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十六章 世事无常

第十六章 世事无常2017-11-8 23:44:16Ctrl+D 收藏本站

    和陈珂通过电话,唐逸心情开朗许多,看看表,已经快十一点了,又琢磨了一下,就拨通了陈达和的宅电,陈达和爱人李晓玲接的电话,言道陈达和今晚加班,听到是唐逸,她倒是很开心,和唐逸聊了几句,问了问唐逸的近况,当然免不了问唐逸几时结婚,唐逸就笑着说快了快了,今天就是想和老陈唠这个事

    结束和李晓玲的通话,唐逸就又拨号,这次打到了陈达和与王珊的秘密小巢,果然,陈达和在这儿呢,听到唐逸的声音,陈达和爽朗的笑起来:“唐书记,也不说回延山看看,和我喝上几杯!”

    唐逸笑道:“就是想和你喝几杯的,我下个月结婚,到时候给你发张请柬。”

    “啊?恭喜恭喜!”陈达和咧着大嘴在笑,但随即犹豫下说:“请柬就不要了吧,你也知道我老陈上不了台面,改天我去安东和你喝两杯,给你送一份厚礼。对了,唐书记,你这未来夫人是何方神圣?啥时候叫我老陈见见?”

    唐逸知道陈达和应该能猜到自己背景显赫,这次婚礼必定政要云集,他有些怯场。也不勉强,说起来陈达和来这种场合其实真的是活受罪,只怕接待的司仪都要比陈达和级别高上几级。

    唐逸也不强求,就笑道:“最好婚后来,我和小妹一起陪你喝几杯,哈,其实你见过我未婚妻的,还记得不?在夜朦胧酒吧那个女军人,就那个特别傲气。特别冷的那个!”

    小妹这种出色人物,陈达和一辈子又能见到几个?马上就回想起来,不由得拍了下额头:“哎呦哎呦,那天好像我骂娘了吧,完了完了,我这形象啊!”

    唐逸哈哈大笑。说:“得了吧,就你,还有形象?”也就和陈达和。他能肆无忌惮地开玩笑。

    陈达和又艳羡的给唐逸拍了一通马屁,更说唐书记定不是凡人。缘分天定,不然怎么就能那么巧,就遇到未来夫人呢?

    说笑几句,唐逸就问:“听雷浩说你最近工作表现不错?拿了个什么优秀干部?”

    陈达和呵呵干笑两声,说:“最近省厅人事处下来考察了,有调我去省厅的意思,我正琢磨动不动呢,要说去省厅随便给我个副处长干,我还不如在县局窝着呢。我觉得吧。是王涛在捣鬼。他想在延山说了算,公安局这一摊就必须换自己人,他又不好随便动我,就想了这么一个歪招,我说呢,前阵子县委对我的工作评价明显是在放卫星,又给我记功又评优秀的。原来是有后面这一出。”

    唐逸不由得就叫了声惭愧。自己却是有些疏忽陈达和的前途了,延山地老部下里。别人可以不理,陈达和自己怎么能这么不上心?

    唐逸就笑:“那就动动吧,咱将坏事变好事。”

    陈达和哈哈一笑:“最好将我调去安东,在你手下最舒

    唐逸笑骂:“想得美,又想作完坏事我帮你擦屁股啊?”其实唐逸又怎么不希望陈达和来安东,如果自己出把力,调陈达和来安东也没什么问题,但不管从哪个角度讲,自己不能这么作,陈达和来安东后,他的迁升可就敏感了,很容易给人明目张胆结党的感觉,影响不好,如果自己是一把手,倒是没有这些顾虑了。

    和陈达和又聊了几句,挂电话后唐逸就开始琢磨怎么帮帮陈达和,陈达和现在已经是副处级,调到省厅理论上级别是会提一级地,主要就是职务,如果随便按进某个处,和一大堆副处长厮混,那估计也就没啥前途了。

