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四十二章 春城饭店(下)

四十二章 春城饭店(下)2017-11-8 23:43:51Ctrl+D 收藏本站

    接下来几天苏梅对唐逸的态度倒没什么变化,还是喜欢凑在唐逸身边说话,这不,一大早,苏梅就跑来约唐逸一起去吃早餐,倒是把唐逸搞得一愣,她表现的可是有些过了,被人看到怎么想?

    苏梅却是进了唐逸房间,当然,她没有关门,这点避忌她还是注意的。

    唐逸正琢磨怎么打发她,房间电话忽然响了起来,唐逸走过去接起,是个低沉的男音:“唐主任?我是秘书处张震啊,还记得我吧?以前一起吃过饭。”

    唐逸微微一怔,张震?他倒是知道,张省长的秘书,不过两人并不相识,他好端端打来电话干嘛?至于说一张桌子上吃过饭,这些都是套话,倒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唐逸笑着说:“你好你好,怎么会不记得呢?”

    两人寒暄了几句,张震就说:“是这样的,春城饭店改制的事儿张省长一直很上心,也希望经过这次成功的改制,春城饭店能成为我省的纳税大户,张省长昨天还念叨呢,工作组虽说是为了接待宾馆搞调研,但也要注意发现改制中出现的种种弊端,对酒店的工作,咱们还是有指导权的。”

    唐逸应着,那边张震又转述了几句张省长关心春城饭店的话,最后笑道:“唐主任,其实我也是瞎操心,不过为领导排忧解难可不就是我们这些小秘书的分内事吗?”

    唐逸恩了一声,笑道:“我知道了,谢谢张秘书关心。”

    挂了电话,那边苏梅娇笑道:“唐主任,可以去吃早餐了吗?”

    张震的话是含糊不清的,但苏梅大早上就巴巴来找自己,接着就来了这么个电话,唐逸马上就明白自然是因为自己的那条建议,难道。苏梅真的和张省长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唐逸玩味的看了眼苏梅,说:“早餐就不一起吃了,我赶着写工作报道,我得把早先和你提的意见写上去。”

    苏梅脸色微微一变,没有多说什么,转身走了。

    唐逸虽然谨小慎微地观察着省委大院。尽力避免着陷入一些看不清的漩涡,但既然是省委交代给自己的工作,自己是必定要作好的,这不同于刘飞的伤人案,那件案子说实话到现在唐逸也不知道是不是刘飞作的,后来几次和刘飞喝酒他都没再提这个茬。但不管是不是刘飞作地,那案子闹大,只会引发一场政治斗争。

    春城饭店这档事儿和刘飞案截然不同。是正常的工作程序,省委既然交到了督查室,自己就要作好这个工作,不偏不倚的提出自己的意见,至于最后怎么解决,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张省长不喜欢这个意见。大可以最后否决。

    而且唐逸总觉得,张省长不会无聊到真的叫秘书给自己打电话暗示,毕竟这意见自己只和苏梅一个人谈过,给自己打电话那不就等于向自己泄露他和苏梅的关系吗?自己是一般干部他倒可以不在乎,但他可是知道自己的身份,怎么可能会泄露这种信息给自己。

    唐逸一整天都闷在房里写报告,晚上地时候王主任突然敲响了唐逸的门,进屋就发牢骚,原来工作组的调研已经接近尾声,过几天就会撤离春城宾馆。王主任就和苏梅提意见,要求撤离前再安排一次舞会,却被苏梅毫不犹豫的拒绝,王主任在唐逸房间里还气得嘴唇直哆嗦,可见刚刚苏梅肯定拿话呛得他厉害。

    唐逸就笑:“一次两次舞会,办不办又咋了?至于这么生气吗?”

    王主任涨红着脸:“这不是舞会不舞会的问题,而是她苏梅人品的问题,以前她作公关部经理的时候,敢这么不听话吗?现在倒好,尾巴都翘到天上了!”

    唐逸本来懒得理他。但看他愤愤不平地样子怪可怜的,就好像吃不到糖果的小孩儿,就给他出主意:“你那么想跳舞不会自己去舞厅啊,二楼不是有大舞厅吗?随便进的那种,要她安排干嘛?”

