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章 走马上任

第一章 走马上任2017-11-8 23:43:59Ctrl+D 收藏本站

    身着深灰色服装,胸前佩戴着红色领袖像章,打扮得有些像国内六十七年代的风格,他们走在安东的大街上,尽管表情自然,神态端正,但路人一看便知,他们是来自鸭绿江对岸的朝鲜人。

    处于鸭绿江畔黄海岸边的安东,与朝鲜新义州隔江相望。因与朝鲜人员物资的交流十分频繁,安东因此成为了外界窥探朝鲜的一个窗口。

    唐逸现在就漫步在安东街头,默默观察着这个边陲城市。

    唐逸和安东市委书记古忻明约定的周一也就是后天组织部报道,唐逸提前了两天,希望能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对安东有一个初步的了解。

    “安东发展的不错”,这是省委对安东或者说对古忻明的看法,唐逸眼前又浮现出那个身材魁梧,热情豪爽的男子影像,四十七岁的古忻明给唐逸的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说话铿锵有力,人看起来也充满干劲,不像大多数地方领导那么阴柔。

    古忻明大概是接到组织部通知后,急于了解下自己的新班子成员是什么样的人,所以借在春城开会的机会见了唐逸,在春城饭店的酒桌上,古忻明更直言不讳的说:“唐书记,咱们安东的项目以后可就全看你的了。”唐逸有些无奈,或许古忻明唯一欢迎自己的原因就是,在省委直属党群工作过的干部大多人面宽,可以更多的为市里一些项目得到扶持出力。

    肚子咕噜噜响,唐逸看了看表,已经十二点多,扫了眼大街两旁的饭馆,却掉头向江边走去,来到安东,又怎么可能不去朝鲜饭店尝尝异国风味。

    朝鲜饭店是朝鲜政府在安东开设的餐馆,在滨江路。里面做服务生的女孩子都是来自朝鲜的大学毕业生,她们被公派到这里,工作三年,才能回国。她们穿着蓝色的连衣裙制服,白色翻领,腰带扣盘是白色的环。透明泛白的丝袜,黑色坡跟拖鞋,长发用统一地头花扎起来,各个天生丽质,一脸职业性微笑。

    饭店里多数是朝鲜族或者韩国人就餐,唐逸点了凉面,石锅拌饭,打糕和辣白菜。都是很传统的鲜族料理,打糕非常好吃,筋道细腻,沾糖吃回味无穷,凉面也筋道得可以,光是把面拌开就费了一阵时间,酸辣味比平时吃的那些要悠远。

    漂亮的朝鲜小姐看到唐逸笨拙的拌面。不禁微微一笑,又问:“同志,你是自己来用餐?”

    唐逸随便的搅拌着面,一边往嘴里塞,饿起来,感觉东西味道就很好,更别说这些朝鲜料理确实滋味美妙了。

    听朝鲜小姐问,唐逸点点头,他早就听说过这家饭店,这些朝鲜女大学生大概都是选地校花级别的。毕竟是代表了朝鲜的脸面嘛,而且各个根正苗红,政审十分严格,安东有些靠边贸发起来的商人厌倦了国内的小蜜,就将目光投向了这里,金钱攻势,爱情花招,各种手段层出不穷,但任凭他们花样百出,人家这些朝鲜服务员是正眼也不瞥一下的。

    这点就让唐逸很有好感了。虽说或许也有担心家族受到牵连的因素,但为了摆脱贫困的生活,抛夫弃子地事难道还少了?

    正感慨呢,朝鲜小姐笑吟吟道:“同志,浪费是很不好的行为啊。”

    唐逸笑笑:“吃不完的我会打包的。谢谢你的提醒。”

    朝鲜小姐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就微笑点头,去招呼其它的客人。

    唐逸饿了。而且朝鲜料理酸酸辣辣地也开胃,桌上的菜倒是被一扫而光。结账的时候唐逸拿出了一百块人民币作小费,说:“谢谢,我对你的服务很满意,这是你的服务费。”

