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三十一章 来自美国的礼物

三十一章 来自美国的礼物2017-11-8 23:43:39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和高小兰,张嘉嘉在医院外找了家小饭店吃饭,要了一斤饺子,两盘热炒,看张嘉嘉竟然吃的津津有味,唐逸不由的笑道:“看不出啊,嘉嘉同志也能吃惯咱下里巴人的食物。”

    张嘉嘉脸一红,低头往嘴里塞饺子,不说话,高小兰帮唐逸倒醋,嘴上笑道:“主任,你可别看嘉嘉老实欺负人家,回头张叔可和你急,张叔最宠他这宝贝女儿了。”

    唐逸就问:“哪个张叔?嘉嘉父亲也是咱办公厅的吧?”

    高小兰诧异的睁大眼睛:“你不知道啊,常委办公室的张主任啊。”

    唐逸笑了笑,原来是张明山啊,常委办公室副主任,级别虽然仅仅是正处,但职责重大,省委办公厅常委办公室负责常委会议的记录,撰写纪要等等工作,主任由秘书长兼任,而张明山这个副主任,可以变相旁听常委会议,近距离接触领导,消息是最多最杂的,大多数科室领导也喜欢与张明山拉好关系,希望可以打听出一些自己想知道的消息,但其实人人都知道,官场上,经别人嘴传出的,又哪里有准确的信息?

    唐逸见过张明山,和所有能接近省委领导的科室干部一样,总是一副莫测高深的表情,不喜欢发表意见,看起来好像他什么都了解,什么都了然于胸一样。

    唐逸就笑道:“嘉嘉同志可不像张主任那么严谨,没有其父之风啊。”

    高小兰道:“女孩子,当然要活拨点才可爱。啊,主任,以前还不知道,你原来心地这么好,今天的事就这么解决了,这就是好人有好报吧。”

    唐逸笑笑,低头吃起了饺子。那边高小兰却和张嘉嘉低声议论起主任能有多少钱啥的,唐逸也不理她俩。

    高小兰和张嘉嘉回了单位,唐逸自己再次来到了病房,病房里,蔡静娟和小雨爸正低声说话,好似在商量着什么。小雨见到唐逸,蹦蹦跳跳的跑过来:“唐叔叔!”唐逸笑着抱起她。

    唐逸放桌上的那打钱已经被报纸包好,见唐逸抱着小雨走过来,蔡静娟就将那叠钱递给唐逸,说:“大兄弟,这钱还给你。”

    唐逸放下小雨:“小雨,出去玩,我和你爸爸妈妈说几句话。”

    “哦!”小雨乖巧的答应。跑去了窗边。

    唐逸将那叠钱又塞回到蔡静娟手上,说:“大姐,不管怎么说,是我撞了你,才使得你的腿病情恶化,这钱,你收下。好好将养,如果过意不去,就当问我借的,给我打个欠条。”

    “这,这合适吗?”蔡静娟有些犹豫,小雨爸却是赶忙答应下来:“成,那我给你打个条。”也不怨他,这些日子四处低声下气去借钱,令他这个大男人实在觉得抬不起头,欠一个大大的人情总比到处求告借钱好一些。

    蔡静娟叹了口气。也就不再阻拦,叹息着对唐逸道:“大兄弟,你真是我们一家地恩人啊!我们,我们一家人可不知道怎么报答你……”

    唐逸摆摆手,问道:“大哥,嫂子,我想问你们一件事,如果为难,唉,算了。不问了。”

    蔡静君露出一丝苦笑:“我们知道你想问啥,就算你不问,我也准备和你说的,你是想问我们怎么知道写上告信吧?是我们打了省长热线后来处理这事儿的一个交警同志和我们说的,唉。大兄弟。他也是好心,你就别难为人家了。他还帮我们安排住进这家医院。帮我诊治的汪医生他也认识,没有他,我们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唐逸微微点头,一些疑惑渐渐串成了线,看来,如果真的认真调查地话,只怕病历也会对自己极为不利,这旧伤是势必会变成新患的。

    “是交警队那个姓林的队长?”

