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六章 和红色小将的生活初体验

第六章 和红色小将的生活初体验2017-11-8 23:44:4Ctrl+D 收藏本站

    留下经贸团继续招商,唐逸匆匆赶回安东,又马不停蹄的赶往机场迎接Fresenu研究所的库赛博士,库赛博士是水质方面的权威专家,如果妙香泉能被Fresenu研究所认可,则是国内第一家通过国际矿泉水水质检测的水源,可以大张旗鼓的进行炒作。

    至于在安东建立矿泉水厂,唐逸将任务交给了齐洁,齐洁眼珠一转就有了主意,由集团注资,将奇葩饮料升格为食品有限公司,在安东经合区建立矿泉水分厂,在唐逸和齐洁缠缠绵绵中,伊香食品有限公司诞生。

    陪同唐逸去机场的还有奇葩饮料派遣来安东筹措办厂的负责人林博文,估计也是伊香食品成立后安东矿泉水生产基地的负责人,但层层任命下来,林博文对自己公司和华逸集团的牵连都不晓得,就更不会知道唐逸是哪位。

    前排副驾驶上坐得是临时请来的德文翻译,林博文和唐逸并排坐在桑塔纳后座,他倒不怎么拘束,和唐逸有说有笑,林博文三十多岁,白白净净的,唐逸看过他的简历,海归派,曾经是顶新集团的部门高管,被奇葩重薪挖角,典型的事业成功人士。

    “滴滴滴”唐逸手包里电话响起来,唐逸拿出手机,倒令林博文一怔,现时的北方地级市,市级领导大多集体配备了呼机,但可没听说有给配手机的,见这位年青的市委书记拥有价值两三万的手机,林博文不由得对唐逸越发好奇。

    “叔叔,宝儿想你了……”接通电话,宝儿稚声稚气的童音响起,听着宝儿略带委屈的声音,唐逸心底最柔软的部位仿佛被针轻轻扎了一下,宝儿,我又何尝不想你呢?

    “叔叔。你不喜欢宝儿哭,宝儿以后再也不哭了……”唐逸似乎能看到,宝儿咬着嘴唇强忍住不哭出来的小可怜样,唐逸拿着电话的手微微颤抖。

    “叔叔是不是不要宝儿了,宝儿好想你,宝儿考了第七呢。叔叔,宝儿以后听话,宝儿好好学习,你要宝儿好不好?……”

    唐逸眼睛有些热,刚想说话,就听到话筒里抢电话地声音,接着兰姐的声音响起:“唐书记,对不起啊。这个死丫头,不知道她啥时候学得打电话,自己拨的您的号,打搅您了吧?”

    唐逸沉默了,那边兰姐忐忑起来:“唐书记,您,您是不是生气了?”

    唐逸轻轻叹口气:“不要骂宝儿。告诉她我也想她,等有时间我就去看她,不许骂她知道吗?”

    兰姐哦哦的应着,又小声问:“那,那要不要宝儿再和您说几句?”

    唐逸犹豫了一下,说:“算了。”然后挂了电话。

    心里酸酸的,真不知道再听到宝儿地声音自己会不会落泪。

    靠在座椅上,好半天才调整后心态,看了看身边的林博文,默默拿出了一颗烟。点燃。

    李光武热情的接待了唐逸一行,派出向导翻译陪同德国专家,奇葩饮料考察团,以及安东市经贸委官员前往考察水源。唐逸却是没有随行,上了李光武的吉普。

    中午时,李光武陪同唐逸在招待所用餐,吃着菜,唐逸就笑:“是不是又用了你一个礼拜的配额?”

    李光武大方的挥挥手:“尽情吃。”唐逸这次可是给他带了一箱中华,也难怪李光武神采飞扬,够他奢侈一年的了。

    唐逸笑着夹菜。李光武又说:“我爷爷说谢谢你,但下次就不要给他带礼物了。”唐逸给李次帅准备的是一箱特制加长过滤嘴地熊猫,就是伟人常抽的那种,另外还有几箱高度五粮液,唐逸当时还想买些红桃或者巨人口服液等比较火爆的营养品。不过想想这些产品都是嘘头骗人。再说了,爷爷这个等级的人物保健还用自己操心?朝鲜条件虽然不好。但领导人保健是何其重要的工作,自己拿几箱营养液送过来,虽然是小辈的心意,但还是太小家子气,倒惹人耻笑,是以最后只准备了烟酒。