    朝鲜小姐含蓄客气的微笑,当然,服务费是要上交给组织的。

    唐逸刚刚走出朝鲜饭店没多远,就听后面有人喊:“哥们,哥们!”回头,却见饭店里面跑出一个精瘦的男人,追到唐逸身边,他尖嘴猴腮,小眼睛闪着狡黠,看起来就很精明。

    “哥们,你是来边境作贸易的?出手阔绰,嘿嘿,作大生意的吧?”瘦猴男人说着话,就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唐逸,“中朝贸易公司总经理孙向前”唐逸看得微微一笑,中朝贸易,口气不小嘛。

    孙向前嘿嘿笑着,露出一口黄板牙:“咱找地方聊聊?”似乎怕唐逸拒绝,马上又跟了一句:“那个崔宝珠,我可是花心思好久了,咱哥俩交换下经验?”

    唐逸哑然,都说铁哥们是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用追女人来作话题拉近关系倒是第一次见到,不过也确实让人觉得亲切,如果唐逸真地有追那个什么“崔宝珠”的念头的话。

    唐逸虽然对追朝鲜小姐没什么兴趣,但能从一个市侩商人嘴里了解下安东的情况也不错,就点点头,说:“那就坐一会儿,喝几杯?”

    孙向前喜上眉梢,说:“你跟我走,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儿!来,坐我的车!”

    唐逸倒愣了一下,能买得起车,生意作得不小啊?

    谁知道孙向前走到了饭店停车场那一排自行车和摩托前,给了停车场大妈两毛钱,推出了一辆铃木摩托,唐逸失笑。

    不过听孙向前说去什么好玩的地界,唐逸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去处,可不能跟他乱疯,搞不好,自己这个新书记还没上任,就被抓个典型。

    孙向前推着摩托车来到唐逸身边,唐逸就说:“去酒吧?”

    孙向前嘿嘿笑道:“去什么酒吧?跟我走,包你满意。”

    正说话呢,就见不远处十字路口拐过来一辆警车,孙向前脸色就微微一变,对唐逸道:“快上车!”

    唐逸目光何其敏锐,这时候哪能上他的摩托,就笑道:“不了,咱还是回见?”

    警车慢慢停在路边,从警车上下来几名穿着橄榄绿警服的公安。一名公安对着孙向前喊道:“站住!”两名联防跳过人行道旁的铁栏杆,向孙向前围拢过去,孙向前也不跑,嬉皮笑脸道:“杜哥,又有啥事儿?”

    姓杜地警官理也不理他,眼睛瞥着正慢悠悠向前溜达的唐逸。招手道:“你!也给我站住!”

    唐逸一愕,但见一名联防员向自己跑来,只好站住,心里叫声倒霉,和人随便聊几句也能惹出麻烦。

    密封的审讯室,桌子后坐着两名横眉冷目的警察,问话时语调十分强硬,但毕竟执法还算文明。唐逸坐在场中那孤零零的椅子上,莫名地就产生了一种无助感,这椅子地摆放,也是审讯时的心理技巧吧。

    唐逸地手包放在桌子上,人民币,银行卡都被倒了出来,或许正是因为唐逸的手包里人民币多的不像话。才会引起警方地怀疑。而唐逸的身份证一直没更换,还是延山那一张。

    唐逸叹口气,幸好组织部的相关文件在旅馆,不然自己就泄底了,刚刚来安东,就被公安抓,实在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自己就算清白,但传言的威力有多大唐逸可是清清楚楚。

    暂时不透露自己的身份,至于这件小麻烦等自己上任捋顺关系后再解决。

    审讯室的铁门一响。皮鞋的声音,那两名审讯员就站起来:“白队。”唐逸微微侧头,走进来地是一名女警,大约有二十七八岁,皮肤白皙,细腻的鹅蛋脸散发着成熟少妇的妩媚,虽然浅绿警服比较宽大,但是系着手枪皮带仍可以看出她挺拔饱满的酥胸,柔软纤细的蛮腰和丰盈婀娜的臀部。

    被称为白队的少妇警官走到桌前,拿起唐逸地身份证看了一眼。满脸寒霜的问唐逸:“延山人,跑来安东作什么?说!是不是孙向前走私的同伙?!他刚刚已经招了!坦白是你唯一的出路!”