    王主任眼睛一亮。就说好。但一定要拉着唐逸一起去,唐逸被他磨得没办法。只好放下手头的工作,跟他进了电梯。

    王主任却是按了三楼的电钮,笑嘿嘿道:“去小舞厅转一圈儿。”唐逸没有说话。

    三楼小舞厅外,唐逸和王主任却是遇到了苏梅,苏梅穿着蓝色职业套裙,肉色棉袜,倒也靓丽迷人,她刚刚从小舞厅出来,脸色有些难看,见到唐逸和王主任点头,算是打招呼,就想走掉,王主任叫住她:“你不说小舞厅搞装修,这几天不开放?里面咋有人跳舞?”

    小舞厅隔音效果很好,在苏梅关门的一瞬间,潺潺的音乐仿佛也被关在了门里。

    苏梅站住,显然心情不怎么好,说:“你喜欢跳舞就进去!别烦我!就怕你没那个胆儿!”

    她心情不好,王主任却是舒畅起来,笑道:“我有啥不敢进的?里面还是龙潭虎穴咋了?”

    苏梅冷笑:“不是什么龙潭虎穴,就是郑参谋在里面呢。”

    王主任脸色立时就是一变,回头讪讪对唐逸道:“咱走吧,”苏梅就是连声冷笑。

    唐逸就有些好奇:“郑参谋是谁?”

    王主任边拉着他向电梯那边走,边说:“妈的一个兵痞,最不是东西了,隔三差五就在春城饭店招待他朋友……”

    电梯迟迟不上来,王主任却是痛骂着这个郑参谋,唐逸却也渐渐听明白了这个郑参谋地身份,是驻春城36172部队司令员的儿子,特别跋扈嚣张,而且最喜欢在春城饭店招待他朋友,以前王主任吃足了他的苦头。唐逸听到这儿倒是微微一笑,军队和地方是两个体制,地方上的干部吃不惯军队那一套很正常,而且外面一般人不清楚,以为36172部队的最高首长叫司令员。唐逸却是知道,36172不过是沈阳军区第三集团军下属的步兵师,驻扎在春城附近,这个所谓的司令员应该就是师长吧。

    但听着接下来的话唐逸却是微微蹙眉,王主任说,这个郑参谋不仅仅在春城饭店称王称霸。更有一次在春城街头就明目张胆地聚众殴打交警,更将随后赶来的交警队大队长打得脾脏出血,最后这事儿也不了了之,地方上,根本就管不了军队地事儿。

    军人殴打交警的事唐逸倒是有所耳闻,但那大多是兵痞遇到了警痞,如果高级将领的孩子,那这情况可就不一样了。传出去,会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

    唐逸就皱眉问:“部队首长就不管管他地儿子?”

    苏梅也站在一边等电梯,这时冷哼道:“谁知道,没准儿他老子就是个老兵痞,什么玩意儿,和他跳个舞也动手动脚地!”显然刚才吃了亏,骂起郑参谋。倒和王主任唐逸有些同仇敌忾地感觉。唐逸微微蹙眉,电梯一响,门开,看到电梯里面的人,唐逸却是愣了一下,最前面地正是大周,不过他们都穿着便装,大周捂得挺严实,大概穿了棉裤棉袄,抹着汗正嘟囔:“真他妈热。”抬头就见到唐逸。大周一愣,然后下意识敬个军礼:“姑爷少爷!”

    大周身后几人也都笔直立正敬礼:“首长好!”

    唐逸无奈的笑道:“早说了叫我唐逸。”伸手和大周握手:“你怎么来这儿啦?小妹呢?”又对后面那几个军人道:“别乱叫,我是什么首长了?”心里叹口气,瞥了眼苏梅和王主任,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都目瞪口呆的发怔。

    大周憨厚一笑:“小姐回北京了。”一边规规矩矩回唐逸说话,一边用胳膊挡着电梯门。

    唐逸看得好笑,刚想叫他们从电梯里出来,突然小舞厅门嘭得被撞开,一名女孩儿跌跌撞撞冲出来。正是小梅,小梅满脸惊惶,一眼就看到电梯口地苏梅和唐逸几个人,几步跑到苏梅跟前,说:“经理。我。我不陪他跳了,经理。求求你了!”

    苏梅叹口气,轻轻点了点头。

    这时舞厅门又被咣一声推开,从里面走出一个满脸通红疙瘩,敞着绿色制服的凶相男子,接着,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又从歌舞厅涌出四五个人,看身条都很健硕,应该是军人。

    “妈的跑什么跑,不就跳个舞吗?老子能吃了你啊?!”长得挺凶的男人指着小梅就骂,小梅吓得簌簌发抖,躲在了苏梅身后。

    苏梅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郑参谋,给我个面子,别和小女孩儿计较。”

    郑参谋骂骂咧咧道:“不行,今天老子一定要她陪着跳。”过来就想抓小梅,却不想被一只有力的手抓住了自己手腕,用力挣了一下,竟然挣不开,一抬眼,看到面前是一个清秀青年,瞪眼道:“放开,***找死啊?”

