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一章 常务副市长

第二十一章 常务副市长2017-11-8 23:44:21Ctrl+D 收藏本站

    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任铁石却有些犹豫,本来这次来就是想和唐逸说几句话,留下东西表明一下自己的态度,现在却犯了难,这东西留也不是,不留也不是。

    唐逸看得出他的心思,就笑:“任局长还有事吧?你忙你的。”眼睛瞅了一下任铁石的塑料袋,说:“下次来别带东西,我不缺啥。”

    任铁石如释重负,就站起来告辞,兰姐听到动静,也出来送客。

    送走了任铁石,唐逸坐回到沙发上,点了颗烟,又点开遥控,找到元旦刚刚开播的中央五,AC对国际,唐逸靠在沙发上,看着那些球员抢皮球,却再找不到以前看球的激情,拿起茶杯,轻轻咂了一口。

    “唐书记,我帮您按摩放松一下?”兰姐毕恭毕敬的问。

    唐逸摆摆手,兰姐眼珠一转,有了计较:“您不喜欢用按摩器,那我帮您按按脚,作个足底按摩,舒筋活血,很解乏的。”

    怕唐逸训斥自己,忙解释:“是宁小姐吩咐的,她带我来的时候就问我会不会按摩保健,还叫我学习保健知识,说您工作累,要我好生照顾您。还说,还说中央首长都有保健医生的……”说到这儿偷偷看了眼唐逸,心说书记夫人心气真高,拿唐书记和中央首长比较。

    唐逸哑然失笑,怪不得这几天好像瞥到兰姐抱着大砖头一样的书看呢,当时自己还挺奇怪的,现在想想,应该是保健方面的书籍吧。

    “唐书记,药我都买齐了,您常年坐办公室,最需要舒筋活血。”兰姐很有些跃跃欲试,力争在黑面神面前作个有用的人,不能就是做做饭。打打杂。

    唐逸笑道:“下次吧。”

    兰姐乖巧的点头。就说:“那我去睡啦。”

    唐逸恩了一声,站起身说:“我回卧室看电视,你洗过澡再睡。”却是给兰姐洗澡让位。

    兰姐颇有些受宠若惊,欢天喜地的点头。

    第二天唐逸批阅文件的时候,接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电话,常务副市长曾怀民,作为政府二把手。他和王小凤关系地亲疏远近唐逸不清楚,虽说常委会上曾怀民总是跟着王小凤地步调走,但却也不能说他就与王小凤亲密无间,一把和二把总会有一些矛盾。整个安东领导班子就体现在党委一把和政府一把上,而具体到政府,曾怀民和王小凤又难说没有什么隔阂。

    曾怀民这人很谨慎,除非必要的工作汇报,从不会来市委这边儿,官场上有时候就是这样微妙,该你去的地方,你不去不行,不该去的地方,多去了也不行。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给唐逸挂电话。唐逸奇怪之余还是笑着问了声好。

    寒暄了几句,曾怀民就进入了正题:“唐书记。是这样,飞鹰电池厂您知道吧?它下面有个565电池研究所,几个年轻人很能干,开发出了一种新产品,大哥大用的镉镍电池,但飞鹰电池厂的情况你是知道的,因为经营不善。处于半停业当中。这几个年轻人很有决心,准备辞职下海自己办工厂生产。我看了看他们地项目,觉得大有可为啊!”

    唐逸恩了一声,90年代,国内镉镍充电电池刚刚流行,而手机价格贵的吓人,很少有人作手机电池,所以国内最早作电池的几家企业都赚的钵满盆圆,曾怀民说地这几个年青人还是很有头脑的。

    但镉镍电池却有相当大的隐患,环境污染,镉镍电池用完的处理到新世纪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慢慢寻找它的替代产品,这且不说,就说镉镍电池生产过程中对人体的伤害,以及污水等等的处理,就颇令人头痛,牺牲环境来获得经济发展,有时候是不得已为之,但却不是必须为之。

    “唐书记,我事先声明啊,我可不认识他们,是这几个年轻人鼓足勇气来找的我,用一腔热忱打动了我,我觉得,应该给他们一个机会。”

    唐逸知道,曾怀民找了自己,自然是他嘴里的这几个年轻人想进经合区办厂。

    唐逸问道:“他们准备投多少钱?”