    唐逸一愕,这玩笑可开大了,本来以为孙向前也就是不怎么规矩的商人,但听白队问话的语气。好像这个孙向前挺不被公安待见的。走私?原来是中朝边境的走私商人。

    唐逸忙解释:“我和他是第一次见面,认识不超过十分钟。我真的不了解他是什么人!”白队冷冷道:“他可不是这么说的,你再不坦白我们可就完全采信他地口供了!”

    唐逸心里一阵苦笑,他自然知道白队是诈自己,但看情形,自己不说出实话的话怕是很难脱身,如果等公安机关查明自己的身份可就被动了。

    唐逸正措词怎么开口,审讯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白队接起电话,听了几句,脸色就更为严峻,低声说了几声是,将电话啪一声撂下。

    “放人!”白队瞪了唐逸一眼,看模样恨不得生吃了唐逸,唐逸更觉郁闷,自己从头到尾都很合作,她可能受到什么压力被迫放人,但很明显,将账记在了自己头上。

    唐逸规规矩矩的将钱,手机等杂物装进包里,老老实实的告辞,并且对公安机关的文明执法表示了感谢,谁知道白警官却越发气愤,在她眼里,唐逸的行为就好像对她无声的嘲讽,是故意做作来给自己下眼药。这比耀武扬威的离开还让白警官憋闷,看着唐逸和孙向前勾肩搭背地走出大院,白警官脸沉似水,眼睛好像要喷出火来。

    唐逸几次将孙向前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推开,孙向前却毫不在意,嘿嘿笑道:“别怕,在安东,孙哥说话好使,走,咱去酒吧喝几杯!”

    唐逸笑笑:“改天吧,改天我给你电话!”说着又挣脱开孙向前的怀抱,孙向前大笑道:“好,一定要给我打电话,我怎么就觉得和你投缘呢?”

    唐逸在市委报道后,古忻明就召开了市委市政府班子的碰头会,主要就是作出市委常委的分工,另外介绍唐逸给两套班子地领导认识。

    唐逸地分工是,城市经济发展,统战对台侨联科协工商联市委农办招商引资清和经济开发区安东工业园等。

    联系市发改委经贸委,商务局,财政局国土资源局工商局。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建设局审计局物价局,城投公司市场建设处,国税局地税局地质烟草等等等等。

    所谓联系单位,就是市政府直属机关或者相关部门,但在现时体制下。负责联系的副书记却是比相关单位地主管副市长分量还要重,唐逸却琢磨是不是挂个副市长工作起来更容易些,不会出现交叉多头管理的混乱。

    唐逸对自己的分工还是比较满意地,如同自己所想,按照工作的重要性,在党委排第四位,如果整个常委班子就是第五位,次于书记。市长,主管党群组织的副书记和主管宣传意识形态的副书记,不过常委排名上,却是第六位,纪委书记排在了自己前面,毕竟常委排名还有个论资排辈的考量,没有将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毛海山或者常务副市长排自己前面已经算是优待自己了。不过这种排名本就是一种形式,常委的话语权却不是按照排名来地。而且自己的工作却是比组织副书记和宣传副书记更容易出成绩。

    张震大概要等人大换届结束才会到任,唐逸就开始观察起安东的几位主要的常委。

    古忻明正在讲话,他的话铿锵有力,甚至有些霸气,这点也是唐逸最欣赏的,但唐逸知道,这样的上级领导通常是不容易相处的,因为他往往容不下不同意见。

    市长王小凤微笑着品茶,她是名四十多岁地女人。官场上,漂亮的女人往往得不到晋升,王小凤大概是个特例,虽然已经四十多岁接近五十的老人,但皮肤细腻,举止雍容大气,依稀可以看到当年的风采。

