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七章 我叫陈方圆

第七章 我叫陈方圆2017-11-8 23:44:6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无奈的看了朴上尉一眼,点点头,说:“恩,允儿同志经得起考验,觉悟很高,很令人欣慰。”

    朴上尉欢喜的俏脸微红,又看了看那满满一箱碟片,说:“首长,我以后每天写一篇观后感,等您下次来向您汇报。”

    唐逸恩了一声,他本就无意改造朴上尉,不过是想给她找点消遣,她喜欢用批判的眼光看这些碟片也好,喜欢用欣赏的眼光看这些碟片也好,都随得她。

    朴上尉回头看看挂钟,犹豫了一下,说:“首长,现在是新闻时间,我可不可以看电视?”

    唐逸点点头,朴上尉就打开了那台12寸的黑白电视,伴随着雄壮的旋律,已故最高领袖笑容满面的画像出现在屏幕上。接着是《将军之歌》,数百人的合唱场面,配以壮丽多姿的江河山川画面。其后,播音员就开始预告今天的电视节目内容。

    唐逸百无聊赖,站起来打量这套一居室,接着发现了卧室书桌上朴上尉那摞红色书籍,有朝文版,有中文版,走过去翻了翻,《主席语录》,《元帅轶事》,小说也都是红色版,唯一带点爱**彩的大概就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唐逸拿起《主席语录》,翻了一会儿,渐渐倒看得入了神。

    脚步轻响,朴中尉也走过来,见唐逸也喜欢看书,欣喜的拿起一本朝文书籍介绍唐逸看:“首长,我最喜欢这本书,李将军高尚的爱国情怀和崇高的革命情操描写的很深刻,用首长的话说就是入木三分,我每次看都会落泪,首长,我帮您翻译成中文,您下次来就可以看了。”

    看着朴上尉纯净的眼神,望着她手上的红色书籍。又回头看了看自己买来的那箱光碟和游戏机,唐逸突然觉得一阵羞愧,竟然觉得自己有些低俗。

    随即一阵苦笑,和她多相处一段日子,怕是自己会被洗脑,而不是自己改造她。

    见朴上尉充满期待的看着自己。唐逸点点头:“好,我下次来看。”挠挠头,下次?自己还真地想被洗脑吗?

    唐逸叫过朴上尉,教她怎么插游戏机数据线,怎么插卡,心说低俗就低俗吧,就看看是我被你洗脑,还是你变得信服我。总不能叫你在这里孤伶伶等我一辈子。

    唐逸渐渐有了处理和她这段关系的腹案,等她完全信服自己后,就带她回国,她想嫁人也好,怎么都好,随她去吧。

    选了超级玛丽,教朴上尉怎么控制游戏人物。朴上尉惊讶的看着电视机里的小人随着自己按键跳动行走,张开小嘴,再说不出话。

    坐了一会儿,唐逸看看表,站起来告辞:“允儿同志,你早点休息,我回军分区。”

    朴上尉微微一怔,说:“首长,我会做中国菜的,除了我以前的配额。团里现在每个月多发十斤大米,两斤肉和蛋,都是给首长准备地。”

    唐逸摆摆手:“我去招待所住,你自己随便做点吃吧。”

    朴上尉俏脸就有些苍白,低头道:“首长还是不喜欢我吗?”

    唐逸在一阵挠头,忙说:“不是的,我有事和李团长谈,如果赶得及我就回来。”和朴上尉也没办法解释我有爱的人啦,咱们的关系不正常啦这些话,她的思维和自己不是一个世界。解释什么都是多余。

    朴上尉小脸这才开朗,欣喜的说;“那我多接几壶热水,等您回来洗澡用。”

    唐逸点点头,转身出门,朴上尉直等唐逸下了楼。出了单元。才轻轻带上了门。

    唐逸回军区就没那么顺畅了,等电车就等了十几分钟。坐电车,半个小时才到了军分区大院,有李光武给办的红色通行证,唐逸一路通行,来到团部,却是不见李光武,李光武的勤务兵认识唐逸,请唐逸在办公室等,这一等足足等了半个小时,见唐逸有些不耐,那勤务兵就说去找李团长,转身出了门。

    又等了十几分钟,团部地电话响了起来,办公室就唐逸一个人,琢磨了一下,唐逸就接了起来,觉得应该是李光武,就算不是他,总不会给自己安个间谍罪名逮捕吧?

