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十五章 要结婚了?

第十五章 要结婚了?2017-11-8 23:44:15Ctrl+D 收藏本站

    朝鲜饭店一楼的包厢里,唐逸和张震,苏梅喝着朝鲜米酒,说笑聊天。

    苏梅晚点坐火车回省城,唐逸和张震为她饯行。

    常委会后,唐逸能明显感觉到安东干部对他态度的转变,汇报工作时都透了十二分的小心,更育些干部已经向唐逸伸出了橄榄枝,意图向唐逸靠拢,当然,这类干部失意的多,得志的少,但最起码也证明,唐逸渐渐成为了安东几座码头之一,虽然这码头现在有点小,可供入港的船只吨位有些低。

    这几天唐逸和张震只在政法委会议上见过一面,也没机会细谈什么,今天倒是常委会后两人第一次有机会坐下来深谈。

    夹了口蘑菇,唐逸就赞叹:“鲜美可口,好。”

    张震却是颇为内行,显然是这里的常客,他解释道:“是白头山蘑菇,朝鲜特产。”

    苏梅却是眨着美目娇笑道:“外面的朝鲜小姑娘可个顶个的漂亮。”

    张震点头附和:“不但长得漂亮,而且各个能歌善舞,她们准备过些日子每天晚上在饭店进行文艺汇演,已经报文化部门待批。”

    唐逸笑笑,心说这酒店负责人不古板,倒也与时俱进。

    苏梅却是瞪了张震一眼,张震趁唐逸不注意,偷偷给苏梅赔了个笑脸,唐逸眼角瞥到,心里暗笑,苏梅这女人倒也厉害,将张震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和张震碰了一杯。唐逸就问:“市局地工作顺利吧?”

    张震笑道:“刚接手,熟悉阶段,难说,不过初步印象,工作不大好展开。”

    唐逸微微点头:“毛书记在市局二十年多年了吧?多和他取取经,能学到很多东西。还有铁石局长,都是很优秀的干部,你应该多接触接触。”

    张震笑道:“唐书记的金玉良言我记下了。”

    按照唐逸想来。现在入主市局是最好的时机,真的等任铁石站稳了脚。再想打开局面可就难喽,现在的市局,毛海山一系土崩瓦解,更面临被清洗地危险,势必要寻找一位新的庇护者,张震完全可以借势和任铁石斗法。只是市局的形势,唐逸不能同张震明讲,只能靠他自己慢慢摸索。

    苏梅举起杯子敬唐逸,笑孜孜道:“唐书记。我这个肉眼凡胎还是没认出您这尊真神。和您这条强龙比,再老辣地地头蛇也成了池塘里的泥鳅,马上回省城了,我敬您三杯,您随意就好,祝您早日一飞冲天!”

    看着苏梅豪气地一杯杯干下去,唐逸微微一笑。也就倒满酒。一饮而尽,准备和苏梅连干三杯。不管苏梅是个怎么样的人,人家一个女人说着吉利话豪爽的敬酒,唐逸也不能故作矜持,摆什么架子。

    谁知道满满一杯酒下肚,唐逸胃里马上翻江倒海,就有想吐的感觉,勉力忍住,脸色就有些白,张震忙拦下唐逸去够酒瓶的手,劝道:“唐书记,您可别跟她疯,她有名的千杯不醉。”

    苏梅就咯咯笑:“唐书记,看来真是金无足赤啊,您也有死穴啊!”

    唐逸略带歉意的道:“不好意思,我这酒量真的有些浅。”

    苏梅却是有些受宠若惊,一直以来,虽说她在唐逸面前献媚讨巧,表现的圆滑自如,但人都是有自尊地,苏梅这种女人也不例外,只是她们将那自己认为地无谓自尊深深埋在了心底,本来见唐逸准备和自己连干三杯已经有些诧异,却见唐逸带着歉意说抱歉,苏梅愕然,心里更升起了一股感激。不过随即她就娇笑道:“唐书记,您这样说是不是想我再自罚几杯谢罪啊?”

    唐逸哈哈一笑,摆了摆手。

    张震心里叹口气,这年轻人,论风度,比手段,确实令人折服,或许苏梅和自己说过的话,真的要仔细考虑一下了。

    接下来三人间气氛更为融洽,正说笑间,唐逸的手机响了起来,接起,却是母亲的声音:“小逸,吃饭没?”