    女同志作二把手有先天的优势,班子往往磨合的比较顺滑,安东的班子一直在平稳有序地运转大概和王小凤的配合分不开,当然。负面因素就是,一把手容易被骄纵。

    唐逸目光又转向了分管党群组织的副书记齐茂林,齐茂林是个胖子,很胖,脸上总是笑呵呵的。看到他唐逸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以前延山的陶书记。但齐茂林的笑没有那种笑里藏刀的刺目,和他聊了几句。只觉得这人很和气,而且太和气了,几名副书记副市长都喜欢和他开玩笑,直接就称呼他齐胖子。

    分管宣传意识形态的副书记金向阳是朝鲜族人,有些冷酷,和齐茂林形成鲜明的对比,唐逸不由得叹口气,他和齐茂林地工作能对调一下就好了,城市要发展,自己以后和宣传部门打交道可是少不了的,最起码齐胖子看起来比较容易说话,当然,只是看起来,唐逸也知道第一感觉其实没什么用处。

    古忻明的讲话结束,会场里马上响起热烈的掌声,古忻明拿起茶杯大口的喝了一口,回头转向唐逸:“唐书记,你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唐逸微微摇头,古忻明没有按惯例请自己这个新到任的常委讲话,是代表他已经将自己完全当作了安东班子的干部?或者是他有意无意的已经开始淡化自己的存在?

    古忻明又问过王小凤和其他班子成员后,宣布散会。

    位于安东市解放公园路地安东市委主体办公楼,前身是195年建成的原东北局安东机关办公楼,设计年限50年,曾三次进行维修,这座包括地下层在内的七层楼建筑,外墙面多处已现斑驳。

    唐逸的办公室在五楼,和秘书的办公室合起来大概也就三十多平,尚不如自己省委督查室地办公室宽敞,办公室与秘书地办公室是套间,房间与房间之间有门相通,每个房间又单独有门对着走廊。自己既可以从走廊里直接进到自己的办公室,也可以通过秘书室进到自己地办公室。

    秘书长高天领着一名二十多岁的小青年,介绍道:“唐书记,这是为您物色的秘书吴刚,等您适应一段工作,再作进一步安排。”

    唐逸懂高天的意思,吴刚属于临时抓壮丁,等自己工作一段后,对秘书处的秘书有了一定的了解。完全可以点名换将,要个合自己心意的。

    吴刚有些拘束,脸红红地,看起来刚刚参加工作没多久。

    高天嘱咐了吴刚几句后离去,吴刚结结巴巴说:“唐,唐书记。我帮您打扫一下办公室。”

    唐逸摇摇头,办公室早就打扫好的,而且还特意摆上了几盆花草,为严肃古朴的办公室增添了几分生气。唐逸知道,这都是高天这个秘书长安排的,最起码是他的手下干部布置的,从细节就可以看出,高天这个市委地大管家工作作得很称职。

    “那。那我去给你打热水。”吴刚目光盯在了办公室茶几旁的暖壶上。

    唐逸笑着拍了拍吴刚肩膀:“来,坐下聊几句。”

    吴刚很紧张的搓着手,却不敢坐,唐逸坐在秘书的位置,椅子有些硬,坐垫的海绵已经变形,看办公室的桌椅也都是用过的。唐逸就问:“这里,以前是谁的办公室?”

    吴刚结结巴巴道:“是,是中组部下挂地书记,最早,最早听说是老书记在这里办公的。”

    唐逸见他还是紧张,就笑道:“小吴,你这个样子,可是找不到自己的嫦娥哦!”

    吴刚一愣,随即明白唐逸的意思,脸涨红。说:“我,我有对象了。”

    唐逸笑笑:“漂亮不?同学?”

    聊了几句家常,吴刚渐渐松弛下来,倒和唐逸有问有答起来,随意和吴刚聊了聊安东的大事小情,唐逸就笑着说:“你没有给任何领导作秘书的经验,我呢,也是刚刚来安东,咱俩凑一起可就真的成了一对瞎子啦,所以啊。我不能用你!”