    李光武的笑声响起:“我有紧急任务,在外地呢,没功夫陪你!你自便!”

    唐逸笑笑,说:“得了,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也不用你帮我安排招待所的住房,这样,你告诉我我那个团住哪,我去和他们汇合。”和考察团约定的是明天早上在军分区大院门前汇合,唐逸却是不知道他们被安排在哪住宿。

    李光武就笑:“啊,他们的行程我也不大清楚,这样,我帮你查查,你等我电话。”说完就收了线。

    唐逸撂下电话,想了想,出门,勤务兵就在外面,唐逸就对他招招手,“送我去十一号住宅区!”自己如果墨墨迹迹的非得缠着李光武帮自己安排住处,那未免太小家子气。

    就这样,勤务兵开吉普又将唐逸送回了朴上尉那住宅区,这一来一回地折腾,看看表,已经将近九点。

    唐逸饥肠辘辘的敲响了朴上尉的房门,见到唐逸回来,朴上尉倒是有些开心。

    刚刚进屋,唐逸的肚子就咕噜一响,朴上尉忙说:“首长,我去作饭。”

    朴上尉的厨艺还是不错的,豆芽炒肉,鸡蛋番茄,外加一大碗清汤,唐逸饿了,倒也吃的津津有味。吃过饭,朴上尉收拾碗筷,又说:“首长,现在可以洗澡啦。”

    唐逸点点头,进洗漱间前特别叮嘱朴上尉:“我洗澡的时候不许进来。”就怕允儿同志会半途杀进来给自己搓背干啥的。

    洗漱间很小,不过修饰的很整洁,而且出乎唐逸意料地是,倒是不用接热水在大盘里洗澡,有小小的喷头淋浴。

    没有洗浴液,唐逸只好用香皂抹身,草草冲了个澡。中间却听朴上尉在外面敲门:“首长,给您准备的内衣裤,如果您穿不习惯,下次来请您从祖国多带来几件。”

    唐逸将门开了条缝,将那叠衣物接过。

    针织的白色汗衫,白色睡裤。三角短裤质地也很柔软,洗过澡穿上,倒也蛮舒服的,其实朝鲜针织品本就很考究,手工布料地内衣裤质感倒也不逊于国内品牌内衣。

    从洗漱间出来,却见朴上尉已经铺好了床,换上崭新洁白的床单,回头羞涩的笑笑:“首长。我去洗澡。”

    唐逸摆摆手,说:“我睡沙发。”

    朴上尉有些失望,却又马上说:“首长,您睡床,我不会打搅您的,您还是觉得不方便的话,我可以回军营地。”

    唐逸也知道。自己睡沙发地话,只怕朴上尉就得打地铺,她是不可能安安心心去床上睡的,想了想就说:“那好,我去休息,你睡沙发吧,多盖点被子,现在夜里冷,别冻着。”

    “谢谢首长关心。”显然唐逸随口的一句关怀令朴上尉心里暖暖的,朴上尉展颜一笑。方才地阴霾一扫而空。

    唐逸笑笑,进了卧室。

    床很软,被罩枕巾都是刚刚换好地,有着淡淡的香皂味。

    或许是因为在异国他乡,唐逸却是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他能听到客厅朴上尉洗澡出来地脚步声,很细微的声音,明显是为了不打搅自己,朴上尉刻意放轻了动作。

    月光洒落,挂钟滴答滴答的走着。唐逸轻轻叹口气,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大脑就是不肯休息。

    “叮叮”轻轻的敲门声,唐逸犹豫了一下,说:“进。”

    门被拧开,一个苗条性感的身影进了房。淡淡的月光下。可以看到朴上尉穿了件洁白地衬衣,胸部高高耸起。柔顺的黑发瀑布般洒落肩头,使得明艳的她略添一丝妩媚。

    “首长,我听您一直在翻身,睡不着吧?”朴上尉走过来拉开床头柜上的台灯,耀眼的灯光下,她洁白的衬衫和睡裤微微反射出一种光泽,唐逸眯了下眼睛,低下头,却刚好瞧见她绿拖鞋里的白嫩小脚,没有涂指甲油,没有任何修饰,柔柔嫩嫩,干干净净的,没有一丝瑕疵。

