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章 红色贵族

第二章 红色贵族2017-11-8 23:44:0Ctrl+D 收藏本站

    林国柱脸上有些受宠若惊,说:“那我就陪唐书记说说话。”又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唐书记,我给爱人打个电话告诉她一声。”

    唐逸说:“应该的应该的。”就整理手头的文件,那边林国柱就给爱人挂电话,声音不大,但唐逸听得清楚,他们夫妻听起来很恩爱,林国柱语调温柔:“燕子,我晚上晚点回去,你不喜欢吃百汇的煎肠吗?我给你买回去,要几个?……啊,那你自己解决,好,好……”

    和林国柱一起走出办公室,唐逸随口问道:“你爱人也是吃公粮的吧?”

    提起妻子,林国柱就有些得意,但在唐逸面前当然极力表现的自然点:“市局治安警察支队中队长,叫白燕,她可比我能干。”

    唐逸哦了一声,也没有在意。

    安东为唐逸调配的是一辆八成新的桑塔纳,司机谢师傅是名四十多岁的男人,看起来就很稳重。

    林国柱低声说:“唐书记,我会开车。”

    唐逸微微点头,自然明白林国柱的意思,有啥不希望谢师傅在场的应酬,林国柱可以作司机。

    和林国柱这餐饭吃的很舒畅,林国柱也很会挑选地点,春江饭店虽然档次不算太好,但菜肴可口,而且三楼的包间很僻静,不会被人打扰,一餐饭,唐逸自然从林国柱嘴里对安东班子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当然,刚刚和唐逸接触,林国柱知道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唐逸所收获的印象也不过是表面印象。

    就在唐逸对工作,对所辖各机关单位作进一步了解之时,唐逸来安东后的第一次常委例会揭开了面纱。

    安东市委常委共有十二名成员,军分区李雷政委到省军区开会了。因此实到十一人。政协主席李博远人大常务副主任江浩然列席,人大主任是古忻明兼任。常委会议室就在市委办公楼的三楼。会议室正面墙上贴着常委会议事规则和中纪委有关反腐倡廉的文件放大件。古忻明主持会议,

    会议的议题在书记市长碰头会上大多已经议过,常委会不过是走个形式,市委政研室主任马洪光汇报了会议的主报告。秘书长高天就会议的会务安排作了汇报。一个一个议题地过,每个议题大家都发了言。都提了一些想法。会议总地来说还很顺畅,唐逸本着多听少说的原则,没有发表任何意见,该通过的表决时就举手通过,该搁置的就弃权,毕竟一个班子不管多么的运转有序,总是会存在不同意见的,唐逸现在还不想得罪任何人。

    最后地议题就是安东边境经济合作区。提起这个合作区古忻明就叹了口气,很少看到他露出意兴阑珊的表情,唐逸就竖起了耳朵。

    “经济合作区,92年国务院就已经批准立项,两年了,资金迟迟不能到位,大家说说。有什么好的建议?”古忻明目光扫视会场。

    唐逸翻开桌上的资料,安东边境经济合作区是92年国务院批准的国家级经济合作区,但第一笔预算资金拨下来之后,就再没有了下文,安东驻京办跑断了腿,也没跑出什么结果。

    齐茂林笑呵呵开了腔:“这么艰巨的任务当然要靠小凤市长出马了,当初合作区的项目不就是小凤市长跑下来的吗?”

    古忻明看了齐茂林一眼,目光里大有深意,就问王小凤:“你怎么看?”

    王小凤喝了口茶水,把手上地笔放在笔记本上。说:“就怕去了也不顶用。”

    古忻明揉了下太阳穴,似乎觉得很头疼。经济合作区第一期工程已经完工,但第二笔资金迟迟不能到位,再这样拖几年,只怕合作区项目就成了一个烂摊子,圈的地已经闲置了两年,安东人意见很大,尤其是拆迁的农户,三天两头上访要求解决就业问题,当初动员拆迁时。答应过他们会在经济合作区为他们安置工作。现在耕地没了,户口工作又解决不了,农户们三天两头就来信访办闹上一通,还扬言要去省城告状。

    看到再没有人发言,古忻明清了清嗓子。目光在唐逸身上扫了一眼。说:“这样,唐逸书记是抓经济的。就和王市长跑一趟北京,资料准备的齐备些,今年再搏一搏,实在没希望就把项目撤掉!”