    吃过饭,唐逸微微有些倦意,也是他这些天四处奔波,根本就没怎么好生休息,好不容易静下心吃完这餐饭,倒是有些累了,就叫光武给自己安排房间睡个午觉。

    李光武笑笑:“安排什么房间?我领你去个地儿!好好休息一下。”

    唐逸明白他话里的含义,摆摆手:“还是随便给我安排个房间吧,啊,还有那些零食,你帮我转交给朴中尉。”

    李光武笑道:“是朴上尉了,你想送礼物,自己送,我没工夫理会你们地事儿。”

    唐逸想了想,就说:“好吧。“自己对她避而不见也不是解决的办法,慢慢和她作个朋友?改造她的思想?

    难度似乎有些高,自己怕也没那时间,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红色的围墙,圈起了几排四层绿色小楼,布局很整齐,楼宇间有漂亮的花池,环境倒也优雅。

    进入这座红色大院需要通行证,院门前有荷枪实弹的军人站岗,检查了李光武和唐逸的特别通行证,挥手放行。

    李光武边领着唐逸进大院边同唐逸解释:“这里虽然不是军分区住宅,但很安全,是我们新义州党政领导人的住宅区,当然,你觉得不方便的话,我们也可以安排朴上尉住进民居,其实民居的治安没有问题,就是条件略微差了点,而且经常停电,一个月有一半地时间限电,这个住宅区就不同了,虽然也限电,每天也就是三四个小时,而且大多数限电时间为白天。”

    唐逸微微点头,明白朝鲜方面并不安排朴上尉住在军分区的意图,就是给自己一个信号,表示他们军方是给了朴上尉完全的自由,让自己安心。

    李光武指了指唐逸手里的那红色塑封证件。说:“有了它,你可以自由进出,以后再来,我可不会陪你。”

    到了一栋绿色住宅楼下,李光武停下脚步,说:“三楼左边的单位。”

    唐逸看了他一眼。知道他是不会陪自己上去,图惹伤心,不禁轻叹口气:“光武,要不我找机会和李次帅谈谈?”

    李光武笑着摇了摇头,说:“第一,朴上尉既然接受了你,我如果同她讲感情问题,她会看不起我。因为我就成了她眼中破坏革命任务的反面人物。第二,既然事情已经这样,再和爷爷讲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只会令他失望。”

    拍拍唐逸肩膀,说:“上去吧。”

    唐逸默默看了李光武一眼,转身上楼。

    楼道很整洁,红木楼梯扶手被擦得发亮。来朝鲜这几次,给唐逸最大的感触就是干净,太干净了。

    来到三楼,找了找没发现门铃,唐逸轻轻敲门,朝鲜的住宅都没有防盗门,倒不是用不起地因素,是没有必要,一来是朝鲜人被灌输的思想教育,二来刑罚十分严苛。所以。在能解决温饱地重要城市,社会风气还是很不错的。当然,饥荒严重的城乡肯定是十分混乱的,这点唐逸想也能想象得到,人如果落到会被饿死地地步,其可怕残忍程度比任何动物都要丑恶。

    唐逸敲了几下门,就听门里响起脚步声和清亮地女孩声音,朝鲜语,唐逸却是听不懂。

    门被拉开,朴上尉看到立在门外地唐逸。眼中闪过一丝惊喜,立正敬礼:“首长!”虽然在自己家里,朴上尉还是穿着绿色军服,黑色军靴,身材凹凸有致。英气勃勃。

    唐逸摆摆手。进屋,却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客厅摆着沙发,茶几,墙角桌子上有一台十二寸地电视机,看看牌子,共和国制造的松花江牌,而从敞着的卧室门更可以看到卧室中竟然是一张大大的席梦思床。

    唐逸琢磨了一下就明白,这些家私是刻意为自己准备地,条件当然不能太艰苦。

    坐到沙发上颠了颠,柔软舒适,不是随便用几根弹簧组装的劣质货,朴上尉就忙着给唐逸倒了一杯热水,抱歉的说:“首长,我们的条件不好,李团长说您口味高,就没为您准备茶叶,您下次来带些高档茶叶,我帮您保管,我不会偷喝的。”

    唐逸哑然失笑,第一次觉得这小姑娘也挺可爱的。

    将那一大包糖果点心放在茶几上,说:“送你的。”

    朴上尉接过:“谢谢首长!”就起身进了洗手间,不一会端着一盆热水出来,说:“首长,您累了吧,泡泡脚解乏。”说着话将木盆放在了唐逸脚边,蹲下身子,伸手就帮唐逸解鞋带。

    唐逸一阵无奈,伸手拦住她,说:“我不累!”