    “加上贷款几十万吧,他们中可是有人将房子都押了,决心很大啊。”曾怀民地语调里透着欣赏。

    唐逸沉吟了一下,道:“曾市长,咱们见面谈吧。”第一次觉得有些棘手,几个年轻人自然是很有些本事的,也很勇敢,满腔热忱地准备大干一场,曾怀民的本意也是好的,但偏偏这个项目,实在是有问题,尤其是几十万资金开起的小工厂,防护措施和污水处理就更不可能做得到位。

    曾怀民就爽快的答应了,说:“那就新华酒店的休闲吧坐坐,我叫那几个年轻人带计划书给你看?”

    唐逸就说好。如非必要的工作联系,常委之间,私下是不大会见面地,能借机会和曾怀民坐坐也好。

    下班前张震地电话又打了过来:“书记,晚上坐坐?”张震现在称呼唐逸倒是和林国柱一样,就用“书记”两个字,让人听了很受用,而从张震嘴里说出,又有些亲近的意味。

    唐逸笑着婉拒了他,张震是清楚自己和陈达和地关系的,怕是现在他心里也有些没底儿,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看待他,怎么看待市局的工作。

    新华酒店十一楼的小酒吧平时是不对外开放的,不过现在恰巧有省林业局下来的一个工作组住在十一楼,是以小酒吧里倒也三三两两的坐了几桌人。

    十一楼的漂亮领班自然识得唐逸,满脸甜笑的将唐逸引入酒吧,说:“曾市长等着您呢。”

    角落的一张小圆桌旁,曾怀民对唐逸招招手,唐逸笑笑,就走过去坐下,酒吧的格调很雅致,每张桌台都是透明的玻璃圆桌,四张白色小沙发,盆栽绿色植物点缀在桌台间,既有遮挡的意味,又透着清幽。

    唐逸见只有曾怀民一个人,就问:“他们呢?”伸手和服务员要了杯茶。

    曾怀民微笑道:“当然要先听听你的意见。”

    唐逸知道,自己没有一口答应,曾怀民自然就有了点谱,只是他大概也想不通吧,很有前途的一个项目,自己为什么表现的不怎么热情,这和自己表现出的一贯风格不符,按他想,这样的本土项目自己是会大力扶持的。

    曾怀民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说:“几个年轻人在等我电话。”

    唐逸微微点头,他知道,现在的自己随随便便一句话,一个决定,很可能就影响一个人,甚至一群人的前途,命运,和未来的生活,想来在安东某个角落,几名志向远大的年轻人正忐忑不安的守在电话旁,等着自己的决定。

    唐逸轻轻叹口气说:“曾市长,这个项目我原则上是支持的,但一定要请环境保护局,劳动局,卫生局等相关单位的专家进行详细的评估,只要他们的新厂房符合环保和卫生要求,我一定大力支持。”

    曾怀民微微蹙眉,很多时候,这些单位就是卡某些项目的最好托词。

    唐逸从包里拿出几张纸,是关于镉对人体危害的一些资料,这个年代找资料可真不方便,唐逸却是叫林国柱去市图书馆翻查的,一下午才找到这么一些。

    曾怀民拿着资料看,但看得出,他并不怎么信服,毕竟镉镍电池的危害到了新世纪的第七八个年头才渐渐被重视,更别说环保意识刚刚兴起的九十年代中期了。

    唐逸也知道拿出这么几张纸根本说服不了曾怀民,很多企业其实本身都存在对人体的伤害,按照唐逸的逻辑不知道多少工厂要关门。

    但安东临江临海,更有大片的虾池,唐逸可不想等到镉水流入虾池使得虾苗大量死亡的时候再来亡羊补牢。

    曾怀民皱着眉头,大概是在猜测唐逸不同意这个项目上马的用意,许多很简单的事,到了官场上,就变得复杂起来。

    唐逸品了口茶,道:“曾市长,我大概估算了一下,镉镍电池厂是必须要有废水处理设施以及对工人的安全防护设施的,没有几百万,怕是搞不下来,几十万的小厂必然会对安东环境造成很大的污染。”

    曾怀民微微点头:“你的意思我明白了。”

    唐逸笑笑,拿起了茶杯,心知曾怀民未必真的明白。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