    唐逸恩了一声。

    萧金华随即道:“你们那边天凉吧,别忘了多穿几件衣服。”

    唐逸苦笑,不管老妈是亿万富翁也好,商界巨贾也好,在自己面前同样嗦,和天下所有老妈一样,不讨自以为长大的子女喜欢。

    无奈是无奈,唐逸却是心存感激,说:“恩,放心吧,我会照顾自己的。”

    萧金华就笑:“我可真地不放心,所以啊,得赶紧给你娶房媳妇,你和宁家姑娘地婚期我给定了。”

    唐逸微愕,随即说:“妈,你等一下!”看了看表,抬起头笑道:“我出去打个电话。”

    张震就说:“别别,唐书记,您就在这打吧,外边大厅吵,您总不能去大街上打电话吧?”

    苏梅站起身娇笑道:“张震送我去火车站,唐书记,我就告辞了。”

    唐逸微微点头,和苏梅握手话别,又对张震说:“这餐算我的。”苏梅娇笑:“那当然,您一年多少接待费?张震才多少,咱这就叫杀富济贫。”

    唐逸笑笑,没有吱声,想想,自己自从来安东还没动用过接待费呢,这不好,有些异类,会被人看作假清高,该用还得用,只要用在正途就是。

    唐逸现在地接待费是每年五万左右,当然,这类款项是不会有文件明文规定的,只是默认的规则,而且超出部分只要古忻明不放话,基本上市委办行财科还是会给冲账的。

    张震和苏梅走后,唐逸关上包厢门,拿起手机。说;“妈,是爷爷给你打电话了?”

    萧金华笑道:“这次是我主动和老爷子通的气,你也不小了,就算你带头提倡晚婚晚育,也是时候结婚啦!”

    唐逸恩了一声,知道自己再也躲不过。

    萧金华又说:“日子我选好了。甲戌年,丙子月,己丑日。宜采。盟,嫁娶。祭祀,祈福,安香,出火,出行,友……”显然是在念黄历。

    唐逸无奈地道:“到底是哪天啊?”

    萧金华就有些不满:“急啥?想新娘啊?十二月二十九日,礼拜四,黄道吉日,请香港的龙师傅批了八字。你们俩是天作之合。吉日成亲,则龙凤呈祥。”

    唐逸翻着白眼,无话可说。

    萧金华又说:“我和小妹见过面啦,她和你说了吧?”

    唐逸微愕,问:“什么时候?”

    “前天,我刚刚从国内回来,这半个月忙坏我了。去香港请龙师傅和老爷子见面。商定你们的婚事,见宁家家长。不过很舒心,小妹,唉,多好的一个姑娘啊,委屈人家啦。还有,还有齐洁,唉……”萧金华知道儿子定舍不得和齐洁分开,倒有些替小妹和齐洁不平。

    唐逸脸就有些红,默不作声。

    “你呀,和你爸真不是一个性子,怎么这么花心?”萧金华开始数落起唐逸,毕竟她是女人,见不得男人沾花惹草,就算是自己儿子,也不觉有些气愤。以前没见过小妹还好,觉得政治婚姻,儿子结了婚怕也不怎么幸福,能有个可人的齐洁在身边陪伴也好,但见到清丽脱俗的小妹,她可就替两个好女孩儿抱打不平起来。

    唐逸被老妈骂,心里倒有些舒服,其实他更希望齐洁痛骂自己一顿。

    听不到唐逸吭声,萧金华却是怕自己语气重了,伤了宝贝儿子地心,就叹口气道:“算啦,还是说说你和小妹的婚事吧,老爷子也同意龙师傅作你俩婚事筹备图的特别顾问,负责一切有关择时定位地指导,你俩未来的新居布局摆设也是龙师傅一手操办……”

    唐逸听得一阵郁闷,忍不住插嘴:“不会家里弄得这一块阴阳镜,那一盏长明灯地吧,妈,你啥时候信这个了?”

    萧金华咯咯笑道:“放心吧,龙师傅没那么呆板的,现在风水也讲究现代化的。”

    唐逸却又问:“我们的新居在哪呢?”猛然想起一事,说:“妈,不会是你上次说的那个别墅吧,你问过我喜欢怎么布置的?”

