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四章 朝鲜纪事

第四章 朝鲜纪事2017-11-8 23:44:2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到任后的第一次安东经济战线工作会议上,唐逸并没有怎么讲话,但他饶有趣味的请各部门单位领导发言畅谈,并且说:“兼听则明,我刚刚来安东,对许多情况并不了解,所以这次会议我是带着一双眼睛,一对耳朵来的,听听大家的看法,大家不要有顾虑,今天的会议不作记录,锤子棒子都可以拿出来!”

    会场上响起哄哄的笑声,气氛轻快了许多,接下来,唐逸喝着茶水,聆听着大家发言,更借机观察着安东经济部门的一把手们。

    会议中途,林国柱进了会场,在唐逸耳边低语了几句,唐逸微微一怔,随即收起笔记本宣布散会。

    九四年六月,朝鲜人民共和国终于承受不住大饥荒所带来的压力,正式向共和国求援,八月,共和国援朝的第一批五万吨粮食物资从四面八方征集,缓缓汇入安东。安东的紧急常委会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召开的。

    紧急常委会上,安东军分区政委李雷通报了粮食物资保卫工作的部属,古忻明表态,现阶段下,保障援朝工作的顺利进行是安东市委市政府的第一要务,要求各常委放下手头上的工作,从行政系统和联合机构两个渠道同时展开矩阵式管理,形成组织指挥的合力。

    唐逸默默听着古忻明的讲话,在笔记本上写上粮援,打个问话,又将问号划去。

    古忻明最后说:“在完成中央部属任务的同时,我们安东也要为兄弟州做点什么,我提议,紧急调配一千吨大米,无偿援助新义州。”

    新义州和安东隔江相望,关系一向密切,链接两个城市的鸭绿江大桥更是中朝友谊的象征。

    古忻明又说:“唐逸书记,你负责联系粮食局等相关单位筹措物资。”

    唐逸点点头。王小凤插话道:“是不是搞一个全市人民捐款捐物的活动?”

    古忻明略一沉吟,说:“我看可以搞,但一定要自愿,各单位不许盲目攀比。”措了价值几百万的粮食物资进入新义州,代表团团长唐逸。

    入朝之前。唐逸同商务局局长陆春恩谈话,对他在经济工作座谈会上的建议提出了表扬,当时陆春恩提议经合区建设开始的同时,安东应该去南方召开几次招商会,大力宣传经合区这个国家级经济开发区的优势,力争引进更多地企业在经合区落户。

    唐逸说,招商会是一定会搞的,要陆春恩会同发改委。经贸委进行前期的准备工作,争取自己从朝鲜归来后能将招商会提上议事日程。

    朝鲜给唐逸的第一个印象是干净,新义州火车站广场,似乎不染一丝尘埃,干净到令人产生一种虚假的感觉。

    广场上,矗立着手持书卷目视前方的最高领袖铜像,据说是最高领袖37岁时第一次来新义州宣传革命地情景。

    新义州市党政领导人亲自在车站迎接唐逸一行。随行的还有新义州驻军某团团长李光武上校,不过唐逸敏锐的发觉到,就算是新义州市人民委员会金委员长,对不到三十的李光武也是客客气气,甚至有些巴结。

    深悉朝鲜政体家族体系浓重的唐逸就留上了心,和李光武握手时唐逸微笑示意,李光武却用流利的中文说:“同志,你好。”唐逸微怔,随即更知道自己猜测的没错,现时朝鲜红色子弟。大多都能流利的运用中文。

    李光武却是念叨着:“唐逸,唐逸,”仔细审视着唐逸地脸,突然问道:“你小学是不是念的北京育红一小?”

    唐逸楞了一下,再看李光武,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高高大大的孩子身影,光武?小时候,却是经常来自己家作客的,比自己大两岁,读的是一个小学。而光武的爷爷,可不就是现任朝鲜人民军次帅?朝鲜人民军现今只有两名元帅,除了最高领袖,就是李次帅。

    唐逸微笑起来,再次用力握紧了李光武的手:“光武。好久不见了李光武哈哈大笑:“小鼻涕虫。现在不得了啦,真想不到啊。十几年没见,你就在江对面!”