    但想帮他运作个实职正处,那基本没有可能,不说有没有缺,就他刚刚从县局局长升上去,资历就不够。

    唐逸琢磨了一下,省厅厅级领导里自己没有相熟的人,这事儿还得托人办。

    脑海里第一个闪过地人就是田朝明,但琢磨了一下还是不找他,不然自己结婚却不邀请他,有点不对劲儿,田朝明这个级别的人物,安排谁参加自己的婚礼是很考究的,牵涉到各方关系,老太爷他们肯定是细细考虑的,这次婚礼甚至可能成为唐家宁家的一次政治运作,是以自己可不能随便开声。

    至于田卫兵和刘飞,唐逸想都没有想,他们能量很大,但公安厅处级干部的工作安排,他们这些公子出面怕也没什么影响力。

    细细思量了一下,这事儿却是要用张震来办,他这公安局长的任命省厅已经批复,张震也提了一嘴,他和公安厅黄厅长挺熟,倒是可以用他牵线,使得陈达和能搭上黄厅长的关系,不过却是不知道这个黄厅长是个什么样地干部,会不会需要用钱。

    只有旁敲侧击地从张震嘴里了解一下,如果是比较贪的那种官员,倒也好办,自己帮陈达和用钱就是。

    唐逸倒不担心用钱的话,有朝一日黄厅长倒台将陈达和咬出来会牵连到自己,不说陈达和义气的性格和他与自己的交情,就算换第二个人是陈达和,只要自己地位稳固,他犯了事,也绝对不会将自己牵连进去,这都体现在一个“退”字上,有自己在,他终究还有一条后路,或许可以东山再起,最起码以后日子也好过一点,

    再看看表,已经将近十二点,唐逸忙收拾了一下,拎着手包出包厢结账。

    吧台服务员告知,苏梅已经买单,唐逸摇摇头,转身向外走。

    “啊,老弟!哈哈,真巧啊!”

    不用回头,唐逸也知道是谁的声音,那个冤魂不散的孙向前。

    转身。就见孙向前喝得红光满面地,从一张桌台旁站起,此时大堂已经没有几桌客人,是以孙向前一眼就看到了唐逸。

    唐逸这次没有躲,他反而相当奇怪,孙向前不是被抓了吗?怎么看意思还活得悠哉悠哉地?

    孙向前和同桌客人说了几句。就大步走过来,唐逸和他握手,笑道:“老孙。喝的有点高吧?”

    孙向前嘿嘿一笑:“我这人喝一两就高,喝一斤也那样。没事!”又笑道:“上次你和白队是咋回事?”

    唐逸摇摇头:“我也不知道,那个女警突然就冒了出来,喂,你不会是作违法地生意吧?”

    孙向前嘿嘿笑着,压低声音道:“违不违法的不重要,重要是能赚钱,安全,看到没,哥哥这根深着呢。怎么样。入个股?啥买卖你别管,只管分钱就是,你别皱眉啊,要不是最近手头紧,你以为我随便就能拉扯人啊?”

    唐逸心知孙向前看到自己手包里的一打人民币,琢磨着自己特有钱,他怕是想作甚么大买卖捞一笔。是以一直锲而不舍地要和自己接近。

    孙向前这时候又道:“这样。咱找个地好好聊聊,你再做决定好不好?你也别怕我拿着你的钱跑了。在安东,我孙向前就是金字招牌!不行我抵押给你几件古董。”

    唐逸略一琢磨,点了点头,说:“那就去中国城喝两杯。”中国城是安东最大的卡拉O酒吧,这类酒吧表面上总是很正规地,如果孙向前拿主意,不定去哪个小黑窝,被警察扫黄抓到才不值。

    孙向前满口答应。

    唐逸倒是破天荒坐了一回摩托车,深秋的安东风很硬,刮得唐逸耳根生疼。

    进了霓虹光怪陆离地中国城,要了二层一间包厢,和服务生点了红酒和几碟小吃,孙向前就提议叫几个姑娘陪唱,唐逸连连摆手,说:“谈正事,我坐一小时就走。”唐逸倒是想从孙向前嘴里套点现在市局的内幕。

