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八章 韩国攻略(上)

第二十八章 韩国攻略(上)2017-11-8 23:44:29Ctrl+D 收藏本站

    安东赴汉城考察团的一切费用由大宇集团方面提供,负责接待考察团的是三姑爷卢植三,三小姐露了一面,作为集团股东和董事会董事与考察团成员见面,也是考察团所见到的金家家族中地位最高的人,由此也可以看出这桩千万美元的投资并没有列为大宇集团最重视的发展计划之一,倒是卢植三夫妻将在安东的投资看作了晋身良机,而且很明显将这个项目牢牢掌控在了自己手里。

    九十年代中期的汉城已经很繁华,一座座摩天大楼拔地而起,宽敞的街道上车流如梭,令几名第一次出国的考察团成员大为惊叹,安东考察团被安排住进了奖忠洞的LOOPY宾馆,奖忠洞位于汉城繁华区域,就是俗称的江南区,大多数豪华宾馆都集中在这一区域。

    安东考察团共有十一人,除去唐逸和两名经济战线的处级干部外,其余八人均是经贸委和商业局的基层科级干部,更有一名经贸委普通工作人员,是以这次考察倒说不上借机旅游,除了唐逸没有具体工作安排可以四处闲逛外,其余成员却是需要和大宇集团接触,参观考察,日程表排得很满。

    令唐逸意外的是孙老书记刚刚结婚的孙子和孙媳妇也在考察团里,孙子叫孙磊,商业局招商处的主任科员,安东没有设立招商局或者招商委,是以招商引资的工作主要由商业局招商处负责,孙磊刚刚参加工作没几年就能提为正科,自然是因为孙老书记这层关系。至于孙磊的爱人,就是那名经贸委的唯一非干部成员。名字叫做顾晓茹。

    小两口倒是一对俊男靓女,生得很周正,唐逸也是听了刘刚介绍才才知道这两位就是孙老书记地孙子孙媳,考察团名单虽然经唐逸过目,但是商业局和经贸委自己报上来的。现在看,这小两口倒更像是来度蜜月的,一到晚上,小两口就不再和考察团大队人马混在一起,而是结伴出去游玩购物。

    看到这一对儿璧人,唐逸却又不由得想到了那天婚礼,想到了安东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自己现在已经在慢慢理顺安东的关系。慢慢融入安东地人际网络,齐茂林给自己递过友善的信号,金向阳在自己卖了个大大的人情后。应该不会再盯着自己不放,当然,这些良好的信息不过是表明自己已经慢慢进入了安东的权力核心,这些常委已经不再怎么抗拒自己这个外来户。这些日子的观察看来,金向阳和古忻明关系极为密切,除非出现什么严重争执,否则金向阳是会一直跟紧古忻明的步伐的,倒是齐茂林与古忻明地关系未必如同看上去那般亲密无间。

    而自己要作的就是利用好这些矛盾。将自己的话语权最大化,当然,又不能使得古忻明认为自己对他有什么威胁,其间地分寸自己却是要仔细掂量的。

    白天的考察工作结束后,唐逸谢绝了卢植三的邀请,交代刘刚管理好考察团成员,就上了出租车。赶往希尔顿酒店。他不懂朝鲜语,但希尔顿是音译。比划了几个手势后,司机倒也明白了他表达地意思,转了一个大圈,将唐逸送到了希尔顿酒店门前。

    坐电梯来到二十六楼,按响了一号房的门铃。

    没几秒钟,门被极快的拉开,门后站着一位金发碧眼的性感西方女子,红色低胸超短裙将她令人垂涎欲滴的身材完美地呈现,深深的乳沟,雪白的肩膀,性感浑圆的长腿,更夸张的是裙子胸部开叉的位置,那丰满白皙的两只**露出了小半个,浑圆滚滚地。

    唐逸怔了一下,无奈地摇摇头,这可是韩国的冬季,也不怕冻个好歹。

    “唐先生,是不是我太迷人了?”见唐逸发怔,露丝娇笑一声,碧蓝地眼睛闪着异国的风情媚意。林雷

    唐逸微微一笑:“恩,很漂亮。”西方有西方的礼节,你不能因为美女对你抛个媚眼就认为她对你想入非非,更不能横眉冷对训斥人家,毕竟这是人家的生活方式。

    露丝让开路,作着手势请唐逸进屋,很多西方人讲话时喜欢用手势表达自己的情绪,露丝也不例外。

    房间是纯西式风格的装潢,布局豪华舒适。唐逸坐到客厅中央宽大的沙发上,说:“资料呢?”他和露丝约好,今天过来拿纽约酒店集团在亚洲的扩张进展资料。

    见唐逸第一句话就是谈公事,露丝耸了耸雪白的肩膀,有些不满的说:“唐先生,您太不近人情了,对于您最忠诚的下属,您就不可以小小的表达一下您的关心吗?”

