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八章 红色小将第二弹

第八章 红色小将第二弹2017-11-8 23:44:7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看着手头的三新肉制品厂的发展计划,对面,陈国涛如坐针毡,不时抬眼看唐逸的神色,唐逸越是不动声色,他心中愈急。虽然知道自己已经落了下乘,完完全全被对面的市委书记压住了气势,但陈国涛却是不想故作沉稳的和唐逸玩太极。

    陈国涛已经详细汇报了三新未来几年的发展计划,现在就好像等待宣判的犯人一样焦灼不安。

    唐逸慢慢放下文件,陈国涛马上紧张的盯住他,等待他的结论。

    “滴滴滴”手机响了起来,唐逸对陈国涛抱歉的笑笑,接通手机,却是李光武的声音,“唐逸,是你吧?”唐逸恩了一声,李光武马上道:“你有时间没有?来看看朴上尉,她情绪好像有点不对头。”

    唐逸微怔:“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这两天她请了病假,而且还给我挂了个电话,问你什么时候再来,我觉得她情绪有些不对。”

    唐逸一阵纳闷,就算自己洗脑成功,也没这样快的吧?红色小将的意志怎么可能这般薄弱?不过以允儿同志的觉悟,如果不是很严重的困扰,她是肯定不会向李光武问起自己的。

    唐逸略一沉吟,说:“好,我下午过去。”

    挂了电话,唐逸对陈国涛微笑道:“计划很有可行性,你再和老陈联系吧。”

    陈国涛如释重负,说:“谢谢唐书记。”

    唐逸笑着摆摆手,拿起了案头的文件,陈国涛急忙告辞。

    唐逸翻看着文件,是各行政经济部门,事业局推荐的经合区分局一把手人选,经合区管委会虽然成立了近两年,但因为二期资金迟迟没有到位,是以尚未形成一个完整的政府管理架构。而现在经合区二期建设破土动工,相关行政部门,企事业局在经合区架设分支机构也就提上了议事日程,对经合区各行政单位的一把手人选唐逸当然要仔细考量,争取建立一个团结有力的班子。

    因为经合区的重要性,几个重量级部门就定为了副处级。例如经合区经贸发展局,就是市经贸委领导下的副处级行政单位,唐逸翻了翻经贸委推荐的名单,三个候选人,均是市经贸委科级干部,看了看资历,大同小异,没有什么突出地亮点。

    合上文件。就打电话叫林国柱备车,有些烦躁,去经合区的施工现场转一圈儿。

    李光武的通讯兵将唐逸从海关接到了十一号住宅区,唐逸看看表,下午五点多,却是朴上尉看新闻的时间。

    看了看手上的塑料袋,安东尚买不到国外比较好的品牌化妆品。唐逸就买了几套雅芳,虽然雅芳是直销品牌,但唐逸记得口碑还不错。当然,说是化妆品,也不过是几枝洗面奶,洗发露,沐浴液和面霜,唐逸还不至于帮朴上尉买口红眼影等化妆品,那可真地有些亵渎这朵纯净的小花,帮她略微修正下思想不代表要将这件美好的事物摧毁。

    朴上尉打开门时唐逸就是一怔。怎么觉得两天不见,允儿同志憔悴了许多呢?明艳的小脸蛋没有了以前那样光亮照人,好像还有些黑眼圈儿。

    “首长,您,李团长是不是打搅您啦,我,我就是随口问了一声。”朴上尉有些不安。

    唐逸笑笑:“不是,我也刚好想来瞧你呢。”

    唐逸进了客厅,将塑料袋递给朴上尉:“送给你的,洗脸的。洗头的,还有洗澡的,都齐备了。全是中文说明,你应该看得懂。”

    朴上尉欢喜地接过:“谢谢首长。”

    唐逸又特地进洗漱间看了看,看自己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其实朴上尉的配给大概属于高干层次了。共和国的中华牙膏,力士香皂。只是洗发膏是朝鲜产的,类似于共和国七八十年代所用的冷香洗发膏。

    从洗漱间出来,朴上尉已经围上淡绿色小围裙,对唐逸说:“首长,您坐,我去煮饭。”

    唐逸微微点头,也不知道怎么开口问她为什么情绪不对头,想想,她应该向自己汇报才是,现在自己在她心里可是她的爱人同志兼首长,不管思想上有什么疙瘩也肯定同自己讲,和自己比起来,李团长可就是大大地外人了。

    是以唐逸也不着急,和朴上尉边吃饭边看朝鲜新闻,吃过饭,朴上尉收拾碗筷的时候唐逸就问:“这几天看没看我送你的碟片?”