    萧金华就笑:“还是我的宝贝儿子聪明,不过呢,我也咨询了小妹的意见,结合你们俩的口味和龙师傅地专业知识,妈保证你们地新居会变成甜蜜的小爱巢。地点嘛,保密,你到时候就知道啦。”

    唐逸叹口气:“爷爷也由得你胡闹。”心里却一阵轻松,老妈终于肯回家了,而且看情形老太爷还很宠她,也难怪,多年不见的儿媳妇,专程回来哄他开心,老太爷肯定龙颜大悦。以前老妈不肯低头,是因为她觉得老太爷霸道,对自己不公,现在老妈站在世界巅峰,心态平和,再看老太爷,大概才是真正儿媳妇看公公的心态,也不再会觉得哄哄老太爷开心是什么丢脸的事。

    萧金华却是不满的道:“有这么说话的儿子吗?什么胡闹,龙师傅可是香港最出名地风水大师,能请动他可不是简单地事,不过……”突然咯咯笑了起来,唐逸一阵莫名其妙。

    萧金华笑着说:“儿子,你是没见到龙师傅在老爷子面前那模样,比追星族见到偶像还不济,我看啊,他也就是不敢说,不然,肯定要老爷子签名留念加合影,咯咯,当时笑死我了,在香港你可不知道那龙师傅有多高傲,听说港督请他都要亲自登门,我当时怎么说,他就是不答应和我去北京,结果我提了一嘴老爷子,他才将信将疑的跟我上路。听着老妈兴高采烈地讲述,唐逸也是不觉悠然神往,自己却是无论如何达不到爷爷这种境界的。虽说成王败寇,历史由胜利者书写。但不可否认的是。不管持有何种政治观点,大多数人对枪林弹雨中诞生地传奇总是会充满崇拜情节,龙师傅亦不能免俗。

    唐逸没有问老妈回国为啥没来看自己,想来是时间来不及。倒是对老妈认识龙师傅有些奇怪。问道:“妈,你怎么突然想到请龙师傅的,我可不记得你信风水这一套。”

    萧金华说:“也是巧了。在香港时偶然听说这个龙师傅的,宝贝儿子的婚礼,当然要尽善尽美。风水学能延续千年,自也有它的道理。你也别太抗拒,就当妈迷信吧。”

    唐逸笑笑,萧金华又说:“提起去香港,我正有事和你说呢,我最近和手下那帮财务专家谈了谈遗产税的问题,我琢磨着,咱这些钱可不能被美国鬼子吃一半去……”

    听到这儿唐逸哑然失笑,怎么老妈回了次北京被老太爷身边地老警卫员感染啦?张嘴闭嘴美国鬼子,令唐逸一阵啼笑皆非。不过说到遗产税。唐逸也知道美国遗产税甚重。最高可征收55%,但一直也没大当回事,却是想不到老妈已经未雨绸缪。

    就听萧金华又道:“所以我在开曼群岛注册了一家投资公司,华逸投资,慢慢将咱娘俩的钱转过去,华逸基金就留一半钱,慢慢发展。另外新业务就由华逸投资来作。就好像这次注资雅虎。我就是用的华逸投资,你觉得怎么样?”

    唐逸就笑:“当然好。不过老妈,多注册几个公司,不然每次大卖地股票都有华逸投资的影子,太惹人注目。”

    萧金华笑道:“我也这么想地。”

    唐逸心里也算放下了件心事,倒不是为了能逃避什么遗产税,而是开曼群岛等这些免税天堂的注册公司几乎完全处于不监管状态,对资本流动更是基本没有限制,老妈的私房钱转进开曼群岛,就可以放开手脚大干,倒不必担心引起美国金融管理机构注意了。

    “好了,该说的都说了,你也调整好心态,准备作新郎官吧。”萧金华最后笑眯眯嘱咐唐逸,唐逸只有无奈的点头答应。

    挂了萧金华的电话,唐逸琢磨了一下,就赶紧拨通了齐洁的号,可不能这一次又是老妈知会她。

    听到唐逸的声音齐洁就甜甜的笑了:“老公,这么晚打电话,想我啦?”

    听到齐洁话筒里地雀跃,唐逸心就有些难受,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口:“我,我下个月结婚。”

    齐洁马上格格笑道;“老公,厉害呀,要享齐人之福啦?”

    唐逸叹口气:“齐洁,对不起,我……”我终于还是做不到我地承诺。

    齐洁好像撅起了嘴,气道:“老公,别婆婆妈妈的好不好?再这样我可改主意啦,老公,你是不是想我现在将你抢回来?”