    没人吱声,撤国家立项的项目?比审批还难。

    古忻明却不在乎其它常委的反应,转头问唐逸:“刚熟悉工作就跑北京,吃得消吗?”

    唐逸微微点头,古忻明作风是比较强硬,但可不是莽夫。就凭他叫自己一起去北京就可以知道,他在试探性地了解自己,人事档案上,自己籍贯北京是清清楚楚的,虽然为了保密家庭关系一栏没有添爷爷等显赫的亲属,但古忻明怕是不能释疑,是以北京一行他叫自己去,大概也想摸一下自己有多少斤两,到底是不是北京的红色子弟。

    安东机场始建于1985年,现在只有两条航线,安东至北京和安东至沈阳,第三条至交州的航线尚在等待审批。

    MD52是中程客机,穿着蓝色制服套裙的空姐各个美丽动人,赏心悦目。

    商务舱里,唐逸和王小凤坐邻座,林国柱和市长秘书黄琳坐他俩的后排,两人还在忙碌的翻阅去北京准备的材料文件。

    王小凤翻了一下通讯录,合上,靠在座椅上,看起来有些累。

    唐逸听林国柱讲,经济合作区这个项目是前年王小凤从国家发改委硬拿下来的,据说发改委地某位领导是她的老上级,对她有提携之恩,但那位老领导不久就退居二线,经济合作区的发展也就陷入了停滞。

    林国柱没明说,但从他提起那位“老领导”暧昧的眼神看,大概王市长曾经和这位领导流出过什么传言,这也难怪。官场上的漂亮女人永远是好事者津津乐道的对象。

    林国柱也说了一句:“古书记怕是不喜欢这个合作区。”

    唐逸对这话不大相信,古忻明确实有不喜欢经济合作区的理由,因为是市长地项目嘛。但唐逸不觉得古忻明会是小肚鸡肠的人,毕竟开发区能带动安东的经济,发展地好,整个安东班子都会是受益者。

    唐逸看了眼略显苦恼的王小凤。轻声问:“王市长,为啥不再和当初同意开发区立项的老领导谈谈,老领导虽然退了,但应该能说得上话。”

    王小凤转头看向唐逸,目光有些愠怒,但看到唐逸清澈诚挚地眼神,她目光中的怒意渐渐消散,轻轻叹口气:“退了。不想再打搅他。”

    唐逸理解地点点头:“是啊,老人家都喜欢享清福,再者说了,听到后人推翻自己地结论,总是会有些不舒服。”

    王小凤拍拍唐逸的手,算是感谢唐逸地理解。

    到了北京,王小凤就将安东驻京办的主任副主任劈头盖脸骂了一通。每年十来万的经费,啥事也办不成。

    驻京办李主任一脸委屈地嘟囔:“人家南方城市每年经费上百万呢。“

    王小凤立时就火了:“怎么?你们的工作是明目张胆搞**吗?那些钱,过年过节送点小礼物,平日喝点酒联络下感情!难道不够吗?要上百万?你告诉我,想怎么用?”她最讨厌的就是一些干部动不动就走偏锋,办实事也讲究请客送礼那一套。

    李主任不敢再说话,涨红着脸低下了头,唐逸就笑着开解王小凤,又对黄琳使个眼色,黄琳会意。忙借口有文件要市长阅,王小凤这才愤愤不平的出了房。

    李主任叹口气,对唐逸说:“唐主任,咱都是男人,你说说,现在哪个省市驻京办不是明目张胆的搞**?就王市长听不得这些话,古书记不也这么说吗?”

    唐逸微微蹙眉:“公关和**是两码事,古书记喝醉酒说句笑话,听过就算了,你这样四处宣传。可是不大妥当啊!”

    李主任脸涨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唐逸缓和下语调:“注意工作的方式方法,不要就知道发牢骚,干出成绩来。说啥都是对。干不出来,错上加错!”

    香格里拉酒店。王小凤和唐逸宴请商务部外国投资管理司廖司长,外资管理司承担外商投资统计工作;指导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苏州工业园区边境经济合作区的有关工作,算是安东经济合作区地一个上级主管单位。

    廖司长很健谈,说话也风趣,和王小凤是老熟人,好像是王市长的老领导提拔起来的,并没有摆京官的架子,说实话,王小凤和唐逸一个正厅一个副厅,显赫地方,但来到北京,怕是国家部委看门的门卫都不正眼瞥他们一眼。

    说起了安东合作区的二次投资,廖司长就叹了口气,“这事儿啊我可办不了,安东的预算文件过不了财政部的审核,毕竟现在财政吃紧哪,从去年起财政部收缩预算,他们也有他们的难处啊!”