    李光武随即对金委员长说了几句朝鲜文,代表团随行翻译就小声翻译:“李团长说唐书记是他童年好友,应该由他来接待,金委员长表示赞同。”

    代表团其它成员虽然有些诧异,但都没怎么在意,紧跟在唐逸身后地林国柱却心知肚明,能认识唐书记,童年好友,用脚趾头也能猜出这个李团长的身份,朝鲜某个红色家族子弟呗。

    唐逸同代表团副团长,副市长孟志凯交代了一声,由他负责和新义州政府交接物资,自己负责和朝鲜人民军联络,孟志凯没有任何异议,新义州驻军对新义州政府的影响力大家心知肚明,能和当地驻军建立起友谊,对两个城市的友好交流助益多多。

    于是唐逸轻车简从,只带了林国柱和一名翻译,上了李光武的绿色吉普。

    当晚,李光武在军分区招待所为唐逸接风,装修简朴的包厢内,看着桌上简单的四菜一汤,唐逸微笑,李光武似乎知道他笑的含义,有些嗔怪道:“你不会也相信那些歪曲报道吧?”

    唐逸摇摇头,坐下说:“不管怎么说,咱们北方兄弟党这几年国际上的形象很扭曲啊!”

    包厢里就他和李光武,唐逸这样说也是为了看看李光武的反应,如果李光武拿出官方那一套应付自己,那说明两人以后地关系只能定位为童年好友,如今普普通通的朋友。

    唐逸想大力发展经济合作区,则新义州也是枚重要的棋子,虽然唐逸暂时还没想到这枚棋子的用处,但有个旧识能用来影响这枚棋子,益处多多。

    李光武坐在唐逸身边,轻轻叹口气。摇摇头道:“没办法,领袖世袭,西方的媒体当然会进行妖魔化,就算伟大领袖多么睿智,在所谓民主国家眼里却是独裁的象征。”

    李光武又看向唐逸,说:“你们呢。走修正主义路线就正确吗?”

    唐逸微笑:“一切就让历史来证明吧,今天咱俩喝酒,不谈政事!”李光武看来真的将自己当作了朋友,并没有讳言世袭,独裁这些字眼,当然处于他地位置,从小接受的教育,在他眼里。最高领袖无疑是高大全的伟人。

    李光武为唐逸斟了一杯黄米酒,朝鲜地水质很好,没有工业污染,酿造的米酒清冽可口,唐逸咂了一口,大为赞赏,笑道:“好酒。”

    李光武脱下绿军装。只穿了件白衬衣,倒也英气勃勃,他从衬衫口袋掏出一包烟,掂出一颗递给唐逸,唐逸看了眼,是国内的三塔,心里不由得叹口气,**地生活吗?

    唐逸翻了翻手包,里面却没带烟,最近的日子。唐逸却是不常吸烟了。

    唐逸心里一阵懊悔,早知道会遇到故旧应该从国内带几条香烟过来地,现时也只好接过李光武地烟,歉意的笑笑:“光武,没想到会见到你,也没准备礼物。”

    李光武爽朗地一笑,说:“不要和我客气,下次来多给我带几条高档香烟,让我在军分区露露脸!”

    唐逸笑道一定一定,两人聊起童年趣事。欢声笑语。

    说话间包间门轻轻敲响,李光武微笑:“为了欢迎你这个尊贵的客人,我们军分区军政歌舞团准备了一些小节目。”又大声喊了句朝鲜语,想来是叫她们进来。

    七八个身着朝鲜民族服装的妙龄少女鱼贯而入,这些少女各个明艳动人。婀娜多姿。

    为首明艳少女清声报幕。声音甘甜,如饮清泉。“歌舞表演,《远方客人来我家》”

    唐逸听得一怔,竟然是标准地普通话,李光武拍拍他的肩膀,说:“朴中尉四岁就开始学汉语,怎么样,像不像你们说的地道的京片子?”

    唐逸微笑点头。

    环佩叮当,朝鲜少女载歌载舞,为首明艳少女轻歌曼舞,飘渺清冽的歌声,仿佛一条清澈见底的河流,将唐逸的心情涤荡得沉静下来。

    而她柔软地腰肢作出的一个个高难度动作,更令唐逸轻轻鼓掌,看到她好像杂技演员一般,柔软的小腰肢弯曲成近乎零度,双手抱住双脚的动作,唐逸颇有些瞠目结舌,险些大声叫好。

    歌舞毕,众少女微微躬身,鱼贯而出,李光武笑道:“我们物质生活虽然贫乏,但精神文化可是无价之宝。”

    唐逸微微一笑,说:“任何民族都有值得自豪的价值,来,为了你我的友谊长存,中朝的友谊永固,咱们干一杯。”

    李光武爽朗一笑:“你小子,说话倒喜欢打官腔!这是你们修正党的传统吧!”