    现在的露丝已经完全是唐逸的人,纽约酒店集团总裁特别行政助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唐逸这个英文名汤姆的挂名总裁却从未出现过,是以露丝实际上承担了总裁的大部份工作。当然,对纽约酒店集团来说,总裁虽然是最高决策人,却不过是掌舵,负责企业发展的大方向,具体执行上是由总经理负责的,是以以往露丝工作相对轻松些,但自从亚洲扩张计划开始后,露丝就成了扩张计划的决策人和执行者,这些日子却是在亚洲飞来飞去,几乎没有一刻清闲。

    唐逸不知道老妈为什么这么信任露丝,但他相信老妈看人的眼光,倒也不大过问露丝的工作,只是听听阶段性工作汇报而已,唐逸也知道自己不懂经商,可以靠先知先觉提供些大方向的意见供参考,具体执行上自然不会胡乱插手。

    听到露丝抱怨唐逸微微一笑,说:“等忙过这几个月我请你吃饭。”

    露丝做了个无奈的表情,说:“唐先生,现在我是你的人,你说得话就是命令。你们中国人要求下级职员要做到,生是你的人,死是你地鬼,我现在就累得快变成了您的鬼。”

    唐逸被逗得一笑,也不理她。谁知道她是不是真的不懂那句话的含义?

    露丝就开始给唐逸汇报这段时间的扩张情况,一说起工作,露丝整个人就不同了,异常冷静严肃。

    纽约酒店集团现阶段地计划是在香港,新加坡,汉城,台北四小龙城市架设分部,在新加坡和汉城采取的注资或兼并策略。而在香港和台北会投资建设新的酒店。

    唐逸微微点头,也不问为什么,想来是经过露丝的考察。香港和台北有合适的地皮,而汉城和新加坡却是兼并当地五星级酒店翻新更为划算。

    露丝又汇报,经过她的分析,泰国旅游业大有可为。是以在发展四小龙计划的同时可以考虑在曼谷起一座大厦。

    唐逸微微点头,虽说泰国政局挺叫人闹心,时不时就搞得旅游业受打击,但总体来说,未来这十几年。泰国可是渐渐成为了全球旅游胜地,在曼谷架设分店有赚无赔。“唐先生,这有一瓶六一年的帕图斯,我请您地。”也不等唐逸说话,露丝已经优雅的开酒,帮唐逸倒了一小杯。

    唐逸笑笑,就拿起杯子慢慢品了一口。醇厚绵柔。轻轻滑进喉咙,甘味爽净。就算唐逸这不太懂酒的人也品得出是好酒。

    露丝拿着酒杯却是坐到了唐逸身旁。红裙下雪白地大腿异常耀目。而露丝也慢慢将丰满的身子靠向唐逸,唐逸蹙蹙眉,但不可否认,那性感而又充满异国情调的躯体是任何男人都梦想征服的。

    露丝脸上荡溢着迷人地笑容,红唇凑到了唐逸耳边,轻声说:“您来韩国以后,是不是没有碰过女人?您可以尽情在我身上发泄,我保证,会带给您以前从来没感受过的欢愉。”

    唐逸轻笑:“尽情发泄?你不怕我是虐待狂吗?”

    露丝咯咯媚笑,站起来,性感无比的红裙在唐逸面前扭了个圈,带起的臀波乳浪令人口干舌燥,“不管您有什么特殊的癖好,我都能满足您!”

    露丝跪在唐逸双腿之间,雪白地大腿跪在猩红的地毯上,仰着性感的脸望着唐逸,双手开始解唐逸腰带。

    唐逸笑笑,巧妙的将她的手拨开,说:“不闹了,我该走了。”

    露丝有些不解,知道少东这样说,就是完全对自己没兴趣,就慢慢站了起来,但还是夸张的用双手托起自己迷人的高耸,不解地问道:“您觉得我地身材不够好吗?”

    唐逸就有些无奈,摆摆手,说:“在这件事上,我和你的观点有很大地差异,总之,我不希望下一次再出现类似的场面,还有,我希望你的私生活能检点一些,你现在的身份等同于纽约酒店集团的总裁,我不希望因为你的私生活影响到我们酒店的声誉,更不希望因为你的不检点将公司的机密泄露出去。”说到后来,唐逸语气就有些严厉。

    露丝开始有些错愕,随即就微笑道:“老板,您发火的样子很性感。”

    唐逸蹙眉道:“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

    露丝笑容滞住,低头说:“我明白您的意思了,对不起。”

    唐逸嗯了一声,但见露丝眼圈似乎红了,又一阵好笑,想来这个开放的美国女孩从来没遇过这种情况吧,其实想想露丝一直以来都很能干,工作上从来没出过任何纰漏,私生活可能乱了点,但不过是文化差异造成的,美国有很多保守的女孩,也有许多类似露丝这样的开放女性,用自己的价值观来衡量露丝,未免有失偏颇,不过这样作人终究是不好,希望自己的话能起一些作用。

