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四章 情人

第二十四章 情人2017-11-8 23:44:24Ctrl+D 收藏本站

    延山承启酒店二楼的包厢里,唐逸笑吟吟和雷浩聊天,雷浩是刚刚从省城赶回来的,敬了唐逸一杯酒,雷浩笑着说:“不是知道你得来,我这年怕是都要在春城过。”

    唐逸笑笑,雷浩是在省交通厅跑延山高速的项目,倒是和自己不谋而合,不过雷浩的目标是延山至延庆的高速,不过大概延庆市委不怎么支持,雷浩在省里已经跑动了半个月了,看情形还是没有什么眉目。

    唐逸却是重新审视起雷浩,这人不简单,是个有耐性的,这个世界上无论做什么事,都是怕那些有耐性的。

    雷浩那边笑着说:“王涛是想自己出面牵头,所以市里那边儿一直对我的计划不大赞同,唐书记,你真是及时雨。”

    唐逸摆摆手:“这事儿八字还没一撇呢,我还要见见王书记,争得他的支持,另外资金上,就算省交通厅支持立项,专项资金也是杯水车薪,这年头,都讲究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雷浩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唐书记,我看您加加火,把我们延山划给安东,您的安东一盘棋也下的舒服不是?”

    唐逸就笑:“我也想。”

    两人都知道绝无这种可能,也不过作笑话说说。

    同雷浩吃过饭,晚上又去夜朦胧走了走,和姚小红坐了一会儿,这才回宾馆休息。

    第二天和王涛的见面倒是谈得挺顺利,王涛表态大力支持,但唐逸从王涛那不可琢磨的目光中,知道事情不会这么顺利。

    不管怎么说,年前唐逸自己盘点了一下。这几个月的工作还是令自己满意的。尤其是新年之前,韩国城主题公园地谈判以及安东延山高速同延山方面达成地意向,自己更可以借机会将经合区那两个眼中钉的工作调整进主题公园筹备小组,古老大和小凤市长也就不会有什么不满。这个新年,倒是暂时可以松口气,过一个轻松愉快的春节。

    然后腊月二十六,唐逸见到了齐洁,腊月二十六是双休日的周六,参加完陈方圆万宝超市开业的剪彩仪式,回小区的路上。唐逸还在琢磨,这个老陈,急急火火的一定抢在新年前开业,自然是不想放弃春节消费这块大蛋糕,倒真是商人本色。

    桑塔纳停在龙凤阁铁艺栅栏前的一瞬,军子咦了一声。回头看了眼唐逸,又转过了头。

    唐逸也看到了不知道从哪个阴暗角落慢慢踱出来的齐洁,淡紫的风衣,艳美地容颜,高翘的紫色高跟更秀出她傲人身材的婀娜多姿。聘婷行来,真个千娇百媚,风情万种。

    唐逸将车门推开一条缝。齐洁马上笑了,就好像一条鱼,极快的溜进了车内。

    军子打火,起车,如果唐逸没有吩咐,只有在市区内乱转了。

    齐洁上车就抱住唐逸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口,娇笑道:“想死你了!”

    唐逸指了指前面的军子。齐洁哼了一声道:“不管他。现在他哪是我弟弟?问你住哪他都不跟我说,还以为是啥最高机密啊。害得我问了伯母才知道。”

    唐逸就笑,心里也有些埋怨军子,虽然知道军子的本意是好地,他不知道告诉姐姐自己的住址对自己会不会有什么不利影响,但他还是不了解齐洁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

    齐洁亲昵的靠进唐逸怀里,感受着那份久违的温暖。

    唐逸犹豫了一下,终于将手臂慢慢放在她肩头,轻轻搂住她,但心里,却突然升起一丝负罪感,却不知道,这份负罪,是对小妹?是对齐洁?或是两者兼而有之?

    桑塔纳在滨江路上慢慢打转,车里静得出奇,听着齐洁均匀轻淡地呼吸声,唐逸心也慢慢沉静下来,偶尔一低头,却是一笑,齐洁却是慢慢睡去了,唐逸随即心中又是叹口气,不知道这段日子她是怎么熬过来的,说起来,自己一个电话都没打给她,对她来说,是不是很残忍?