    大周几个见起了争执,忙从电梯里走出,这才见到郑参谋,大周就哈哈一笑:“自己人自己人,郑老弟,算啦算啦!”

    郑参谋这时候也看到了大周,奇道:“周哥,这人你认识?”

    大周点头。

    唐逸看了大周一眼,就放开了抓着郑参谋地手,微微一笑:“别给军人抹黑,也别给你老子抹黑。”

    郑参谋脸马上涨红了,一个个疙瘩更是红得吓人,指着唐逸骂道:“妈的你有病啊,给脸不要脸咋的?”

    唐逸冷笑:“你在地方胡作非为郑师长知道不?告诉你,再有下一次,我一定会向他反应情况!”

    郑参谋脸都气绿了,一摆手阻止大周说话,说:“周哥!你啥也别说了!今天我要治不老实这家伙我他妈就不姓郑!”

    说着就挥手:“把这小子给我捆起来,拉回咱军区大院再好好拾掇他!”

    唐逸回头对王主任道:“去报警!”

    王主任和苏梅都傻了,听唐逸的话更是心里叫苦,报警?警察敢管他吗?”

    大周忙笑呵呵拦在唐逸身前,说:“郑参谋,算啦算啦!”

    郑参谋上了脾气,大声道:“周哥,你啥也别说行不?今天我非得治治这小子!”

    大周微微点头,“好。我啥也不说!”突然一个反手大耳刮就砸在郑参谋脸上,郑参谋怪叫一声,跄踉后退,大周跟上去就是一脚,正踹在他胸口,郑参谋闷哼一声向后栽倒。

    大周身后那三名军人也极快动手。噼里啪啦,横推侧踢,异常麻利的将围过来准备动手抓唐逸的几人打倒在地。

    大周这两下下手很重,普通人早就晕了过去,郑参谋眼冒金星,但他毕竟从小接受军事训练,体质是极好的,尚没有晕倒。迷迷糊糊撑着地坐起,就听几声女人尖叫,接着脑门上,被顶了一个冷冰冰的家什,迷茫的抬眼一看,黑洞洞的枪口就在眼前,他激灵一下出了一身冷汗。脑袋马上清醒过来。

    大周绷着脸:“你他妈什么东西?和谁耍横呢?信不信老子一枪毙了你!”

    郑参谋却是嚣张惯了,大声道:“周大山,有本事你就开枪,看最后谁吃亏!”

    大周冷冷一笑:“不用提醒我,我知道你老子是谁!别说毙了你,就算你老子在这儿要动我们姑爷少爷,老子照毙不误!”手就慢慢扣住了扳机。

    郑参谋却是彻底蒙了,他知道大周地身份,宁家那个美女上校地跟班,听说是宁家出来的人。只是大周一向和蔼可亲,几天下来,就和他处得哥们似的,今天也是他做东,请大周来喝酒跳舞,却不想大周突然就翻了脸,看他充满杀气的脸,郑参谋只觉得裤裆一热,竟是尿了。

    “周……周哥,别……”郑参谋终于服了软。

    大周冷哼一身。站直了身子,又是一脚,将郑参谋踢得躺下。

    那边郑参谋的跟班也都被枪指着,乖乖的蹲在地上。

    唐逸苦笑,幸好三楼是接待贵客地各种娱乐场所。不对外开放。不然只怕春城饭店早就炸锅了。走过去拍拍大周肩膀,说:“没事吧。”

    大周呵呵一笑:“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说着就回头对蹲成一圈的那几个人喊:“过来搀着你们地郑参谋回营区。”

    大周临走前低声对唐逸道:“明天早上我给您打电话报平安,如果您接不到我的电话,就将今天的事告诉小姐,您今晚也小心些。”

    唐逸微微点头,想不到大周还挺谨慎的,其实出现大周几个人被郑师长报复的概率大概可以用亿分之一来形容,别说是打了郑参谋几下,就算打折他两条腿郑师长也得忍下这口气,只怕是担心他地前程多一点。大概大周是从小见惯了他爷爷地作风,所以才这般小心谨慎。