    “不是,是和他一起来的人,唉,大兄弟,就别再逼我们了。”蔡静娟一脸为难。

    唐逸笑笑:“成,这事儿我就不追究了。”也没必要找出帮忙的交警,自己只需知道是谁在背后使坏就成。

    夏日傍晚的春城,华灯如上,车流如梭,唐逸驾驶着陈珂的白色捷达,汇入东风路上汽车组成的车流,陈珂在后座,好奇地翻着大大小小的纸袋,那是唐逸从美国给她带回的礼物,burberry的秋冬女装,hermes的丝巾和包包。burberry是英国皇室御用品牌,款式比较严谨,陈珂翻着翻着就撅起了嘴,看起来很不满意似的。

    唐逸从后视镜见到,笑道:“你呀,现在可是一名检察官了,就应该穿得大气些,别整天跟个小女孩儿一样。”

    陈珂哼哼唧唧不说话,其实心里还是很开心的。当晚回到家后,不知道试穿了多少遍。

    唐逸又道:“好了好了,凑合着穿吧,等过些日子得闲去国外,就找设计师专门给你设计几套裙子,保你喜欢。”

    陈珂抱着大大小小地纸袋,俏皮的一笑:“和我一起旅游吗?电视上花花公子追女孩子都是用这招儿。”

    唐逸顺口道:“我花吗?”又赶紧闭上了嘴巴,惹得陈珂格格娇笑。

    “哥,一起吃饭吧。”陈珂秀气白皙的下巴顶着前排座椅,有些希翼的看着唐逸,使得唐逸心一软,险些应下,但想起一会儿还有正经事要办,只好说:“改天吧!我还要去医院看个病人。”

    陈珂哦了一声,也不强求,她越是千依百顺,唐逸越发觉得愧疚,就说:“明天,明天晚上咱们去福楼吃西餐好不好?”

    陈珂欢喜的点头,说道:“说起福楼,哥你知道不?维也纳西餐厅关门了呢,再不趁便宜去福楼。怕是就要涨价了,外面都这么说,挤黄了维也纳,福楼就会涨价。”

    唐逸愕然,去了趟美国,变故还真是多。自己回国后还没来得及和王泰成联系,却是不知道这个新闻。

    离得小区老远停车,下车后目送陈珂离去,唐逸这才回家。

    进了客厅,就能闻到厨房飘出的浓郁香味,唐逸大声问:“兰姐,汤煲好没?”刚才下班他已经回过家一次,一来给陈珂拿礼物。二来叫兰姐煲一锅猪骨当归枸杞汤。

    兰姐小心翼翼从厨房探出头,说:“没,刚,刚褒上。”

    唐逸就是一瞪眼睛,却见宝儿正抱着一个大大的芭比娃娃向自己跑来,也就不好训斥兰姐,说:“快点啊!我急着用!”

    兰姐忙不迭点头。缩进了厨房。

    唐逸抱起宝儿,宝儿绽放可爱的笑脸:“叔叔,是我漂亮还是露丝漂亮?”

    露丝?唐逸愕然,脑海里闪过那典型性格比较开放的西方性感女郎,但随即知道宝儿指的是她怀里地芭比娃娃,就笑道:“当然是我们宝儿漂亮啦,我们宝儿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小公主。”

    宝儿欢喜地点头,却小声在唐逸耳边道:“是第二漂亮,干妈和仙女姐姐都比宝儿漂亮。”

    唐逸点点宝儿的小鼻子:“我们宝儿长大了也是个大美女哦,可不见得会输给她们。”对宝儿对数字的迟钝却已经习以为常。

    李婶也有礼物。唐逸抱着宝儿坐到沙发上时,她拍了拍自己臀下绿色的坐垫,开心的道:“好像真的挺舒服地!”

    唐逸说:“是药物透气坐垫,您常年在家坐着,很容易落下一些常见病,这种坐垫透气保养,又有按摩的功能,正合您用。”

    李婶就笑,又低声问道:“你没给小兰带份礼物?”

    唐逸撇撇嘴,低笑道:“她?我倒想给她买个睡垫。就是没找到。”

    李婶无奈地苦笑,知道唐逸是见不得兰姐每日就知道躺沙发上,一副好吃懒做的作派。

    李婶就说:“小逸啊,其实小兰家里家外操持着也不容易,而且你不知道吧?她对你的事可上心了。就说这骨头汤。附近的药店没有肉碎补,我和她说就算了。药店医师也说不差这一味药,可她就是不听,听说去了文化路上的中药店才买来地呢,这才晚了时间,上楼地时候一着急,还崴了脚,你呀,整天就知道骂她,我都有些看不下去!”

    唐逸愣住,挠挠头,自己真的有些过份吗?