    谁知道孙向前虽然喜欢吹嘘,口风却极严,唐逸感兴趣的东西他可以说滴水不漏,只是撺掇唐逸入股,唐逸又不能直接问他你这个和毛系沾边的走私商怎么可能在毛海山垮台后安然无恙?说着说着,唐逸就有些无趣起来。

    看了看表,就准备离开,就在这时候,服务生敲了敲门,然后拧开门探进半边脑袋,说:“先生,警察例行检查,没关系的,您两位别乱动,他们看看就走。”

    唐逸就有些无语,拿起红酒咂了一口。只要遇到孙向前,铁定倒霉。

    孙向前却挑起大拇指:“兄弟,你真有先见之明。”

    不多时,包厢门被推开,走进来几名穿着警察制服的干警,在屋子里扫了几眼,就准备离开,但却听门外有人“咦”了一声,是女人的声音,清脆悦耳。

    接着刚刚被干警关上的门又被推开,一条靓影慢慢走了进来,唐逸无奈的又咂了口酒,进来地正是白燕。

    孙向前笑呵呵站起来:“白队!又见面啦!”

    白燕瞪了孙向前一眼,目光转到唐逸身上,有些不屑地样子,唐逸知道,自己在她眼里是色狼形象,她铁定是以为自己来唱歌找小姐的。

    白燕对身后几名干警道:“你们去看别的房间。”等几名干警走出去,白燕就关上门,然后在屋里踅摸,好似哪能有包间藏人一样,甚至还撩开沙发巾向沙发底下张望。

    唐逸不由得哑然失笑,她还真以为自己来寻欢作乐呢,不过好在她还识得大体,支开几名干警,估计就是想把陪酒女孩找出来鄙视自己一下,她再冲动正直,也不至于将自己这个市委书记的“丑事”抖出去。

    唐逸微微蹙眉,就对孙向前道:“老孙,你走吧,我和白队有点话说。”

    孙向前巴不得快点离开这是非之地呢,对做事莽撞不懂圆滑的白燕,他还真的有三分惧意,听唐逸话忙回头请示白燕:“白队,我可以走吗?”

    白燕摆摆手,孙向前忙快步向外走。不过出门前没忘嘱咐唐逸一句:“好好考虑,想明白了呼我!”然后带上门,脚底抹油。

    白燕还在那四处鼓捣,唐逸就笑:“得了,我还不至于那么下作,坐吧!”指了指旁边的沙发。白燕找不到什么证据,唐逸又是政法书记,属于自己在安东地最高领导。也不敢表现地太不尊重唐逸,就依言坐下。不过却是离了唐逸足有两个身位,心里更琢磨,他要真的敢毛手毛脚我就照他脸上狠狠来一拳。

    唐逸本想给她倒杯红酒,但看她满脸戒备地神情,不由得苦笑,放弃了这个念头。

    其实唐逸是很想收服白燕的,毕竟公安系统能有个自己人许多事做起来才能得心应手,新任一把往往最先换的就是公安局长,就是这个道理。

    自己虽然将张震抬上了桌面。但一来张震不是自己的心腹。二来公安局长这个位子目标太大,古忻明是断然不会容忍这个位子不是自己人地,他能同意张震出任市局局长,虽说是迫不得已,但也是因为他觉得张震不见得就不能为他所用,尽管如此,想来现在他也会支持任铁石在局中坐大。将张震完全架空。毕竟张震还有另一个副市长的身份,不可能经常在市局办公。也就给了任铁石这个常务架空他的机会。

    唐逸就琢磨自己是古忻明,会如何架空张震,只怕最有效地就是给他的工作加担子,使得他在政府那边抽不出身。

    而张震现在处于风口浪尖,和任铁石怕是斗得不亦乐乎,唐逸在市局地代言人当然不能用他,本来白燕是最合适的人选,林国柱的老婆,虽说冲动点,但有正义感,这种人也最好操控,但目前看来,怕是她很难信任自己。

    唐逸收服白燕的心思渐渐淡了,咂了口酒,就问:“孙向前是怎么回事?他不是江浩走私集团的走私商吗?”