    大周这些“野蛮军人”离去,小舞厅里偷偷向外张望的女舞伴们才溜出来,七嘴八舌向苏梅打听出了什么事儿,苏梅深深望了唐逸一眼,回头安抚那些女孩子,大声叫她们保密,倒好象故意说给唐逸听似地,其实除了小梅,其它女孩子都离得远,根本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逸拉着晕晕乎乎的王主任进了电梯,再看唐逸,王主任可就从心里敬畏起来,王主任因为郑参谋的事不止一次向政府办反映过,听说政府办更反映到了主管裘副省长那儿,可是裘省长说会和部队沟通,结果沟通到现在也没解决问题,而唐逸莫名其妙的几个朋友,不,应该是部下,叫他首长嘛,莫名其妙地几个“部下”就将郑参谋收拾了,话里话外提到郑师长也有那么几分居高临下的神气,这能不叫王主任敬畏吗?

    唐逸叹口气,说:“今天的事别说出去,知道吗?”王主任连连点头,唐逸却是知道,如果就王主任一个人在场还好说,但还有其他人在,想让人保密可就难喽。

    第二天晚上,苏梅就为工作组组织了欢送舞会,王主任就在唐逸耳边打小报告:“唐主任,她这是想巴结您,您可得小心那女人,她水深着呢。”

    王主任现在在唐逸面前就好像下属一般,对唐逸比对他的主管办公厅主任还恭敬,看得那些工作组成员无不惊讶。

    小舞厅里,唐逸没有下场,坐在茶几旁喝茶,看着翩翩起舞的男女,唐逸摇摇头,耳边传来一声娇笑:“唐主任,咋了?唉声叹气的?”

    唐逸回头一看,苏梅笑眯眯站在自己面前,她打扮得非常靓丽,穿了一身雪白的薄羊绒套裙,上衣的下摆和裙子的下摆上都缀着淡淡的浅蓝色牵牛花,看上去素雅却又活泼。套裙地质地很有弹性,紧紧围裹着窈窕却又丰满的躯体,将胸部和臀部突出地展现了出来,而坠及脚面的长裙又显得飘逸洒脱。头发做成了披肩的大波,墨黑的波浪更加衬托出面部的粉白和樱唇的红润。伴随她一起飘来的还有高级法国香水那淡雅却又毫不含糊的芬芳。

    唐逸点了点茶几,苏梅就在对面坐了下来,唐逸说:“你们的接待工作有些问题,服务员都成了陪舞小姐,这风气不好。”

    苏梅叹口气:“你以为我愿意啊,但你想想,高级领导跳交谊舞地话大多会叫省歌舞团的女孩来伴舞,杂七杂八的工作组考察团咱不用理,最怕的就是你们这种不上不下的,要跳舞,怎么办?我不牵头组织服务员地话就会得罪一大票人,我也难啊,再说,我也不是强逼她们,都是自愿地,有的职工还就好这口儿呢。”

    苏梅说到这儿又嫣然一笑:“当然,唐主任既然不喜欢,我明天就下文,以后再不许春城酒店地服务员陪舞。”

    唐逸看了苏梅一眼,没有说话。

    这时候“嘀嘀”的响声,苏梅从腰间拿出bp机,微微皱眉,就扔到了桌上。

    唐逸就随意问了一嘴:“要不要回电话,我这有。”

    苏梅摇头:“不用,是我爱人,烦死。”

    唐逸默然,前几天他见过苏梅丈夫一面,戴个眼镜斯斯文文的,据说是教师,人看起来很不错,在苏梅面前更是唯唯诺诺,看起来是很爱苏梅的。

    “我知道,在你们眼里,我是个坏女人,唉,坏就坏吧。”苏梅拿起了果汁,喝了

    唐逸却是没心情听她“倾诉心事”,女人最喜欢用这招来博得同情。

    唐逸刚刚想借故离开,苏梅突然道:“其实我的情人是张震。”

    唐逸一愕,转头看向了她。

    “祥顺的贷款就是他帮我办的,张省长很喜欢他,这个人在省城的能量不是一般的大,背后人们都叫他省城第一秘。”

    唐逸拿起了茶杯,慢慢喝茶。

    “我在护理张省长时认识了他,也无力反抗他,呵呵……”苏梅笑笑,“也许是不想反抗吧,那时候的我可是做梦都想日子过得好一点。”

    唐逸放下茶杯,淡淡道:“你为什么和我说这些?”

    苏梅眨眨眼,说:“投靠你,不成吗?”爬-飘天文学-文字首发站,注册会员就能下载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