    绿灯亮,军子慢慢起车,却不想横着冲出一辆车,军子猛地刹车,“嘎”一声,唐逸向前一倾,忙用力抱住齐洁。

    军子嘴里恨恨的诅咒着,再次发动桑塔纳,唐逸怀里,齐洁慢慢睁开了眼睛,她突然挣脱唐逸地怀抱坐了起来,娇笑道:“我给你带了点好东西。”

    说着就翻身边的旅行包,接着就见她变戏法似的翻出一个假发套,不由分说的套在了唐逸头上,唐逸哭笑不得:“干嘛?”

    “和我上街专用,别动,我看看。”齐洁阻止了唐逸试图摘下发套的动作,唐逸一向是短短的平头,精神爽利,这只发套却是中分略长的发型,套在唐逸头上却是根本看不出是假发,而唐逸地气质也猛然一变,多了几分艺术家地浪漫。

    齐洁满意的点点头,又拿出一副银色太阳镜,戴在唐逸眼眶上,轻笑道:“照照镜子,可没人认得你了。”

    从包里拿出梳妆盒,打开,给唐逸看。

    唐逸笑笑,发套应该是极为高档地吧,戴上去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

    齐洁又对军子道:“去商场,帮你哥买件深红的那种皮夹克,二三百的就O。”

    军子见唐逸不吱声,就嗯了一声,审时度势,知道再不听姐姐的话姐姐发起火来怕是后果很严重。

    在车里换下唐逸一贯的黑色夹克,换上军子买来的大路货,如果不是特别亲近的人,倒真的认不出是唐逸。

    齐洁格格笑道:“走,咱去逛街。”

    唐逸有些无奈,但他真的不想扫齐洁的兴,就叫军子找了一处特僻静的胡同,和齐洁下车。军子发动油门。极快的拐出了胡同,心里却有些欣慰,原来唐哥在姐姐面前这样温柔地。

    不过几个小时以后,唐逸却是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和齐洁肩并肩走在大街上,买两串糖葫芦咬着吃,在小摊上吃碗馄饨面,最后更去了小吃街,和齐洁为了几串麻辣烫大声争吵,一上午过得真是其乐无穷。很久很久没有体验普通人地生活了,唐逸彻底的沉醉在和齐洁的嬉闹中,在接了工业局杜局长的电话后,唐逸将手机一关,微微一笑,今天不办公。

    唐逸和齐洁每人戴着一副银色太阳镜。遮住了齐洁的倾城,唐逸的威严,两人更像一对儿普通的城市青年男女,漫步在安东街头。

    两人不知不觉就逛到了安东大学附近的大学路,西边是安东大学的围墙。东边是一排铁木搭建的商品屋,都是书店发廊游戏厅等大学附近最热门地买卖,走着走着。唐逸就是一愕,却是发现,那形形色色的书店和游戏厅组成的小屋中,却是有一个招牌“电脑游戏”,95年了,小型电脑游戏室慢慢出现,直到发展成后来大规模的网吧。

    齐洁见唐逸盯着那招牌有些入神。就笑道:“进去看看?”

    唐逸点点头。他还真想见一见这个安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商品屋面积本就不大,三四十坪的样子。两边靠墙摆着五六台电脑。墙上贴着纸“每小时六元。”

    几名大学生模样地人挤在一起占了两台电脑,唐逸就和齐洁坐了最靠里面的那台,电脑都是386,唐逸查了一下D盘根目录,现在也没啥游戏,光荣的几款,大航海,三国志,另外就是最早的即时战略游戏沙丘魔堡等。

    “喂,坐下就开始计时啦!”身后传来女人的声音,却是老板娘从里屋走了出来。

    唐逸回头,就是一呆,老板娘穿着蓝色羽绒服,挺漂亮地一名少妇,却是陈达和的情人王珊。

    唐逸哑然失笑,怪不得前些日子陈达和问自己,一两万块的小投资现在作甚么生意比较好,清闲又体面。当时自己也没在意,随口说电脑游戏厅吧,买些二手386就可以开业,而且因为现在电脑地神秘性,更可以将每小时价格订的高一些。唐逸记得,自己以前那个城市,电脑游戏室94年刚刚出现时每小时价格六七元的,后来慢慢到五元,四元,三元,到后来网吧时代来临,有的大网吧会员价却已经降到一元一小时。

    现在看来,却是陈达和将王珊带来了安东,又帮她搞点小生意,还偷偷套自己的话,唐逸觉得好笑之余却又微微点头,这个老陈,办事挺稳当的,以现在陈达和的地位,提携王珊做生意地话,几十万贷款还是没问题地,甚或假公济私帮她揽点工程再转手卖出去,最不济就算帮王珊搞个办公用品商店,将市局办公用品的采买给王珊一部分,也比开个电脑游戏厅强许多,但陈达和却是将王珊就这样打发了,也亏地王珊这女人没啥野心,或许也是因为小地方出来的,对生活容易满足吧。

    惟恐王珊从声音上认出自己,唐逸没说话,回过头玩起了游戏,齐洁却是观察入微,红唇贴到唐逸耳边问:“认识?”