    半个多小时后,兰姐才捧着盛好汤地两个保温杯走出来,走路的姿势确实有些不方便,唐逸低头看去,小红绣花拖鞋里的左脚足踝贴了块药膏。

    兰姐急急将保温杯放在茶几上,说:“唐主任,晚了点儿,对不起啊。”她已经渐渐习惯喊唐逸的新称谓。

    唐逸微微点头。

    一杯骨头汤送给了蔡大姐,小雨爸和蔡大姐自然又是一番感激涕零,唐逸嘱咐蔡大姐好好养伤,说了几句闲话,这才离开病房。

    王婶的单人病房距离蔡大姐地病房只有几步之遥,王婶见到唐逸拿着一只保温杯进来,笑着坐起:“这孩子,还真送汤来了!”

    病房里只有王婶一个人,唐逸将保温杯放在床头柜上,就说:“王婶,要不要我喂你?”

    王婶忙说不用,唐逸也不坚持,自己这身份,太殷勤也不好。

    随意的聊了几句,看着空旷的病房,王婶就发起了感慨:“孩子不在身边就是没个依靠,我这住院了都没人理。”

    唐逸就笑:“那您回头批评秘书长。”王婶也笑了这时候,门一响,黄伟推门走了进来,看到唐逸微微一愕,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转头对王婶道:“开了个会,晚了,你吃过了吧?”

    唐逸就站起来,说:“秘书长,王婶,你们聊,我就不打搅你们了。”

    黄伟微微点头。唐逸出门后,他皱眉看着床头柜上的保温杯,说:“这是他送来的?”见王婶点头,他眉头皱的更紧:“这个小唐,消息挺灵通嘛,你住院的事可没几个人知道。”又说:“你和他聊什么呢。那么开心?”

    王婶说:“他可不是你想的那样,是凑巧撞到了,隔壁吧……”将上午的事和黄伟说了,黄伟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笑了笑:“还有这种事,倒真是巧了。”就不再说这个话题,拿起桌上地骨头汤说:“我喂你。”王婶婉然一笑,两人年纪大了。却仍是伉俪情深。

    唐逸回到家地时候,李婶已经回房休息,宝儿在房间赶暑假作业,兰姐自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到唐逸进屋,兰姐忙起身说:“回来啦,我帮你泡茶。”

    唐逸摇摇头。径自回屋,兰姐虽说是热脸贴到冷屁股,但却早已习惯,也不以为忤,自得其乐的又看起了港剧《大时代》,她最喜欢港剧里女性角色那种小资的生活。唐逸回了房,就开始整理摆在地板上的纸袋,都是从美国买回来的衣饰包包,除去了买给陈珂的,剩下地是准备送给齐洁和小妹的。齐洁的衣饰主打是清一色意大利prada,风格比较高贵典雅,小妹地就准备给她走时尚路线,都是选得lv里风格比较前卫时尚的服饰。

    齐洁这个周末不来的话下个周末也肯定来了,到时候当面送给她,宁小妹生日临近,自己不能抓空去北京的话就邀请她来春城,这些衣饰也是生日礼物,当然,另外买了一条项链准备送给她。价钱不贵,但是diy的,自己亲手刻上地她地名字,也算挺有意义的礼物。

    唐逸分拣着齐洁和小妹地礼物,一阵头痛。女人太多也是个头痛事。虽然是幸福的头痛,唐逸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三女其乐融融和自己游玩的场景。禁不住飘飘然,满腔的幸福涌上心头。但随即摇摇头,自己可真有些痴心妄想了,更有些恬不知耻,这些事,还是不要再想了吧。

    除了齐洁和小妹地礼物,唐逸另外还买了几个lv手袋,准备当作过年时送给堂姐堂妹的礼物,当然,比齐洁陈珂小妹三人的hermes限量版包包价位要差许多。

    将这几个不相干的手袋塞进衣柜,又将小妹的礼物藏好,免得齐洁突然登门时见到,不然就算她嘴上不说,心里也会不舒服。

    拍拍手,唐逸出了房,准备洗个澡睡觉,却一眼见到皱着眉头,正小心翼翼揉捏雪白粉足的兰姐,唐逸就想起了李婶的话,自己,好像是对她太苛责了。

    想了想,唐逸就回了房,从准备送给堂姐堂妹的lv包里随便拎了一只红色的,回身走到客厅,扔给了兰姐,“当”一下,正砸在兰姐头上,兰姐痛得啊了一声,回头,见唐逸正忍不住笑,这个气啊,揉着头,却不敢说什么,看了眼落在沙发上的纸盒,忍气吞声地拿起来放到茶几上,低声嘟囔:“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唐逸笑着道:“那是送给你的,法国lv包,看看喜欢不喜欢。”

    兰姐怔住,唐逸不再理她,径自去洗漱间洗漱,出来时却见兰姐拿着手袋爱不释手的轻轻抚摸,一副陶醉的模样。

    听到脚步声兰姐抬起头,有些惊喜的说:“唐主任,这是不是就是香港连续剧里常说的lv,我看过杂志,好像国内就上海有专卖店。这,这真的是给我的?”

