笑笑:“没有,不要有什么包袱,咱们是去调查的,并不是去补救什么。更不需要赔礼道歉。”

    高小兰哦了一声,偷偷对张嘉嘉竖起大拇指,低声说:“怎么样,是个好领导吧?如果换个人,就算是我爸。也肯定狠狠骂咱们。”

    张嘉嘉看唐逸的目光也明显有了些变化。

    唐逸却是听到了她们的话。笑道:“别矫情,如果你们工作真的有失误。我是不会客气的,再说了,我是去证明我的清白,你们可是被我连累的。”

    高小兰叹口气说:“如果我们处理地妥当的话,秘书长就不会知道这件事,是我们工作没做好。“

    唐逸摆摆手,不再说这个话题,踩了油门,加速向工人医院驶去。

    工人医院是春城最好的医院,唐逸这是第二次来,记得不久前陈方圆住院也是住在这里,唐逸刚刚想到这儿,医院大厅里,迎面就撞到了那小护士,小护士还记得他,红着脸和他打招呼。

    唐逸就问了问骨科的病房,小护士倒很热心,领着他们到了二号病房楼,说骨科的住院病人大多住在这里。

    唐逸谢过小护士,和高小兰,张嘉嘉进了病房楼,雪白的走廊里,飘散着淡淡的苏打水味道。

    高小兰打趣唐逸:“主任,你人面挺广啊,到哪都认识美女。”

    唐逸摆摆手,径自上楼,高小兰吐吐舌头跟上,张嘉嘉偷偷问:“小兰姐,你不怕他发火啊?”

    高小兰愕然道:“发火?唐主任可随和了,怎么会发火?”

    张嘉嘉撇撇嘴:“那是和你,我见过他发火,可凶了!”

    高小兰就饶有趣味地问张嘉嘉唐逸为什么发火,张嘉嘉可是不再说了,毕竟那事儿说起来实在有些丢人。

    病房里,唐逸见到了蔡静娟,虽然有过一面之缘,但唐逸早就淡忘了她的模样,蔡静娟是那种标准的中年家庭妇女,虽然穿着病号服,但那红糙糙的脸和干裂的手却显露出她生活的艰辛。

    看到她困难的挪动身子下床,那边正给另一位病人输液的护士却爱理不理的情景,唐逸叹了口气,来时准备好好盘查她,将事情搞清楚的心思却是淡了,和她们。计较什么呢?

    唐逸走过去扶蔡静娟下床,说:“大姐,您想去哪儿?我搀你去。”

    蔡静娟大概以为唐逸是病人家属,慈和地一笑:“我就是想下床走走,天天躺在床上,闲的难受!”

    唐逸蹙蹙眉。却是将她按回了床上,说:“这可不成,没有医生的话,最好还是静养,骨头这东西,说起来硬实,真的伤了最难好了。”

    蔡静娟就笑:“你怎么和医生一个口吻,行。大姐就听你的。”看起来不管多大年纪的女人,对清秀沉稳地唐逸总是很容易产生好感。

    唐逸琢磨了一下,拉开手包拉链数钱,还好,今天早上放进包里的一万块钱还没有动,是完整的一打。

    唐逸就将这打钱拿出来,放到床头柜上。笑着说:“大姐啊,你可能不认识我了,其实我就是撞伤你的肇事者,这事儿我处理地不妥当,这样,这钱放这儿,当医疗费,不够的再补。”

    蔡静娟脸色一变,神色复杂的看着唐逸,嘴唇动了动。又闭上。

    高小兰却是急了,拽了拽唐逸衣袖,小声道:“主任,你掏钱干嘛?这不明摆着认错吗?事情还没调查清楚呢!”

    唐逸笑笑,点点头道:“认错就认错吧。”看到蔡静娟,唐逸突然有了丝感悟,查清楚又怎么样?交调查报告上去,黄伟就对自己没有成见了?而调查的过程中肯定会伤害到蔡静娟和她地家人,说不定会使得更多人对自己产生想法。也许,这就是那个背后使坏地人地用意。这事。却是急不得的,自己要作地就像黄伟说的,将眼前的事处理好,不要叫蔡静娟和她地家人再闹。

    “你认错就行了?”病房门口突然传来一声暴喝,唐逸回头。却见一名中年男人大步走进来。指着唐逸鼻子大骂:“我知道,你是做大官的嘛!我们是平头百姓!惹不起你!可是你知不知道!我们静娟这些日子受了多少苦?为了凑医药费我们看了多少白眼。你知道不知道?!”

    中年男人越说越气,就来揪唐逸脖领子,旁边的病人家属和护士急忙拦住,中年男人却是不依不饶,声嘶力竭的指着唐逸大吼大叫,病房外围拢过来看热闹的人渐渐多了。

    唐逸微微蹙眉,转身对高小兰道:“我们先走。”一回头,唐逸微微一愣,却见病房门口,黄伟的爱人王婶,穿着病号服,正关切的看过来,看到唐逸,她似乎觉得有些面善,就盯着唐逸看,渐渐认了出来,就皱起了眉头。

    唐逸笑了,到现在这地步,也就只有傻子才相信一切都是巧合。

    唐逸慢慢转过身,看着满嘴唾液星子横飞的那中年男子,沉声道:“你就是蔡大姐的爱人吧!你如果一定要这么激动,我只有报警,咱们谁对谁错交给警方处理!”