    朴上尉啊了一声,看着热水就有些愁,唐逸有些奇怪,说:“去倒了啊,好端端摆客厅一盆水干嘛?”

    朴上尉低下头,轻声道:“首长,太浪费了。”

    唐逸渐渐明白,就问:“这个住宅区是集体供应热水?”

    朴上尉恩了一声:“每天晚上供应两个小时,九点到十一点,首长,您想洗澡地话最好也是这个时间,不方便的话您就提前告诉我,我帮您多接几壶热水。”

    唐逸本想说,我好端端在这洗澡干嘛?想了想没说出口,但看朴上尉满脸可惜的端起木盆,就说:“我洗把脸吧。”

    朴上尉欣喜的点头,说:“这只木盆没用过,以后就洗脸用吧,本来给您准备的洗脸盆用来洗脚。”朴上尉又去洗手间拿出了一个铁盆架,将木盆放在盆架上,这种古老的工具唐逸在延山镇上农家见过,倒也不太诧异,看到朴上尉拿出共和国制造的香皂,倒是笑了:“怎么感觉跟回家了似的?”

    朴上尉似乎很喜欢这块香皂,在鼻子上嗅了嗅,说:“团里每个月发给我两块呢,谢谢首长,我喜欢它的味道。”

    看她终于有点像正常的女孩子,唐逸就笑:“用我们地话说。你现在可是有崇洋媚外的情结!”

    朴上尉俏脸一下苍白,有些惊惶的对唐逸解释:“首长,那,那我和团里说,继续用原来地配额,用红星香皂。“

    见她神态。唐逸马上后悔自己刚才说的话,但听到红星香皂,实在忍不住扑哧一笑,说:“得了,你就够红的了,再每天用红星香皂,又红又专,哪天再把我这个修正主义小头头给专了政。”

    虽然不大明白唐逸的笑话。但见唐逸心情好,知道刚才是和自己开玩笑,朴上尉才略微放下心事,走上两步帮唐逸挽袖子,又小心翼翼的问:“那,那我以后应该用什么香皂?”

    唐逸笑笑:“用碧欧泉洗面奶,下次我给你带些过来。要说崇洋媚外,我比你厉害。”说完就有些后悔,咋说着说着,话赶话就送起洗面奶了?这可是个容易被误解的信号,但随即失笑,她又懂得什么信号了,就算有人送她一大束鲜花,她会知道这是示爱吗?

    朴上尉边将雪白地毛巾围在唐逸脖子上,嘴里边念叨:“碧欧泉?碧欧泉?首长,洗面奶是什么?”

    经过一段时间相处。朴上尉倒是渐渐去了些拘谨,最起码敢于问唐逸自己不懂地问题了。唐逸就给她解释:“就是用来洗脸的流态物体,唉,怎么说呢?总之比香皂好用就是了,味道也好,对皮肤也好,我们国内的女孩子都喜欢用。”

    朴上尉似懂非懂的点头。

    唐逸看着她明艳不施粉黛的俏脸,突然心里有个邪恶地念头,如果这个又红又专地红小将被自己改造成时尚靓丽地都市前卫少女是什么情形,想了一下。不由得扑哧一笑。看着朴上尉迷惑地眼神,唐逸摇摇头,这工程也太宏大,一二十年也不见得能有什么效果。

    洗过脸,唐逸坐到沙发上。朴上尉倒水。打扫洗手间,又洗了手出来。坐到了唐逸身边。

    唐逸就指了指电视,说:“打开看看。”对朝鲜的电视节目唐逸还是有些好奇的。

    朴上尉抱歉的道:“首长,现在没节目。”又给唐逸解释,原来朝鲜目前有两家电视台:朝鲜中央电视台和万寿台电视台。中央电视台每天从下午5点开始播出节目,至晚上11点结束,星期天从上午9点开始播出,万寿台电视台则只是在星期六下午和星期天播出。

    唐逸听了就叹口气,这精神生活也太匮乏了,不过想想,就算播放电视节目,只怕大多都是政治性节目,怕也没什么好看的。

    看看表,已经一点多了,唐逸就问:“你几点去军区?我和你一起走。“

    朴上尉忙站起来,说:“首长,我送您去军区。”

    听到送这个字,唐逸有些奇怪:“你不去军区工作?”