    朴上尉俏脸一白,低头道:“对不起首长,我,我没能完成首长交代的任务,我,首长批评我吧。”

    唐逸微愕,VCD都不喜欢看,摆摆手:“没事,不是啥任务,不喜欢看就别看。”

    令唐逸更为诧异的是直到供应热水,朴上尉也没有向自己汇报思想波动,虽然奇怪,唐逸却也去洗了澡,和前次一样,朴上尉铺好了床,唐逸回卧房躺下,一阵奇怪,心说那就明天早上问问她,总不能白来一次,而且自己下次来之前,最好打好腹稿,看看怎么和她谈话令她慢慢知晓外面的世界。

    耳边听着朴上尉进洗漱间,水哗哗响,唐逸拿了本书,在台灯下翻看,就不信看语录自己还能不困。

    谁知道翻了好久,仍然全无倦意,而听客厅的动静,朴上尉已经洗过澡,在沙发上歇息了下来。

    唐逸本想喊朴中尉再来给自己念书,但琢磨了一下,现在的天气晚上不盖被子却是极冷了,前次朴上尉怕就被冻着了,再叫她挨冻未免有些不人道。

    叹口气,又翻起了书,却不防台灯闪了两下,慢慢熄灭,唐逸怔了一下,向窗外看去,住宅区一团漆黑。想来又是限电时间。

    唐逸仰躺在床上,淡淡月光洒落,望着雪白的天花板,唐逸心里苦笑,这一夜都要瞪天花板吗?

    脚步轻响,门轻轻被敲响。朴上尉声音有些颤抖:“首,首长,我可以进来吗?”

    唐逸说:“进”门推开,穿着白衬衣,白睡裤的朴上尉走进来,又轻轻关上门,局促不安地说:“首,首长。我,我今晚可以在这里坐一夜吗?”

    唐逸微微一怔,却见朴上尉明艳的脸蛋上满是泪痕,唐逸吃了一惊,说:“哭什么?谁欺负你了吗?”竟然有些生气,或许是因为,这位爱人同志实在太过纯洁。竟令唐逸不自觉生出了怜惜之心。

    朴上尉用力摇头,羞愧的道:“首长,没人欺负我,是,是我意志不坚定,没,没能通过首长的考验,我,我还怕首长不喜欢我,不敢和首长说实话。我,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军人,不是,不是一个合格的爱人,首长,您,您批评我吧……我,我不够资格作您地爱人……”说到最后一句话,泪珠断了线似的滚落,用力捂着嘴。不哭出声。

    唐逸茫然,更有些失措,自己这都作了什么啊?一个本来幸福快乐的女军人和自己接触才几天,竟然悲痛欲绝到认为自己辜负了祖国的期望?

    唐逸忙说:“哪个考验你没过关,来。和我说说。我帮你扭正下思想。”心里哭笑不得,再这样下去。自己真地是每次来受红色革命教育了。

    听到唐逸肯批评帮助自己进步,朴上尉更是感动,抽噎着说了句:“谢谢首长……”就泣不成声,又用力抹着眼泪,那目光里纯净的感激令唐逸浑身一阵不自在。

    好一会儿,朴上尉才慢慢止住抽噎,开始汇报自己地思想:“首长,我,我知道世界上是没有神和鬼的,可是,可是我看到首长考验我的《僵尸道长》,我,我好怕,前天和昨天,晚上都没有睡,就好像,就好像我身边就有僵尸,现在也是,我,没有灯光,我,我就不敢在外面睡,首长,我是不是不是一名合格地无产阶级战士?”

    唐逸哑然失笑,《僵尸道长》?那是个喜剧片啊,虽然有几个僵尸,一来老片子作得并不逼真,二来该片地卖点就是喜剧色彩。谁知道允儿同志会被吓到呢?