    白燕看起来对孙向前的处理也很不满意,撇撇嘴道:“谁知道呢,他是任局长的线人,还被记功了!”

    唐逸微愕,随即摇摇头,原来如此,孙向前脑瓜倒灵,一见江浩倒台马上改旗易帜,估计在任铁石面前将毛系的许多老底都揭了出来,换了个线人身份。

    又想,中国城老板的关系肯定是以前毛系中地一员,现在毛海山倒了,麻烦马上就上门,不过这种商人,最会见风使舵,不几天,估计就会找到新靠山吧。

    唐逸突然觉得有些无聊,到处都是这种争斗游戏,妥协和战争,就算是和平年代,也永远是人类地主题。

    唐逸叹口气,站起身对白燕道:“不耽误你工作啦!”走出去前忍不住回头道:“你可以将这间屋子拆掉,或许能找到你要找的人,一切损失我负责。”

    听到唐逸的讥讽,白燕咬了咬嫣红的嘴唇,没有说话。话说了陈达和的事,张震满口答应,又在周六和唐逸去了延山,见了陈达和,当然,唐逸只是介绍他俩认识,以后的运作唐逸不会参与,临走前唐逸送了陈达和一张十万元的卡,供他走动关系时花用,陈达和虽然惭愧,但知道唐逸地性格,却也接过来,他虽然在局长任,但却恪守唐逸地嘱咐,大钱从来不碰,接点小钱啥的也都花在王珊和家人身上,还真没攒下几个钱。

    几天后,唐逸刚刚进了办公室就接到了陈达和地电话,工作安排已经落实,省公安厅警务督察处副处长,倒也不错,督察处工作量大,职权上督察全省警务,作为督察处的副处长免不了和公安系统方方面面的关系打交道,却是很容易建立人际网的一个职位。

    和陈达和笑呵呵聊了几句,挂了电话,唐逸就开始翻阅今天的报纸,这是他的习惯,早上第一件事就是看人民日报,省报和市报,然后才开始一天的工作。当拿起《安东日报》时,唐逸就是一怔,日报的第二版醒目位置,大大的黑体字《愿留清白在人间——记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任铁石》。

    文章里,以煽情的手法描述了任铁石在常务局长地岗位上如何十年如一日。兢兢业业的工作,并感慨俯首甘为孺子牛就是任局长的写照,文里采访了任铁石的家人,邻居,同事,而这些家人。邻居讲的都是任铁石在生活中的小事,虽然寻常,但却贴近生活。更能打动人心,在一个个小故事里。一个高风亮节,廉政清明地公安局长跃然纸上。

    唐逸不由得赞了一声,就看文章作者,笔名“求是”,唐逸就暗暗记下,这可是出类拔萃的御用文人,有机会,倒要和他结识。

    文章里,还配有几幅照片。任铁石家确实清苦。虽说是两居室,却是三代同堂,父母一间,他和读初三的儿子挤一间房,十四寸黑白电视机,破旧地家具,处处都给人震撼。

    唐逸看到这照片第一个念头就是兰姐这小女人果然有先见之明。如果好逸恶劳的她去这种环境生活。那简直是要了她地小命。

    不过任铁石真的是这么清廉吗?唐逸蹙眉想,或许吧。但不管他是哪种人,自己却也只能继续想办法打压他,因为很明显,他自己也清楚,现在他成了自己的对立面,自己提议张震兼任公安局长就是最好的信号。

    何况,伪君子往往比真小人来得可怕,任铁石现在给唐逸的就是这种感觉。

    这篇文章很明显是在给任铁石造势,文章背后怕是有古忻明的影子,唐逸微微蹙眉,张震和任铁石在市局的角力怕是一场旷日持久的争斗,而且怕是会以得到古书记支持的任铁石胜利而告终,在领导身边做秘书做久了,最擅长地是借势,如今独当一面和一个坚韧狠辣地重量级人物博弈,张震怕是胜算不大。

