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九章 谣言

第九章 谣言2017-11-8 23:44:8Ctrl+D 收藏本站

    晚上唐逸回到宾馆时已经九点多,他住在1108号房,这些日子因为经合区的宣传,国内媒体汇集,新华酒店住进了许多记者,几名国内小有名气的记者被安排住在了11搂。

    唐逸回房间时刚巧瞥到一名白西装的女孩闪进1109,唐逸不由得摇摇头,他记得1109住的是一名满脸洛腮胡的记者,据说是全国性大报的资深记者,刚刚进他房间的年轻女孩是他的助手。

    社会风气如此,唐逸也只能摇头叹息,想想自己,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旁边走廊上,穿着红制服的女服务生从唐逸身边走过,唐逸认得她是负责打扫自己房间的服务员,二十岁出头的一个小姑娘,长得也挺漂亮,和她点了点头,算是打个招呼。

    刚刚从包里拿出房卡,那名女服务员突然停下脚步,怯怯的问:“唐书记,我,我能和您说几句话吗?”

    唐逸停下手上的动作,略微诧异的看了女服务员一眼,虽然自己表现的很谦和,但也不至于令一个服务员都能生起勇气主动和自己聊天吧?虽然奇怪,但唐逸还是微笑道:“可以,说吧,想谈什么?”

    女服务员左右看看,有些紧张的道:“唐书记,我的话,我的话能不能,能不能进房说?”

    唐逸微微摇头,正色道:“事无不可对人言,说吧,到底啥事?”

    女服务员犹豫了一下,结结巴巴道:“小红。小红最近经常哭。”

    唐逸就是一怔:“哪个小红?”

    女服务员脸上闪过一丝失望。随即说:“小红就是最开始帮唐书记打扫房间的服务员,您不记得了?”

    唐逸哦了一声,敏锐的觉得有些不对,凝视女服务员,看到她胸牌上的名字,刘云,就问道:“刘云同志是吧,我不明白。小红同志哭你为什么和我说,这种话题不是应该和她地亲人讲吗?”

    刘云被唐逸注视地忐忑不安,早前鼓起的勇气早就如同烈日下的雪糕,消散无踪。结结巴巴道:“没,没什么。对不起唐书记。打搅您了!”转身想溜掉。

    唐逸叫住她:“别走。事有蹊跷,跟我说明白。”

    刘云吓得手足无措,唐逸看了她一眼,就拿出了手机,问:“你们总经理是叫李金蓉吧?电话多少?”

    刘云脸一下苍白,支吾着说不出话。

    唐逸拿出通讯录翻了一下,找到了李金蓉的电话。拨通。话筒里略带妩媚的声音响起,李金蓉是一名三十多岁的少妇。皮肤白嫩,很有些韵味儿,唐逸刚刚住进来时是她全程接待,办事爽利,令刚刚入住的唐逸很快产生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也难怪,作为市委市政府接待办地下属单位,新华酒店担负着市委市政府接待上下左右国内国外种种贵客的重要任务,新华酒店总经理是堂堂正正的国家科级干部,而且是岗位很重要的干部,如果没有相当的办事能力,李金蓉是做不来地。

    听到唐逸自报家门,李金蓉声音更加甜了起来:“唐书记,有什么重要地事情吧?您等我,我马上到。”

    唐逸挂了电话,看了眼吓呆地刘云,就用房卡开了门,说:“进里面等。”

    1108是一室一厅的套房,客厅是色调淡淡的暖色,令人觉得温馨舒适,红白花的地毯,又给这份温馨增加了几丝明快。

    茶色茶几旁,围了半圈黑色真皮沙发,唐逸指了指沙发,示意刘云坐,自己泡了杯茶,坐到了窗口的白色藤椅上,望着夜幕下安东璀璨的火树银花,目光不由自主的向江对岸望去,新义州却是一片漆黑,只有零星地点点***,又是全城限电吗?

    唐逸回头看看刘云,小姑娘已经吓得一句话也不敢说,低着头,看着自己地脚尖。

    十几分钟后,房门敲响,李金蓉走了进来,看到刘云,她微微一愕,随即恢复自然,微笑问唐逸:“唐书记,啥事儿?”