    唐逸看到朴上尉期待的看着自己,等待自己答案,想了想笑道:“其实,我看这部电影也是很怕地,恐惧嘛,是人性本能,是客观存在的,并不是说意志坚定就能克服对未知事物地恐惧,就算马克思他老人家,听人讲过鬼故事也要开灯睡觉的,这不怪你。如果一定认为恐惧能够被坚定的意志克服,那是唯心主义,不是唯物论。”

    朴上尉自然想不到这位首长爱人敢随便编排马克思的不是,当然认为唐逸说的都是真理,马上开心起来,展颜笑道:“首长,那我是不是仍然能成为一名出色的无产阶级战士?”

    唐逸大点其头;“能,当然能!你本来就是名出色的人民军战士嘛!”

    听唐逸夸奖,朴上尉容光焕发,说:“谢谢首长。”

    唐逸却见她姿势有些瑟缩,显然是有些冷,想了想说:“这样,你再拿床被子,来床上睡,今晚睡个安稳觉,保管你明天能克服恐惧。”在这个纯净地少女面前,唐逸倒是没那么多约束,很自然的叫她和自己同床睡,也没觉出什么不妥。

    朴上尉兴奋的点头,就从衣柜里抱出一床红色薄被,唐逸向旁边让了让,给她让出了一个半身位。

    但说的时候自然,等朴上尉真的躺在自己身边,明艳的脸蛋近在咫尺,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甚至呼出的香气隐隐吹到自己脸上,唐逸就有些异样的感觉,深觉自己刚才的决定有些不明智。

    朴上尉却是欣喜地说:“首长,躺在您身边,我一点也不怕了。”淡淡的牙膏清香吹到唐逸嘴边,令唐逸一阵心跳加速。

    唐逸琢磨了一下,就问:“允儿同志,你知道我在国内有爱人吗?”脑海里闪过小妹,齐洁,还有那不知芳踪的陈珂,心也慢慢静了下来。

    朴上尉点点头:“知道。首长的爱人是一名优秀的军人,也是我学习的榜样。”

    唐逸苦笑:“允儿同志,据我所知,你们的国家也是一夫一妻制是吧?那你觉得你和我的关系是什么关系,你是不是第三者?”说完就后悔,这话可是重了。

    朴上尉却诧异的道:“不同地。您工作忙,操劳费神,和爱人常常不能在一起,经常来我们地国家,又没有人照顾,所以组织上才把在朝鲜照顾首长的任务交给了我,怎么能说是第三者呢?”

    唐逸默然,不由得想起共产国际时期。派遣来国内的那位德国**人,他有德国妻子,但来了国内指导革命,组织上不是同样为他指派了一位中国妻子?也是类似于现在朴上尉这样的进步女青年吧,不同的是;那位德国**人经常打骂自己地中国妻子,自己却是在想办法扭转朴上尉地思想。

    看了眼朴上尉,就不再说这个话题。知道说也说不清楚。

    睡不着,只有找话题闲聊:“允儿同志,今天洗澡是用的我送地沐浴液和洗发露吧?”说完唐逸就想给自己个大嘴巴,怎么问起女孩子这个话题,但在这朵纯净小花面前,自己还真是想到啥就说啥,没有什么顾虑。

    “是啊,首长,您送我的洗澡露味道真好。”朴上尉掀开被子,在胸口用力闻了一下。白衬衫的高耸微微颤动,令唐逸一阵燥热,忙转开目光。

    “首长,您是喜欢我戴乳罩还是用束胸。”朴上尉虽然略有些羞涩,却是很自然的问首长爱人这个禁忌话题。

    唐逸这个尴尬啊,哼哈答应了两声,却听响,回头,就是一呆,朴上尉却是解开了胸口衬衫的两颗纽扣。露出雪白地针织布束胸,凝脂般的胸脯下,高耸的**被束胸紧紧缠绕,诱惑无比。

    “首长,是不是比胸罩好看?”朴上尉脸红红的。问唐逸。

    唐逸当然知道她不是诱惑自己。干咳一声,点点头。极快的转过目光,心里嘭嘭乱跳。

    朴上尉又急忙系好衬衫,将被子拉上,说:“我想了好久,为什么首长不喜欢我,后来就想到,是不是首长讨厌西方女人用的胸罩呢?首长,是不是?唐逸还从来没经历过这等奇景,明艳少女躺在自己身边,大方而自然的和自己谈论女人内衣,更曾经衣衫半褪,露出雪白地身体给自己观赏,那感觉绮旎无边,唐逸一阵脸热心跳,又随意哼哈了几声,就说:“允儿同志,咱谈谈理想吧。”

    朴上尉果然马上来了兴趣,就问:“首长,您的理想是什么?”