    唐逸耳朵痒痒的,就凑到齐洁耳边说:“陈达和的情人。”忍不住在齐洁白嫩纤巧的耳朵上轻轻咬了一口。

    齐洁偷偷掐了唐逸一下,却忍不住回头打量王珊。

    在游戏室玩电脑和在家玩心境截然不同,虽然是最早期的大航海2,唐逸却也玩得津津有味,尤其是不能用FPE修改游戏,玩起来就多了几分乐趣。

    那边几个学生的话却冒入了唐逸耳朵里。

    “喂,你说赵晓芳真的退学了?”“能不退吗?这个世道,唉……”

    “别扯,一听就JB知道是假的,我就不信,把人强奸了还能逼得人退学,啥事儿都是传传的就不着边儿,刘新他爸不就是个小扶贫办主任吗?”

    “小扶贫主任?傻帽。我去过刘新家。装修的跟皇宫似的,听刘新说他爸比市长实权还大!”

    几名学生争论地脸红脖子粗地,唐逸就蹙起眉,扶贫办主任,应该说的是刘存吧?唐逸对他有印象,很儒雅的一个中年人,安东扶贫任务很重,一是偏远山区有大量贫困山民,交通不便,信息闭塞。生产项目单一。二是历史原因,日伪期间兴建水电站时强行从朝鲜等各地征用数万劳工,有两万余劳工惨死,其余劳工落户安东,而水电站周围的原住民又没有实施配套移民,加上大部分农户故土难离。形成了大量行路难吃水难就医难就学难通电难的“五难”贫困农户。

    所以安东扶贫工作历来是市委市政府的重点工作项目,而扶贫办每年可从省里获得相当数额的扶贫资金,在一些官员眼里,扶贫办就是一个油水很足的风水宝地,去年扶贫工作从市委办公室农业办中划出。单独挂牌子成立了安东市扶贫开发办公室,正处级常设机构,这个位子争夺的异常激烈。而刘存本来只是市政府九名副秘书长之一,能在无数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想必有他的一套本事。

    对于传闻,唐逸一向不大尽信,但心里也就划上了一个问号,刘新,刘存。却是要陈达和核实一下。其它单位头头脑脑贪一点尚可以容忍,但扶贫办主任贪婪地话却无疑会使得最弱势群体处境更为不利。唐逸更想起以前看过的一篇报道。某县扶贫办两名工作人员因为猥琐一名女青年被骂,竟然将该女青年拖入树林施暴后挑断手筋,如此嚣张变态自然是因为该女青年是贫困山区女孩,最弱势者,使得他们行事肆无忌惮。

    齐洁红唇又凑到了唐逸身边,轻声道:“其实常出来走走也好,能听到许多在位子上听不到的信息,你们政府是这样,我们企业也是一样,我就经常去职工食堂吃饭的。”

    唐逸笑道:“你去了人家还咋吃饭?”

    齐洁就低笑:“我去的是最基层职工的食堂,换身衣服,戴个眼镜,都没人认识我地,有几次还被人追呢。”说着就咯咯笑起来。

    唐逸瞪了她一眼,齐洁吐下舌头,乖乖的闭了嘴。

    唐逸继续玩游戏,齐洁就托腮看着他玩,也不说话。那边王珊就一阵感慨,这些大学生里,还真没见过哪个女朋友这般乖巧听话的。正感慨呢,就听有人叫:“王珊,可找到你了,妈的,叫老子找得好苦!”王珊抬头一看,心就是一跳,从外面钻进来一个矮胖子,正是她的前夫张自强。

    张自强进屋就喊:“妈地,钱呢!”

    王珊脸色煞白的站起来,说:“自,自强,这里人多……”

    “都给老子滚出去!”张自强瞪着眼睛就骂。

    那些学生都吓了一跳,乖乖的交钱离开,唐逸却是没有动弹,皱了下眉头,王珊和张自强还有来往?