    唐逸苦笑,心说比起喊口号,说官话,谁又比得了咱们这北方兄弟党?

    两人一饮而尽,说笑聊天,唐逸却注意到李光武夹菜时总是夹些青菜,特意避开菜肴里的肉类和鸡蛋,唐逸就笑:“怎么?减肥啊?”

    李光武哈哈一笑,说:“不瞒你,我们现在猪肉和鸡蛋极为匮乏,为了招待你,我一个月的肉蛋配额全在这菜里呢!我看着心痛啊!你把肉蛋都给我吃掉,不要叫我骂你一个月!”

    唐逸轻轻拍了拍他肩膀,知道他口气在开玩笑,说地却是真话。

    这时包厢门被轻轻敲响,接着被推开,走进来一名英姿飒爽的明艳女兵,正是那令唐逸目眩神迷的舞者,只是现在她已经换上绿色军装,英气勃勃,进来后立正行礼,黑色军靴铿锵作响,别有一番风姿。

    李光武对唐逸一笑:“我给你介绍一下,我们军政歌舞图的朴允儿中尉,孤儿,五岁就加入了军政歌舞团。现在才十七岁,你就叫她允儿吧。”

    朴中尉给唐逸行了个标准的军礼:“首长好!”声音清亮,令唐逸一笑,摆了摆手。

    李光武又说:“从明天起,朴中尉就是你的导游,带你参观新义州。”又对朴中尉道:“怎么样?有信心照顾好我们的贵客吧?”

    听到首长将陪同共和国贵客的艰巨任务交给自己。朴中尉激动得俏脸飞上两朵红花,挥臂敬礼:“报告团长,保证完成任务!”

    李光武挥挥手,朴中尉又给两位首长敬礼,转身,迈着标准的军步走出。

    唐逸笑笑,虽说这些军人,尤其是孤儿军人大多已经被灌输了满脑子忠诚爱国思想。思想僵硬的有些像机器人,但却也另有股子率真可爱地一面,最起码,其对祖国的忠诚是可敬的。

    军分区招待所大概是新义州唯一一处不限电的建筑物,虽然房间装修并不豪华,胜在舒适,高床软枕。唐逸一觉睡醒,伸着懒腰看了看床头闹钟,七点多了,起床梳洗,穿戴整齐,看看手表,七点四十五,刚好下去吃个早餐。

    拉开房间门,唐逸却是怔住,门外走廊上。朴中尉静悄悄肃立,见到唐逸开门铿锵敬礼:“首长好!”

    唐逸啊了一声,摆摆手,说:“早。”

    隔壁门一开,林国柱探出头,看到唐逸,忙走了出来,说:“唐书记,还没吃早餐吧?”

    朴中尉清声道:“我去拿!”转身走向楼梯口。

    林国柱低笑道:“在外面站了一个多小时,唉。朝鲜军人,脑袋都不会转弯的!”

    唐逸瞪了他一眼:“别胡说!对兄弟党要尊重!”

    林国柱忙不迭说是,想了想,就回了房间,拿出一个大塑料袋。说:“书记。我这有几条烟,巧克力。糖果,点心,来朝鲜前准备地。您看看用地上不?听说不管是政府官员还是平常百姓,他们都喜欢这些礼物。”

    唐逸微微点头,他倒是挺细心的,接过来看了一下,几条红塔山,另外还有一大堆巧克力,糖果和小点心。

    唐逸赞许地笑笑,就叫林国柱跟自己进了房间,拿了钱给他,林国柱也不推辞,接过来笑道:“这生意好,转手就攥了几十块。”

    唐逸笑笑:“赚领导的钱,你也算有天分!”见唐逸心情好,林国柱自然飘飘然如上云霄,说了两句闲话,朴中尉送来早餐时他就借口去梳洗溜了出去。

    早餐是白粥和辣白菜,至于两个咸鸡蛋明显是共和国制造。

    唐逸喝着粥,却见朴中尉走过去帮自己叠被子,吃了一惊,说:“没有服务员吗?”

    朴中尉熟练的将唐逸被子叠得平整无比,立正回答:“为首长服务是我应该作的!”

    唐逸无奈的笑笑,更见人家叠出的被子方方正正,颇为赏目,就问:“吃过早餐没?一起吃?”