    唐逸随口道:“让全世界受剥削,受压迫的劳苦大众站起来,成为真正的主人。”说着话自己都老脸一红,就忙问朴上尉:“你呢,理想是什么?”

    朴上尉扑闪着漂亮的大眼睛,说:“我小时候的理想是成为一名飞行员,将美帝国主义的侦察机从我们的领空赶出去,后来长大了,我的理想就是用最美妙的歌舞为我们地人民军战士带来欢乐,现在的理想,就是照顾好首长,在首长的熏陶下进步。”

    唐逸笑笑,说:“现在你的理想可不够远大,”

    朴上尉渐渐熟悉了唐逸的脾气,知道他这不是在批评自己,但她却不敢随便和首长开什么玩笑,她也不会开玩笑,就温婉的一笑,伸手帮唐逸欠起一条缝的被子盖严,又说:“首长,您睡吧,我给您唱歌。”

    朴上尉轻轻唱了起来,婉转动听的朝鲜民歌,如天籁之音,徐徐飘入唐逸耳际,沁人心脾,空灵回荡,唐逸却是再舍不得出声打断,慢慢意识模糊起来。

    第二天唐逸醒来时,朴上尉已经作好早餐,帮唐逸穿衣叠被,又蹲下身帮唐逸穿鞋系鞋带,动作极为自然,倒令唐逸觉得自己拒绝的话反而不合情理,不由得再次摇头苦笑。

    吃过早餐,唐逸琢磨了一下,就将那些VCD碟片,VCD,游戏机打包,说:“你已经通过了考验,这些东西先放着吧,有时间我再处理。”

    朴上尉自然毫无异议,唐逸出门前朴上尉帮他穿好外套,说:“首长,我送您去坐电车。”

    唐逸摆摆手:“不好,我自己走。”

    朴上尉温顺点头,就送他到门口,目视他下楼,直到唐逸出了楼口,朴上尉才轻轻拉上门。

    走出楼门好久,唐逸禁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轻轻叹口气,看来自己的洗脑工程任重道远啊,而且看情形,怕是很难取得成功,只有潜移默化地影响她吧,令她稍微开通一些,不要孤零零在这间房里守一辈子。

    虽然这样的生活她可能也很幸福,但自己却是不能心安理得的任由她在这里孤老终生。了电话,言道和三新已经签订了长期供货合同,而且是月结,条件算是相当优惠了,现在万宝和供货商大多是季度结,甚至年结,月结三新是第一份。

    唐逸说:“注意市场规律,别因为我坏了规矩。”

    陈方圆就笑:“放心吧,他的产品滞销的话我马上下架,可不会看您地面子。”

    唐逸恩了一声,又问了问陈方圆新超市手续办地顺利不顺利,然后挂了电话。

    翻起桌上的文件,第一份却是赴港考察团名单,古忻明已经作了批示“同意,请唐逸同志阅。”

    唐逸扫了眼名单,大多是市委市政府机关科室,各行政部门,企事业局地一把二把手,十几个人,应该都是处干,但唐逸怎么看也看不明白这个名单到底考察的是什么,考察经济?公安局副局长在列。考察制度?商务局局长又去作甚么?

    这时古忻明的电话打了过来:“唐书记,今年赴港考察团你来带怎么样?本来这是早就议定的事儿,由茂林同志带队,这两天他和我念叨,风湿病犯了,去不得香港了。”

    唐逸微微一怔,就去看那份文件,却是大后天启程,时间是十天,而现在,正是经合区各部门落实负责人之时,自己去香港的话,怕是回来时经合区几个重量级部门的一把手人选已经尘埃落地。

    唐逸略一琢磨,就爽快的答应:“好吧,我也想去香港取取经呢,多谢忻明书记给我这个机会。”

    古忻明明显一怔,随即笑道:“好,那就定了,不过别勉强,手头工作忙的话就同我讲,我也想去香港看看呢。”

    唐逸笑道:“反悔?晚了,忻明书记可是金口玉言。”

    古忻明笑道:“让你让你。”说了两句,挂了电话。

    唐逸知道,以他理解的自己的性子,肯定以为自己会争一争,想必自己痛快答应令他迷惑了,也令他觉得看不透自己。

    唐逸却知道,月盈则亏,水满则溢,自己是时候退退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