    唐逸指了指刘云,严肃的道:“你问她,我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叫小红地服务员心情不好,她会同我来讲。”

    李金蓉似乎早有准备,倒也不吃惊,微笑道:“这事儿,我知道,一场误会,没关系,您就交给我处理吧。”

    唐逸盯着她看了几眼,说:“李经理,我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你说呢?”

    李金蓉却是娇笑道:“唐书记,看您说的,您日理万机,一点小事,不值得您操心。”

    李金蓉无疑是很有背景的,唐逸慢慢眯起了眼睛,看着有恃无恐的李金蓉,突然感觉到,或许在安东真正的人脉网里,对自己这个新任的书记却是不怎么在乎的,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除了对自己表面上的尊重,心里,却是根本不惧怕自己。

    唐逸微微一笑,说:“好吧,既然你认为能处理好,我不过问,那一切就交给你了,我也相信你会处理的很妥当的。”

    拿起茶几上的茶杯,品了一口,笑道:“恩,味道刚刚好。”

    李金蓉可就犹豫了,本来对这位年青的书记她是不怎么上心的,就算有什么背景也好,却也管不到自己小小的一亩三分地上来,何况,听说他不过是写了几篇文章发迹,大概和文革时交白卷的张同学有异曲同工之妙,阅历经验有限,就凭他的岁数,李金蓉还真不信他能在安东搅起多大的风浪。

    但此时听唐逸一语双关的将事情交托给自己,李金蓉却是知道这句话的分量,以后出了事,后果由自己一个人承担。

    如果一个市委副书记真地死打自己。不管这个副书记在市委班子里分量多么轻。自己却是扛不住地。

    李金蓉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开了声:“唐书记,是这样的,市卫生检疫站检查出,小红有了身孕,经过调查,是她男朋友的孩子,我们酒店正协商处理这件事。”

    唐逸倒是知道。市卫生防疫站按照卫生防疫规定每年要给新华宾馆员工检查身体,女员工比男员工多一项检查内容:妇科。一般的妇科病只要不是传染性的不会影响女员工在宾馆的正常工作,但如果是怀孕,问题可就严重了,尤其是11楼。据唐逸所知。11楼的服务员都是未婚的。甚至有男朋友地都少。

    如今一些宾馆已经开始有打电话上门服务的“小姐”,而这些宾馆都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把这当成招揽顾客的手段。新华酒店却绝对不能出这种事儿,因为,新华酒店不是一般的酒店旅馆,它是市委市政府的接待单位,如果连新华酒店地服务员都成了“小姐”。传出去不但对新华酒店地声誉是大大地打击。政治影响也非常恶劣。

    唐逸品着茶,不说话。李金蓉的话半真半假,但唐逸也能猜出了个大概,小红以前负责打扫自己房间,突然间怀孕,如果时间吻合的话,自然会有流言传出,从刘云的表现看,只怕知情者都将这笔帐算在了自己头上,毕竟能鼓起勇气来找自己,说明刘云和小红肯定是特别好的朋友,如果她的知心朋友都认为始作俑者是自己,其他人怎么想也就可想而知。

    但可笑的是,自己虽然来了安东已经两个多月,但却整日奔波,留在安东地时间极少,那个小红,自己现在回思,却是什么相貌都不大记得。

    但这种事,处于唐逸地地位,却不能直接同小红对质问个明白,找人调查?唐逸在安东却是没有任何根底。

    现在的唐逸,倒有些怀念陈达和,军子,如果是在延山,这点小事根本不用自己操心,一句话吩咐下去,几天就能查得清清楚楚。

    唐逸慢慢放下茶杯,说:“事情要查清楚,不要草率下结论。”

    李金蓉娇笑道:“放心吧唐书记,我知道怎么处理地。”