    “报告首长,我吃过了!”

    看到朴中尉正襟肃立大声回答自己,唐逸一阵好笑,回头喝粥,不再理她。

    出房间时,朴中尉抢着帮唐逸拎塑料袋,唐逸也就由她。

    招待所外,停着一辆绿色吉普,李光武却是不在,唐逸问起,朴中尉说李团长在开会,今天地一切行程由自己陪同。

    一辆吉普,连带司机坐五个人就有些不够,毕竟不能叫唐逸的后座挤上三个人。

    林国柱就说:“那我就不去了。”唐逸摆摆手,说:“小杜留下吧,朴中尉中文流利的很,倒不需要翻译。”

    林国柱窃喜,知道自己在唐逸心里已经有了那么一点点地位。

    林国柱坐副驾驶,唐逸和朴中尉坐后排,开始了新义州之旅。

    第一站是领袖纪念馆,馆内素雅洁净,解说员身着鲜艳的民族服装,介绍领袖事迹时饱含深情。天气很热,每个展厅都开着电风扇。细心的朴中尉告诉唐逸,其中有安东产的“菊花”牌电风扇。而唐逸离开展厅后,更见到马上就有工作人员过来把风扇关掉。节约之风在这里很普遍,如在美术馆,大学生给游客画像。用的是新旧两种纸,旧地用来卷画好的画像。

    第二战是妙香山,一座古城,城门及山上的点将台,留下的都是汉字匾,让唐逸依稀看到了自汉唐以来汉文化在周边国家地风采。

    新义州幼儿园是另一个必去的“景点”。唐逸一行在幼儿园。刚巧遇到一个来自国内的旅游团,就和他们一起参观了幼儿园。

    从办学条件讲,新义州幼儿园称不上一流,比较简陋,老式楼房,木头门窗,但师生精神面貌给人焕然一新的感觉。朝鲜教育程度高,幼儿教师也全是大学本科毕业。这里的老师着西服裙子套装。优雅文静,体现出朝鲜妇女端庄贤淑的特点。孩子们地天赋很高,近一个小时的文艺演出,赢来了阵阵掌声,他们在节目中穿插许多中国音乐,老师们还演奏了一曲《友谊天长地久》。文艺演出过后,游客们开始分发礼物。但幼儿园一方是由学生代表统一接受礼物,不提倡游客单独发放,毕竟游客自己发礼物的话,只怕大部分礼物都会送给几个讨喜的小演员,对其它小朋友不公平,对孩子的成长也不利。

    唐逸将多半袋巧克力糖果点心交到了小朋友代表手里,一名幼儿园教师可能觉得过意不去,特意叫过一名甜甜的小姑娘和唐逸合影留念,算是额外的感谢。

    上了吉普,唐逸看看表。已经下午三点多了,朴中尉就说:“首长,该去吃午饭了!”

    中午没有吃饭,唐逸确实有些饿,但他现在兴致勃勃,可不想回招待所,眼睛瞥到那小半袋巧克力和小点心,就说:“吃些点心垫吧垫吧肚子,晚点再回去。”

    看到袋里点心不多,林国柱就说不饿。和朝鲜司机下了车,两人打着手势一商量,倒是心意相通,就向不远处的营业商店走去,准备随便买点黑乎乎地面包充饥。

    朴中尉却不能随便丢下唐逸这个首长。肚子虽然饿。也只有忍着,拿起崭新的军用水壶。递给唐逸:“首长,喝水。”

    唐逸接过,她这才拿起自己地军用水壶喝了几口,又忙将盖拧上,放在一边,伸手去接唐逸的水壶,说:“首长,我帮您拿。”

    唐逸今天一天被朴中尉当皇帝般供着,实在有些别扭,想了想,就将塑料袋里的巧克力和点心抓了一把递给朴中尉,说:“你也饿了吧,给你。”

    朴中尉不接,说:“我不能接受首长的礼物!”

    唐逸蹙眉道:“光武怎么和你说的?是不是一切行动听指挥?我叫你吃就吃,不吃地话我就叫光武换掉你!”