    王小凤笑着问:“廖司长能不能帮着沟通一下,毕竟您才是我们的主管领导嘛!”

    廖司长举着酒杯考虑了好久,王小凤和唐逸就眼巴巴看着他眼色,林国柱和黄琳对望一眼,都有些无奈,在京里,咱们地书记市长可真的和平头百姓没什么不同。

    廖司长放下酒杯,说:“这样,你们呢去预算司再跑一跑,将预算作得漂亮点,不要让人家挑出错,我再想想办法,不过你可别抱太大希望。”

    王小凤有些失望,但还是举起酒杯敬酒表示感谢。

    唐逸却是在琢磨要不要找二叔帮忙,琢磨了一下,还是等等看,能按正常程序跑下来岂不是更好?

    王小凤办事雷厉风行,第二天,就和唐逸,以及林国柱黄琳两位秘书来到财政部。用她的话说“有1%的希望也是有希望,不试一下的话就完全没有希望。”

    共和国财政部银灿灿的楼体直插云霄。顶楼的巨大国徽威严肃穆,仰望下更觉威压的气息扑面而来。

    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在检阅过几个人的工作证,身份证和证明信后挥手放行,白色金属小楼地接待处门卫又是一阵盘查,接待处一名胖子挺横,满口京腔。翻着唐逸的工作证,怀疑的看着唐逸:“市委书记?真的假的?你们是县级市吧?”

    唐逸微微蹙眉,但还是礼貌地道:“地级市。”

    胖子工作挺认真,直觉有疑点,掂着工作证,犹豫不决。

    这时一辆黑色红旗慢慢从院中驶过来,门岗上地武警战士马上举臂行礼,胖子也立得笔直。行注目礼。

    红旗突然慢慢停下,车窗摇下,露出一张男人的笑脸,对唐逸招手:“小逸?来唐逸一看认识,财政部部长陶矶,一直是二叔地有力竞争对手,和二叔的意见分歧很多。二叔提起他来恨得牙根痒痒。但陶矶和宁家可能有些渊源,和小妹走访故旧时倒是去过他家,给唐逸的印象也挺深刻,说话很有水平,一副学者派头,和二叔属于不同风格的领导,或许,这也是两人产生矛盾的根源吧。

    唐逸忙跑了过去,穿黑色中山装的秘书从副驾驶位置下车,拉开后车厢门。请唐逸坐进去。

    陶矶向旁边让了让身子,看着坐进来地唐逸一脸微笑:“来看你二叔?”

    唐逸苦笑道:“哪有时间看他,我们是来跑项目的。”

    陶矶慈祥的笑起来:“小家伙,也学会跑部委了,说说,和小妹啥时候结婚?”

    唐逸挠挠头:“应该在今年吧,”在这个五十多岁的慈祥老人面前,唐逸感觉自己就好像真的是个孩子。

    不过唐逸随即笑道:“陶叔,不和你聊了,市长大人还在那边等我呢。”

    陶矶笑笑。拍了拍唐逸肩膀:“好,好好干,心胸要开阔!”

    唐逸无奈的笑笑,知道他的潜台词,别学你二叔。

    那边王小凤。林国柱和黄琳却是有些摸不着头脑。王小凤回头见接待处胖子处长也是一脸迷茫,忍不住问:“李处长。唐书记坐上去地是谁的车?”

    胖子处长咋舌:“不知道吗?那是我们陶部长的车,我说你们这唐书记啥来头啊?”