    吴刚倒挺明白事理,虽然有些失望,还是很感激地道:“谢谢唐书记,我也觉得自己不大成熟,那我打电话通知秘书处。”

    唐逸微微点头。

    吴刚打过电话后。高天不一会就赶来。吴刚也适时的告辞。

    高天解释道:“唐书记,吴刚虽然进秘书处才三年。但去年已经是副科级秘书,他政治素质过硬,是秘书处有名的笔杆子,文章见过省劳动日报呢。”

    唐逸笑着点点头,高天确实想得周到,秘书是领导最贴身的人,往往最后会和领导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而对于自己这个新书记来说,自然是应该使用比较清白的新札秘书,如果是在秘书处混了许多年的老油条,高天担心自己会有什么疑虑,而且吴刚去年就是副科级秘书,跟自己一段时间,提为正科,吴刚也就顺理成章成了自己的贴心人,这件事上再一次体现了高天的办公室智慧。

    唐逸说道:“谢谢秘书长,我并不是不喜欢小吴,但我也和他说了,我刚刚来安东,工作上比较生疏,所以我希望秘书长能为我安排一个工作经验比较丰富的老同志。就拜托秘书长了。”

    高天笑着道:“那成,我这就去安排。”

    唐逸知道,高天可能猜不透自己的想法,一定要选个老机关作秘书,那就可能身边安上了一个定时炸弹,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别人地眼睛。

    唐逸却不在乎,因为短时间内,自己没有任何不能公开的秘密,况且不管是谁作秘书,在自己刚刚接手工作的这段时间,自己的一举一动怕是都在显微镜下,纤毫必现。

    高天为唐逸物色的新秘书叫林国柱,斯斯文文的,戴着副眼镜,很瘦弱的书生型,三十二岁,副科级秘书,唐逸见了倒也满意。

    不过和林国柱聊起天,才发现他这人可不像外表那么书生气,说话十分圆滑,小马屁拍得不露痕迹,让人听了悦耳动听却又不觉得肉麻。

    唐逸当然不会鄙夷他,反而有些欣赏他,谈话,历来是一门高深的艺术,而且处于林国柱这样的位置,察言观色应该就像本能一样,作领导的秘书,很多时候,一些话不需要领导说出口,他就应该知道怎么作,在领导不开声地情况下为领导分忧解难,这也是一门功夫。

    不过唐逸奇怪的是以林国柱这样的资质,为什么还没有提正科,市委机关三十出头的正科可是不少,当然,市一级的机关里,正科排队数,但副处却是一道坎,三十出头地处干屈指可数,至于四十岁以下地厅级干部,在安东,只自己一家,别无分号。

    和林国柱聊天,唐逸倒想起了来安东前二叔唐万东的电话,当时他在电话里笑着说:“管理一个部门,有三种对策,这就是寡妇睡觉,要下面无人;小姐睡觉,要频繁换人;夫妻睡觉,要自己人戳古自己人。”

    当时唐逸就笑,唐万东却是很严肃地道:“你别光顾笑,你应该好好地想想,这些不雅警句的背后蕴涵的哲理。”

    对于二叔和自己谈论起混迹官场的经验,唐逸自然欣慰,但他知道,二叔的官场哲学有些偏激,经验自己可以吸收,完全照搬的话却不适合自己。

    第一天的工作主要就是看了看相关的文件,了解一下自己分管机关部门的情况。林国柱拍马屁很讲究,工作起来却也一丝不苟,将唐逸看得文件分门别类,很是纯属。果然,按照他的分类顺序看下去,轻松了许多,很多原来看起来有些生硬的文件,再按他排列的顺序看时,却是豁然贯通,几个交叉单位的职责很快就成竹在胸。

    下班的时间到了,也没有哪个常委来看自己一眼,说上几句关心的话,倒好象自己的到来没给安东班子激起任何涟漪。

    不过作为大管家的高天电话却是打了过来,就是关心唐逸住宿的问题,委婉的解释市委住房紧张,请唐书记再在新华酒店委屈一段时间。

    其实这不过是客气话,对于单身的唐逸来说,住新华酒店即舒服又方便,委实很惬意。

    隶属于市委接待办的新华酒店虽然没有定级,但环境优雅,装修别致,唐逸入住的套房位于顶楼十一楼,整个楼层不对外开放,二十多间套间专门留给市委使用。

    挂了高天的电话,唐逸就对林国柱说:“今晚一起吃个便饭吧!我请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