    朴中尉考虑了一下,有些拘束地伸出双手,接过那些巧克力和点心,见唐逸对自己示意要自己吃,没办法,就拿起一颗巧克力,却委实不知道怎么撕掉那结实的塑料封,用手使劲拉扯,小脸都涨红了,塑料封被拉得微微变形,却没有裂开地迹象。

    唐逸开始偷笑,后来见朴中尉那使出吃奶力气的窘状,和她担心自己看轻,不时偷偷瞥自己的可爱模样,实在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朴中尉眼圈一下红了,却还在用力撕扯那塑料封,看她努力的模样,唐逸突然心中一怜,可爱又可怜的朝鲜军人啊!

    唐逸从朴中尉手中接过巧克力,正色道:“我教你!看看,这不是有撕开口的字眼吗?要从这里撕的。”轻轻拉破包装,取出巧克力,送到朴中尉嘴边:“给。”

    朴中尉脸一红,却还是微微张开小嘴,洁白地贝齿轻轻咬住了甜甜苦苦的朱古力。

    唐逸微笑,缩回了手。

    在唐逸指挥下,朴中尉拘谨的吃着巧克力和小点心,虽然从没吃过这般美味,这般香甜的食品,但她还是尽力维持着清醒,告诉自己这是任务,是任务,代表了朝鲜军人的形象,不能表现出自己馋嘴,让领导看轻自己。

    但等唐逸笑道:“哇。吃完了呢。”

    朴中尉醒过神,这才惶恐的发现,剩下的那小半袋食品已经都被自己吃光,甚至包括年青首长的那份,也被自己吃进了肚子。

    朴中尉脸煞白,不知所措。唐逸微笑道:“好吃吗?下次来看李团长,我给你多带一些。”拍拍朴中尉肩膀:“今天辛苦你了,谢谢。”

    朴中尉听着唐逸温和的话语,满心的惶恐不翼而飞,这位年青首长低沉地嗓音,似乎有种说不出的魔力,能令人沉醉。

    看了眼唐逸,这。大概就是汉语里的那个词语吧——温柔。

    回到招待所,唐逸就叫朴中尉传话,自己要见李光武,那几条烟却是要送给他,谁知道在房间等了好久,直到服务员送上晚餐,吃过以后。李光武才醉醺醺进了唐逸的房间,满身的酒气令唐逸一阵皱眉。

    唐逸递给他礼物,他一句话不说,接过来就走,令唐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去林国柱房间聊了聊明天地行程,回房后洗了个热水澡,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睡梦中,唐逸朦朦胧胧感觉到齐洁钻进了自己怀里,柔软无比的身子缠在自己身上。唐逸忍不住低笑道:“小妖精!”伸手抱住齐洁,手在她身上摸索,嘴轻轻亲在她滑嫩地脖颈上,但突然间就觉得不对劲,怀中香香软软的身子不如齐洁丰满妖媚,但却灵巧如蛇,柔韧十足,比之齐洁少了分妖娆,多了分柔嫩。

    唐逸猛地惊醒,一把推开怀中少女。伸手拉开了床头灯,却见朴中尉满脸通红的躺在自己身旁,她只穿了白色乳罩,白色三角短裤,露出雪白柔滑的身子。青春健康的**令唐逸一阵目眩神迷。

    唐逸随即稳住心神。冷冷看着朴中尉:“你作什么?”伸手拉过被子遮在她身上。

    朴中尉涨红了脸,结结巴巴道:“首。首长,我,我,是组织交给我的任务……”

    唐逸气极,愤而起身:“李光武搞什么?我去找他!”

    唐逸穿好衣服,就想去找李光武算账,却见朴中尉满脸泪水,裹着被子跳下来,惶恐看着自己,似乎想劝自己,又不敢说话。

    唐逸略一琢磨,说:“你穿好衣服,咱俩谈谈。”从茶几上拿起香烟和火机,就进了洗手间,闷闷地抽了一根烟,出来时朴中尉已经穿上绿色军服,正用力抹着眼泪。

    唐逸坐到沙发上,看着她,却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里有些堵得慌。

    “首……首长,对不起,我,我知道我作得不够好……”朴中尉抹着眼泪道歉,更令唐逸心里沉甸甸,仿佛压了块大石头。

    起身,走出房间,走廊里静悄悄的,如同唐逸的心情,一片死寂。

    唐逸漫步下楼,出了招待所,深深呼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郁闷稍减,这时,就见远方一点火星跳动,唐逸走上两步,却见花池边,李光武正坐在石阶上吸烟,他的脸也随着烟头火光忽明忽暗,闪烁不定。

    唐逸默不作声的坐到了他身边,李光武转脸看了看他,没有说话。

    唐逸淡淡道:“为什么这么作?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李光武颓然一笑:“我知道,宁上校嘛。你来的当天我们就详细研究了你地材料。”

    唐逸蹙起眉头:“那你们唱得是哪一出?”