    唐逸叹口气,自己也只能暂时旁观,期待张震给自己一个惊喜。以前就回了新华酒店,回到房间,刚刚打开电视,外面就有人敲门。

    唐逸走过去拉开门,却是酒店经理李金蓉,此时李金蓉一脸讨好的笑容,和半个月前不可同日而语,唐逸微愕:“有事

    李金蓉笑着说:“向书记汇报一下工作。”

    唐逸心说你给我汇报的哪门子工作,刚想说话,李金蓉已经笑道:“是这样的,高天秘书长对市委接待办的工作作出了重要指示,并且严厉批评了我们以前的工作,不够细致,不够入微,我反思后,来向您作检讨。”唐逸恍然,毛志炜已经被正式批捕,江浩强奸案的从犯,接待办主任地位子现在空了出来,李金蓉是志在必得,但她以前得罪过自己,担心自己会对她地升迁起什么负面影响,是以急着来和自己修补关系。

    唐逸摆摆手:“你的意思我明白,我对新华酒店地管理还是基本满意的,希望李经理再接再厉,将工作更上一层楼,做检讨就免了。”

    李金蓉忙笑着说是。

    刚刚关上门,手机就响了起来,唐逸过去接起,是张震的声音,情绪很不好。

    “唐书记,刚刚玉焯省长给我打了个电话。”

    唐逸听着,不吱声。

    “我有个预感,他……唉,不说了。”张震随即挂了电话。

    没头没脑的两句话,唐逸却是嗅出了一些味道,张省长出问题了?如果张省长出了问题,那张震的日子可想而知,不说会不会被牵连,就说在安东,他可就成了无根的浮萍,处于风口浪尖的他马上会受到接踵而来的一系列打击。而且,如果张省长出问题的话,唐逸真的不相信跟了张省长四五年的心腹会不湿身。

    唐逸出了会神,就去洗澡。速公路安东出入口鼓乐齐鸣,彩球高悬,辽东省政府在这里隆重举行春边高速安东至延庆段高速公路通车仪式,安东至延庆段高速公路的通车,标志着春边高速的全面竣工。省委常委,省长省高速公路建设总指挥部总指挥张玉焯宣布安东至春城高速公路全线通车。

    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宋勇省政协副主席刘政奎省交通厅厅长郑佳安东市委书记古忻明,市长王小凤,副书记齐茂林,金向阳,唐逸,以及安东市委秘书长高天共同为工程通车剪彩。

    仪式上,市长王小凤代表安东市政府致辞。她首先对全省人民瞩目已久的春边高速公路胜利竣工表示祝贺,对春边高速公路建设付出辛勤劳动做出巨大贡献的全体建设者们致以崇高的敬意。又高度赞扬了春边高速公路对安东经济发展的重要意义,并对省委省政府和省交通厅表示感谢。感谢他们为安东建设了一条畅通路发展路致富路幸福路。

    唐逸一直在看张省长的脸色,却看不出什么。

    春边高速是个火药桶唐逸早就知道,但他却是不敢相信这座火药桶会烧到张省长头上。

    剪彩仪式结束的第二天省领导们就回了省城,但关于张省长的传闻却渐渐多了起来,甚至有一次唐逸和王小凤就经合区建设交换意见时,王小凤拿着一份省里刚刚下发的文件,看着张玉焯的签名忍不住叹口气:“听说玉焯省长……算了,不提了。”

    唐逸已经请好了婚假,当然,所谓请婚假也就是和古忻明,王小凤交代了一声,古忻明和王小凤当时都一个腔调,恭贺了唐逸几句,又问唐逸回不回安东摆喜酒,如果摆喜酒的话一定别忘了发给他们请柬。

    唐逸约张震吃了两次饭,张震的心态却已经慢慢平和下来,再不像几天前那么惊惶,倒令唐逸有些安心,他最担心张震患得患失,在这关键时刻犯错,被任铁石抓住机会上位。

    12月20日,唐逸回了北京。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