    王小凤微微摇头,眼里闪过一抹深思。林国柱却呼吸急促,望着那威压肃穆的加长红旗,他竟然有种窒息的感觉,他的直觉告诉自己,一个梦想不到的机会降临在了自己面前,就看自己能不能好好把握。

    唐逸从车里下来,秘书关上车门,弯下腰,陶矶和他说了几句话,对唐逸笑笑,车窗弹上,红旗慢慢驶了出去。

    看着红旗慢慢消失在视线外,秘书就回头对唐逸笑道:“唐老弟,这么称呼你不在意吧?我叫张伟。”张秘书身材标准,气质尤佳,是个四十多岁的帅气男人,笑起来和蔼可亲。

    唐逸忙说不介意,又笑着叫了声张哥。

    张秘书就更为亲热起来,说:“不是办事吗?来,我带你们去。”

    唐逸就领着张秘书来见王小凤,介绍两人认识,王小凤听到张秘书会亲自领着去预算司,满心喜悦,连连感谢张秘书。

    张秘书笑着说:“可不敢这么说,我就是个跑腿的,财政部对地方上是很支持的,可能手续有些繁琐,咱特事特办,尽量提高效率。”

    有张秘书出面,陶部长地指示,预算案的通过自然一帆风顺,唐逸一行在北京不过半个月光景,拖了两年的问题迎刃而解。

    唐逸抓空给二叔打了个电话,简单说了一下陶矶帮自己解决预算案的经过,唐万东就笑呵呵道:“老狐狸,倒是会笼络人

    事情办成,唐逸和王小凤请张秘书吃饭,酒到酣处,王小凤去洗手间的当口,唐逸又对张秘书表示了感谢,见没外人。张秘书就笑道:“谢啥,我就跑个腿嘛,唐老弟负责的项目如果在财政部被搁下,那才是笑话。”

    唐逸无奈的笑,又敬了他一杯。

    离开北京前一晚,唐逸给小妹打了个电话。上一次见面自己似乎没顾及小妹的感受,怕是小姑娘会有些伤心,毕竟唐逸能感觉到,小妹对自己越来越好,就算不是爱情,总也是有份感情的。

    安东驻京办没有固定的办公室,长期租用地锦江饭店套房,唐逸和王小凤几人也就住进了锦江饭店。

    事情办成。王小凤心情大好,也就不再苛责驻京办几位干部,更召集大家,说:“明天我和唐书记回安东,今晚请大家喝酒。”

    李主任带头鼓掌,但王小凤接下来地话令这些干部无奈的对望。

    “去全聚德吃烤鸭!”

    唐逸看到李主任几个的表情,微微蹙眉。这些干部山高皇帝远,更可以明目张胆的公款吃喝,怕是骄纵惯了,全聚德在他们眼里档次都有些低。

    林国柱见唐逸蹙眉,就默默记在了心里,回了安东自己要帮唐书记琢磨出个规范约束驻京办干部地章程。

    一行人坐电梯下楼,走在锦江酒店大堂光洁地大理石地砖上,王小凤叹口气:“安东地旅馆什么时候能达到这个水准?”

    唐逸微笑:“不急地。”新世纪,就算不发达省份,地级市也大多拥有五星级酒店。虽说国内五星级和国际化的五星级酒店还是略有差别,但达到现在锦饭店的水准还是没有问题的。

    正说笑前行,唐逸忽然怔住,就见酒店巨大的金色旋转玻璃门一转,俏生生走进来一名眉目如画的白衣少女,清丽淡雅,风姿卓绝。

    如此出尘脱俗的美女还能是谁?小妹也。

    来往地旅客,大堂服务员目光都不由自主的被吸引,毕竟这如诗如画的少女平素绝不可见,倒仿佛梦中仙子降临凡尘。

    唐逸走上两步。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中弹了小妹一个脑壳,有些忘形的笑道:“你怎么来啦?”

    小妹倒不在乎别人的目光,见唐逸开颜,似乎也有些开心,轻声说:“心情很好呢。“唐逸点点头。但看到小妹。眼前随即浮现出陈珂沾满泪水的脸,轻轻叹了口气。她,还好吧。

    小妹凝视唐逸,轻声道:“我不该来?”

    小妹语调平淡,但唐逸仿佛能感觉到她那一瞬间地失望,心中一颤,挥去杂绪,自己可不能让所有和自己有交集的女孩儿伤心,伤了一个不够,伤了一次不够,难道叫她们各个伤心?

    唐逸微微一笑,嘴唇凑到小妹耳边,低声道:“咱俩去看电影?坐包厢好不好?”

    小妹突然举起小拳头朝唐逸晃了晃,将唐逸吓了一跳,下意识道:“你,你敢和我动手我可不要你!”

    见唐逸狼狈模样,小妹抿嘴一笑,如雪莲盛开,光华瞬间夺目。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