    李金蓉和刘云走后,唐逸慢慢蹙起了眉头,安东,自己想真正影响它,却是艰辛重重。港考察团名单,现在他已经明白,所谓每年一次的赴港考察团,不过是安东干部的一种福利待遇,变相的去香港旅游而已,而且惯例常常是全家总动员,甚至听林国柱当笑话讲过,一名官员曾经带齐了三代五口人同赴香港,当然,结局是回来后就被调职,由炙手可热的行政局一把手成为了市委某科室可有可无的副手。这次事件以后携带家属人数也渐渐有了默认的规则,一般情况下就是携带配偶和子女。

    考察团每年的名额争得也很厉害,决定权表面是在市委办公室后勤保障科,实际上却是握在秘书长高天手里,高天八面玲珑,处理关系极为圆滑,上至市委班子,下至各部门,单位局的干部,对高天都是好评如潮,唐逸甚至琢磨,每年一次的考察团人选是不是也是高天平衡人际关系的筹码?

    今年的赴港考察团里,经济部门占得比重不大,只有经贸委主任程昆和商务局局长陆春恩在名单里,程昆想必等这个机会很久了,刚刚升迁为经贸委主任,自然要品尝一下自己艳羡以久的待遇。

    不过令唐逸欣慰的是,市委办为考察团批下来的经费并不多,也就大抵够考察团住宿和伙食,但想想,这些部门一把手的购物消费肯定是自己单位买单,归根结底也是公款消费,这个年代,正是公款消费最猖獗的年代,到了新世纪,不管怎么说,中央三令五申禁止干部带家属出国考察,虽然打擦边球的现象屡禁不止,最起码没有现在这般明目张胆的旅行考察团。

    唐逸叹口气,事情。真的是一步一步来地。处于现在地环境,自己却是要适应,就好像这次的考察团,琢磨了一下,自己却是不能只身去香港,那些部门头头见自己这个书记不带亲属,自然要响应自己的号召,轻车简从。心里怕是都会骂自己惺惺作态,则自己刚刚上任,无形中就得罪了十几个部门的重量级人物,自己不怕得罪人,但也要看值不值得。

    人在官场。真的是身不由己。唐逸无奈的笑笑。拿起电话准备给小妹挂个电话。要她请假陪自己去香港。

    内线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唐逸接起,是秘书室,林国柱汇报:“书记,接待办主任毛志炜来见您。”

    唐逸恩了一声:“请他进来。”唐逸对安东的情况倒是有了大体的了解,毛志炜是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毛海山地远房亲戚,唐逸和他却是没有接触过。听说政法系统有毛家军这么一个说法。也不知道毛志炜为啥没被毛海山安排进政法部门。

    门被轻轻敲响,接着林国柱领着一个獐头鼠目的男人进来。唐逸倒是一愕,接待办主任,形象怎么也要端正吧?怎么看这个毛志炜也像个地痞无赖。

    “谢谢唐书记百忙中抽出时间见我。”毛志炜一笑露出黄板牙,总算说话还算乖巧。

    唐逸放下文件,指了指沙发。示意毛志炜坐,林国柱帮毛志炜泡了杯茶,然后回了秘书室。

    毛志炜赔着笑,说:“唐书记,有件事需要向您汇报下,都是我的疏忽,在新华酒店职工的管理上有些松懈,导致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这次来我是向您汇报程晓红未婚先孕这件事地处理结果,因为她地行为不检点,作风松散,造成地后果影响极为恶劣,经过酒店党小组的决议,程晓红已经被酒店开除,至于刘云同志,严重干扰领导生活,散播谣言,同样被撤职开除,唐书记,您看我们处理的有没有问题?”

    唐逸笑笑:“这是你们接待办的内部事务,我不干涉。”心里叹口气,好快的动作,这件事未必是有人想诬陷自己,但里面肯定牵扯了许多隐密,毛志炜怕自己追查,快刀斩乱麻去掉隐患,倒真的有些手腕。

    毛志炜松了口气,微笑道:“那我就不打搅您办公了。”

    唐逸点点头,看着他走出办公室,陷入了沉思。

    中午下班前,唐逸才想起还没给小妹打电话,拨通电话,小妹清淡的声音飘入耳际,唐逸就是一笑:“老婆,干嘛呢?”

