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三十七章 斗一番(上)

三十七章 斗一番(上)2017-11-8 23:43:46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王凤起兴冲冲的每天干劲十足的跟进李天华案,唐逸也只有苦笑,这几天,他感觉综合楼里的干部看自己眼光都怪怪的,以前总喜欢亲热的和自己聊上几句的几个处干也明显冷了,见了面只是淡淡打个招呼。也难怪,隐约知道自己省委领导里有靠台的会以为是省委大佬之间的博弈,看不清事情眉目前当然要紧着划清界限,免得到时候吃落挂。消息不灵的干部呢,那就肯定以为自己是寿星公上吊---找死呢。

    甚至田朝明也打来电话含含糊糊套自己的口风,也难怪,这种事田卫兵是肯定不会让他老子知道的,而自己好像突然发了疯似的搞李天华案,田朝明就不得不寻思是不是上面对辽东省委班子有什么新看法了,官场上就这样,人人喜欢莫测高深,自己也不能免俗,田朝明又哪里会知道自己这个唐家嫡系委实对唐家的动作不怎么了解,更勿论会由自己挑起一些事端了。

    大概田朝明也想不到吧,他眼里特别优秀的这个唐家子弟会连自己下属都搞不平,却是被手下人推进了水深火热之中。

    唐逸有些一筹莫展,这个敏感的时候,也不好和刘飞通话,其实他倒是真的想听听事件真实经过的。

    下班后唐逸驾车来到了旭日酒吧,这是真正的酒吧,环境清雅,音乐潺潺,令人进来里面就有心旷神怡的感觉。

    唐逸坐了临窗的隔间,要了一瓶长城彩标干红,慢慢酌了起来,他没有借酒浇愁的习惯,但突然觉得有些累,很想放松一下,也想找个人聊聊。

    想了想,就拿出电话呼了陈珂,给陈珂留了言。当时汉显bp机刚刚问世,三千多一台,据说到8月份,整个春城汉显的销量也不过几百台。

    当看到白色捷达停在酒吧外,英挺秀气的陈珂从车里出来时,唐逸就笑了。心里有着莫名的轻松,然后,慢慢挂上了窗帘。

    陈珂撩帘进了隔间,看到唐逸对自己笑,不由得低头看看自己的服饰是不是有什么古怪。

    唐逸好笑的敲敲桌子,说:“坐吧。”顺手掏出烟,点了一根。

    “哥,你有心事?”陈珂坐在对面。关切地看着唐逸。

    唐逸微笑:“我能有什么心事,就是想你了,和你坐一会

    听唐逸哄自己,陈珂嘻嘻笑了一声,却又看着唐逸说:“就知道骗人,你在女士面前从来不吸烟的,还说没心事?”

    唐逸就笑:“你是女士吗?充其量是个假小子!”

    陈珂瞪了唐逸一眼。拿起酒杯喝了一大口红酒,喝得急了,被一下呛到,随即剧烈咳嗽起来,唐逸忙递过纸巾,随着陈珂的咳嗽,白皙的脖颈下,被深蓝上装紧紧束缚的高耸轻轻的起伏,看得唐逸一呆。

    陈珂拿着纸巾擦嘴,随即看到唐逸目光注视地方向。脸上一红,咬着嘴唇道:“假小子有啥好看的?”

    唐逸嘿嘿一笑,就拿起酒杯喝酒,嘴里道:“陈叔可是快疯了,那天一天给我打了八个电话,问bp机的事儿。”

    陈珂轻笑:“还不是因为你?害得我们老陈同志吃不好睡不好的,那天,说要搬来和我一起住呢。”

    唐逸就说:“要不?和他说实话?你现在是我的秘密情人?”

    陈珂俏皮一笑:“这可是你说的,那我可真的和他说了啊!”

    唐逸耸耸肩:“随便你。”

    陈珂白了唐逸一眼:“我要真说了你还不得杀人灭口啊?”唐逸就呵呵干笑。

    驾车回家的路上,唐逸脑筋却是出奇地清醒。往常想不到的事仿佛也突然豁然贯通,眼前又浮现出陈珂可爱的笑脸,和这个小丫头在一起,自己却是能真正的放松。

    客厅里,兰姐和往常一样在玩《大富翁》。唐逸也懒得理她。却是进宝儿房间,抓着宝儿小花辨不许她再写作业。宝儿哼哼唧唧了一阵,就嘻嘻笑着抱着唐逸说好,我陪叔叔玩,唐逸却轻轻拍了她屁股一下,说:“禁不住诱惑!该打!”宝儿只好委委屈屈又坐到了写字台前。

    这几天唐逸晚饭都没好好吃,这次又自己泡了杯泡面,兰姐见到唐逸泡面才有些局促的站起来:“唐主任,您还没吃呢?我,我给您弄个小炒吧?”