    走之前唐逸自然要安抚下露丝,要手下人忠心,就要恩威并施,在国内官场用起来游刃有余的唐逸对付露丝自然手到擒来。

    唐逸翻看了一阵收购韩国汉城酒店的计划书后,微微点头,满意的道:“露丝,做得很好。如果你的私生活能稍微收敛下,你就是一个完美地女人。”又缓声道:“我骂你也是为你好,如果你想作为纽约酒店集团的总裁出席华尔街富豪的各种宴会,那你的私生活就必须检点,免得成为娱乐杂志的花边。不说工作。就说生活吧,你就想一直这样过下去?女人地容颜很快就会老去,现在不找一个疼你爱你的人,等十年二十年后,你要怎么度过寂寞的夜晚?难道去夜店招妓?”

    唐逸说得情真意切,肚里却好笑,露丝想怎么过日子他才懒得理会,但必须令她对自己绝对的忠诚。毕竟她知道自己和老妈太多的**,而且随着老妈商业帝国的扩张,她所知道的秘密也会越来越多。说不定以后自己也需要她办一些见不得光的事,作为自己在美利坚地代言人,她的忠诚可是至关重要。

    见露丝果然感动的一塌糊涂,唐逸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去。

    令唐逸想不到的是。回到LOOPY宾馆,却是见到刘刚站在自己房间门口,急得团团乱转。

    看到唐逸回来,刘刚忙迎上来,急声道:“唐书记。孙磊和顾晓茹惹上麻烦了。”

    唐逸微微点头:“进屋说。”

    刘刚跟唐逸身后进房,唐逸慢条斯理的倒了杯茶,品着茶听刘刚说话。

    原来,孙磊和顾晓茹在江南一家商厦购物时,却是发现商厦一楼的宠物商店竟然有辱华行为,这家店门口挂有一个标牌,上面有华表长城红旗地照片。还有**。**中间**的照片被换上了狗的照片,旁边两行字。左边是宠物商店名称,右边是“白狗村”。

    孙磊马上和店主交涉,谁知道该店主极为嚣张,孙磊一气之下就将白狗村的招牌踹烂,更和店主动起手来,火气上来,将店主暴打了一顿。

    现在孙磊和顾晓云被带去了警察局,在警察局打来电话求助。

    唐逸听到这儿却是欣慰的吐出口气,说实话他对孙家地印象并不好,从那场婚礼风波就可以知道,孙家子孙依仗孙老书记的余荫,定是极为骄纵嚣张,而这几日表现看孙磊也确实有些无组织无纪律,根本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每天和新婚妻子腻在一起,有着纨绔子弟的骄娇之气。但不管孙磊品性如何吧,最起码在民族大义面前他是一个热血沸腾的青年。

    “唐书记,我接到孙磊的电话,马上和卢植三取得了联系,卢先生已经赶去了警局。”

    唐逸微微点头,刘刚办事还是极有章法的。

    “啊,还有孙磊打电话时说他不会说一个字,要等律师啥地。”

    唐逸就一笑,多看看国外电影电视剧也不见得是坏事。

    “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要不要取得外交部地帮助?”刘刚脸上深有忧色。

    唐逸道:“能自己解决尽量自己解决。给卢植三打个电话问问情况。”

    刘刚拿起电话拨号,唐逸就去洗澡,只要孙磊没乱说话,卢植三出面的话,事情应该能很快解决。

    谁知道唐逸洗到中途,却听刘刚犹豫着叫自己,唐逸就知道事情可能不大对劲,忙匆匆将身上泡沫冲去。

    唐逸刚刚披着睡袍走出浴室,刘刚就汇报刚刚得到地信息:“事情闹大了,孙磊和宠物店老板争执时有记者在场,还拍了照,现在警局门前汇集了大批记者。”

    唐逸头一下就大了,想也想得出这些记者会怎么作文章,肯定是野蛮**官员殴打年迈店主之类的歪曲报道。

    唐逸皱着眉头慢慢坐在沙发上,刘刚更有些忐忑,他还从来没见过唐书记露出为难的神色,那说明这次的事件真的很难解决。

    唐逸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又放下,问:“卢植三还说什么啦?”

    刘刚说:“他说咱们最好取得外交部的帮助,因为对方店主语气很硬,一定要控告孙磊。”

    刘刚又叹口气:“通知外交部的话,唐书记怕是……”看看唐逸脸色,就不再说,但他的意思唐逸很明白,自然是说自己也会受到牵连,受到上级批评,更说不准会背最大的黑锅。

    唐逸摆摆手:“现在什么时候,哪有这许多顾虑,现在最主要的是不能被那些记者乱写,抹黑我们党的形象,至于我和孙磊的那点小得小失,和国家形象比起来,算得了什么?”

    刘刚就是一阵惭愧,唐书记就是这般高风亮节。

    翻开通讯录,来韩国前自然记下了驻韩使馆的电话,唐逸犹豫了一下,就拨了过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