    齐洁也看到了张自强,微微一愕,又看看唐逸,突然轻轻靠进了唐逸怀里,眼圈就有些红,向唐逸怀里用力钻了钻。

    唐逸知道齐洁地心思,回首前尘,思及现在,那埋藏在心底的感激突然一起涌上来,却是有些不能自己。

    唐逸低笑道:“干嘛,又被他吓到啦?”

    齐洁恨恨掐了他一把,说:“你知道的!”

    唐逸微笑,齐洁轻叹口气,说:“所以,以后不要再说什么要我离开你的话,没有你,我怕是早就死掉了,就算没死也是行尸走肉。”

    唐逸捏捏她精致靓丽的脸蛋,不再说话。

    那边儿张自强也没工夫管这两个不识趣的人,大声和王珊要钱。

    王珊可怜巴巴的说:“自强,我,我去哪给你找五万块钱?”

    张自强脸上笑容就有些猥琐:“姗姗,你和我装是不是?跟了陈达和牛了是吧?再和我装我就叫陈达和身败名裂!就今天,你拿不出钱我就将照片公布!看到时候陈达和这局长还做得成不?”

    王珊看来很怕张自强公布照片,哀求道:“别,别,我。我尽量给你凑。”

    张自强骂骂咧咧道:“少装。五万块现在对你还不是小意思?”指了指那些电脑:“这些玩意儿不是一台就一万多吗?”又大咧咧坐下,说:“没这五万块我就是个死,临死就拉陈达和垫背!”

    唐逸听着话风渐渐安心,本来还以为王珊作了啥对不起陈达和地事呢,现在看,却是为了陈达和,听话里地意思,陈达和被张自强拍了照?

    唐逸随即摇摇头,其实不管张自强拿得是啥照片,只要王珊告诉陈达和。张自强马上吃不了兜着走,想来张自强知道王珊的性格,吓了她几句,令她以为告诉陈达和也不会有什么用。而且看来张自强估计最近混不下去了,听意思是来要救命钱,不然想来他也不敢来威胁王珊。

    唐逸就轻轻拍拍齐洁地小脸。说:“张胖子在,不去出出气?”

    齐洁却是动都不想动,摇了摇头。

    唐逸就说:“去帮帮老板娘,从张胖子那将照片要过来。”

    齐洁无奈,只好从唐逸怀里站起来。走上两步,摘掉太阳镜,蹙眉道:“张自强。你咋就知道欺负女人呢?”

    张自强本来见到墙角突然走过来一仪态万千地大美女,正盯着齐洁地身材猛咽口水,突然见到大美女摘掉太阳镜,眼睛就是一亮,这精致靓丽的脸蛋,简直他妈绝了,随即就觉得有些不对。更听齐洁叫出“张自强”三个字。楞了一下,再仔细看了眼齐洁。却是吓得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结结巴巴道:“你,你是齐,齐洁?”

    转头四下看去,就盯在了唐逸身上,那身材,不是自己的克星又是哪个?

    张自强却是马上知道自己该怎么作,伸手从怀里拿出一个纸袋递给齐洁,说:“这是,这是照片,底片,底片不在,我,我马上去宾馆拿。“

    齐洁接过来就递给了王珊,也懒得理张自强,回身走向唐逸身边,唐逸却已经拿起了手机,开机拨通陈达和的号,这事当然要陈达和处理。

    唐逸和陈达和通电话,那边懵懂的王珊才听出声音,惊呼:“唐书记?”唐逸边和陈达和说话,边笑着对王珊晃晃手。

    张自强就好像泥一样瘫在了椅子上,脑子一片空白。

    唐逸和齐洁在电脑屋前等了一会儿,等远远看到一辆警车驰来两人才拦了辆出租车,上车后齐洁说了一个地点,唐逸微愕,有些犹豫,但没有说话。

    荷花南苑37栋1门301,唐逸跟着齐洁上楼,进屋。

    客厅,卧房的装修同延山他和齐洁的爱巢一模一样,甚至乳黄色地砖的品牌都是以前的那种品牌。

    齐洁不给唐逸感慨的机会,拉着唐逸坐到沙发上,将高跟鞋踢掉,就蜷曲着躺在沙发上,头枕着唐逸大腿,轻声道:“我知道你,现在又想一门心思只爱你老婆一个人,我就是想在你怀里躺会儿。”

    唐逸轻轻抚摸着她漂亮地淡紫卷发,一时无语。

    外面的夜渐渐黑下来,唐逸拿起电话,拨给兰姐,说今晚不回去了,一直竖着耳朵的齐洁惊喜的抬头,但还是有些不敢相信,问:“你,你是不是晚上有什么安排?”