    “对不起首长,刺眼了吧?”朴上尉忙将台灯关上,唐逸摆摆手:“没关系,打开吧。”

    朴上尉轻声道:“首长,我给您读几个故事吧。”

    唐逸微微点头,朴上尉就拉过椅子坐在床边,拿起那本《元帅轶事》,轻声给唐逸朗读。

    朴上尉的声音如莺啼般婉转动听,身上淡淡的香皂味飘入唐逸鼻端,更令唐逸有一种回家地感觉,渐渐的,唐逸的意识模糊起来……

    唐逸醒来时,却见朴上尉伏在自己床边,睡得很是香甜,那本《元帅轶事》掉在了地上。

    唐逸轻轻起身,将书拣起来放在床头柜上,看了朴上尉一眼,本来想就这样离开,又一想,不和她打招呼,怕她醒来又要胡思乱想,就走到书桌前,从抽屉里翻出信纸和钢笔,写了一行字“我走了。”

    想了想觉得太生硬,又在后面加了句“祝你快乐。”

    看了看,满意的点点头,放下笔,一转身,却见朴上尉肩膀动了动,慢慢抬起了头,看到唐逸慌忙站起来,说:“首长,我去煮饭。”

    唐逸摆摆手:“我要去和团里的人汇合,啊,还有这一阵我很忙,怕是没多少时间来看你,你……”想说啥,又摇了摇头,朴上尉却是理解的说:“首长,您不用专程抽时间来看我的,您的工作重要。”

    唐逸看了眼她,微微点头,出了客厅,唐逸想了想,就说:“等忙了这一阵,我有时间就会来看你。”当然要常过来帮她洗脑。

    朴上尉欢喜的点头。

    妙香泉的水质检测很顺利,完全达到了国际矿物质饮用水地标准,考察团回安东后,奇葩饮料就开始和安东方面接触。洽谈在经合区建厂的事宜。当然,水源问题,唐逸已经牵好线,细节方面就需要奇葩饮料和朝鲜政府进行协商,唐逸不可能事必躬亲。

    回了安东,唐逸自然首先还林国柱钱。两三千块不是小数目,还钱时唐逸就问:“没动用死期存折吧,差多少利息我给你补上。”

    林国柱笑道:“没有没有,我和爱人凑了凑,倒也够了。”

    林国柱刚刚出办公室,唐逸的手机就响了,接起,是二叔唐万东:“今天从朝鲜回来的?给你打了几次电话。都没打通。”

    唐逸恩了一声,就问:“爷爷怎么说?”在朝鲜的遭遇上次回来他就向二叔作了汇报,毕竟朴上尉地问题不等同于齐洁地问题,在最高层的斗争中,齐洁地问题不算什么问题,但如果身边有个朝鲜女人,或许就会被人拿来做文章。例如扣个间谍的帽子,则如果自己志存高远的话,会产生很大的不利影响。

    唐万东笑着说:“你小子艳福不浅啊,怎么,四海安家啊?”

    唐逸气道:“二叔!”二叔现在地表现倒是越来越像一个长辈,喜欢和自己开玩笑,浑不似以前威严冰冷,唐逸知道这是自己地位提升的结果,但不管怎么说,也有些开心。养父当初是多么希望能和家人亲近啊?这份情绪无疑也传给了自己。

    唐万东就呵呵笑道:“不开玩笑了。这件事,老爷子和军委几个老头子通了气,军委研究了一下,要你妥善处理,不过处理的过程中要注意,不能伤了朝鲜同志的感情。”

    唐逸哦了一声,这结果等于没有结果。

    唐万东又说:“我的意见是,你应该同朝鲜方面多沟通,毕竟和朝鲜方面沟通的话,领导人之间建立的私人友谊也是很重要的。而且和美国打交道时,朝核问题是咱们重要地筹码,而咱们对这个友好邻邦的影响力却是越来越弱。”