    没有声音,只有小妹淡淡地呼吸声。

    好半天小妹才说:“没结婚呢。”

    唐逸哈哈一笑,说道:“提前适应适应嘛,免得到时候不习惯。”

    小妹又不吱声。

    唐逸就说:“我们安东搞了个旅游团,恩,就算考察团吧,必须带家属地那种,你有没有时间?和我去香港转一圈儿?”

    小妹似乎考虑了一下,说:“不行,最近很忙。”

    唐逸不由得略微有些失望,说:“那算了。”

    “带宝儿去吧。”宁小妹突然说。

    唐逸一怔:“你见过宝

    “恩,去看干娘了。”

    唐逸知道,定是宝儿见到她问起自己,说不定哭闹来着,小妹虽然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起了恻隐之心。

    唐逸有些为难:“要去十天呢,算上宝儿来回路程,怕是要耽搁半个月……”就有些犹豫,怕耽误宝儿学业。

    “没关系的。”小妹语调总是那么波澜不惊。

    唐逸琢磨了一下就笑道“好吧,我地乖老婆说没关系就没关系,那我一会儿给兰姐打电话。”又问:“老婆,最近想我没?”小妹滞了一下,就挂了电话。嘟嘟嘟……

    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唐逸一阵好笑,也不知道为啥,自己本不是个口花花的人,但小妹越是一本正经,不染尘埃,自己越是喜欢逗弄她,不管多肉麻的话自己也说得出口,现在想想也着实有趣。

    笑了几声,唐逸这才拨通了春城的电话。兰姐听到唐逸的声音倒也有些欢喜:“唐书记。找宝儿吗?”

    唐逸心说你倒也有自知之明,就说:“帮宝儿请半个月假期,我带她去香港玩,今天下午,你送她来安东,会坐车吧?”

    兰姐怔了一下,忙说:“会,会。”心里一阵气恼。自己在黑面神眼里就是一无知妇女吧?火车都担心自己不会坐?

    唐逸琢磨了一下说:“你多带几件换洗衣服,在安东等我和宝儿。”

    兰姐“哦”了一声。

    唐逸又说:“我在新华酒店帮你和宝儿订房,你从火车站,打车说来新华酒店,司机就知道路地。然后你问酒店大堂地接待员。就说唐书记为亲人订的房。她们就会带你上去,别乱跑!”

    兰姐气得有些头晕,这个黑面神,太瞧不起自己了吧,好像嘱咐小孩儿似的怕自己丢了。心里气恼,却也不敢打断唐逸的话,只好咬着嘴唇听着。最后还得甜甜的说:“谢谢唐书记关心。”挂了电话。就狠狠将怀里的沙皮狗摔在了沙发上,死黑面神。姑奶奶和你势不两立。

    欲与黑面神势不两立的兰姐见到黑面神进房,马上送上讨好的笑脸:奉承道:“唐书记,您越来越有官威啦。”

    晚上一下班,唐逸饭都没吃,就急匆匆来到了1123,宝儿见到唐逸,没有如同唐逸预料中那样扑过来,而是红着眼圈委委屈屈地低着头。

    宝儿打扮的异常漂亮可爱,满头漂亮的小花辨,穿着秀气的白色毛衣,针织的雪白色毛裤,红色小皮鞋,好像一个洋娃娃,可爱极了。

    看着这样一个粉雕玉琢地小公主红着眼圈偷偷看自己,任谁心里都会一颤。

    唐逸笑呵呵走过去,蹲下身子问:“宝儿,不想叔叔吗?”

    宝儿轻轻说:“想。”

    唐逸坐在沙发上,就将宝儿抱起来放腿上,轻轻搂进了怀里,说:“看到叔叔不开心?”

    宝儿摇头。

    唐逸又问:“那为啥不笑?”