    唐逸微微点头。

    齐洁脸上神采就黯淡下来,唐逸伸手捏捏她靓丽小脸,笑道:“今晚的安排就是吃你!”

    齐洁抿嘴一笑,如牡丹花开,风情眩目,她轻盈的跳下沙发,淡紫小袜踩在地砖上,说:“我去洗澡。”

    唐逸就坏笑:“你想干嘛?我肚子饿了,去煮饭。”

    齐洁回头给了唐逸一个白眼:“没力气最好,哼,少折腾我一会儿。”唐逸嘿嘿一笑,也站起来,跟进了浴室,随即浴室里就响起齐洁地娇呼。

    没有吃晚饭的唐逸再次折腾了齐洁整整一个晚上,很久没有碰过齐洁的唐逸在浴室刚刚搂住齐洁柔软的腰肢,就再按捺不住心里的欲火,浴室里,沙发上,卧房里,到处都留下了两人大战地痕迹,或许应该说是唐逸折腾齐洁的痕迹,齐洁固然喜欢和唐逸在一起,却也最怕这样的时刻,每一次被唐逸疯狂地征服后,齐洁都会全身酥软无力,工作起来全无状态,没有个三五七日根本就歇不过来,和唐逸缠绵,齐洁是又爱又恨。

    而在品尝了小妹清雅的韵味后,再与齐洁缠绵,却又多了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小妹如果是清澈的泉水,齐洁就是妖媚的火焰,体验着两个截然不同的美女在自己怀里婉转承欢时的差异,那种感觉,本身就令唐逸飘飘欲仙,有些邪恶,有些负罪,但这些负面情绪却又更为唐逸增加了几分难以说清道明地快感。

    齐洁开始尚能变着花样奉迎唐逸,例如用纤巧性感地雪白小脚轻轻夹住唐逸小腿,例如唐逸冲刺时长长的指甲紧紧抓住唐逸臀肉,给唐逸最欢愉地享受,但到得后来,却只能像水一样瘫在床上,任由唐逸肆意妄为,而唐逸就紧紧抱住她蜷曲的身子,大力冲刺中看她泪眼朦胧,真是莫大的享受,在齐洁身上,唐逸最能尽兴,不像小妹,每晚只许一次,唐逸再次蠢蠢欲动时小妹虽不抗拒,却会紧紧咬着嘴唇,可怜模样却是令唐逸不忍心再“糟蹋”那清丽的仙子。

    第二天中午,齐洁才慢慢醒来,却见爱郎已经煎了鸡蛋送到床前,齐洁温婉一笑,说:“算你还有良心。”

    唐逸微笑坐在床边,手又伸进了紫色天鹅绒被,把玩齐洁滑腻的高耸,齐洁却是卷着被子逃到一边,却从靠窗的床头柜里翻出内衣和长衫,竟是早有准备。

    唐逸就笑:“心眼越来越多。”

    齐洁娇笑一声,穿戴整齐,这才爬过来,腻到了唐逸怀里,搂着唐逸脖子说:“老公,我下午回交州,等二十九再回来,你忙你的,过了年我再和你联系。”

    唐逸轻轻点头,过年自己是肯定要回北京的,倒真的没时间见齐洁。

    齐洁又娇笑道:“出门的时候别忘了戴假发和太阳镜,不然被邻居认出你来可就惨喽!”

    唐逸也是一笑,齐洁说得没错,虽说大多数市民肯定不知道自己是哪位,但有些喜欢看报看新闻比较关心这方面资讯的市民怕是会认得自己。自己倒也不怕这种市民之间的流言,但能不张扬还是不张扬的好。看书评没人埋怨我,心中稍安,想了想,还是解释下吧,毕竟承诺这几天多写点的,虽然没人埋怨大概也是看在我以前尚算厚道的份上,其实我又怎么会不希望月初爆发,毕竟这是拉月票的最好时机,但偏偏月初这几天我没状态啊,写六七千刚刚好,再多写脑子就有些乱,或许是因为成亲那两章太耗费精力了吧,虽然那两张都是六七千字,但其实每一掌我都用了十个小时以上的,这几天脑子还老是停留在那两章上,被唐逸和小妹的幸福感动了,恨不得就一直写他俩的事,更有了将齐洁等红颜抛弃的想法,直到今天见到齐洁才算恢复些元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