    朴上尉点点头:“现在我的工作安排是上午九点至十一点为歌舞团编排节目,下午没有工作地。”

    唐逸怔了下:“那你其余的时间怎么打发?”指了指身边沙发,朴上尉就又坐了下来,回答:“大部分时间我都在房间看书,有时候去街上走走。晚上的时间看电视。”

    唐逸默然:“不闷吗?”

    “不闷,谢谢首长关心。”朴上尉开心的一笑,明艳不可方物。

    唐逸看着她发自真心的笑容,不由得叹口气,想了想说:“这样,我给你找点消遣怎么样?”

    朴上尉温顺点头:“我听首长的。”

    唐逸怔了怔,就琢磨自己刚才的想法是不是会使得光武误解为自己默认她的地位,琢磨了一下,就将这念头抛到了一边,总不能因为自己的关系让一个妙龄少女这样熬日子吧?在想出解决的办法前,只能尽量给她创造条件,排解寂寞。

    唐逸就问:“你这里有电话没有?”

    朴上尉歉意地说:“没有,我,我马上去向郑团长汇报,请她安装电话。”说着就站了起来。

    唐逸摆摆手:“那倒不用。”郑团长应该是歌舞团团长,她是肯定不知道事情真相的,但想来组织上交代过,尽量满足朴上尉的一切要求。

    唐逸说;“这样吧,你领我去军部打个电话。”又赶快的摆手道:“以后不许你给我敬礼,自然点,好不好?”

    刚刚举起手臂的朴上尉忙放下手臂,点头道:“是。”

    唐逸又说:“以后我称呼你允儿同志,你称呼我唐逸同志。”

    朴上尉却是坚决的反对:“首长,我不能直接称呼您的名字。”

    唐逸看了眼她,就不再说。

    歌舞团的女兵见到朴上尉和唐逸纷纷敬礼,虽然有些女兵偷偷的打量唐逸,但没人多问,显然早就被吩咐过不许过问一切和朴上尉有关的事情。

    唐逸又是一阵叹息,很明显就算在军营,朴上尉也再不会有什么朋友和她聊天,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说她被孤立了。

    唐逸也见到了郑团长,和所有女兵一样,郑团长只是看了唐逸几眼,就和朴上尉握手说话,听到朴上尉想打国外长途地要求,郑团长马上领两人来到二楼的一间小屋,桌上摆着一部电话,小屋外有军人把守。

    朴上尉对唐逸道:“首长,我在外面等你。”

    唐逸微微点头,拨通电话,先打给李光武沟通一下,当李光武听到唐逸的要求后哈哈大笑:“没问题没问题,我会亲自去海关接你的人,想带什么过境都没问题,当然,武器除外!”

    唐逸听他笑声就知道他以为自己默认了和朴上尉的关系,也懒得解释,挂了电话,就拨了国内,打给林国柱,嘴里念叨着需要地东西,那边林国柱就用笔记下,唐逸又说到了朝鲜海关交给李团长,他就不必过来了,林国柱连声答应。

    林国柱和李团长办事都很有效率,下午五点多,几名军人抱着大大小小地箱子敲响了朴上尉的住宅门,几名军人将箱子摆在客厅,就敬礼离去,唐逸没露面,从卧房向下望,李光武站在吉普旁,低着头,大口地吸烟,身影有些萧索。

    回到客厅,朴上尉正看着那些箱子发呆,见唐逸出来,却是不问。

    唐逸笑道:“买给你的,消磨时间,当然,你有书籍这种最宝贵的粮食,不喜欢我送的东西就丢掉。”

    唐逸托林国柱买了一台十四寸的彩电,一台VCD,一大箱VC碟片,另外还有一台任天堂TV游戏机和十几盘游戏卡。

    唐逸接上VCD导线,翻了翻VCD碟片,就选了《我本善良》,TVB经典连续剧。

    影片开始,在唐逸指挥下,朴上尉坐到了唐逸身边,更在唐逸手势下拆开了一袋五香杏仁。

    允儿同志当然是第一次接触港剧,甚至可以说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外面的世界。

    出场英国繁华的闹市就令她一呆,随即就肯定的下了断言:“首长,这是罪恶的资本主义国家制造的假象!”更回头问:“我是不是通过了考验?”

    唐逸怔怔看着她,那一瞬真的有昏厥的感觉。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