    唐逸微微点头,虽然朝鲜如果没有共和国的经济援助,只怕马上就会崩溃。但朝鲜的领导人不喜欢中国现行的国策也是显而易见的。

    下午。唐逸又召集几家国企负责人座谈,不过令唐逸失望的是。安东国企中唯一地盈利大户,三新肉制品厂厂长陈国涛没有出席会议,只给林国祥打了个电话,说忙着谈生意呢。唐逸不由得有些失望,对这个盈利大户唐逸还是寄予厚望的,希望能听他传授一些国企经营的经验,如果能找到另一条路使得国企重新焕发生机,唐逸真的不希望对国企大刀阔斧的变卖改制,因为每一个国企改制,或多或少都会造成国有资产的流失,这不是自己能控制的。

    座谈会结束后唐逸回了办公室,就叫林国柱进来,问:“陈厂长讲没讲他在忙什么生意?”

    林国柱犹豫了一下,说:“他怕是故意不来的。”

    “哦?为什么?”唐逸翻着文件,随口问。

    林国柱知道自己固然要将自己了解的一些信息透露给唐书记,但如果每天都是在唐书记面前讲某某是谁的人,某某怎么样,唐书记只怕很快就会厌烦,认为自己喜欢划***,喜欢背后议人短长,从而把自己打入冷宫。

    但这个陈国涛却是必须要向书记汇报地,林国柱犹豫了一下说:“陈厂长是古书记提起来的,他能力又强,上任一年就将三新扭亏为盈,这两年更将三新发展为省内肉制品数一数二的企业,这几年陈厂长不知道拿了多少市里省里的荣誉,去年古书记准备提他为副市长,他给推了,说喜欢在国企干,不过行政级别却是被提为了副厅,我市国企里唯一的一个副厅级干部,他向来对主抓工业经济的书记和市长不太恭敬……”说到这儿林国柱住了嘴,见唐逸还在那儿翻阅文件,他就退了出去。

    唐逸大脑里却在勾勒陈国涛的形象,有超强的企业运营能力,是以恃才而骄,大概在他眼里,再没有人比他更有能力了吧,副市长都不做?自然是不喜欢官场里的勾心斗角,怕是自己也会津津乐道于推掉副市长的行为吧。自以为自己有孔明之才?凤雏之智?

    唐逸摇头笑笑,这样地人再怎么有能力,也就是管个小摊子,因为他眼界太窄。不过现在自己确实需要他的支持,如果几家国企都对自己这个副书记阳奉阴违,又如何协调全市的经济?

    唐逸琢磨了一下。就按了电话的9号键,在内线中,就是秘书室,叫林国柱进来一下。

    “国柱,晚上帮我约陈厂长吃饭,你也一起吧。”

    林国柱点点头,走了出去。

    六点钟,唐逸放下手头地工作。来到秘书室,林国柱忙汇报:“书记,我约好了,七点钟,新华酒店208,另外我还约了博亚地李厂长。”

    唐逸微微点头,情知这个李厂长大概同陈国涛要好。而林国柱应该和李厂长有些交情,这才能约到陈国涛,随即就有些好笑,自己这个副书记却要对企业上地干部小心应付,倒真的有些窝囊,不过现在自己就是需要放低姿态地时候,虽然近日常委会上自己有些高调,也是为了应对古忻明,免得他将自己弱化到不存在,成为他常委会里的一枚投票机器。所以就算得罪了组织部长和组织书记。但总比他们完全将自己排除在班子外,好似自己这个新任常委无足轻重要好。当然,对古忻明地工作,自己是必须要全力支持的,展现自己的存在,却又不能让古忻明理解为自己在冒犯他的权威,这个平衡自己却是要把握好。

    而对安东各经济部门的一把手,国企的负责人,自己就需要另一种策略,放低姿态。海纳百川,让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接受自己这个新书记,当然,如果真有刺头一定要令自己不舒服,用强硬手段拔去也是在所难免。

    现在自己就要看看第一个刺头到底是怎生模样。不过如果他真的摩挲不平。自己想动他却是很有些难度。

    坐在去往新华酒店地桑塔纳里,唐逸还是琢磨着陈国涛的事。这时候手机响了起来,唐逸接起,听到那略微沙哑的男声唐逸就是一喜:“陈叔,你好你好”想问陈珂,却又勉强忍住。陈方圆呵呵笑着:“唐书记,忙不忙?我请你吃饭?”