    李光武沉默着,好半晌才道:“是我爷爷的意思,帮你在新义州找个落脚的地点,朴中尉不是间谍,也没有任何亲人,如果你还是不放心的话,完全可以带她回国。我们不会再和她有任何联系。”

    “当然,你觉得不方便的话就留她在新义州,我们会为你好好照顾她。”

    “你放心,这件事除了我爷爷和我,绝对没第三个人知道。”

    唐逸凝视着李光武,心里渐渐明白,朝鲜方面和共和国几十年前一样,仍然希望这种老式的联姻作法能维系党与党之间的感情,几十年前,可不是有些兄弟党的领袖娶了中国妻子?越南最高领袖为了取得共和国的信任,特意请总理为他挑选交州女孩作正妻,但被总理婉拒。

    现在,李老爷子却是将这种作法用在了自己身上,或许在李老爷子眼里,自己前途光明吧,甚至将来可能进入中央序列,能或多或少影响共和国的国策,是以,他希望自己身边能够有一名朝鲜女人,就算这名朝鲜女人什么也不做,最起码,也能使得自己对朝鲜有一些感情。

    只是李老爷子糊涂啊,现在不是几十年前,已经不是兄弟党领袖靠私人友谊来维系党地友谊的时代,将这些老作派用在现代社会只怕会适得其反。何况,这样做对自己,对自己所爱的人,对朴中尉,都是那么的不公平。

    唐逸深深叹了口气,说:“你们就不顾及朴中尉的感受吗?”

    李光武淡然道:“为了祖国,她可以献出一切。”

    唐逸冷冷一笑:“祖国祖国,为了祖国你就心甘情愿的作皮条客?”

    李光武霍然回头,怒目看着唐逸:“你说什么?”

    唐逸回视他:“我说你是皮条客!”

    “嘭”一声,唐逸脸上已经挨了重重一拳,李光武像个小老虎一样扑上来,低声喊:“不许你侮辱我,也不许你侮辱朴中尉!”

    唐逸也是满腔抑郁,无处发泄,猛地站起,照着李光武就是一拳。

    两人都不闪避,你一拳,我一拳,狠狠击打着对方的脸,胸口,“嘭嘭嘭”,男人间最直接的战斗方式在黑幕中上演。

    虽然李光武是军队特训出身,出拳很有章法,但唐逸凭借优异的体质胡乱出拳,毫不落下风。

    终于,李光武在挨了唐逸一拳后摇摇晃晃,跄踉倒地,唐逸走上两步,被他在腿上一拉,摔倒在他身边。

    两人并肩躺着,都不再动。

    看着璀璨的星空,李光武长长吐出了一口气,说:“你很压抑?”

    唐逸微微点头,说:“你又何尝不是?”

    李光武笑了:“这就是我们地人生吧。”

    唐逸默不作声,脸上身上无处不痛,心里,却比刚才舒畅许多。

    李光武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其实,我喜欢朴中尉很久了。”

    唐逸叹口气,看着远方星辰,没有说话。

    “有多久呢?我不知道,我看着她长大,或许,就在她长大的一瞬间吧?”李光武笑着说。

    唐逸翻了翻上衣口袋,拿出已经皱巴巴的烟盒,抠出两颗烟,点上,一枝递给了李光武。

    李光武狠狠的吸了一口烟:“我今天想和她说的,但我不想让爷爷失望。”

    两人又都沉默了下来,李光武慢慢掐灭了烟蒂:“所以,你要好好对她。”

    唐逸叹口气,过了一会儿说:“我会认她作干妹妹。”

    李光武转头看着唐逸:“你以为这样做是爱护她?你会害了她。我明天早上会同爷爷讲,朴中尉地任务已经完成。”

    唐逸沉默着,又点上了一颗烟。

    “如果你真地爱护她,以后来新义州就多看看她,我想,以后她会有单独的分配住房了。”李光武伸手抢过了唐逸地烟,叼在了自己嘴里,见唐逸蹙眉,笑道:“你抢了我的女人,我抢你一颗烟,不公平吗?”

    唐逸看着他的笑容,心里莫名一疼。

    我们这样的人,真的就应该是这样的人生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