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三十四章 “铁拐李”

三十四章 “铁拐李”2017-11-8 23:43:42Ctrl+D 收藏本站

    九月入秋,天气渐渐凉爽起来,春城的早晚甚至有些冷,唐逸也换上了秋装,黑色小领口西装,越发给他添了几分帅气和儒雅。

    过去的一个月中,在督查室催办下,春城市公安局捣毁了几个乞讨集团,当看到一些小乞丐的父母不远千里赶来春城认亲,抱头痛哭的场景,唐逸很是欣慰,当然,也有一些孩童被拐卖时年龄很少,一时间却是找不到父母,也只有暂时安置进孤儿院。

    春城饭店的改制也终于尘埃落定,春城饭店改组为辽东春城饭店股份有限公司,原春城饭店固定资产折成国家股,占55%,祥顺贸易公司注资一千万,占44%,另外1%私人股,由春城饭店职工出资购买。而督查室现在的重头戏就是跟进新股份公司的改组情况。

    不过唐逸没想到的是最后能入主春城饭店的既不是港商李家,也不是很可能获得刘飞和田卫兵两个公子哥支持的陈方圆,而是另一家凭空而起的贸易公司,现在春城饭店股份公司的总经理是苏梅,以前春城饭店的公关部经理,那个艳美的少妇。她是作为祥顺的代表出任春城股份公司的总经理。

    尘埃落定的当天唐逸接到了萧日的电话,萧日在电话里说,万宝贸易是被刘书记一口回绝的,刘书记亲自作了指示,无论如何不能将合营权交到万宝贸易的手里,萧日也没有办法。

    唐逸也只有苦笑,或许是刘飞真的去求他家老爷子了?才弄得适得其反?其中内情就不足外人道了,唐逸和陈方圆通电话时,这个陈叔倒是乐呵呵的,他倒不一定要去春城饭店插一手,做生不如做熟,他现在正忙着开始张罗在春城开超市,有了那笔贷款。他完全可以在春城起一家最大的超市。

    唐逸给刘飞通过电话,但刘飞显然心情有些恶劣,没和唐逸多说什么,唐逸想安慰安慰他也无从开口。

    唐逸还接到了田卫兵的电话,田卫兵这人城府深,做事很圆滑。他大概以为陈方圆没有拿到饭店的经营权唐逸肯定懊恼,打来电话问候,当然,他是不会提春城饭店一事的,只说要请唐逸喝一杯,散散心。

    唐逸那晚倒也和他在酒吧喝得尽兴而归,田卫兵真的有心讨好人,那句句话都能说得暖人心。这点儿上唐逸却是颇为不及,对田卫兵,唐逸就更多了一分警惕。

    不过唐逸也在思索春城饭店地经营权到底落在了谁的手里,却又总是琢磨不透,外面风传苏梅是张省长的情人,却不尽然,小道消息固然是无风不起浪。但不能尽信。

    省委大佬们之间的博弈,最高的境界却是和棋。唐逸渐渐悟通了这个道理,或许,站得越高,越要明白要怎么样和棋。

    晚上下班前,唐逸又接到了田卫兵的电话,唐逸就笑:“怎么?又去喝酒?”

    田卫兵却是叹口气:“心情不好,这次要你陪我散散心!”

    唐逸满口答应,却也佩服田卫兵,两人关系还没亲密到可以互吐心事呢。但他郁闷时却想起找自己,不由得不让人生出亲近之心,可惜,两世为人地唐逸对这些却早就看得透了。

    和田卫兵喝酒照例还是天堂歌舞厅,田卫兵这圈人和刘飞那一圈好像两个平行线,出没的地点绝不相同,倒省了唐逸尴尬。

    唐逸进了包厢就是一皱眉,昏暗的夜灯下,包厢里坐了三四个人,张嘉嘉也赫然在列。只是她没有浓妆艳抹,而只是穿了一身牛仔装,看到唐逸拧门进来张嘉嘉吓得唰一下站起来,灯光昏暗看不清楚,只怕她脸都白了。在督查室久了。自然慢慢体会到唐逸这个领导的威仪,加上先入为主的那场风波。也就不由得她不怕唐逸了。