    唐逸就是一怔,笑道:“开玩笑呢吧?你在安东?”

    “是啊,我现在在新华酒店211号房,我也是刚刚到,如果您忙就明天见您。”

    唐逸就笑:“那陈叔,你出门左转,208,我订了桌,一会儿就到,啊,服务员问的话你就说是市委林秘书订的桌。”

    陈方圆哈哈大笑:“成成,没问题!我这就去等您。”

    挂了电话,唐逸微笑,今天就算摩挲不平那个刺头也算不虚此行,自己确实挺挂念这些老朋友的。眉,陈方圆不是一个人,在他身边,坐着位漂亮的少妇,穿着淡蓝色毛料秋装,成熟妩媚,陈珂同事地爱人,叫什么自己给忘了。

    见唐逸进屋,陈方圆和漂亮少妇忙都站起来和他打招呼,漂亮少妇更主动伸出手和唐逸握手,娇嫩的小手有意无意的在唐逸手心划了一下,娇笑道:“唐书记,还记得我吧,王慧娟,咱们一起吃过饭。”

    唐逸点点头,心里叹口气,怕是陈叔真的和她有了暧昧,只希望不要影响到陈珂的家庭,如果伤害到陈珂,自己管他什么陈叔,王慧娟,定要他们尝尝谦和的自己手段有多么毒辣。

    在陈方圆身边坐下,看了看表,六点五十五,恩,提前五分钟,时间刚刚好,只是却想不到陈国涛比自己还能摆姿态,不到七点不出现吗?

    林国柱和陈方圆,王慧娟略微打个招呼,就出去等陈李两位厂长。

    陈方圆问唐逸:“唐书记,您还有贵客?”不管他现在多么财大气粗,结识了多少达官显贵,但在唐逸面前,却还是如同在陈家坨时一样,有些拘束,有些放不开,对唐逸。他是由衷的佩服和尊重,他更知道唐书记深藏不露,身后指不定多深的背景呢。

    王慧娟却是略有些诧异,她跟了陈方圆有一段日子了,达官贵人也见过不少,也不是没见过厅级干部。市委领导,陈方圆在他们面前一向谈笑风生,泰然自若,这也是五十多岁的陈方圆在她眼里的魅力所在,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陈方圆露出些拘谨,而且面对地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就更令王慧娟诧异,美目不由得在唐逸身上多瞟了几眼。

    唐逸听陈方圆问。就笑着道:“是啊,两个国企干部,你这大财主刚好帮我压压场。”

    陈方圆干笑道:“我那点底儿您还不知道,又是什么财主了?”

    唐逸笑笑,拿起茶壶帮陈方圆斟茶,陈方圆吓了一跳,忙抢过茶壶。更回头瞪了王慧娟一眼,责怪她没眼力见。

    唐逸就问:“陈叔,婶子还好吧?”

    陈方圆笑道:“挺好的,难为您还记挂着她。”

    唐逸笑道:“我可是最喜欢吃婶子包的饺子。”

    陈方圆七窍玲珑,当然明白唐逸地意思,笑道:“那等您有时间来春城,叫她包给您吃,忘了和您说,我早就接她来了省城,她闹着没意思。一定要回坨子,是我死活拦下的。”

    唐逸笑笑;“老人家都是这样的,觉得城市空气不好,也没意思,都喜欢住乡下,等我老了,也在陈家坨买三间大正房住下,哈哈。”

    陈方圆陪笑道:“那得等了,我还不服老呢,唐书记最起码也得为革命工作再出七八十年的力气。”

    唐逸就笑。那边王慧娟却是神色自若,唐逸微微放心,看起来她似乎没有拆散陈珂家庭的野心,或许跟了陈方圆就是喜欢物质上的享受吧。唐逸自然想不到,王慧娟会觉得五十多岁地一个糟老头子有魅力。和陈方圆在一起。固然是为了钱,但她却也真的对陈方圆有了感情。

    唐逸又问陈方圆:“陈叔。你来安东办事?需要我帮忙不?”