    唐逸微微点头,说:“我洗澡睡觉。”兰姐忙不迭起身,唐逸的意思就是你现在回房睡觉,以前兰姐还觉得黑面神这点太霸道,洗澡地时候自己就不许在客厅,穿着浴衣被自己见到又咋了?全身都被自己摸过呢。但今天兰姐却是心甘情愿的马上乖乖回房。

    洗过澡,唐逸披着浴袍出了洗漱间,却见兰姐穿着红色吊带裙,肩挎小红包,扭着小腰肢在落地镜前左顾右盼,一脸的小得意。大概是为了配合包包,她特意换上了高翘的红色高跟鞋,使得她性感的身段前凸后翘,尤为诱人。

    听到浴室门响兰姐心里一跳,坏了坏了,黑面神出来了。她刚才虽然回了房间,却又实在忍不住照镜子地诱惑,在她地小梳妆镜前根本就不能解渴,心里猫抓似的,终于忍不住蹑手蹑脚出来照镜子,这一照却是忘了时间。

    唐逸刚刚一愣,就见兰姐逃命似地向自己房间跑去,却又哎呦一声,半跪半蹲在地,捂着洁白柔美的足踝痛苦的呻吟。

    唐逸哈哈一笑,就不再理她,自顾回房,兰姐苦着脸,摘下高跟鞋,粉嫩小脚踩在乳黄的地板上,一瘸一拐的回房,心里暗自庆幸,幸好又扭了脚,不用再被黑面神骂。

    综合楼二楼的会议室里,督查室几个科室的头头脑脑,正副科督察员,正副处,副厅级督察专员都在座,会议由唐逸主持,主要议题就是总结督查室上半年的工作,以及下半年的工作展望。

    王凤起照本宣科的诵读上半年的工作业绩报告,小王大口喝着茶水,“吱溜吱溜”的声音令王凤起一阵皱眉,唐逸敲敲桌子:“湛生,注意听报告。”小王这才放下了茶杯。

    被这么一搅合,更见人人无精打采的模样,年老的副厅级督察专员马明宇更是昏昏欲睡,头慢慢垂下去,又极快的抬起,等听了一会,脑袋又慢慢垂下去。王凤起一阵无趣,只好加快了诵读的速度,有一些内容就略了过去,免得又臭又长的讨人厌。

    等王凤起念完工作报告,唐逸微笑道:“我们督查室上半年的工作还是被厅领导肯定的,高于真厅长特别表扬了王凤起同志,很多疑难杂症在凤起同志手里都迎刃而解,咱们都要向凤起同志学习啊!”

    王凤起拿起茶杯喝茶,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在寻思什么。

    唐逸又道:“马老,您对上半年的工作怎么看?这里您最德高望重,您来说说。”

    马明宇啊了一声,有些窘迫的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刚才,他尽顾打瞌睡了,根本没听到王凤起工作报告的内容。

    唐逸就微笑对王凤起道:“凤起,看来你刚才漏掉的内容不少,回头你将上半年的报告给马老看一眼,还有,以后类似报告起草都给马老看看,让马老帮着把把关。”

    “马老,给您加担子您没意见吧?”唐逸笑呵呵转向了马明宇。

    马明宇连连点头:“我这把老骨头还能顶点用,架得住。”小王几个年青的就呵呵笑,王凤起也笑,只是笑得不大自然,都知道马明宇最喜欢倚老卖老,除了唐逸这个正印主任他还比较顾忌外,对督查室其它同志向来横挑鼻子竖挑眼,很不得人心,都希望给他找点事作,但谁也不愿意和他共事,现在这烫手山芋却是送到了王凤起手里。

    唐逸又道:“马老没意见就最好,那咱们议议下半年的工作。”

    过场会议,无非是说些冠冕堂皇的话,但会议结束前,唐逸放下茶杯,说:“大家也知道,我们督查室经常经手一些敏感的案子,为了提高督查室的工作效率,我有这么个提议,咱们成立督查三科,主要就是处理这类敏感案件,当然,督查室人员不扩编,遇到这类案子时,就从一科二科临时抽调些精干同志过去,平时一二科编制不变,大家觉得我这个提议怎么样?”爬-飘天文学-文字首发站,注册会员就能下载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