    见唐逸进来,几个年轻人就都和田卫兵告辞,唐逸对张嘉嘉笑笑,说:“嘉嘉,今天没画得跟鬼似的,不错!”恩威并施是御下的不二法门,果然,张嘉嘉仿佛一瞬间就有了神采,喜滋滋和同伴走出。唐逸坐到田卫兵身边,见田卫兵拿着一大杯啤酒出神,就笑:“怎么,春城还有能让你田公子郁闷的事儿?”

    田卫兵露出一丝苦笑:“我算什么公子?不过一受气包罢了。”

    唐逸却见他似乎是真心地感慨,一阵奇怪,放下包,拿起桌上早为他摆好的啤酒,浸了一口,说:“啥事儿?说来听听?”

    田卫兵叹口气:“天华被人打了,折了一条腿,粉碎性骨折,医生说以后也只能靠拐杖辅助行走了。”

    唐逸一愕,喝了口酒,却不说话。

    田卫兵扭头看着唐逸:“我知道,你看他不顺眼,其实这些日子我也和他远了,但他被人这么欺负,我总觉得不是滋味。”

    唐逸就问:“报案没?”

    田卫兵再次苦笑:“看看,你又给我打官腔,报案?有用吗?敢打他的人就不怕这个。”

    唐逸心里有了点谱,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儿?”

    田卫兵摇摇头,拿起酒杯很郁闷的灌了一口,抹抹嘴:“刘书记的儿子干的!谁敢管?我们那老头子,唉……”摇头叹息。

    唐逸心里却明镜似的,省委大佬们刚刚和棋,田书记又怎么会为了一个渐渐没了用途地棋子出头?

    田卫兵又说:“李家是不会罢休的,这事儿啊,我看八成还得落在你的头上……”说着话,他看向唐逸,想从唐逸的脸上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但很快他就失望了,心里也叹口气,和唐逸接触越久,就越觉得这个人可怕,心机太深。

    唐逸这才明白田卫兵叫自己来的用意,这起严重的伤人案。执法部门不能尽快落案的话,李家肯定向上反应情况,不管怎么说,李家也是港商,而且在辽东外商投资中,李家也属于前列。怎么也有些影响力,这个案子多半就会被省委转给督查室督办。

    田卫兵找自己,是希望自己能帮他一把吧,毕竟李天华被重伤,他怎么也有兔死狐悲之感,而且,说不定他和李天华已经纠缠的太深,容不得他不帮他。

    唐逸轻轻点点头。说:“田哥,这事儿你也别急,案子还没转到我手里呢,这是哪天的事儿?”

    “昨天。”田卫兵郁闷的吐出口长气。

    唐逸点点头:“也就是说,李天华还在医院,这案子落到我们这儿怕是最少要十天半月,你再等等。到时候咱们再研究。”

    田卫兵闷闷地点头,举起酒杯,说:“来,干一个!”

    看着那大杯地黑啤,唐逸一阵苦笑……

    果然不出田卫兵所料,这桩悬疑而敏感的案子因为牵涉到港商,十几天后,案件被转到督查室跟进,唐逸仔细研读了公安机关的调查报告,没证人。没目击者,只有李天华自己的证供,说是刘飞用钢管将他打的重伤,但刘飞偏偏又有时间证人,证明当时他不在现场,而是在金太阳歌舞厅喝酒玩耍。证人还不少,歌舞厅领班,服务生,还有刘飞的一些狐朋狗友,徐军也在其中。最令唐逸哭笑不得地是两名职业为流莺的酒吧女也是证人,证明不但事发时,就算事发一小时后,刘飞还在宾馆与她俩玩双飞,当然。刘飞和这两名酒吧女已经被公安机关进行了相应处理。拘留外加罚款,那家宾馆也跟着倒了霉。被勒令停业整改。

    唐逸看得一阵摇头,这个刘飞,还真是祸害人的祖宗。

    正看卷宗呢,电话响了起来,唐逸接起,田朝明和蔼可亲地声音传来:“小逸,怎么样?忙不忙?”