    中年男人听到报警滞了一下,那边蔡静娟一个劲儿拉他衣袖,低声说着什么,想来是劝他算了。

    唐逸见他微微软化,就说:“这样,你先坐下喝杯水,我和你唠唠。”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你们官官相护,好好地企业都给你们败光,让我这个八级钳工下岗待业?你说说,你们能干出啥好事儿?”说起下岗,中年男人情绪激动起来,明显受到了下岗的刺激有些神经质,话也有些不着调了。

    唐逸蹙眉,遇到这么一个仇恨社会的人,还真不好做工作,刚想再说话,却听一个清脆的童音:“爸!不许你骂唐叔叔!唐叔叔是好人!”一身小身影挤到唐逸面前,伸开双臂对着中年男人,作出保护唐逸的姿势。唐逸一愕,拦在自己身前的是宝儿同学,小雨。

    看到小雨的举动,中年男人和蔡静娟都愣住,唐逸已经笑着抱起小雨,说:“小雨,你不乖哦,今天没去上学么?”

    小雨第一次被唐逸抱,开心的紧,小脸笑成一团:“放学了呀,宝儿请我去你家吃饭,我没去,我来看妈妈。”

    唐逸看看表,这才发现过了十二点。

    蔡静娟脸色变幻莫测,小雨爸也呆呆站在那里,他和唐逸郊游时有过交集,但唐逸一直没和大部队在一起过,是以两人并不认识。

    唐逸看向蔡静娟,笑着说:“蔡大姐,既然是小雨的妈妈,那为了小雨咱们也心平气和解决这件事成不?”

    蔡静君呆呆问:“你,你就是小雨常常提到的唐叔叔?”

    唐逸微微点头。

    蔡静娟却忽然从病床上翻下来,跪在地上大声说:“大兄弟,我们两口子不是人,我们……”唐逸吓了一跳,忙放下小雨过来搀她,她却挣扎着不肯起来,抹着眼泪道:“大兄弟,你是好人,我对不起你,其实……其实我地腿根本就不是你撞的,我这腿是老毛病,多少年了……我,我对不起你啊……”说着就想抽自己嘴巴,却被唐逸拉住。

    蔡静娟突然又仰头,对看热闹的人圈喊:“你们都看看,这位大兄弟,和我们素不相识,却看着我们小雨可怜,经常接我家小雨去他家吃饭,还给我们小雨讲人生,讲道理,我们小雨这次考试,提升了三十多名,你们说,这样的好心人哪里去找啊?”

    看热闹的人鸦雀无声,都呆呆看着眼前戏剧性地一幕。包括高小兰,张珊珊,包括王婶。

    “可是我们两口子呢,恩将仇报,诬赖我们这位大兄弟,可是大兄弟明明知道不是他地错,知道他刚才作了什么吗,来了就说帮我出医药费,以德报怨啊,以德报怨!我们真不是人啊!”虽然她语无伦次,成语也用错,但看她悔恨的泪水和痛心疾首地模样,围观众人都知道她现在对唐逸有多么愧疚。

    蔡静娟又一拉中年男人:“小雨爸,你还愣着干什么?快过来,给大兄弟认错,咱们可不能祸害这样的好人,会遭天谴的!”

    唐逸忙拦着,说:“别,这我可受不起。”

    蔡静娟抹着泪,由衷的说:“大兄弟,听说你是做官的,如果做官的都像你,我们的日子就好过了!”

    唐逸将蔡静娟搀上床,笑道:“都像我?那大姐你得多置办几辆煎饼车?”人群哄得笑起来,气氛也一扫方才的压抑。

    护士就在旁边笑着对看热闹的人喊:“散了吧散了吧!”

    看热闹的陆续走出去,也有好事者过来和唐逸搭话,称赞唐逸几句,唐逸微笑和他们应酬。

    “小唐,你还真是菩萨心肠啊。”温和的声音响起,唐逸回头,王婶正微笑看着自己,唐逸忙问:“王婶,你咋也在这住院呢?”

    王婶说:“作个小手术,就住那边的单人房。”

    唐逸啊了一声:“那我晚点给你炖个汤送来。”

    王婶笑着说不用,又打量了小雨一家三口几眼,和唐逸说了声,走了出去。

    送王婶到门口回转,唐逸这才轻轻吐了口气。

    等闲人走光,唐逸捏捏小雨的小脸蛋:“幸好这小丫头来得早,不然我得让大哥挤兑死。”

    小雨爸脸上一红,说:“对,对不起了大兄弟,我,唉,我啥也不说了,总之是对不起你。”

    唐逸看看表,说:“该吃午饭了,大哥,你陪着嫂子,我一会再来看你俩。”很多事,却是要向小雨爸求证。爬-飘天文学-文字首发站,注册会员就能下载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