    唐逸摇摇头,说:“去,屋里陪宝儿去,我玩会游戏。”兰姐就乖乖进了房,脑子里却全是自己这个“钱夫人”买了多少地,下一步该在住宅区建哪个类型建筑的事儿。

    唐逸脑海里渐渐有了计划,也忙着自己去部署,偶尔和王凤起通通气,听着进展,公安机关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侦破工作,甚至已经再一次召刘飞问了话,每次通气,唐逸都是称赞王凤起一番,更叫他们继续跟进,速度要快,步子要大,有时候,王凤起目光中就不免露出些迷茫,或许,是因为他真地不知道唐逸在想什么吧?

    其实想想,事情闹大,王凤起就真的不怕吗?或许他最初的本意是想给唐逸出出难题,而在唐逸想法子掩饰解决时找到机会攻击唐逸,但现在唐逸没事人似的,放手因由他去搞,眼见事情越闹越大,他又怎么会不心惊胆战?但现在,事态的发展却已经不是他能控制的了,因为一些无形的手已经伸了进来,搅动了这滩浑水,例如田卫兵。

    这天唐逸刚刚上班,就接到了高于真的电话,要他来办公室一趟,唐逸忙放下文件出屋。

    这些天,组织部传出了一个信息,就是高于真很可能会在这次干部考核中得到提升,据说会调为正厅级,副秘书长,兼任办公厅常务副主任。其实几个办公厅副主任中,倒也有一名正厅级副秘书长,但是名老同志,基本处于半退休状态,高于真如果这次真的被提升,则一直以来的副主任之争也就尘埃落地,办公厅地日常工作就会真正由高于真主持了,而不像以前,虽说是常务副主任,但迟迟没有调级,也难免令一直盯着这个位子的其它几个副主任浮想联翩。

    唐逸进了高于真的办公室,高于真正埋头批示文件,见唐逸进来,就放下了笔,微笑道:“怎么样?李天华那桩案子很头疼吧?”

    唐逸知道,王凤起多半就和高于真透过话,将所有事都推在自己身上,这一步王凤起是必须走的。

    听高于真问,唐逸微微点头,随即说:“最主要是能查清楚事实真相。”

    高于真叹口气:“是啊,很多事事在人为啊,就怕没有做事的人。”

    这话倒好像鼓励唐逸往下查了,唐逸不由得奇怪的看了高于真一眼。

    高于真琢磨了一会儿,问唐逸:“听说你家里环境很不错是吧?还雇了保姆?”

    唐逸叹口气,心知早晚也会有这么一出,无奈的点了点头。

    高于真微笑:“看来你早就有思想准备嘛,看你这样,我倒踏实了。”说着就从桌上拿起一封信,说:“信访局收到的匿名信,本来这种信很多都是诬告,信访那边也都不大当回事,但这封写得有鼻子有眼的,你看看。”

    唐逸走过去接过信,就站着拆开看,信里,当然就没什么好话了,无非是说督查室主任唐逸作风有问题,借雇佣保姆的名义掩饰自己地风流债,其实保姆母女是唐逸的情人和女儿。

    高于真又笑道:“要说呢,这信还真禁不起推敲,看来写信的人对你还是不了解啊!你才多大年纪,就有了那么大的女儿?这不可能嘛!再说了,你又没结婚,何来情人的说法?”顿了一下又道:“不过嘛,无风不起浪,私人生活上,还是多注意一点地好,尤其是咱们厅,是省委领导地大管家,一定程度上就代表了省委,作为办公厅干部,就更要洁身自好。”

    唐逸听了微微蹙眉,这话可有点重了,似乎在暗示自己生活作风不检点似的,看来王凤起平日功夫没白下,高于真心里,想来渐渐对自己有了看法。

    这封信又是谁写地呢?王凤起?看来不像,王凤起的话就不会将宝儿说成是自己女儿,想了想,也没什么头绪,督查室这个位子,可以结识很多人,同样也会得罪很多人,这种事查是没办法查的。

    但听着高于真轻轻叹息,唐逸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了。爬-飘天文学-文字首发站,注册会员就能下载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