    陈方圆一笑:“还真的要您帮忙,我是准备在安东开家分店。”

    唐逸奇道:“为啥?省城市场也饱和了么?”

    陈方圆嘿嘿一笑:“您唐书记主政的城市,我要不跟进来赚钱那我可真瞎了眼。”

    唐逸哈哈一笑:“赔光了可别赖我头上!”

    陈方圆斩钉截铁道:“不可能!延山您都能给发展成那样,安东还用说么?唐书记,在我老陈面前,您可别谦虚,您的一步步脚印我可都看在眼里,记在脑里呢。”

    唐逸无奈摇头。

    说着话,唐逸就又看了看表,微微蹙眉,却是过了两分钟了。

    就在这时候,门口一阵爽朗地笑声,接着门被推开,林国柱笑着陪两个人进来,唐逸目光不由自主就投注在前面那人身上,四十多岁地中年人,矮胖的身子,和陈方圆有地一拼,面目还算周正,眉宇间能看出几分傲气。不消说,定是陈国涛。

    唐逸笑着站起来握手,陈国涛倒是很客气,解释了自己为什么没有参加下午的座谈会,向唐逸致歉。

    唐逸就给陈国涛和李厂长介绍陈方圆,说是自己的好朋友,现在省城的明星企业家,想来就算说万宝超市,陈国涛和李厂长也不晓得,如果误会为什么小超市老板反而不好。

    陈国涛和李厂长都客气的和陈方圆握手,几人落座后林国柱就叫服务生上菜。

    有陈国涛和李厂长,唐逸就不似在陈方圆面前那般直来直去了,喝了口茶,就说:“陈厂长,安东的国企可就属三新一枝独秀啊,你可是咱们安东的能人啊!”

    陈国涛含蓄地笑笑,说:“唐书记过奖了。”

    边喝酒吃菜,陈国涛不时看表。

    唐逸就问:“陈厂长还有约会?”心下就有些不耐,这人狂的可以了,到好似比自己这个副书记还忙,倒好像他百忙中抽出时间来见自己一面似的。

    陈国涛就说:“对不起啊唐书记,我最近实在是忙,因为我们熟食品加工那一块儿正忙着一件大的SCHEME,八点还有一个会。”

    唐逸笑笑:“没关系,你忙你的。”

    陈方圆却是有些不忿。心说你就算是国家干部,也太目中无人了吧,唐书记你都不放眼里?但唐逸不说话,他也不好插嘴,闷头喝酒。

    林国柱笑着问:“陈厂长忙什么大计划呢?现在见你一面真不易啊!”

    李厂长就笑道:“唐书记,李秘书。三新又要给咱们安东争光了,这几个月陈厂长不是将目光盯在了火腿肠生产上了么……”

    还没说完,陈国涛已经插话:“不是盯,是三新必须转型,国内午餐肉的市场正在萎缩,不转型三新就会慢慢衰败,而火腿制品我估计大有市场,作火腿在未来几年很有发展潜力。”

    李厂长尴尬的笑笑。说:“是,是,我说错了,陈厂长的三新经过几个月的摸索,终于研发出一种口味香脆地火腿,而且得到了商家地认可,省内最大的超市连锁万宝已经基本同意三新火腿的进入。目前陈厂长正准备详细的计划书,和双汇火腿争夺在万宝的地位,争取能拿到最理想地货架位置,所以他最近很忙。”

    李厂长停顿下又说:“不瞒您说唐书记,我们博亚清洁剂也想进入万宝超市,这事也得陈厂长帮忙。”

    唐逸听得一怔,看了陈方圆一眼,陈方圆却是挠挠头,说:“三新,啊。好像有那么点印象。”

    唐逸就笑着问陈国涛:“陈厂长,为什么一定要进超市呢?而且一个货架位置又有什么大不了?”