    宝儿偷偷看了唐逸一眼,低声说:“宝儿见到干妈哭了,宝儿没听叔叔地话,宝儿不乖。”

    唐逸哈哈一笑,在她粉嫩地小脸上亲了一口:“谁说我们宝儿不乖?宝儿是叔叔眼里最乖,最可爱的小公主。”

    宝儿欢喜的点头,伸手搂住唐逸的脖子,就再不肯动。

    唐逸笑呵呵逗弄着宝儿,好半天才想起屋子里还有个人,就抬眼看去,却见兰姐正自得其乐的走动,打量厅内摆设,

    兰姐明显精心打扮过,长长的睫毛向上翘起着,媚媚的杏眼涂着微微发蓝色地眼影,一身红色紧身连衣皮裙,上身腰间挂着长长地红色流苏,黑色棉袜紧紧裹住曲线诱人的双腿,红色高跟鞋,丰满地前胸山峰一样耸立,将红色皮裙的胸部高高顶起,柔软的腰肢扭动着诱人的旋律。

    唐逸就皱起了眉,兰姐打扮倒是越发前卫了,看来没自己在她身边,她倒是生活得挺滋润。

    看了看宝儿,唐逸放缓了声音:“兰姐,去洗洗脸,再把衣服换了。”

    兰姐啊了一声,随即面有难色:“我,我没带多余的衣服啊。”

    唐逸微微蹙眉,说:“我不是让你带换洗衣服了么?住十几天呢?又买新衣服?”

    兰姐小心翼翼道:“我明天就回春城,等宝儿回来我再来接她。”

    唐逸更是不耐,但许久不见,又在宝儿面前,也不好训斥她,耐着性子说:“我电话里怎么说的?你没听清么?”

    兰姐见唐逸脸色不快,心下忐忑,但还得分辩:“是,是我想,李婶,李婶十几天没人陪她,不,不好,所以,所以……那,那要不然我给春城中介公司打个电话,请他们派一个临时保姆?但,但十天他们也收一个月钱的。”

    唐逸倒是怔住,却是想不到兰姐还有这心思,倒是自己,根本就没想到李婶,或许是,自己从来也没真正将李婶当家人看吧,倒是兰姐和李婶朝夕相对,有了一定的感情。

    唐逸不由得有些汗颜,看了看小心翼翼等着自己回话的兰姐,第一次觉得兰姐倒也不是一无是处。

    唐逸想了想,就说:“行,你给春城中介打个电话,帮李婶请个临时保姆,唉,这次太匆忙,又是市委组织的考察团,等下次有机会出去旅游,倒是应该带李婶去开开眼界。”

    兰姐说:“李婶很怕坐飞机的,宁小姐带李婶去过一次英国,结果遇到强气流,从那儿以后李婶就再不愿意坐飞机,如果是国内旅游倒可以和李婶一起去。”

    唐逸哦了一声,心说那就等明年真正有了双休日再说。

    兰姐就在那拨号,打电话要临时保姆,听得唐逸一个劲儿笑,倒是想不到兰姐很有些小机灵劲儿,用查号台查出几个中介,挨个打了电话,选了个她心目中比较正规的,开始侃价,兰姐侃价也很有一套,很快就七折搞定。

    唐逸好笑的看着她,心说真是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如果远看兰姐的话,倒也不失为一个聪慧的女人,但近观,则满身小毛病,令人实在是对她好不起来。

    办妥了临时保姆的事,兰姐又小声问唐逸:“唐书记,我,我去卸妆?”

    唐逸笑笑:“不必了,妆画得靓丽点也好,后天去了香港,别被那些香港女孩儿看轻了咱们内地女人,也让她们知道知道,咱们内地就算是傻大姐,一样懂得打扮。“

    对唐逸后面的讥讽兰姐根本没听到,唐逸第一句话就令兰姐呆了,她犹豫着,轻声问唐逸:“唐书记,去香港?你的意思是?”

    唐逸笑道:“看你照顾李婶挺上心的,就当奖励你吧,后天和我们一起去香港。”

    兰姐彻底的呆住,去香港?!她大脑嗡的一下,就觉全身火热,春心跳动,那感觉,比年青时见到情人还要激动了百倍。

    唐逸却旋即想到,自己的话却是没过脑子,自己这个团去香港虽然是免签的,但兰姐却是没有护照,而其他官员家属的护照早就统一办理好了,本来带着宝儿还无妨,可以随便开封证明信,证明自己是她监护人,她就可以同持自己的公务护照,但兰姐却是不行啊,后天启程,只有一天的时间,办护照却是来不及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