    唐逸没有说话,齐洁总是用她的方式减轻自己心里的负疚,但她的心呢,是不是在滴血?

    唐逸突然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误,一个很不男人的错误,是,自己愧疚,但这时候,自己总是表现的很内疚,很惭愧,却要满心伤痕地齐洁强作笑脸来宽慰自己,却不是错地更为离谱?

    唐逸犹豫了一下,轻声道:“齐洁,过几天我去看你。”

    齐洁娇笑:“免了吧,你现在要作的是快点制定一份婚后计划书,最起码,半个月我要见你一次!你可别一结婚变成妻管严,一年半载地也不敢见我。”

    唐逸就说:“好。”倒把齐洁逗得咯咯笑:“老公,你啥时候变得这么听话啦?”

    唐逸苦笑;“你呀,越来越让人头痛。”

    挂了齐洁的电话,唐逸坐在椅子上发呆,过了一会儿,从包里翻出通讯录,看着一个号码入神,那是陈珂在宁边的呼机号码,唐逸从马大姐那拿到的。

    犹豫着,唐逸终于拿起电话,拨通了宁边寻呼台。

    陈方圆给陈珂买的新呼机是汉显,唐逸在寻呼台小姐不耐烦的催促声中,考虑了好一会儿才留了一句话,“我要结婚了,祝你快乐。”

    挂了电话,唐逸呆了一会儿,再次拨通了寻呼台,这次却是很干脆的留言“回我的电话。”

    过了几分钟,手机滴滴滴的响起来,唐逸接起,陈珂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哥!”

    唐逸笑道:“怎么样,最近好吗?”

    陈珂并没有回答唐逸的话,而是轻声说:“哥,看到你叫我回你的电话,我挺开心的。”

    唐逸叹口气:“有啥开心的,和我在一起,你可尽掉泪了,前阵子是我想叉了,稀里糊涂的,惹得你伤心难受。”

    陈珂沉默了一会儿,说:“哥,其实我这些天也想了好多,你不用担心我,我会将精力都放在工作上,不会再胡思乱想。”

    唐逸笑道:“那就好,那就好。”心里有些酸楚。

    两人都沉默下来,好一会儿后,陈珂轻声道:“哥,新婚快乐。”然后挂掉了电话,唐逸听着听筒里的忙音,怔了好一会

    拿起早已经冰冷的茶壶,倒了一杯茶,唐逸蹙着眉头,慢慢喝了几口,放下茶杯,终于下定了决心,又拿起手机拨号没一分钟,陈珂的电话就回了过来,“哥,有,有事吗?”

    听着陈珂抽噎的声音,唐逸知道挂了电话后,她怕是一直在哭,轻轻叹口气,说:“陈珂,我给你半年时间,半年后,我会开始追你。”

    “啊?”陈珂显然被打击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被唐逸一吓,抽噎声也停下来。

    唐逸笑道:“你就当我是坏男人吧,总之我给你半年时间冷静,半年后,我这个有妇之夫,会对你展开追求,我会锲而不舍的,除非这半年你已经交了男朋友,不然,我就不会对你放手。”

    陈珂明显呆住了,一时间难以理解唐逸的话,脑袋大概嗡嗡作响吧。

    唐逸却是自顾说下去:“我是认真的,而且我告诉你,别拿假男朋友来蒙我,不然我可饶不了你。”

    陈珂结结巴巴道:“哥,你,你,结婚了,追,追我?“

    听到陈珂被吓住的声音,唐逸就笑:“谁规定结婚了就不能追女孩子啦?追你作我的情人不行吗?不想作情人的话,你就快点交个男朋友。”

    陈珂好一会儿终于恢复了正常,气嘟嘟道:“哥,你真是个坏男人。哪有你这样的,还没结婚呢就想追情人。”虽说声音里真有些生气,但最起码比方才心情好了一些。唐逸笑道:“那你可得小心点,别落入我这个坏男人的魔爪!”

    陈珂气哼哼道;“美得你,那你来追我吧,看到时候我怎么折磨你。“

    唐逸就是一呆,却听陈珂突然又扑哧一笑:“哥,想着你追我被我狠狠拒绝时的表情就好玩,哼,就算为了看看你是怎么追女孩子,我也不交男朋友,嘻嘻,我等着你追我,就是让你追不到,气死你!”

    唐逸无语,知道,自己可能又一次给自己挖了个大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