    陈国涛有些不耐的道:“超市是未来购物的趋势,而且万宝起步早,发展快,说明其老板目光独到,将来很可能是省内超市霸主,现在看似争一个小小的货架位置,实际上是在争未来十年的发展!”心里不耐,觉得和这个不懂经济地书记讲话实在是对牛弹琴。

    唐逸微微一笑:“陈厂长果然见识高远。”拿起茶杯慢慢品了一口。

    陈国涛看看表,就撂下侉子。说:“那唐书记,你们慢慢吃,我告辞了。”

    陈方圆却是呵呵笑了:“陈厂长,你不必忙了,三新进万宝那档子事儿黄了。啊。黄了你听不懂吧?您都是讲洋文的,黄了用洋文怎么说来着?”最后一句却是回头问王慧娟。

    王慧娟也会凑趣。就说:“好像是YELLOW吧?”说完就格格娇笑。

    唐逸气得一瞪眼睛:“老陈,别胡闹!”陈国涛虽然傲气,不合群,但看得出,是干事业的人,不能拿人家寻开心。

    陈国涛有些疑惑地看着陈方圆和王慧娟,陈方圆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笑着站起来递给他,说:“忘了自我介绍,我叫陈方圆,万宝超市的陈方圆。”

    陈国涛看到名片上地头衔就呆了,万宝集团总裁?他上下打量着陈方圆,实在看不出这个小胖老头有什么特别地。

    陈方圆坐了下来,就倒了一杯酒,敬唐逸:“唐书记,是您手下的兵,如果您一定要我和他合作,我听您地,但我还是希望您能尊重我的意见。”

    唐逸笑着说:“无妨,做生意嘛,不光是讲究能力,人和更重要,我明白地。”

    陈国涛脸上阵红阵白,又慢慢坐了下来,这些日月没黑没白的干,却做梦想不到功亏一篑,却是输在一次自己毫不在乎的饭局上。听到唐逸的话,他蓦然抬头,知道唐书记这是敲打自己呢。

    陈国涛看着唐逸和陈方圆,想低下头求肯,但一向心高气傲的他却实在拉不下脸。

    李厂长尴尬的笑着,想和陈方圆套近乎,使得自己工厂的清洁剂能进入万宝超市,但又知道现在不是提这茬的时机,眼巴巴看着陈方圆,就好像在看财神爷。

    唐逸扫了眼众人,知道自己是时候离场了,撂下筷子笑道:“这样吧,我还有点事,生意的事你们慢慢谈。”拍拍陈方圆肩膀:“陈经理,再同陈厂长谈谈,好不好?”

    陈方圆点头:“唐书记,您咋说我咋办。”

    唐逸笑笑,起身走了出去,林国柱颠颠跟在唐逸后面,心里这个佩服啊就如同黄河之水,滔滔不绝,心说唐书记就是唐书记,身边一个不起眼的小老头也这么有来头,唉,自己眼光还是浅啊,刚才竟然没看出来。

    包厢里,陈方圆慢慢品着茶,对陈国涛道:“陈厂长,我看得出,你是个事业家,不然地话您是国企领导,就算产品卖不出去,甚至就算厂子黄摊子也跟你无关,你根本就不必在这里应付我一个小商人,就冲这点,我佩服你。”

    陈国涛脸色稍和,却又苦笑道:“那又怎么样,我也看得出,你是那种家族式的企业家,不和你的脾气,就算赚多少钱你也不干。”第一次,没有了那种一切俱在掌握的感觉。

    陈方圆呵呵一笑,说:“其实你也挺对我脾气的,不过吧,我需要唐书记一个电话。”

    陈国涛盯着陈方圆,好像要看清陈方圆真实的想法。

    陈方圆叹口气,晃着茶杯,眼神有些飘忽,轻声道:“我吧,在认识唐书记之前,我是做什么的呢?好像都记不得了,恩,是了,我在坨子上开杂货店,一个月能赚几百块钱,然后,我就认识了唐书记,我承包了罐头厂,按唐书记的点子发展,然后,我发了,一年赚了几十万,接下来,又是唐书记的点子,我开起了超市,在唐书记的带领下,延山经济火了,我地超市也火了,然后,我一步步,走到了现在……”

    几人悚然动容,就算王慧娟,也不知道原来陈方圆的一切可以说都是唐逸给予的,看着陈方圆,心说怪不得我这位老情人对那年青的书记这般恭敬。

    陈方圆慢慢抬起头,看向陈国涛,轻声道:“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