    唐逸一怔,难道他有心插手这个案件,边琢磨边道:“正看涉及刘书记儿子的那桩伤人案呢。”

    田朝明啊了一声,就说:“这个案子很敏感啊,还有,你和刘飞认识是不?”

    唐逸却想不到他记得这么清楚,就笑着说:“是啊,在延山时见过,人不错。”

    田朝明就说:“总之秉公处理吧,不过记得,稳定第

    唐逸明白他的意思,恩了一声。看来田朝明却不是为了刘飞的案子而来。

    果然田朝明就转了话题:“小逸啊,分到检察院那位同志你还有联系吧?她习惯检察院的生活吧?工作表现怎么样?”

    唐逸不知道他突然间问陈珂干嘛,琢磨着回道:“有,我们是很要好地朋友,她工作挺能干地,多次被领导表扬,可没丢田叔的脸。”

    田朝明就哈哈笑:“那就好,那就好。”

    说了几句闲话,田朝明就挂了电话,唐逸却是满头雾水,琢磨了好久,也不知道他打这个电话地含义,是自己错漏了一些信息?仔细回想,却又不像。

    甩甩头就不再想这事儿,按了电话内线,叫王凤起和王湛生来他办公室,敏感案件,自然要交给三科。不过虽说交给三科,但这类敏感案件他这个正印主任又怎么会不跟进,想来被渐渐架空的王凤起很有些恼火,进了唐逸的办公室,脸上不挂一丝笑容,明白无误的传递着不满地信号,可见他这阵子有多么郁闷了。

    他这样的表现,倒令唐逸更为警惕,他不像这么喜怒言于色的人,这般刻意做作是为了要自己轻视他?

    唐逸将卷宗交给王凤起,叫他和小王抽调人手,跟进这件事,先期工作就是去公安局调查核实情况,自己等他们三科的报告,跑腿的事王凤起做,真正跟进当然要唐逸来管。

    王凤起一言不发,拿着卷宗出门,小王想继续和唐逸聊两句,唐逸却已经指指王凤起的背影,努努嘴:“多学学,做工作就要像王主任这样雷厉风行!”

    小王笑着说是,忙起身跟了出去。

    唐逸拿起电话,拨了刘飞的号儿,电话里,音乐嘈杂,人声鼎沸,刘飞大声嚷着:“谁啊?谁?”

    唐逸微微叹口气,说:“是我,你出来说!”

    “嘭”一声关门声,音乐渐渐小了,刘飞就笑:“是为了那案子吧?”

    唐逸说:“知道就好,这么大事儿,也不和我通个气。”

    刘飞呵呵笑道:“我可是被冤枉的,你要帮我作主啊!一定要还我一个清白,妈的李天华那小子得罪人多了,不知道被谁打了就赖在我头上。”

    唐逸没追问到底是不是他作的,如果刘飞突然承认是他呢?不管是谁,唐逸也不想落什么把柄在人手里,或许,是因为和刘飞还没到可以交心地地步吧,而因为刘飞的身份,只怕唐逸永远也不会和他交心,大概也只有延山的陈达和才能令唐逸不是那么戒备。

    唐逸叹口气,却是有些想念大咧咧的陈达和了。

    “喂,叹什么气?我是认真的,真是我作的话,还能对你保密?”刘飞不满的喊起来,倒令唐逸一阵内疚。或许,真的不是刘飞干的?

    “不是就好,如果是你作得,我可不会徇私舞弊。”唐逸笑呵呵说。

    刘飞嘿嘿笑道:“别和我打官腔,喂,来喝一杯,我可怪想你的!”

    唐逸就笑:“我怎么去啊?现在可是督办你地案子呢,改天吧,等还了你清白再说。”

    刘飞大声说好,挂了电话。爬-飘天文学-文字首发站,注册会员就能下载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